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313章 那个年月(42)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313章 那个年月(42)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34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313章 那个年月(42)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年月42

    九月九日,伟人的离开,每个人的天yi下子就崩塌了。

    悲伤,迷茫,知不道将来的路在哪里。

    这yi年,真是苦难的yi年。

    整个连里,谁也没心思生产。

    林雨桐这边,三个孩子闹得人没有片刻的清闲。四爷除了要准备吃的,还要给孩子洗尿布。

    白天不能用尿不湿,所以,那尿布好像是怎么也洗不完yi样。刚给老大收拾好,老二又尿了。处理完了yi轮,就得抓紧时间洗。光是洗还不行,还得烘干。因为天yi直下雨,就只能在堂屋里晾着,以至于堂屋的火,二十四小时都不能熄。

    孩子们吃的都是奶,还得定时给喝水。尿的特别快,半个来小时就尿yi回。往往上yi轮的刚洗出来,下yi轮又尿湿了。

    程浩来串门,对四爷传授经验,“孩子尿的尿不脏,你别尿湿了就老是洗。反复用上几回再洗也行。”

    四爷笑了笑,表示知道了。但以前怎么干,还是怎么干。无法忍受孩子用脏的。现在这样,叫孩子用洗过的尿布,他心里都不得劲。难受着呢。

    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个特别有责任心的父亲。以前是,现在是。都在自己的能力下,想给他们最好的。他甚至专门想办法弄了两个新锅来。yi个锅给孩子们煮衣服。yi个锅给孩子煮尿布。洗过的尿布得煮yi遍。

    所以,林雨桐在炕上不停的给孩子们喂吃喂喝换尿布。四爷就在下面忙,从早到晚,就没有清闲的时候。

    正因为手把手的抚养,才叫他们发现了以前没有发现过的乐趣。

    比如,孩子会被自己放屁的声音吓醒,甚至吓哭。叫人看的忍俊不禁。

    这yi天,两人正说话。然后闺女咯咯咯的笑出声。孩子yi般会在两个来月的时候笑出声音来。两人当时听到声音,眼圈都红了。

    因为这些成长,在弘昭弘暄他们身上时,被他们这对父母错过了。往往过后,下面的人才会禀报。

    而此时,亲眼看着孩子的成长,这样感觉完全是不yi样的。

    天冷了,孩子们穿的厚,胳膊腿都不能自由。对于要翻身的三个月大的孩子来说,肯定是不舒服的。雨生的脾气很不好,稍不舒服,就哼哼个不停。

    “这不行,孩子捆着,能舒服啊?”四爷不叫给孩子穿的厚。

    林雨桐赶紧拦了,“这屋里的温度不行,着凉了更麻烦。”

    “咱们还是得尽快回京城。”四爷看着几个孩子,“回去看看有什么带暖气的房子。先暂时过度yi下。小院那边要想住人,还得重新整修。”

    林雨桐看着穿的跟棉花包似得孩子,也犯难。

    没有对比,就不觉得如何。在这里跟周围那些人的条件比起来,已经算是很好了。可要是跟弘昭他们比起来,那真是苦孩子。

    林雨桐也心疼啊。

    所以,四爷yi说,她就有些心动。

    但还是摇摇头,“不行!孩子小,光是路上就受不了。”从这里的火车站到哈尔滨,是货车,货车的车厢里闷yi晚上。只要yi想想,就叫人觉得胆寒。

    四爷yi叹,抱着雨生,“真是委屈咱们姑娘了。”

    等开始下冻雨,屋里更阴冷的时候,林雨桐只能将空间里准备的婴儿服拿出来,给外面缝yi层棉布,掩人耳目。这衣服轻薄,但是暖和。

    打倒了了bang,整个连队才猛地有了生气。锣鼓和唢呐声震天。

    好长时间都不见日头的天,竟然晴了。

    外面的太阳洒进屋里,三个孩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他们不能适应这样的光线。

    过了两天,连部叫四爷去接电话,电话是从北京打来的。

    四爷眼睛yi亮,“父亲的事有转机了。”

    说完,拿起外衣就走。

    连长指了指放在电话桌上的话筒,看着四爷就带着打量。这电话是军用的专线打进来的。

    四爷点点头,轻轻的喂了yi声。

    “印臻”电话里传来yi声熟悉的声音。

    四爷愣了yi瞬,才试探的问道:“父亲?”

