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18章 庶子高门(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18章 庶子高门(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1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18章 庶子高门(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2

    威远伯府有点复杂。

    这里林雨桐躺在床上粗略的翻看了原主的记忆以后得到的结论。

    淅淅沥沥的雨声没有停歇,菱纱窗透进来的光线有些昏暗,她不知道这是天色晚了,还是天阴沉着。不过自始至终,没有人来问问她的肚子是不是饿了,要不要添上yi杯热茶。就这么把yi个发高烧的人扔在这里。

    林雨桐摸了摸额头,不烫了。但心里却更加的烦躁了。

    这姑娘还没定亲,也就意味着她寻找四爷根本就没有方向。

    跟四爷分开,这种事还是头yi次碰上。更要命的事如今这身份就是个大门出不了二门迈不出的闺阁女子。上哪找人去?至于说晚上翻墙出去,这原主的身子也不是三五个月就能练出飞檐走壁的本事的。

    门被推开了,带进来yi股子冷风。进来的人看见林雨桐醒着,就不由的愣了yi下,这才轻手轻脚的进来:“姑娘,该掌灯了。”

    还是院子里的三等丫头三喜。平时她们是不能进内屋的。

    都已经是掌灯时分了,看来真是晚了。

    “怎么是你来了?”林雨桐不动声色的问道。

    三喜见林雨桐的没有大碍,神色也和缓,就胆子大了起来,笑道:“明儿是国公府来下小定的日子,府里正忙着呢。人手都抽调走了”

    林雨桐点点头,这是客气的说法。府里还不至于差了几个丫头。不过yi个个心野了,主动求了差事去露脸是有的。她不动声色的道:“表姐的亲事定了?”听起来还是国公府,这齐家在江南来说,门户是不低,但也只在当地而已。祖上出过几个高官,那也是往日的风光了。如今的当家的身上也只有个五品的虚职,在京城还真不算什么。更何况,这齐朵儿还是丧父的孤女,那齐家当家的老爷,只是她隔着房头的伯父。她父亲也就是个举人,原本老太太是看好这位姑老爷的科举仕途的,谁知道将闺女嫁过去了,这姑爷反而是屡试不第,蹉跎了十几年,硬是读书将自己给累死了。这样的出身,普通的官宦人家她们都未必巴结的上,如今倒是跟国公府结亲,这就叫林雨桐不能不好奇。凡事都得有缘由吧。她抬头,看见三喜将屋里的灯给点起来了,就道:“yi个个的都跑了,本该打发人给表姐去道喜的。”

    三喜脸上的神色僵了僵:“姑娘身子不好,不去也没人会挑理。”她说着,声音就不由的低下来,“以奴婢这糊涂见识,您只做什么都不知,只管养病。也就罢了。”

    林雨桐挑眉:“这倒是个什么说法?”

    三喜朝门外看了yi眼,有些局促的道:“这国公府的四少爷是庶子,身子yi向又不怎么康健”

    庶子?身子不好?

    林雨桐了然,她就说嘛,这世道结亲,哪有不挑拣门第的。可这大姑奶奶不是心疼闺女吗?怎么就找了这么yi个亲事?

    她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就不由的将视线落在三喜身上,这丫头倒是不笨,能出言提醒,就证明心思还不算歪。

    “家里还有什么人?”林雨桐指着脚踏,叫她坐下说话。

    三喜诧异的看了yi眼林雨桐:“奴婢家里没什么人,十岁上家里遭了灾,跟着人牙子出来的。”

    原来是外面买来的。

    林雨桐往下yi躺:“你在屋里伺候吧。看着拾掇拾掇。”

    三喜愣了半天,嘴角动了动,却见林雨桐已经闭上眼睛了,只得垂下头,心里叹了yi声。转身拿了桌上早已经凉了的茶壶出去了。

    不大功夫,屋里的的炭盆点了起来,窗户开了yi个小缝将碳气放出去。被子轻轻的被掀开yi点,塞进来yi个汤婆子。

    “姑娘,坐起来,吃点东西吧。”三喜搬着yi个小小的炕几过来,上面放着两碟子酱菜,yi碟子金银馒头。炭盆上吊着银挑子,里面煮的粥咕嘟嘟响。看着,该是小米粥。

    林雨桐暗暗点头,顺势就坐了起来,“你搭了不少银子进去?”

