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03章 如此世界(1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03章 如此世界(1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69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03章 如此世界(1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此世界yi4

    土豆饼叫林双栋很满意,yi个人干掉了yi小盆。

    林雨桐和四爷看着他咽下最后yi口,耳边就传来轰鸣声。

    “来了!”林双栋说着,就急忙往外走。四爷和林雨桐紧跟在他身后,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还没看明白呢,眼前yi闪,门口停了yi架圆盘形状的飞行器。舱门打开,里面下来十多个人,为首的yi个中年男人,林雨桐觉得自己应该是见过的。

    见林双栋走过去,然后两人勾肩搭背,凑在yi起低声细语。林雨桐就恍然,这个人应该是跟林家很熟的人才对。

    这些人从林雨桐眼前走过,却将林雨桐和四爷完全忽视了。直到看到客厅里的东西,两人才算是入了人家的眼了。

    然后然后就什么问题都没有,直接来了两人,跟在四爷和林雨桐身后,“跟我们走。”跟押解犯人似得。

    这次带走的,不光是客厅中那yi盆。人家连带院子里的所有植株,都要运走。

    门口远远的站着很多看热闹的人。眼里带着艳羡。

    e区的领导,在人家眼里屁都算不上,根本就没人搭理。

    当初带着林雨桐和四爷进来的工作人员,半天才缩着肩膀凑进来,拿着扫描仪yi扫,算是给两人更改了信息。他们从e区直接升入中心a区。

    相比起外面那些热闹,四爷和林雨桐对这个类似于飞碟的飞行器其实更感兴趣。

    如果这真的是飞碟,那么地球上看到的飞碟到底是外星人跨越是空间来造访地球呢,还是未来的人跨越是时间的界限来找回他们的足迹?

    里面空间比想象的大的多。yi进去,就是yi个圆形的大厅。半个弧面都是屏幕,屏幕前坐着十几个人,想来这就是驾驶员了。

    另半个弧面上有yi条通道,沿着通道往里走,就有不同的房间。

    四爷被推进了yi间,林雨桐被推进了另yi间。

    这是要分别安置,然后想单独从他们嘴里询问yi些问题。

    这路数,两人都懂。根本就不需要交流,也没什么可紧张的。

    跟林双栋坐在yi起的男人笑道:“这小丫头还挺镇定”

    他们两人的面前,是yi个屏幕,屏幕上正是四爷和林雨桐。见两人分开时连个眼神交汇都没有,这中年男人就笑了笑。

    林双栋摇摇头:“桐桐这丫头傻大胆,被家里惯得!”说着,就瞪眼:“我说武,你可别给吓着孩子。”

    武摆摆手:“正常程序!正常程序!”

    两人就不再说话,而是看着屏幕。

    屏幕的左侧,是林雨桐的房间。此刻,房间里,yi个穿着棕色长裙的姑娘,yi脸闲适的靠在沙发上,然后看了桌子上的水壶yi眼,撇了撇嘴,手里就多了yi个西红柿来,张嘴就啃,yi看就是汁水饱满,叫人忍不住流口水。

    “你们家这丫头也太不会过日子了。”武就跟林双栋心疼的道:“这yi个西红柿,能补充咱们yi个战士两天所需要的能量。你说说,她就这么吃了。糟践好东西啊!”

    林双栋呵呵yi笑:“是得好好教育教育!不能这么浪费能量。”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全不是那么yi回事。

    这种事,全凭各自各自的觉悟。杜绝偷吃这事,根本就办不到。

    “只有产量上来了,种类多了。吃到嘴里的滋味差不多了,只要给的价钱公道,还是有希望的。”武皱眉道。yi脸的肉疼。女人又不需要能量食物,干嘛非得吃它。

    林雨桐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认知在yi定程度上是有偏差的。

    她把空间产的东西当饭吃,觉得是不可或缺的。但空间食物的正确使用方法,类似于现代人吃补品。没钱的,yi天yi个鸡蛋算是补充营养。有钱的,yi天炖yi盏燕窝,也是yi种方式。但谁也不能拿这玩意当正经的饭吃。

    但是林双栋知道,他家姑娘就是这么认知的,就是这么把补品当饭吃来着。

    而另有yi边的小伙子,看着斯斯的,yi时也看不出深浅,只他好奇的看了看房间里的东西,就躺在沙发上闭眼歇着了。

    两人都没把这事当事的态度,叫武收回了视线。

    他看向林双栋,“听说e区又闹出人命了?”

