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60章 庶子高门(4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60章 庶子高门(4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6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60章 庶子高门(4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44

    满城都是爆竹的声音,天下的百姓哪里管皇位上坐的是谁。过年了,就要有过年的样子,稍稍能过的去的人家,多多少少的都会买yi挂鞭炮回来,图的就是个吉利喜庆。更有些穷苦人家相信,鞭炮声越是喜庆,越是能将家里的穷土给打出去。

    所以,子时前后,城里的鞭炮声,就这么传到了大殿里的众人耳朵里。

    而此刻的皇宫,哪怕不用睁眼去看,也知道外面肯定是尸山血海了。端亲王什么也没安排,但是他的势力却在,那些亲卫,侍从,在此刻,都已经被血洗了。

    大殿里的气氛yi下子就沉凝了起来。

    李湘君看向甘氏,然后慢慢的凑过去,低声道:“如今如今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甘氏收回心神,看向李湘君,“想问什么?”

    李湘君看向瘫在yi边缩成yi团的金云顺:“这孩子这孩子怎么办?”

    甘氏脸上的神情有些莫测:“皇太孙,大行皇帝亲自册封的皇太孙,自然还是皇太孙。”现在就否定了这个皇太孙,不就等于否认了同样被大行皇帝册封的太子的身份吗?这可就成了名不正言不顺了。“大行皇帝赞王爷仁爱敦厚仁爱敦厚嘛,怎么会跟yi个无辜的孩子计较呢?再说了,圣旨上可是说了,皇太孙乃是太子妃的嫡长子,所以如今他就是你的亲生儿子了。”

    李湘君长吁了yi口气,这才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过去,亲手将金云顺给扶起来,“孩子,先起来。大行皇帝去了,大家都难受,但这哀也是有度的。”

    金云顺愕然的看着李湘君:“婶”

    “嗯?”李湘君面露不悦,“你是大行皇帝亲封的皇太孙,是我的儿子,你叫我什么?”

    金云顺就朝已经被羁押住的端亲王看去,就见以前在自己眼里巍峨如山yi般父亲,此时被人缚住手脚,如同砧板上的鱼肉。

    端亲王感受到了儿子的注视,眼睛都没睁开,只微微的点头。他知道败了,败了就要有败了的自觉,在这里谩骂对自己yi点好处都没有。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可这yi府的老婆孩子怎么办?只要扛过这yi关,叫孩子们活下来。那么,yi切都有转机。只要老二他没孩子,自己的孩子就是跟他血脉上最亲的亲侄儿,是大行皇帝的亲孙子。况且,顺儿如今过继了过去,他大了,什么都记得。只要将来儿子上位,自己这yi脉就还有翻身的希望。

    因此,他闭嘴了。不叫屈,不认罪。

    这大殿里坐着的,都没有笨蛋,刚才没反应过来,这会子只怕也反应过来了。谁忠谁奸,谁是没人伦的畜生,大家心里也自由了公断。

    金云顺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在yi起,亲生的父亲在yi边遭难,自己却yi点办法都没有,还得依靠眼前这个女人,才能保住性命和地位。何其可悲!

    李湘君叹了yi声,拉着金云顺就走,“跟我来,别在这里杵着。”

    金云顺回头朝身后看去,到底舍不得,看着端亲王,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端亲王在府里的时候,对这个庶长子也未必就有多关注。可这个时候,孩子的哭声,叫他在这yi瞬间下了决心。就见他猛的睁开眼睛,目光如电yi般的看向孩子,就那么专注的看着,然后嘴角张张合合了几下,人就撞了出去。

    甘氏是听到惊叫声才看过去的,就见端亲王猛地朝前面yi扑,yi头就撞在了九龙台阶的菱角上,顿时,额头上鲜血喷涌而出。

    “王爷!”端王妃眼疵欲裂,要起身,可yi把刀就那么架在她的脖子上。“王爷”她又叫了yi声,就站起身来,哪里还管什么刀剑,直恨不能扑到丈夫的身边去。

    “父王”金云顺yi下子就挣开李湘君的手,跑到端亲王的身边,用手给捂住头上的伤口,“父王!太医太医”

    端亲王摇摇头,yi把拉着金云顺满是鲜血的手,用袖子挡住父子俩叠放在yi起的手,在儿子的手心写了几句话。

    金云顺yi边感受着,yi边愕然的看着父亲,“父王”好半天,他才收敛神色,摇摇头,“别死!你别死!”

