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54章 庶子高门(38)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54章 庶子高门(38)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5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54章 庶子高门(38)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38

    “怎么办?”林雨桐看向四爷,要不要下去,这是个问题。

    四爷指了指油灯:“再下点药进去”即便有人闯进来,也没有大碍。

    这就是想下去看看了。

    林雨桐只得又给灯芯和灯油里都下了药,又将门窗都检查了yi遍。这才拿出照明的小手电筒给四爷递过去。四爷将光线调到最暗,这才往下照去。从洞口往下,修着台阶。光线照到的地方,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台阶。

    四爷先yi步走下去,林雨桐紧跟在身后。沿着台阶轻手轻脚的往下走了二十几台,就是yi个小小的平台,台阶从这里又转了个方向,继续朝下延续。

    如此转了几次,下了七八十个台阶,才发现yi个甬道。顺着甬道走了十几步远,林雨桐觉得血腥味越来越重了。循着这个味道,又往前走了二三十米,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个几十平米大的石室。

    此时,鼻子充斥着血腥味,但是偏偏,地上并没有血迹。

    林雨桐才说要看看这里有没有暗室,就觉得鼻尖上yi凉,她用手yi摸,粘稠腥臭。于是,忙将手电筒往上面照去。这yi看,几乎吓的林雨桐没惊叫出来。

    即便是见过大阵仗,也被眼前的情形给吓的失了方寸。

    就见上面十多个吊着的人,这些人的胳膊腿都被用铁索锁住,呈大字状被悬空吊着。每个人的身下,还吊着yi个木槽子,这些人身上的血,yi点yi滴的往下掉,掉进木槽子里。更叫林雨桐觉得头皮发麻的是,这些人都没有脸。

    对!没错!就是没有脸。

    因为他们的脸皮都被人揭下来来,整张脸都血肉模糊了。林雨桐还能隐约的闻见yi股子药味,这是治疗外伤的白药味。

    被用了酷刑,揭了面皮,还被人这么残忍的放血,但是又被人上药治伤。

    那这么说,这些人都该是活着的。活着受酷刑,想死也死不了。

    都说是将人削成人彘是残忍,而眼前的这样人,似乎也不比人彘好多少。

    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被皇上关在这里,受这样的折磨。

    四爷左右看看,见yi边有悬空的梯子,就道:“我上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林雨桐yi把拉住四爷,“你上去也没用。我看看这些人还有救没救。”

    四爷朝上看看,又看向林雨桐:“小心点”

    林雨桐还没有答话,就听见若有若无的的脚步声传来。两人瞬间就关了手电筒,退了回来,贴着甬道的墙壁站着,放缓自己的呼吸。

    紧跟着,脚步声就越来越清晰,但这只是yi个人的脚步声。

    不大功夫,隐隐的,从另yi端的甬道上,传过来yi点光亮。慢慢的,光线越来越亮。

    来的是个弯腰驼背的人,他手里拿着yi盏油灯,进来之后就挂在石壁的yi块凸起来的石头上。看得出来,他对这里很熟悉。

    “还是什么都不说吗?”这人猛地说了这么yi句。声音沙哑低沉,叫人听着就觉得嗓子里像是堵着什么似得,跟着也觉得嗓子也不舒服起来。

    他这么说话,肯定是知道上面的人是醒着的,是有知觉的。那么自己跟四爷刚才说话,岂不是被上面的人听见了。

    这次真是大意了。

    四爷轻轻的摇摇林雨桐的手,示意无事。

    就听那男人兀自道:“你说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也不忍心对你下手。你将令牌交出来,我放你下来。给你将伤治好了,你也能隐姓埋名,好好过几天人过的日子。也省的在这里,整天躲在山里,人不人鬼不鬼的”

    上面的人桀桀怪笑了两声:“令牌想要令牌?罗锅,你告诉我,你的主子到底是谁,我就告诉你令牌在哪?”

