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36章 庶子高门(20)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36章 庶子高门(20)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3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36章 庶子高门(20)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20

    齐朵儿猛地尖叫yi声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这幅样子yi定不能被人看见。

    她左右看看,确定屋里再没有别人,但门却是虚掩着的。她先yi把将被子掀开,跳下床,又将床边的披风连同撕扯的不像样子的里衣抱起来,钻进了床后面的小隔间,这里yi般都是放马桶的地方。

    她将里衣团成yi团,塞在床和屏风的夹缝里。只光着身子用披风将身子裹住。这边才收拾好,就听见门吱呀yi声被推开了。齐朵儿顺着缝隙看过去,见是个十七八岁的粗实丫头,高高壮壮的。这丫头见没人,不仅没出去,反倒向前走了两步。

    “有人没?”她低声问了yi声,见没人答应,就嘀咕了yi句,“明明听见有人叫了yi声,难道走错屋子了?”

    她警惕的四下看看,然后返回去yi把将门又关上了,快步到床边,像是翻找什么。

    齐朵儿就明白了,这有些客人有时候会不小心掉了身上的小挂件,或是荷包里的散碎银子也偶有漏掉的。她这是看床上凌乱,知道有人昨晚肯定住在这屋,就想碰运气发点小财。

    齐朵儿捂住胸口,平复心脏的猛烈跳动,低头顺手将马桶给拎起来,这是实木做的,很结实。而它恰好又没人用过,很干净。

    然后,她悄悄的走出来,见这丫头已经趴在床上翻找了,而床单上血迹yi下刺红了齐朵儿的双眼。失贞这事绝对不能叫别人知道。她心里yi狠,拎起马桶就朝这姑娘的后背就砸去,谁知道这姑娘似又所感的正好回头,这没砸到背,却正好yi下子砸在脑袋上了。

    看着被砸的晕死过去的丫头,齐朵儿将马桶放下,反身跑过去将门从里面插上。此时,院子里已经因为尖叫声引来了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进来找。

    她此时并不知道这是客院,住了yi群醉鬼。这个点都还没醒来呢。就算是yi声尖叫,大多数人也以为是哪个混账东西醒来调戏丫头呢。之后再不见声音,不管是别的客人还是外面的下人,都不好挨着敲门查看。

    齐朵儿见确实没人过来查看,就赶紧将这丫头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穿在她自己身上。

    等回头yi看她脱下的披风,眼神就微微yi闪,这做工怎么这么熟悉?跟上次自己从金守仁那里穿回去的那件针脚是yi样的。再看披风的里衬上还沾着yi点血迹,她心里yi跳,难道昨晚跟自己敦伦的人是世子?她不确定,但心里无端的升起了希望。

    顿时,觉得浑身都有劲了yi般。于是,赶紧转身,将里衣的碎片取出来,用披风包了。再将披风团成yi团,塞进干净的马桶里。然后盖上盖子。她把头发随意的拢了拢,然后将这姑娘棉袄的里衬撕下来yi大块,将头脸都围起来。外面风大雪大,小丫头怕冷,包的严实yi点也不奇怪。

    她轻轻的将门打开,提着马桶走了出去。有照壁的是大门方向,不能走。她朝反方向走,走院子里的小门,专挑偏僻的路,才不会叫人察觉。

    而就在齐朵儿出去没多久,隔壁的房门打开,出来yi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他伸了伸懒腰,有些心虚的朝隔壁的房间那边无意的走动了几步。门是虚掩着的,被风吹开了yi条缝隙,站在门外yi瞄,就能看见里面的情形,床上的姑娘壮实的很,根本就不是昨晚跟自己春风yi度的人,他松了yi口气。看来自己真的猜对了,昨晚的女人身份不yi般。光是身上的里衣布料,就不是普通人家能穿的起的。

    说起来也是倒霉,昨晚都睡下了,想起找表哥说点事,出去说了几句话,回来就进错了门。yi躺下才发现有个女人,他以为是哪个攀龙附凤的丫头,伸手摸了摸,手感不错,就顺势把事给办了。可等完事了,才想起撕扯衣服时的手感,还有这女人明显就是yi直没清醒,他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赶紧穿上衣服就走,yi出来才发现是走错了门了。他谁也没惊动,躺下就睡。但也yi直没睡着。隔壁的叫声yi起,他就知道要坏事。可谁知道紧接着没动静了。等听见门的响声,出来查看,这里面已经换人了。

    他心里松了yi口气,真是没想到这女人还是这么yi个聪明的人。就是不知道这三个新娘子,到底是哪yi个。

    想起昨晚的,倒也酣畅。他不由的摸了摸鼻子下面那两撇小胡子,心里有些荡漾。叫他就这么放手,还真是有些可惜。看来,还得想办法将她给找出来才好。

    院子里进来两个扫雪的,见了这男人都称呼yi声胡大爷。

    这胡大爷不是别人,正是这府里老太太胡氏的侄儿,国公爷的亲表弟。

    而此刻,林雨桐竖着耳朵听着,见外面的丫头还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这还不到起来的时候。

    四爷见她躺的不安心,就笑道:“你到底着急什么?这么翻来覆去的。被窝里的热乎去全跑了。”说着,手在林雨桐腰上yi用劲,“老实躺着,昨晚不累?”

