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58章 庶子高门(42)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58章 庶子高门(42)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6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58章 庶子高门(42)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42

    临近大年了,宫里的气氛越发的诡异起来。虽说到处都张灯结彩,但偌大的皇宫,却没听见过丝毫的笑声。

    “兰贵人殁了。”郭毅站在皇上的面前,低声回禀了yi句。

    “殁了?”皇上嘴里的声音声含糊了起来,“怎么死的?”这什么都还没查问清楚,她怎么就死了。

    郭毅摇摇头:“看着像是自缢而亡。”

    像是?

    郭毅说话,从来没有模棱两可的时候。此时却说出了这样的话,可见这兰贵人的死,确实是有蹊跷的。

    到底是端亲王杀人灭口了?还是恒亲王嫁祸成功之后在扫尾?说不清楚了。

    皇上明白郭毅这话的潜台词,因此才越发的觉得疲惫。这半年,他的脸yi下子变的干瘪了,皱纹交错的脸上,眼睛已经浑浊了,嘴角微微有些歪,时不时的还挂着些透明的液体。他也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朝臣了。

    “你觉得是谁?”皇上看向郭毅,“你告诉朕,这藏着的最深的人是谁?”

    不管是谁,都是yi样的儿子。知道不知道的,有什么关系?

    郭毅看向皇上,拿出帕子将皇上嘴角流下来的口水给擦去:“陛下,您安心养着,随他们闹去吧。”

    这话糊涂,由着他们闹,自己只怕不得善终。

    但这话也不糊涂,只怕他也是觉得自己这个帝王到如今已经有些无能为力了。

    皇上呵呵笑了yi声,多少有些悲凉。但随即,他就摆摆手:“你叫朕认命,大伴啊要朕真是个认命的性子,当年这个位子就轮不到朕来坐了。从被先皇厌恶的瑕王,道九五之尊。朕走的有多辛苦,你也是看在眼里的。从坐上这个位子开始,朕就知道,这世上的事,对于朕来说,就真的只能进不能退了。”说着,就扶着郭毅的手坐起来,“老虎就是老虎,就是看起来像是病猫,逼急了也是要吃人的。你去准备拟旨吧。”

    郭毅yi愣:“陛下,您这是要”

    “不可说,不可说。”皇上的眼里涌出yi股子冷意,配上那已经扭曲的面容,叫人瞧着,无端的多了几分诡异。

    郭毅默默的退下去,皇上才拿出袖子里由暗卫递上来的折子,眼泪yi下子就下来了,“丑儿啊”你怎么就先yi步走了!叫朕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不孝啊!

    明儿就是除夕了,林雨桐攃萝卜,切白菜,今年过年,日子有点不巧,就只能吃素馅的饺子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这金甲八跟自家都算是有了交集,别的就罢了,为他吃素四十九天,也是应该的。

    “要不包点鸡蛋的?”林雨桐见四爷看着萝卜就yi副牙疼的样子,就试探的问了yi句。这人吃萝卜吃伤了。

    四爷赶紧道:“那就鸡蛋的吧。”

    林雨桐看着yi大盆的萝卜馅,“这个也包了吧。回头送人。”这山里这么多人,估计就算是吃饺子,yi人也分不了几个。

    她把手里的东西忙完了,就将干豇豆拿出来,泡了起来。这个干豆角跟鸡蛋拌在yi起,应该也行吧。这单纯的鸡蛋做馅,她还真没尝试过。

    手里忙活着,嘴里却yi点也没闲着,“给皇上的折子递上去了?”

    四爷应了yi声,“到了这会子,只怕他也知道他这个丑儿子的重要了。要是这个儿子活着,他的底气就足。如今没有了这么yi个绝对信得过的人,他心里就犯虚了。”

    这倒也是。即便四爷是金甲八承认的人,皇上也未必信得过。尤其是金甲八是被算计而死。皇上如今对暗卫也肯定是心存怀疑的。而如今偏偏时间紧迫,没有给他任何yi点查问和试探的时间。所以,他对四爷,戒备大于信任。

    林雨桐突然心里yi跳,要照这么说,这往后的发展,可能跟林雨枝所经历的yi切都完全不同了。

    要是没有自己跟四爷来这里,金甲八的遭遇会被别人知道吗?估计不会吧。那么,在外面的yi直就应该是假的金甲八,操纵这yi切的人都是罗锅,或者说是金成安。而皇上到死只怕都不知道他的丑儿子已经被人算计了。

    基于对暗卫的信任,皇上做的安排跟眼下,他对暗卫不信任所做的安排,肯定是不同的。

    她这么想着,就跟四爷说着自己的想法:“你说,如今这位皇帝会怎么做?”

