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82章 天龙(11)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82章 天龙(11)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04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82章 天龙(11))的详细阅读内容

    天龙(11)

    “两位的功夫可真好。”那汉子用蹩脚的汉话说道。说着还竖起大拇指称赞。又道:“我,完颜阿骨达。女真人。”

    “我,契丹人,萧峰。”乔峰说着,拍拍自己的胸脯。

    林雨桐见乔峰……不,是萧峰在应酬,就只微微笑笑。显然,乔峰已经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以后就是萧峰了。

    完颜阿骨达十分的好客,邀请他们去他的部落。萧峰看了林雨桐一眼,征求她的意见。

    林雨桐就道:“那就住下吧。我正要好寻几位草药。”

    萧峰看了林雨桐背上的阿紫一眼,就道:“正好,我也要给阿紫找人参。”说着,就纵身跃起,原来他怕有什么东西伤到阿朱,将阿朱绑在了树上。林雨桐见阿朱昏迷不醒,这会子也没功夫问他们的经历。

    两人就一起,跟着阿骨达去了女真部落。那头熊,被阿骨达部落的人抬了回去。

    林雨桐觉得,阿骨达这人豪爽,但也极为精明。一头熊所换的银子,够一个小部落的人过大半个冬天了。三个人都打在了熊身上,这头熊算谁的。自己这边两个人,身手还不错。要是争起来,他可不占便宜。如今,请了几人回了部落,顶多管着几个人吃住。这已经算是很划算的买卖了。再要是打猎,添个好手,多收获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一路走着,阿骨达就笑道:“我这部落里有的是药材人参。用的话尽管拿去。”

    “那有用得着我们的,你也不要客气。”林雨桐就笑道。

    阿骨达的笑意果然又真诚了两分。“大家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客气。”

    阿骨达该是常跟汉人做生意的。汉话不好,但意思表达的都是对的。

    等阿骨达将她们安排到他的大帐里。林雨桐都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想着,等走的时候,给人家留下点什么才好。

    林雨桐将阿紫安置好,才过去看阿朱。又跟阿骨达派来的俩个姑娘,给阿朱洗了澡换了衣服。林雨桐不好麻烦人家,从空间里拿了两对珍珠耳环递给两人,好说歹说才叫两人收下。又跟两人打听药草的事,不想两人都知道,只说家里就存着,回去就收拾,明儿送过来。林雨桐才松了一口气。

    等送走了两人,林雨桐进去给阿朱把了脉。竟像是被内力伤了肺腑。

    “我们在少林寺附近,遇到一个黑衣人。阿朱被对方打了一掌。”萧峰进屋,一见林雨桐给阿朱把脉,就解释道。

    “她是不是又扮作我的模样了。”林雨桐问道。要不然,黑衣人做什么好好地攻击她。

    萧峰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道:“这都怨我。她要跟着我上少林,我没答应。谁知道她竟然悄悄的跟了上来。她知道我要跟你汇合的。所以,就扮作你。不想,被黑衣人打了一掌。”

    “姐姐。”阿朱此时醒了过来,脸色苍白,声音微弱,“我见大哥在等你,就知道你没到。就扮作你的模样……那大恶人……不能叫他伤了姐姐。”

    林雨桐嘴角动了动,还是把话都咽了下去。这应该算是为自己挡了一掌吗?

    “修养上半年,就无碍了。”林雨桐直接道。其实用空间水调养半个月就没有性命之忧了。

    阿朱笑笑,道:“有姐姐和大哥在,不会让我有事的。”

    林雨桐还要说话,就听见阿紫在隔壁的叫嚷声,“姐姐,姐姐,你不要我了……”

    “臭丫头……一刻都不消停。”林雨桐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就对阿朱笑了笑道,“你听见了吧。阿紫又闹腾了。这是受的教训还不够。”说着,就起身朝萧峰道:“大哥,我先去看阿紫。阿朱这里,大哥多照顾。”

