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裙上之臣 > 第056章 除到只剩中衣…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056章 除到只剩中衣…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456/5529603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056章 除到只剩中衣…)的详细阅读内容

    长缨跟着抬木料的人又回到了码头,放下之后几个人擦着汗坐着木头上唠磕。

    这会子夕阳已经落尽,船灯还未曾全部亮起,长缨吃准他们是打算偷她的木料为难她,正打算着人去唤周梁他们过来,忽然坐着的那几个人站起来了。

    朦胧暮色里,只见他们左右看了几眼,然后大约发觉安全,便迅速抬着木头到了斜坡处。

    接着便见几个站在上方将木头往下一推,那百余斤重的木料便一根根地滑入了河道。

    扑通的声音隐没在周围的凿打声里,没有引来任何动静。

    长缨皱了下眉头,埋伏下来。

    苏馨容这是还打算毁灭罪证不成?

    她微微吸气看着暮色里的几道人影,没等她有更多动作,忽然恢复了平静的水面又开始泛出波纹,紧接着冒出几颗头颅,跟岸上的人打过什么招呼之后,旋即以奇怪的姿势游走了。

    为什么说是奇怪呢?

    因为冒出头的三四个人仿佛肩扛着什么东西在水下游走似的,一边肩膀僵硬不动,而且是呈两两对开的形式。

    而这里刚走完一拨,随后又浮上来几个人,如法炮制,走了有三四拨。

    看到这里,长缨也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先前被那些人投入水下的木料,便经由水底这些人又转移去了别的地方!

    苏馨容为了坑她,难不成还掘了个大坑?

    她心里犯疑,静等着河面平静了,码头上抬木料的人也撤了,才顺着暗处走了过去。

    河岸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岗哨,但往下游走出船厂这段却明显人少了,而这段距离方才的地段有两三里路之遥。

    通向里运河的拐角处是一道河湾,河湾中正泊着不少民运船。

    她沿河又走了半里,就听前方又传来水声,初升的月光下,河水波光粼粼,如同先前抬着重物下水游行的一般,那几个人又自几条船之间冒了头。

    接着有海碗粗的木料浮出水面,等船上的人接应着拖了上去,却正是先前自码头抬出来的那批木料!

    一条船的航行寿命与木料息息相关,漕船用的木料都是从各地斟选过来的好料,每一根都价值不菲。

    眼下这些人居然暗中偷运船料,而且挖漕运的墙角还做得如此隐蔽娴熟?!

    不,码头何等要紧之地?怎么可能会容许旁人混入水底偷木料?定然是有人暗中配合所致。

    难道苏馨容……

    长缨有些狐疑,不是她瞧不起苏馨容,而是要办成这样的事情得何其大的胆子?又得需要何等缜密的手段?

    苏馨容资历摆在那儿,在调入督造司之前又并不熟漕运,这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打点好的。

    那这些人莫非不是她买通好给她挖的坑?如果不是她买通好的人,那她为什么要诱她走开?

    “什么人?!”

    船上突然传来喝斥。

    她记住那船的徽记,随后遁入阴影里,循着原路撤回码头。

    也许她应该去找徐澜……

    回到原地上坡的时候突然撞到堵肉墙,她摸着脑门退后两步,面前人巍峨如山,月光下扶剑的样子显得格外清冷。

    “……霍将军也在这里?”

    长缨心思还游离在船上,陡然见到这位,有些没反应过来,情急之余便咧嘴笑了一下。

    霍溶与徐澜等人一起跟漕运司的几个人吃过晚饭,知道今夜有船料到达,是打算盯着办完才回去的。

    饭后出来溜达,不想就遇上了这位。他打量着她上下:“沈将军这是打哪儿来?”

    方才饭桌上就没见着她,要不是徐澜在场,他还当他们俩另开小灶去了呢。

    长缨想的就简单多了,难得他老人家肯跟她说句话,眼下哪顾得着叙旧?

    探头往他身后看了眼,她说道:“不知霍将军的护卫们会不会水性?能不能帮我个忙?”

    佟琪脸色滞了滞。

    霍溶扶剑未动。隔半晌:“什么事?”

    “差事!”长缨走上与他同级的石阶,“有人偷码头木料,熟门熟路的,看模样,还不止第一次。

    “我刚才盯到他们的船了,如果你有会水性的护卫,想请你让他们帮忙潜过去看看,那船上定有猫腻!”

    霍溶凝眉片刻:“运河两岸皆布着卫兵,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有官府内应?”

    “若不是亲眼看见,我也不会相信。”长缨眉头深皱。“有没有勾结不好说,但偷木料这事是肯定的。”

    霍溶想了下,示意她带路。

    很快又回到先前的河湾,船还在,看起来比先前凌乱了些,但没有多大变化。

    “帆上绣着只鹰的那条船就是。”长缨指着河面。

    霍溶冲佟琪使了个眼色,佟琪便抿着唇,扒去上衣下水了。

    长缨听着几乎听不到的水声隐去,与霍溶道:“我竟不知那样重的木头他们负在身上潜水而行,竟能游上两三里。”

    霍溶淡定遥望船只:“沿河码头多的是能拉几百斤的纤夫,一根木头于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长缨又凝眉:“但我不明白他们费这么大力气偷几根木头……”

    霍溶想了一下,望向下游不远处黑压压的一片:“官船用料,民间船坞也许会很稀罕。”

    这么一说,长缨就了然了。

    沿河码头开办的船坞有官办也有私办,运河上官办制的船自然为官家掌控,而私办的船坞通常造的是商贾用船。

    官家船管制得严,用料讲究,是民用船用料难以比拟的。偷官船的用料卖去船坞作私用,无论如何也能卖出个好价钱。

    而以今夜九条船的用料为例,少掉几根或十来根料,不细查其实根本查不出来,但官私勾结卖出的钱却直接落入了他们兜里。

    她原本是要抓苏馨容的把柄,没想到竟扯出个窟窿来。

    “爷,船上没有木头!”

    说话间佟琪已经回来了,河边冒出头的他抹了把脸说道。

    长缨顿住:“我亲眼看到他们拉上船的。”

    霍溶定站了会儿,忽然也开始除衣。

    长缨眼睁睁看着他脱到只剩中衣,口舌无措道:“你,你也会水性?”

    霍溶活动着筋骨,瞥眼斜睨她:“能看到伶牙俐齿的沈将军也有口吃的一日,真是荣幸之至。”

    目标编号011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056章 除到只剩中衣…)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裙上之臣,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裙上之臣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