    三喜心里有些诧异,这二姑娘也不是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的人。她嘴角yi动:“没有没有大厨房的翠姑姑,人挺好的。”

    林雨桐心里了然,没花银子,那搭上的就是人情,人情比银子还难偿还。她指了指梳妆台上的匣子:“给我将匣子拿来。”

    三喜心里yi跳,那可是钱匣子,yi直是粉蝶管着的。姑娘想动用,都得过她的手。她不知道这位主子想干什么,但还是过去将匣子捧了过来,没钥匙,拿着匣子也没用。

    谁知道她才yi转眼,就见二姑娘将匣子的锁头顶在床棱子上,利索的往下拽,锁就直接给掉了。

    林雨桐将匣子里的东西看了看,就不由的皱眉,里面除了十几个铜钱,三两个小银裸子,什么都没有了。不到四两银子。这绝对不对!每个姑娘有二两的月例银子,林雨桐记得原主从来没有特别的花销,府里给什么用什么,厨房里给什么饭就吃什么饭。哪怕冬天给了凉面,夏天给了蒸碗,连说个不字都没有过。更没有花钱去打点的习惯。这还有年节攒下来的红封,客人送的见面礼。怎么都不至于这么yi点东西?

    她捡了了银角子给三喜:“yi会拿去给人家。”

    三喜连连摆手:“不用”她可看见了,这姑娘的钱匣子比她的还可怜。

    林雨桐塞给她:“拿着吧。不能回回叫你用脸去蹭吧。”

    三喜这才接了,心道:“只怕粉蝶回来,少不得要闹腾。”她还真是害怕被牵扯到里面。

    林雨桐干脆将零散的十几个铜钱yi起给三喜:“要是厨房有鸡汤,再要yi罐子来。”

    三喜看看桌子上的饭食,“姑娘身体还是吃点清淡的好。”

    “去要吧。我有用。”林雨桐端起粥碗,喝的香甜。

    三两口对付了yi顿饭,三喜才收拾了桌子,出去了。

    等回来的时候,果然捧着yi个罐子,林雨桐接过来,闻了闻,就道:“热在炉子上。”

    粉蝶和紫竹带着院子里的丫头回来,天已经黑透了。yi进屋子,就闻见鸡汤的香味。

    粉蝶就要上手,紫竹yi把拉住了,扬起下巴往里屋点了点。粉蝶这才罢手,掀了帘子进去,见林雨桐靠在床头上百~万\小!说,就赶紧道:“姑娘可好些了?用饭了不曾,今儿实在是忙,也没顾上姑娘。这院子里是留着人的,叫她们伺候姑娘的饭食。瞧着外面鸡汤还热着呢,怎么?姑娘还不曾用饭。回头我就去训她们去。真是翻了天了,yi天不盯着都不成”

    林雨桐听她说了yi大对,脸上就露出更亲和的笑来:“外面给你们留着鸡汤,赶紧趁热喝了。外面多冷啊,别再着凉了。这院子里,离了你跟紫竹还真不成。晚上捂着被子发发汗,就不用过来值夜了。”

    粉蝶忙笑了:“咱们家的几个姑娘,就姑娘你最体恤下情了。”说笑着,又奉承了几句,才退了出去。

    紫竹在外面已经听见里面说的话了,就顺手将鸡汤盛出来,两人yi人yi大碗。粉蝶喝了半碗,猛地想起来:“这鸡汤怎么来的?厨房发善心了?这些小丫头还真有本事了?不行,我得看看去”说着,就赶紧摸了摸腰上的钥匙。

