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20章 庶子高门(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20章 庶子高门(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2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20章 庶子高门(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4

    谨国公府。

    贵武急匆匆的进了院子,就见贵喜在门口守着。他疾步过去,抬下巴朝书房里点了点:“怎么了这是?又叫你守门?什么事整天在书房神神秘秘的?”

    贵喜摇摇头:“咱们这位少爷,如今真是越发的看不懂了。”也不去给国公爷和夫人请安,说养病就是不出院子。可这不出院子,却yi点也没闲着。将贵武提溜的团团转就罢了,如今这书房都不准人随便进出了。

    贵武擦了yi把头上的汗,“那你通报yi声,我要进去回话。”

    “进来吧。”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

    两人吓的相互对视yi眼,才赶紧都低了头。

    贵武推门走了进去,就见少爷闲适的坐在书案后面。他赶紧将书房的门关好,转身回禀道:“小的今儿又去打听了。那被打发出来的两丫头,都是林家的家生子,yi家子都住在伯府的后巷里。这两天,来来去去的请了好几个大夫。几个大夫的都说,那个叫粉蝶的是吃多了不消化,少进点蔬果,空上两天就没事了。而那个紫竹的,说是有些上火,将瓜子干果停yi停也就好了。可这俩丫头跟商量好了似得,就是说浑身没劲,下不了床。这才几天的时候,那两姑娘的嫂子都骂出话了,说什么张精作怪的,装病把差事丢了,是狗肉上不得台面什么的哎呦,那个难听”

    他说着,猛yi抬头,就见自家少爷脸上难得的带了笑意。他这yi惊,话头就止住了。

    四爷yi笑,这俩丫头不是装病,是真的起不了身。这是又下了什么古怪的药了,不影响人吃饭,甚至都不会太影响身体健康。大概持续上yi两年,自然就好了。只是这好吃懒做的名声也就留下了。再加上,这只吃却动不了身体,有个yi两年,人也就胖的见不了人了。这才是杀人不见血呢。

    这手段,除了桐桐也没别人了。

    找到人了,他心里就先松了yi口气。

    如今头疼的是得赶紧叫她知道自己在哪。

    这么想着,就赶紧收敛心神,抬头问贵武:“林家门房上的小子,你叫人搭上关系了吗?”

    贵武猛的想起什么似得道:“我听着像是她姐姐被灌了哑药了,如今在家里养着呢。”

    哑药?

    这玩意,也是毒药的yi种,对桐桐来说解起来并不麻烦。

    四爷起身又拿了银子递给贵武:“去给那小子,告诉他,要是他愿意想办法替咱们传话,咱们就有办法治好她姐姐。”

    贵武小心的接过银子,他这次是真的怕了,“少爷,不能勾引人家正经的嫡小姐的”

    四爷yi愣,勾引?这词真是新鲜。“行了!这些你不需要知道。照着我说的做就是了。”

    林雨桐坐在议事厅,等着迟迟没到的管事。身后三喜倒了yi杯茶刚递到手里,就见满月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姑娘”满月胖胖的脸上还带着汗珠子,压低了声音道:“门房上珊瑚的弟弟,递话进来说,故人依旧在。”

    故人依旧在?

    林雨桐蹭yi下就站了起来,连呼吸都乱了,“人呢?”

    满月拿出yi个小小的匣子:“他说,将这个转交给您就什么都明白了。”这匣子他看了,根本就打不开。

    林雨桐拿到手里yi看,就知道这是密码匣子,这玩意就算落到别人的手里,也就是干看着的份。强行打开,里面的纸张应该是抹了磷粉的,绝对会自燃的。

    她急着想要打开,袖子却被三喜拽了拽,这才看见管事们陆陆续续的到了。

    林雨桐本来还有功夫跟他们掰扯,现在她哪里有功夫。

    她抬起眼看了下面yi眼,就叫了三喜低声吩咐了两句。三喜诧异的看了yi眼林雨桐,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而林雨桐却只坐在上首端着茶杯喝茶,心里老是记挂着四爷送进来的匣子。

    上面站着的,从陈嬷嬷到管家林福,不管是内管事还是外管事,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姑娘是怎么个意思。虽然大家来迟了,可这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了。就这么站着,yi句话也不问,甚至眼皮都不抬,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陈嬷嬷不由的咳嗽了yi声:“二姑娘,人都来齐了。”

    林雨桐抬眼看了陈嬷嬷yi眼:“齐了?齐了就开始吧。我年轻,又没当过家。有些个规矩还真是不知道。”说着,就扭头看向林福,“大管家,府里的规矩,你都记着的吧?”

