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36章 清穿故事(45)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36章 清穿故事(45)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12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36章 清穿故事(45)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清穿故事(45)

    康熙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你也觉得朕是个无情之人?”

    四爷一愣,怎么也没想到皇上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抬起头,声音尽量平缓的道:“儿子也是做了阿玛的人了。对弘晖,儿子寄予厚望。恨不能把自己有的,都给他。儿子盼着弘晖出息,他是嫡子,应该出息。儿子也盼着弘昀能好好的听弘晖的话,永远像是他们小的时候一样,相互信任,相互陪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算计,相互扶持的走下去。可是,儿子也知道,这都是儿子的一厢情愿和痴心妄想罢了。他们终会长大,会成家立业,会有自己的妻子儿女,会跟许多人一样,汲汲营营,计算多寡。只要想到这些,儿子整晚整晚的都不能安枕。儿子就想着,怎么安置他们才好。儿子虽然看中弘晖,但也费尽心力的再给其他几个儿子想出路。这种时候,儿子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手心手背都是肉。不敢伤的是手心还是手背,其实最疼的反倒是儿子这个做阿玛的。儿子想叫他们一辈子相亲相爱,一辈子都不会起嫌隙冲突。可万一将来真有那么一天,说实话,儿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像是皇上现在一样,将太子那样放着,却不敢去碰触。因为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置这些儿子,才能叫他们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

    四爷没说皇上是不是无情,只从一个父亲的角度去看这件事,告诉他,他懂得这份为难。

    “你去吧。先去把你二哥送回宫,再将老十三送回府里。叫他没事就在府里先待着吧。”康熙说完,就闭了眼睛。

    四爷愣了一瞬,才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个头,退了出去。

    等四爷出去了,康熙才道:“出来吧。”

    就见张廷玉从屏风后绕了出来。

    “衡臣,你怎么看朕这个儿子。”康熙出言问道。

    张廷玉垂下眼睑,低声道:“四爷尚有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吗?

    康熙不置可否。只转移话题道:“废太子的事,是朕一意孤行,乾坤独断。朕见你近日总是欲言又止,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如今就咱们君臣二人,什么事是说不得的?”

    张廷玉这才跪下,沉声道:“皇上赎罪,臣是担心,这东宫无主,会惹来萧墙之乱,夺嫡之争啊。”

    康熙瞬间睁开眼睛,“此事朕心里自有计较。”

    四爷出了宫,就有御前侍卫统领图克什在外等着,“奴才等奉旨听从四爷调遣。”

    “那就走吧。”四爷说着,就上了马车。

    养蜂夹道是一条不起眼的胡同的名字,胡同里面有一个三进的大宅子。

    隆科多没想到昨儿刚告诉了四爷十三爷在这里,四爷今儿就明目张胆的来了。

    图克什是御前侍卫统领,还真不一定给隆科多面子,公事公办的给他看了令牌,就要进去。“奉旨,将人带走。”

    隆科多对四爷的能量,再一次有了认识。这人不仅来了,还请了圣旨来,要将人带走。

    在人前,他不会表现的跟四爷有多亲近。只赶紧应了一声,就将门给打开了。

    “十三爷在这边。”隆科多带路,就要朝西边拐过去。

    四爷停下脚步,“先总另一个人回去,然后,爷再来带老十三。劳烦舅舅一会子去说一声,叫他略等一等吧。”

    隆科多一惊,另一个可就是废太子了。

    四爷竟然能在皇上跟前给废太子求下人情来。

    隆科多的腰又弯了几分,“您跟奴才往这边走。”

    阴暗的屋子,破碎的窗户纸,没有床,只有墙角的一堆稻草。地上放着几个没收拾的碗筷。碗里半碗粥已经冻成了冰坨。

    太子就那么靠在墙角,神色恬淡。听见人来了,才睁开眼睛。

    四爷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二哥……”说着,就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太子围在身上。

    “老四,是你来了。”太子还是那样笑。淡的几乎寻不到踪迹。

    四爷点点头,伸手抹了一把脸,回头呵斥道:“火盆,热水,伺候……二爷梳洗。”又扭头看苏培盛,“你回去找福晋,带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

    太子摇摇头,“不用费这个劲。”

    四爷只不说话。将火盆往太子身边推。

    林雨桐知道四爷的用意,赶紧找了四爷没上过身的衣服出来,想到还有十三,就带了两套。又添了一件熊皮的大氅,一件貂皮的大氅。再赶紧的收拾了两个食盒出来,叫苏培盛一并带了过去。

    太子比起四爷,稍显瘦一些。衣服穿在身上,还有些晃荡。等梳洗完了,吃了一顿热饭,才又觉得活得像个人了。

    “老四,这是要去哪?”太子看着四爷含笑问道。

    “皇阿玛的意思,先回宫。”四爷低声道。

    太子就一叹,“那就走吧。”没有皇上的圣旨,连死都死不成的。

    他要是死了,毓庆宫上上下下的女人孩子就真的没活路了。

    快要踏出去的那一瞬,太子看了四爷一眼,就低声道:“老四,你说,你二哥我是不是还有再回来这里的一天。”

    四爷没法回答。他也不知道皇上下一步会干什么。

    看着马车离开,隆科多赶紧就往院子里跑。送走了一个祖宗,这里面还有一个祖宗呢。

    十三爷躺在稻草上,腿疼的几乎抽去他所有的力气。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透着急切与轻快,十三爷心想,这该不是坏事。

    皇阿玛不会杀了儿子,其实也没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况了。

    隆科多进来,十三睁开眼睛,脸上挂着笑意,“原来是舅舅啊。怎么有空过来?”

