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45章 红楼(45)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45章 红楼(45)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00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45章 红楼(45))的详细阅读内容

    红楼(45)

    王熙凤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二爷,可真是一位爷。家里的事,总是第一时间推到她身上。但在外面到底是夫妻,该维护的还是要维护的。她笑着接话道:“大哥哥也真是的,如今正是上朝的时候。林姑父只怕不在府里。咱们怎么请人啊,还能追到金銮殿上去不成。”

    贾珍一愣,这话也对。贾家的男人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很快的错开。这一屋子的爷们没有一个有上朝的资格,如今更是险些忘了做官还是要上朝的这一码事。贾政顿时觉得脸上烧得慌,多少有些不自在。

    就见王熙凤呵呵一笑,走过去朝贾母道:“老太太,您这想外孙女的心,咱们都知道。只是林妹妹只怕来不得。昨儿我打发丫头去林家要几罐子酸菜,才听说林妹妹也是刚刚病愈。前几天下了一场雨,妹妹她贪凉,就病了一场。因怕老太太担心,林家也没来说。那我知道了,就不敢说。不能说林妹妹有孝心,知道不叫老太太操心。我这当人嫂子的,反而不懂这个道理了。要不是老太太问,我再是不敢提的。咱们这个时候去请人,只怕不合适吧。一是怕你们祖孙相互过了病气,都不容易好。二也是怕林姑爷多想,还以为老太太责怪人家没照顾好林妹妹呢。平白多出是非来。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贾母听了,就颇有深意的看了王熙凤一眼,总觉得这话很不对味啊。还想再说卸什么,就听王熙凤道,“您老要是记挂,就打发人送点药材去,也是您的心意。”就是不提接人的事。

    王夫人也松了一口气,如今王熙凤怀着身孕。没个出门办事的人。

    按老太太说的,去请人家林如海,肯定是请不来的。估计老太太心里未尝就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是她先提出一个条件来,等着林如海讨价还价罢了。不能说他自己不来,还不准林黛玉来吧。这一进一退,也就达到了要接林黛玉过来住的目的了。可真要是如此,人家林家同意了,可贾家谁去接人啊。横竖不能叫王熙凤挺着肚子过去吧。王夫人心道: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自己。自己还真就舍不下脸面,去做人家明显不待见的事。

    王熙凤说的话,叫贾母不高兴了。她不相信一向是聪明的王熙凤今儿怎么就偏偏的听不懂她的意思了呢。

    再一看一边的王夫人也明显的不想帮腔,这让贾母的临时的起意无疾而终。

    太医给来了,见聚了一屋子的人,就还以为这贾家老太太怎么着了呢。多大的病症啊,如此大的阵仗。可这一把脉,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不过是人上了年纪,经不得风,只是有点着凉罢了。等闲人家,一碗姜汤灌下去,捂着被子睡一觉,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偏偏贾家这般的郑重其事请了他来,也不知道这是做给谁看的。难不成还指望自己给他们宣传孝顺的名声不成。要不是看在给银钱还算丰厚利索的份上,哪里会伺候这一家子。

    在心里腹诽了一边,就提笔开了药方子。想到这一家的做派,药方中的药选的都是最贵的药材。要不然这一家子只怕还以为自己是庸医。

    见太医说是没有大事,一屋子转眼就散了。王熙凤不愿意留下来看老太太的白眼,就挺着肚子,只说自己不在这里裹乱了,然后转身就走。

    贾母躺在床上,靠着枕头问鸳鸯:“凤丫头这些日子,究竟是怎么了。”

    鸳鸯对王熙凤一直保持着某种警惕,一直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精明。就含糊道:“二奶奶跟林家的大姑娘好,或许知道什么也未可知。林老爷是进京述职的,可如今都几个月了,也没说回江南,也没说留在京城。可却也日日进宫,林家门前车马不停。想来必是有个什么咱们不知道的缘故。既然咱们什么也不知道,要是贸然的去叫人,或许还真是不合适的。二奶奶的心里,只怕也该是为了老太太的。”这折腾的去请人,最终反而请不来,岂不是让老太太面子上下不来。