    林福心里咯噔yi下,这是想拿自己立威吧。他嘴角抽了抽,就低声道:“回二姑娘的话,老奴记着呢?”

    “记着就好,记着就好。”林雨桐的声音还这么清清淡淡的,“今儿没有yi个按时到的,你说说,这在咱们家该怎么处罚?”

    “这”林福嘴角动了动,却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嗯?”林雨桐眼里的冷光乍泄,“不记得?”

    林福心里yi惊,头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心里念了yi遍佛,像!太像了!他再不敢抬头,低声道:“罚yi个月的月银。”

    “那就按大管家说的办吧。”林雨桐皱眉,将这二三十个人扫了yi遍,“罚yi个月的月银。”

    林福心里yi苦,这哪里是自己的说的,这不是自己被逼着说的规矩吗?

    陈嬷嬷赶紧把头低了,她现在倒是不担心赵姨娘闹妖了,她更担心这个二姑娘了。

    这边有不敢冒头的,就有那敢冒头的。

    人群中出来yi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二姑娘,老奴不服,咱们手里也都有yi大摊子事要忙,哪里能随叫随到”

    这话yi出,人群顿时就起了响应之声。

    林雨桐心说,这是组团闹事呢。什么叫随叫随到,昨天早上就叫几个丫头挨个通知到了。这还真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不小嘛。

    满月低声道:“这人管着内院的厨房姚婆子,她闺女是赵姨娘身边的翠柳。”

    原来是赵姨娘的人。

    林雨桐了然的点点头,抬手压了压:“看来不服的不少。不服没关系,总会让你们服的。”她伸出手,往右边指了指,“不服往这边站。利索点,叫我看看,都有谁不服?”

    人群就顿时就静了下来。

    姚婆子左右看看,哼了yi声,yi个毛丫头就将你们吓成这样了?能成什么事?

    她倒是光棍,直接就站了出来,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带着几分有恃无恐。

    林雨桐看着下面:“还有谁不服?站出来。别敢说不敢认,叫人瞧不上。你们看看人家,到底是有人撑腰,底气就是足!”

    陈嬷嬷暗笑,这话yi出,不是摆明了这是知道姚婆子是赵姨娘的人吗?

    大家都不是傻子,马上听出几分意思,这现在不是姚婆子要找事,是这位小姑奶奶要找事。

    “服!”不知道谁喊了yi声,“大家都服!”

    紧跟着,众人忙应和,yi个个喊着服。

    林雨桐轻笑yi声,人就是这样,躲在背后放暗枪的时候,什么不负责任的话都敢说,yi旦放在明面上,露出正脸来,yi个个都成了鹌鹑。她转头看向姚婆子:“你听见了,大家都服,就你不服。我再问你yi遍,你是服还是不服?”

    姚婆子面色涨的通红,就是不言语。

    这是杠上了。

    林雨桐拨弄着指甲,“看来还是不服。这好办,我想办法叫你服了就是了。”说着,就对已经回来的三喜道:“将人请进来吧。”

    三喜就朝后面招招手,就见外面走进来十几个壮实的妇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跟棍子。。

    众人愕然,正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就见林雨桐指了指姚婆子:“拉下去,打!”

    这些婆子是每人yi两银子雇来的。林雨桐也知道,这家里的人是差使不动。差使不动没关系啊,有银子就能雇人,再有银子直接就买了听使唤的来。至于说家丑不可外扬的事,谁在乎?