    此时,后殿里正在议事的君臣几人跑了出来,看着眼前的场景,脸上都变了颜色。

    端亲王满脸是血的看着恒亲王,“老二,我陪着父皇去见母后了,我们在那边等着你想来,你不会叫我们等很久吧。”

    恒亲王的脸yi下子就苍白了起来,“大哥,你这是大哥,我没想拿你怎么样。”

    端亲王的嘴角泛起笑意,自己不死,老婆孩子就得跟着遭罪。可自己死了,剩下yi门寡妇,唯yi成年的儿子已经过继出去了,剩下的都不到十五岁,不算是成年的男丁。哪怕就是被贬为庶民,可命都保住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看着恒亲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自己有儿子,只要儿子在,希望就在。可老二他呢?他即便做了九五之尊,又在为谁辛苦为谁忙呢?

    端亲王就在这样肆意的笑声中,咽气了!

    “王爷!”端亲王妃发出凄厉的叫声,被人挡的严严实实,她爬在地上手指扒着地面也要往前冲,跟着她身后的两个侧妃和几个孩子发出的哭声几乎淹没整个大殿。

    甘氏只觉得堵得慌,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清楚的知道什么叫做成王败寇。

    之前在宫门口见到端亲王妃,她yi脸高傲的从自己面前走过,从容的上了轿辇,施施然的俨然整个后宫之主yi般。可如今呢,大红的织锦凤袍上面都是褶皱,精致的妆容也早已经被泪水打花了。头上的首饰散落的到处都是,仅剩下的也就那么零零散散的歪在头上。

    甘氏深吸yi口气,缓缓的站起来,冲着那几个拦着端亲王妃和端王府的几个孩子的侍卫,声音从来没有过的冰冷:“都给我放手!放他们上前去。事情还待查证,就连皇上对端亲王府都还没有降罪,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对待亲王王妃和遗孤的?”

    这话叫大殿的众人不由的都朝甘氏看去,这个时候敢说这话的,只怕也只有这位甘侧妃了。

    几位侍卫就有些瑟缩,不由的先看向金成安,然后再看向yi边的新皇。

    甘氏转过脸来,对着恒亲王叫了yi声:“承宗”

    承宗,这是如今新皇的名字。

    而这名字多少年都没人叫过了。

    恒亲王复杂的看了yi眼甘氏,“你照看着些,叫皇嫂和几个侄儿上前吧。”说着,就背过身,抬腿往后殿而去。

    端亲王妃看着退开的侍卫,这才爬了过去,伸手抱着丈夫的头,不停的用袖子擦着他头上的鲜血。

    甘氏闻着这血腥的味道,就像是又回到了那个为父母亲人收尸的那天晚上。那时候,血腥味比这个重的多。如今,他们这些活着的人还彼此有个依靠,想哭泣的时候,还能有个肩膀。而那时候的自己呢?连哭都不能。

    她的身子摇晃了yi下,就又坚定的站住了。这是自己最后yi次心软,也是自己最后yi次软弱了。从今儿开始,这些都该抛弃了。

    李湘君yi把扶住甘氏,“还好吗?”

    甘氏摇摇头:“没事。你现在是准皇后了,这大殿里的女眷还得你来安抚,赶紧去吧。我这里无碍。”

    李湘君朝跪在端亲王身边的金云顺看了yi眼,问道:“你看这个孩子如何?”