    “呵呵……”隆科多干笑一声。这些个皇子阿哥都精的跟鬼似得。自己还没说话呢,人家就已经意识到事情有了转机,马上说话就带了刺。

    没办法,这些都是祖宗嗳。

    他马上赔笑道:“十三爷,您这是折煞了奴才了。昨儿可是奴才亲自去见了四爷,告诉四爷您在这里。四爷问您过的好不好,奴才也都照实说了。要不然,四爷也不能今儿就去请了旨……”

    “四哥去请旨了?”十三爷艰难的坐起来,问道。

    隆科多马上竖起大拇指,“要不说四爷是这个呢。仁义!”说着,他才低声道:“四爷如今带着东边那一位回宫了。说是让您稍等,一会子就来送您回府。饭菜,衣裳都已经给您带来了。您看看,咱们……先拾掇拾掇。”

    原来是四哥去进宫求情了。这得冒着多大的风险,十三爷心里知道。

    这个情分,他老十三记住了。

    苏培盛没跟着四爷走,就是留下来伺候十三爷的。

    这会子见佟三爷说话告一段落了,这才上前,“十三爷,咱们先去暖和暖和。”

    说着,就上前,要扶十三爷起来。近前才发现十三爷的腿都已经僵的不能动。挪动的时候,膝盖都是不打弯的。

    天啊!这病的不轻。

    苏培盛脸色都变了,赶紧对隆科多道:“麻烦佟三爷叫两个人来,十三爷这腿,只怕……”

    隆科多的心咯噔一下,真要是在自己手里出了岔子,那可就真坏事了。

    连忙叫了人,将人抬到前面。

    十三爷疼的脸都变了颜色,几人也不敢冒失的给他梳洗。

    四爷来的时候,就见十三躺在破门版上,边上有火盆,身上没清洗,只盖着从家里拿来的熊皮的大氅。

    苏培盛迎上去,小声的将十三爷的情况说了。

    四爷当即就变了脸色。一个健步过去,先去看老十三的腿,“十三,四爷来晚了。”

    十三爷睁开眼,摇摇头。眼泪就下来了,拉着四爷的手呜呜的哭。

    四爷吩咐苏培盛,“你回去,叫苏大夫马上去你们十三爷的府里。再问问福晋,爷上次驱寒用的泡澡的药,还有没有?要有,马上取了送过去。要没有,马上配出来。”

    苏培盛赶紧应了一声,转身就跑。

    十三这腿是八成是冻着了。

    到了马车上,四爷才道:“皇阿玛的意思,先叫你在府里待着。”

    十三爷点点头,这比之前的处境好多了。他跟太子绑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有必要淡出人们的视线,等太子真的成了废太子,成了过去,慢慢的没人关注了,他才不会变的显眼。

    四爷见他明白,就道:“这样对你也好。只怕往后,有的乱呢。至少你不用掺和到乱七八糟的事情里。”

    这也是实话。

    十三有些歉疚的道:“只可惜,弟弟不能帮四哥什么?”

    四爷拍了拍十三爷的肩膀,“咱们来日方长。慢慢来吧。你先在府里好好的将养身体。这腿想去根,只怕也不是短时间的问题。”

    而且,还不能给他明目张胆的请太医看诊。

    十三爷再次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脸色憔悴的兆佳氏。

    “爷……你可算是回来了。”兆佳氏眼泪滴答滴答的掉,没人能知道这些日子她过得是怎样的提心吊胆的日子。

    十三爷轻轻一笑,“哭什么,爷这不是没事吗?以后再不出去了,只在府里陪着你总成了吧。”

    兆佳氏何尝不知道十三爷这话的意思,这是说,往后大概就算是在府里这么过了,暂时出不去。但即便是这样,她也说不出的满足,这个人只要在,她的心就是安稳的。

    废太子回宫,这件事就是天大的事。

    而四爷为太子和十三阿哥求情的事,也马上就传了出去。

    直郡王当即面色一变,就打马往皇宫而去。老四,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件事要是跟胤礽没关系,你将大哥脖子上的脑袋拧下来。

    胤礽这个混账,在背后操纵一些,他有什么脸面回到紫禁城。

    自己这半辈子,全都陪着他耗了。有了太子在,皇阿玛才塑造出了他这直郡王。他真的烦了,腻了。他可怜胤礽,也可怜自己。他不敢恨皇阿玛,只能恨跟他一样可怜的胤礽。

    “皇阿玛,儿子不明白,您为什么还要叫胤礽那个畜生回宫?”直郡王跪在皇上的跟前,眼里透着茫然。

    康熙看着这个长子,“那你希望朕怎么做?朕应该怎么做?他跟你一样,都是朕的儿子,是朕看着你们牙牙学语,教你们读书识字,骑马射箭。你觉得朕该怎么对待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

