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57章 红楼(57)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57章 红楼(57)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01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57章 红楼(57))的详细阅读内容

    红楼(57)

    尤二姐知道自己的事,很少会有人一点也不介意。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了贾琏,对自己也还算尊重,连过去的事一点都没问。自己自然是想着跟他好好的过日子的。对于贾蓉的纠缠,心里当然是不愿意的。只老娘将蓉哥儿叫进来说话,她却只坐在外间,对自己在里间的事不闻不问。蓉哥儿哪里会是尊重的人,再加上尤老娘也不管,就只爬上炕猴在她身上揉搓。她不是个敢反抗的,怕贾蓉叫嚷的别人听见。只几番躲避都不能成。

    “快些下来,叫你叔叔知道了,还不得揭了你的皮。”尤二姐道。只那声音娇媚,哪里能唬的住人。不但没有半点威慑力,还添了几分偷‘’情的乐趣。

    贾蓉道:“如今你既是我的二姨,也是我的小婶子,咱们俩可不更得好好亲近亲近。”

    “快别这样,我叫人了。”尤二姐轻轻推了贾蓉一把。

    “你只喊。老娘她可是收了我不少的银子,哪里会管咱们的事。有她看着,叔叔来了,自是会禀报的。你由怕什么。”贾蓉的话一落下,贾琏的声音就从窗外传来,“真真是好样的。原来是叫我做那便宜的王八。”

    贾蓉唬了一跳,赶紧跳下炕,四处看看,只不知道从哪里溜才好。尤二姐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眼泪也就跟着下来。

    尤老娘就迎出门,“姑爷这话是怎么说的。蓉哥儿是我叫进来,陪着我说话的。二姐是她的长辈,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姑爷可别误会才好。”

    贾琏一把推开尤老娘,“窑、子里的妈妈是拿买来的女儿做皮肉生意,你倒是舍得,拿自己亲生女儿做起了卖笑的营生。端是好样的。”

    尤老娘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话说的也未免太难听了。

    贾蓉从里面出来,讪讪的一笑道:“叔叔误会侄儿了。”

    贾琏看了贾蓉半晌,突然一笑,道:“不是想要二姐吗。想要只管说就是了,何必这般的偷偷摸摸。只要答应二叔一件事,二姐那里,你随意便罢了。”

    尤二姐在里间的脸色一瞬间就失去了血色。却听见尤老娘道:“有什么条件,姑爷只管提。”

    “今晚上,叫三姐过来伺候,今儿这事,就一笔勾销了。如何。”贾琏朝东屋看了一眼,里面没有声响,想必正在听着这边说话。

    尤老娘刚要答应,尤三姐就只穿着抹胸,睡裤跑了出来。露出白莹莹的膀子和胸脯。贾琏的视线顿时就移不开了。

    尤三姐见了贾琏的样子,就‘呸’了一声道:“休想!你还敢嫌弃我姐,也不撒泡尿照照,谁又比谁干净不成。”

    贾珍也讪讪的出来,道:“咱们兄弟,不过是图个乐,其他的,管它作甚。”说着,拉了贾琏进屋,对尤老娘吩咐道:“另外置办酒,将二姐三姐都叫来,咱们一处乐乐。”

    贾琏正眼馋三姐,也就没有推辞。一径的胡天海地的浑闹。

    王熙凤知道了那边的事情,瞬间就变了主意。既然尤二姐跟贾琏生了嫌隙,那倒不如接进府里,恶心恶心贾琏。尤二姐一心想改过过好日子,这样的机会怎会错过。

    她果断的叫了平儿到屋里,皱了眉,烦难的低声道:“原本,那尤二姐的事,我是不想理会的。可如今外面传的也太难听了。琏二他虽然没干下什么另娶的事,可国孝家孝期间,光明正大的在外面安置外室,就算咱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点不跟他为难。可这哪里经的起人讲究。我想着,不如正正经经的将人接进来,也好过在外面败坏了家里的名声。”

    平儿也听到了外面的风声,正为难呢。不想王熙凤说了这样的话。

    “琏二不要脸,咱们桂哥儿还要脸呢。琏二这品行传出去,桂哥儿将来的亲事都成问题。”王熙凤解释了一句,表示自己管这事,不是因为吃醋。接着才道:“你去准备聘礼,我去东府,正正经经的跟尤氏提亲。你去那处外宅,将人接进来,安置在梨香苑吧。”