    甘氏垂下眼睑:“有良心总比没良心好。对亲爹要是都无动于衷,那还真不敢养在身边了。”

    李湘君脸上的神色也才缓和了些,“我也是这么想的。”她说着,就拍了拍甘氏的手,“你先歇着,我去忙了”

    看着李湘君离开的背影,甘氏心里yi叹,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了。这孩子再怎么,也是端亲王的儿子,端亲王就这么死了,这就是yi根刺,扎下去就拔不出来了。以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这yi年的大年初yi,又飘起了雪花。新的yi年,就在九九八十yi下钟声中来到了。

    九九八十yi,乃是极数。代表着皇帝驾崩了!

    顿时,整个京城就忙碌了起来。门上贴的大红的对联和灯笼,该揭下来或是直接换成白色。身上的新衣服若是艳丽的衣服,就都收起来吧。换上素服,这是国丧应有的仪式。京城百姓尚且如此,高门大户的讲究就更多了。

    四爷也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进密道去接收消息时,才知道的。

    信函上将昨晚的事说的极为详细。

    林雨桐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才道:“这位恒亲王,是我见过的心肠最狠的人物了。”

    四爷摇摇头:“玄武门之变不狠?只是没有亲身经历,不能感同身受罢了。当父亲的不会将儿子想的太坏,可这当儿子的,却未必了”

    “那这暗卫”林雨桐低声问四爷,“暗卫要听从新皇的调遣吗?”

    “他也得有令牌才成!”四爷轻哼yi声,“他还是太急躁了。暗卫的规矩,谁也不能破。”

    那暗卫直接就游离在外了。“这么多人,靠什么养活?”

    四爷看了林雨桐yi眼:“暗卫营有储备银子,够所有人员十年所用。但若是十年内,还没有人联络,那对不住,这可就得解散了。”

    林雨桐马上明白什么意思了:“得!又得咱们自己养着,是不是?”

    端谁家的碗,看谁家的脸。谁给银子,自然就听谁家的话。养成自家的才好呢。

    皇帝驾崩,这对于暗卫营来说,又意味着要换yi次主子。

    四爷晚上的时候,主动找了三位长老,“传命令下去,所有人员,全部蛰伏起来,静等消息。”之后,才看向狄长老,“有件事,还得您亲自去做。”

    狄长老眉头微微的yi皱:“请您吩咐。”

    “大行皇帝殡天了,却是因为中毒而死。那么我请问狄长老,大行皇帝身边的暗卫呢?”四爷的眼神慢慢的冷冽了起来,“按规矩,皇帝身边的暗卫,编制应该在五十人吧。从传递消息到贴身保卫,都是各司其职。按说,皇帝入口的东西,暗卫都是在暗处盯着的。这次怎么偏偏在这上面出事了?派出去的人都是你们训练出来的,他们的本事如何,你们心里该有数。这事是怎么出的?连金甲八和十八卫都被换了,这外庄的暗卫呢?”换了这些人更容易吧。

    狄长老的面色yi下子就变了,他猛地站起来,“是!外庄看来也得清洗yi次了。”

    “如果连皇上身边的暗卫都换了,那就谁也怪不得了。”四爷说着就站起身,“这位新皇帝得位正不正,并不是咱们该管的。记住,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的本分。暗卫营的规矩不能破。”

    狄长老赶紧躬身应了,要是真的外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们这三位长老可真是难逃其责。如今只是这么交给他们自己清洗,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等四爷走后,曾长老才道:“看来咱们是真的老了。等这事处理完,咱们自己主动退了吧。也该把手里的权力让出来了。别等到人家开口了,这yi辈子的老脸就真的丢尽了。”

    吴长老跟着叹了yi声,这位金甲九可不是好相与的。这种内部清洗的事,他十分信任的交给狄长老,看似叫他们自己收拾自己的纰漏。可这不好的名声却也被他们这些老不死的给担着了。不管外庄是不是出了问题,在下面的人看来,都是先朝自己人下手了。

    狄长老yi叹:“这些先不说,咱们先把外人得送出去。这里再不能来外人了。”

    “等雪停了吧。”吴长老朝外面看了看,想起什么似得道:“此次的事情,也能看出来,金成安确实是有问题。什么时候跟恒亲王走的这么近的,咱们yi点都不知道。”

    被动了!太被动了!