    林雨桐往被子里缩了缩,肩膀见风是挺冷的。但她的视线就是止不住想往昨晚那人离开的窗户的方向看,“你说我是不是忽视什么东西了?”

    四爷闭着眼睛,敷衍的嗯了yi声。看来昨晚的药劲确实霸道,叫他威风了yi晚上,后遗症也出来了,起不来了。

    似乎感受到了林雨桐的想法,四爷就轻笑yi声:“你啊”他转移话题,“你的猜测,不算错。其实,你是yi眼看到本质了。但是这中间的细节和弯弯绕,你却没想明白。就比如能在府里来去自由的人,就险些叫你推翻了你之前的猜测。”

    林雨桐点点头:“这府里是国公府,不是菜市场。别说是国公府,就是林家,我敢保证,也没人敢这么随便的能将人运来运去更何况国公爷还是禁卫统领,他连自己的门户都守护不好,皇上敢将皇宫交给他?”

    “国公爷自然是国公爷,这府里平时也绝对安全。”四爷睁眼看了yi眼林雨桐,“你怎么忘了还有监守自盗yi码事?最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突破的,这话你也忘了?”

    林雨桐的眼睛yi下子就睁大了:“你是说国公爷不会,说不通!你说的是二老爷金成全?”

    四爷又闭上眼睛:“除了他,我想不出还有谁?”

    林雨桐摆摆手:“等等,你叫我好好的捋yi捋!”

    四爷就笑她:“行了行了!你也别费脑子了。”他笑着坐起身来,拉了yi床被子裹在身上,低声道:“我说,你听听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雨桐就趴在被窝里,仰头看着四爷。四爷将被子给她拉着盖严实,就道:“咱们就从这将人换来换去的,非要弄成家族丑闻这点说起。只怕你觉得最违和的就是这yi点。”

    还真是!靠着这个威胁人,未免太曲折了yi点。而且yi个大男人算计后宅,还算计的这么龌龊,怎么想丢叫人觉得别扭。

    四爷倒摇摇头:“那按照你的想法,他们会怎么做呢?想胁迫人,办法多的事。我说两种,yi种是直接嫁祸,二yi种是直接找到证据。造反这些要脑袋的罪名,就是嫁祸,也不会用这样的罪名。yi则皇帝还健在,根本就不会相信。想取信于人,短期内是做不到。这个得有相当长的时间发酵。二则,他们的目的是胁迫父亲配合,而不是跟父亲结仇,甚至是将父亲推向自己的对立面。这种要命的罪名,真要栽到父亲头上,相信最后非得闹个鱼死他们犯不上。但想要嫁祸其他罪名,也难。这中间需要准备的证据链就太多了,父亲又是皇上的亲信,所以,审案子不会敷衍塞责,可这假的终归是假的,任何yi点小小的疏忽,都可能满盘皆输。可这输了的代价,这两位王爷负担不起。或者说,父亲还没重要到叫他们冒这样的风险。而且,时间太短,他们真没把握做到没有漏洞。所以,诬陷这yi条,就行不通。罪名大了,皇上必然会叫详查,可偏有经不起详查。罪名小了,根本就不会叫父亲伤筋动骨。人家不费这个劲。”

    “咱们再说直接找到父亲有罪的证据这种可能性。其实,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人在官场,谁也不能保证没有犯过错。但首先,他们得有时间去查找这个罪名跟证据。可是,等这些证据找来了以后呢?问题又来了。要是父亲的罪责大了,要砍头掉脑袋。他们会拿这样的证据要挟父亲吗?即便要挟了,父亲就yi定会就范吗?难道他们不担心父亲表面答应,心里却害怕他们将来算后账,所以存了二心。别忘了,他们想威胁父亲的原因,无外乎是万yi起事的时候用的到。可这么要紧的事,用yi个心里可能存了二心的人,他们敢用吗?就不怕临阵倒戈,或是先把他们卖了?所以,这样的罪名yi旦查出来,这两位王爷也会隐忍不发的。就算他们告诉父亲会销毁证据,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父亲也不会相信这样的承诺。”

    “可要是父亲的罪不大。那么,父亲可能真的会妥协,也可能父亲不会妥协,而直接找皇帝坦白。这也是五五之数。更糟糕的情况会是,父亲yi面向他妥协,yi面背后向皇帝坦白,那可真就栽进去再也起不来了。”

    四爷说着,就叹了yi声:“总的来说,这胁迫人的事,也是个技巧活。手里的把柄太大,对方肯定会铤而走险。而把柄小了,又拿捏不住。况且,最要紧的事,他们威胁人之后,还是想要这人全力配合,那这中间这个度,就更不好把握了。又不想叫对方生出怨恨,又得叫对方顾忌害怕。做到这yi点,可不容易。”

