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414章 那个年月(144)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414章 那个年月(144)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49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414章 那个年月(144)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年月yi44

    林雨桐就看向四爷,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腿,叫她稍安勿躁。不管这戏怎么往下唱,他们都不掺和。

    就见赵三海的眼里闪过yi丝疑惑,看向韩春霞,“你想离婚?”

    “我是想离婚!”韩春霞嘴角yi撇,“但是我现在发现,根本就犯不上离婚。离婚了房子怎么办?便宜谁去?”

    这房子,说到底是厂里分下来的,房产可不是自家的。真要离婚打官司,还真不确定是怎样yi个结果。

    所以,韩春霞才说换两套小二居,分着住。

    也算是合情合理。

    赵三海又把心里的那yi点狐疑压下去。

    他总感觉这个女人这次回来的有点邪性。

    那两件古董呢?真的卖了吗?就算是卖了,钱呢?这才多长时间,真的败光了?

    听说,海南都在炒房,赚钱都赚疯了。

    他有点怀疑这个女人别有用心。所以,从yi开始,他就没想过跟她离婚。耗都要耗死这个女人。

    还真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爸!不离婚等什么呢?”赵老大出声道,“她yi出门就yi年多,谁知道她在外面怎么回事?是不是跟谁不清不楚了?到法院,她也是过错方。不叫她净身出户都不算完。”

    “你这血口喷人!”韩春霞怒道。

    “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心里明白。”赵老大的媳妇将赵老大往旁边yi推,“你要么,现在就签字离婚,马上去办了离婚手续。要么,咱们法庭见!不管那些烂事真不真,只要我们嘴歪yi歪,宣扬出去的,你yi大把年纪了,还勾三搭四,你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可都要脸呢?我们是瓦罐”说着,就指了指林雨桐和四爷,“可他们是瓷器。我们不怕,他们就不怕吗?”

    林雨桐的眼神眯了眯,但却没出声。

    在她看来,闹成这样,还真不如尽快离婚。

    韩春霞像是被人捏住了七寸,瞬间就跳了起来,“好啊!真是好啊!养了yi窝的狼崽子。”她的手指着赵家的三个儿子,“这些年对你们的好,都喂了狗了?”

    “别说的这么好听,连亲儿子都不顾,你能顾着我们。”赵老三痞痞的道,“就是对我们再好,这心能是真的?别说的跟功臣yi样,没有我爸的钱,你能养我们?可没有我爸庇护,你却没有这么些年的消停日子过。”

    韩春霞扭头看赵三海,“这就是你的好儿子!当初你是怎么说的?养好了他们,等他们给我养老?就是这么给我养老的?赵三海,你拍拍胸脯子,我对你这三个儿子咋样?”

    赵三海却没有说话。

    那些年是觉得挺真的,现在怎么越想就越是觉得像是假的。

    不知道是人心变了,还是怎么了,总觉得不对味了。

    赵老三出声道:“爸!离婚吧。您有我们三个儿子在,还怕没人伺候你?”说着,就扭头看四爷,“你yi直就瞧不起我们老赵家。想来也不乐意要我们家的房子,更不愿意你妈跟我们家有什么牵扯。我也知道你不缺钱。但你们这样的人,把面子看得重。要是不想叫咱们将来脸上闹的太难看,你就劝劝你妈,离婚吧。咱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们嘴上向来可没有把门的。真要是逼急了我们咱们光脚的可不怕穿鞋的!”

    四爷冷笑yi声,“离婚这事,我应了。但是,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嘴为好。”说着,转头看向赵三海,“我想,你该知道轻重。你儿子们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能不答应吗?”

    赵三海还没有说话,韩春霞就立马道:“我不同意,除非给我yi套房子”

    本来还心里存了疑虑的赵三海,马上点头,“好!离婚!马上就离!”

    韩春霞面色yi变,林雨桐yi把按住她,别有深意的道:“就这样吧!您再要闹腾,我们可就真不管你了!”

    这是暗示她见好就收吧!

    韩春霞把头yi低,没想到叫自家的儿子媳妇给看出来了。

    两人没有什么财产纠纷,离婚很利索的就办了。

    赵三海和韩春霞年岁都不小了,又都有各自的子女跟着办离婚手续,所以,办得很顺利!

    两方在民政局门口分手,四爷开着去晌午订好房间的酒店。

    “行了!您的目的也达到了。您求我的事,我也办妥了。”四爷说着,就对林雨桐道:“把二居室的钥匙给她。”

    林雨桐从空间里摸出钥匙,又在酒店房间的便签纸上写上地址。才又拉开包,实际上却是从空间里拿出五千块钱来,yi股脑的给放在茶几上。

    四爷点点头,“你先在酒店住几天,那边马上装修好。需要什么就去买!不够就给我打电话。”

    yi句多余的都没问。

    转身拉着林雨桐就要走。

    “等等!”韩春霞喊道。

    四爷扭头,“还有事?”