    可这雪yi下就是四五天,等到了正月初六,雪好容易小了下来,到了晚上,小蝮才请两人下山:“马车都已经准备好了。”

    晚上走,出了yi线天,东南西北yi般人都分不清楚。yi路上,为了故布迷障,又是yi通绕。直到了正月十yiyi晚上,马车停了半天没动,外面也没人说话,。

    林雨桐觉得应该到了京城了,就看了四爷yi眼。

    四爷掀开帘子朝外看去,然后摇摇头:“黑漆漆yi片,人已经撤离了。应该离京城不远了。”

    撤了?

    这事办的可真是缺德。如今城门已经关闭了,就这么将他们仍在城外,这yi等可就要到明天早上了。

    虽说马车里什么都有,yi晚上是冻不死。但将人扔到这里,怎么想怎么不地道。

    “这里应该算是外城。”四爷说着,就起身往下走,“外城平时也热闹的很,哪里就找不到个住的地方。”只是如今是国丧,又恰好的过年,好些店家估计都歇业了。可只要有银子,找个干净的人家借宿yi宿也行啊。

    谁知道四爷还没下去,外面就传来金守仁的声音,“老四!老四!你快下来看看。”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慌张。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金守仁遇事总喜欢找四爷。

    四爷示意林雨桐安心的坐着,这才转身下去。

    金守仁这边见四爷从马车上下来,yi转头,就看见金成全和金守礼也走了下来。“二叔,老三,你们都看看,咱们这是在哪?这些王八蛋这是将咱们仍在什么地方了?”

    这黑灯瞎火的,谁知道是哪。

    金成全摇摇头:“按着日子算,咱们这该是在京城附近了。”他指了指远处的隐隐约约的灯火,“那里有人家,咱们先过去。”车里再暖和,到底周围没有人家,心里瘆得慌。

    可除了四爷谁也不会赶马车。

    还是四爷和林雨桐先走,好歹找了yi家小客栈。又给了小二银子,叫他在附近找几个会赶马车的过去,再将其他人都接了过来。

    到了客栈,其他人这才听说了yi点零星的散落在民间的消息。

    金成全叹道:“我之前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将咱们给原来是这么yi回事。”他的心砰砰直跳,之前他可是私下里跟端亲王有过接触的。也不知道这事会不会被翻出来。

    另yi边的高氏指着围坐在yi起的男人,就拉了林雨桐道:“我这半辈子没遭过的罪这次都遇上了。”十指不沾阳春水,yi个人得十几个人伺候的人,从来不知道亲手照顾那爷俩有多累。人家送的饭入不了口,但好歹能吃。可这热水就得自己烧了。弄的烟熏火燎的,水都烧不开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炕烧不热冷冰冰的。倒是林雨桐叫人送了几次吃的,十分的顺口,“你是个好孩子,到了那样的地方,还记得咱们。”

    林雨桐就试探道:“看管的严,想看看二婶去,人家也不让。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高氏就yi撇嘴:“估摸是到辽东了。走了那么些日子,我觉得差不多。”

    小楚氏摇摇头:“我倒觉得不像是辽东,咱们是往北走的吗?好像也不是。我倒觉得可能在山东境内。”

    辽东?山东?

    都不对。

    就在林雨桐心里要松yi口气的时候,齐朵儿突然抬头道:“我倒觉得咱们yi直就在京城附近。”

    林雨桐心里咯噔yi下,她是从哪看出来的?

    高氏看向齐朵儿:“老二媳妇,你不识数吧?咱们走了几天你心里没数?”

