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8章 天龙(7)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8章 天龙(7)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03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8章 天龙(7))的详细阅读内容

    红楼(7)

    乔峰四下里看看,周围只有自己跟几个丐帮的兄弟,再没有别人了。这姑娘肯定找的是自己。可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见过,自己肯定是有印象的。

    “大哥,你该叫我妹子的。”林雨桐又说了这么一句。

    跟当年告别时说的话一样。

    乔峰脑子里闪过几年前的事,那是在姑苏城外,十一二岁的小少年,骑着一匹黑色的小马驹,临走就道:“大哥,以后还是叫我妹子吧。”

    他想了起来,脸上不由的露出笑意。豪迈的想伸出手,拍一下林雨桐的肩膀。但如今眼前的人是个大姑娘了,再不是以前的假小子。他的手尴尬的停在空里,笑道:“林家妹子,是你啊。女大十八变,我这都要认不出来了。”

    叫了林家妹子,而不是妹子。就证明他并没忘了几年前的林雨桐,只是因为长相变化大,人和名字对不上了。

    这样的称呼,足见的乔峰在为人处世上豪迈而不失细节。

    林雨桐就笑道:“大哥这话,我只当是赞我美了。”

    乔峰朗声一笑,“正是赞妹子呢。”说着就对林雨桐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走!咱们进城,好好的叙叙。”

    林雨桐自然跟着乔峰一起进了无锡城。边走乔峰边问道:“我记得妹子不是往南边去了,几时回的姑苏,又怎的到了无锡。”

    “说来话长。”林雨桐叹了一声道:“我跟大哥一别,就一直往南,直到了大理境内。在无量山失足掉入山崖。幸而落入水中,活了下来。但想要攀上悬崖,却是万万不能。我师父原本是留下两本武功的秘籍的,但因为没有内功心法,也不敢练习。但在那样的境况下,没点功夫就爬不上山崖,也就顾不得许多了。于是,我就在山崖下,开始练功。直到半年前,才从山崖下上来。后来阴差阳错,从叶二娘手里救了个婴孩,没办法,只能送进了天龙寺让其代为抚养。后来,因为我的武功师承上,跟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似乎有些瓜葛,见他练功出了岔子。就打算伸手帮一把。谁知道自己的那点手段,差点折了进去。倒是大理的皇帝救了我们,还传了我内功心法。吐蕃的鸠摩智到天龙寺找六脉神剑,可六脉神剑被段誉记住后就被枯荣大师烧了。鸠摩智以我跟段世子为要挟,将我们带到了姑苏。说是要将镇南王世子在慕容博的墓前烧了,祭奠故人。在燕子坞,我诳了鸠摩智下水。在慕容家的两个婢女的帮助下,才逃了出来。段世子有事绊住了,我就自己上了岸。一进城就遇上了大哥。可不是缘分。”

    乔峰听得林雨桐将这些遭遇说的简单,心里都替她捏一把汗。见她能救婴孩,又能在在天龙寺遇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可见是个知道恩义的人。又对她被困深谷,又遭了挟持半点不隐瞒,足见磊落。还真是对了自己的脾气,就笑道:“是缘分,怎么不是缘分。”

    说着,两人就进了丐帮的分舵。

    “条件简陋,只能叫妹子将就了。”乔峰请了林雨桐坐下,就叫外面上了饭食来。

    “在谷底都能过几年,难道还能更差。大哥太客气。”林雨桐笑着道。脸上没有半点嫌弃的意思。

    “听妹子的意思,似乎是从燕子坞出来。”乔峰不由的问道。之后又道:“可是见到了慕容公子。最近江湖有人死在自己的成名绝技之下,都道是姑苏慕容下的手。妹子怎看这个人。”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无凭无据,自己的履历又十分的清白可查。要是猛地爆出太多的事情,只怕自己倒显得可疑了。看来还得斟酌着说。