    林双栋点点头:“外区每年都会死几个。集中在雨季和冬季。谁都知道这两季外面危险,就算是消失上几个人,也属于正常情况,没人会觉得奇怪,也不会引起恐慌。但出现在e区,这就不行了。会人心惶惶的!这事得管,得警告yi些人yi下了。用囚犯做实验还不够吗?”

    “这事,女联那边已经知道了。”武摇摇头,“她们要真是因为这个罢工,咱们的压力也不是yi般的大。yi旦没有能量食物,军心不稳啊!是要出大乱子的。你们家那口子跟姓齐的女人交情不错,叫她在中间说说话。别弄的太僵!”

    林双栋yi摇头:“我们家那位最疼桐桐,你给把人隔离开了,还指望我说好话。拉倒吧,我不落埋怨就不错了。有这种当着亲爹的面关押闺女的吗?你不地道。”

    “走程序!走程序嘛!”武低声道,“我这已经算是给面子了,老兄!要不然,能这么顺利的带回中心区!b区c区那些王八蛋能那么容易叫人到咱们手里。虽然不把这些杂碎放在眼里,但是跟他们打交道,这心里也难免膈应。这些人是中心区的屏障,有时候还是要安抚的。不过,这丫头还算机灵,知道直接找你这当爹的,而没贸然找e区汇报,要不然,可真就不好说了。这种宝贝落在谁手里,谁的话语权就大。上次带回来那个,种出大萝卜的那个小子,当时为了把他从c区带出来,费了多少事!”

    林双栋叹了yi声:“这些个王八蛋,为了研究,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累死累活yi辈子,找不到突破的办法,可不就走了歪路了吗?”武yi笑,“中心区还乱不起来,他们的手也没本事伸那么长。不过,上面这次提出的研究方向,你怎么看?”

    林双栋yi时没有说话,过了好半晌才道:“我还是不同意!这事,女联这边也不会同意的。我想他们也yi定尝试过了,用空间的土在外面种植,虽说短期内能保证产量增加,品质增加,但却是以牺牲女人的寿命为代价的。四十来岁,折腾的跟七八十岁yi样,你看女联那边什么反应?齐咏那女人不吃了你才怪!”

    “这不是我的态度!”武yi叹,“如果再找不到突破口,哪怕女联那边的压力大,上面也会想办法施行的。这个你还是回去给你们家那位说yi声。”

    林双栋还没有说话,飞行器已经进入了降落模式。

    两人这才抬头,却见屏幕上的两人,都窝在沙发里睡的香甜。

    “没事!孩子交到我手里你放心。”武指了指屏幕,“心里有事睡不了这么沉。”

    可他们却不知道世上还有睡穴,适当的按压,就会叫人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林雨桐和四爷可不认为装睡能骗得了无所不在的监控。人睡着的呼吸和心跳频率跟醒着是完全不同的。

    林双栋抬头,看了yi眼闺女的头顶闪烁着的睡眠字样,失笑道:“昨晚是做贼去了?怎么就困成这样了。行了,我也不管了。按你的程序走吧。”

    说着,就起身,从另yi边下了旋梯。

    林雨桐是被人推了yi下才清醒的。她醒来的yi瞬间,就明白在哪,故意在沙发上翻了翻身,才脾气不好的起来。

    催着林雨桐的小伙子面色yi红,心道:这小姑娘起床气不小。

    洗了yi把脸,这才转身出门。面对面就看见四爷也出来了。

    “不要彼此交谈。”身后的人再yi次提醒。

    林雨桐yi副小女孩的样子撇撇嘴,轻哼了yi声,就率先往下走。

    yi下旋梯,林雨桐就觉得浑身都舒坦了,这才像是人类住的城市嘛!

    远处是高矮不等的楼,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城市还闪烁着霓虹灯。

    还没大发感慨呢,前面就停下yi辆小轿车来。不管里面的构造怎样,看着跟现代的汽车外形没什么大的差别。

    等坐上去才知道差别在哪,那就是没有司机。

    这车要是放在现代,绝对会被当成是幽灵车的。

    等上了车,舒适的感觉不到车在走,而隔着玻璃,却能看见车周围的建筑在往后倒。还能看清路边的招牌上写着涮羊肉,某某酒店,某某商场,她刚想着这怎么跟二十yi世界差不多的时候,就又看见卡拉ok。这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卡拉ok啊。从来没听见过音乐声好吗?

    两三分钟后,车停下来了。

    “到了!”跟着自己的小伙子说了yi声。

    才两三分钟就到了?这车的速度这么快,还能看见窗外的东西吗?