    齐朵儿有些赧然的笑了笑,细声细气的道:“我心里寻思着,这些人该不是带着咱们故意绕圈子吧。反正我吃着那些人送来的饭,是地地道道的的京城味道。还有说话的口音”

    小楚氏冷笑yi声:“那些人对咱们还算客气,饮食上照顾咱们的口味也在所难免。就是那些人,也是将咱们从京城带出去的人,该是平日里就生活在京城yi带吧。要按照你的说法,在京城附近。可要真在京城附近,不管是咱们府里还是楚家,都不会yi点没有得到咱们的消息。”要是有消息,早将人给接回去了。

    齐朵儿的脸上就笑的有些不自在:“我也就是那么yi猜。是不是的,谁说的准,叫男人们去查吧。”说着,就朝几个男人的方向瞥了yi眼,眼里闪过yi丝柔和之色。

    林雨桐没心思管她们暗地里的较劲的事,倒是对齐朵儿再次刮目相看了起来。

    等回了房间,林雨桐就跟四爷将齐朵儿的猜测说了,“我想着,这暗卫营还在原地真的保险吗?”

    四爷摆摆手:“没事!如今知道那个地方的,也就是金成安了。可金成安不见罗锅的回信儿,也该知道他出事了。他怕暗卫营将他的老底掀了,所以不会贸然行事的。在说了,那山腹又不是只有yi线天yi个出口。实在不行,封死yi线天,启动另yi个进出口。”

    在客栈里凑活了yi夜,第二天雇人赶车,yi路回了京城。

    二房回了自己的屋子,楚氏拉着金守仁和小楚氏嘘寒问暖,追问细节。而金成安在宫里还没回来。

    林雨桐和四爷回了院子,下人都还在。

    三喜几个人又哭又笑的见了礼,“主子,可算是回来了。”

    “还是家里舒服。”林雨桐叫他们起来,“行了,别哭哭啼啼的,这不是都平安回来了吗?”

    等梳洗完,饭菜摆上来,三喜才将之前的林雨桐交给她的身契交回去,“主子,还有个事。”

    林雨桐端着汤碗扭头看过去,“出事了?什么事?说”

    “大姑娘被夫人接进府里了。”三喜yi副疑惑的样子,“但我听着那意思,竟像是谁也不认识了。林家也打发人来了,是侯爷亲自打发来了,见主子不在家,这才罢了。我专门打听了yi下,说是大姑娘脑子伤着了,不记事了。如今接回来,白嬷嬷亲自照看着呢。听世子院的几个丫头嘀咕,说是有喜了。”

    林雨桐摇摇头,之前石中玉就说要将她从店里挪出去,谁想这么快她就想办法回来了。还真是不死心。

    这金成安到底是有多大的能耐,才能篡位成功了。

    要不然,林雨枝犯不上这么着的上赶着。

    “我知道了。”林雨桐摆摆手,“以后随便她,不用再去管了。”金守仁和楚怀玉都怀疑林雨枝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她进府来,估计楚怀玉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来。

    等丫头们下去了,她才又给四爷盛了yi碗饭递过去,“如今有了太孙了,这等恒亲王登基,太孙立马就成了太子了。林雨枝倒是真心急。”

    四爷将素炒豆芽递过去,“多少正事还忙不过来呢,替她费那心思做什么。”

    林雨桐叹了yi声,可不是嘛!这恒亲王登基了,甘侧妃被册封什么样的位份,这才是她这两天忧心的,“王妃是正妃,这个皇后的位子,不管怎么说,都该是嫡妃的。这yi点毋庸置疑。只是这皇贵妃和贵妃之间,该怎么选呢?”哪怕甘氏是亲生母亲,她也觉得皇贵妃这位子,在皇后的位子有人坐的时候,还是不要轻易去想这个皇贵妃的位子才好。

    皇宫。

    甘侧妃坐在恒亲王的对面:“皇贵妃的位子我不能要。”

    恒亲王扭头看向甘侧妃:“怎么?朕给不起你?”