    贾母一顿,倒是没言语。

    只第二天,贾母身子好了,就想起了马上就是王熙凤的生辰了。叫了宁国府的珍大奶奶尤氏来,只说要给凤丫头过生日。要她来操持。

    一会子又说起了凑份子的话。老太太起了头,哪有人不给脸面的。一时之间都忙说着自己要凑多少银子进去。这边屋里热热闹闹的,不一时就传到了王熙凤的耳朵里。她心里一叹,说实在的,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实打实的出银子的事,谁乐意啊。不管是大太太还是太太,都不会高兴。再加上家里的几个姑娘,她们的日子过的本就艰难,少了一个月的月例银子,还不知道得想什么法子往下混过一个月呢。又有许多体面的丫头婆子,自是也要凑一份出来的。这些人面上不会说什么,但要她们出银子,这心里只怕就未必真的乐意。这不是招怨恨是做什么。

    小红道:“老太太出了宝玉的一份,太太说是要出了大奶奶的一份。只粗粗算下来,也有一百多两银子。别说是热闹三天,就是五天,也是尽够的。”

    “其他的你只别管,想着怎么把这份礼给还了才是正经<div class="contads r">。”王熙凤叹道:“老太太那边不考虑。先挑一个重些的金簪,不拘样式,给大太太送去,抵上她那十六两银子。太太那边,未必就真的会给银子,估摸着也就是一句空话,也不用管。另外,你准备几匣子铜钱,给几个姑娘送去。就说是给她们日常赏人的。算是还了她们情分。下面的丫头婆子,你找几批好布出来,裁成尺头,给她们送去,就说我承了他们的情。薛姨妈那边,送些新鲜的点心果子过去,也算是心意。一则薛家不缺钱,二则到底是亲戚,把银子还了回去,就是不给人家脸面了。”她在心里又斟酌了一遍,就吩咐小红道:“就这么办吧。”

    小红见自家奶奶没提珍大奶奶,刚要问,心里猛地就明白了。尤大奶奶经手办的,她自己拿不拿银子出来,谁知道呢。不过银子富裕,估计她也是不会拿银子的。不仅不会拿,反而能得了那剩下的银子来。于是就点点头,赶紧下去办了。

    小红事情办得利索,人家这凑份子的银子还没送出门,这边价值只高不低的回礼就送到了手里。还能有谁心里不舒服的。这事办得敞亮啊。

    尤氏第二天收到份子银子,心里还纳闷。瞧这利索的样子,这凤丫头倒是越发的得人心了。见独独没有王夫人送来的银子,尤氏就不由的摇摇头。那边真不给,自己难道还能张口去要不成。不过再想想下面的人都说,那府里如今的日子不好过,看太太如今的行事,倒果然如此了。

    她心里一笑,就起身去找王熙凤商量做生日的事。

    “你如今是越发的得脸了。”尤氏半真半假的道:“不光老太太看重,我瞧着这一家子从上打下,倒没有说你不好的。竟是真成了菩萨不成。”

    “你只在那里挤兑我作甚。那不成是我劳烦了你。”王熙凤白了她一眼,道:“就那些银子,你看着安排,怎么着都成。我这身子重,还真受不得疲乏。懒得为这个费精神。”

    “你自是受用了。”尤氏瞥了她一眼道:“老太太还道,家里的戏班子听熟了的,要你专门点个戏班子来。”

    王熙凤脸上的笑意就微微一收。这是真的抬举自己吗。明知道自己怀孕了,还请哪门子戏班子,铿铿锵锵的,惊着孩子怎么办啊。

    尤氏看了王熙凤的脸色,心里才有了一丝明悟。可见,老太太不管嘴上再怎么看重,也未必就真的将凤丫头摆在心尖上。她只做不知,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王熙凤发话。

    王熙凤哪里不知道尤氏的嘴脸。两人明里暗里较劲不是一回两回了。她白眼一翻,‘呸’了一声就道:“老太太喜欢哪个戏班子,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还来巴巴的问我。你只看着办去,难道我还能凑过去看戏不成。”说着,垂下眼眸,抚了抚肚子。这孩子得多不受人重视,才能闹出这事来。想想都叫人觉得心酸。