    平儿一愣,才点点头。让他们在府里关上门胡闹,也比在外面坏了一家子的名声强。

    王熙凤一直在做月子,微微有些发福,脸上比以往倒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可亲之色。她穿的又富态,见了谁都带着三分笑。路上碰上管事媳妇,见后面跟着的人拿了不少东西,就不由的问缘由。

    王熙凤笑的一脸贤惠,道:“我这生个桂哥儿,身子也是不好了。又有孩子要照管,哪里还能照顾二爷。平儿你们是知道的,府里的事情,她都得经管。我这不是想给二爷找个妥当人看着他吗。珍大奶奶的妹子,是个极好的人。又是自家的亲戚,比旁人自然好上一些。我这就先去问问,看人家可是许了亲没有。若是没有,咱们正正经经的娶做二房,我也能添一个臂膀。等孝期过了,就圆房。”

    这些人哪个不知道贾琏跟那个尤二姐的二三事。可面对王熙凤,这话还真是没法说。有不少人就觉得这二奶奶曾经的精明劲,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去了。这明显就是那尤二姐不甘心做外室,不知道托了谁说动了二奶奶,竟然叫人主动去求娶她。呸!她也配。

    于是,王熙凤还没到宁国府,就已经将自己诚心求娶尤二姐的事,给宣扬的满府都是。更有人一打听,就觉得人家这还真是心诚。梨香苑都已经在收拾布置了,显然是要给新人住得。小老婆不跟着大老婆住,这不是摆明了,是在给新人脸面么。

    这消息比王熙凤的脚步可要快的多,尤氏先一步知道了王熙凤的意图。就讪讪的迎上去,“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她再是不相信王熙凤真是个贤惠人的。

    王熙凤笑着摆摆手,叫伺候的人都下去,“我跟你们奶奶有要紧的话说。商量的都是机密事,你们可别在这里支着耳朵听了。都先下去吧。”

    屋里的下人对视一眼,都笑着退下了。都以为王熙凤要提亲事,这大家一早就都知道了。也没有偷听的兴趣和必要了。出了门都凑做一堆说小话去了。

    尤氏看了王熙凤,皱着眉才要说话。可转眼,笑盈盈的王熙凤马上就变了脸色,脸色冷冽,眼神狠辣。抬起胳膊,一巴掌扇在尤氏的脸上,尤氏捂着脸,还没反应过来,王熙凤就只哭上了:“我们妯娌一场,我何曾亏待过你。你这样害我,挖我的心啊。”

    外面的下人一听这动静就觉得不对。对视一眼,可都没人进去,只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想给你妹子找个好地方,吃金喝银的过日子,我也不怪你。你做嫂子的,不要那脸面插手到小叔子的房里事,我也忍了。你舍得你那妹子,与我何干。你只不该叫他这个时候,将人安置在外面。我又不是那不贤良的人。你只告诉我,我三媒六聘将人正正经经的接到家里不好吗。你何苦弄这见不得人的手段。我知道你那妹子是订了亲的,你们想退亲,横竖不能拿我们二爷当枪使啊。叫我们二爷背上一个夺人妻子的名声。如今还在国孝期间,又尚在家孝之中。如今外面传的沸沸扬扬,一个不好,我们二爷是要获罪的。你们承袭了爵位,不在乎这点事。可我们爷这爵位能不能落在身上,还得看上面的意思。犯了这么大的罪过,这爵位也别想了。我们夫妻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们,要这么害我。或是你们跟谁密谋好的,暗地里收了人家的银子,只叫害了我们二爷承袭不了爵位。可怜桂哥儿才是吃奶的孩子,你叫他以后指靠谁。人得积德行善,才能有福报啊。你做这样的缺德事,就不怕死后进那阿鼻地狱。”王熙凤哭着,数落着。

    外面的人听得直冒汗啊。这事说起来,还真不是小事。难怪将二奶奶气成这样。

    “天地良心,我再是不敢起这样的心思。”尤氏听王熙凤怀疑自家事谋害贾琏,哪里敢应承这样的罪名。连挨了一巴掌的事都忘了。

    “你只别说那些废话。如今,我先把人接进来,安置在梨香苑。省的在外面叫人传出那然人难以启齿的难听话。梨香苑你是知道的,原来住着薛姨妈一家。最是稳妥的。你妹子那边的亲事你们想办法退了。我是不管的。如今将人接进来,我只当亲戚家的姑娘对待,等孝期过来,再说其他。你只看行不行。”王熙凤收了神色,问道。