    “不是!”甘侧妃看向恒亲王,“我跟湘君的关系,您应该知道。这些年,她因为我,心里也不好过。我已经对不住她了,不能再得寸进尺了。”

    恒亲王yi把拉住甘侧妃的手:“你之前在大殿里,叫朕什么?”

    甘侧妃眼睛闪了yi下,摇摇头:“我是yi时情急罢了。以后再不会了。”

    恒亲王却笑了:“yi时情急就喊朕的名字?”

    甘侧妃扭过头,转移话题道:“正说位份的事呢,如今东拉西扯的,说的都是些什么。”

    “朕能有今天,你居功至伟。当日答应你为皇后,现在你却连皇贵妃之位都拒绝了。”恒亲王看着甘侧妃,像是要将她看透yi般,“你这是担心朕飞鸟尽良弓藏。”

    甘侧妃摇摇头,“不!我是想用这份恩典,换您yi句承诺。”

    “什么承诺?”恒亲王看着甘侧妃,眼神带着审视。似乎刚才那yi丝流露出来的柔情根本不存在yi般。

    甘侧妃的眼圈蓦然间就红了:“您以为我为什么要给端王妃求情?”她说着,就看向恒亲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是想起了给我爹娘收尸的时候了。那天,满地都是亲人的尸体,没有yi具是完整的。天大地大,云云众生,却没有yi个是我的亲人。那时候,哪怕还有yi个跟我有血缘牵绊的人,我想,我心里可能会觉得好过yi些。丧事办完,我就发现我有孕了。我觉得苍天有眼,这孩子生下来,我就又有亲人了。我再不孤单了!哪怕她需要我的照顾,哪怕她什么都不能给我,我也觉得心里是踏实的。”想起这么年心里对孩子的思念,眼泪到底流了下来,“可是,我这唯yi的亲人,跟我yi分开就是十多年。不管因为什么,我都觉得我亏欠了她的。我今日,用皇上的这份恩典,换您yi个承诺。我女儿的孩子,不进宫,不过继。我知道这骨肉分离的苦”

    恒亲王看着甘侧妃:“朕不是你的亲人吗?”

    甘侧妃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道:“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不管我承认不承认,咱们都习惯了彼此。您如今只剩下我了。而我除了你,还想找回yi点遗憾,好歹叫爹娘哥嫂的坟墓,将来有人祭扫”

    “你是想将你女儿的孩子将来过继yi个到甘家?”恒亲王觉得似乎是听懂了。

    甘侧妃yi愣,她还真没这么想过,但他要真这么认为,倒也正好顺水推舟。因而,只抿着嘴,yi句话也不说。

    恒亲王便觉得自己懂甘侧妃的意思的。她这不是有多看中她的女儿,而是变相的想叫自己给甘家平反。别的事都好办,只这事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左右衡量再三,这才道:“朕答应你,不会过继你女儿的孩子。”

    甘侧妃这才行礼,“多谢陛下。”

    看着恒亲王转身走了出去,甘氏长吁yi口气。

    何嬷嬷端着热汤过来:“主子,趁热喝吧。您这也有些多虑了。如今有皇太孙在,哪里还需要过继”

    甘氏摇摇头:“正因为有皇太孙在,才更需要过继。他会将皇位给端亲王的儿子吗?不会!所以,才更需要有人出来跟这位大行皇帝册封的皇太孙争上yi争。你想想,端亲王就这么突兀的死了,皇上又向来以敦厚仁爱示人。难道这个时候,还真能将端亲王府马上连根给处理了?他不会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即便要斩草除根,也要慢慢的来。等过上几年,人们都开始淡忘皇家还有那么yi支的时候,叫他们慢慢的消失不是更好?可这不能马上处理,也同样给了端亲王yi脉机会。端亲王真的就什么也没给后人留下?只怕咱们这位皇太孙的心里是有数的吧。端亲王残存的势力,再加上李家。”

    “李家?”何嬷嬷不解,“这话”

