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16章 清穿故事(25)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16章 清穿故事(25)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08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16章 清穿故事(25))的详细阅读内容

    清穿故事(25)

    那哥三屁股还没暖热呢,转脸就被老爷子撵回去了。找谁说理去?

    要论起这天下狠心的爹,除了这个,再找不出第二个来。

    十四爷身上不知道长了多少痱子,浑身痒的恨不能揭下一层皮来,想找太医弄点药,抹一抹,可也不敢啊。皇上叫你来,你一来就不舒坦,这是真不舒坦,还是跟皇上心里不舒坦呢?

    才泡在水里纾解一下,那边就有旨意,叫他们回京。

    这大热天的!遛狗都得挑时辰吧。不管这心里有多少怨念,赶紧麻溜的又准备着赶路。

    等到了京城,三人不光是瘦了一圈,而且还黑了不少。回了府里就病了。连太医都不敢叫,只找了外面的大夫给瞧了瞧。

    本来还有点嫉妒这哥三的兄弟们也消停了。真的就是去挨了一顿骂,那也没什么好羡慕的。

    被皇上这一打岔,京城彻底的安静下来了。

    林雨桐听说八爷将这个王氏一直晾着呢,还没圆房。估计是有点闹心了。

    可能在宫里的孩子,隐隐约约的也听到了大人们之间的传闻。弘晖这次回府以后,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连弘昀也怯怯的。

    今儿四爷忙着呢,在前院的书房不知道见什么人。好似武举在十月份,四爷也开始安排自己的门人,想通过武举,争取一个出身。

    林雨桐知道他忙,吃饭的时候,只打发人给他送去,却留了两个孩子下来用饭。

    吃完饭,弘昀先告退了。林雨桐也没多想,就留弘晖下来,母子俩说一会子话。

    弘晖看着林雨桐道,“额娘,你别瞒着,是不是阿玛打你了?”

    “没有啊。”林雨桐赶紧澄清道,“是谁嚼舌根的?没有的事。你阿玛怎么会动手打人呢?”

    弘晖的眼圈都红了,“您别瞒着,听说太后她老人家都动怒了。”宫里还有说的更难听的呢?像是他这样的嫡子并不多,弘昱算一个,弘晟算一个,再加上自己。剩下都是庶子。但弘昱是例外,因为那天王伯没去八叔府里。就剩下自己跟弘晟两个,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里看他们几个的笑话。笑话就笑话吧,这也没关系,要真是阿玛打了额娘,他一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对弘昀挤眉弄眼,好似这样弘昀就能扬眉吐气一般。闹得他心里就不免泛起了恶心。真是够够的。

    林雨桐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赶紧将伺候的人都打发了,才低声对弘晖道,“不是你知道的那个样子的。不是你叔叔们打你婶子们,而是你婶子们喝醉了,打了你叔叔们一顿。他们要面子,不敢说。”

    弘晖先是愕然,再是不信,“额娘,你不用这么替阿玛瞒着,还想着哄骗儿子。”

    林雨桐心道,四爷身上这锅,怎么还去不掉了呢。

    “真的!”林雨桐又详细的跟弘晖说当时的情形,说着就忍不住笑。

    弘晖觉得十分的荒诞,但见额娘乐成这个样子,就不由信了七八分。“您不会也打阿玛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林雨桐赶紧撇清。事实上,她也不敢。这人太记仇,就算在床上这么玩,他找到机会也会找补回来。她不会上赶着作死。

    弘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甚至还有一点失望?

    林雨桐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额娘忙吧。儿子回去洗漱一下。”弘晖说着,就起身快速的窜了。

    林雨桐愣了半天,才想到这小子不会是急着回去在自己屋里偷笑吧。

    此刻的四爷,看着弘昀忐忑又有点倔强的眼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放心,阿玛没对你嫡额娘动手。”四爷耐心的道。

    弘昀不太相信的看了四爷一眼,“嫡额娘其实挺好的。对儿子好,对姐姐和弟弟都好。儿子在家里,跟弘昇弘曙他们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四爷心里顿时就酸酸的软软的,笑道:“你嫡额娘喝多了,阿玛就把她先带回家了。没功夫管你那些叔叔们,才叫人通知你王伯的。阿玛真没跟你嫡额娘动手。”

    好容易将弘昀打发回去了。四爷也没心情干别的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被孩子知道呢?