    尤氏欣赏了王熙凤眼里的落寞,才要起身,就见小红领了周瑞家的进来了。

    周瑞家的将银子放在桌上,对尤氏道:“本打算过府去找奶奶的,不想奶奶倒是先过来了。这是太太跟大奶奶的份子钱。”

    王熙凤心里一笑,专门送到自己眼跟前是个什么意思。指望着自己给退回去么。凭什么。她呵呵一笑道:“倒是叫太太破费了。”

    尤氏诧异的看了一眼王熙凤,这货今儿是吃错药了吧。跟她自己的亲姑妈怎么还叫起了劲了。周瑞家的做的这么明显,专门送到了王熙凤的眼跟前,不就是不想出这银子了。如今王熙凤当着自己的面不接话,这银子是接还是不接。尤氏心里一笑,就退给周瑞家的,“叫太太先收着,不够了我再去找太太要。”

    周瑞家的推辞了几番,就将银子带走了。

    王熙凤冷笑一声:“你这不是拿了我的银子做好人吗。”

    “要点脸吧,怎么就成了你的银子了<div class="contads r">。”尤氏站起身来,就道:“想银子想疯了。抠着那么些银子,还能带到棺材里去不成。”

    王熙凤听了,就要张口啐她。尤氏却转身,笑着出了门。因着看了王熙凤的笑话,尤氏一路心情都甚好。

    九月初二,是王熙凤的生辰。林雨桐打发了平嫂子去给王熙凤送生辰贺礼。

    林家给了王熙凤如此大的脸面,平儿只拉着平嫂子不撒手,一定要叫她留下来,吃一顿酒再走。

    因着是贾母的心意,王熙凤也不好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出门。不过去了前面,也没去凑热闹看戏,倒是去了贾母的厢房,歇着去了。有来祝寿的,她就陪着说一会子话。没人的时候,就躺着歇了。她自从有孕,对外的说辞都是精神短。也没人觉得突兀

    正歇着呢,就听见外面喧闹了起来。不一时,小红进来了,只是脸色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王熙凤问道,“别给我弄鬼,到底怎么了。”

    “老太太叫人去找宝玉。袭人说是北静王府一个要紧的姬妾没了。所以,穿着素服去了。”小红低声道。

    王熙凤心道,如今这世道,姬妾也如此要紧了。丧事还这般的隆重不成。自己的生日要真撞上这样的日子,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反正自己也没这些个忌讳。又见小红欲言又止,就问道:“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有小子说,宝二爷昨儿就打发人备了马,今儿从后门悄悄走的,好似出了北门。确实是一身素服,不知是去祭奠谁。”小红低声道。

    又是素服!这生日过的真是让人心里膈应。怎么就这么晦气呢。

    王熙凤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昨儿就备马,显然这是昨儿选下来的日子。可这几日满府谁不知道自己要做生日。宝玉要祭奠人,怎么就非得是今儿呢。况且还不敢叫府里知道,袭人更是专门撒了谎。如此一想,接越是心凉了。这只能说明宝玉自己也知道今儿出去祭奠是不妥当的。可海华丝偏偏的去了。以袭人的为人,再是不可能没有劝过的。既然劝过了,但还是去了。就可知这个不敢叫大家知道的被祭奠的人,比自己这个嫂子兼着表姐的人来的要紧。自己对宝玉,不说十分的真心照顾,但五分的心还是有的。如今倒换来这样的对待,还真是说不出的讽刺。她自嘲的一笑,对小红道:“难得糊涂。只做不知就罢了。”

    可贾母到底是等到了宝玉回来,才开了宴席。

    王熙凤不好躲着,也就笑盈盈的出来,“多亏老太太疼我,叫我受用一日。”说着话,却不肯做正席。

    因着有孕,一概水酒王熙凤都没沾。

    尤氏就跟着起哄,“你是不能喝,但大家的心意,却该当如何。”

