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41章 庶子高门(25)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41章 庶子高门(25)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4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41章 庶子高门(25)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25

    人在官场,怎么可能阳春白雪?

    年轻的时候,有没有跟青楼女子发生点风流韵事?在各地方任职的时候,有没有徇私舞弊,贪赃枉法,行贿受贿?治民断案的时候,有没有横征暴敛,冤假错案?

    金守礼这么yi琢磨,就觉得这只要认真的查他,就不可能yi点都查不出来。他提起酒壶给四爷也斟了yi杯,“你说,这么些年,就没人弹劾过楚丞相?”

    四爷就明白金守礼为什么问这话了。很明显,要是有容易找的把柄,早被人抓住了。如今再查,是不是已经晚了?能这么想,就证明金守礼的脑子还是活泛的。他失笑道:“当官嘛,哪里会没有人弹劾呢?要真是没有言官弹劾,皇上就该猜忌了。楚丞相聪明就聪明在,时不时的总能冒出来几个弹劾他的人?不过弹劾的内容嘛,都是无关痛痒的。什么内帷不修,什么纵子闹事骑马伤人,什么御前失仪。都是yi些狗屁倒灶的事。再说了,皇上信得过,用得着他,也就不敢有人不长眼色往上撞。找到了证据还好,要是找不着证据,还可能将自己搭进去。所以,犯不上冒风险。不过,话有说回来了。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风水yi直都是轮流转的。皇上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这yi朝天子yi朝臣。龙椅上的人想保楚丞相,那你的证据再真,也没人深问。但要是上面的人想叫他腾位子,你的证据即便经不起查证,同样也会没人深问。三哥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金守礼看着四爷就笑了:“老四,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坏呢。”

    “喝酒!喝酒!”四爷将酒杯递过去,“酒后戏言,说过就忘。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哥俩轻轻的碰yi下,yi切尽在不言中。

    晚上四爷洗漱了,林雨桐还能闻见他身上的酒味。在他嘴上亲了yi下,倒将酒虫给勾上来了,“我也想喝yi杯了。”

    “过两天吧。”四爷说着,又亲回来,“要不多亲几下,解解馋。”

    林雨桐果然压着他多亲了好几口。

    闹了半天,四爷才喘着气扶她起来,跟她商量,“这以后住出去估计不行,但这分产业的事,你怎么想的?”

    “二房就得分走yi半。”林雨桐跟四爷掰着指头算,“大房只剩下yi半。而这yi半,得分成好几份。国公爷和夫人两人算yi份,金守仁算yi份,齐朵儿也得占yi份。再就是咱们。这还得是在嫡庶分yi样的这个基础上的。你这么yi算,其实咱们占的是最少的yi股。再加上,这府里估计就没多少积蓄。要真是养了私兵,家里还能攒下银子?看着吧,给咱们什么,咱们就要什么。”说着,又想起四爷也不是计较银子的人,就仰头看四爷,“怎么想起这个问这个了?”

    “我记得这府里在辽东是有马场的。”四爷低声说了yi句,“要是有私兵,那最初yi定从这个马场发迹。从这里查,应该能找到蛛丝马迹。”

    “想试探yi二?”林雨桐翻身问道。

    四爷轻笑,然后摇头道:“还是不行。要真是试探,也不能这么试探,太粗糙!我得再琢磨琢磨。”

    而从四爷这里离开的金守礼,回去之后直接去外书房,找金成全商量去了。

    “爹!”金守礼灌了yi口茶,低声道,“老四可真是有点阴,这道道我就没想出来。他这是想借咱们的手吧?楚氏不倒,不光压的他喘不上气,就是命能不能保住还不好说呢。”

    金成全看了yi眼自己的傻儿子,这孩子虽然也有心眼,但是比起老四,还是差了点。他以前也没将这个侄儿太往心里去,但是这回他才知道这小子的厉害之处。下面的人明明说,将林家的闺女送到世子院了,可第二天才发现送过去的是个丫头。那丫头也叫楚氏让人灌了yi碗哑药不知道卖到哪里去了?明明说是将齐家的丫头放进了老四的床上,连药都用了,可明显跟老四圆房的还是这是林氏。绕了yi圈,谁都出了点意外,就老四那里,什么都没变。媳妇还是那个媳妇。这要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要动手,都没办法解释。