    “好!”萧峰看着前后张罗着一刻都没闲着的林雨桐,应了一声。

    门开着,萧峰和阿紫还能听见隔壁的声音。

    “姐姐你去哪了?姐姐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是啊!早不想要你了。刚才就该把你仍在山上让狼啃了。”

    阿朱也不由的会心一笑,问萧峰道:“阿紫那丫头,精灵古怪的,也只有姐姐能制住她。”才两句话,声音又低了下去。显然是没有精力了。

    等林雨桐忙完了,出来就见到萧峰在厅堂里坐着喝酒。

    “大哥怎么不去歇着。”林雨桐上前问道。

    “妹子。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去了雁门关……我……我是契丹人。”萧峰看着林雨桐道。

    “是哪里人有什么关系。虽然生活的方式不一样,但都是一样的人。就像是阿骨达和他的族人,靠打猎为生。但他们跟大多数汉人一样淳朴善良。”林雨桐劝慰道。

    “汉人养了我,教了我武功,教我做人。我虽不是汉人,但我绝不会与汉人为敌。我是契丹人,但我杀了不少契丹人。天地之大,竟没我容身之地。即便想在塞外牧马放羊,也找不到这样一方净土啊。”萧峰端起酒碗,大有酒入愁肠,愁上加愁的意思。

    林雨桐就笑道:“大哥怎么糊涂起来了。这世上的人,只分该杀的人和不该杀的人。只要是作恶的,管他是宋人还是辽人,杀了便杀了。只要为善的,也别管他是宋人还是辽人,该护着的都得护着。只要问心无愧,那么大哥不管是在宋人眼里,还是在辽人眼里,都是响当当的英雄。又何必在这里纠结自苦呢。”

    萧峰哈哈一笑:“为了妹子这话,就当喝一大碗。跟妹子说话,总是这么畅快。”

    第二日,昨天那两姑娘就送了药材和人参过来。林雨桐忙着给阿朱和阿紫熬药。乔峰跟着阿骨达他们出去打猎了。

    林雨桐将多余的用不了的药材都放进空间里。还有人参,只用一点入药掩人耳目就是了。空间水不放人参,效果也不错。

    阿紫只喝了三天的药,就能自己下床走动了。阿朱却只能坐起来,坐上一小会。

    林雨桐忙着给两人熬药,空闲了,还得做饭给两人吃。她们身体虚弱,各种汤羹最是补养人。

    林雨桐受了人家收留的恩情,就在部落里,当起了临时的大夫。这年头,有几家能看得起大夫的。真病了,也就是自己的土方子,能好就好。好不了,抗一抗。抗不过去,就请萨满来看看,跳跳大神。要是如此还不见好,那就真是命该如此了。部落里的女人孩子刚开始不好拒绝林雨桐的热情。等真的吃了药见好了,部落里的人恨不能将她给供起来。

    忙碌的日子过得总是特别的快。眨眼间,在这里呆了都快两个月了。阿紫的脸色补得红扑扑的。阿朱也能下床自己动了。

    这一日,男人们打猎回来,带回来一个俘虏。阿紫喜欢看热闹,就自己跑去瞧热闹了。阿朱在一边看着林雨桐忙着分拣药材,就道:“在这里过活,也挺好的。”

    林雨桐心道:这是自己和萧峰还都是有用的人。真要是没用的人,哪里能在这里过这般安生的日子。不过也没反驳,就道:“是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什么要焦心的事。是挺好的。”

    “那姐姐还要走吗?”阿朱问道。

    “嗯!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办,哪里能在这里耽搁太长的时间。等阿紫再养一养,能上路了,我们就该走了。”林雨桐也想着灵鹫宫的事情,就道。

    阿朱还没有说话,阿紫就窜了进来。看着阿朱‘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嫌弃我们在这里,挡了你跟那个什么大哥说话,才急着盼我们走的。”

    一句无心的话,叫阿朱顿时就白了脸色。

    林雨桐知道阿朱不是这样的人,她斥责阿紫,“你又胡说八道了是不是。再这样没大没小,你就跟我马上回中原去。将你送到小镜湖,我再是不管你了。”