    王熙凤还要说话,平儿就笑着站出来道:“珍大奶奶要是不嫌弃我粗鄙,我就替我们奶奶喝了。”横竖别在人前唇枪舌剑的,搅了今儿的好日子。

    尤氏笑着看了一眼王熙凤,“你可舍得。”

    “我自是舍得的。就怕我们家琏二舍不得。还是手下留情吧。”王熙凤浑不在意的道。

    尤氏一拉平儿道:“得亏这么个好丫头,人家才出来帮你,你倒挤兑起人家来了。还以为如今你这性子改了,如今看来,还是一样的泼皮破落户。”

    王熙凤哈哈一笑,一点也不在意。只捡了爱吃的吃了。看着众人热闹。心里觉得无趣,就只拿着勺子眯上了眼睛,装起了打盹。

    贾母就叫小红扶了王熙凤下去歇了。对薛姨妈道:“想来该是个小子,姑娘不能叫当娘的这般的劳神。”

    薛姨妈点头称是<div class="contads r">。王熙凤不好意思的告了罪,就又去了老太太屋里的厢房。宴席还没散,她走了到是没趣了。

    却说,王熙凤去歇着了。平儿替她在外面应酬。她如今是半个管家人,谁不给几分面子。又有那诸如李纨探春诸人,虽说挂着管家的名,其实论起实权,还没一个丫头出身的姨娘大。这些人如何心里怎会舒服。她们身边的下人,可不得拉着平儿死命的灌酒。不一时,就有些醉意。

    不说前头如何的闹腾,只说王熙凤不过是装困,这会子正又叫厨下做了两碗酸汤来,泡着饭倒也吃的香甜。小红只在一边看着牙酸。

    忽的门帘子一挑,一个小丫头头一探,就又缩回去了。

    王熙凤瞧见了,就对小红道:“你且去瞧瞧,这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闹什么幺蛾子。”

    小红见这丫头也是自己留在院子里看屋子中的一个,就赶紧出去了,“怎的了,这么冒冒失失的。”

    那丫头凑到小红身边,低声道:“奶奶前脚出门,后脚二爷不知怎的,反倒回了院子。我瞧着二爷从平姨娘那屋里拿了不少东西,该是有布匹的。二爷叫叫身边的小子带着东西出去了。我心里还以为是二爷要倒换银子,也就在屋里隔着窗子看了一眼,没出去露面。又过了半晌,那小子带着鲍二的老婆,悄悄的进了院子,去了平姨娘的屋子。我瞧着那样子……不好,就赶紧过来说一声。这时候闹出来,咱们奶奶还有个什么脸面。”

    小红气的脸都白了。她忙道:“你回去盯着,别叫人脏了咱们的屋子。”

    那丫头赶紧应了一声,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小红就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叫奶奶知道。可转念一想,不叫知道就真能瞒住了不成。这府里有什么是能瞒得住人的。恨不得家里的蚊子苍蝇,都比别人家的多生了一双耳朵一张嘴。她咬牙进去,见王熙凤吃完了,就忙递了漱口的茶去。

    “可是又出事了。”王熙凤将嘴里的漱口水吐痰盂里,就道:“有事就说,咱们家里,哪天不出一两件故事来,有什么可稀罕的。”

    小红忐忑的道:“不管怎样,奶奶得先顾着肚子里的孩子。”

    王熙凤手一顿,就道:“说吧,是不是咱们那位二爷又干什么好事了。”

    小红只得简单的将事情说了。王熙凤顿时就一股子火气往上冲。自己这正怀着身孕,又恰好是这么个日子。他在外面胡混也就罢了。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做不知。可哪里不能干那等混账事,偏选了这么一个日子将人带到院子里,这是打谁的脸呢。

    “奶奶息怒。就我这糊涂想法,奶奶还气什么,只顾着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依靠才是正经。何必生这等闲气。”小红连忙劝道。

    “你说的对。”王熙凤的脸色苍白,露出几分狰狞的笑意。“且让他自在着吧。”

    小红心里一跳,自己奶奶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性子。以后二爷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