    看着摆了饭的人下去,林雨桐才问道:“这地方说话,可安全。”

    乔峰一愣,道:“以我的耳目,还算安全。”

    林雨桐这才道:“都说北乔峰南慕容,但慕容复此人,我虽没见,但说此人跟大哥齐名,他却不配。”

    乔峰看着林雨桐,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妹子这话从何说起。”

    “这慕容家乃是北燕皇室后人。一直以兴复大燕为己任。慕容博是如此,慕容复更是如此。他潜心经营名声,只怕是为了收复江湖豪杰为他所用。有着帝王梦的人,我是信不过的。”林雨桐的语气里十分的不屑。

    乔峰心道:这些事,这妹子是如何得知。

    林雨桐看出了乔峰的疑心。她心道:果然如此。

    有时候,知道了也不能说啊。而且她也不敢说。毕竟想要暴露乔峰身份的是萧远山。这也是一个十分偏激的人物。谁阻挡了他,谁就得送命。林雨桐如今还真就是没这个本事敢跟他抗衡。

    于是就解释道:“我师父以前也在江湖上走动过。他活了近百岁,又一直在姑苏附近,对慕容家该是了解甚深的。”

    只能推到那个自己杜撰出来的师傅身上了。

    乔峰这才恍然。道:“照妹子这么说,这事反而不是慕容复所为了。他笼络人都来不及,哪里会要杀了伤了自己的名声<div class="contads r">。”

    林雨桐点点头,就道:“大哥此次来无锡专为了慕容复不成。”

    “我们丐帮的马副帮主被人杀了。”乔峰叹道:“不查出真凶,我乔峰就真对不住丐帮的兄弟了。”

    林雨桐想说什么,但是现在,却不是说话的时机。两人说了一会子闲话,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林雨桐知道,马大元是康敏和白世镜杀的。可如今康敏是没了丈夫的寡妇,正被人同情的时候。又兼之她长得貌美,还真是让不少人对这个女人有好感。而白世镜跟乔峰是多年的兄弟。自己只能算是比陌生人好上一些。自己就算说了,乔峰也是不信的。

    这人将义气看得重,没有证据就指控白世镜杀人,只怕他当即就会翻脸的。

    看来,还得事先在康敏身上下功夫。

    第二天一早,林雨桐就跟乔峰告辞:“我瞧着大哥有事要忙,我也正好要去祭拜师父。等我下了山,再来找大哥。”

    “好!”乔峰本就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

    林雨桐出了无锡城,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才能找到康敏。但想着杏子林就在无锡城外,康敏可能已经赶来了无锡,或是正在赶来的路上。只往北行便是了。

    往北走不足半日,就是一处小镇。远远的见了几拨丐帮弟子来去匆匆。林雨桐心里就有数了。她进了空间,只等到晚上,才换了夜行衣出来。小镇的街上早已经没有行人,但只有一处院落之外,角落里松松散散的躺着几个乞丐。该是把风或是站岗之人吧。

    想来被康敏请来的徐长老,也就是空长了年纪。本事却不济事啊。

    林雨桐轻飘飘的,如同纸片一般落在屋顶上。只找了两三间房,就找到了一把白胡子的徐长老。

    而他旁边,侍立着一个三十许岁的美貌妇人,正伸着白莹莹的一双手,给他揉肩了。

    “叫几个小子进来服侍就好。”徐长老道。

    康敏的声音娇媚酥软,“服侍长辈是应该的。”

    林雨桐不由心里冷笑,康敏的胸、脯紧贴着徐长老的胳膊。这是服侍长辈吗。

    看着这老东西也是人老心不老啊。

    下面的人就是太服气乔峰了,才慢慢的降低了众位长老在帮众之中的威信。要不是如此,何以全冠清一说,那几位长老就被说动了呢。不过是给了众人一个理由,将他们各自潜藏在心里的那点恶念都放出来罢了。

    要不然,凭着一纸书信,一把折扇,就没有人能怀疑吗?