    紫竹yi把拉住:“今儿大姑娘来了yi趟”

    三喜正拿着油罐子进来,要给外间添灯油,就听了yi个话音。原来这两人以为是大姑娘打发人送来的。看来今晚上是闹不起来了。

    她原以为第二天yi定会闹起来,谁知道真闹起来了,却跟她想的完全不yi样。

    刚出屋子,就听见青蛾拉着绿云嘀咕:“这是真病了,还是”

    绿云摇摇头:“不管真病假病,咱们只管往上报。”

    三喜以为这这两人说的是林雨桐,谁知道跟着两人进了正屋才知道,她们这说的是粉蝶和紫竹。

    粉蝶和紫竹竟然同时病了。

    她第yi反应就是这两人在躲懒。这yi招已经不新鲜了,她们但凡不想动弹,都要病yi病的。她心里yi叹,不敢多话,只轻手轻脚的将油灯都收了。就听自家姑娘的声音慢悠悠的传来,话是对着青蛾和绿云说的:“病了,就歇着吧。今儿是表姑娘的好日子,不宜请大夫,等明儿吧,明儿打发人去找个大夫来。”说着,指了指拿着油灯往外走的三喜,“这个丫头是哪个?就叫她留在屋里伺候吧。你们告诉粉蝶和紫竹,就说别担心我这里没人手使唤,只安心养病就好。”说着,就摆摆手,“再挑两个小丫头,去照看她们。去吧。”

    青蛾心里不免跳了跳,总觉得哪里不对,但yi时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三喜看着林雨桐轻描淡写的安排,整个人都僵住了。心里有了那么yi瞬间的恍然,不免觉得这两人病的也太巧了。她们要是装病,也不会这个时候装病,今儿这么大的日子,正需要人手的手,她们赶着露脸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装病?如今,倒是成全了青蛾和绿云顶了她们俩的差事。如果不是装病,那只能说两人是真病了?她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昨晚的那罐子鸡汤来。紧跟着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鸡汤是自己拿回来的,不会有问题。应该只是巧了而已。对!yi定是巧合!

    林雨桐根本就懒得跟丫头费口舌。见三喜端着早饭进来,她又将剩下的银子都塞给三喜:“换成铜钱,别吝惜给厨房打赏。另外,粉蝶和紫竹想吃什么,想用什么,你都给弄来,银子用完了,你再跟我要。”

    这就是要好好的将两人给养起来。

    三喜有点明白了,“咱们院子里还有几个粗使的丫头,都是本分人”

    林雨桐赞赏的看了yi眼三喜:“你看着用吧。另外,收拾yi个佛堂出来,等青蛾和绿云的差事完了,就叫两人在佛堂伺候吧。没事数数佛豆,给老太太祈福。她们俩的八字跟老太太最相合,别人还真代替不了。”

    这俩丫头,在院子里拿乔,不就是因为每年寿诞,都会被叫去给老太太点长明灯吗?说什么八字最相合。这府里十六个八字相合的丫头,哪个跟她们似得,yi年到头什么都不干,白领这二等丫头的份例。

    三喜看着林雨桐,眼神就更加郑重起来了。这姑娘病了yi场,是开窍了。

    没将这些碍眼的打发了,是想让她们占着位子,毕竟再调拨来的丫头,是什么成色还难说。倒不如这知根底的在眼皮子底下,更好行事。

    她心里收起了那点对主子的可怜,郑重的应了yi声,才退下了。

    林雨桐心里yi笑,这丫头孤身yi人进府,按着年纪算,满打满算才四年时间。四年时间,就成了姑娘院子的三等丫头,还跟厨房这些要紧地方能说上话,就证明心里不是个没成算的。先用用看吧。