    阿紫顿时就委屈了。撒着腿跑了出去。

    阿朱急着要去追,林雨桐就道:“别管她。惯得她越发没个样子。你还没好利索,先去床上歇着吧。她性子顽劣,又口没遮拦。你不必理会她。”

    萧峰正为放了那个俘虏,多结拜了一个好兄弟而高兴,迎面就见阿紫跑了出来。

    “阿紫,你上哪去。一会你姐姐找不见你,又该着急了。”萧峰将人喊住,问道。

    阿紫见是萧峰,眼珠一道,就喊道:“姐夫!”

    “姐夫?”萧峰面上一红,就道:“不可开这样的玩笑啊。也不能这样乱称呼人。”

    阿紫围着萧峰转了两圈,嘿嘿一笑,就道:“你跟我二姐姐一样,是不是也嫌弃我跟大姐姐在这里妨碍你们了。我大姐姐躲你们都来不及,不是为了我她才不会来这鬼地方呢。”

    “你大姐姐在躲我。为什么?”萧峰不由的问道。

    阿紫白眼一翻,“我大姐姐一直在躲着你,你不知道吗?为了什么……”她傲娇的‘哼’了一声,道:“自己想去。”

    说着,就一蹦一跳的又往回跑。

    阿紫进了门,就嚷道:“姐姐,姐姐,饭好了没!快饿死了。”

    “一会好,一会恼。属狗脸的。”林雨桐嘟囔了一声,就道:“饭在桌子上呢。叫你二姐出来吃饭。”

    阿紫哼了一声,才不情愿的喊了一声,“出来吃饭了。”说着,把桌上的一道烩山珍扒拉到自己的跟前,怕阿朱跟她抢。

    阿朱一出来就看到这一幕,刚才的气也就消了。跟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置什么气。

    萧峰进门,看见阿紫不服气的瞪着阿朱。林雨桐正端着碗筷进来。他一时之间就有些尴尬。

    “大哥回来的刚好,快过来吃饭啊。”林雨桐看见萧峰进来,就招呼道。

    萧峰这才不自在的进来,坐下。

    阿紫不等碗筷上来,就伸手要抓着吃。被林雨桐用筷子拍下去,她也不在意。

    “听说,今儿大哥俘虏了契丹贵人。该是庆贺庆贺。”阿朱说着,就起身去拿酒,“我给大哥倒酒。”

    林雨桐心知,这人大概就是大辽的皇帝耶律洪基。想到萧峰因为此人会成为辽国的南院大王,她突然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了。

    阿紫看了阿朱倒酒,就问阿朱道:“二姐今儿问我和大姐还走吗?那你呢?你还走吗?你不回慕容家没关系吗?”

    萧峰拿着酒碗端是就顿住了。最初阿朱要跟在他身边查出害林雨桐真凶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慕容家是他的仇家。阿朱是林雨桐的妹妹,又是大理镇南王的女儿,也就是三地段誉的姐妹。他也没多想。今儿猛地被阿紫一问,萧峰才想起,阿朱还有一层身份。

    林雨桐瞪了阿紫一眼,“好好吃饭,就你话多。”

    阿朱则笑道:“姐姐骂她做什么。我家公子如今不知道在哪里呢。将来回了中原,我去告诉一声就好。我家公子与大哥齐名,他要知道我跟在大哥身边,一定不会怪罪的。”

    “你如今有爹有娘,慕容家的恩情,想办法报了就是。不必再以慕容家的丫头自居。”林雨桐心知萧峰心里不自在,就道。

    阿朱笑道:“也没人将我当丫头。公子不在的时候,我倒是能当燕子坞半个家。姐姐不必觉得我受了委屈。”

    林雨桐马上就住了嘴。

    萧峰也转移话题道:“妹子这是打算要走,不知道要去哪。有什么要办的事情吗?”他想起阿紫说林雨桐在躲着他的事,就问道。

    林雨桐看了阿紫一眼,就笑道:“等阿紫的身子完全好了。我们就上路。”