    直郡王想起年幼的时候,皇阿玛总是有好东西先紧着胤礽,哪怕是写字,胤礽也是坐在皇阿玛的怀里。那时候,他有多羡慕这个太子弟弟,他以为人过了半辈子,早就该遗忘了,没想到如今再想起来,恍若昨昔。

    “胤礽,他该死,,他不配皇阿玛的宠爱。”直郡王咬牙切齿的道。

    直郡王杀气腾腾的声音,叫外面的人心里一惊。

    外面几个皇子都到了。听说太子回宫了,又知道直郡王第一时间进了宫,因此,谁也不敢耽搁。四爷从十三府里回来复命,见到这么多兄弟等在外面还诧异了一瞬。别人看四爷的眼神还有些克制,只十四看四爷的眼神,就像是看二傻子。大家费心费力的将太子拉下来了,你做什么好人,跑过去扶废太子一把,这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有对老十三,瞧着比对自己这个亲兄弟可好了太多了。真不知道换做自己倒霉,自家这亲哥会不会为了自己这般的费心劳力。啊呸!自己才不会倒霉了。

    三爷一直默默的站在外间,此时又听见直郡王说太子该死的话,不由的想起那天晚上,太子差点被直郡王给掐死。又想到老四能说动皇上接太子进宫,那么至少说明皇上的心里,还是向着太子的。他顿时就觉得,这好人不能叫老四一个人当了吧。不能大家都冷血,就老四你一个人仁义,是不是?

    于是毫不犹豫的跑了进去,“大哥!你又想做什么?二哥差点被你逼死,你还想怎样?还想逼迫皇阿玛不成。”

    外面的兄弟都愣住了。老三今儿吃错药了。胆子这么肥!

    他突然这么支持太子的态度是闹哪样啊。一时间,外面的人面面相觑,摸不透三爷的心思。

    这些兄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直郡王冲着老三道:“老三,你少在这里捡漏。想当好人,你还不够资格。”

    三爷也恼了,谁愿意别人将自己的小心思嚷的人尽皆知啊。“大哥,谁都有资格说二哥,就你没有。要不是你,二哥……都是大哥你逼的。”

    直郡王知道他这是说这些年自己跟太子较劲的事。可这事他娘的能赖他一个人吗?但他还真是无从辩驳,能说这都是皇阿玛的意思吗?他脸色铁青的道:“胤礽不合理法,狂悖疯癫,也是爷逼的?”

    “不是你逼的……那就是你……咒的!”三爷气虚的叫嚷,“对!就是大哥背地里咒的。”

    外面的兄弟差点都笑出来。三爷都几十岁的人了,吵架还是小时候那一套。从来没有有理有据的时候。

    直郡王差点气笑了,妈蛋的,又是这一招。讲不过道理,就开始信口开河,胡搅蛮缠。

    还不等他说话,就听上面的皇上面色复杂,声音冰冷的道:“三阿哥胤祉查直郡王魇镇废太子,朕念其父子之情,不欲置其罪。今令他回府思过,没有朕的许可,也别出来了。”

    直郡王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没明白?

    三爷也愣住了,谁说直郡王魇镇太子了?谁说的?他是这个意思吗?老四做好人就是忠义,自己做好人,怎么就背了这么一个黑锅呢?

    魇镇?这玩意傻子都知道是祸患。傻子都不会相信魇镇会有效。所以,只有傻子才会去干这样没谱的事。可直郡王的脑子不光正常,而且十分好使。要不然,不能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千岁啊。如今说他魇镇太子,而且导致太子行为时常。别逗了好吗?谁信?直郡王还没疯呢,干不出这事!

    汉武帝用魇镇的借口废了陈阿娇。

    史书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都是小时候,皇阿玛您讲给我们的。

    已经废了太子,直郡王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但是请您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好吗?

    三爷只觉得一口气别在胸口,张口结舌,不可置信的看着皇上,一句话却也说不出来。他捂住胸口,气血翻涌,眼前猛地一黑,就朝下面栽了下去。

    直郡王本来还愣着呢,突然看见老三的嘴角都有些歪了,然后就往下倒。他伸出手,先把人给接住了。这个弟弟胆小,有好处就往前面冲,有坏处就往一边躲。今儿想捡漏,没想到捡了个黑锅,给背在了身上。

    人家老四做好人,成了重情重义的典范。

    你老三做好人,却成了告密陷害的小人。只怕在史书上都得留一笔吧。

    直郡王突然觉得可笑又可悲。不过还好,背锅的不是自己一个人。

    他这个长子,老二那个太子,如今又添上了一个老三。

    他看着冲进来的已经傻掉的一众兄弟,然后将视线落在老四的身上,很想问一句,“下一个是你吗?老四。”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36章 清穿故事(45)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