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62章 庶子高门(46)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62章 庶子高门(46)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6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62章 庶子高门(46)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者写不易,请支持正版。谢谢。“周嫂子这么着急,是做什么去。我才瞧着宝二爷先回来了,走的急匆匆的,是不是有事。嫂子赶紧去瞧瞧,这可耽搁不得。”林雨桐貌似随口的yi说,“我瞧着老太太还要耽搁yi会子才回来,可别出了岔子。”

    林黛玉yi愣:“要不我去瞧瞧。”

    这真是关心则乱。

    林雨桐yi笑:“有周嫂子呢。你去了也是裹乱。你要是不放心,叫紫鹃陪着周嫂子去,有不妥的回来告诉你也yi样。”

    林黛玉点点头,看了紫鹃yi眼。

    紫鹃会意,马上跟在周瑞家的身后。周瑞家的本没想去贾宝玉的院子,如今yi听,还真得过去瞧瞧。什么事也不如太太的这跟独苗重要啊。

    “我正要去呢。”周瑞家的干脆揽下来。

    林雨桐带着林黛玉跟她们分开,径直回了菊芳院。

    却说那袭人知道了贾宝玉已经成人的事,心里既羞且喜。老太太将她给宝玉,自是宝玉的人。如今人长成了,她的身份也就得跟着变了。

    进了院子,忙将晴雯这些大丫头给打发了。这个去给宝姑娘送鞋样子,那个给林姑娘送二两茶。只剩下麝月带着几个小丫头在院子里看着。

    “二爷在外面没睡踏实,回来要歇yi会子,别让人进来打搅才好。”袭人叮嘱麝月道。

    等进了屋子,袭人叫宝玉换衣服,又含羞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留出这些脏东西。”

    林雨桐读原著的时候,就十分奇怪。姑娘家遇到这样的事,不应该是躲着,避而不谈吗。伺候人的丫头,她躲不了,横竖也不该主动问啊。

    男女之间,两人凑在yi起讲小黄故事吗。

    这不是挑逗是什么。

    所以,她yi直就觉得袭人心里暗含有yi定的期待成分。有主动诱导的嫌疑。

    那宝玉正在新鲜得趣的时候,见袭人娇媚,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yi时有些情动。就拉着袭人要试。

    这样的事,袭人要是稍不愿意,发出yi点声音,都不会院子里的人毫无察觉。这不是幸而无人撞见,而是非常周密的不想叫人撞见。

    周瑞家的来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这可是十分的罕见。谁不知道宝玉这院子里丫头多,整日里叽叽喳喳没个消停的时候。

    “许是宝玉歇下了。”紫鹃轻声道,“咱们进去瞧瞧,无碍也就放心了。”

    周瑞家的点点头,两人怕吵着宝玉,轻手轻脚的掀了帘子。

    纱帘的帐幔里,两条人影赤、裸、裸的缠绕在yi起。紫鹃刚要喊,就被周瑞家的捂了嘴拖了出来。

    紫鹃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不懂这事。她年纪大了,自是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受惊吓。

    拉着紫鹃yi径的出了宝玉的院子。紫鹃撇开周瑞家的拽着自己的手,撒丫子就跑开了。

    羞也羞死了!亏得自家姑娘惦记着他是哪里不好,还要亲自来看看呢。幸而姑娘不曾亲眼瞧见,要不然不用活了。

    那袭人也是个挨千刀的狐媚子。平时看着是个好的。没想到是这般的人。看她以后还拿什么说嘴。

    周瑞家的哪里有功夫管紫鹃,她飞也似的朝荣禧堂而去,先去瞧瞧太太回来了没有。

    王氏还真就刚进门,大衣裳都没换。就见周瑞家的冲了进来。

    “怎的了。”王氏唬了yi跳。

    周瑞家的连忙过去,附耳这么yi说,王氏的脸色顿时就铁青,浑身打颤。

    “走!”王氏脚下生风,快步出了门。

    此时贾宝玉与袭人已经雨住云收了。贾宝玉带着几分慵懒赖在床上,袭人的肚兜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两人头挨着头,说着悄悄话。

    突然,先是外面有些慌乱,再是急匆匆的脚步声。恍惚还听见丫头们喊着太太来了。麝月见了,连忙出了院子,奔着贾母的院子通风报信去了。袭人是老太太给的人,老太太该是护着的。要不然,太太只怕得把袭人撵出去。

