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78章 庶子高门(6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78章 庶子高门(6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8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78章 庶子高门(6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62

    天阴沉沉的,雪倒是没有下来。只是风刮的有些肆意。

    宫人们yi个个的缩着肩膀,跟在这两位主子的身后。见主子们有话要说,都不敢跟的紧了,远远的,隔着个十几步。但不知道是风向不对还是怎的,竟是yi点也听不到前面两位主子的说话声,哪怕是只言片语好似也被风给刮散了。

    白狐狸皮的披风裹在林雨桐的身上,脖子上却偏偏是yi条火红的狐狸尾巴做的围脖。看起来,添了几分妩媚与艳丽。她这段时间吃的好又懒得动,秋膘贴了上来,脸上带着些丰腴。叫人yi看,就知道日子过的极好。

    金云顺嘴角带着笑意,倒是没有看向林雨桐,反而专注的看着脚下通往宫门口的路,路上没有什么人,宫人们见到主子,都远远的避开了。只两人走在宽敞的宫道上,叫人觉得不光路宽敞,就是整个皇宫,都空旷了起来。他盯着被风吹起的树叶,看着它打着卷的往空里去,心里yi晒,自己不也跟那随风而起的树叶yi般,失去了这股子风的力道,还是yi样会坠落下来。沦落在人的脚底下,被人践踏,最终零落成泥。想到这里,心就更坚定了起来。如此沉默了好半天才轻声笑道:“孤这yi路上,倒也是见了不少风景。皇妹有机会也可去京外走动走动,许是也会有不yi样的收获。”

    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什么是不yi样的风景?

    林雨桐这么想着,嘴上却轻笑yi声:“太子可别哄我,人都说在家前日好,出门yi时难。即便尊贵如你我,这路上恐怕也不会尽如人意。咱们出宫,前三后五的被簇拥着,那匪盗不也撞了上来吗?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话虽粗,但理却不粗。您说是不是?”

    金云顺脸上的笑意就越发明显了。他们两人中,谁是光脚的?谁又是穿鞋的呢?这还真是个问题。他愣了yi下,才哈哈yi笑,“妹妹是个尊贵人。”

    言下之意,竟是说林雨桐是穿鞋的。而他是光脚的。

    这就有点威胁的意思在里面了。

    你yi个公主,安安分分的,就还是公主。可要是偏要折腾,那可就不好说了。反正他这个太子看似尊贵,却也是端亲王的亲子。本来就该是yi无所有的。又因为是长子,且已经成年,若不是过继这码事,是要跟着端亲王yi起死的。所以,对于他来说,才是真正的yi无所有,又退无可退。可不就是那光脚的。而公主若是什么都不掺和,谁也少不了她的尊荣,可不就是那穿鞋的。

    林雨桐嘴角勾起,没办法否认这话。其实她最想说的是,咱们都是光脚的,谁怕谁?毕竟,永康帝心里清楚,自己这个公主是假的。外人看着她脚上的鞋子光鲜亮丽,可它是纸糊的。经不起yi点风吹雨打就要露馅的。

    这么想着,她嘴角yi抿,干脆将话挑明:“殿下在路上的三拨人,不是我的人。这事也不是我动的手。但至于是不是谨国公的人,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

    这话yi出,金云顺脚下yi个踉跄,险些摔倒。他这yi路上,跟各种各样的人打过交道,yi个个的说话云山雾罩,仿佛不那么说话,就显得没水准yi样。可还是第yi次碰见这么yi个把话说得这么明白的人。将所有的见不得光的东西,都这么坦然在摊在明面上,还叫人怎么说?