    “有什么急事吗?”萧峰问道。是不是编造的借口,他一听就听的出来。

    林雨桐点头道:“是师父交代的事情。因着我的武功传承,可能跟逍遥派有关。师父无意中得到了秘籍,说了若是练了人家的功夫,就得找寻师门。这是最基本的礼数。我这几年也打听了逍遥派的事情,才有了眉目,打算去问问……”

    萧峰皱眉道:“逍遥派,倒是没怎么听过。”

    “逍遥派大哥没听过,但是星宿老怪丁春秋一定是听过的。”林雨桐就道。

    萧峰还没说话,阿紫就把自己手里的汤碗给打碎了,“丁春秋……姐姐说的是丁春秋。”

    林雨桐看了阿紫一眼,道:“是丁春秋。他是逍遥派的叛徒。曾经偷袭他的师傅无崖子,是个欺师灭祖的逆徒。”

    “难怪呢……星宿派的规矩是这么来的。”阿紫就嘀咕道。

    林雨桐不管阿紫在嘀咕什么,只继续道:“‘聋哑门’掌门苏星河,大哥可听说过。”

    “你说的是聪辩先生。”萧峰就道。

    “对!聪辩先生该是无崖子的大弟子,是丁春秋的师兄。另外,缥缈峰灵鹫宫好似跟逍遥派也有些牵扯。应该本是同出一脉的。我既然学了人家门派的功夫,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林雨桐就解释道。

    这些话都不是假话。萧峰心里释然。“妹子做人坦荡,大哥佩服。”能饮水思源,难能可贵。

    林雨桐心里一晒,要不是为了灵鹫宫的那些医术典籍,谁费这劲啊。

    阿紫原先还不想走,如今听着能找到丁春秋的师门,就马上先乐意了。定要找到厉害的人,收拾了那老东西不可。

    转过两天,被萧峰俘虏过的耶律洪基送来了大批的礼物来,被萧峰豪爽的赠送给了女真部落。林雨桐知道,在女真部落的日子不长了。于是就留了方子给一直照顾她们的两个姑娘。都是一些治疗发烧着凉,闹肚子的常用药。也都是山上能采到的药材。

    果然,萧峰不能拒绝耶律洪基的盛情,要带着几人去契丹一趟。

    看着从大帐里走出来的耶律洪基,萧峰愣了愣,“原来大哥是大辽的皇帝啊。”

    说着,就拜了下去。

    林雨桐的仪态,在红楼里已经练得炉火纯青<div class="contads r">。即便行礼的方式有差别,但是仪态气度却是实打实的。

    耶律洪基只当萧峰是个武人罢了。一看林雨桐的样子,倒有几分不确定起来。

    “这是弟妹吧。”耶律洪基看了几个姑娘一眼,回过头就看着林雨桐问萧峰道。

    萧峰尴尬的道:“这……这……这是……妹子。”

    耶律洪基哈哈一笑,“懂!好兄弟,里面请。”

    烤肥羊,马奶酒。混合在一起,组成一股子特别的香味。萧峰跟别人拼酒,林雨桐也不多话。心里想着历史上真实的耶律洪基。

    耶律洪基算不上是一个明君。他喜欢汉文化,崇尚佛教。在大辽境内,大肆修建寺庙,劳民伤财。又好酒色,在位期间,引发了数次叛乱。在他死后,辽国的国力锐减,倒是女真部落迅速兴起。可以说,他是辽国政权的掘墓人。

    但在这里,这位倒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帝王。但叫一个武人统领大辽半数以上的兵马,这真的靠谱吗?