    话音yi落下,这些雇来的婆子yi窝蜂就上去,压着姚婆子,棍子就往身上招呼。

    “啊哎呦”姚婆子的惨叫声传的半个府里的人都能听到。

    林福低声问陈嬷嬷,“这是哪来的人?”

    陈嬷嬷摇摇头:“不知道,没见过。”

    林福心道:这是早就准备好杀威棒等着人往不长眼的往里面跳了。

    下面的人看着姚婆子被两个婆子摁在地上,其他人换着拿棒子往山上打。那yi下yi下的,跟打在他们的心上yi样。怎么听都觉得瘆得慌。

    这样的主子谁不怕?这么想着,就不由的抬头朝林雨桐看去,就见这位正慢悠悠的喝茶,眼皮都不带眨yi下。

    林福上前,低声道:“二姑娘,打多少下?”总不能就这么的打下去吧。

    林雨桐眼皮yi撩:“问我呀?”她轻轻yi笑,又吹了吹茶水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浮沫,笑道:“你该问她去!问问她,服了没有。总归要打服的,是不是?”

    林福心里打了yi个哆嗦,这满府的人眼睛都是瞎的吧。硬是把yi个狼崽子当成羊在养。这yi露出獠牙,就叫人从心里害怕。

    他还真怕出了事,没法子交代,赶紧过去问姚婆子:“姑娘问话呢,你服了没有?”

    姚婆子哪里就真的硬气,不过是仗着赵姨娘,觉得没人敢将她怎么样。等棍子打在身上了,早都悔死了。见管家问了,才撑着yi口气道:“服!服了!”

    林雨桐眼皮yi垂,三喜才抬手,那些妇人这才住手。

    三喜又朝外招手,就见yi个背着医箱的老大夫气喘吁吁的进来。

    众人绝倒,这不光是早就蓄谋要打人,而且连大夫给提前准备好了。

    老大夫上前看了伤势,林雨桐就问道:“死的了吗?”

    “皮外伤。”老大夫知道大户人家的阴司,头不不敢抬。

    “不会留下后遗症吧?”林雨桐又问了yi声。

    老大夫赶紧道:“不会,休养两月就没事了。”

    林雨桐了然的点点头,众人正觉得这姑娘心肠还是软的,就听她道:“都听到了吧。她的伤要不了命,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以后要是不小心莫名其妙的死了,跟本姑娘可无关。”

    众人正觉得这话可笑,可心里却不由的yi凛。受了点伤的人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死了?谁会叫她莫名其妙的死了?

    越想心里越是怕。是啊!要是她死了,不是正好能说二姑娘心性残忍吗?

    那么,姚婆子死了,对谁有好处呢?当然是赵姨娘了。

    这就差没明说,她叫来大夫就是为了防着赵姨娘栽赃陷害,嫁祸给她。

    就连爬在地上的姚婆子心里就提起来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陪着林芳华在外面听了半天的赵姨娘,yi口气差点上不来。她什么都没干呢,就差点被说成杀人犯。这黑人也不是这么黑的。

    前路被堵,后路被抄的感觉真是憋屈。

    她抹了yi把眼泪,拉着林芳华道:“你听听你听听打了我的人,还泼我yi身脏水,欺负人不能这么欺负”

    林芳华银牙yi咬:“果真跟她娘yi样。我早就说了,这不是个安分的,老太太跟哥哥还说性子本分。这就是本分的结果”说着,yi把推开赵姨娘,从照壁绕了过来,“我当谁这么威风呢,原来是咱们家二姑娘”

    林雨桐抬眼看了看,没搭理,反而继续对三喜道:“给她十两银子,养伤治病。咱们yi码归yi码。”

    养两个月的伤,得十两银子。姚婆子心里瞬间就平衡了。也没有那么多的怨气了。

    陈嬷嬷嘴角动了动,林雨桐才不管她。她手里肯定有姚婆子的yi些小辫子,要真是抓住了,将这婆子掀翻换个云氏的人也不是不行。可自己凭什么就得给她当枪使?yi边用自己,yi边给自己下绊子。陈嬷嬷今儿来的晚,就是想等自己压服不住的时候,她再出来收拾乱局。心眼不正,就没有合作的基础了。留着姚婆子,叫云氏自己想办法去。没有好处的事,自己凭什么劳心劳力。

    今儿立了威,为的是以后行事方便yi点的。叫她们知道害怕,知道这家里还有yi个不能得罪的人。也就行了!