    “行!怎么不行。”又是赶紧答应道。

    王熙凤冷笑一声道:“你自己派人去照顾你妹子。省的出了差错,又来赖我亏待了她。我可不担着这样的名声。你妹子是个什么人你自己清楚,咱们事先就说好,我最见不得就是那样的肮脏人,只别叫她到我跟前,脏了我的眼睛。就是进了门,也不用她问安伺候。最好是王不见王。她在一边过她的日子,我只过我的日子。她不用担心我害她。我也不想叫她脏了我的地方。”

    这话委实难听。尤氏还没答话,王熙凤就先把门打开了,然后转身道:“我刚才是气急了,你也别在意。我如今也不生气了,你以后可千万别再打自己了,瞧瞧,脸都打红了。叫我怪不落忍的。”

    尤氏一愣,抬手摸了摸被王熙凤打的火辣辣疼的脸,还来不及答话,就见外面的下人都凑了过来,她顿时就没法解释了。自己打的总比挨了王熙凤一巴掌有脸面吧。谁再要说这凤丫头如今像似变了一个人,她都想喷对方一脸。这是变了吗。

    事实上,王熙凤还是王熙凤。只是更阴险更狡诈了。

    却说平儿那边,坐着轿子,带着丫头婆子,去了小花枝巷。甚至这次她机灵了一些,还带着周瑞家的跟着。

    周瑞家的本就是相看凤姐的热闹,如何不肯。而平儿则想着,多个人看看尤家母女的作态,也好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替奶奶和自己分辨一二。知道咱们没说假话。

    今儿这宅子倒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周瑞家的叫人去通报了一声,才主动扶了平儿的手,道:“把气派摆出来,别气弱了。”

    都不是正经的奶奶,旧人见了新人,自然就气弱几分,谁叫旧人不得宠呢。周瑞家的跟平儿示好,平儿也就笑着接了。

    尤老娘迎出来,一见平儿,只说那相貌,端是美人。又见她身穿银红色的袄裙,上面绣着的牡丹金灿灿,闪着亮光就知道是金线绣的。头上金凤簪,凤头的嘴里衔着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手一抬,那碧莹莹的镯子,一只手腕上都带着两三个。脚一迈,裙摆下的金线晃动出一丝流光,漏出一点绣花鞋,鞋上镶嵌着指关节大的珍珠。

    我的乖乖,什么是富贵。这才是真的富贵。

    尤老娘心里就先畏惧了三分,将人请到屋里坐了。才叫二姐和三姐出来见礼。

    “二奶奶安。”姐妹俩看着平儿,先怯了。

    平儿不悦的一皱眉头。周瑞家的就解释道:“这不是二奶奶。这是平姨娘。二奶奶何等尊贵,哪里能来这样的地方。”

    尤二姐面色涨得通红,尤三姐马上就有了愤然之色。

    贾家什么样的下人没有,就尤二姐和尤三姐这样的,平儿还真有些不屑。除了长了一张能勾搭人的长相,脑子显然算不得清醒的。你本就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反倒做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为了哪般。这样的人,进了贾家,要不了两月都得被下面那些人给作践死。

    她的心一下子就定了下来。道:“我就是奶奶身边的一个伺候的丫头。周嫂子说的对,奶奶是何等样的人,断不会来了这个地方。我今儿来,是奶奶托我的,如今奶奶已经去了东府,正式的提亲去了。叫我过来,是因为坊间有不少关于我们二爷的传言,甚是难听。为了名声着想,问问你们二姑娘,是不是愿意搬进府里去住。府里单独划了一个院子,有角门通着外面的街道。关起门来,跟府里也算作是两家。以前就住着亲戚,如今只做姻亲家的姑娘住进去,等孝期过了,禀明了家里,再做打算。去与不去,你们随意。”

    尤三姐才要说话,就被尤老娘瞪了一眼。只能愤愤的看着平儿。平儿学着王熙凤傲慢的样子,脸眼角都不曾扫一下。

    尤老娘原来当这是王熙凤,就已经被这样的气派给震慑了。如今知道是姨娘,让她不由的对平儿表现出来的富贵心声向往。

    只那一身行头,就抵得过贾珍贾蓉父子,连同贾琏在她们身上花的银子。

    平儿是姨娘,自己的女儿去了也是姨娘。就是为乐面子上好看呢,只怕待遇也差不了。她站在尤二姐旁边道:“你不是想过清净的日子吗。进了那边的府里,可不就是既富贵又清净的日子。”

    尤二姐这些日子清瘦了不少。本来以为能跟着贾琏清清白白的过日子,没想着如今的情形比原来更糟。彻底的成了他们兄弟,父子,叔侄的玩物了。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哪里还肯放弃。哪怕进了府,没有宠爱,只有有清净的日子过,她也认了。