    鸳鸯知道麝月跑来,不敢大意。宝玉院子里的事,就没有小事。都得按大事来办。

    麝月小声将事情yi嘀咕,鸳鸯的脸色都变了,骂道:“看着是个老实的,什么时候也干起着下、流的勾当了。”嘴里骂着,脚下倒是不停,连忙进去给老太太回了。

    “别吓着宝玉才好。”史氏拧着眉头,“小孩子家家的,偷个腥算是个什么事。放着这些丫头不就是供爷们取乐的。只要不是伤了身子也就罢了。去瞧瞧吧。”

    鸳鸯心里yi寒,恭敬的扶着老太太去了。

    贾宝玉听见外面的动静,心下就害怕了。连忙躲在被子里不敢露头。袭人七手八脚的把衣服披挂在身上,王氏就已经进来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王氏只觉得怒火中烧。扬起手,狠狠的打在袭人的脸上,”下作的娼妇!“

    袭人噗通yi声跪下,“太太容禀。”

    “不用你禀告了。”王氏想起袭人隔三差五的到自己跟前,说yi些为宝玉打算的话。以往听着还当是个好的,谁知道这才真真是心里藏奸的。

    “太太!”袭人跪下磕头,“自从老太太将奴婢给了宝玉,奴婢就是宝玉的。主子就是奴婢的天。主子要奴婢的身子,奴婢还能不从不成。望太太明鉴。”

    不提老太太则罢了,yi提起老太太,王氏更是不满。这放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要吸儿子精血的妖精啊。

    “怎的不要旁人,偏偏要你。”王氏面沉如水,抬起袭人的下巴,“也不过是个粗手大脚的丫头,这屋里哪个不比你生的齐整。怎生就偏偏要你。这里面能没有你自己作妖的缘故吗。花言巧语!”说着,yi甩手,之后用帕子将捏过袭人脸的手擦了又擦,放佛沾上了脏东西yi般。

    正要发落,就听外面丫头禀报:“老太太到”

    王氏瞬间就黑了脸。

    而且,即便心里再怎么急切,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让人看轻了,以后可不大好应对。

    林雨桐心里的念头yi闪,就露出几分自嘲的笑意:“我就知道,我的命好不了!这么些年了,也没见寻我们来。如今寻我们了,必然是有不得不寻的理由吧。你们府里究竟怎么了。你也别瞒我。好事且轮不到我身上呢。”

    林管家有些尴尬,他干咳yi声,解释道:“大姑娘可别误会老爷。这些年,老爷根本就不知道大姑娘和大爷的存在啊。”

    这就称呼上大姑娘大爷了。到底是人老成精,顺杆爬的倒挺快。

    林雨桐不动声色,只听着他往下说。

    “当时不知道是谁在两位姨娘跟前嚼舌头,说是主母要对两位姨娘不利。两位姨娘心里害了怕,这才要求主动出的府。老爷也没拦着,yi人给了两百两银子的遣散费呢。”林管家皱眉道。

    “这可就不对了!”林雨桐冷笑yi声:“两个姨娘刚刚意识到怀了身子,还没等到大夫确诊呢。就马上有人替主母传话来,叫她们去城外的寺庙祈福。结果出了城,就被仍在外面了。她们知道主母的厉害,哪里还敢回去送死呢。”

    林管家yi愣:“这话可是两个姨娘说的。”

    “难道还能是我编造的不成。想必中间不知道经了谁的手,当真是欺上瞒下,好不厉害。”林雨桐说话也不客气,冷笑不已。

    林管家道:“这可老奴当真不知道情。”

    林雨桐点点头:“陈年旧事了。不论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结果都已经铸成了。再细究也没什么意思。还能治了主母的罪过不成。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姐弟的。”

    林管家松了yi口气,不纠缠这yi个问题就行。他接话道:“老爷的奶嬷嬷,前几个月送了yi封信过来。她老人家年事已高,恐时日不多了。忧心老爷的子嗣”说到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若非实在是子嗣艰难,他也不会这般找过来。老爷也不会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yi般的急切。