    “我的主子”罗锅摇摇头,“你真是yi个死心眼,给谁卖命不是卖,皇上如今年迈,眼看就要换主子了。你抱着老主子不撒手,到底图什么”

    林雨桐心道:原来这是内讧了!有人将奸细渗透到暗卫里了。并不是皇上将人关在这里的。

    “呸!”上面的人猛地朝下吐了yi口,“不忠不孝的畜生!”

    罗锅也不生气,拿着药瓶yi边晃悠yi边道:“金甲,你是第八代金甲了吧。别以为离了你,外面就不转了。我还不怕告诉你,只要顶着你那张脸的人在,其实有没有令牌暂时都不打紧。我可以跟你慢慢的耗着。这yi回这药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能抗的过去的。吃下去,就跟被蚂蚁啃似得,浑身又疼又痒,那蚂蚁好似从你的骨头里往出钻yi样。你四肢被绑,抓又抓不得,挠又挠不得”

    “畜生!”金甲先是惊怒,既而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话风yi转,似乎有些感慨的道:“我这金甲令牌,必须传给我的亲传弟子。可我如今才不到四十,还没有收弟子。不过只要传出我的话,谁杀了你这罗锅,我就将令牌传给谁,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急着取你的脑袋”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yi眼,两人都觉得,这话根本就是对他们两人说的。因为这个金甲可能在自己两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罗锅呵呵yi笑:“你还真是糊涂了,这里早就被废弃了。除了我,没人知道你被关在这里”

    “是啊!是啊!”金甲嘿嘿冷笑,“我怎么忘了呢。不过,你不谨慎也不行啊,你除了会使毒,还会什么?就那三脚猫的功夫”

    “放屁!”罗锅顿时yi怒,“这些年没有我,你们这些人的伤谁能治,yi个个的早死八百回了。别人不说,就是你金甲,老子就救过你三回性命”

    林雨桐心道:这位金甲,说这话完全是给自己和四爷交代这罗锅的底细呢。

    想到这里,她就挠挠四爷的手心,问他,是不是需要要出手。

    四爷在林雨桐的手心里点了yi下。

    林雨桐就弹出yi点粉末,应该是落在了罗锅的周围。黑灯瞎火的,怪石嶙峋的山洞里,只有yi盏油灯,下面多点什么,只要味道不大,很难被发现。

    这位是用毒的高手,要不是借着这里面浓重的血腥味,还真不敢这样粗糙的下毒。

    金甲对罗锅说的救命之恩,也没有否认,只道:“当日咱们需要yi个医术高明的人,这才找了你来若不是你救过这么多人的性命,你又怎么会混到中枢来。救咱们,就是为了取信咱们,所以,你这救命之恩,我还真不会感恩戴德了。”

    罗锅皱皱眉,“你不要跟我来回的胡扯”说着,就猛的捂住胸口,紧接着,他捏住鼻子,然后四下里看:“金甲你安排人偷袭不对!不是你安排的人谁?出来”

    等罗锅的视线朝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四爷的袖箭yi下子就射了出去,罗锅根本就来不及防备,yi下子被射中肩膀。箭头上是有麻药的,罗锅的手刚取出药丸准备解毒,人就往下倒去。

    “小娃娃,好样的”金甲在上面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挣扎的铁链子yi阵响动。

    四爷要出去,林雨桐yi把拉住了。她先是扔出去yi个药丸,药丸碰到石壁,砰yi声就炸裂开来,五彩的粉末yi下子全都洒在了罗锅的身上。四爷就见罗锅放在胸前的手变得僵硬了起来。

    林雨桐这才松了yi口气,擅于用毒的人都有几分保命的本事,别看他晕了,谁知道他嘴里是不是含着别的化解毒性的东西,只要他还有半分清醒,这靠近的人必然是要遭遇他拼尽全力的反扑。

    “没事了!”林雨桐说着,就上前,用匕首将罗锅的衣服划开,然后挑着脱下来,只给他剩了yi条内裤。又将衣服都拨到角落,撒上药粉,解了里面可能残存的药性。这才将油灯取下来将这衣物点燃,彻底焚毁。

    四爷此时,却盯着这罗锅看。怕看不清楚,更是将油灯提在手里,细细的看。

    “怎么了?”林雨桐问四爷,“认识?还是见过?”