    睡了yi个回笼觉醒来,屋里已经有模样了。

    三喜挑了三个丫头上来,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矮胖的、脸上带着雀斑的叫满月,瘦高个,跟个竹竿似的叫桂芳,香梨嘴角长了yi个黑痣。

    林雨桐yi看三喜忐忑的神情,就知道为什么了。这三个丫头,吃亏就吃亏在长相上了。主子跟前伺候的,最起码都得过得了眼。可这三位,缺点太明显。

    三喜低头道:“姑娘,满月是识字的,算账记账本她都行。她爹以前就是账房。桂芳的yi手绣活这府里少有丫头能及得上,她娘是绣娘,怕她在绣房坏了眼睛,才不叫她跟着去。咱们院子的针线活,都是她做的。香梨灶上的手艺好,老太太院子里以前有个桑妈妈,是她干娘。”

    林雨桐了然,这人走茶凉,她干娘不在府里了,她就被打发出来了。老太太院子的差事是肥差,有的是人抢。“行,就这么着吧。你们把差事yi分,就各司其职吧。要是不出意外,这差事就不变了。你们就得跟着我咱们yi损俱损,yi荣具荣吧。”

    “是!”四人齐齐行礼,应了yi声。

    她们都跟这位二姑娘不熟,但看样子,这位绝对不是扶不上墙的性子。

    暂时安顿好身边的事情,林雨桐就琢磨着,怎么才能找到四爷。

    谨国公府。

    四爷此刻也靠在床上,手里端着药碗,轻轻的闻了闻药的味道,觉得对症了,才yi口给喝了。

    “少爷,今儿是大喜的日子,前面来了不少人。”贵喜接过四爷手里的药碗,“您要是觉得身子好点了,咱去前面转转?”

    四爷心里也有些拿不准,这齐家的小姐,是不是桐桐。按说应该是的,两人之前从没出过别的状况。他觉得这个面子应该给。

    于是点点头,“那就扶我起来吧。不露面确实是失礼了。”

    谁知这边刚掀开被子要下床,门外就传来脚步声,贵武yi把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少爷,世子爷要代您去下定了。”

    代替他?

    四爷眉头挑了挑,紧跟着就坐下了。这事长辈定下来,就改不了。他看了yi眼贵武,“你跟着在世子身边,好好的看着,看到什么,回来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多留个心眼,多看多听,少说话。”

    贵武赶紧应了yi声,虽然不解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赶紧退了出去。

    而四爷却往书桌前yi坐,琢磨起府里的的意思了。家里跟齐家结亲,在他看来,很没有道理。对外说是冲喜,但他知道,这幅身子没想象的那么糟糕。

    府里说是国公府,其实也算是皇家宗室。如今这大周朝是皇室姓金,他们这yi支的先祖,是开国太祖的儿子,当时也封了亲王。几代传下来,爵位yi降再降,如今到了国公的份上了。国公爷,也就是这个身子的父亲,如今领着内卫统领的差事,那这就意味着他是皇帝的亲信。

    这么yi个要权有权,要身份有身份的人家,家里的儿子即便是庶子,这婚配在三四品官员的嫡女中找,才是合情理的。

    他坐下来,开始研磨,得先把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理顺了再说。

    威远伯府。

    锦绣院正屋,林雨枝对着镜子,将yi枚蝴蝶钿子往头上簪住,头左右转动,对着镜子看了又看,问身后捧着首饰匣子的春梅:“如何?”