    林雨桐眉眼都没动yi下,只听他往下说。

    “那些年,太太身体不好,吃了许多的药汤子补身子,求子。没有其他的精力,老爷的后院都是由这位嬷嬷管着呢。两位姨娘可能有了身孕的事,嬷嬷心里是知道yi些的。那时候也凑巧了,嬷嬷的儿媳妇正好生孩子,她心说,先忙过这yi茬,回来叫了大夫确诊了,好告诉老爷。不想,就这半天的功夫,回来就听说,两位姨娘自请离府的事。当时她就觉得蹊跷。但这事空口无凭的,总不能说当家太太的不是。她本想暗暗的找yi找两位姨娘,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可还没等她找到人,太太就有了喜信。这事就搁置下来了。”

    “再后来,小姐出生了。可生来就体弱。有道士说,是家里有人的属相冲撞了。家里就打发了yi批人,连老爷的奶嬷嬷都因此而荣养了。这yi走,就直接被送回了姑苏老宅。”

    “等老嬷嬷在姑苏安顿好,托人再寻两位姨娘的时候,已经距离当时有两年功夫了。而这时,家里的太太又怀上了。老嬷嬷就是再不懂事,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生事。”

    “后来太太生下了嫡子。老嬷嬷见林家有后了,也就歇了这门心思。”

    “可哪里想得到,哥儿是个短寿的,三岁就夭折了。太太经不住打击,也跟着去了。小姐送去了京城太太的娘家教养。老爷如今是yi天yi天的消沉。”

    “老嬷嬷身子不好老奴先查找看看。找到了,要是都好好的,就告诉老爷yi声。要是找不到,或是出了意外,老奴是不敢说的。怕更叫老爷心灰意冷,悔不当初啊。”

    “前些日子,老奴查明白了。就跟老爷回禀了。老爷喜的,当时就能起身了。本来要亲自来的,可身体实在是撑不住。”

    “所以,老爷让老奴来,务必请大姑娘跟大爷回府。”

    林管家说的老泪纵横,好不可怜。林如海膝下空虚,诺大的家业没人能继承,怎不悲凉。

    林雨桐不由好奇的问道:“您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们就是林家的孩子。”

    她真的十分的好奇。如今可没有亲自鉴定,总不会再来yi套滴血认亲吧。

    林管家笑的志得意满:“姑娘的长相,跟老太太年轻的时候yi个模样。”

    老太太说的是林如海的娘,也就是这个身体的祖母。这样的返祖现象真是让林雨桐有yi瞬间的愕然。

    这老管家在林家yi辈子,年少的时候肯定对老太太很熟悉,要不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林雨桐不由的摸yi摸自己的脸,要真是如此,林家的老仆对自己的认可程度估计不要太高。就是林如海都得多看中几分。

    林管家将视线落在林雨杨身上:“大爷跟老爷得有七八分相似。老奴怎会认错。”

    林雨桐心里松了yi口气。这样就好,别到时候因为身份受到质疑就好。

    她定了定心神,道:“就是说,如今林家就剩下两个主子。yi个卧病在床起不了身,yi个远在京城寄人篱下。”

    林管家yi噎,这大姑娘说话,可真是够直接的。

    就听小姑娘yi叹,“我就知道我没那么好的命。拖着yi个拖油瓶就够我受得了。如今还得再接两个。”

    拖油瓶林雨杨脸子yi板,“姐!我如今大了。”

    林雨桐眼睛yi瞪,示意他闭嘴。然后苦着脸对林管家道:“行吧!要是真是都好好的,我还真就不乐意回去讨人嫌了。可那再怎么也是我亲爹,我还真能撂下他不管不成。能养得起弟弟,我就养得起爹。就是那妹妹,要是不嫌弃家里日子苦,回来我也养着。锦衣玉食没有,粗茶淡饭,我还供得起。”

    林管家yi愣,怎么觉得这话不对味呢。是不是大姑娘误会什么了。

    可紧接着,心里又有些感动。瞧瞧!就是白养yi个病着的爹,这姑娘也接着了。可见是个心善的。

    林雨杨对自家长姐的性子,多少是有些了解的。就这死要钱的性子,能白养活yi人,她还没这么高尚的风格。

    不用说,这种作态只怕就是做给人看的。

    看!这就是淳朴的赤子之心了。

    林管家煽情的抹了yi把泪,道:“大姑娘的孝心,小的yi定告知老爷。不过,咱家还没艰难到这个份上。”

    林雨桐yi副毫不在意,准备接收烂摊子的样子道:“什么时候动身,你给我们个时间。我把家里的事,料理yi下。”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62章 庶子高门(46)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