    看来这下面伺候的人也该敲打敲打了。

    本来想直接去安抚一下弘晖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挺尴尬的。想来福晋已经处理好了吧。

    四爷回来,先问道:“弘晖呢?”

    “回自己院子去了。”林雨桐接话道。

    四爷见弘昭已经睡下了,就小声问道,“就没问你什么?”

    “问了<div class="contads r">。我已经说清楚了。”林雨桐轻描淡写的道。绝不能叫他知道自己将实情跟孩子说了。

    “刚才弘昀去找爷了。”四爷看着林雨桐的眼神灼灼的。“孩子心里有你这个嫡额娘。你也没白疼他一场。”

    林雨桐诧异了一瞬,就先笑了,“都是好孩子。”人心换人心,尽力而已。

    随着弘昭会叫阿玛和额娘,天气一天一天凉了下来。直到九月中旬,皇上的圣驾才回京。

    林雨桐估计,要不是十月要武举殿试,这位还不想回来呢。

    十月到了,颁金节也就到了。

    颁金节是十月十三,相当于国庆。尽管弘昭已经满一周岁了,但是林雨桐还是没带他进宫。孩子吃喝拉撒睡,麻烦着呢。只要不是自己家,在哪都不方便。尤其是好日子,不该哭的时候怕他哭,不该笑的时候怕他笑。所以,不到差不多懂事,一般是不会把孩子往宫里带的。

    德妃见了林雨桐问了又问关于弘昭的事,想来心里还是有些惦记的。

    完颜氏经过上次的事情,跟林雨桐的感情亲近了许多。以前十四福晋觉得,四嫂这人挺没劲的。就是太能装了。那贤惠的劲头,跟用尺子衡量过的一样。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叫人看了觉得假的冒泡,但又说不出一点不对来。如今看着,才瞧着像个活人了。

    “四哥回去没恼您吧?”完颜氏趁着德妃跟十三福晋说话,赶紧问了一声。这几个月都自觉的禁足在府里,没敢出过门。如今才能互通有无。

    林雨桐笑道:“那是人家亲弟弟,能不恼吗?十四弟就是不好,只有他这个哥哥教训的份,哪里能看着咱们欺负。没少给我脸子看。”

    人家再怎么吵架,还是两口子。亲疏远近在这摆着呢。可不敢信口开河。这话叫老十四听了,心里应该会舒坦一点吧。

    十四福晋倒是没怀疑林雨桐的话,爱新觉罗家的男人,都有这毛病。

    她呵呵一笑道:“倒是为我出气,连累嫂子了。”

    林雨桐就道:“如今怎样,不会还在置气吧。”

    十四福晋嘴角一撇就道:“四嫂,我跟你说实话,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啊,就是不能惯着。收拾了一顿,他知道我不好惹,反而不敢惹我了。逢五逢十,就是天塌下来,他也得乖乖的回我屋里睡。至于后院的那些,这个头疼了,那个孩子又咳嗽了。他再是不敢起身就走的。后院的事,也再不敢插手了。”说着,她就叹了一声,“这样也就行了。连乡下的土财主都纳几房小妾呢。更何况他们。”

    林雨桐点点头,只要你觉得好就好吧。她道:“如今年轻,许是再年长几岁就好了。”

    那边的十三福晋就道:“好什么啊。大嫂子早两年跟直郡王关系多好啊。如今,大嫂子身子越发的不好了,直郡王那小妾一个接一个的有喜。虽说,是大嫂子伺候不了的缘故,可这心里多堵得慌啊。”

    直郡王今年三十四了,在这个年代就不算年纪轻了。这样的认知,叫林雨桐囧了一瞬。

    三十四,真是正当年啊。

    可大部分人都认为,男人还罢了,尤其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就算是老了。不适合伺候男人了,该给男人纳妾了。

    林雨桐对着这样的事情,只想给两个字——扯淡!