    “南边的样式,瞧着新奇。”春梅将匣子合上,低声道,“姑娘选好了,我就将匣子给姨娘送回去。”

    林雨枝回头就瞪眼道:“送什么送?留在屋里吧。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以后我自己收着,不劳姨娘费心了。这东西我只交给你,钥匙你自己拿着。少了什么,我只找你要。”

    春梅的心yi下子就掉地上了,“姑娘,您还是饶了我吧。”

    “出息!”林雨枝轻哼yi声,“行了,放我枕头边上,姨娘要问,我自有话说。”说着,就低声道:“我叫你打发人绊住脆果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脆果是表小姐的丫头。今儿是表小姐的好日子,自家姑娘去偏偏叫自己绊住人家的贴身丫头。连个缘由都没有。

    春梅小声道:“她今儿吃的点心,是用巴豆熬出来的水和面做的。yi准拉肚子。”

    “首尾都处理干净了?”林雨枝眼里的亮光yi闪而逝,还透着几分急迫。

    春梅点点头:“我自己动的手,没惊动别人。”

    林雨枝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没有这个丫头毛手毛脚,我看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怎么见面。

    金守仁,这辈子我可不会便宜你们。

    骑在马上的金守仁狠狠的打了yi个喷嚏,马下面跟着跑的随从双寿忙问道:“世子爷,可是着凉了?”

    金守仁摇摇头:“无碍!”鼻子痒而已,这些伺候的人惯常爱大惊小怪。

    路两边聚集着不少人看热闹。

    “谨国公府世子定亲了?”

    “没有!定亲的是四少爷。”

    “是啊,是啊!那四少爷身子不好,想来是兄代弟”

    “这也真是给了齐家和威远伯家面子”

    “可这哥哥没定亲,这弟弟怎么倒抢了先了?”

    “只怕这四少爷身子是真的不好了。”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总有三言两语吹进金守仁的耳朵里,叫他平添了几分烦躁。双寿隐晦的看了贵武yi眼,这位听见人家这么说他们家少爷,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想?

    等到了威远伯府的门前,远远的看见林长亘站在门口迎接,他脸上才带上了几分和煦的笑意,利落的从马上跳了下来。

    林长亘满脸喜悦的将金守仁迎进去,嘴里相互寒暄的说着客气话。

    “该先去给老妇人问安的。”金守仁十分坚持。

    林长亘没有拦着的道理,人家摆出晚辈的姿态来,自己就得好好的接着。给了自家面子,这面子就得兜住了。

    他吩咐管家林福:“去跟老太太说yi声,世子爷要过去请安了。”

    荣贵堂里,此时正欢声笑语。不管心里怎么想,这门亲事既然已经定下了,就只能往好处想。老太太头发有些灰白,但是脸上却红润,显然身子是十分康健的。此刻,她怀里搂着个十五六的少女,就见那少女穿着大红滚着金边的衣衫,满脸的红晕。老太太摩挲着小姑娘的背,“这大家子的孩子,养的娇气yi些是有的。不说国公府,就是咱们家,人参鹿茸燕窝,什么吃不起?好好养着也就是了。你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许是将来过门了,姑爷的身子也就好了。”

    齐朵儿点点头:“我知道好歹,外祖母。”

    “你娘跟你舅母在前面待客,yi会你也出去见个礼。”老太太低声道,“人家可都看着呢,脸上可别带出不喜欢来。要真是谁的嘴yi歪,有只言片语传到那边,可就坏事了。这四少爷虽是庶子,但也养在嫡母跟前,千娇万宠的养大。别管人家心里怎么想,面上都是要不高兴的。以后还得在那边过日子,这些你心里都得有数。”

    老太太谆谆教导,可谓是苦口婆心。

    祖孙俩正说着话,门帘子撩起来,就见林芳华打头进来,“娘,世子爷要个您请安。”

    老太太嗔了林芳华yi眼,“你都多大了,还这么冒冒失失的。”还要再说,就见帘子yi动,云氏走了进来,“娘,赶紧的,叫朵儿回避yi下。”

    齐朵儿赶紧起身,冲云氏笑笑,“知道了,舅妈!”说着,就起身去了屏风后面。

    等听见脚步声,她不由的从屏风的缝隙里往外看。就见身穿绯红锦袍的公子走了进来,瞬间,屋里仿佛yi下子都亮堂了起来。

    在家时,总觉得家里的兄弟已经是出类拔萃了,今儿见了这位公子,她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她的心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浑身的血液都往脸上涌,觉得浑身都滚烫了起来。她抬手捂住胸口,又抬眼看过去,却不想刚好跟他的视线对上。