    这遮羞布yi旦去了,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多少叫人觉得有些尴尬和羞恼。

    他抬起头,却见林雨桐嘴角喊着笑意,眸子里还带着几分促狭。这时候了,也只得收敛心神,带着几分无奈的道:“妹妹真是出人意料。”还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魄。

    林雨桐哼笑yi声:“其实细想想,殿下就该明白。谨国公府得势,与我并没有好处。楚夫人和世子夫人都是楚家女,恨不得食我肉喝我血。而驸马他的生母苗氏,怎么死的?您也不是不清楚。即便驸马不跟金成安计较,难道金成安就那么放心驸马。要真是心存yi点怜惜,驸马婚前就不会病的几乎要靠冲喜了。这么说,殿下明白了吧。”

    也就是说,两人虽是谨国公府的人,但又是与谨国公府有深仇大恨的人。不可能在yi条线上。

    金云顺点点头,对这话不置可否:“时移世易,如今看似隔得远,可将来呢?”

    “太子是担心我将来生下的孩子吧?”林雨桐看着金云顺,“可在我看来,您不该盯住我肚子,再如何,我这里跟陛下隔得可远了。倒是李才人她的肚子要是鼓起来就真的有意思了。”

    金云顺面色yi变,yi个是外孙,yi个是亲儿子,这轻重确实不yi样。以皇上对李才人的宠幸,难保不会他的嘴角抿了抿:“皇妹为什么要这么提醒我?李才人若是生下皇子,那可是皇妹的亲兄弟啊。”

    皇上跟端亲王还是亲兄弟呢!不yi样你死我活!

    林雨桐嘴角撇了撇,哼笑yi声:“可她生下皇子,对我有什么益处呢?”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好似就附在金云顺耳边yi样,“您要是太子,我的儿子还有机会。可她生下皇子,我儿子就真没机会了。”说完,就看着金云顺笑:“我给这样的答案,太子可满意。”

    金云顺倒吸yi口凉气,狐疑的看了林雨桐半晌。

    林雨桐的脸还带着笑意,眼里的神色却郑重起来了:“你看,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我要说我对其他的没存半点心思,你yi准以为我藏得深,心里越加的提防。我如今将你心里的猜测说出来了,你又yi副见鬼的样子。那你说,我该怎么回你的话才算是好呢?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世易时移!谁知道明天会怎样呢?我今儿的承诺明儿就不许变了吗?走yi步看yi步吧。你只要知道,此时此刻,我跟你之间,是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而且,你是太子,太子是什么?太子是正统。我不蠢!宸贵妃也不蠢!我们不会想着去颠覆这个正统,这可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您说呢?”

    “皇妹真是足够的坦诚!”金云顺脸上的神色变了数变,“如果每个人都跟皇妹yi般好交流,孤的日子会好过很多。”说着,他话音yi转,突然问道:“听闻皇妹和驸马跟靖安侯的关系匪浅?”

    这可有点得寸进尺了。不光盯着自己和四爷,还将这些都摊开,想干什么?

    林雨桐心里有点微微的不悦,但抬起眼睛,看向金云顺的时候,她将眼底的那抹不悦很好的隐藏起来:“不是我和驸马跟靖安侯关系匪浅,而是苗家跟靖安侯关系匪浅。苗家的事,还有很多没弄明白,而靖安侯是唯yiyi个我们能接触到的又跟苗家有关联的人。”

    “那天在大殿上那个苗壮?”金云顺马上出声问道。

    真话当然不能全说,林雨桐摇摇头:“他是不是真的苗家人,没有人能证明。我们也不想费心的去查找。只知道他听命于金成安,就足够了。敬而远之还来不及,哪里会跟他打探苗家的旧事?”

    这样的话确实也说得通。

    金云顺没从林雨桐的话里听出什么漏洞,就笑道:“皇妹跟靖安侯接触的多,可知道永安县主家的情况。”

    永安县主是靖安侯跟慧大长公主的女儿,算起来,也是永康帝的表妹。

    金云顺怎么打探起她来了?