    她不由的看向车窗的玻璃,坑爹的,这玻璃根本就是yi种屏幕,在车行驶的过程中,播放的是以前老旧的影像资料。

    “能播放yi些更远古的吗?”林雨桐抬着下巴指着车窗问道。差点被自己的眼睛给骗到。

    那小伙子皱眉道:“再远古的,那就只能从仅存的影像电视剧是找了。那都是假的,看了有什么趣。”

    林雨桐yi噎,yi句话都不想说了。才说终于有点人气了,可是全都是海市蜃楼,骗人的。

    林雨桐眼前的是yi栋大楼,抬头看不到顶,平视看不见两端。这样的楼见多了,她都好奇不起来了。

    被人领进大门,四爷被领着向东边走了。而林雨桐只能跟着人家往西面去。

    房间不错,yi室yi厅yi卫。卧室里还放着很多崭新的衣服,供她换洗。

    吃饭的时候,有专门将饭菜给送进来。

    yi连几天,都被人关着禁闭。

    林雨桐不着急,没事就躺在床上练功,将内力yi圈yi圈的转着,没有不耐烦。

    武的办公室里,秘书疾步走了进来:“齐会长来了。将军。”

    “这个女人!”武嘀咕了yi声,就起身,“行,我这就过去。对了,那俩孩子怎么样?”

    “吃了睡,睡了吃。”秘书如是道。

    武点点头,“在外区呆过的人这样也算是正常。”

    秘书点点头,yi到雨季和冬季,就得圈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什么事都没有,只有睡着才能保存体力,能省点钱买饭。

    别说是关几天,就是关上三两月,估计这俩孩子都不带着急的。

    武叹了yi声,认命的往出走,“哪哪都少不了这个女人!”

    秘书心说,有了自然高产的作物,省的您再逼着人家消耗生命的从空间里取土。yi方面要靠着空间产能量食物,yi方面还要取土让外界的作物高产。yi个萝卜两头切,消耗的都是女人的生命,齐会长能不着急,能不重视吗?

    会客的大厅的门被推开,武笑盈盈了走了进去,“齐会长,这怎么话说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大厅宽大的沙发上,坐着yi个梳着齐耳短发的女人。看不出这女人的年纪,但武知道,这女人今年四十有五了。她yi身灰色的正装,板着脸坐在那里,对于对方的问候,冷笑了yi声作答。

    “武,你少给我来这yi套。我为什么来你不知道吗?”齐咏眼角眉梢都带着冷色和嘲讽,“人呢?把两个孩子交给我带走。”

    武对对方的恶劣态度yi点也不在意,伸手按了几个开关,屏幕上就出现了两个酣睡的大孩子。

    齐咏yi巴掌拍在桌子上,“东西你们也检验了,不光那株异株很有价值,就是其他的红薯,也在yi定程度上增产或是增加品质了。你还将人关着干什么?对人家的就那么好奇?”

    原来,作为对照组的两组红薯,yi组的产量没增加,但是红薯的品质好了。里面不再是纵横交错的红薯丝,而是软糯可口的红薯。yi组红薯丝虽然没有改变,但产量也是增加了三成。这就是成绩。

    虽然是嫁接的办法他们都试过,但是从来没有谁有这么好的效果。

    但只要育出种子,能保证高产,也就行了。难道非得叫人人都学会,没有秘密才算数。

    要是这么说,那古人的杂交水稻,更是该人人掌握的技巧了。这都是什么强盗逻辑。

    武无奈的看了yi眼齐咏,好脾气的坐过去:“不是对人家的好奇,是该走的程序就得走。谁都不能例外的。再说,小孩子家家的,哪里有什么。”

    齐咏却没心思跟他掰扯:“你说走程序,那我就只当你是走程序。按照正常程序,你关押他们的时间,已经超过五天了,如果今天晚上七点之前,你还不放人,对不住,我就要起诉你了”

    “你起诉我什么啊?”武哭笑不得,“那俩孩子是你什么人?”

    “你别忘了,我是女联的会长。”齐咏指着屏幕上睡的流哈喇子的林雨桐,“她是女人,在我这个会长的管辖之内。那么她遇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我自然就有责任为她讨回公道。”

    武yi噎,“行!你行!你是真行。我现在,马上就去做最后的问话。把这事给了了。会长大人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齐咏yi哼:“我要求参加问询。”

    武蹭yi下站起来:“齐咏,你别得寸进尺!”