    金守仁马上收回视线,知道这是相看的姑娘。心里还纳闷,难道林家和齐家不知道自己是代替老四来的?不过是小姑娘好奇,他也没在意,陪着林家这位老太太说几句客气话。也不过是问问家里的老夫人好不好,身子可还康健的家常话。

    他过来就是把态度摆出来,也不怎么停留,就起身告辞,要跟着林长亘往外面去。

    看着他起身告辞,齐朵儿不知怎么的,心就慌了。她的拳头不由的攥起来,心道,他要是能看我yi眼就好了。紧跟着,手就跟不听使唤yi样,推了yi下屏风。

    “哐当”yi声,屏风yi歪,瞬间就倒在地上。林朵儿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yi时间就有些手足无措。

    屋里的众人惊了yi下,不由的都看了过去。

    金守仁愕然的抬头,看着跟受惊的兔子yi样,无助又彷徨的姑娘,她yi双桃花眼已经含上了泪水,仿佛下yi刻就能掉下来。这样的神态,总是让人不由的想要怜爱。她身材娇小,玲珑有致,yi双眼睛含着千万的情愫朝自己看过来。可自己的视线yi跟她对上,她就跟受了惊吓的小鹿yi样,马上闪躲了。

    这是个难得的叫人觉得惊艳,又心生怜爱的美人。

    老四倒是好福气。

    云氏看着自家婆婆尴尬的脸,顿时有些快意。这样轻浮的玩意,得亏她夸得跟多花似的。见了男人就走不动道了。明明知道是大伯子,还敢如此,真是不知廉耻。这么想着,又不由的看向小姑子林芳华。就她这样的还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叫自己说,二丫头虽是长的好了些,但模样作态,哪yi点也跟轻浮不沾边。跟先头的嫂子不对付,拿侄女出气,什么玩意?

    这下褶子了吧!真想叫外面的客人都进来看看,看看她林芳华到底养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看着林芳华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了,她心底就说不出的快意。

    林长亘赶紧对着金守仁道:“世子爷,咱们外面叙话。这屋里乱糟糟的”

    金守仁看了齐朵儿yi眼,心里自然懂这姑娘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从十三四岁开始,她见多了这样的眼神。他yi边点头应着林长亘,yi边对老太太道:“丫头们毛手毛脚也是有的,今儿唐突了齐姑娘,是在下失礼了,万勿见怪!”

    老太太舒了yi口气,这好歹算是把自家这小孽障的面子给兜回来了。

    云氏看着离那屏风最近的丫头,眼里闪过yi丝嘲讽,这丫头离那屏风少说了有三尺远,胳膊再长,也够不到。看着这丫头噗通yi声跪在地上,她心道yi声是个没运道的。今儿这黑锅她是不背都得背了。

    锦绣院。

    “你说什么?”林雨枝不可思议的看着春梅,“屏风倒了?”不是把惹祸的脆果绊住了吗?她不解的道,“是不是那点心,脆果根本没吃?”

    春梅迷糊的道:“跟脆果有什么关系?她今儿拉肚子,没跟去伺候。是老太太屋里的珊瑚,她惹下的祸事。听说已经关进柴房了。少不得要发卖出去。这是多大的事啊,小婶子相看大伯子,是要闹笑话的。咱们家哪里丢得起这个人?”

    林雨枝将手里的帕子扯了拽,拽了再扯。难道这真是上天注定的?

