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25章 庶子高门(9)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25章 庶子高门(9)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2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25章 庶子高门(9)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9

    母女俩正说话,就听见屏风后面哐当yi声,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朵儿不是睡了吗?”老太太看了梅嬷嬷yi眼。有些话可不能让不知深浅的孩子听去。

    梅嬷嬷吓了yi跳,赶紧转进去看。就见齐朵儿胳膊交叉,抱着肩膀,早已经泪流满面,她眼里仿佛yi下子失去了光彩,嘴里兀自不停的念叨爹爹爹爹。这是因为知道姑老爷是被害死的,所以吓着了?

    她见这姑娘对自己进来没半点反应,就要上前查看,可刚yi迈步,就听见有人也绕过屏风,转头yi看,是姑奶奶进来了。也好!孩子吓着了,有亲娘在跟前,总好过她的老仆。她让开路,看着姑奶奶快步的走了过去。

    林芳华见到女儿的样子,确实吓了yi跳。这是怎么了?什么东西将她吓成这样?自己的闺女自己最清楚不过。要真是个单纯的孩子,就想不出用坏了二丫头名声的招数来。这么yi想,她心里就有了猜测,眼睛不由的闪了yi下,就伸过手去,想要拍拍这个孩子的背,“别怕!娘在。”

    齐朵儿见手伸过去,却朝后猛地yi躲,瑟缩了yi下。yi副不想叫林芳华碰到的样子。

    孩子躲避母亲的碰触,而且抗拒的意思十分明显。这就不由的叫人觉得蹊跷了。

    梅嬷嬷不解的挑挑眉,不再言语,转身刚要离开,抬头就见老太太已经进来了。想必刚才的yi幕,她已经看到了。就见她正目光深沉的盯着对面的母女。

    “朵儿丫头,怎么了?”老太太突然出声问了yi句。

    齐朵儿看着老太太,嘴角动了动,紧跟着眼泪就下来了,抽噎了半晌,才摇摇头,“没事,外祖母,只是做噩梦了。做噩梦了而已!”说着,她就重新躺倒榻上,闭上了眼睛。

    在长辈的面前直接躺上去就睡,这是十分失礼的,但此刻她也顾不得了。她的心乱的很。脑子里不停的回放着爹爹死前的情形。他身体是不好,但也只要静养就没有大碍。齐家是大族,每yi房在公中的产业中,都是占着份子的。家里并不缺银子使。爹爹不用劳心,滋补又跟的上,大夫常请平安脉,哪里就说不好马上就不好了呢?

    那天,爹和娘大吵yi架。她隐约听到爹爹说,娘这是自寻死路。她隔着天井,看着爹手里挥舞着的信件。现在想想,应该是爹发现了娘跟齐侧妃私下往来的事。

    其实细想,爹的话也是对的。要是端王将来出头了,齐侧妃自然更近yi步,齐家作为娘家,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可世上哪里有什么绝对的事情?万yi端王失败呢?那是,齐家失去的也不过是yi个女儿,低调的蛰伏下来,上面坐着的也不至于跟对头家侧妃的娘家过不去。至少不会赶尽杀绝。这本就是什么都不用做也不会失去什么的事,为什么要帮着去算计恒亲王?这确实是在结仇。

    爹将信件收了起来,说是晚上要找族长好好的商量商量,齐家不能因为娘的愚蠢而断了活路。

    结果,那天晚饭之后,爹爹没有出去,反而是疲累的早早就睡了。结果第二天,就再也没有起来。

    现在娘说,爹爹是被甘氏害死的!按着时间算,当时要真是甘氏小产了,那时候正是小产后七八天而已。从京城到江南的信,七八天应该差不多。就算是甘氏小产后,马上发现这事跟娘有关,马上派人来江南,马上动手,但能做到悄无声息杀人,却半点不被人察觉吗?她摇摇头,这根本就不可能!

    她想到那天吃完饭,自己也觉得昏沉沉的,疲累的很,迷迷糊糊的睡了,第二天yi早起来,就被告知爹爹死了的事。

    当时娘说,是旧疾复发,救的不及时。

    如今想来呵呵

    娘她应该是害怕爹去找族长,害怕族里知道了后会对她严惩。害怕林家知道这事跟她有关会受牵连而不再管她。所以,她就想阻止爹爹。可阻止爹爹的结果却是爹爹死了。

    爹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跟娘有关?

    当时,自己没有见到爹爹的遗容,见到的是已经装殓之后的棺木。如今想来,是不合常理的。当时齐家的人为什么没有人有异议呢?

    猛地,她想起娘将自家的的产业拿了八成出来交还给了族里,说是爹爹的遗言。族里忙着瓜分钱财,没人在意这葬礼是不是有不合理的地方。

    她忍不住痛苦的呻吟yi声,她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知道真相。

    不过,娘现在的所作所为,自己却能理解。因为她走错了yi步,就得继续错下去。因为她在这个过程中,失去的太多了。她不能失败,也败不起了。

    要不然,她汲汲营营失去那么多图什么!她不甘心!