    林雨桐心思yi转,似乎是抓住了点什么。她试探道:“永安县主在萧家,应该不错。”

    永安县主如今的丈夫是远侯萧宝贵。她是二嫁之身,之前嫁给了老承恩侯府李家,丈夫死后带着李家的遗腹子嫁到了萧家。她的长子娶的是楚家的姑娘,如今小夫妻回了李家。而在萧家,永安县主还为萧宝贵生下了yi女yi子。那女儿林雨桐还真没见过,但作为远侯的嫡长女,又是靖安侯和慧大长公主的外孙女,身份可不算低了。

    这么yi算,心里就有数了,太子这莫不是想选萧家的这位姑娘做太子妃吧。

    金云顺见林雨桐沉吟,就问道:“皇妹以为如何?”

    能不好吗?

    谁都知道皇上要用靖安侯,而且靖安侯在军中的威望yi直很高。他倒是没从靖安侯的孙女中选人,而是迂回的选了个外孙女。这主意也不知道是他自己想的,还是藏在他身后的幕僚的主意。

    林雨桐心里赞了yi声,就点点头:“我知晓太子的意思了。”

    金云顺这才浅淡的yi笑:“想来皇妹也是看好的吧。”

    好似害怕自己会坏了这事yi般。

    林雨桐微微yi笑,“只要陛下同意,我就在这里祝愿殿下心愿得偿了。”

    说着话,她就抬头,宫门已经在眼前了,“太子回吧。已经送到这里了。我这就出宫了,咱们有空再叙话。”

    金云顺点点头:“藏的事情,还需皇妹多尽心。”

    林雨桐应了yi声,这才转身,大踏步而去。

    看着林雨桐的背影,金云顺的眼神眯了眯。吉祥将手炉递过去,低声道:“公主殿下可有不妥?”

    金云顺摇摇头:“没看出不妥就是最大的不妥。她这人怎么说呢?就是看不透。”

    “看不看得透没什么要紧,公主的日子好过不好过,全看押宝能不能押准。”吉祥朝宫门口看了yi眼,“就是大长公主,自从先帝去了,不也难得进宫yi趟吗?若不是靖安侯大长公主哪里还能有昔日的尊荣。当年先帝在时,长公主那是谁的面子都敢不给,就是两位王爷和王妃,那也是时有训诫。如今哪里还能再见到她的影子。说是年迈体弱,其实就是在高处下不来罢了。云隐公主也yi样,不押宝押在您身上,就得押在李才人身上。就算公主的肚子争气,真给皇上生了个外孙出来,可这也不是马上就能成的事。再说了,皇上的身体,等得了吗?”

    “禁声!”金云顺朝四下看看,即便这里确实空旷,不可能有人听到,他还是yi样谨慎的小心提防。“走吧,回宫!”转身走了两步,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声问吉祥:“了虚那老道真的买不通?”

    吉祥小声道:“太扎眼了,怕叫人抓住首尾,倒是他跟前的药童,叫同尘的,是个爱财又爱俏的。梨香苑的水娘,他远远的yi眼就看中了。心里正跟猫爪子挠似得。再抻yi抻,就不怕他不上钩。”

    yi个道童,偏偏爱财又爱美色,了虚怎么会收了这么yi个徒弟在身边。

    金云顺唔了yi声,表示知道了,心思就又止不住的飘起来了,云隐说李才人的肚子这叫他有悬心,看来还是得跟皇后说说。

    可担心皇上有亲生儿子的话,却不能由他说出来。他皱眉看向吉祥:“想办法跟李家那位老夫人说上话”

    吉祥露出为难的神色:“李家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金云顺眼里闪过yi丝厌恶:“那就暗示她,将来东宫的侧妃,必有yi位是李家女。”

    即便是只为了皇后,这个李家女也是要纳进来的。

    吉祥这才应了yi声,紧跟着太子的脚步再不言语。

    林雨桐坐上马车,眉头就皱起来。太子yi回京,这动作就不断。是不是显得有些急切了?可在林雨桐的观察中,太子yi直就不是个蠢人。不是蠢人,自然就不会办蠢事。而太子如今的这番动作,不是急功近利,不是迫不及待。只能是他心里有依仗。

    可什么样的依仗,能叫他这般行事呢?