    不!她不信!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多的巧合。

    “你去,去打听清楚。”林雨枝站起身上,“屏风这东西,要怎么不小心才能撞倒?”说着,就拿了yi个没什么标记的金戒指递给春梅,“别心疼银子,去打听清楚。”

    春梅被自家姑娘这东yi榔头西yi棒槌的做法,弄的莫名其妙。光是这两天的花费,都抵得上过去大半年的开销了。再说了,打听这个做什么。表小姐姓齐,是好是歹,跟自家有什么关系?但看着姑娘倔强的脸,她只得将戒指用帕子包了,转身出了门。

    外面的宾客还没散,春梅绕了几圈,才找上荣贵堂洒扫的三等丫头忍冬。

    “你怎么来了?”忍冬拉着春梅躲到假山背后,“别不长眼睛的瞎跑,主子正不高兴呢。可别叫逮住了再触了霉头。”

    春梅笑了yi下:“我们姑娘叫我来看看,表姑娘是在老太太屋里,还是回春熙苑了。要是回了,我们姑娘好歹去给做个伴。”

    “快算了。”忍冬低声道,“别叫你们姑娘见表姑娘,刚刚姑奶奶不知道怎么的,打了表姑娘yi巴掌,脸都肿了。梅嬷嬷出来拿冰帕子,我听的真真的。”

    “这怎么话说的,大喜的日子”春梅脸上不由的愕然。

    忍冬白了她yi眼:“行了,你们主仆俩打的什么主意当我不知道?不就是心里猜度到了,过来探消息的吗?想看笑话是不是?”

    “哎呦,我叫你yi声好姐姐,这话可不能乱说。”春梅yi把捂住忍冬的嘴,“难不成,真是表姑娘”说着,就不由叹息,“珊瑚她可惜了的”

    忍冬脸上的嬉笑就收了。物伤其类,难免叫人心发寒。

    春梅将戒指塞给忍冬:“我们姑娘承你的情。”说着,就利索的赶紧走了。

    忍冬看了yi眼戒指,见是光面的,半点纹饰可标记都没有,就放心的放进荷包里。四下看了看,闪身出去了。

    春梅回去,拉着林雨枝yi五yi十的都说了,才低声道:“最近避着点人,实在不行,也病yi回吧。老太太心里只怕不自在,咱们躲着点。”她真是觉得,这多打听点事未必都是坏处。

    林雨枝的脸色却难看的可怕。上辈子脆果被灌了哑药配给马棚的管事当了续弦,最后不知怎的就疯了。这辈子只怕要换成珊瑚了。原来脆果跟珊瑚yi样,都是冤枉的。不是丫头们毛躁,是有些人不知廉耻。她还当上辈子两人是后来才勾搭上的,原来从这个时候起,就已经看对眼了。

    无耻!龌龊!

    她只觉得头上的青筋都开始蹦跶了。

    春梅吓了yi跳,“姑娘,您这是”何苦生气?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林雨枝好容易才压下心头的怒火,深吸yi口气:“咱们去云霞院看看。”

    去看二姑娘?

    春梅不知道自家姑娘的心思,只得抬手扶了她。出门见夏荷提着食盒往回走,她就有些尴尬。这本来是自己的活,不知道姑娘是怎么了,倒疏远了夏荷,将自己带在身边。弄的她跟夏荷在yi个屋子住的都不自在。

    林雨枝看着夏荷皱了皱眉:“饭菜热着就成了。我回来吃。”

    夏荷脚步yi顿,这是没打算带自己出门,她低头应了yi声,想着自己哪里交姑娘不高兴了。

    才过了yi天,这云霞院就变了个样子。院子里收拾的整整齐齐,到了门口,就有小丫头进去禀报。再yi看这伺候的,没有yi个熟脸。林雨枝心里就yi叹,这些大丫头都去前面露脸去了,反倒是这么不当用的,这时候倒是当用了。

    林雨桐笑着将人迎进来:“天都晚了,潮气重,大姐何苦再跑yi趟。有事打发丫头说yi声就是了。”

    林雨枝看着林雨桐的笑脸,手不由的yi紧,拉着林雨桐坐在榻上,“今儿我跟二妹说几句私房话。你觉得有道理,就听听。”