    韩春霞没说话,将yi个信封给了四爷,“帮我保管几天,放在酒店不方便。”

    四爷也没问是什么,顺手交给林雨桐。

    两人见韩春霞确实没什么事要说了,这才告辞。

    韩春霞yi个人坐在酒店的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东西。房子,钱,都有了!

    她苦涩的笑笑,长出了yi口气。

    过了yi周,林雨桐和四爷通过小芳的关系,找了yi个小保姆,带着去了小二居。

    打开门,却见里面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来过。

    林雨桐看了小保姆yi眼,人都请来了,总不能送回去吧。

    于是,只能带着小姑娘给林爸林妈送去。

    “屋子大,你跟我爸两个人怎么收拾?”林雨桐不有分说,“保姆的工资我出,别的你不用管。”

    两人从林家出来,就又去了当初定下的酒店。yi查才知道,韩春霞第二天就退了房,走了!

    这还真是!

    四爷脸都青了,“行了!再不用管了。”

    林雨桐也是这么想的,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吧。

    两人忙着搬家,忙着给孩子们联系学校,说是脚打后脑勺都不过分。

    等把家搬过去,什么都收拾好,都已经是三个月后,孩子们放了暑假了。

    如今,从小区门口坐公交回大院,也才四十来分钟。住在那边都没关系。孩子们对新家正新鲜,都在家里呢。

    门铃响了。三个赖在沙发上都不愿意动弹。

    林雨桐起身去开门,没想到门外是yi个穿着短袖衬衫,打着领带的中年人。

    “您找谁?”林雨桐问道。

    家里才搬过来,知道地址的不多。

    “您好!”那人擦了擦额头的汗,“请问是印臻家吗?”

    林雨桐点头,“是!请问有什么事?”

    “我是律师,我姓周。我是受了委托人的委托”这位自称是周律师的男人自我介绍道。

    律师上门!

    还真是新鲜了。

    “请进吧!”林雨桐让出门口,将人请进去。

    周律师yi进门就舒了yi口气,“可真是凉快。”

    新换的空调,当然凉快!

    来了客人,三个孩子都笑着打了招呼,就要回屋子去。

    谁知道周律师却道:“这就是雨生,震生,夜生吧。”

    连三个孩子都知道。

    “你们留yi下,刚好这里有yi份遗嘱,跟三个孩子有关。”周律师低声道。

    遗嘱?

    林雨桐心里咯噔yi下。

    夜生已经跑去书房找四爷了,“爸!出来yi下。”嘴上喊着,脚下却不慢。

    林雨桐给周律师倒了yi杯凉开水,加了冰块,却什么都没问。

    雨生和震生面面相觑,谁的遗嘱跟他们有关呢?

    四爷皱眉出来,跟林雨桐对视yi眼,都想到yi个人。

    除了韩春霞,没人别人了。

    可是人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四爷跟周律师握了握手,“请坐,我就是印臻。有什么事,请讲。”

    周律师拿出几份件,“我的委托人是韩春霞女士,她是您的母亲吧。”

    四爷点点头,“是!她是我的母亲。”

    “韩女士已经在三天前病逝于羊城了”周律师没说完,就被四爷打断了,“上次见到的时候,没有看出什么病症啊?”

    “是这样的,韩女士于半年前,就发现自己患有胃癌。”周律师低声道。

    所以,才从海南跑回来了。

    四爷点点头,等着周律师往下说。

    “因为是胃癌的早期,韩女士打算手术。在此之前,她回京城处理了yi些私事,然后才去羊城做了手术。手术后癌细胞还是迅速的转移了。我很遗憾!”周律师轻叹了yi声。

    林雨桐现在有些后悔没给她把个脉。当时韩春霞yi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像是故意弄得狼狈,这折腾劲的,林雨桐哪里会想到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让她不用介意。

    “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启程,丧事总是要办的。”四爷对周律师道。

    原来她当时提了两件事,yi件事是离婚,yi件事是丧事。

    林雨桐起身,就要去收拾东西,周律师赶紧道:“这里有份遗嘱。”说着,递给四爷。

    遗嘱上写的很清楚,给三个孩子,yi人yi套复式的房子,二百平。又购置了三个大门面房,yi个孩子yi套。

    房产证过户手续什么的,都在银行的保险柜里放着。

    而保险柜的钥匙

    林雨桐想起韩春霞上次交给四爷保管的信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414章 那个年月(144)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