    四爷轻笑yi声:“这位的秉性如何,咱们也不知道。不过,到了如今这份上,yi个帝王想要自保,想要维持至高无上的权力也不是难事。只是接下来的局面可就真不好说了。”说着,就摆摆手,“这些不该咱们操心。”

    可只有等时局稳下来,咱们才能回去吧。林雨桐叹了yi声,不过如今,四爷在暗卫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暂时不回去,反倒便于行事。至少得将暗卫营给理顺了再说。

    反正也无事可做,两人就在屋里就是不停的包饺子。准备了那么多的饺子馅,不能浪费了吧。

    到了大年三十,从吃过午饭,就开始下饺子,她这边下饺子,四爷在灶膛前烧火。林雨桐叫了小蝮来,将包的多余的饺子都给散了出去。又专门将鸡蛋的饺子分了三分,打发给金守仁他们送了过去。

    忙忙叨叨的,直到天都黑了下来,两人才吃上年夜饭。

    豆角干鸡蛋馅的饺子,这味道有点特别。

    “好吃吗?”林雨桐尝了yi个,就问四爷。

    四爷夹了yi个,吃的还挺香,“只要不是萝卜的,什么馅的饺子都行。”

    其实这味道还行的。以前还听过人家做土豆馅的饺子,西红柿鸡蛋的饺子。更有绿茶馅的。

    这些都是林雨桐没有尝试过的。土豆做馅,总觉得可能太粉了。至于西红柿鸡蛋馅的,水太多怕包不到yi起,也没勇气尝试。茶叶馅的饺子,在林雨桐看来完全是黑暗料理。

    她跟四爷掰着手指算着:“嫩南瓜的,咱们吃过。有那能吃辣的,专门用青椒做馅,我也见过。更不要说茄子的,香菇的,都尝试过。也觉得味道还凑活。就是这绿茶的,我想想都觉得要了亲命了。这玩意我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要不夏天的时候,咱们包黄瓜馅的试试?”

    四爷赶紧摇头:“年纪大了,怀旧了。觉得传统的味道就挺好的。咱不折腾。”失败品都得进自己的肚子,自己得多想不开,才愿意叫她尝试。

    跟山里的安静过年不yi样,今儿的皇宫,灯火辉煌,热闹极了。

    大殿里,甘氏坐在恒亲王和李湘君后面的案几上,桌上摆着几道看着精致,实际上已经凉了的蒸菜,上面的油,早已经结成了硬块,根本就不能吃。倒是旁边的两道凉菜,yi道水萝卜丝,yi道糖醋的莲藕,清清爽爽的,倒也能入口。上来的饺子,应该是用菠菜和面做的饺子皮,yi个个摆在盘子里,绿莹莹的倒也讨喜。

    边上伺候的侍女,端起酒壶给她倒了yi杯,淡黄色的,有yi点点的果香,女眷喝的都是果酒吧。看着不少的女眷已经端起杯子,甘氏还是没动。

    打从进了大殿,她的心就yi直提着。

    整个大殿,皇上的位子,在正上端的九龙台阶上,如今没了皇后,又没有太后,所以,跟皇帝紧挨着的座位也就是后宫的几位主位的妃嫔了。此时她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满面带笑的坐着。

    两位亲王的位子,设在皇上的两侧,两人相对而坐。再往下才是各位皇室宗亲。以及特别被皇上宣召而来,参加年宴的大臣。能跟皇上yi起守岁,这是难得的殊荣。

    端亲王的yi边,最是热闹。不时的就有人过来给端亲王敬酒,就是后宫的那些妃嫔,也将桌上的菜色,给端亲王的侧妃送去。结好的意思十分明显。

    反观恒亲王这边就正好相反,人人都客气的笑,偏偏没有往上凑的人。而yi些女眷看过来的目光也叫人及其不舒服。李湘君这位恒亲王妃,接受大家同情的洗礼。而甘氏,则必须要在女人的厌恶,和男人时不时撇来的火热的视线下学会坦然。

    甘氏的眼神越来越冷,她心里突然升起yi股子戾气,有yi种想把这些人的眼珠子挖下来的冲动。

    恒亲王回头看了yi眼甘氏,轻声道:“你觉得,本王还需要忍吗?”

    甘氏眼睛都不抬:“您会忍吗?”

    两人都在问彼此,可里面所释放出来的意思,叫yi边的李湘君身上的冷汗yi瞬间就出来了。她不由的朝两人看去,王爷还是yi副憨厚儒雅的样子,看着甘氏的眼神柔的似yi汪水,脸上的笑意还带着几分赧然。在yi边看着的人yi定想不到他此刻的嘴里说着怎么叫人心惊胆颤的话。而甘泉还是yi副平静如水的样子,就好像他真的只是说了yi句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家常话。

    她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手里攥的酒杯越来越紧,感觉下yi刻她都要呼吸不上来了。

    这样的表情落在周围的人眼里,却都以为这是因为恒亲王对甘氏的另眼相看,叫这位王妃的脸上下不来了。

    长公主刚要开口说话,就被靖安侯给拉住了:“殿下,替孩子们想想”别总是什么都想插手。皇上已经不行了,等换了侄儿上去,那跟亲弟弟当皇上的时候是不yi样的。

    “你”长公主看向丈夫,脸上带着几分恼怒。她想斥责丈夫这是大不敬,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在丈夫面前,她的腰杆子yi直就没挺直过。当年,自己的弟弟占了眼前这个人的战功,而得到的最大的赏赐,却是将他尚婚给自己。yi个原本该驰骋疆场的男儿,却在京城了圈了三十年。看着丈夫固执的脸,她的嘴角动了动,才点点头,“你尝尝这个炒乳瓜,味道还不错。往年咱们家的温泉庄子上也有,今年也就只能在宫里能看见了。尝尝吧。”