    “林姑娘可是不习惯咱们的饮食。”耶律洪基问道。

    “哪里?美食美酒,都是陛下的盛情。感激还来不及,哪里会不习惯。您太客气了。”林雨桐欠身道。

    “看姑娘可是宋人?”耶律洪基又问道。

    “飘零于江湖,走到哪里就是哪里的人。如今身在大辽,就是您的臣民。”林雨桐端起杯子,致意道。

    “林姑娘说话,总是叫人这般的开怀。”耶律洪基一扬脖子,将杯中的酒干了。

    萧峰在一边听了一句半句,就道:“大哥这话说的是,我这妹子说话,总是让人觉得心里痛快。”

    林雨桐心里无奈,萧峰是江湖上粗疏惯了的。对皇权没有多深的畏惧。私底下叫大哥就罢了,如今可不好叫大哥了。

    她笑道:“我大哥这是醉了。自己人夸起自己人了。”

    耶律洪基是皇帝,什么眉眼看不明白。就哈哈一笑,道:“萧兄弟是英雄海量,哪里就醉了。就是这大殿里的众人都醉了,他也醉不了。”

    阿紫还要凑上来说话,被林雨桐瞪了回去。

    林雨桐就笑道:“您是金口玉言,您说没醉,醉了也不能说醉。您说醉了,不醉也得醉。”

    上位者,就没有不喜欢拍马屁的。这话说的是恭维话,但也把萧峰作为臣民,该有的态度表明了。好聪明的姑娘。

    正说着话,就听外面喧闹起来。

    果然就是皇太叔起了叛乱。

    “姐姐,咱们……”阿紫凑到林雨桐身边,想要说话。林雨桐瞪了一眼,阿紫马上把要说的话吞了下去。

    萧峰自然是不会这个时候,离开耶律洪基的。他看着林雨桐,就道:“妹子,你带着阿朱和阿紫先避一避。我……”

    “大哥去吧,我们这里不用担心。”林雨桐知道结果,不想干预,也干预不了。

    阿朱担忧的看着萧峰骑马而去的背影,有些神思不属。

    等众人走了,林雨桐才教导阿紫:“说话要有分寸,不是什么话都可以随便说的。”

    “姐姐知道我要说什么?我怎么就没分寸了。”阿紫不服气的道。

    “你要说什么,要说叫大辽的皇帝给大哥一个官做,是也不是?”林雨桐问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阿紫紧张的问道。

    “你那点花花肠子,给我尽早的收起来。”林雨桐白了阿紫一眼,道:“世上从来就没有白来的好处。给你多大的官,就得要你付出多大的代价。再说了,众目睽睽之下,就伸手要官。你叫这大殿里大臣怎么想。你以为当官就是过家家吗?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大辽的皇帝叫大哥领兵侵宋,到时候是去还是不去。你说!”

    阿紫瘪了瘪嘴,道:“以后不会了,你凶什么嘛!”

    “姐姐,阿紫还小,慢慢的教就好了。”阿朱低声劝解道。

    林雨桐还没有说话。阿紫就‘哼’了一声,“不要你……”说到一半,被林雨桐一瞪,就成了嘀咕声,“假好心!”

    外面的杀伐声阵阵传来,阿朱也没心思管阿紫说什么。只道:“刀剑无眼,千万别出事才好啊。”

    这场叛乱以萧峰于乱军中擒住叛乱的皇太叔而告终。可以说是来势汹汹,去的也颇有戏剧性。

    而萧峰在此次叛乱中,也立下了不世之功。马上被耶律洪基封为南院大王。叛乱刚平定,人心不稳的时候,萧峰的存在本就有震慑的效果。萧峰也知道耶律洪基的心思,这个官是想推暂时也推不了的。

    酒宴上,耶律洪基提起了南下的事,“……好兄弟,你以为如何?”

    萧峰心里一惊,就道:“陛下,如今人心思安,此时南下,只怕不妥。”

    “这话也对。”耶律洪基哈哈一笑,“时机尚未成熟,是得多做谋划。”

    萧峰心里却烦恼了起来,这南下之事,自然是万万不能的。

    阿紫吃惊的看了林雨桐一眼,果然叫姐姐给料到了。辽国的皇帝还是想南下的。

    林雨桐没有跟随萧峰去上京的王府,而是提出了告辞。阿紫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

    两人骑在马上,看着碧草连天的草原,还有分布在草原上如云朵一般的羊群,萧峰不由的问道:“妹子,非走不可吗?”

