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45章 庶子高门(30)二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45章 庶子高门(30)二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4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45章 庶子高门(30)二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29

    张嬷嬷迎了过去,何嬷嬷的眼泪却yi下子就下来了。看着跟张嬷嬷客套的姑娘,时光仿佛yi下子倒退了十多年,那时候,眼前的姑娘还在襁褓里。

    林雨桐感受到了yi道专注的目光,她没有扭头去看,因为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恶意,那就不用管了。想想也知道是甘侧妃身边的人。

    张嬷嬷朝照壁的方向看了yi眼,就赶紧收回视线,扶着林雨桐上了肩舆。

    看着林雨桐yi抬手yi投足没有刻意呆板的规矩,随性自在又不乏雅致。即便对甘侧妃心里多有不满,可对着她的女儿心里也升不起厌恶的来。

    林雨桐坐在轿辇上,顺着中路的走廊,yi直到了五进的院子,才算是到了王妃住的正院。她不知道这位王妃对于甘侧妃是个什么感官,可由她来招自己进府,而且还真的要见自己,这叫林雨桐觉得非常的奇怪。

    “到了。”张嬷嬷扶着林雨桐下来,“王妃可是盼着呢。”

    林雨桐浅笑不语,专注的扶着张嬷嬷的手笔,上了台阶往里面去。

    帘子撩开,就感受到了里面的暖意。看不见整个厅堂的样子,挡在眼前的是个富贵牡丹的十六扇屏风。绕过屏风,yi抬头,就见对面的榻上坐着yi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石青色的袄裙特别的朴素,头上也只有yi根白玉的簪子束发。这可真是比寡妇人家装扮的还素净。都说这位王妃在家里修行,看来这话倒也不是假的。

    不容她多想,就赶紧上前两步要行礼,却把yi双手给扶起来了,李湘君的脸上带着几分喜欢和羡慕:“到了这里不要见外,快坐吧。这yi路上冷坏了吧。”说着,就拉着林雨桐往榻上坐,“将姜茶端yi碗上来”这边交代着,那边就伸手要给林雨桐解披风的带子。

    这也未免太热情了yi些。

    林雨桐哪里敢叫人家给自己解,只麻利的自己解了,交给yi边伺候的丫头,“王妃太客气,倒叫我这做小辈的诚惶诚恐。”她笑语嫣嫣,又反过来扶着李湘君坐下。这才在yi边落座。

    李湘君又止不住上下打量林雨桐,刚才进来的时候,这孩子穿着大红缂丝的披风,裹的严严实实,披风的边上,yi圈雪白的狐狸毛,将那小脸越发的趁的莹白。如今,脱了大氅再看,蜜合色穿在她身上竟然也十分合适。见她头上戴着珍珠的头面,她就把手上的镯子取下来,拉过这姑娘的手给她戴上。“我如今上了年纪了,这东西还是戴在小姑娘身上更衬。”

    林雨桐心里已经不是惊讶了,她真觉得这王妃大概是不知道自己是甘侧妃的女儿吧?要不然哪里能这么亲近。这镯子是百宝镯,纯金做的托底,上面有镶嵌着五色的珍珠,五色的宝石。珍珠与宝石的颜色还得错开,但大小亮度却要yi样。这就更不好找了。更何况是这被恒王妃从手腕上脱下来的,就更难能可贵。林雨桐都觉得自己收的有点亏心。“太贵重了,实在是”

    李湘君yi把摁住林雨桐的手:“别怕!孩子!我知道你是谁的女儿。要是没有这么些恶心事,我倒是真的能好好的疼你。我跟你娘六岁就认识,两家其实是挨着住的,后花园的墙上有个狗洞,我们打小就来回的钻狗洞,你来找我,我来找你,就是这样yi起作伴长到大的。只是造化弄人看见你,我心里就喜欢。”甘泉好歹还有yi个女儿在,这好歹也是yi个念想。有了这个念想,再苦再难也能熬。可自己呢?自己这么活着的意思到底在哪呢?

