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裙上之臣 > 第073章 沈璎要藏不住了吧?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073章 沈璎要藏不住了吧?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456/5538996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073章 沈璎要藏不住了吧?)的详细阅读内容

    如果她没有故意说谎,那就是她在离开他之后的确遇到了意外。

    而这个意外也许致使她在对她履行承诺的时候有了闪失,她身上落着伤这就是证明。

    因为在她伴着他在山神庙的时候,她只有些许皮外伤,她这种人啊,救他的时候一路骂骂咧咧,都恨不得按着他的头让他管她叫大姐,倘若被他连累的受了伤,还能不让他知道?

    她在离开他之后又受伤的情况下遇到了佃户就算是她自己意识不清,佃户也可以在事后告诉她事实,可显然佃户没有,而是选择了说谎。

    佃户为什么要说谎?

    他抬眼看着对面,眼下的她双目微垂,长睫毛覆住半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管佃户为什么说谎,如今事实都证明,这个谎撒得十分之成功。

    她坠崖之后是“孤身一人”,没有人知道这世上还有人能证明她没有昏谜,或者没昏迷那么久。那么佃户做为她醒来见到的第一人,他们的话自然不会有人怀疑。

    但可惜,她“养病”的那半个月其实是跟他在一起,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他,能证明这中间出岔子了。

    然而如果只是佃户撒谎,她为什么又有生病的模糊记忆?

    这段记忆,是怎么来的?

    “你的饭菜凉了。”

    也许是沉默得太久,她已经在示意他。

    他举起勺来,又抬头看过去:“你醒来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长缨平视过去:“能有什么不对呢?凌渊都仔细盘问过的。我回了凌家后,姑母也请了太医给我诊治,我的确是身上有伤,而且伤口引发过高热。”

    “既然给你请了医,为什么还会引发高热?”

    长缨静默了一下,语气已不如先前平稳:“我小时候身子弱,生病是常有的事情。”

    屋里安静下来,连饭菜的香气都逐渐淡下去了。

    霍溶默坐了会儿,再道:“伤在哪里?”

    这语音轻缓,竟让长缨错听出了一丝温软的意味来。

    她扯嘴轻笑,笑容轻慢:“将军逾矩了。”

    他一个与她非亲非故的外男,怎有脸来打听她女人家的伤?

    霍溶手抚着碗边:“还记得那佃户住哪儿吗?”

    “叫什么柳儿屯?在通州城的西面,离驿道不远,他姓孙。”

    猜得到他想做什么,长缨索性和盘托出。说完她站起来:“能说的我都说了,我有事先退。”

    霍溶望着门口没动,半日后才将举起的勺子放下,唤来佟琪:“遣两个人去通州看看。”

    稍顿,他又道:“另外把码头的事再写封密折,即刻送去宫里。”

    ……长缨出了卫所,走到空旷处深吐了几口气。

    她从来不是逃避现实的人,过往的所有种种她都认,但不知为什么,只要回想起那段时间,她还是会莫名抗拒。

    从坠崖昏迷,到凌晏出事前那一夜的昏迷,再到他出事之后的昏迷,每每想要细想就觉得压迫人得很。

    其实算起来那也是她生病最频繁的一段时间……

    回府后长缨神色如常,没流露出任何不适,只跟紫缃和吴妈说了要陪谭姝音去知府府上做客的事。

    紫缃便开始翻箱倒柜:“这几年压根就没有去赴过什么宴,天天泡在卫所里,也没有正经制过几件撑场面的衣裳,这一时半会儿哪里有衣裳穿?

    “还有钗环首饰这些倒好办,城里也有现成的买,自己也还有一些,这衣裳也没那么快赶出来呀!”

    赶不出来的原因主要还是,长缨昔年在京师是盛名在外的金枝玉叶般的人物,宴会与权贵后宅本就该是她的地盘。

    如今阔别三年,终于有机会绽放绽放光彩,怎么着打扮也得讲究起来,让苏馨容她们看看真正的大家闺秀该是什么样子!

    然而却找不到两件出彩的衣裳,怎能不急?

    长缨听着也有点上心了,别的不说,总毕不能丢了谭姝音的面子:“一件都挑不出来?”

    “挑得出来也是三四年前的了,穿出去也不像样!”

    紫缃斗志昂扬:“算了,天色还早,我这就去城里找家靠谱的裁缝铺,多给点钱,想来也来得及!”

    说完便一阵风地出了门。

    南康卫里按部就班,事情虽有但也不至于乱了步骤。

    霍溶的密折送到乾清宫时,皇帝拿着在殿里缓缓踱了几圈,翌日早朝后便就留下了几个人来。

    “长兴的案子未了,湖州又在造船,在建码头,南康卫庙小怕是镇不住,如今得派个人南下去盯着,你们谁去?”

    帘栊下站的是武宁侯凌渊,广威侯世子傅容,以及东阳府世子冯少殷。

    傅容看了下另两位,说道:“少殷家很快办喜事了,惜之上有母亲,也不便离京太久,不如就臣去。”

    冯少殷道:“是少康成亲又不是我成亲,我自然去得的。

    “你们家老太太正在病中,你身为长孙,不宜在此时离家。更主要的是你如今兼着程啸一案的监审,此案至关重要,又怎可能离开得?

    “惜之也是,他是家里的主心骨,凌伯母身子骨也不是很好,还是留在京师好些。”

    傅容听完笑着摇头,没再争辩。

    凌渊也没有推让,与皇帝道:“倘若皇上差遣,臣定当竭力办好差事。”

    皇帝点点头,逐个地看向他们,说道:“你们谁去朕都放心,倒也不急于一时,再议吧。”

    殿门外艳阳高照,几个人退了殿出来,午门下立着说了几句,便就各自分了道。

    冯少殷回到府里,直接就进了冯少康房中,得知他在后花园练拳脚,又走到后花园。

    “老五是不是在南康卫?”他问。

    冯少康光着膀子正挥汗,手顿在半空半天才想起放下来。“谁说的?”

    冯少殷凉嗖嗖一记目光将他从头扫到底,又从底扫到头,然后负手踱到石桌旁坐下来:“皇上要派钦差去南康卫,方才传了我与允焘还有惜之一道进殿,要我们三个当中去一个。

    “允焘多半是去不成,倘若是派了惜之去……”

    说到这里他深深看过来:“沈璎怕是就藏不住了吧?”

    目标编号011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073章 沈璎要藏不住了吧?)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裙上之臣,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裙上之臣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