    “聚散本是常事,大哥不必如此。”林雨桐看着萧峰,笑道。

    萧峰一叹,道:“自从跟妹子认识,都是妹子在帮我。而我这做大哥的,却什么也没为你做过。本想着,此次跟你一道回中原,不想身上却有了这样一道枷锁,脱不开身了。反倒不如游荡于江湖,潇洒自在。”语气里多了许多的怅然。

    林雨桐知道他为耶律洪基的打算烦难,自己心里倒是有主意。只是如今时机尚不成熟,倒不好说什么。就劝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大哥当放开胸怀才好。”

    萧峰看着林雨桐要说什么,但到底什么也没说。

    第二日,林雨桐就带着阿紫,告别了萧峰和阿朱,踏上了南归之路。

    “兄弟,不是哥哥说你,怎么叫林姑娘走了呢。你们不是……”喝酒的时候,耶律洪基问萧峰道。

    萧峰笑道:“我那妹子,虽是女儿家,但也天上的鹰,等闲可成不了家里的雀儿。”

    “我瞧着,那姑娘对兄弟你很有几分情谊。要不然,不会多方的维护你。”耶律洪基笑道。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了<div class="contads r">。萧峰自己倒是没看出什么来。就道:“大哥说笑了。我一个契丹的糙汉子。哪里配得上……”

    “兄弟是一等一的好汉子,大英雄。这英雄难过美人关,可这美人也爱英雄不是么。”耶律洪基说着就哈哈笑了起来。

    萧峰一怔,只哈哈过去就罢了。

    回到府里,阿朱坐在灯下等着他。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不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阿朱的心思他如何不明白。可总觉得两人之间少了点什么。

    林雨桐是个什么意思,他也猜不出来。又觉得两人之间隔着点什么。

    反正,他也不是一个为了儿女之情,就牵绊不前的人。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该明白的时候,也就明白了。

    萧峰和阿朱的日子过得平静如水。可林雨桐和阿紫的归途,却诸多的波折。

    一进雁门关,兜头而来的就是叶二娘。

    “哼!你承诺的三月之期早就过了。如今还有什么话说。”叶二娘伸手攻了过来,“欺骗老娘的滋味,今儿要叫你尝尝。”

    林雨桐带着阿紫一躲,就道:“如果二十七个戒点香疤也是欺骗的话,那你就当欺骗吧。”

    叶二娘顿时就顿住了,“你……你……你当真知道……”

    “我因事耽搁了。是我失了约。”林雨桐皱眉道:“但我得知道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干恶事,否则……”

    “怎样?”叶二娘向前了两步,道:“告诉我……他……他在哪?”

    “与他的父亲可日日相见,但却相见不相识。”林雨桐又透露了一点。说完就道:“叶二娘,你当初给你儿子烫香疤的时候,他疼么?他哭了么?你就是那么爱你的儿子的!”

    “我……我……”叶二娘一愣,仿佛又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二十七个香疤,就是用燃烧的香头烫二十七下。”林雨桐看着叶二娘,嘲讽的道:“为了纪念一个男人,你在你孩子身上用了酷刑。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皮肤一定很嫩吧。你是有什么脸面做人家的娘。对自己的儿子都下得了手,难怪能下手杀别人的孩子。你还有什么脸面找你的儿子。你的儿子从小被佛门教化,连踩死一只蚂蚁都都会觉得是罪孽。那么你这满身的罪孽,该有谁来承担呢。你儿子会因为你坠入额鼻地狱的。你还期待他认你不成。”

    “我……我……我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叶二娘看着自己的双手。是啊,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对自己的孩子下得了手。

    “你要去找他吗?要去认他吗?要让世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恶人娘和……”林雨桐恶劣的一笑,低声道,“和尚爹吗?”