    这yi点林雨桐还真是不知道。她有些愕然。

    李湘君摇摇头:“没事,我就是想见见你。”说着,她将yi边的姜茶给林雨桐递过去,“趁热喝。”

    林雨桐接过来,倒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yi个是正妻,yi个是宠妾,即便是朋友,也不可能和平共处吧。可她还真没在李湘君的身上感受到yi点恶意。

    这种情况还真是林雨桐第yi次见到。当然了,如果她知道恒亲王真实的身体情况,也就不会这么惊诧莫名了。

    但如今她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只觉得惊悚。

    李湘君心里苦笑,那些个事谁又能透漏,谁又敢透露呢?她起身拉着林雨桐,“走,跟我去暖房看看,伺候的人精心,虽是今年天冷,不少花也还是开了。”

    林雨桐从善如流,起身将披风接过来穿上,跟着就出门。绕过两道门,就是花园子。越是往前走,林雨桐心里就越是清楚。这只怕是带自己去见甘侧妃的。

    果然,远远的看见暖棚门口,yi个仆妇打扮的人朝这边眺望。

    李湘君yi下子就顿住脚了,回身给林雨桐掸了掸雪:“去吧!你娘她也不容易。”

    林雨桐恭敬的福了福身,这才转身往暖房而去。只觉得每踏出yi步都沉甸甸。

    等到了近前,这嬷嬷yi下子就跪下了:“小主子”

    林雨桐唬了yi跳:“老人家请起”

    里面的甘氏在听到何嬷嬷说来了的时候已经站起来了,等听到她叫了yi声小主子,她yi下子就冲了过去,到了门口,手都伸出来准备掀帘子了,却yi下子顿住了。她的手握紧,没来由的觉得心里慌的很。等听到yi声悦耳的声音在叫起的时候,她不由的退后两步,又抬手摸了摸头上,也不知道头发是不是乱了。将头发用手再顺了顺,又不由的低头,昨儿选了yi天,只选了yi身浅紫色的来。如今好像又觉得不合适了。闺女都嫁人了,这衣服穿上是不是有些轻佻了。

    越想心里越慌,正懊恼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厚厚的帘子yi下子就被掀开了,冷风灌进来,叫站在门头的甘氏狠狠的打了yi个冷颤。

    她不由的抬头,yi个身影微微弯着腰走了进来,紧跟着帘子放下了。等她站直了,抬起头,甘氏所有的慌乱都不见了。

    尽管背着光,尽管那厚厚的留海遮住了半张脸,但她还是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孩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唇张张合合,可嗓子眼这yi刻就跟堵住了yi般,她yi个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想伸手摸摸孩子的脸,但又担心孩子嫌弃,就那么抬着手僵在了当场。

    林雨桐是真被甘氏的脸惊艳了。自己如今这张脸也令人惊艳,但跟甘氏比,好像还是有些不足。而且甘氏保养的真的很好,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这么年轻的娘她收回发散的思维,看着僵在原地的甘氏。慢慢的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扶着她,“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好挺好的。”甘氏反手握着林雨桐的手,“冷吧?坐在炭炉边上。”

    林雨桐应了,跟着她两人在榻上坐下。甘氏左手抓住林雨桐的手不放,右手伸出来摸到林雨桐的脸上,掀开额头上的留海,yi下子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当初yi生下来,我就知道你像我,果然”

    甘氏的手放在林雨桐的脸颊上止不住的颤抖,林雨桐爷伸出yi只手压在她的手上,想将甘氏的手从她的脸上拿下来,可yi搭到她的手腕上,林雨桐脸上的笑意yi下子就收了,这脉搏明显是甘氏收了受了内伤而且有些时日了,但并没有好好治疗。只怕如今是不是的就会觉得小腹坠的疼。

    yi个侧妃,什么样的意外伤才能伤到小腹上。

    甘氏感觉到了闺女情绪的变化,笑的就有些勉强,“是我对不住你,我常后悔我当初没带你出来,可是,日子越往后过,我越庆幸没带你走”

    林雨桐yi把拉住甘氏的胳膊:“他他是不是打你?”

    “没有!”甘氏先是yi愣,紧跟着连忙收回手。她怎么忘了,曹老说着孩子会医术,看来这医术还不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的。她说完,才觉得自己的语调有点高,答的有点大,就起身,倒了yi杯热茶递过去,“先暖暖。”

    林雨桐将茶接过来放在yi边,拉着甘氏坐下,“您靠在榻上,把腿放上去。”

    甘氏摆手,“真不用。你这孩子”

    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肚皮上yi凉,棉袄的下摆被林雨桐掀开了。

    林雨桐看着还残存的乌青的印记,连同几道新旧不yi的鞭痕,额头上的青筋yi下子都出来了,她不可置信的看向甘氏,“就这样还说没打?”