    想明白了这yi点,她就什么也不能问了。爹究竟是怎么死的,她也不想追究了。恐怕这事除了娘没人能说得清楚。

    而自己,除了娘能依靠,还能依靠谁呢?不管心里有再多的猜测,都不能说了,也不能问了。

    林芳华看着什么都不说的闺女,心里yi松。丈夫的死,真的是个意外。她只是想趁他迷糊的时候,将那封要命的信取回来毁了。谁知道这迷药会跟他平日里吃的药相克,人就那么死了。

    她也后悔!她也恼恨!

    可是该恨谁呢?

    自己的yi切不幸,都是从甘氏进了林家的门开始的。本来她又大好的前程的,本来她可以妻凭夫贵的!她恨自己,但更恨甘氏。

    这些事,当然不能跟老太太说,要不然,哪怕她是自己的亲娘,也不会帮自己。林家在她心里,始终比自己这个女儿更重!

    “你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老太太摇头,“我这当娘的,也分辨不清楚了。”

    “娘”林芳华跪下,“娘,齐家女儿真的不能回去了。求娘不要赶我们走。女儿走到今天,就是因为yi辈子所托非人。我不能让我女儿再走我的老路。求娘了!娘帮朵儿yi回,要不然她会丧命的。我答应娘,等朵儿嫁人了,女儿就青灯古佛,吃斋念经”

    老太太闭上眼睛,老泪纵横,“你这是怪我当年给你选了这么yi个姑爷”

    “娘!”林芳华喊了yi声,就什么也不说了,只不停的磕头。

    再抬起头来,额头上已经乌青yi片,隐隐的透出血丝来。

    “孽障!孽障!”老太太身子晃了晃,“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就这么可劲的糟践自己为的就是叫我心疼,是不是?”

    梅嬷嬷上前,yi把扶住老太太,“您的身子要紧,气大伤身,千万别气着。”

    老太太摆摆手,对跪着的林芳华道:“起来吧。你说的那个事不成!仇已经结下了,就不能往深了结了。这事,我亲自去找楚夫人说,用大丫头替了朵儿吧。”这对于大丫头来说,也是yi桩好亲事。用毁姑娘的名声yi招逼人,却也行不通。大大方方的商量,未尝就不能成。她这么想着,就看向闺女:“明儿yi早,你带着朵儿就回去吧。回去后什么也不要做,就在佛堂里呆着赎罪吧!”

    林芳华嘴角动了yi下,到底点点头,“都听娘的。娘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母女俩此刻在屋里小声的商量细节,却不知道门外站了的人早已经面色铁青。

    林长亘本来跟几个交情不错的同僚yi起喝茶,林寿禀报说家里派人来接姑奶奶了。他这才知道林芳华来了水云观,心里不高兴,但还是免不了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就赶紧赶了过来,没想到在门外听到这么yi出好戏。他的拳头紧紧的攥住,闭了闭眼睛,朝林寿看了yi眼。

    林寿弯腰,对早已跪在门口的守门丫头低声道:“你老子娘跟兄弟的命,可全在你身上了。老爷没来过,听见了吗?”

    那丫头忙不迭的点头,缓缓地站起身来。

    林寿朝对面的屋子看了yi眼,见门帘yi闪,藏在门帘后的眼睛也跟着消失,就看了自家伯爷yi眼。

    林长亘摇摇头,云氏还没那么笨,不会说出什么的。

    他朝林寿摇摇头,然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上闪耀的星辰,林长亘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原来她当年不是投奔情夫去了原来她拿走丹书铁券不是要要挟我是我相信我娘,相信我妹妹,却唯独没想过要去相信她所以,她走了”

    林寿低下头,yi句话都不敢接。

    林长亘自嘲的笑了两声,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林寿道:“恒亲王府也来人了,她也来了吧?”

    林寿点点头。那位被恒亲王独宠十多年,走哪带到哪。即便这十多年没有生育,恒亲王也为了她不要二色。她自然是来了的。

    林长亘似乎也想到了这yi点,深吸yi口气才道:“找水云观的姑子,看能不能想办法给她递句话,我我想见见她有要紧的事。”

    林寿嘴角yi动,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自从甘夫人走后,连二姑娘都没管过,哪里会跟前夫见面,这不是招人忌讳吗?他想了想还是道:“递个消息或许行,但这人多眼杂的,时机不对。”

    “也对!”林长亘点点头,“那你就想办法给她带个话吧。yi是齐侧妃害她的事,二是二丫头的事。跟她说,可能因为她给二丫头惹来麻烦了,叫她看着办。”

    林寿应了yi声,就消失在黑暗里。

    而水云观后山的yi座精致的小筑里,临窗的榻上坐着yi对男女。

    男人看上去人到中年,不过脸上的儒雅之气倒是给他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魅力。跟她对弈的是yi个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美的不像是凡间之人。

    男子轻轻落下yi子,抬眼看了女子yi眼,开口道:“师妹你是不是又该怀孕yi次了。”

    女子的举着棋子的手半点没有停顿:“这两日,水云观的厨房都知道我想吃青梅酸笋,想来,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可yi可二,不可三。同yi套把戏玩上两回就差不多了。接下来呢?接下来师妹想怎么玩呢?”男子嘴角含着笑,但眼里偏偏没有yi点笑意,偶尔的流光yi闪,还带着几分阴郁的气息,跟往常见到的儒雅敦厚恍如两人。

    这女子此时才抬起头,脸上的笑意漫不经心,但眼里却有几分郑重:“这次再小产之后,我建议王爷向皇上请旨,将端王的庶长子过继到膝下做嗣子。王爷觉得如何?”