    林雨桐的手放在火盆上,从火盆里用火钳子将烤栗子拿上来,然后yi个个的都递给三喜和满月两人。

    yi路上脑子里的念头来回的转,心里才说要理出yi点头绪,下了车,香梨就先迎出来,“爷还没回来。倒是威远侯夫人来了。”

    云氏?

    林长亘的继室夫人。这位怎么来了?自从册封了公主,跟林家人基本是不碰面了。虽然四时八节,该走的礼还是得走的,但是从不见面。省的大家彼此尴尬。

    所以,林雨桐才对云氏,这个名义上的继母前来拜访,觉得有些诧异。

    “来了多久了?”林雨桐yi边由着丫头给她解披风,递热帕子,yi边问道。

    “有yi个时辰了。”香梨禀报道:“谁也没想到她真的等了这么长时间。”

    “请吧。”林雨桐坐在正堂上,“怎么说都是长辈,别失礼了。”至少自己在外人眼里,自己是养在林家的。林家再不济,对林雨桐也有养育之恩。

    云氏进来就要拜见,林雨桐亲手扶了:“您坐着吧。好些日子也没见您了,可还好?”

    “都好!”云氏脸上带着笑意,可无端的就是叫人觉得笑的有些勉强,“殿下可还好?”

    林雨桐点点头,“咱们之间也不需要客气,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也自大yi回,只当自己这里是三宝殿了。您有事就只管说,听丫头们说您出来的时间可不短的。再耽搁下去,家里该着急了。”

    云氏这才慢慢的将脸上的笑意收起来,眼里马上就晕染上了泪意:“不瞒殿下说,但凡我有yi点办法,也不敢打扰殿下的清净。您可能不知道,老太太打算打算叫三丫头进宫。”

    三姑娘,是云氏所生的林雨柯。

    “三妹今年不是才十yi岁吗?”林雨桐看向三喜,“我没记错吧?”

    三喜摇头:“殿下没记错。”

    云氏听见林雨桐还叫自家女儿三妹,脸上的神色倒是缓和很多,“是啊!三丫头才十yi”

    那将这小姑娘送进宫做什么?侍奉皇上,肯定不可能。林芳华没那么大的肚量。

    “是送到李才人身边吗?”林雨桐端着手里的茶,顿了yi下,问道。

    云氏的眼泪又下来了,“yi个才人,教养臣下的嫡女,算是怎么回事?老太太这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了。李才人也不过是她娘家的远亲罢了”再加上皇上常去李才人宫里,而自家的姑娘寄养在这样的人身边,万yi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即便不出事,若是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孩子yi辈子可就毁了。

    林雨桐心道,看到云氏并不知道李才人究竟是谁?而林家的老太太这般,只怕是林芳华将林雨柯带进宫是奔着太子去的。

    她心里耻笑,yi个小姑娘罢了,还指着她能将太子迷的五迷三道了。

    她听明白了这话,就直言道:“三妹之前不是yi直在云家吗?就叫在云家待着吧。你回去给父亲说yi声,就说老太太糊涂了,就在府里养病吧。不能见客,就是自家人去见,也小心过了病气。”她端起茶碗,却没喝,只在手里捧着,“你放心吧。父亲不糊涂。”

    林长亘就是再傻,也知道该向着谁,偏着谁。

    云氏心道,这是彻底要将老太太圈在屋子里的意思吧。她心跳的厉害,看着林雨桐捧着茶碗,就知道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了。赶紧起身告辞。其实她听见林雨桐叫侯爷父亲,心肝就直打颤。这位的父亲,如今可不是谁都能当的起的。

    送走云氏,林雨桐就将茶碗往桌子上yi撂,“林芳华这般蹦跶,实在是叫人觉得恶心。什么事情都想插yi手”

    四爷yi进门,就瞧见林雨桐在yi边发脾气。他搓搓手,“跟她计较什么?过几天,我带你去看yi出好戏。”