    林雨桐抿嘴yi笑:“有什么话就直说,又不是外人。”她也想看看这个连着造访的大姐想干什么。要真是关心自己,在明知道这屋里是什么境况的情况下,就该关心身体,关心衣食住行。可她没有。反倒yi开场就要说知心话。这人跟人相处,最忌讳的就是交浅言深。它倒是想听听,她要说什么。

    林雨枝左右看看,见屋里的丫头都退了出去,才道:“二妹,有句话叫天妒红颜。有时候长的好了,并不是福气。”她说着,就伸手,将针线箩筐里的剪子给拿出来,“你要是信大姐,就把头发放下来。咱们将头发理yi理。”

    林雨桐还没说话,林雨枝就伸手拔下她头上的簪子,yi头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林雨桐还没反应过来,就觉的脑门上的头发被挑了下来,直接盖在脸上,挡住了她的视线。眼睛里进了头发,让她不自觉的就闭起眼睛。

    咔嚓yi声,前面垂下的头发被剪了下来。

    “这是做什么?”林雨桐有些怒了。yi上来就拿着剪子在人的头上脸跟前比划,这什么毛病。

    林雨枝却笑了:“这样就好多了。”说着,就拿了镜子给林雨桐看。

    镜子中的姑娘,叫人看不清长相。因为额前的流海基本都遮住了眼睛。

    “相信我,二妹。这是为你好。”林雨枝放下剪子,叹了yi声,然后转身出去了。

    林雨桐将头发撩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脸,真是美不胜收。可看着狗咬yi般的流海,她只得拿起剪子自己修了修,好歹不怪看了才罢手。倒是长短上没有再动,半遮挡着眼睛就挺好。就这样,也不难看出是个美人。只是没有那么惊艳罢了。

    这个大姐给人的感觉太过违和,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她顺手推舟的改变形象。自己无法主宰命运的时候,她还真不想成为别人手里的筹码和工具。

    三喜进来,看了林雨桐yi眼,什么都没说,只亲自蹲下去,将剪掉的头发都收起来。

    林雨桐低声道:“去打听打听,今儿发生什么事了?”

    以至于林雨枝跟受了刺激yi样。

    谨国公府。

    四爷将自己写写画画出来的关系谱yi张yi张放在炭盆了烧了,就见贵喜带着贵武进来了。“回来了?”他头也不抬的问道。

    贵武点点头:“是!少爷,我回来了。”他低声将今儿见到了,听到的yiyi交代了yi遍。

    “你说,听见什么倒了?”四爷皱眉问道。

    贵武点点头:“好似是屏风倒了。林家门房的yi个小子,四处跑着求人给他姐姐求情呢,听说是他姐姐不小心将屏风推倒了。要被治罪。”

    丫头推到了屏风?

    四爷指了指屋里的屏风,“你们试着从侧面推yi下?”

    贵武还真过去推了推,只是推远了yi点点,推倒就不能。除非丫头站在屏风的前面或是后面。前面不可能,太失礼。后面谁家伺候的丫头藏在屏风后面。

    四爷将手里的纸张都扔进火里,心里却知道,这次真是褶子了。这姑娘根本就不是桐桐。桐桐认得出自己,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她只要确定对方不是自己,压根就不会多看第二眼。做什么要故意推到屏风呢?可见对方根本不是!

    如今小定都下了,还真是麻烦。

    问题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桐桐在哪?想起威远伯府姓林,他就吩咐贵武:“你多打听林家的事。”想通过名字判断,这也不行。姑娘家的闺名传不到外面。就算名字对上了,他现在也不敢肯定名字和真人刚好就是匹配的。

    说着话,他就从书架上取出yi个匣子,打开看看,里面也就几十两碎银子,扔了十两给贵武:“多问问那些婆子,别舍不得下本钱”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18章 庶子高门(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