    那男子眼里的冷意乍然涌动,手里的棋子yi下子就掉在了棋盘上,yi盘好好的棋瞬间就被打乱了,他伸出手,抚摸着女人的脸颊,语气却冷硬的叫人从心底感到畏惧:“师妹啊!你总是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

    那女子倒是丝毫也不曾畏惧,反倒多了几分挑衅:“王爷还对”她说着,眼睛就朝男人的下身看去,“还对自己的情况抱有幻想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男子的手猛地从女人的脸颊上挪到脖子上,细细的抚摸之后,犹如yi把钳子yi样掐住女人的脖子:“你嘲笑本王!”

    那女子即便脸憋的通红,还是轻哼了yi声:“我只是叫王爷认清现实。这男人的魅力,不yi定在床榻上,权力才是最能让男人充满魅力的东西了。您说呢?”

    男人的手微微的松了松,脸上重新挂上敦厚而温和的笑意。

    女人重重的喘息了两口,才扭头看向炕桌边的铜镜,脖子上的掐痕明晃晃的落入了她的视线,就见她也只是轻笑了yi声:“看来,明儿我得开始孕吐了。要不然,这脖子可如何见人呢?”

    男人对女人身上的伤,没有半丝的怜惜:“说说将端王的庶子过继过来的事吧。”

    “您不仅要过继他的庶长子,还要立马请封这个孩子为世子。端王害的您两次失去儿子,您反倒不计前嫌,要过继他的儿子作为继承人。皇上会怎么想?”女人说着,就开始收拾棋盘上的棋子,“这皇位上不管坐的谁,将来都得归到端王yi脉身上,那么端王再不知好歹的蹦跶,皇上可就真容不下他了。”

    男子挑眉看着女子:“师妹果然好算计,好耐性。是不是上次怀孕的时候,你已经想好了走哪yi步了。”

    “皇上病重,时机到了而已。”女子讲收拢好的棋子放在桌上,“王爷要是觉得行,就安排吧。端王府那个齐侧妃就是个好人选。祭礼的时候,就让她再做yi回刽子手吧。”

    “让她再借你女儿的手?”男子猛地俯身,捏住女子的下巴,凉凉的笑着,“本王倒觉得,等过继了端王的儿子来,不如将你的女儿许配给咱们的新世子?这世子不是你的儿子,但世子妃却是你的亲生女儿,将来生下孩子,本王的yi切,就该给你的子孙了。这样不好吗?”

    女子的手藏在衣袖下,紧紧的攥了起来,脸上却没有多余的神色,“我女儿身有暗疾,不适合皇家。”

    “当年老师也是用这个借口拒绝我这个皇子哦!不对!是皇孙的求亲的。转脸就将你嫁给了yi个窝囊废。”男子说着,就狠狠的咬在女子的嘴唇上,直到尝到血腥味才松开,“多美!多甜!可惜,是被狗啃过的。”说着,就松开女子的下巴,嫌弃的掏出帕子擦了擦手,“怎么?对我给你女儿安排的前程不满意?”

    女子深吸yi口气:“王爷何必试探我。我女儿确实有暗疾”

    “狠心的女人,即便没有暗疾,你也会让她有暗疾的吧。”男子笑道,“不过,既然你这么说,可见你确实没有其他的心思。那不如我亲自做媒,给你女儿说yi个好亲事。”说着,他就笑了,“你觉得谨国公府如何?”

    女子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林家的门第配国公府的世子低了yi些,配二房的嫡子倒也使得。”

    “大房才是正宗,我怎么会叫你的女儿受委屈呢?”男人眼里的笑意越发的浓郁,“难道你信不过本王?”

    “我是不想叫王爷为难。”女子轻叹了yi声。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再说了,他可不信眼前这个男人的会有如此好意。

    “不为难!不为难!”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大房的嫡子可不止yi个,世子嘛你的女儿肖想不了,但是国公府的二少爷也是能匹配的上的。”

    二少爷?

    女子的眉头皱了起来,她怎么也想不起这个二少爷的情况来。

    男子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就大踏步的出去了。

    女子这才看向身边的嬷嬷:“何嬷嬷,这国公府的二少爷我怎么没听过?”

    站在yi边的嬷嬷早已经面色惨白:“回主子的话,那位二少爷跟世子是双胞胎,只是生来yi个康健,yi个孱弱。二少爷十三岁那年,就已经”

    这是要将那孩子许配给yi个死人!

    女子的脸上,血色yi点点褪去:“好!好!好!好yi个恒王!”她的手紧紧的攥住,声音却冷的透着彻骨的寒意,“如果你真的敢,那么,我yi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25章 庶子高门(9)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