    这边安排完,才扭头看林芳华。yi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yi身素服,带着银簪。身材很娇小,说实话,长相上,还真算的上是yi个美人。只是脸上的戾气太盛,生生破坏了这美感。

    “陈嬷嬷,没看见客人来了吗?”林雨桐直接对陈嬷嬷发难,“不知道看座上茶,眼力见呢?”

    陈嬷嬷心里yi跳,这大小姑奶奶算是对上了。她赶紧上前要去扶林芳华,却被林芳华yi把推开,yi个踉跄,险些摔倒。

    林芳华对着林雨桐yi声冷笑:“客人?这是说我呢?”

    林雨桐莫名其妙的看着林芳华:“大姑奶奶觉得这话错了?”

    “我告诉你,你姓林,我也姓林”林芳华抬起手,手差点指到林雨桐的鼻子上。

    林雨桐眉头皱了起来:“大姑奶奶错了,我现在还姓林,可您现在姓齐林。”

    众人倒吸yi口凉气,我的姑奶奶嗳,您真是姑奶奶。这话没错,但是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林芳华再也想不到林雨桐这么顶了她yi句,这yi句还真顶在肺管子上了,叫她辩无可辩。“好好好!我是客人!我这就走,不遭人嫌弃”

    这就是要撒泼了。

    林雨桐嗤的笑了yi声:“国公夫人yi定对大姑奶奶在娘家的所作所为非常感兴趣。”不管这里面有没有别的原因,作为嫡母,yi定不喜欢庶子媳妇太能折腾。有其母就有其女,林芳华在林家的跋扈,传出去yi言半语,就够将来齐朵儿喝yi壶的。

    她此时真的不知道她会成为国公夫人的庶子媳妇,所以,她十分放心的跋扈起来。

    林芳华转身的动作yi下子就僵住了,深深的看了yi眼林雨桐,那眼神,倒像是隔着她在看另yi个人。

    而林芳华此时,也真的觉得眼前站着的是另yi个女人。她们都yi样,在这家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总是这么无畏无惧,偏偏叫人拿她yi点办法都没有。

    她满脸复杂的收回视线,袖子yi甩,大踏步的离开。

    林雨桐看了这伙子yi下乖觉起来的管事:“外院有事找林福,内院有事找陈嬷嬷。”说着,就看向陈嬷嬷和林福,“你们不能决断的事,拿过来问我。都散了吧。”

    说着,就起身,带着丫头穿过人群,直接往外走。谁知道还没走出院子,赵姨娘就来了。见了林雨桐远远的行礼,“二姑娘。”

    林雨桐用鼻子嗯了yi声,她是真急着看四爷的匣子里写了什么,他如今人又在哪呢。心急的什么似的,哪里有时间在这里打怪升级。

    可她越是着急,事情越是没完没了。

    “二姑娘。”赵姨娘又更大的声音喊了yi声。

    林雨桐看了她yi眼,就知道这是来找茬的。她心里冷笑,脸上却露出不耐烦来,“赵姨娘不来,我还要打发人找姨娘去呢。我正要打发人去外院给柏哥儿收拾院子呢。等收拾好了,你将柏哥儿搬出去。要是不放心,我叫人将云霞院前院正房收拾出来,叫柏哥儿搬过去暂住。即便夫人不在,也没有叫姨娘抚养教养哥儿的道理。”

    柏哥儿,这可是赵姨娘的命根子。

    “你凭什么?”赵姨娘瞬间忘了刚才的打算,直接出口质问。

    “家里长辈不在,嫡姐教养幼弟,有什么问题吗?”林雨桐yi副你别不知好歹的样子,差点将赵姨娘yi口血给气出来。她yi脸羞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扬声道;“伯爷,你看到了吧?我们母子在府里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谁都能欺负”

    林雨桐眉毛yi挑,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她哼笑yi声,就直接往外走。绕过屏风,就见yi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满眼复杂的看着自己。

    林雨桐知道这是林长亘,就福了福身:“原来父亲在家。”说着,就站起身,“父亲不去水云观?”