    却说平儿被灌得有些发晕,就起身告饶,只说是要洗把脸就来。这些人以为她是要更衣,毕竟灌了许多酒水,很正常的需求啊。

    平儿晕晕乎乎的往院子就去,只想赶紧躺下睡一觉就罢了。这头重脚轻的,连脚下的路都似乎在打晃悠。

    那门口的小丫头看见回来的是平儿,也就不急着去报信了。二爷只说让看着二奶奶回来没。一个姨娘,又管不得二爷,想是不打紧的吧。

    这一路没有异样,平儿顺利的回了院子。只刚走到屋子门口,就听见里面的声音有些不对。

    “……你那老婆,以前还阎王似得人,如今倒被平儿给辖制住了<div class="contads r">。多早晚这主仆二人死了,我们才自在些……”屋里一个妇人道。

    “平儿那蹄子如今越发的管手管脚了,只她死了还罢了。我那老婆,却是死不得的。”这是贾琏的声音。

    平儿顿时心里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掏心掏肺的对这人好,到头儿不知道从哪引来的野婆娘,引到自己屋里就罢了,还盼着自己死了。

    那妇人又道:“怎么,还舍不得你那母夜叉老婆,那你只离了我这里吧……”

    “哎呦,我的娘娘,可离不得你,死到你身上都成呢。”贾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道:“我倒不是心疼那母夜叉,只是心疼我那儿子。只儿子生下来,她死了也就罢了。横竖再娶一个性子软的,咱们才好乐呵。”

    平儿只觉头上的火往上冒,一猛地推开门,“你们做这等肮脏事,如今还敢盼着我跟奶奶死。”说着,就冲了过去,只一把掀开了被子,将两人露了出来。平儿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拽着鲍二家的头发,就往床下面拖,“作死的娼妇,不是喜欢勾搭汉子吗,我今儿就叫人都来瞧瞧你这一身的脏肉。”

    两人本就正闹得欢腾,被平儿一惊,都反应不过来。再加上平儿也不打人,二话不说只拽了鲍二的媳妇,赤条条的往外面去。贾琏倒是想拦着,但他如今也是一件衣服也没穿。哪里有脸面跑出去。

    鲍二家的本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也就敢背后说些轻狂的话,哪里敢正面对上平儿。于是整个人都吓软了。平儿又因着醉酒,恰好正在气头上,一身的蛮力扯着鲍二家的媳妇直往院子外面去。

    院子里的下人,本就叫贾琏打发的差不多了。还真就没人拦着。到了外面,看热闹的倒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就是没人上前拦着。

    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的被人围观,即便是再放、荡的女人,也受不得这个。鲍二家的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这般的喧闹,自然有人报到了贾母这里。贾母道:“平儿这丫头也真是的。吃了几杯酒,就这般的不稳重起来。今儿是她主子的好日子,浑闹什么。平白叫人看了笑话。”

    鸳鸯心里真是又怕又冷,连忙道:“都是我的过错,不该灌她酒的。”

    贾母笑道:“事情也就是凑巧了。不过是爷们家贪嘴罢了,多大点事。小孩子家家的,没见过世面,过两年就好了。”

    外面周瑞家的已经将平儿给拦着了,又有那媳妇子早就看不惯鲍二家的媳妇子一股子骚、劲,从平儿手里将人接过去,也没少在她身上暗地里下黑手。骂了许多难听的话。

    平儿走了一路,风一吹,到底清醒了些。这浑身的劲一松,才想起来自己都干了什么。才心里才升起不安,周围就响起了惊呼之声。

    原来是贾琏越想越气,提着剑追了过来。“平儿这丫头,越发的不得了了。今儿不教训她,我的脸面往哪里搁,就是打死了,看衙门里能耐我何。”

    平儿看着贾琏狰狞的脸色,想起往日里自己待他的情分,顿时泪如雨下。她也不躲不闪,直愣愣的冲着贾琏手里的剑而去。“二爷要杀便杀,活着有什么趣。既然爷和那娼妇早就琢磨着要害死我跟奶奶,如今何必找借口,只要了我的命便罢了。倒是我替奶奶讨个恩典,只等孩子生下来,二爷再治死奶奶吧。”