    好戏什么时候上演,林雨桐可不知道。至于会不会热闹,就更无从得知。缠着四爷问了半天,他也就是抿嘴不语。

    缠着缠着,林雨桐就顾不上缠了。

    因为修藏的事,圣旨紧跟着就下来了。

    这下,整个京城都热闹了起来。读书人更是奔走相告。

    永康帝的名声在读书人之中yi下子就崇高了起来。跟着yi起煊赫的,还有太子。

    听说太子多次微服私访,在酒楼茶馆,跟这些各地的才子畅谈,已经有多人得到太子的青睐。

    林雨桐只觉得好笑,既然是微服私访,那这些人又是如何知道那人是太子的?

    跟外面的欢欣鼓舞不同,林雨桐这会子烦着呢。这藏建起来自然是好事,但是想把这事办成好事,就有些难度了。yi些珍贵的典籍孤本,正因为少,才显得珍贵。敝帚自珍,其实就是维护自家的财产。如今要叫他们将各自的珍藏都拿出来,谈何容易。

    可这差事,太子却推到了林雨桐的身上。

    外面吵的再热闹也没用,进献书册的yi个也没有。

    藏的地点,皇上已经给圈出来了。人员也已经抽调出来了。有翰林院的编修,有工部的员外郎,看得出来,都是各个部门混的不怎么好的人。

    今儿站在林雨桐面前的,就是yi个二十来岁的编修,叫沈修。

    “坐着说话吧。”林雨桐指了指yi边的椅子,道。

    沈修看了林雨桐yi眼,这才起身坐下,三喜上了茶,林雨桐就示意他先喝茶,不用这么着急。

    沈修没跟林雨桐顶着来,还真就端起茶喝了yi口,但林雨桐就是瞧见他的眉心紧紧的皱起了。

    “怎么?不合口味?”她问道。

    沈修将茶杯放下,淡定的点点头:“是!不合口味。”

    这话说的太淡然,不光是屋子里的丫头愣住了,就是林雨桐和屏风后的四爷也愣住了。

    就是再不知道礼数,当着主人的面这么耿直真的好吗?

    林雨桐看着沈修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这该不是故意在自己面前特立孤行,好引起自己的注意吧。

    以耿直示人也不是这么个示法。

    林雨桐在心里对这位沈修打了yi个大大的问号。于是招招手,对三喜道:“给沈大人换yi盏茶来。”说着,扭脸问沈修:“沈大人喜欢喝什么茶?”

    “只要不是花茶,什么茶都行。”沈修看了yi眼泡着花茶的茶盏,“这东西也就是俗人附庸风雅的玩意。”

    三喜差点将手里拿着托盘仍到沈修的脸上去,这俗人是说谁呢?

    这公主府待客的花茶可都是主子带着她们亲手做的。

    林雨桐有些哭笑不得:“沈大人看起来倒不是个俗人。”

    “大家都这么说。”沈修沉稳的应了yi声。

    林雨桐被噎的yi下子就说不出话了。她yi时都有些不知道这人是故意跟自己呛声呢,还是真的情商这么低。

    屏风后的四爷朝yi边伺候的贵武小声的吩咐了两句,就打发他先出去了。

    林雨桐深吸yi口气,不打算跟沈修在继续客套了,直接进入正题:“你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我大致已经知道了。这事,你怎么看?”

    沈修的嘴角就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都是yi些敝帚自珍的愚蠢之人。目光短浅又爱慕虚荣,臣心里倒有主意,只是得看殿下能不能求来恩典了。”

    这沈修的嘴里yi定带着毒。说话也太刻薄。这话yi出来,得罪的人可海了去了。他要是yi直都是这么说话的,那林雨桐就知道他为什么被翰林院踢出来管这事了。他可实在是太不讨喜了。

    林雨桐看着他还没收回去的嘲讽,感觉那嘲讽不光是对着那些目光短浅的人的,更是对着她这个公主来的。好似在说,没有金刚钻,你又何苦来揽这个瓷器活?看!折子了吧!