    林长亘沉吟了yi下:“明儿yi早动身。”

    林雨桐点点头:“那既然父亲会不在家,就叫柏哥儿暂居云霞院了。等您回来,就挪到外院。”

    林长亘嘴张了张,最终点了点头。

    只要还要脸,只要真为了儿子好,他就不会反对。由姨娘养大,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林雨桐虽然看不上这样的规矩和认知,但用好了,这玩意就是上好的武器,无往而不利。

    她不用看都知道赵姨娘的脸色。

    得到答复,林雨桐又福了福身,这才转身回自己的院子。

    远远的还能听见赵姨娘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林雨桐也就是吓唬yi下赵姨娘,告诉她自己有什么权利。她可没真想将小屁孩带过来自己教养。再说了,都十二了,怎么教养?

    陈嬷嬷暗暗的跟林福对视了yi眼,心里就更提起来了。这位小姑奶奶比大姑奶奶难缠多了。

    陈嬷嬷心道,对于夫人来说,千难万难的事,就叫她这么三下五除二办到了,多少叫人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虽然自家夫人有许多顾虑,但也跟自家夫人身上少了这么yi股子魄力有关。

    林福心惊胆颤的原因,却是觉得看见这个二姑娘,就像是看见了当年的先夫人甘氏。估计伯爷看见这样的二姑娘,也实在没办法拒绝从她嘴里说出的话。

    而林雨桐脚下跟生了风yi样,回到了院子。yi进院子,就进了内室,吩咐几个丫头:“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靠近。”

    三喜和满月早就见识了这位姑娘的手段,后背都被汗湿了。赶紧点头应是,两人跟门神yi样在门口守着。

    林雨桐这才将匣子拿出来,小心的打开。展开信纸,四爷的字迹yi跃入眼帘,她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不是自己矫情,这世上谁离了谁都能活,可这活的好不好,各种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了。

    就跟自己yi样,没有四爷,在这威远伯府想过的好,也不是难事。但这心里空落落的,没着没落,只有这yi刻,才觉得整个心终于被填满了。

    她伸手将眼泪擦了,这才细看信上的内容。这yi看不要紧,紧跟着脸就黑了。

    谨国公府四少爷,不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病秧子庶子四少爷吗?不是齐朵儿的未婚夫吗?

    妈蛋的!要不要这么狗血!刚才还威胁林芳华呢,谁知道兜兜转转的,闹不好要落在自己的脑袋上。

    果然,寿终正寝才是正确的死法,像是自己跟四爷这种上辈子自寻死路的,这辈子就得受点报应。

    她再三确认了信的内容,虽然心里被狗血填满了,但此刻还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得想办法给四爷捎话出去。也不知道他在国公府过的好不好,缺不缺银子使。刚想着要不要收拾yi匣子东西给他带过去,就瞬间惊醒。不行!这肯定不行!自己这边到处都是丫头,东西都是有数的。他那边也yi样,突然冒出来的东西总是让人怀疑的。想到那人满身的心眼子,估计总能将日子过好。她干脆提笔写了yi封信。然后将信放回匣子里。又拿了三颗颗药丸出来。两个是解毒丸,yi个是固本培元的丸药。其中yi颗解毒丸是他承诺给珊瑚的弟弟的。其他的两颗,让他根据他自己的身体情况服药。

    这才将匣子重新锁好,交给满月,“你去找那给你传话的小子,将这东西再还回去。”

    “没什么话要交代的?”满月又问了yi声。

    林雨桐摇了摇头:“没有了。去吧。”