    说着,冷笑一声,就往那剑上撞。贾琏本就不妨,没想着她真敢撞,顿时,肚子上就鲜血直流。周围的人不由的尖叫开来。

    贾琏哪里想到这个变故,顿时松开手里的剑,愣在了当场。

    平儿早已经倒在剑下。

    “这是做什么。”王熙凤抚着小红,远远的冲着人群喊道。

    众人顿时就是一静,分开一条路来。王熙凤一瞧,真是吓了一跳,“叫大夫啊!快叫大夫。这个傻丫头啊……”

    小红低声道:“奶奶,这里乱,你这身子重……”说完,就大声道:“奶奶,您怎么了。肚子疼吗。这可怎么得了。”然后只道:“快叫大夫。”

    说着,只赶紧叫了人,将王熙凤抬回院子。

    这乱糟糟的,好好的一场宴会给搅和了。好在贾琏手里的剑根本就没开刃,只刺破了肚皮,受了皮外伤罢了。倒也因祸得福,再也就没人追究她身为妾室,不该管着爷们的事的过错了。只在屋里养着。

    王熙凤本来就没事,又是林家请的大夫给瞧。连糊弄人的瞎话都不用她操心着编排。只道如今动了胎气,怕是不好,要好好养着。

    贾琏被挡在王熙凤的门外,小红道:“奶奶心里不好过,二爷何苦去刺奶奶呢。肚子里的哥儿最要紧。”

    “我就说句话,二奶奶就是再生气也好歹回一声,这没声没息的,倒叫人心里记挂。”贾琏心里都能悔死。不过死吃了几杯酒,动了邪念,哪里就知道会闹成这样。

    王熙凤躺在屋里,心里却冷笑。听了贾琏的话,只当是清风过耳半点不往心里去。

    小红劝了半天,才将贾琏劝回去。贾琏想了想,还是去了平儿的屋子。平儿的屋子外面,倒是没人拦着。但平儿也是闭着眼睛再不看她,一句话也不说。贾琏知道,平儿今儿是真的要寻死的。就道:“我不过是灌了几口黄汤子,说的都是昏话。你怎的就这么大的气性。说死就死,真死到爷的手上,你叫我一辈子怎么安心。”

    平儿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一闪即逝。

    她到这一刻,才真正的明白了二奶奶的心思。明白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平嫂子不想,只不过送了一次寿礼,会碰上这样的事。回到林家,一点也没隐瞒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

    林雨桐还真是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这许多人和事都变了,有些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她也不过摇头一笑,也就罢了。贾琏迟早会后悔的。不管是王熙凤还是平儿,对他都是有真心的。偏他不知道珍惜,如今将这些人一个个的逼得死了心。将来,他又能得什么好呢。

    她替王熙凤叹了一声,就不再管了。她正筹备着,要将拍卖行开起来呢。

    不想林黛玉的突然到访,给了她一个新的敛财契机。

    “这是什么。”林雨桐指着林黛玉拿来的瓶瓶罐罐,问道。

    “姐姐不是嫌弃夏天在屋子里好似都被晒黑了么。这就是我做的,让人皮肤白嫩的东西。”林黛玉漫不经心的指着这一堆东西。

    美白的——护肤品——而且是纯天然的。

    林雨桐噌的一下站起身来,这还真是有心种花花不成,无心栽柳柳成荫啊。

    自己在这里谋划着开拍卖行,不过是为了多赚点银子,给林黛玉做善事用的。可这再多的银子,自己也是带不走的。心里未尝就不遗憾。可是如今,林妹妹拿来的东西,给林雨桐打开了另一扇窗。别人的秘方是拿不到,但自己家里的秘方,不就没问题了吗。自己赚的银子,只当是给林妹妹科研经费了。她若真配出来什么好药,好的美颜方子。传回去,自己可能赚翻了了。

    所以说,人还是得存着善念。所有的善念以及努力都不会白费的。回报可能正以另一种形式,在悄悄的靠近身边。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45章 红楼(45))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