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53章 庶子高门(37)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53章 庶子高门(37)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5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53章 庶子高门(37)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37

    马车从出了京城,先是往西走,接着往北走,随后再往东走,之后又往南走。看起来走了四五天的路程,其实就是在京城周围打转。

    林雨桐和四爷不知道别人看出什么了没有,反正他们感觉,不管怎么绕,都是在离京城半天的路程的半径之内。估计这些人也是怕他们认出路径来,所以从来不走官道,都是在小路上来回的绕。有时候还会从yi些村子里过,这么大队的人马,庄户人家哪里敢上前,不过是隔着门缝朝外面看yi眼就罢了。连村子里游荡的野狗,见了这阵势,都远远的夹着尾巴窜了。这些村庄,根本就没有标识,跟那些人口聚集的镇子还是不yi样的。镇子好歹有名字,有yi些像样的商铺酒楼,这些爷们即便不常出门,也保不齐来过京城附近吧。哪怕路过时听yi耳朵周围人的说话声,叫卖声,也好判断大致的位置。可他们偏不往人多的地方去!他们越是不走官道,越是避开人群,林雨桐就越是肯定,这就是在京城附近。

    绕了六天以后,终于在yi天下午,马车从yi处窄小的山缝里穿了进去,走了不过几百步,就进入了yi处盆地。之所以称为盆地,是这个地方除了进来时通过的yi处yi线天的缝隙,整个都被山体包围了起来。

    林雨桐yi下马车,明显就感觉到了,这地方比外面暖和,因为这里冷风根本就吹不到。

    带自己yi行人来的是太监,那么派他们来的就应该是皇上。

    林雨桐有了yi种猜测,这该不是到了皇上的暗卫营了吧。她这么想着,就不由的看向四爷,想证实自己的猜测。就见四爷微微的点头。

    还真是带到暗卫营的老巢了!

    可这么大大咧咧的将人带进来,就不怕老巢被找见?林雨桐这么想着,随即就否认了,对于他们来说,要隐瞒行踪应该也不难,只要多安排几拨人从不同的路线走,扰乱视听,想来也出不了事。关键是这个时候,众人的视线都聚焦京城,对于他们的行踪,关注度还真没那么高。

    这里俨然是yi个建在盆地里的村落,靠着山脚下,零零散散的盖着yi些小的庄户院落,这块盆地,应该也不小,阡陌交错,都开垦成农田了。要不是地势实在是特殊,还真要以为这地方是个小村子呢。

    站在这里四下里看看,就见家家户户的烟囱上都冒着烟,即便不是做饭的时候,但这暖炕也得烧的吧。

    “四少爷,您这边请。”yi路跟着两人车架的清秀小子笑吟吟的给四爷指了yi个跟金守仁完全相反的方向。

    四爷还没说话,金守仁在那边就叫嚷了起来,“我不管你们带我们到了什么地方,既然如今已经到了地方,总得叫我们yi家人住在yi起吧。这yi路上不准咱们说话,到了地方也不许接近。就是天牢里的囚犯,最多也就是男女分开关押,还没见过将yi家人这么生生的拆开的。”

    那边跟着金守仁的人,年纪应该不小了,虽然听着说话是笑音,但语气却不容置疑,“瞧世子爷您说的,这夫妻关在yi起,不比兄弟在yi起强些。尊夫人不在眼跟前,您能放心吗?我劝您啊,还是消消停停的”

    林雨桐很怀疑这些人是怕将他们聚在yi起,万yi有人对他们下手,可不能叫人给包圆了。试想,自己等人如今按说是在皇上的手里,若是有人不是想着将自己等人抢过去来威胁金成安,而是顺势暗杀了,挑拨了皇上跟金成安的关系,那就真的麻烦了。杀人可比救人简单多了。真要都死了,金成安这yi脉的根就彻底断了。这个仇就结大了。所以,出于谨慎,还是不要将鸡蛋放在yi个篮子里的好。

    四爷朝金守仁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言了。然后拉着林雨林雨桐就跟在这清秀少年的身后。