    满月顺便从屋里的匣子里抓了yi把钱出去,“叫那小子跑腿买点零嘴。”

    林雨桐赞赏的点点头,平白无故的来往惹人怀疑,打发小子跑腿就是个好借口,“别心疼银钱。”

    满月应了yi声就出去了。林雨桐的心这才落到了实处。

    她心里的劲yi松,就躺在榻上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正睡的香甜,门外就想起喧哗之声。林雨桐yi下子给惊醒了,“什么事?”还能不能消停了。

    “姑娘,大姑娘来了。”门外是三喜的声音。

    不用问都知道这位大姐又是想不经通传就往屋里来被丫头拦了。她烦躁的皱眉,“请进来吧。”

    紧跟着门帘子yi动,林雨枝满脸诡异的进来了。

    “大姐来了。”林雨桐起身,将身边的位置让出来,“失礼了。我昨晚睡的不踏实,今儿就补了yi觉,叫丫头们在外面守着”

    不等林雨桐说完,林雨枝就冷笑yi声,往林雨桐身边yi坐,“二妹,你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上辈子,这个时间点正是发现这个二妹哑了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干预,倒叫自己看到了这个二妹的另yi幅面孔。要真是她上辈子不哑,那是不是自己的命运就不用跟她连在yi起了。可要是不跟她连在yi起,自己又怎么进谨国公府。自己要是进不了谨国公府,不能跟金守仁生不下金家的儿子,自己的满腔抱负又该怎么办?她想帮助她,但这yi定在不干扰自己的大事的前提下。而如今呢,这yi点点改变,叫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当事情再不按照上辈子的轨迹走,自己重来yi次还有什么意义?

    林雨桐看着林雨枝不免失笑:“怎么就说是刮目相看了?大姐难道对妹妹知之甚深?”你都不了解这个人,刮目相看就无从谈起。这不是你觉得别人变了就真的变了,或许是人家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没发现而已。

    “当然!”林雨枝几乎是脱口而出。

    林雨桐就笑,事实上姐妹俩除了请安能碰见,交情也仅限于彼此点头打招呼。相互了解?那绝对不是这辈子的事。

    林雨枝看见林雨桐的笑脸,就马上闭嘴。这辈子她对她确实不了解,上辈子上辈子她就真的了解过这个嫡妹吗?她也有些不确定了。可她要是这么能干,又怎么会被人冤枉跟四少爷通奸呢?她不由的想起她上辈子死的时候的神情,没有悲伤,没有愤懑,嘴角含着笑,眼里只有了然和明悟。她到底明白了什么?悟出了什么?她捂住胸口,为什么在这yi瞬间,她对上辈子的认知变得不确定了起来呢。

    想到上辈子的种种,又想起这辈子许多的不确定,她的面色越来越白,出去的脚步都有些不稳。

    春梅本来跟三喜几个人在院子里说话,看自家姑娘白着脸出来,屋里却没动静。心道这二姑娘发起狠来真是谁也不认。这家里大大小小上上下下,就没有她愿意卖面子。这不自己姑娘又给撅回来了吧。

    三喜等人看着搀扶着出去的主仆二人,顿时莫名其妙。其实只要不惹自家姑娘,她是个特别好相处的人。

    看到林雨枝的样子,林雨桐心里也yi样烦躁。不用问。上辈子自己的命运跟这个人有莫大的联系,跟齐朵儿也有许多的交集。这叫她的感觉十分不好。

    再加上这辈子,自己跟齐朵儿的交集已经有了。她跟现在的四爷订了亲,先不说这退亲的可能性有多大,只说想办法退亲之后呢?

    自己的身份不论从哪里算,都比齐朵儿高吧。跟齐朵儿退婚后,自己跟四爷这婚事又怎么能结成?这真是yi个让人挠头的事。

    她现在还真是yi点头绪都没有。这可怎么整?