    另yi边的瑜亲王将大殿里的情形都尽收眼底,然后眼睛慢慢的迷瞪了起来,不时的用帕子擦yi把眼泪,身子左摇右晃,这年宴还没正式开始,他这就有些醉意了。

    端亲王眼里就浮现出笑意,他长的比恒亲王多了几分豪迈之气,此时他举起杯子,对着对面的恒亲王举起来示意。很有些是志得意满的意思。

    恒亲王yi副慌张的样子,急着端起酒杯的时候,还差点将酒给撒出来。这种对端亲王的畏惧叫大殿里的不少人都轻笑出声。

    端亲王又举着杯子朝yi边的恒亲王妃和甘氏道:“两位弟妹不yi起吗?”

    这种语气实在是有些轻佻了。

    端亲王妃面色yi变,轻声道:“王爷,您醉了。”说着,就主动举起酒杯,然后看了齐侧妃yi眼,这才扬声对李湘君道:“弟妹,我们敬你。”

    李湘君这才收起脸上的羞愤,轻轻的举起酒杯,然后浅浅的抿了yi口。

    两边的酒杯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听见yi声皇上驾到。

    整个大殿里的人都动了,纷纷站了起来,然后都从案几的后面站出来,跪了下去,口里喊着恭迎皇上,但却没有yi个人敢抬头的。

    等皇上坐下,听见郭毅的声音喊着平身,这才都起身。

    本想说几句吉祥话的,可是yi抬头,大殿里yi下子就失去了声音。

    上面坐着的,真的是皇上吗?整个人都缩水了不说,手还颤抖个不住,嘴角更有些歪。皇上已经病的这么重了吗?怎么谁都没有受到消息呢?

    端亲王先是愕然,继而大喜。那yi瞬间他原本躬着的腰背yi下子都觉得直溜了起来。正想说几句关心的话,表达yi下为君父分忧的心。就猛地听到yi声哽咽之声。

    他愕然的顺着声音看去,却见恒亲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是直直的在地上跪着,而是像浑身软倒,站不起来yi般,那么瘫在地上。他的头低着,发出压抑的哽咽之声。

    这是什么意思?就你是孝子!

    端亲王刚想呵斥对方失仪,就见对方yi点都不顾脸面的朝皇上连滚带爬的窜了过去。

    “爹爹爹爹儿子不孝”恒亲王抱着皇上的腿,头埋在皇上的腿上,嘴里喃喃的道。

    皇上的身子僵着,尽管知道这有几分做戏的成分,但还是止不住泪如雨下。孩子小的时候,他还不是皇上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叫他的。他也曾叫他们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给他们当过马骑。那时候,只要看见他们的笑脸,自己的心里就跟开满了花似得。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轻轻的叹了yi声,他伸出手,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然后看了郭毅yi眼,微微点点头。

    众人还没从这yi系列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就见郭毅向后面yi招手。后面就立马转出来yi个端着托盘的太监。托盘上放着明黄的圣旨。

    这是做什么?

    端亲王哪里还顾得上恒亲王,只看着那圣旨恨不能盯出yi个窟窿来。

    恒亲王的脸贴着皇上的腿,脸上还带着泪痕,但眼珠子却不停的转着。本来什么都计划好了,他以为皇上如今的样子,怎么也不会出面见人的。可他偏偏出来了,那么以前的计划还能用吗?再说了,这圣旨上又说了什么呢?

    等郭毅将圣旨拿起来,众人哗啦啦的全跪下了。只有端亲王正出神,yi时没有反应过来。郭毅yi个眼神过去,这位才后知后觉的跪下来。

    众人以为皇上该叫郭毅宣读旨意了,可耳边却传来皇上有些含混不清的声音:“朕的身体你们也看到的因而,朕要立太子了。太子乃国之根基,朝廷之根基,天下之根基,能做太子之人,必然得是德行宽厚之人”

    这话还没说完,大殿里就嗡的yi声。

    立太子?

    众人不由的朝端亲王看去。

    可皇上却摸着恒亲王的脑袋:“恒亲王仁爱敦厚,朕欲立为太子”

    大殿里yi下子就静了下来,这是什么意思?您老人家打算立恒亲王,干什么非要叫端亲王监国呢?大家该站队的都已经站队了,把恒亲王多少也得罪了yi些了,即便没得罪,这疏远是肯定有的。都这样了,您给我们说恒亲王才是太子。开玩笑呢吧?

    “父皇!”恒亲王这下是真的惊愕了。外面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能动手了,你现在告诉我说您要立我为太子。要早知道这样,我还折腾什么啊!

    “父皇”端亲王yi下子就站了起来,自己以为要成为太子了,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这会子,您老告诉我您没打算册立我。这叫我情何以堪?

    甘氏的眼里闪过yi丝亮光。这才是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58章 庶子高门(42)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