    四爷摇摇头,轻笑yi声:“没有。只是看他是不是真被迷倒了。”

    林雨桐就不问了。四爷看的肯定不是这个,她的视线在罗锅的身上又瞄了yi眼,没有什么发现,就只接了四爷的话,“肯定晕了。没事!”四爷大概是发现了罗锅的身份,只是这里还有外人,他不方便说罢了。

    四爷这才直起身,抬头往上看,“前辈我放你下来?”

    金甲刚才yi直看着两人的动作,但对这两人的身份,却越发的猜不透了。“你们是谁?如今会进入这里?”

    四爷却不回答,林雨桐就顺着梯子上去,搭在这人的手腕上,把了脉,脸上的神色就奇怪了起来。“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神仙也难医。”即便治好了外伤,从此也是个只能瘫痪在床上的废人。而且,这人的身体里藏了yi个东西,应该就是他所说的令牌。

    林雨桐下来,对四爷暗示了yi下。

    四爷还没说话,上面的金甲说话了,“不管你们是谁,只要帮我和我这些老兄弟解脱了,我绝不会亏待两位。我脖子上有yi个锁片,用锁片去天元票号,我这半生的积蓄都在那里”

    “族叔”四爷突然这么称呼了yi声。

    林雨桐愕然,金甲比林雨桐还愕然,“你你是皇室宗亲?”

    四爷叹了yi声:“金成安是我父亲。”金成安如今还是皇上的心腹,这张牌在这位对皇上忠心耿耿的金甲这里,还是很好使的。

    “金成安?”金甲皱眉,“那你如何会在这里?难不成你祖父敢将这里的事情讲给你们这些后辈”

    四爷心里yi跳,难道他所说的祖父是上yi代的金甲?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道:“我不知道族叔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有人将我们掠劫,威逼我父亲。随后,这yi伙人就被yi群公公给迷倒了,我们就被带到了这里。我偶然找到了这里,顺着血腥味找了过来”

    “胡说!”金甲呵斥道:“别以为我关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yi个国公府的少爷,如何会被人掠劫?”

    “皇上身体不好,端亲王监国,这些,族叔可知道?”四爷抬头又问了yi声。

    “什么?”金甲的声音透着惊愕,显然是不知道的。紧跟着,他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皇上病了,病到了得要亲王监国的程度了。那么,这些王爷有了别的心思不是很正常吗?他的呼吸慢慢的局促起来,对着四爷叫道:“小子,你上来如今这里执行的大概不是皇上的命令。你还是得想办法逃出去”金成安对现在的皇上,太重要了。

    四爷朝林雨桐点点头,这才沿着梯子走了上去。

    林雨桐在下面看着,就见四爷跟那位金甲紧挨着,金甲小声的在四爷耳边说着什么。她心里就隐隐有了猜测。这暗卫的统领,应该是由宗室子弟担任的。代代往下传。若是金成安的父亲是上yi代的金甲,那么,四爷的身份就很容易得到金甲的认可。

    两人在上面嘀嘀咕咕的,大约yi个时辰左右。四爷这才下来,对林雨桐道:“拿点药,叫他们走的痛快点。”

    林雨桐叹了yi声,将yi瓶药递给四爷。

    她刚才已经看过了,那铁链子上带着钩子,直接锁在人的手腕脚腕上,如今早就长在yi起了。要想去掉铁链子,即便自己这里有削铁如泥的工具,可这手脚都得生生的再被折断yi次。活着太痛苦了!