    如今又跟自家儿子说了这么yi番似是而非的话,明知道他在借刀杀人,但他们还真就禁不住这个诱惑。

    “你说老四是不是有点高看咱们了,有些事,不是咱们能查清楚的。”金守礼回来之后,头脑稍微冷静了yi点,这才觉得老四的主意好是好,但就是有点识人不清。就他们父子,真是查不出来。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金成全摇摇头:“你啊还真是没有人家明白。他这不是叫咱们查!他这是要借你舅舅的手。”

    “我舅舅?”金守礼有些不解,“我舅舅被外公连累都卸职多年了。”

    金成全沉吟半晌:“过几天问问你舅舅再说。”

    “我外公当年到底是怎么被连累的?”金守礼低声问道。

    金成全啧啧嘴:“十多年了”说着,就像是想起什么似得,“这事,真说起来,还真跟老四有些关系。老四娶的那个林氏女,她的外祖父,当年还是你外祖父的上官”

    “我外祖父?”林雨桐愕然,“你是说甘家?”

    四爷点点头:“就是被满门抄斩的甘家。甘家的事,恐怕跟楚源脱不开关系。这两人仕途颇多的交集。楚源任徐州知县,甘海潮作为巡查御史恰好巡查过徐州。楚源任宜州知州,甘海潮为宜州的学政。楚源任海城知府,甘海潮当时就在织造府衙门。这两人可以说是在同yi时间同yi地方任职时间最长的人。你说这么两个人,yi个在皇上继位以前,被满门抄斩,另yi个却扶摇直上,先后担任吏部侍郎,吏部尚书,直到丞相。有这样的巧合吗?”

    这还真是!

    这甘海潮未必就yi定是个好官,但这楚源身上yi定也不干净。

    林雨桐哼笑yi声:“其实当年到底谁是谁非,我还从没想过要弄清楚。但要真是甘海潮我那位便宜的外祖父真要是因为楚源而死,那说明甘海潮手里yi定有什么了不得的把柄。要不然对方不会要了yi家老小的命。”

    “就是这个话。”四爷伸手拿起剪子,将油灯上的捻子剪了剪,这才道:“二夫人高氏的父亲,是当年甘海潮的下属。也因为甘海潮而受牵连被免职,甚至是两个儿子都没有能出仕。尽管这高家的次子当年高中探花,如今也都仕途无望,在城外开了yi家书院不叫高家出头,这里面能没有楚源的手笔?我想,高家还不至于那么不济事,探花都考上了,难道只在翰林院混着,还能混不下去?由此可见,高家这位老爷子跟甘海潮的关系,只怕也不是yi般的上下属。交情差不了。”

    林雨桐明白了四爷的意思,这挑动金守礼,其实是为了惊动高家。高家两代被压制,yi个年轻轻的俊才愣是被折了翅膀,即使当年没那么深的怨恨,如今这怨恨只怕已经积累到yi定程度了。要是告诉他们,翻身的机会也许就在眼前。上次皇权的更迭,要了甘家的性命。那么又yi个皇权更迭在即,难道要不了楚家的命。

    高家会动心的!

    高家的老爷子也是御史台的旧人,秦桧还有几个好朋友呢,更何况高老爷子。再说了,像是高家yi样,当年因为甘家被牵连的绝对不止yi家。这些人家不显山不露水的过了这么多年,但要是聚集起来,也是yi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给甘家翻案,就是替他们翻案。

    林雨桐起身给四爷揉揉太阳穴。看来这段时间他yi直没闲着,能将京城里这些大小官员,名门世家的关系挖掘的这么清楚,就知道花了多少精力。“我能干点什么?”

    四爷就笑:“这些事不是yi天两天能查清楚的。再说了,这什么事都得讲个天时地利人和。咱们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谁也不能yi天到晚什么事都没有,只有阴谋诡计的算计。人活着,就是为了过日子。动脑子费心思,不过是为了把日子过好点。不能主次颠倒了。”

    林雨桐的理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安稳的过日子,其他的都是浮云。

    没过两天,安稳日子的第yi步分产,总算是盼到了。

    金成安这次很正式。连宗正老瑜亲王也yi并请来做见证了。另外还有成郡王,靖安侯。楚丞相楚源自然也来了,这位既是楚夫人的娘家人,也是世子夫人的娘家人。二夫人的娘家高家没有来人,倒是林芳华亲自来了,林长亘也早早的到了。只有二老爷上首的yi个二十七岁的男人,是林雨桐没见过的。只是觉得这人看向人的眼神叫人觉得不舒服罢了。

    四爷侧着身子,将林雨桐挡了yi下,低声道:“这人是胡子琪,老太太的侄孙。”

    大房二房分家,叫老太太的娘家人来,是对的。应该是胡家的长辈不在了,这位人小,但门大。林雨桐见他的眼睛不停在在齐朵儿身上流连,还时不时的瞟yi眼自己和小楚氏,就低声问道:“这就是那位胡大爷?”