    齐咏轻蔑的看了yi眼武:“怎么?心虚了。我还就不怕你知道,对于你们动不动就窥伺别人的做法,我看不上。按照程序,审讯或是询问女子,必须由女联派人监督。这次,我就以普通的工作人员的身份,要求参与。这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怎么能算是得寸进尺呢?”

    “是林双栋两口子请你来的吧。”武哼笑yi声,“我还以为齐会长多大公无私呢”

    “放屁!”齐咏指着武,“你当谁都跟你yi样”

    秘书赶紧道:“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要带两人”

    “带!”两人异口同声。

    秘书松了yi口气,可算是不吵了。他赶紧走出去,早把这尊大佛打发走早安心。

    林雨桐被门铃声惊醒,这次先是通过电子音提示她,给她半个小时的洗漱换衣的时间。

    如此的正式,想来有重要人物来了。

    她也没邋遢的爱好,想着这些人再怎么没品,也不至于在卫生间偷窥。也就顺势选了yi套合适的。

    果绿的无袖长裙,下摆极大,刚好能遮住脚踝。再挑了yi件白色披肩,白色的高跟鞋。被关了几天,不混上yi身新衣裳,可不是吃了大亏了吗?

    洗了澡,将头发披散着,换上衣服,在镜子钱照了照,林雨桐yi下子就愣住了。

    她yi直都不怎么关注容貌,但还真是不得不说,这个身体的容貌跟以前比起来,绝对算是最好的。

    微微有点瓜子脸,但却不会瘦成尖下巴。眼睛大大的,亮眼极了。皮肤白的没有yi点瑕疵。

    美人!绝对的美人。

    等走出房门,叫门口的两个小伙子yi愣,然后就羞红了脸。客气的做了yi个请的姿势。

    林雨桐踩着高跟鞋,发出极有韵律的哒哒声。抬起头,却见四爷从对面走了过来。

    黑色的暗金纹衬衫,领口的扣子开着,露出性感的锁骨。两胳膊上,袖子挽起,臂弯上搭着灰色的西装,下身yi条浅灰色的西裤,撑的笔直。黑色的皮鞋,脚步不紧不慢。看见林雨桐先是上下打量了yi眼,确定没事,眼里就有了笑意。

    两人远远的彼此能看见对方,但是却没有走近,就各自被带到yi个房间里了。

    房间里除了yi把特别的椅子,就什么都没有。

    等林雨桐坐在椅子上,右手腕就被扣住了。连上了yi个什么机器。

    她挑眉,不会真是测谎仪吧?

    想到这里,就不由的用左手搭在右手的手腕上,调整脉搏而已,这个难不倒她。至于四爷,不用为他担心。这么几天关在屋子里,他大概把这些人能问到的问题都想到了。估计没什么能叫他心跳的频率出现异常的了。

    这么想着,正前面的墙上,上半部分突然上升。林雨桐吓了yi跳。

    紧跟着,她听见对面传来声音,说是:“正常!”

    此时,对面不再是墙壁,而是坐着好几个人。两边还摆着机器,中间却坐着yi男yi女。

    那男人她见过,就是去e去跟林双栋勾肩搭背的人,在记忆了,林家爸妈叫他武。她曾经管他叫过叔叔。

    可看着作态,也不像是要给自己特殊照顾的样子,她也就不费心拉关系。看着他也就是看着yi个陌生人的yi样。

    至于那个女人,记忆里,好似也在林妈妈的信息卡里见过她的照片。

    还真是有意思,说是熟人吧,人家没有特殊的表示。说是生人吧,其实看两人跟林爸林妈,似乎真不是yi般的交情。

    林雨桐看了两人yi眼,就平视前方。

    刚才说正常,应该是墙壁猛地发生变化,将自己吓了yi跳,所以,那边的机器马上反应出自己的心跳频率的变化。因此,他们判断,机器运转正常。

    林雨桐就按住穴位,稳定了脉搏,叫脉搏再不会有过多的起伏。

    武和齐咏都看着显示器上的线条,除了最开始跳动了yi下,其他的都是正常的。即便看见他们俩,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波动。

    这是不认识自己了?还是什么原因?

    两人对视yi眼,之后,齐咏正襟危坐,yi副不开口的样子。

    林雨桐不知道的是,她左边的墙壁,从她这里往外看,就是墙壁的样子,但是四爷坐在椅子上,却能将林雨桐所在的房间的yi切都看清楚。

    他看见林雨桐左手搭在右手上,心里就了然了。

    武干咳yi声,抬头看林雨桐:“知道今天要问什么吗?”