    十四福晋就跟着点头,“所以才说,要赶紧生下儿子才好。儿子可比男人可靠多了。”

    这也是无奈的想法罢了。儿子大了,有了妻儿,也就没想象额那般贴心了。要不然,这婆媳关系不睦,都是从哪来的。

    都说,女人该为自己活,可这何其艰难呢。在现代都不容易,何况是在皇权至上,男权至上的现在。

    这些福晋哪个不是好的?不是好的,也选不进皇家。她不由为这些女子叹一声。都不容易。

    妯娌三个凑在一堆,叽叽咕咕的说着她们的私房话,显得十分亲密。

    那边的德妃跟几个小贵人说着话,不时的就扭头看她们一眼。那些小贵人都是有眼色的人,知道这是娘娘要跟几位福晋说私房话。也不敢打扰,奉承了几句,就都起身告辞了。德妃总算清闲袭来了,才开口问林雨桐三人道:“瞧你们处的跟亲姐妹似得,都说什么呢?”

    说怎么回家整治您儿子?这话当然不能说了。尤其是不能对人家的亲娘说。

    林雨桐就笑道:“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咱们女人家在一块,除了自家的爷们,再就是说说孩子。整天就围着爷们和孩子转了,别的咱们也说不出个三四五六来。外面的事,咱们就更不懂。”

    十四福晋在心里为林雨桐点了个赞,明明刚才还嘀咕着怎么收拾人家儿子呢,这会子话音一转就马上开始表功了。可这话也不算是假话,他们几个刚才确实是说男人和孩子来着。四嫂的脑子是够好使的,叫人不服不行。什么事到了她嘴里一转,事虽然听着还是那个事,味道却明显变了。

    德妃就笑道:“你们都是好的。我瞧着老四今年脸色像是更好了些。也没听见说请过太医。这两年夏天,尤其明显。他不耐热,往年哪一年能不闹几回中暑?但这两年就没有。这都是你照顾的好的缘故。可见,你伺候的用了心思。”

    这个功劳,林雨桐领的一点也不心虚。确实为调理这位爷的身体,自己费了老鼻子劲了。再说,他那不是怕热。叫林雨桐说,他大概是最不怕热的人。要不然能里三层外三层的穿吗?谁大暑天的穿好几层衣服都得中暑。

    但这话她不会说,只笑道:“额娘真是过奖了。”

    说笑了一会子,时辰到了就起身,该去慈宁宫了。举行完仪式,剩下的就是宴会。林雨桐随着大溜走。

    前面的男人都已经喝起了酒。弘晖和弘昀如今也跟着在前面。皇三代们凑做一堆,掷骰子的掷骰子,赌牌九的赌牌九。偶尔还能偷了大人桌上的酒,小小的抿一口。

    康熙帝坐在上位,手里端着酒杯,看着老十跟老十四扭作一堆。旁边围着一堆凑热闹叫好的,还有趁机下注的。好不热闹。

    “老四啊,老十四不错啊。”三爷抬抬下巴,示意四爷也抬头看一眼。

    四爷呵呵一笑,“弟弟们长大了。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人也稳重了,可不是越来越不错了嘛。”

    “可惜咱们那会子,就跟着太子学。倒是后面这几个小的,跟着直郡王学,弓马骑射,不是咱们能比的。”三爷酸溜溜的道。

    四爷又是一笑道:“三哥是没在弓马骑射上下功夫,弟弟不一样,弟弟是真不擅长。”

    对老四的话,三爷还是信的。就他那龟毛性子,不做到最好那就是绝不肯罢休的。没学好,不是他不努力,确实是他不擅长。

    “但我听我们家弘晟说,弘晖那小子,马上的功夫可不错。”三爷有些羡慕的道。谁叫自家那兔崽子受不得一点罪呢。叫他好好练练,就哭爹喊娘的。也不知道人家的孩子是怎么教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16章 清穿故事(25))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