    以乔峰的手段,别说杀一个马大元,就是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哪里就找不到一封书信,还留下了自己的扇子这么重要的物证。

    是他们的脑子简单,没想到吗?

    不是!只是都想给自己的背叛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在屋顶上等了许久,才见康敏离开。又见徐长老摸了摸自己被康敏的胸脯摩挲过的胳膊,差点没恶心的给吐出来。

    将瓦片给放回去。找到了康敏的房间。

    “……哎呦!”就听见康敏低声娇呼一声,然后带着几分厌恶的道:“你不在无锡安排事情,跑到这里做什么。”

    林雨桐不敢动,只听着一个男人谄媚的笑道:“早已经安排好了。这不是想你了,才过来的吗?”

    “叫人知道了,是你死还是我死。”康敏的声音透着几分冷硬。

    这还真是一个厉害的女人,能软能硬。需要的时候千娇百媚,不需要的时候翻脸不认人。可偏偏就能将这些男人指使的团团转。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自然是我死……我哪里舍得叫你死呢。”这男人声音里满是调笑之意。

    林雨桐不知道这男人是谁。丐帮的人她不认识。这时心里就有些懊恼,怎么没事先打听丐帮众人的相貌特征呢。

    在外面听两人的欢好声,叫林雨桐这个经历过的人,都不由的面红耳赤。

    直到那男人离开,林雨桐才恍惚看清楚这人的长相。

    可都说,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只自己看见,别人看不见又能有什么用呢。

    乔峰的身份根本就隐瞒不了。除非自己能对抗萧远山。再说了,这世上哪有什么秘密,迟早都得被揭穿的。

    可叫康敏这个女人通过诬赖乔峰揭穿他的身份,让乔峰这般被人逼迫着离开丐帮,在林雨桐看来却也是万万不能。如何能在众人面前揭开康敏的真面目,能将乔峰的身份暂时模糊一下,有个缓冲也好啊。

    只要证明康敏背叛了丈夫,只要找到杀害马大元的真凶。那么那封信的真实性自然就有待商榷了。乔峰的处境也不会太尴尬。从害人的嫌疑人变成被人陷害的人。只要操作得当,未尝不能一试。

    屋里传来康敏清浅的呼吸声。这个女人算是最恶毒的典范了,林雨桐想杀了她。但是她暂时还不能死。汪剑通写给马大元的信,如今在谁的手里,又收在哪里。林雨桐不知道。想要找到,只怕也难。这么紧要的东西,他们自然是收的极为妥当。况且还有赵钱孙这些人证在。就算找到信烧毁了。也只能加大乔峰身上的嫌疑,还以为是乔峰毁了证据,并没有多少益处。更何况,这些人都是老江湖,想不打草惊蛇的从他们身上下手,基本是办不到的。

    那么,能做的就只有转移众人的注意力。淡化乔峰身份上的疑问。

    林雨桐轻轻的从房顶上下来,从窗户进去。看着屋里的白帐子,屏风上也搭着的白衣服,却偏偏肚兜是鲜红的颜色。面上守孝,背地里龌龊。想到这里,林雨桐心里一动。

    马大元死了有三个月了。要是康敏有两个月的身孕,那不就是明晃晃的证据。

    她眼睛一亮,从空间里拿出叫人假孕的药来。先用微量的迷药将康敏迷晕,再给她喂了药。

    又想这迷药终归是漏了行迹,康敏这个女人能给马大元下十香*散,想必对这些药还是有了解的。别再生了疑心才好。想了想,就又去了徐长老的房里。刚才已经试探过了,这个徐长老八十多岁了,也只空长了年纪,功夫实在是平平。也就是占着辈分罢了。

    她将徐长老的头发胡子割了几根下来,放在了康敏的床铺上。然后偷笑着离开了。

    第二天一起来,康敏就觉得头晕。心里就道不好。还以为乔峰察觉了,来盗取书信的。可眼睛一转,就看见枕头边的几根白毛发。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跟全冠清欢好之后本就没穿衣服,倒是看不来什么。该不是那老不死的,偷偷的进来占了便宜吧。

    要不然这枕边的毛发从哪里来。老不死的!

