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是谋杀?是猝死?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是谋杀?是猝死?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16802/101077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是谋杀?是猝死?)的详细阅读内容

    别管是县委组织部部长司马山,还是县纪委shūjì张稳,在苏沐méiyǒu到来之前,全都是站在李隽这队的。就算是上次因为蔡金堂的事情,张稳最后méiyǒu选择跟随着李隽,都是méiyǒu办法割舍掉他其实是站在李隽这边的事实。更何况现在发生的事情,又是涉及到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两个部门。

    说起来也真的是够倒霉的,别管是谁都méiyǒu想到过这样的两个部门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县委组织部那是负责升迁的,只要是被组织部叫过去jìnháng谈话,那都是为向上升做准备的。而县纪委那是负责拿人的,只要是被县纪委喊过去谈话,十有八九都是要倒霉的。

    如今那?

    林庚和林辛这两个所谓的林家镇之人,分别位于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的两人,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很那。而且这事rúguǒ是真的话,那性质就相当严重了。

    所以司马山和张稳才会被李隽直接喊过来!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隽沉声问道。

    “李shūjì,具体的事情我还不zhīdào。”司马山直接说道,不zhīdào就是不zhīdào,méiyǒushíme可隐瞒的。

    “你那?”李隽问道。

    “李shūjì,这件事情我倒是听说了,只不过不zhīdào是不是真的?”张稳说道。

    “你就照实说,千万不要有任何添油加醋的成分,我要听到最为真实的说法!”李隽道。

    “是!”

    张稳稍微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发生的有点tūrán。涉案的林庚和林辛是有着亲戚guānxì的。他们两人原本是昨天在林家镇参加一场婚宴的。但谁想到就在婚宴之后,和别人发生了口角。

    至于说到口角的原因,则是因为涉及到林家镇的一个村子叫做翟家岭的,也就是死掉的那人翟建雷所在的村子。翟建雷原本是翟家岭中最有希望也是最有名望的人,是这次林家镇准备选拔提升起来的人,是准备安排到水利所担任所长的。

    谁想结果是被林庚借故考察不合格,直接给捣乱了。还有林辛当时也说rúguǒ翟建雷不服气的话,他就会收拾的他服气。发生口角的dìfāng并非是在婚宴之上,而是吃饭婚宴之后在林家镇上碰着的。你说翟建雷怎么nénggòu忍受得了这样的气,就和林庚林辛两人争辩了几句。

    或者是因为当时喝多了酒的原因。林庚和林辛他们还有三个属下便将翟建雷摁倒在地狠狠的揍了一顿。被打的还有翟建雷的老婆和孩子。打完之后林庚和林辛他们便直接走人,而当翟建雷回到家中之后就开始不行了,还méiyǒu等送到镇卫生院,便死掉!

    现在翟建雷的家属就在县里面。他们将县公安局的大门给堵住了。说是要让他们做主。要抓捕凶手,要杀人者偿命!倘若说不给说法的话,他们就不走了。现在棺材还摆放在那里!”

    张稳的话倒是真的méiyǒu所偏颇。因为这事他是zhīdào的。至于说为shíme会zhīdào的话,那自然是张稳有着zìjǐ的渠道。现在的张稳其实心中yǐjīng开始打退堂鼓,有了zìjǐ的盘算。要zhīdàozìjǐ是跟随着李隽走的,但那是以前,是白焯当县长的shíhòu。白焯是shíme样的人,那是不如李隽的角色。那shíhòu跟随着李隽,明显是最为英明的。

    现在这一切却发生了变化!

    苏沐的到来直接刷新了整个花海县的官场格局,rúguǒ说张稳再不zhīdào如何做的话,不为zìjǐ留有一条后路的话,性质就真的会严重很多。所以说刚才的话,张稳不偏不倚的说着。

    别管是林庚还是林辛,别管是县委组织部的还是县纪委的,只要是犯了错,就应该承担错误。这便是张稳的态度,rúguǒ说连这样的态度都不具备的话,张稳也就méiyǒu资格继续担任花海县的县纪委shūjì。

    竟然是这样的事情!

    李隽听完之后,脸上的神情阴沉着,虽然说还méiyǒu到最后拍板的shíhòu,但李隽却nénggòu猜到,张稳既然敢这么说,那就证明这事情八九不离十就是林庚和林辛他们做的。

    和张稳想到的不同,李隽想到的是,rúguǒ说这事真的要是被查出来的话,zìjǐ的脸面就又要再次被狠狠的扇了。一个是县委组织部,一个是县纪委,你让李隽如何自处?

    不nénggòu就这样被苏沐抓住先机!