    朝南走了半刻,就到了山脚下。通往山上的小路,修成yi级yi级的台阶。顺着台阶又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了半山腰。半山腰上修建着yi个不大的院子,土坯的房子,看起来建起来的时间不短了。进了里面,里面倒也干净,yi个不大的土炕,铺着蓝色碎花的床单。窗台下,叠放着几床崭新的被子。被子上放着两个大包裹,应该是给他们换洗的衣服。而炕的yi侧,跟炕连着的,是yi个灶台,锅碗瓢盆都有。里面有个小隔间,放着柴火,洗澡桶,恭桶。

    准备的很齐全,看来要将他们留在这里yi段时间了。

    “四少爷,您跟少奶奶得在这里主上yi段时间了。”他指了指灶台,“米面粮油菜肉,这里都有。自己做也行,咱们送饭也行。只是这送饭路程远,到了这里不大热乎,还得您自己热”

    林雨桐就笑了笑:“我们自己做。只是这眼看过年了,该有的东西得给我们置办齐全吧。”

    “那是自然!”这少年像是松了yi口气的样子,连声答应。

    林雨桐的心却往下yi沉,这是过年都没打算送他们回去吧。

    四爷就朝外指了指,“在外面走动走动,应该无碍吧?”

    “这”这少年朝外面看了看,“只要不下山,就无碍。”

    林雨桐扭头咯咯yi笑:“你就不怕我们翻过山跑了?”不往下走,可以往上走嘛!

    “少奶奶说笑话了。”这少年的脸上就有几分自得,“咱们请几位小主子来,是做客的。外面可比咱们这里危险。再说了,这山上面您试试就知道能不能跑出去了。”

    山下面不让去,应该是来来往往的人多,怕听到yi些不该听的。山上面不怕自己去,那是因为上面yi定布置着了不得的岗哨。

    林雨桐知道了自己想知道了,就扭身去给锅里添水,然后生火。这屋里还是很冷的。

    四爷看着那少年下山,就站在院子里往山下看去,山上的树木都是低矮的灌木,寒冬时节,光秃秃的树枝都被厚厚的积雪压着,有些都冻成了树挂,太阳的余晖撒下来,照在树上,熠熠生辉。但视线却也被这些树木阻隔了,yi点也看不到山下的盆地。

    怪不得敢将他们就这么仍在这里呢。这个角度确实是刁钻。

    等进了屋子,林雨桐已经将水烧好了,“先去洗漱”这yi路上憋在马车上,滋味实在不好受。

    火yi烧起来,屋里就暖和了。这墙倒也是火墙。

    洗漱,做饭,吃饭,忙活完天都已经黑透了。

    油灯点了起来,发出昏黄的光线。躺在热乎乎的炕上,两人都睡不着。

    “咱们就这么在这里呆着?”林雨桐抱着四爷的胳膊,“这中间万yi有点变故,可就糟了”命在别人的手里,哪里有在自己手里叫人安心。

    “嗯!”四爷点点头,“不着急,咱们还有时间。”

    至少最近这几天是不能着急的。

    林雨桐翻了身,在别人的地盘上,心里就是没办法踏实。她坐起身,给了四爷yi丸药:“把这个吃了”然后她自己也倒了yi粒吃下去。这才起身给煤油灯芯子上撒上药粉。只要闯进屋子的人,闻到气味就晕倒。“咱们先吃了解药,没事!”如此就能安心的睡觉了。

    这yi晚上,两人睡的特别的熟。第二天yi睁眼,天光大亮。屋里除了两个被迷倒的老鼠,还真就没有别的。

    四爷指着林雨桐就笑:“恶心到了吧。”

    林雨桐咧咧嘴,这才吹灭了油灯:“小心总没大错。”

    下了炕,四爷在灶台前找了yi个木棍,将这耗子挑起来打算扔出去,谁知打眼yi瞧,就愣住了。这耗子的皮毛和爪子上,都有些暗色的血迹。

    这要是老鼠吃了什么被冻死的野兽,也应该是嘴和胡子周围带着血迹才是。怎么就偏偏在皮毛和爪子上?这明显是踩在什么地方,或是蹭的。

    四爷将这yi只放下,又挑起另yi只,这只是爪子上和尾巴上都有血迹。

    “怎么了?”林雨桐正在炕上叠被子,yi扭头,就见四爷拿着yi根木棍扒拉着老鼠看。

    四爷摇摇头:“这老鼠身上有血迹。不是它们自己身上的伤,也不是吃了什么,而是蹭的。”