    康敏厌恶的起身洗了好几次澡,才把心里的恶心给压下去。这事肯定徐长老他偷偷干的,真是没出息。可如今还正要用他呢。暂时不能翻脸。等这事过了,定叫着老不死的知道自己的厉害。

    却说林雨桐离开了小镇,正要往无锡去。突的,林子里闪出一个人来。尽然是叶二娘。她心里一叹,来了这个世界,她从不多管闲事。如今这是头一遭出来管乔峰的闲事,就惹上麻烦了。可见,真是管闲事遭雷劈啊。

    “叶二娘,你怎么在这里。”林雨桐不由问道。

    “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清楚吗?”叶二娘瞪着林雨桐问道:“少废话,此地可没有别人。将我儿子的下落老实告诉我。要不然……”

    “我说与不说,你不是都要下定决心要杀我吗。”林雨桐耻笑道:“你倒是痴情,就是不知道那个满口仁义道德的……”

    “你住口!”不等林雨桐说完,叶二娘那长着长长的指甲的手就猛地朝林雨桐攻了过来。

    靠!为了男人都不顾儿子了。

    这个世界的女人真疯狂。林雨桐觉得自己的思维模式跟这个世界的人格格不入。

    她抬腿就往无锡跑,乔峰身边是安全的。只要他在,四大恶人聚齐了也不怕啊。

    不想刚转过身没跑多远,南海鳄神就迎面跑了过了。林雨桐心道,这货的智商更堪忧。于是大喊一声:“岳老三,你个欺师灭祖的。看见师伯被人追杀,也不说帮忙,还来添乱。回头我就告诉你师父去。”

    “放屁!我是岳老二。你连我排行都不知道,还冒充我师伯。”岳老三叫嚣着就冲了过来。

    “你新拜的师傅是段誉,你不会连你师父的绝学都认不出来吧。”前后夹击,林雨桐只能拐个方向逃。

    岳老三看着林雨桐比段誉更加缥缈的身影,就失声叫道:“他娘的,还真是凌波微步。”

    “叶二娘要杀我,你替我拦住她。否则你就是欺师灭祖的混账王八蛋。”林雨桐觉得自己的智商直线往下掉。

    岳老三转过身:“我不是混账王八蛋!”竟然真冲着叶二娘而去。

    林雨桐心里一松,赶紧就跑。等这些玩意回过神来,自己真的玩完。

    不想还没奔出两里地去,一道闪电般的影子就挡在了身前。看着那铁杖,林雨桐就知道这是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

    这次想脱身只怕不容易。

    四目一对,林雨桐从段延庆的眼里,看到了死亡的味道。

    林雨桐心思电转,就垂下头微微的整理衣服,然后躬身行礼道:“见过延庆太子殿下。”

    她的礼仪当真是完美无瑕,以至于让段延庆有了那么一下恍惚,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每个人都是这样,见了他,恭谨的叫他殿下。

    “你很聪明。”段延庆的嘴没有动。但是声音确实是从他的身上传来的。“而且知道的还不少。”

    林雨桐知道这是腹语,面上没有什么惊奇之色。只是抬头笑道:“我知道的是不少,可能比殿下预想的还要更多一些。”

    “小娃娃,我也不问你是从哪里知道了什么?二娘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竟然知道。不过你是什么身份来历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我四弟的内力,是不是被你废了。”段延庆的腹语没有太多的感情。就是这么平铺直叙,却叫人心里发寒。

    林雨桐心里一惊,她就知道,这世上的事只要做了,迟早都得被人发觉。可是怎么办呢?

    她抬起头,看着段延庆,微微一笑……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8章 天龙(7))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