    林雨桐yi直想做个有容人之量的人,真的!可是看见沈修的嘴脸就想扇两下怎么办?她强压下这种冲动,只低声道:“只要有办法,我进宫去求就是了。”

    沈修哼笑yi声,声音不大,可就是叫人觉得他那yi声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嘲讽。“依照臣的意思,可根据这捐赠的书册的数量的多少和贵重的程度,请封yi些虚职,允许其恩荫子弟。”

    林雨桐将茶水在口里转了yi圈,缓缓的咽下,他这个主意,跟自己的主意,倒是相差不多。她这才认真的看向沈修,这个人嘴虽然恶毒了yi些,但却也不是个不会办事的。

    “这样”她放下茶杯,坐正了身子,“你找工部,就说是我的话,叫他们在设计藏图纸的时候,留出yi块地方来,我要在那里立yi个碑林。凡是捐赠书册者,可将名字,生平,家族等等,都刻在碑上。千秋万代之后,依然会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只要这世上还有读书人,那么,他们的名字就将会被永远铭记。至于你说的恩荫的事这个面不会很广,只有确实有突出贡献的,才可以额外封赏。”恩荫的多了,可就不值钱了。

    沈修这才看向林雨桐,语气极为认真:“臣yi直以为,立碑是糊弄死人的。没想到殿下竟然用立碑糊弄活人!真是见识了!”

    林雨桐:“”什么死人活人的?谁糊弄了?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趁早给我滚蛋!

    等沈修走了,林雨桐端着茶杯运了半天的气。什么玩意都是!四爷拿着贵武递上来的纸条也笑了:“行了,别气了。那沈修十九岁就中了探花。就是因为不会说话,在翰林院yi直蹉跎至今。到现在还是从七品。当年跟他同yi科的二甲进士,都有好几个是四品的知州知府了。”

    林雨桐这才重重的将茶杯放心,进了里面,“你说这人读书读的这么灵性,怎么就不会说话,不会做人呢?就他那张嘴,用不了两年,他就能把他自己给坑死了。跟他yi起同事过的,谁没被得罪过?我想找不出来吧?”

    四爷就笑:“这位也确实是个奇人。据说当年,他刚进翰林院的时候,跟几个同僚yi起去吃酒。人雅士,这吃酒的地方,除了秦楼楚馆,还能去哪?话说,他跟yi位姓梅的编修,在席间就学问上的yi点问题争论不下。两人不来我往,辩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可酒喝到半酣,这梅编修就没心思跟yi个大男人在这个地方讨论学问了,倒是被yi边斟酒的小娘子吸引了去。酒是色媒人,梅编修急着跟那小娘子成就好事,就打发沈修,说咱们等酒宴散了,去我家,哪怕秉烛夜谈呢。现在顾不上了”

    林雨桐就猜到了:“他真去了梅编修的家?”实诚到人家推脱的话也听不出来。

    四爷就笑:“等酒宴散了,他就真去了人家家里。等着跟人家秉烛夜谈呢。这梅编修的夫人,就奇怪,说是老爷不在,要不我打发人去找找看。只是不知道在哪?还不定什么时候能找见呢。”这都是推脱的话,下逐客令呢。

    林雨桐就越发笑了起来。

    四爷就继续讲道:“沈修不觉得人家这是在变相的下逐客令,他实诚的跟人家夫人说,你不知道你们家老爷在哪,这没关系。我知道啊!就特别热心的跟人家夫人将梅编修的行踪说了个yi清二楚,跟个什么长相的姑娘在哪个房间什么成的什么好事都交代了yi遍。临了,还让人家夫人吩咐厨房,准备酒菜,等着梅编修回来两人继续秉烛夜谈。谁想那夫人是个泼辣的,娘家又得力,这梅编修这借着老丈人才能混到如今这差事的。听了这话还得了,梅夫人当即带着人将那青楼给砸了。闹的半个京城都知道了。夫妻两人回到家已经半夜了。可到家了,夫妻俩根本就来不及关起门处理私事,因为家里还有客人等着秉烛夜谈呢。梅编修见了沈修,气自然不顺。这可把沈修气的了不得。觉得梅编修看不起他,说好了的事情,竟然这么不走心。自己等了半晚上,才把人等到不说了,竟然还甩脸子。这是待客之道吗?于是,当场就跟梅编修割袍断交”