    林雨桐将被子放回去,这才下炕去看,两只都细细的看了,“许是这山上有冻死的小动物尸体,这尸体被其他大动物吃了,留下血迹”还没说完,林雨桐自己就先摇头,这种猜测根本就不成立。这要是有冻死的兔子野鸡之类的,被其他的动物吃了。那么留下血迹,等老鼠到的时候,这种天气之下,血液早就冻住了。哪里还会踩到或是蹭上液体。老鼠的胆子小,其他大型动物进食的时候,它是不敢上去进食的。可等人家走了,黄花菜都凉了。即便有血迹,也成了冰疙瘩了。

    所以,这尸体,该是在个温暖的地方。可能是人住的地方,也可能是某种动物的洞穴。

    这个就说不准了。

    “先做饭吧。”四爷摇摇头,“吃了饭,咱们里里外外的看看。”

    不管动物和人,都是有地盘意识的。这两只老鼠,总不会是翻过山跑过来的。

    用土灶做饭,林雨桐和四爷都不是生手,后面锅里熬着小米粥,前面锅里烙饼炒菜,yi顿饭用不了多长时间。

    匆匆吃了饭,收拾利索了。两人没急着出院子,而是在屋子里和院子里来回的找,看老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给钻进来的。

    四爷去了院子里,林雨桐在屋里yi寸yi寸的找。猛地,她的视线就顿住了。紧挨着灶台的地方,放着yi个大水缸。水缸里昨儿是满满的yi缸水,昨晚跟今儿用了yi些,还剩下半缸。这种缸重的很,空缸yi个壮年的劳力都不好轻易的挪开。而现在,在这个水缸和灶台的夹缝里,散落着yi个枯树叶,林雨桐将树叶取出来,就见树叶上也带着yi点血迹。应该是老鼠上来的时候踩上去的。

    这也就是说,昨晚老鼠上来的时候,蹭到的血还没有凝固。而老鼠上来的地方,就该是这个水缸的下面。

    “找到了”林雨桐喊了yi声。可话音yi落下,四爷还没答话,就听见那个少年的声音在外面回道:“找到什么了?”

    林雨桐蹭yi下就站起来,赶紧将灶台前的柴火弄乱,就蹲在yi边,伸手将自己的耳坠子取下来yi只蹭上点土捏在手里,笑道:“yi个小东西罢了”

    四爷先这少年yi步进了屋子,见yi切妥当,这才扭头道:“水还有你这又送来了。”

    原来取水的地方是yi处小溪,如今都冻结实了,只能从山下的井里挑水上来。这少年是来送水的。从山下到半山腰,水桶上都结了yi层薄薄的冰。

    这少年见林雨桐手里拿着yi个耳坠,灶火前乱做yi团,就笑道:“咱们这里就这点不好,到处都是土,可得把这些小物件看好了,落到尘土里,翻找是不容易。”

    说着话,就将水倒进水缸里。

    跟随这少年来的,还有两个沉默的年轻人,yi人挑着个担子,将水都往缸里倒。六桶水就又倒满了。

    这少年笑道:“尽管用,这挑水不费事。”

    目送他们离开,四爷才转身回来,将门关起来。指了指水缸,“你是说在这下面”

    林雨桐摇头:“不知道这下面是另有玄机呢,还是只是个老鼠洞。”

    “晚上吧。”四爷拉着林雨桐出门,“咱们先出去转几圈”老圈在屋里才叫人觉得奇怪呢。

    两人在山上转悠,套了yi只兔子,回来又是剥皮又是炖的,就把这yi天时间给打发过去了。

    早早的睡下,直到子时,两人才重新起来。

    林雨桐将这水缸连同里面的水yi起挪到空间里,紧跟着,两人的面色都变了。因为眼前出现了yi个黑漆漆的大洞口。

    隐隐的,里面还有血腥味传来。

    看来这山腹里,另有乾坤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53章 庶子高门(37)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