    甘氏有些难堪,她不愿意叫孩子看到她如此不堪的yi面,“没事!都是意外”

    林雨桐脑子里突然灵光yi闪,恒亲王没孩子,四爷曾经告诉过她,他怀疑甘氏小产是假的。她就以为这恒亲王大概是不能生育。可等见到恒亲王妃,发现恒亲王妃对甘氏并没有恶感,她就觉得奇怪。可如今看着甘氏身上的伤,她就有了猜测。这恒亲王如果不是同性恋就是性无能。若是喜欢同性,那这么些年来也不可能没有yi点端倪露出来。那么只能是性无能。

    “这样的日子您怎么忍的了?”林雨桐将甘氏尴尬的僵在榻上,就帮她将衣服整理好了,“咱们是母女,在我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甘氏的yi直没下来的眼泪,yi下子就落了下来。她随便在脸上摸了yi把,掩饰般的咳嗽了yi声,才坐起来,“不说这些事,快跟我说说这些年都过的好不好?”

    好不好?

    “林家也没少了我什么。”林雨桐摇摇头,“反正糊里糊涂的都长大了。没冷着,没饿着。这就行了。”

    这轻描淡写的话叫甘氏心里更难受了。

    正说话,门帘子晃动了yi下,何嬷嬷在外面轻声道:“主子,您抓紧点时间”

    甘氏朝外面看了yi眼,身子马上坐端正了,“你跟我说实话,在国公府里过的好不好?”

    林雨桐就笑了:“好!真的过得很好。楚夫人那点伎俩,我还不放在眼里。如今,叫我忧心的是,金成安跟楚家不安分。”

    “怕受牵连?”甘氏轻笑yi声,“短期内不会有事。跟楚氏天长日久的,受她辖制也不是办法。这次我想办法惊动了长公主,长公主必然会惊动宫里的yi位太妃的。这位太妃曾经抚养过当今皇上几年,在宫里的地位超然。只怕今年的年关,楚氏不好过。”

    林雨桐还真不知道甘氏在背后这么使劲,她嘴角动了动,致谢的话没有说出口。只道:“禽贼先擒王,我倒是更想动了动楚丞相。恒亲王用金成安,但是楚源这个丞相却是绊脚石。要是能拿住楚源的把柄,不光能能搬开绊脚石,还能辖制金成安。更何况,我怀疑甘家当年的事跟楚源脱不了关系”

    甘氏yi把压住林雨桐的手:“这事你别插手。记住!”

    林雨桐才小声将高家的事说了,“就是怕高家的能力有限,上面没有撑腰的,下去行事不方便。”

    甘氏就明白林雨桐的意思了,她是想叫自己给恒亲王献计。叫他yi方面用金成安,yi方面在金成安的背后动刀子。这主意要真说起来真是好主意。她不由的就笑了,这还真是自己的闺女,有些东西就不用教,好似就刻在骨子里yi样,玩的很顺溜。她拍了拍闺女的脑袋,“这事不能我跟王爷说。”说着,她的眼睛就微微的眯了yi下,“皇上当年登基,肯定多赖楚源的帮助。要不然楚源不会这么平步青云。但是有些事,估计你是不知道的。恒亲王打小就拜你外祖父为师”

    啊?

    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能将儿子送到甘家拜师,而甘海潮也收下了这个弟子。就证明甘家跟皇上的关系并不疏远,甚至很亲近。那么甘家出事,当时的皇上能不知道吗?恒亲王能不知道吗?他们不仅是知情者,还可能是同谋者。甚至是被弃卒保帅的卒子。

    甘氏见林雨桐明白了,就道:“不过,你这个思路是对的。这个高家也可以用。不管高家有什么有查到什么,都不要紧。只要他们有这个跟楚家过不去的立场就行。等时机到了,王爷自会拿出楚源的把柄,而高家要做的,不过是从王爷的手里接过把柄然后再捅出去罢了。但这都得等王爷能顺利的坐上那个位子”

    林雨桐的心里yi跳,又朝甘氏的山上看了yi眼:“然后呢?”他如今都这么打你,当他坐稳了那个位子,又会如何呢?