    她红着脸看着平儿,道:“我跟姐姐去。”

    平儿差点被她一声姐姐给叫的恶心死。点头道:“那就走吧。府里什么都有。这里的东西也不用收拾了。轿子就在外面。”她站起身,对周瑞家的道:“麻烦周嫂子将这院子封了。没人住,横竖连那看院子的也一并打发了。”

    就是不留着尤老娘和尤三姐在这里霸占的意思了。周瑞家的差点笑出来,这平儿如今倒是越发的厉害了。

    叫人扶了尤二姐就走,至于尤老娘和尤三姐去哪,谁管呢。

    本来可以走梨香苑的角门的,但平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带着尤二姐绕着贾家走了大半圈,才算到了梨香苑。一路上的人对尤二姐指指点点,那些闲言碎语落在尤二姐的身上,只觉得像是被人扒了衣服站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整个人都无所遁形。所以,也就难免表现的畏畏缩缩,十足的小家子气。直到到了梨香苑才好些。

    梨香苑里,早有尤氏打发来的丫头。平儿将衣裳首饰,月例银子当面交割清楚,就起身离开了。

    尤二姐这才松了一口气。只叫了丫头打水梳洗。

    那丫头是尤氏派来的。可尤氏就不恨尤二姐吗。尤氏的心里,恨不能活吃了她们母女三人。又不是嫡亲的姐妹,一个没廉耻的继母,带来的两个拖油瓶妹妹,抢了自己的母亲和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抢了爹的关注。好容易出嫁了,她们还跑来抢了自己的丈夫。更是毁了尤家的名声,毁了自己的名声。扯她娘的犊子,她们母女跟尤家有个什么关系。尤老娘进了尤家才不久,就克死了爹,带着她那女儿,占着尤家的家产。要不是她们有自己的老爷护着,她恨不能当场掐死她们。

    更何况,因着她们,今儿叫自己被王熙凤骂了一场,还被打了一巴掌。这口恶气如何咽的下。

    王熙凤叫自己送丫头过去伺候,如此好的机会,自己怎能错过。

    可想而知这丫头能是个什么成色。

    “打水,您当这是什么地方。”那丫头嘴一撇就道:“您空口白话的,就想叫人家送水来,不是笑话吗。这府里,跟我们东府可不一样。”

    这丫头是尤氏的陪嫁丫头的女儿。根都在尤家。对这坏了尤家名声的母女三人,心里都是有恨意的。

    尤二姐指着平儿刚给的月例银子,道:“你只拿着使就是了。要是没了,不拘是找大姐,还是找二奶奶,难道还能差了银子使不成。”

    “我劝着您还是消停点吧。真把我们大奶奶当成您的亲姐姐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身上流没流尤家的血。可别想着脏了我们尤家的名声,还想脏了我们家的血脉。”这丫头冷笑道。

    尤二姐指着下丫头,嘴唇抖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人家说的是实话。她不是尤家的血脉,却打着尤家的旗号行事,如何能不招人恨。

    “还有人家二奶奶,今儿人家找我们奶奶了。就事先说好了,别出现在人家面前,脏了人家的眼睛。”

    尤二姐眼泪顿时就下来了,这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自己确实不好,但是自己真的想诚心改过了。

    那小丫头却不看她,只拿着盆子就出了门,边走边道:“洗吧,想洗就洗吧。只是有些人就是再洗,洗的褪下一层皮来,也还是脏的。洗的清白吗。就跟那碳放在清水里一样,越洗越脏。”

    尤二姐颓然的倒在炕上,只觉得人活着,怎么就这么艰难。

    平儿回来换了衣服,该干什么干什么。对王熙凤什么也没说,王熙凤也不问。两人心照不宣,嫌弃脏。

    只贾琏带着旺儿回了院子,却见只有铁将军把门。心里就咯噔一下。叫旺儿去打听,才知道是平儿将人接进府里了。

    贾琏心道一声坏了。王熙凤肯定是知道了。

    他对王熙凤的惧意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不管王熙凤怎么温顺,他都不曾改变这个认识。两人自小就认识,谁不知道谁的品性啊。

    再说了,他就是玩一玩,一点也没有将尤二姐接进家里的意思。都是这个平儿坏了事。

    旺儿小声道:“如今外面关于二爷的流言蜚语很多,二奶奶听到风声也不奇怪。”

    贾琏恍然。就说嘛,自己不回家,家里也不可能不打听。一打听,可不就坏事。但是如今,他真有点不敢回家了。“你先去打听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等弄清楚了,再回家不迟。”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57章 红楼(57))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