    林雨桐笑的直揉肚子,“这位梅编修只怕恨不能yi把掐死沈修!你还割袍断交呢?谁乐意跟你这样的货色有交情。”笑着yi会子,这才问四爷,“沈修真不是跟着姓梅的有仇吧?”

    四爷摇头:“真没仇!不过自那以后算是结下仇了。梅编修在京城名声坏了,最后补了yi个缺,去了西北边陲的yi个小县城,做了县尉。这些年再也没听到关于这位的消息。”

    这沈修简直就是个人形杀器!断人前程如砍瓜切菜。

    笑完了,林雨桐才回过神来,四爷专门叫打探这个人的过往,只怕是想用他吧。

    四爷点点头,神色郑重了起来:“这个人yi身的缺点,甚至有些缺点简直就是致命的。但是这缺点你换个角度看,又是个谁都没有的优点。”他的声音低下来,轻声道:“这是yi个天生的孤臣的料子!”

    林雨桐深吸yi口气:“我知道了!”

    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可这帝王的肚子里,只怕是什么都得容得下。

    没出两天,藏建碑林的事,就被传了出来。这被京城的读书人,看做是yi件盛事。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很少有那不心动的。

    毕竟藏不是要原版的藏书,只是要个手抄本罢了。

    才两天不到,充当藏临时办公地点的两进院子,就挤得人满为患了。

    这石碑有没有糊弄住死人,林雨桐不知道。但这肯定是把活人给糊弄住了。

    永康帝身体好了点,又听说这事办得这般顺利,心情颇好的传了林雨桐进宫。

    “这事办的巧!办的好!”他当着甘氏和太子的面,这么夸林雨桐,“朕本来还叫户部准备了不少银子出来,打算赏下去。只当是朝廷从他们的手里买书了。如今被你这么yi折腾,可是省了不少。”

    青石板这东西,要多少又多少。能花几个钱。

    而这碑林yi立起来,这不光是宣扬了这些捐书之人的名声,更是能将他这帝王的名声传至后世。

    永康帝看着林雨桐不卑不亢的脸,就道:“快过年了”

    先帝和端亲王可是死在除夕夜里的。这过年了,对永康帝来说,才真是过难了。

    这是该庆祝呢,还是不该庆祝?

    林雨桐明白永康帝的潜台词,良久就听他道:“过几天,朕要去大慈恩寺上香。云隐跟驸马也yi起去吧。”

    伴驾是荣耀的事。

    林雨桐只得点头应下来。

    等从御书房出来,林雨桐跟在甘氏身后往北辰宫去,低声问道:“皇上心里可是不安稳?”

    甘氏点点头:“到底是亲爹亲哥哥时间久了,心里的那点不安可不就泛起来了。”因为这个,最近哪怕是没有人劝着皇上不要去漪澜宫,他也都没心情去了。

    皇上说的过几天,可不是短短的几天。等准备好,说要出发的时候,已经进入腊月了。

    永康帝的后里,本来就那么三瓜两枣,这次出来,竟是全都带着呢。

    宸贵妃陪着永康帝在龙舆上,皇后的紧随其后,李才人抱着元哥儿,也在其中。

    林雨桐和四爷跟在太子的后面,慢悠悠的走着。

    到了路上,林雨桐才问四爷:“前段时间你说看戏,该不是这次有好戏看。”

    四爷点点头:“跟咱们不相干,你只看着就罢了。”

    这倒叫林雨桐更加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热闹呢?她还真有些急切的想知道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78章 庶子高门(6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