    甘氏却凉凉的笑了:“孩子,你娘我可不是个爱吃亏的人。越是吃亏吃的越大,我要对方付出的代价越大”

    林雨桐还真从这里听到了野心的味道。她的心yi下子就放松了下来,“有件事,可能对恒亲王有用。府里的老太太就在这三五个月了,到时候真有了丧事,即便皇上夺情,不用金成安守三年,但这丧事前前后后没有三个月是完不了的。而皇上”年龄大了,要真是这个点上偏也咽气了。恒亲王没有金成安这个助力,也就只能是干瞪眼了。

    甘氏眼里的流光yi闪而过,嘴角翘起,“接下来的几个月,你乖乖的呆着,哪里也别去。大变许是就在眼前了。皇上中风了,王爷早就按捺不住了,要是知道金成安这边可能存在这样的风险,他就不会再这么隐忍了尤其是端亲王准备换禁卫军的副统领的情况下。”

    难道真要逼宫弑君?

    是啊!为什么不呢?林雨桐都不敢打保票说老太太yi定能活三五个月。这重间要是出yi点意外,比如是说受点刺激什么的,很可能说不行就不行。恒亲王还真不会冒这个风险。

    可这么yi个冷心冷情的人,“您真有信心能掌控这样的人?我听说他yi直叫yi个叫了虚道长给他炼丹”

    “桐桐!”甘氏脸上的神色郑重起来了,她攥着林雨桐的手,“孩子!这有些事太脏了!别脏了你的手。这些事,娘还处理的了。”

    林雨桐理解这种心态,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就闺女就是要宠着,要疼着,恨不能将她放在真空罩里。嘴角动了动,到底什么也没说。甘氏有她的顾虑,将来的事都是未知的。谁知道谁输谁赢。现在不插手,就少了yi份将来受牵连的风险。

    “好好的跟姑爷过日子,等事情大致定下了,世易时移,到那个时候再说吧。”甘氏透着窗户看外面的白雪,“要真是有什么意外,谨国公府你也不要呆了。要是姑爷愿意跟你yi起过日子,你们就yi起走,去找石中玉,她会给你们安排退路。要是姑爷不愿意走,你也别犯傻,人这yi辈子还长”

    “娘”林雨桐喊了yi声,看着甘氏摇摇头。

    这yi声娘叫甘氏yi下子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那都是最快的打算了。不至于真走到那yi步。”

    林雨桐见甘氏的样子,就打岔,跟她将苗家的事念叨了yi遍,“这些现在即便用不上,也得跟您说yi声,心里好歹能有数”

    话还没说完,何嬷嬷就掀开帘子进来了,“主子,王妃打发人请了。”

    甘氏将脸上的泪抹干净了,就拉着林雨桐起身,“请了?那就去吧。往后日子还长,总能见到的。王妃她你当成正经的长辈待她,她就不会拿你当外人。最是个实心眼的人”要走了,才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交代,“你现在还小,不急着要孩子,要不然身体受不住。也别觉得姑爷没前程就看轻了她”絮絮叨叨的,越说越觉得没交代的事情多。

    何嬷嬷又朝外看了yi眼:“主子,只怕是王爷已经在屋里等着了”

    王妃是知道王爷回来了,去找主子了。才赶紧打发人来接姑娘,省的又惹王爷不高兴。

    林雨桐就笑道:“我心里都有数了。”说着,就低头看了甘氏的肚子,“这伤我回去亲自去配了药,回头交给石中玉,您明儿叫嬷嬷出去取吧。”空间里有,自己也不能现在拿出来。没有出门做客还随身带着药的。事先又不知道甘氏受伤了。

    甘氏应了yi声,伸出胳膊抱了抱林雨桐,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在何嬷嬷又yi次出声的时候,才猛地放开,然后就迅速的转过身,给了林雨桐yi个背影,催促道:“何嬷嬷,送她出去”

    林雨桐跪下,磕了yi个头,才起身跟着何嬷嬷走了出去。

    等何嬷嬷将她交给两个王妃打发来的丫头,林雨桐不由的扭头往后看了yi眼,就见人影yi闪,门帘子猛地晃动了yi下。这是甘氏藏在门帘后。

    甘氏捂住嘴,任凭眼泪往下流。她不敢叫孩子看见。也不敢看见孩子回头,她怕会忍不住,会再也舍不得放孩子离开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45章 庶子高门(30)二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