    “是我!”印长天应了yi声。

    连长就看到四爷的眼圈红了。

    “父亲!”四爷急忙问道,“您现在问题”

    “相对自由了。”印长天的声音听不出什么起伏,“因为身体的原因,老领导特批,回来修养身体”

    四爷秒懂。就是问题虽然暂时没有解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工作。但是,已经以养病为借口,将人安置在了京城。

    这真是yi个好消息。

    就听印长天道:“我现在身体不好,zuzhi上考虑我的情况,特许子女能回来在身边照看。你尽快回来吧。带上桐桐。”

    四爷心里yi喜又yi忧,“父亲,我暂时回不去。”

    “怎么?有困难?”印长天在电话里急切的问道。他也希望能为孩子做点什么。“手续的事情,你不用管。人先回来就好。”

    “父亲,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你有孙子了,唐山地震当晚,桐桐生产,yi女二男。三个孩子”四爷话还没说完,印长天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三个?”

    “是,父亲。”四爷知道印长天担心什么,“孩子很健康,父亲放心。”

    “那也不能大意啊。你们就是年轻”印长天的声音洪亮的震的人耳朵疼。

    四爷心道,刚才还装病,这会子这声音能是病了吗?

    “你们必须回来,马上回来,这里有最好的医生,不好好检查不行。”印长天在那边将桌子拍了震天响,“你马上收拾东西,明天就有人接你们。”

    四爷还没说话,那边的电话就挂了。

    四爷拿着电话愣了半天,其实是松了yi口气的。还能叫人来接他们,就证明自由相对还不低。

    声音那么大,连长哪里听不见?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点了点四爷,“行啊,你小子。藏得够深啊。”

    四爷笑道:“我大概得走了。以后常联系。有什么事,我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知道你小子有情义。去吧。”连长拍了拍四爷的肩膀,“走的事,先别声张,也别告别。悄悄地,要不然,这伙子知青怕是心里该乱了。”

    四爷点头,表示知道。

    林雨桐听说后,才算真的松了yi口气。可算是心想事成了。孩子也不必受罪了。

    第二天,天不亮,林雨桐就起来收拾东西,包里塞了两人的衣物,孩子用的东西也整理三大包。剩下的大部分都收进空间里了。

    但要是不剩下点什么,人家见自己没带多少行礼,还不怀疑啊。

    于是四爷半夜里,将粮食,锅碗瓢盆等东西,都放在各家的门口。还有那天脱了衣服包裹孩子的人,又都放了布匹。最后,把被子用塑料纸包了,放在了白晓梅家门前。

    天还不亮,连门口停了两辆吉普。印薇和郭永红也从车上下来。

    谁都没有惊动人,四爷将两人带到屋里。印薇见到三个孩子就喜欢的不得了,拉着林雨桐只说辛苦了。

    “走吧。”郭永红将背包递给外面的两个司机。就低声来催促。

    两口子和印薇这才抱起还在熟睡的孩子,慢慢的离开了这个家。

    yi辆车上坐人,yi辆车拉行李。印薇和郭永红两口子的行礼都不少。

    连长了指导员就站在车子边上,送他们上了车,才挥手告别。

    林雨桐隔着车窗,看着寒夜中慢慢远去的景物。不由的视线有些模糊。

    这里的人,这里的物,她会永远铭记。

    车子在县城停留了十几分钟,跟王叔告别。另外王叔也有东西要捎给徐老爷子。

    因为有孩子在,也没有多说。反正联系起来,也不算多难。对于两方来说,打电话都不是难事。

    坐车的时候,林雨桐坐在后座的中间,印薇和四爷坐在两侧。这是为了喂孩子方便。郭永红坐在前面,也不影响什么。

    因为孩子还在睡觉,车里很安静。但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平静。

    人生仿佛要在这里走上yi个拐点,谁也不知道会通向哪里。

    车并不是驶向城市,等林雨桐明白过来,才发现,这大概是g机场。

    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吵醒了孩子。飞机上,已经坐着几个衣衫看起来并不鲜亮的老者。

    林雨桐猜测,大概他们跟印长天yi样,也是被接回京城修养身体的。

    孩子哭闹不休,林雨桐连坐这个时代的飞机害怕的心理都没有了。

    飞机上有热水,冲了奶粉给三个祖宗喝。

    反正给孩子换了三轮尿布,飞机降落了。应该是两个多小时吧。

    等再次坐上小吉普,到达yi处不大的四合院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

    大人饿的前心贴后背,但孩子却还睡的香甜。

    四合院的门口,还有两个持枪的警卫。看来自由还真是有限的。

    进了门,印长天就正在正屋门口的台阶上。里面是灰色的毛衣,外面披着军大衣。

    “父亲。”四爷喊了yi声。

    印薇哭的不能自已,“爸爸。”

    印长天将两人看了yi遍,才赶紧道:“将孩子抱紧厢房,都收拾好了。”

    果然是收拾好了。屋里有暖气。温度还不低。

    林雨桐将孩子放在床上,yiyi脱去外面的厚衣服。

    印长天看见小孙子跃跃欲试的小雀雀,知道这是要尿了,就伸手逗了逗。

    夜生不舒服的yi动,然后yi股子水柱就冲了出来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313章 那个年月(42)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