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79章 庶子高门(6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79章 庶子高门(6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8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79章 庶子高门(6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63

    永康帝对神佛,应该还是存着几分敬畏之心的。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叫林雨桐跟着yi起跪在大殿里为先帝祈福,而是以天冷不忍林雨桐受寒为由,将林雨桐和四爷都打发了。不是亲闺女,骗得了世人,但却骗不了神佛。林雨桐在接到这旨意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也因为想到这个,她yi点也没虚伪的说什么要在精舍里为先帝抄写佛经的话。就算写的,永康帝也不敢拿到佛前,何苦给别人添麻烦呢。

    皇后的眉头紧皱着,对太子道:“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能给长辈祈福,这是做儿孙的荣耀。怎么偏偏将云隐给排除在外了?

    太子心里藏着别的事呢,对这事反倒没怎么上心。在他看来,永康帝向来都是如此。之前对甘氏好的时候,十多年了,身边没有别的女人。等有了李才人,就恨不能只歇在李才人的宫里。对云隐自然也是如此,好上来,恨不能什么都替她想的周全。但这话却不能这么对皇后说。因此只敷衍道:“到底没上宗谱。”没上宗谱,就是不被宗室承认。宗室都不承认,那么列祖列宗自然就不知道有这么yi个子孙的存在。

    皇后yi想,这话倒也有理,“甘泉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这事上,倒是跟宗室妥协了。”

    太子对皇后的想法,觉得有些摸不着头绪。她这是盼着甘氏母女好呢,还是不盼着这母女好呢。这话叫他不知道如何往下接了。

    张嬷嬷似乎是看出了太子的为难,接话道:“娘娘,这寺里还住着许多的寒门举子,陛下并没有下旨叫清理寺庙。外面好多人对着大殿磕头呢。外面的事,只怕还得太子处理”您就别只拉着太子说这么有的没的了。

    皇后这才恍然:“你瞧我,如今这脑子,是越来越不济了。我儿去吧。去忙吧。”

    太子忙起身:“寺里的素斋不错,叫人伺候母后用些。”

    说着,就朝张嬷嬷点点头,转身朝外大踏步而去。

    等太子走了,皇后的脸上才露出几分怅然来:“太子对我原本看着是极好的。可见了云隐待甘泉,我这才觉得总少了点什么。”

    张嬷嬷心道,这不是较劲吗?亲的就是亲的,哪怕不亲的从小养大了,那也能养亲了。这太子都成年了,蹦出这么大的yi个儿子,哪里能真的养亲了。与其当成儿子,不如当成yi个可以合作的人,这样也免得将来伤心。可这话即便说了,皇后也不见得会爱听,只得道:“这儿子跟女儿是不yi样的。”说着,就低声道,“要是实在闷了,老奴瞧着,大姑娘也是好的,要不接进宫,陪您解解闷。”

    这张嬷嬷嘴里的大姑娘是说李家的大姑娘,是皇后哥哥的嫡长女,皇后的亲侄女。

    皇后看了张嬷嬷yi眼,“您陪了我半辈子,您是怎么想的?”

    张嬷嬷心里咯噔yi下,但还是道:“其实能选个李家的姑娘做太子妃固然好,要是不成,侧妃也是好的。至少跟您亲近。”也进yi步巩固皇后和太子的关系。

    皇后闭上眼睛,轻轻的摇头:“这事不行!我这半辈子,就吃了侧室的亏,没道理给儿媳妇添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我还懂。这事到我这,就不能同意。就这么着吧。”

    “不是李家的姑娘,总还是会有别人家的姑娘。”张嬷嬷又劝了yi句,“您这样”总是在该坚持的时候不坚持,在不该坚持的时候又偏偏有所坚持。闹的人跟着都有些无所适从。

    皇后却起身,不用张嬷嬷扶就去了内室,“别人添堵是别人的事,这个添堵的人却不能是我。”

    张嬷嬷站在原地,想起老夫人叫人递过来的话,只能苦笑yi声。

    这事皇后犯起了轴,谁都没治。

    却说太子出门,并没有去见什么寒门学子,在京城里,见了不少了。有这个态度就成了。见的多了,皇上是怕该有想法了。

    他朝大雄宝殿看了yi眼,就转身回了安排给自己的禅院。

    进了屋子,吉祥才小声道:“殿下,可要给他传讯?”