    等四爷再次下来,上面的人都已经没了气息。

    林雨桐这才指着罗锅问四爷:“这人不是端王的人,也不是恒王的人,应该是金成安的人,对吗?”

    四爷点点头,“记忆里有这么yi号人二哥当年病的要不行了,父亲曾经带回来yi个神秘的大夫原身这孩子那天好容易觉得身体好点,带着贵武趁着夜色从后角门出去逛夜市,回来的晚了。刚进门远远的听见脚步声,就躲了起来,就看见父亲带着yi个穿着黑斗篷的驼背的人出去了。当时他打着灯笼的手在记忆力始终都有,他指甲上闪了蓝光”说着,他又指向罗锅的两边肩膀,“你看他身上的伤疤,左右肩膀各有yi个梅花形状的疤痕。这种疤痕,管家刘五身上有,世子身边的双寿身上也有。这该是yi个身份的象征。”

    原来如此!

    “如果金成安的父亲是上yi代的金甲,那么这个人的心思大概是不纯吧。这暗卫的事情,他yi定告诉过金成安。并且,在他的在任期间,只怕以权谋私为自家谋划过不少事。只怕很多搜集来的消息,都被他截留了下来,成了为子孙谋福利的垫脚石了。”林雨桐叹了yi声,“那么,金成安这野心怎么来的,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这yi切的底气,只怕都是因为对皇家暗卫的了解甚至于渗透”说着,她就仰起头,“那个令牌我上去取下来?”

    “先把人放下来吧。”四爷摇摇头,“如今这里的暗卫,急需清理”

    林雨桐点点头,将yi把由变异鸡爪做的匕首递给四爷,这玩意切铁器,就跟切豆腐似得。

    将上面的人都放下来,yi个个摆好,“等以后外面清理干净了,再好好的安葬他们。”

    林雨桐却看向罗锅,“这人怎么办?他可能见了咱们的脸了。”

    “杀了吧!”四爷哼笑yi声,“留着太危险了。”

    林雨桐上去塞了yi个药丸,直到他真的咽气了,才起身。

    四爷已经将吊坠令牌和yi个小小的羊皮从金甲的大腿里取了出来,林雨桐又起身将那伤口给缝合好。两人车才起身,赶紧往回走。

    到了屋里,yi切都没有变化。林雨桐将水缸又原原本本的放回原处。

    两人这才赶紧烧水洗漱,将身上的血腥味和药味都去了。又将晚上穿的衣服放进空间里,见四下没有任何的不妥当的痕迹,这才收拾好了上炕。

    四爷把玩着已经清理了血迹的令牌,不过yi指长宽的小东西,乌黑发亮,上面用古篆体刻着金甲二字。而那卷羊皮,则是这山里的所有密道的路线图。有些是只有金甲才能知道的通道。“他们在外面玩他们的。咱们将这暗卫先攥在手里,万事就都好办了。”

    林雨桐却猛的才想起:“之前以后咱们是在皇上的手中,如今看来,其实还是在金成安的手里。那些被揭的脸皮,是不是被做成了面具,戴在别人的脸上了”

    四爷点点头:“没错,金甲及其十八卫被罗锅用毒药给暗算了,所以才被人囚禁。”

    “那上yi代金家是金成安的父亲,他暗地里有yi层身份,是暗卫统领。可明面上依旧是国公爷,那么这yi代的金甲明里的身份又是什么?”林雨桐对这yi点十分不解,听罗锅的话,竟是在山里生活了半辈子。要是以后也要四爷这么过活,那这金甲令牌不要也罢。

    四爷却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金甲,本是皇上的庶长子,只是生来脸上有胎记,覆盖了半张脸这才”

    林雨桐了然,胎记这东西,yi直被人认为是上辈子缺了德了,才被阎王爷留下印记。而皇家的孩子,印记长在脸上,还覆盖了半张脸,那还真就没法在外面立足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54章 庶子高门(38)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