    林雨桐点点头:“理是这么个理。”她如今,有点咂摸明白了,“你yi说二老爷,我这心里就有点想法其实,说起来,人家可能就是给了二老爷yi个暗示,或者yi个似是而非的承诺。”要是自己,自己也不会亲自动手。有人送上来当刀给自己用,自己何苦脏了自己的手。

    四爷yi下子就笑了:“这就跟那齐侧妃总是想借着林芳华算计yi把甘侧妃是yi个道理。端亲王不会盯着后宅,但要是女人出手能给对方添堵,他也乐见其成。而齐侧妃因为做这样的事得到了恩宠,所以,她就把这事当做晋身的阶梯。二老爷的心理也是yi样的。”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算计大房,叫二房有机会继承爵位。他yi辈子没出过京城,只当过两回官,都是七八品不入流的小官,还都不到半年就被撸了。所以,他的手段你别指着太高明。还有他的眼界,也就只能在后宅的yi亩三分地上转悠。但同时,他的脑子又是个算计的特别明白的人。大房要倒霉,也不能是因为大事,要脑袋的事。否则,整个府里都得跟着完蛋。所以,家丑失德,就是yi个好的切入点。yi旦成事,金守仁连带着我,yi起跟着完蛋。名声毁了,却不致命。最多就是斥责,再重就是从宗室除名。然后爵位落到二房头上,哪怕这爵位降了几等,但总归是他自己得了好处。最重要的是,这事算计起来简单,而且风险小。尤其是里面夹在着男女感情的时候,就更容易。因为女人没理智可讲,为达到目的什么事都敢干。金守礼知道金守仁跟齐朵儿的事,那么二老爷这个当爹的会不会从金守礼那里知道了些什么?要不然,之前听说,商量婚事的时候,二老爷主动提出过叫齐朵儿守寡,之后过继子嗣。他这就是故意在抄后路了。而之前京城里还有yi阵传言,贵武都能打听到这跟林家有关,难道二老爷打听不出来?即便出了丑事,往女人的嫉妒上yi推,他身上都是干净的。即便怀疑,也没证据。昨晚动手的人可能都是那两位王爷不知道过了几道手将人借给他的,上哪找证据去?但这些女人犯蠢的事,只怕他早就搜罗好了。随时都能抖出来。”

    “家丑这事,只要自家藏好,不叫外人知道,别人就算猜测,也是干瞪眼。可要是家里的人爆出来,那就真坐实了。所以,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yi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二老爷那张嘴,会说出什么。”

    “所以,主动权在他的手里。他可以成为端王和恒王手里的武器,用来辖制父亲。yi则,这样的家丑,上面的人要是愿意睁只眼闭只眼,其实没人会在乎。尤其是大家族,谁家没点不能叫人知道的肮脏事。就跟当年的隆科多yi眼,皇阿玛难道真的不知道?不过是不追究罢了。所以,父亲心里不会有危机感,不会有强烈的想拼命也要抗拒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只要他配合,这事真不是事。但要是不配合,后果反而会更重些。虽然他的位子保住了,但是儿子的前途就都毁了。没有传承之人,他保住位子就失去了意义。父亲的选择不言而喻,而二老爷办成了大事,即便将来不赏个爵位,也会给了实缺。他的仕途就不必再被楚丞相压着了。甚至不用等到将来,这事yi出,父亲就能反应过来。楚夫人就是心里再恨,也不敢再叫娘家压着二房,甚至还得送个大大的人情给他。里里外外他都没损失。至于牺牲也不过是几个女人。要真是觉得名节有亏,过两年叫相继去世了,另娶就是。”

    林雨桐听到这里,就翻身躺平,“是这么回事!我是看到了最深的那yi层。回过头才发现,真正精彩的是这中间的过程。依我看,这历史与其说是英雄创造的。倒不如说是由这yi个个小人物创造出来的。”没有二老爷这个带着私心的算计,那背后的人可能还真就未必能这么快捏住谨国公的七寸。如今就看,二老爷做什么选择了。他是更倾向于端王,还是恒王。

    “这yi个个小人物,就是历史的基石。yi个英雄的脚下,铺垫的都是数不清的大小基石。”四爷拍着林雨桐的头:“就说朱元璋吧,他当时是几股势力中最薄弱的。又是大元朝廷,又是张士诚,又是陈友谅。面对大元大军围剿,他为什么面对数倍的敌人,还越做越大了。抛开其他的因素不说,单就说朱元璋的队伍中有yi个士兵叫焦玉。他改进了放烟花的火药,做出火铳,发射石子。朱元璋的部队就是用焦玉发明的与火炮对大元的大军。军械上的差异,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可是无可替代的。可这个小人物谁还记得他”

    两人在屋里说着话,外间猛地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就是哎呦yi声。

    两人yi惊,林雨桐更是蹭yi下坐起来,这是几个丫头身上的药劲过了,醒来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36章 庶子高门(20)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