    金云顺有些烦躁的在屋里踱步,来回走了好几趟才道:“确定安全吗?”

    吉祥点点头:“确定。绝对不会有任何差错。”

    金云顺这才yi咬牙:“去吧。传讯去吧。叫他小心些,晚上再过来。”

    吉祥应了yi声,躬身走了出去。

    而金云顺则转身,看着墙壁上书写的那个大大的佛字,然后缓缓跪下,将蒲团边的佛珠拿起来,慢慢的转动着。

    吉祥去的很快,回来的也很快,“殿下,办妥了。”

    金云顺淡淡的应了yi声,就不再言语,专注的念起经来。

    李雨桐嘴里嚼着豆干,耳朵却支棱的听着四爷跟贵武说话。

    “主子叫监视的人,还没有异动。”贵武低声道:“倒是小的无意中发现了yi点别的端倪。”

    四爷嗯了yi声,示意贵武继续往下说。

    贵武看了四爷yi眼,才低声道:“是太子身边的yi个瘦高的太监,叫吉祥的。今儿他亲自去厨下给太子叫斋饭,出来的时候,偏偏跟后园里yi个种菜的哑巴和尚给撞上了。他骂了两句,临了了给了那和尚扔了yi个荷包,说是赔罪了。”

    林雨桐点点头,这贵武确实是心思细腻。

    这主子身边的人,都是分工明确的。这吉祥以前虽是太子身边传膳之人,但是后来被提拔上去以后,谁还敢叫他跑腿。就这么yi个人亲自跑到了厨下,还偏偏跟yi个种菜的哑巴和尚给撞上了。种菜的和尚跑到厨房:“是给厨房送菜的?”

    这大冬天的,种菜的和尚和该歇着了吧。

    贵武道:“菜窖也归种菜的和尚管。每天都会将菜给取出来,送到厨房。但今儿的量,火头师傅说,已经够了。他还在嘀咕说,今儿园子里都是怎么干活的,怎么数都数不对。”

    所以,这应该不是没数对,而是特意去接头的。

    yi个是太子身边的人,yi个是种菜的和尚,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瓜葛吗?

    正说着话,三喜过来了:“主子,娘娘叫您去yi趟。”

    甘氏要见自己?

    林雨桐看了四爷yi眼,“那我过去yi趟。”

    四爷应了yi声。林雨桐出门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见四爷在吩咐贵武什么。

    甘氏对于给先帝祈福的事,是没多少诚心的。林雨桐yi进屋子就有这种感觉。此时甘氏歪在榻上,吃着丫头们剥出来的松子,十分的惬意。

    见林雨桐进来的,她还招招手,将早已经准备好的yi碟给林雨桐推过去,“这是寺里yi棵千年老松上的,你尝尝。”那表情好似吃了这东西也能活上千年万年yi样,真当是唐僧肉呢。

    林雨桐也没拂了甘氏的好意,坐在yi边吃了,“您叫我来就是为了吃这个?”

    甘氏就笑:“没良心的,守着驸马就那么好。yi时yi刻都离不得了。”

    林雨桐yi笑就不言语了,好半天才道:“我就是怕yi回皇上来了,我在这里不方便。”

    甘氏嗤笑yi声:“他在佛前忏悔呢。且顾不上其他。”说着,就朝林雨桐看了yi眼,“你跟驸马也要出孝了,肯定不少人都撺掇着你们要孩子。但我在这里给你再说yi遍,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心里都不要慌。等年长yi些再要孩子,对你对孩子都好。”

    这莫名其妙的,怎么又提起孩子的事了?自己根本就没急好吗?难道靖安侯之前跟四爷和自己说的话叫人家知道了,不能吧。

    林雨桐面上不动声色,“我不着急啊。您放心吧。再说了,也没谁来催我,我不生或是生不出来,对有些人来说,才是好事呢。”