    “不!不要……”叶二娘面色一变,恶狠狠的道:“如果你死了,就没人知道这些事了。我偷偷的去找我儿子……”

    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黄烟弥漫,她赶紧跃起。

    原来是阿紫用□□偷袭。林雨桐趁着她躲闪,先是用□□、射了过去,趁她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拍了一掌,手搭在叶二娘的肩头,一股磅礴的内力瞬间就涌了过来。

    “阿紫,护法。”林雨桐盘膝坐下,道。

    阿紫看着叶二娘一会子就软了,还以为林雨桐会丁老怪的化功*呢。顿时就兴奋了起来。赶紧应了下来。

    趁着林雨桐打坐的时间,阿紫将身上的□□往叶二娘身上一一试了一遍。

    等林雨桐将内力都归于丹田,才问阿紫,“你将她怎么了。”

    “下了点药啊。”阿紫心虚的不敢看林雨桐。

    “什么药?”林雨桐问道。

    “就是让她的身上慢慢的溃烂啊,怎么治都好不了。除非把一层皮削掉。”阿紫小声说了,见林雨桐还看着她,就又道:“她嗓子坏了,不能说话了,就不会有人知道姐姐出手化了她的功夫了。”说完又道:“我怕她会写字,就给她下了叫人神志不清的药。这药我是从丁老怪那里偷来的。没有解药,她这一辈子都好不了了。而且,又是被废了内力,又是中毒,其他人只会以为是丁老怪干的。跟咱们无关啊!”

    林雨桐一愣,再低头一看。别说,还真能嫁祸给丁春秋。

    她咳嗽一声,就道:“这叶二娘杀了不少无辜的婴孩,你这手段,我也不说什么了。对别人,可不准随便用。”

    阿紫嘻嘻一笑,“我知道了。”

    两人迅速清理了现场,赶紧离开了。

    “姐姐,你也教我化功*吧。”阿紫小声道。

    “这不是化功*。这是北冥神功。丁春秋那是只学了一半的,弄得不伦不类。”林雨桐解释道。

    化功*只是废掉别人的内力,却把这内力当做废弃之物给丢了。却不知,这才是珍宝。北冥神功就是将这内力化为己用。

    阿紫不管那是化功*还是北冥神功,对她来说,那都无所谓。只要厉害就行。

    林雨桐没拒绝,只道:“等稳定下来再说吧。”关键是性子稳下来。别为了自己提升内力,就谁的内力都敢吸。

    “好!”阿紫欢喜的应了下来。还是有姐姐好啊,只要乖乖的,要什么给什么。哪里像是在星宿派,要不是自己会拍马屁,早都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又过了两日,姐妹俩在一处镇子上打尖。刚要了饭菜,突的进来十几个人。

    “小师妹!”进来的人中,当先的人就喊了一声。

    阿紫浑身就绷紧了,“大师兄。”说着她呵呵一笑,就道:“没想到在这里能碰见大师兄,真是缘分啊。”

    “几天不见,小师妹倒客气起来了。这么多人找你,也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怎么,如今肯跟我回去见师父她老人家了吧。”那青年脸上笑着,眼里却透着冷意。

    “师父她老人家想我了吗?”阿紫乖巧的笑笑,“我也想她老人家了,不仅想师父,还想师兄们了。对了,多日不见师兄,没想到师兄的本事越发的厉害了。我看跟师父也相差不远了。前几天,我还看见那恶人叶二娘,中的正是本门的毒啊。师兄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那青年一愣,然后就道:“知道就好。知道就乖乖的把从师父那里偷来的东西拿出来。”他不知道叶二娘中毒的事,但是不妨碍他认下来。江湖人成名的办法,无非是把某个了不得的人物打败了,打死了。这叶二娘乃是西夏一品堂的高手,成名多年。能打败她,本就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东西?什么东西?”阿紫身子一转,就站起身来。

    林雨桐却觉得她的手在桌子下面做了什么。等阿紫站起来,她伸手一摸,是个小布包挂在楔子上。她瞬间就收到了空间。

    要是没猜错,这就该是神木王鼎吧。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82章 天龙(11))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