    脑子里闪过的两个办法。yi个是私奔,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玩这yi招的。估计自己愿意,四爷也不愿意。这人骨子刻着的某些东西是改不了的。比如聘者为妻奔为妾。另yi个办法就是成亲的时候,自己直接李代桃僵,生米煮成熟饭就无从反悔了。但这也yi样后患无穷。

    相比起林雨桐的烦躁,四爷这会子的心情还是很美妙的。只要确认了人,剩下的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

    贵武诡异的看着四爷,只觉得自家少爷真是了不得。勾引人家嫡小姐,还真给勾引着了。随便送了人家yi点东西,人家不光是收下了,还送了回礼过来。他要有这本事,早就娶到媳妇了。

    四爷打发了yi副欲言又止的贵武,就将固元丹用水化开,服用了。这身体这yi调理,马上就能好起来。还是得想办法见桐桐yi面才成。

    至于这恼人的婚事,是得好好的筹谋yi二了。

    门被推开,贵喜进来了,“少爷,世子爷打发人来传话,说是明儿yi早启程去水云观,问您身体如何?要不是要跟着去走yi走,散yi散。”

    水云观?

    正好!他正想出去走走。圈在府里巴掌大的院子里,还是男人嘛?

    “你去传话,就说我觉得身子好多了,正想出去走走。”四爷说着,就吩咐贵喜,“我要歇着了,将门带上吧。”

    今儿练功将药力吸收了,明儿就是骑马出门也不打紧了。

    晚饭的时候,桌子上摆着十六道菜。香梨笑道:“咱们院子今儿是头yi份,我去的时候,饭菜都收拾好了。想推辞都不能。”

    林雨桐了然,都是欺软怕硬的。她端起三喜盛出来的汤,就道:“该打赏的打赏。别在这地方省着。”光是畏惧还不行,还得叫他们怕的没有怨言。

    香梨忙笑道:“给了,抓了两把钱呢。”

    林雨桐就点头,这几个丫头,都是从下面升上来的,对人情世故向来是周到的。“我也不过是白祝嘱咐yi句。都坐下,yi起用吧。再挑两道素菜送到佛堂。”省的这些人嘴巴yi歪,说些怪话来。

    桂芳端起豆腐狮子头和烩三珍就去了,走路不光带风,就是说话的声音都比往常大了。

    主子得脸了,下人才有底气,胆气才壮。

    林雨桐笑笑,也就由着她去了。

    正吃饭呢,陈嬷嬷来了。

    “吃饭了吗?”林雨桐指了指桌子,“给嬷嬷加yi双筷子。”

    陈嬷嬷连连摆手:“不敢打扰姑娘用饭。老奴过来,还真是有事。”

    林雨桐点点头:“我没那么些讲究,说吧。”

    陈嬷嬷压低声音道:“刚才姑奶奶打发人来说,想叫府里派yi辆车,她明儿要去慈安寺上香。”

    上香而已,去就去呗。

    林雨桐不解的看向陈嬷嬷,“怎么?有什么不妥当?”

    陈嬷嬷低声道:“老奴听说,姑奶奶不知道从哪知道谨国公府的四少爷明儿yi早也跟着去水云观”

    这话yi出口,林雨桐的心就砰砰直跳。四爷要去水云观,她还真不知道。只是这跟林芳华去慈安寺有什么关系?

    陈嬷嬷见林雨桐真不知道,就解释道:“这去水云观,中午yi般都在慈安寺打尖,稍作休息。姑奶奶这是想带着表小姐去相看四少爷的”说着,见林雨桐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就道:“咱们跟国公府事先没打好招呼,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只怕有些失礼”

    林雨桐自己其实都想去,正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话,外面就禀报,“大姑娘打发人来了。”

    进来的是夏荷,她倒是不常见。

    林雨桐先打住陈嬷嬷的话头,问夏荷道:“你们姑娘打发你过来可是有事?”

    夏荷笑道:“姑娘说,听说姑奶奶明儿去慈安寺,她也想跟着上柱香。说是近日总是噩梦连连,还是上柱香心里踏实。”

    林雨枝这么急巴巴的要去,这里面yi定有事。林雨桐觉得这慈安寺就更得去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20章 庶子高门(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