    林雨桐点点头,又摇摇头,“有猜测,但不确定。”

    武慈和的笑笑:“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能来这里,就想着是不是是立了大功了。要不然不会重新回到中心区来。但是”他说话的声音猛的yi高,又yi顿,眼角往显示仪器上yi扫,却发现对方的心跳yi点变化都没有。

    齐咏轻笑yi声,这种咋呼人的手段,在这孩子身上失灵了。

    武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林雨桐:“我说话,你都不害怕吗?”

    林雨桐迷蒙的看了yi眼武,“对不住,我爸爸yi直就这么说话。听了十几年了,习惯了。怕不了了。”

    齐咏扭头,嘴角不由的翘起。这些混账玩意,整天在yi起混,总有些共通之处的。这孩子这么说,应该是真的。

    武点点头,脸色yi正,继续道:“那咱们在说你的功劳以前,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林雨桐点头,“问吧。”

    “这yi株植物,跟你的空间有没有关系?”武盯着林雨桐的眼睛,问道。

    林雨桐皱眉,好半天才道:“说不好。”

    武看了齐咏yi眼,才问林雨桐:“怎么叫说不好?”

    林雨桐就道:“当时发现就这yi株的颜色不yi样,我们也没往心里去,都以为是病变了。就将它放在最角落里。这yi株,是唯yiyi棵没有嫁接的植株。所以,表面上看,跟我的空间没有关系。但是,植物是需要授粉才能结果的。以前,古地球上的那套异花授粉还是什么的,现在都未必说的通了。所以,它是不是因为跟其他的嫁接后的植株发生了授粉才有了变化,我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yi味的否认空间的作用。但这说法,听着好像该死的还挺有道理。

    齐咏含笑点点头,低声对武道:“要验证这个,也许需要三五年,也许需要三五十年,说不准。”

    武就不由的看了林雨桐yi眼,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林双栋的小闺女是个脑子这么好使的人呢。

    这事最后究竟做到哪yi步,叫她这么yi说,都跟她没关系了。她既突显了她在其中可能发挥的重要作用,但是又将责任推的yi干二净。

    这人在外区混yi圈,这就成精了。

    武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说着,他话语yi转,直接道:“据我所知,你的空间检测当时是不过关的。但是,不足yi个月之后,你的空间就奇迹般的发育了”

    林雨桐挑眉,这个问题跟植株有什么关系吗?

    还不等她说话,齐咏就出声道:“我反对,你这是探听别人的。要询问可以,但是跟本身无关的事,还请不要再问。”

    林雨桐愕然,这是在维护自己吗?

    还没等她想明白,武就严肃的道:“你怎么就知道没关系?假设我是说假设。假设她的空间是因为某种物质,或者说是因为她无意之间接触了某种物质,而突然间发育了。那么是不是说,她的空间有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变化。所以,所培育出来的秧苗,嫁接之后,才能跟病变的植株相互授粉,才有了今天的这yi株异变以后的植株。”

    林雨桐皱眉看武:“比如呢?比如,你觉得我接触了什么你们不知道的物质?”

    这话叫齐咏将反驳武的话咽下去了,她看了yi眼显示仪上这孩子的心跳,频率丝毫不乱。这叫她觉得特别有意思。这些人,从根子上,都是对女人的空间好奇。恨不能叫他们进去研究个透彻。如今也是yi样,挂羊头卖狗肉,说到底,还是将话题往空间上引。总觉得yi切好东西都yi定跟女人的空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不相信这世上有比女人的空间还强大的力量。简直愚不可及!

    武却看向镇定的林雨桐:“你问我?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要是真有这种物质,我爸妈不会无奈的送我去外区。要真有这种物质,我何苦憋在e区?要是真有这种物质,我比你着急。我也想叫自己的空间无所不包。所以,你要是知道这物质是什么,请告诉我yi声,千难万难,我都会找到它。等我强大了,你也就不会这么问我了,不是吗?”林雨桐这话带着几分嘲讽。

    没错,空间要是足够大,那么她的地位就足够高。林雨桐的母亲,yi个人负责yi个王牌师的食物供给,谁敢这么对她?

    齐咏心里点点头,这孩子yi语道破了实质。武能毫不顾忌的这么说话,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要真是有这样的物质,这孩子又何苦受这样的窝囊气。

    武的嘴角隐晦的抽了抽,身子前倾道:“据说,你得到过yi块化石?”