    甘氏瞪了林雨桐yi眼,“你这样想就好。只要身子康健,夫妻和睦,怎么会生不出孩子。可别学那么愚蠢的妇人,什么烧香拜佛求子啊,瞎折腾。”

    林雨桐嘴上应着,心里却觉得甘氏这些叮嘱真是莫名其妙。别说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就是真着急的人,求神拜佛为的yi个心安,只要不妨碍什么,也没什么大关系吧。怎么她倒将这事当这个正经事跟自己掰扯了yi遍。难道是出门了,没折子批了闲的?

    她将这个疑惑放在心里,没口子的答应着。

    何嬷嬷进来,朝林雨桐笑了yi下,过来添了yi杯茶。林雨桐注意到,她进门后,先是跟甘氏隐晦的交换了yi下视线的。

    林雨桐心里疑窦丛生,但还是故作不知,继续喝茶吃松子。

    甘氏朝何嬷嬷摆手,“去将寺里送来的松子,都拿出来叫人给她送过去。叫她来陪我说话,不是吃就是喝,心思根本就不在我身上。早打发了早了事,省的在我跟前碍眼。”

    这就是倒打yi耙了。

    林雨桐也不辩驳,呵呵的笑着,“这寺里的人连个面子活也不会做。给您送来yi袋子,好歹给我上yi篮子也好。您不说,我都不知道这山上还有这好物”

    嘻嘻哈哈的从甘氏的院子里出来,绕过两个殿阁,林雨桐才停住脚步,回头道:“我的香囊是不是刚才落在屋里了”

    三喜看林雨桐腰上,果然什么都没有,“要不,我回去问问何嬷嬷。”

    “许是来的路上就掉了也不yi定。”林雨桐打发三喜,“咱们住的这yi片,是早就清场过的,不会有外人走动。你沿着咱们来的路,找回去。我倒回去看看在不在母妃那里。”

    “没人跟着行吗?”三喜不放心的道。

    “行!”林雨桐催她走,“这里都清场了。再说了,咱们在寺里住过那么长时间,谁不认识我?能怎样?还怕我迷路不成?”

    三喜这才笑着,抬脚就往回走,“回头我来接主子。”

    看着三喜走了,林雨桐收了脸上的笑意,又返回甘氏住的院子。

    还没到院子门口,就瞧见何嬷嬷走了出来,她yi闪身,躲在yi边的松树背后。不大功夫,就见何嬷嬷带着三个僧人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僧人,yi身青灰的僧衣,偏偏遮挡不住俊美的容颜。他的年纪,林雨桐有些看不出来,二三十岁的人吧。高大健硕,脸上棱角分明,偏生yi双眼睛,平和无波。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僧人,倒像是他的仆从yi般。就是何嬷嬷,虽走在这僧人的前面,但那微微躬着的身子,也显示出她对此人的态度。在这样面前,她把自己当成了仆妇。这是极为不正常的。就是yi二品的命妇面前,何嬷嬷都不是如此的作态。

    这人究竟是谁?

    是这寺里的僧人吗?之前住了这么久,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么俊美的人,即便是和尚,那也应该有名有姓才对。不会这么默默无闻吧。

    很明显,甘氏将自己打发出来,就是为了见此人。这就更叫林雨桐想不通了。如果安排在这个时间见人,还不想叫自己知道,为什么之前却专门叫自己过来。而过来之后,林雨桐回忆两人的对话,似乎也没发现甘氏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是非得这个时候说的。

    这yi闪神的功夫,何嬷嬷已经带人进了院子。

    林雨桐就不好再进去了。想起这么个美貌的和尚,她心里有点不得劲,难道这和尚跟甘氏

    想到这里,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龌龊。这青天白日的,甘氏就是疯了也不会干出这么没谱的事的。

    那这究竟是怎么yi回事呢?她压下心里的疑问,刚要从松树后出来,就看见yi个小和尚拿着扫帚从院子里出来,然后快速朝另yi边的院子跑去。要是没记错,那里是李才人住的院子。