    真的要是等到苏沐主动发难的话,zìjǐ可就是shíme都捞不到了!那shíhòu再想要挽回颜面也就是méiyǒu机会了。

    “张shūjì,你是县纪委shūjì,你应该zhīdào任何事情都要有足够的证据才nénggòu定性。翟建雷当时被揍了之后是méiyǒu事情的,是仍然nénggòu活着走回翟家岭的对吧?”李隽问道。

    就是这样的问话,听在张稳的耳里,当下便zhīdào李隽是想要表达shíme!这分明就是准备搪塞了,是想要捂盖子的节奏吗?难道说人家都死了人,你到这shíhòu想到的不是怎么解决问题,而是想到的是怎么将问题给压制住吗?

    这就是李隽和苏沐之间的差距吧!

    心底这样想着,但张稳却是méiyǒu多少迟疑,点头道:“是的,一切都要以事实证据说话!”

    “那就成,现在县公安局对林庚林辛他们抓捕问话了吗?”李隽问道。

    “暂时méiyǒu!”张稳道。

    “那不是就说明事情还méiyǒu到那种不可挽回的地步,也没准是翟建雷自身有着shíme疾病,像是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咱们党的原则是绝对不nénggòu放过一个坏分子,也不nénggòu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喊你们过来也是想要给你们提个醒,回去之后分别找林庚和林辛谈话,rúguǒ说事情和他们有guānxì的话,就必须依法严惩。rúguǒ说事情不像是外面所说的那样,也绝对不nénggòu容忍他们就那样肆意的诋毁咱们的干部,懂吗?”李隽说道。

    “是,懂了!”

    司马山和张稳点点头,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虽然说怎么想都成,但你李隽想要表达shíme意思,难道说我们还不qīngchǔ吗?翟建雷要是真的因为疾病而死掉的话,这就和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méiyǒu任何guānxì,这是好事,对谁而言都是好事。

    想必,这就是李隽想要的结果!

    只是李隽难道你不zhīdào吗?你这样做真的是具有着多大的风险性!要是被查出来的话,你的政治生涯绝对会有所污点的。而就在两人这样想着的shíhòu,李隽紧接着说出的话,当场便让两人有种想要骂人的chōngdòng。

    “司马山,林庚是你们县委组织部的。张稳,林辛是你们县纪委的。这两人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们两个部门是要必须做到自查自律的。我相信你们是nénggòu很好的解决掉这个问题的,在事情méiyǒu真正查míngbái之前,你们就不必要再专门向我做汇报了!”李隽很为平静的说道。

    摘出去!

    将zìjǐ就这样给轻易的摘了出去!

    shíme叫做是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两个部门内部的事情,真的要是内部的事情,你刚才吩咐我们那样做又是shíme意思?你这分明就是即不想要承担责任,又生怕出现大事,让我们两个人在前面给你充当着先锋。

    见过很多这样的官僚,但像你李隽这样做的如此干脆的人,还真的是méiyǒu几个!

    司马山心底不悦着!

    张稳更是在心底早就骂娘!

    但别管他们怎么想,这是yǐjīng成为既定事实的事情,他们都méiyǒu李隽的官位高,就要选择服从。只是具体到如何做的shíhòu,那就要看他们两人的态度了。

    “老张,你准备怎么办?”司马山走出办公室之后低声问道。

    “能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张稳说道。

    “有道理,必须按照李shūjì的指示去办!”司马山这样说着,便晃晃悠悠的走开。

    张稳zhīdào司马山和zìjǐ相比,是更加忠诚于李隽的,nàme想必接下来他回到县委组织部之后,要做的肯定是和林庚jìnháng谈话,让林庚想办法将事情控制着变成翟建雷是因为疾病而死掉的。

    司马山会这样做,zìjǐ那?

    张稳一shíjiān是有点矛盾了,不zhīdào是不是真的应该也像是李隽所说的那样做。但想到rúguǒ要是真的失败的话,那种后果可就不是张稳nénggòu承担的。

    头大啊!

    柳伶俐作为苏沐安插在李隽身边的一枚棋子,早就在司马山和张稳离开办公室后,就给苏沐发了一个短信,内容也很为简单:司马山和张稳很有kěnéng会有所动作,事情应该是林庚和林辛的责任!

    就是这样的话,让苏沐心中的底气越来越壮。这趟盛京市之行,苏沐心中的火气yǐjīng是被激出来。现在的他,想到的就是一件事情,回到花海县之后,这起杀人案件,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谁要是敢想着捂盖子的话,就别怪我主动宣战了!

    就在这种陡然紧绷的气氛中,在花海县一处茶楼的包厢之内,两个人头碰头的窃窃私语着,说出的话是那样的让人毛骨悚然!(未完待续……)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是谋杀?是猝死?)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官榜,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官榜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