    “他如今是湘君的儿子,自然李家就是外家。”甘氏皱眉,“李家没道理不支持他。可李家和湘君yi旦站在皇太孙身后,那你说皇上会怎么办?他会将我推出来跟湘君打擂台。而我虽然没有儿子,但将来却会有亲外孙,而这亲外孙却也出自宗室,又恰好是为皇上登基出了大力的金成安的孙子。这样的yi个孩子过继过来,可谓是yi举多得。他何乐而不为呢?可我不能因为害怕他的算计,就不叫桐桐生孩子吧?yi年两年咱们说是年纪小,不急着要。可三年五年呢?难道还能拖下去?所以,我得从根子上断了他的念想。”

    何嬷嬷这才点点头,随即又轻声道:“话虽这么说,但这也是有利有弊的。您就真不想,将来的小主子”

    甘氏低声道:“禁声!这话再不能说。”当皇帝的,最不喜欢的就是下面的人虎视眈眈的。况且,他急着想找yi把刀出来为他所用,自己不避着些,难道还往上撞不成?“如今,咱们不应该急着往上冲,而是得学会往回退。”

    那跳的远的人,最先做的都是后退。后退了,这猛冲起来,才能有更大的力量。

    后退不是退让,而是为了蓄势。

    要是没有这点悟性,迟早得被玩死。

    何嬷嬷就朝朝凤宫看了yi眼:“这王妃那边以后咱们怎么处?”

    “不知道。”甘氏摇摇头,“我虽是她的朋友,打小yi起的情分。但是跟李家的分量比起来,又如何呢?轻重不用掂量,就知道该怎选择了。我就是担心她是个实心眼,说把那孩子当自己的亲儿子,她说到估计就能做到。别到事后,她费心费力的,换来的是个白眼狼。”

    第二天,林雨桐接到甘氏叫人传来的消息,叫自己可以放心的生孩子了。

    林雨桐就看向四爷,“她比想象的还要有分寸,知进退,懂谋略。”

    “看来,当年的甘海潮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四爷笑了yi声,边给林雨桐剥蜜桔,边道:“他就收了恒亲王yi个弟子,如今成了帝王。我看了暗卫营之前的留档,这位甘氏十分得甘海潮的喜欢,给弟子上课就将女儿打扮成书童带在身边。算是教导了两位弟子吧。这两人yi谋yi断,还真将这天下给谋算到手里了。只不知这两人时间起了冲突时,谁更高yi筹?”

    “那还用说?”林雨桐将蜜桔接到手里,却塞进我也的嘴里,“甘氏有你这个便宜女婿在,会输吗?”

    四爷刮了林雨桐的鼻子,“我这到底是为了谁?”

    不管甘氏怎么传话,自己和四爷暂时都没有造人的计划。关键是有计划也没用,如今不是国丧吗?百姓三个月内禁止婚丧嫁娶,宗室这得停上yi年吧。两人掰着指头算着出孝的月份,结果这还没算好了,丧事又来了。

    老太太殁了!

    这丧事本该隆重的,可谁叫跟皇上赶在yi块了呢。此时倒显得有些清冷。

    林雨桐作为女眷,如今看着给老太太梳洗穿戴。这算是老太太yi辈子最后yi件事了,不是亲近的人都不叫靠前。

    楚氏和高氏作为儿媳妇,自然是亲自动手。小楚氏在yi边端水递帕子,林雨桐干脆就拿了梳妆匣子,给老太太整理遗容。

    可这yi上手,林雨桐就愣住了。老太太这样也不太像是自然死亡。之前她给老太太把过脉,想着只要伺候的精心,应该能撑个三五个月。如今离三个月还早呢。

    她心里存了事,给老太太收拾好,将匣子放回去,这yi扭头,就看见老太太屋里的那种着兰草的花盆里,似乎有些药渣滓附在上面。

    老太太难道没吃药,将药全都倒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60章 庶子高门(4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