    林雨桐点头:“不是我,是我们两个人。但是已经卖了。这话问出来都多余,我的信息卡你们查过,交易记录里清清楚楚。想知道那块化石有用没用,问问买主白云就知道了。问我没用。”

    武却笑了:“你能卖它,自然知道那东西对你没用,我要问的是白云搭给你的那块。那块可没有交易记录,它去哪了?能看看吗?”

    林雨桐的心猛的yi跳,要不是按住了脉搏,肯定就露馅了。

    那块化石已经连接在沙漠和沼泽之间了,哪里还有什么化石。

    她拿不出来!

    林雨桐诧异的挑眉看向齐咏,“连这个你们都知道了。”她摇头轻笑,“问那块石头?我说,我扔了,你们信吗?”

    两人看了林雨桐半天,见她神色如常,就又看向显示器,没有波动。

    听起来就是yi个编造的借口,可偏偏人家yi副坦然的样子,测谎仪又显示她真的没有撒谎。那这叫人怎么说?

    信还是不信?

    武轻笑yi声:“孩子,撒谎可不好。”

    林雨桐第yi次露出几分不耐烦来,“我就知道没人相信,但这就是事实,爱信不信!”她皱眉道:“要是那真是化石,白云会搭给我?要是化石真的有用,怎么对白云女儿的空间半点不起作用?我还不瞒你们,那石头,我想办法磨开了,根本就不是什么甲虫的化石,就是yi块两色石。我被骗了,仅此而已!”

    “既然知道对人家不起作用,那你为什么还要买?”武眯着眼睛,“难道不是你发现了某种秘密?”

    林雨桐猛yi压脉搏,叫自己的脉搏跟愤怒时的脉搏频率类似,才猛地站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怎么会懂为什么?既然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因为白云是yi个母亲!因为看到她,我就想起曾经为了我四处奔忙的妈妈!只要想到我妈妈也曾那么低声下气的为我恳求过别人,我就”她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yi滴yi滴的往下掉。然后抓起披肩,擦了yi把脸,倔强的仰着头,道:“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化石这东西,在别人眼里,那是珍宝,千难万难也得不到yi块。对你们,不过是yi句话的事。你们不信,大可去试。”

    然后,平和的yi个姑娘,随后就变成了yi个生人勿进的样子。看着武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厌恶。

    这话和情绪,都是对的。机器上也反应了出来。证明这孩子的情绪不是不会变化。那么之前,她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就更高了。

    基本可以判定,她并没有在其中隐瞒了什么细节。

    武缓和了神色,闲聊yi般的道:“你还养了几只鸡,怎么样?养的好吗?”

    林雨桐闭嘴,看了那女人yi眼。

    齐咏蹭yi下站起来:“你够了!养鸡也跟此次的调查有关系了?还说不是窥探?”

    武:我就是作为长辈随口问问,缓和yi下气氛嘛!

    他憋气的看了齐咏yi眼,“今天到这里,这事马上下结论,随后就放人。”

    站在林雨桐身后的人就俯身解开林雨桐右手上的手环,“林小姐,请跟我来。”

    林雨桐起身,也不看二人,转身就往外走。

    “你看,以前见了我还叫叔叔,这回当了yi回恶人,小丫头记恨我了。”武无奈的看齐咏,“你倒是成了好人了。”

    “你本来就是恶人,什么叫当了yi回恶人!”齐咏说着,也起身。

    武瞪着齐咏,压低声音道:“我这是为了谁?我要不这么逼着问,迟早也会有人上门这么问的。”

    齐咏厌恶的摆摆手:“别跟我说这些恶心事。”说着,她就抬步往外走,“我也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给那些人yi点教训了。”

    武脸色yi变:“我的姑奶奶,您可别动真格的。真把那些人逼急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那是你们的事。”齐咏哼笑yi声,“没道理叫他们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还整天想着算计我们。恨不能将我们切成yi块yi块的,找空间在哪。好啊,既然都是yi群不知好歹的王八蛋,就别怪我翻脸无情!”说着,就低声对武道:“你们的不作为,本身就是纵容。惹出事端,也是你们的责任。”

    说完,就抬步往外走,“你们办公人员这个月的配给能量食物,减半!”

    “为什么?”武yi拍桌子,瞪着眼睛问道。

    “因为姑奶奶我不高兴!”齐咏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留下武跟两个工作人员,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供给减半,就意味着跟同级别的人相比,又低了yi个级别。

    “这个女人!”武恨恨的道,“更年期!”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03章 如此世界(1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