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裙上之臣 > 第123章 他不是认怂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23章 他不是认怂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456/5571529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23章 他不是认怂)的详细阅读内容

    霍溶让开了,几个人便疾步到了床头,前前后后地打量长缨,直到确定她没有任何不妥,这才红着眼眶,相互张罗着给她扇着风喂起水来。

    长缨醒来时已经天黑。

    仿佛连续奔跑了数百里,令她疲惫不堪,面前闪过的人影又个个张牙舞爪,直到最后才有个人牵住她缓下了脚步。可惜眼前光景太黑,她看不到人脸,只隐约觉得耳边有人告诉她那是“阿溶”。

    后来逐渐消停,就闻见一股让人无可奈何的药味。

    她睁开眼,吴妈她们围过来,自有一番念叨,她也无意理会。

    折腾了一上晌,会撑不住简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头还有点疼,她抓起被子还想歇一下。

    刚躺下去,就发现这被子帐子十分陌生。再坐起来看看这屋子,更是不认得。

    “这是哪儿?”她问。

    “这是霍将军府上。”吴妈道。“是霍将军从凌家把姑娘接出来的。”

    长缨怔了下。

    又是霍溶。

    “将军来了。”

    泛珠掀帘进来道。..

    吴妈犹豫了下,见霍溶已经进了门,再看了眼长缨神色,便就退下了。

    霍溶在床前坐下,先看了看她脸色,只见好多了,便点点头。又觉她神色平静,不像是想起什么的样子,便将吊着的心又且打回去。

    再看看这光景,她坐在他的床上,盖着他的被子,身后是他的枕头……都是他的。

    这一想,那心里头便又有潮涌浮动。

    先前回来得急,哪里顾得上想那么多?直接就抱进正院来了。

    他每三日换一次被褥,也日日至少沐浴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味道让她嫌弃才是……

    他攥了下拳头,别开脸道:“好些了吗?”

    长缨点点头:“叨扰将军了。”

    她心里也疑惑,为什么她晕倒在凌家,却是他把她接出来?

    他把她接出来,沈家就在凌家对面,他为什么又把她带回了自己府里?

    霍溶没说什么。看到几上还有正晾着的药,便端起来,探了探温度道:“来吃药吧。”

    长缨望着他喂过来的那勺药没动,片刻后自己伸了手,把碗和勺接过来。

    “多谢将军帮我请医。我没什么事吧?”

    霍溶望着她重新又武装起来的神色,说道:“没事。”说完往后靠了靠,又道:“沈将军英勇,能在武宁侯手下全身而退,让人很钦佩。”

    长缨闻言笑了下,就着碗把药吃了。

    霍溶问她:“他对你做了什么?”

    有了早上的先例,一定是有了不得的事情,才会致她如此。

    长缨收敛神色,沉吟道:“他没做什么,不过是问我为什么害死他父亲。”

    霍溶沉默。

    “他从小就有板有眼,是非黑白分得清清楚楚。何况这种事上。”不等霍溶回应,长缨又苦笑了一声,接着道:“我之所以能全身而退,我想也许是我这病救了我一命吧。”

    她可不指望凌渊会相信她所说的,若是有这么容易相信她,当初又何至于让她需要用那样的方式逃离京师?

    霍溶可不这么认为。

    最早之前他也没有多想,只当作凌渊是来寻仇的,所以不惜催婚,甚至是顺着她的意思帮他逃跑。

    可是早上凌渊看到她时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粗暴冷情,后来他又当众承认她是凌家的人,——那个时候凌渊可还并没有跟她对面谈过什么,不可能是她干了什么让他有所转变。

    那也就是说,在他还身负着父仇未报的情况下,在延续着三年之前对她恨意的情况下,他还在下意识地要接纳她。

    而他在敞轩里揽着她,让她靠在臂弯里,俯首凝眉注视她的神情,那可绝对不会是什么看仇人的眼神。

    徐澜与她不过两年同袍之情,凌渊对她,那可是足足守了十年……

    这么说来,先前他让郭蛟让路放他走,就不可能是认怂了,而只不过是怕争执起来会伤及到她。

    “爷,少——沈将军的饭准备好了,要传么?”佟琪在帘外道。

    霍溶微微侧首。

    未及说话,长缨已道:“饭就不必传了。不过我还有件事,倒是想跟你打听一下。”

    霍溶看过来。

    长缨道:“我刚才把凌渊父亲的死因告诉他了。”

    稍顿,她接着道:“虽然我并不是罪魁祸首,但这里头还扯到很多疑点。

    “我想了下,你之前说的那句话也有道理,我在佃户家昏迷的时间与凌渊父亲出事的时间挨的那么近,不一定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你能不能把当年我跟你的事情告诉我?”

    霍溶维持原来的坐姿,道:“才刚刚醒过来,何必急在一时?”

    长缨默然,说道:“本来也不着急。可是先前回答凌渊问话的时候,我又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除去我在佃户家里醒来那一回的昏迷,凌晏初八出事,初七那日他带着我与姑母去兵部侍郎孙如晦家里作客,其实我在侍郎家腾出来的厢房里小憩时也曾过昏迷过一回。”

    “什么情况?”

    “那次昏迷是从下晌直到当日夜里。跟今日是不同的。

    “孙家当日办婚宴,来的客人多,我当时病好没多久,体力不济。

    “应酬了一会儿有些撑不住,孙家便安排了一座小偏院儿让我歇息。

    “我记得紫缃在院门外守着没让人进来打扰,但我那一睡却直到天色近黑还没醒。

    “紫缃掌灯进来的时候据说看到我满嘴胡话,孙家立刻传了大夫,没用,后来还是姑父请了太医过来施了针才醒。但我醒来后除去身子疲乏,又并无哪里不妥。”

    今日这是有原因的,而那日是无端昏迷。

    凌家都认为她是病症还没好透,原本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然无法解释。

    可是直到后来霍溶拿出了一张无法造假的婚书,这便证明了她在佃户家的“昏迷”是有猫腻的,那么,她在孙家的那次昏迷,她是不是也能认为是有蹊跷呢?

    如果真有蹊跷,那么凌晏的反常又会不会真跟发生在她身上一连串的事件有关?

    因为奇怪的是,自从凌晏出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这样无缘无故地昏迷。

    (求月票)    目标编号258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23章 他不是认怂)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裙上之臣,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裙上之臣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