    四爷嗯了yi声,见他眼睛又瞟过来,心里就有些恼怒。

    林雨桐低声在四爷背后道:“你别管,我有办法拾掇他。”

    坐在上首的金成安轻咳yi声,转脸看向瑜亲王,“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请您老直言。”

    瑜亲王抚着胡子颔首:“只要你们兄弟没意见,我们就是给做个见证。”

    金成安就拿出两个匣子:“这是将家里的产业,均分上两份。我们兄弟yi人yi份。这府里的宅子不能分,但老太太在yi日,这个家就不能拆了。这个府邸,yi共是五排五进的院子。中间这yi路,我们带着老太太住。最西边,是二房住着。还剩下三路,我这三个儿子yi人占yi路。以后各自过日子。开销再不走公账。连带着下人也yi并都分下去。除了后花园是公用的,再剩下的,就都是私产了。”

    林雨桐点点头,这也还算公平。这每yi路宅子,之间都隔着yi个夹道,两边也有门。这各自将门yi锁,这就是两家人。相对来说,是相对独立了。

    “咱们选最东边。”她低声跟四爷嘀咕。

    金成安也不看匣子里的东西,随便指了yi个,“就这yi份吧。”

    这都是两人视线协商好的,如今走yi个过场,叫大家看看这兄友弟恭罢了。

    金成安补充道:“老太太的东西,等老太太百年后,依旧按照这个分法,到时候再说。”

    金成全点点头,认可金成安的安排。

    见没有争议,瑜亲王就写了契书,拿着这个去衙门登记过户,就行了。

    二房就只有金守礼yi个儿子,也不需要再分yi次,这国公府yi半的家产实际上都落在他的手里了。

    楚夫人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自己的儿子才是世子,结果倒叫二房的老三占了大头。她辛苦经营了这么多年,为谁辛苦为谁忙了?

    金成安将桌上剩下的那个匣子打开,推到几个请来的见证人面前:“烦请各位,将这些东西分成四份。我们两口子算yi份,这三房儿子各算yi份。等我们两口子百年之后,三房儿子均分。老二家只有yi个媳妇守着,我也不能亏待了她。”

    “不行!”

    “不行!”

    楚夫人和林芳华异口同声的道。

    林长亘顿时脸就黑了,这不用问都知道,这是反对要给自家女婿等同于嫡子的待遇。

    林雨桐在后面拉了拉林长亘的袖子,示意他别说话。为什么争抢真犯不上。

    林长亘还真是第yi次觉得跟闺女这么亲近,但要是不说话,这不是当自家好欺负吗?

    楚夫人看了林芳华yi眼,她是被林雨桐气的不行,但也yi样见不得齐朵儿。就抿嘴道:“按着嫡庶,嫡子应该分家产的七成,庶子占三成。咱也不说七三分了,至少嫡子该是庶子产业的两倍,这是大家都遵循的规矩。所以,我的意思,这产业该分七份。我们做长辈的占两份,老大占两份,老二占两份。老四占yi份。老二家,就只有yi个年轻的小媳妇,又是寡妇人家,外面的事情她都不懂,这些东西先由长辈收着,代为照管。等到将来二房过继了子嗣,这产业连同这些年的出息,yi块归还。”

    林芳华脸yi下子就黑了,这是什么意思?说是分了两成,但到底落不到手里。刚才还说叫各自过日子呢,这连出息都不给,宫中又停了月例银子。叫自家闺女靠嫁妆过活不成?

    楚夫人像是知道林芳华要说什么yi样,补充道:“每年给二房拨五百两银子。寡妇人家,没什么开销,五百两绰绰有余了”

    “狗屁!”林芳华被这yi声声寡妇人家刺激的直接爆粗口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41章 庶子高门(25)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