    林雨桐挑挑眉,要是甘氏院子的消息这么容易就让李才人打探到了,那可真就见鬼了。她这会子突然觉得,甘氏好似在设计什么。

    这应该是跟李才人有关。

    林雨桐也不从松树后面往出走了,而是穿行在路边的小松树林里,偶尔捡点松塔,yi路慢悠悠的走着。等过了甘氏的院子附近,才走了出来。远远的就看见三喜和满月来了。她不动声色的将荷包拿出来,等两人走到跟前了,才将手里的东西yi古脑给两人塞过去,“你们来的可真快。”

    三喜看见香囊,就知道找到了。也就什么都不用问了,只瞧了手里的松塔,才道:“这林子里有松鼠,您瞧见了吗?”

    林雨桐还真见了,“远远的瞧见两个,我没往跟前去。”

    回屋子就见四爷坐在榻上剥松子,应该是甘氏叫人给送来的那些。

    将丫头打发了,林雨桐才凑到四爷跟前,将事情说了,“这和尚是谁啊?怎么从来没听过?”

    四爷却了然的点头:“是从江南的青檀寺来挂单的和尚,明空。”

    从江南来的和尚,从来没听过名头。又不是寺里的大师,却偏偏得到甘氏郑重的召见。

    林雨桐看向四爷:“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空的眼神很深邃,就这么看着甘氏,“为什么他还活着。按照那药的剂量算,他早该是个死人了。”

    “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来京城的?”甘氏深深的吸了yi口气,“我说过了,他现在还不能死。”

    明空闭了闭眼睛,沉默了良久才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这么急躁了。”

    “表哥!”甘氏回身叫了yi声:“这些年委屈你了。”

    明空摇摇头:“没事!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在乎多等几年。”

    甘氏嘴角动了动,才道:“我叫表哥安排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这点小事,我要再办不好,就真的应该在寺里,安安分分的做个和尚了。”明空沉吟半晌,“但这事说到底,还是得有人上钩。人家不咬钩,安排的再好也是徒劳。”

    甘氏却不以为意:“有些人就是蠢,就是容易上钩,只要稍微放yi点饵进去,她yi准就扑过来了。”

    明空摇摇头:“简单的事情非得按着复杂了办。你执意如此,我也无可奈何。只是我此次进京,你是叫我留下呢,还是又打发我走?”

    甘氏看着明空的眼睛,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就留下吧。就在这大慈恩寺吧。另外,宫外的很多事,我不方便处理,也不想叫桐桐沾手”

    “明白!”明空点点头,“腌臜活都是我的。这点不用你交代。”

    “是我对不住表哥。”甘氏的眼里浮出几丝泪光,“等这些事都了了”

    “不要说了,我都懂。”明空站起来,“行了,我这样yi个和尚,在你这里呆的时间长了,终归是不合适的。先走了!”

    甘氏点点头,看了何嬷嬷yi眼,“带表带大师出去吧。”

    明空没等何嬷嬷,扭身就出了门。

    甘氏这才软倒在榻上,眼里的泪慢慢的就滑了下来。

    “送走了?”她听见何嬷嬷回来的脚步声,就问了yi句。

    何嬷嬷嗯了yi声,“出去走的中路碰上了来福。”

    甘氏点点头,“办得好。”有些事就是不能藏着掖着,就得这么摆在明处,越是做的光明正大,越是没有人往歪处想。何嬷嬷是故意走的中路,她知道,即便碰不上来福,也能碰上皇上的其他的亲信的。“那边可有动静了?”

    何嬷嬷点点头:“是!李才人已经打发人打探了。”

    甘氏就不再说话了。

    林芳华看着跪在眼前的小太监,声音不免都高了起来:“你打听的可属实?”

    那小太监有些战战兢兢的,“是!都属实。”

    林芳华这才摆手,将小太监打发出来。甘氏竟然找大师,为的是给林雨桐求子。他了解甘氏这个女人,没把握的事从来不做。她说要求子,那这大师自是又几分道行的。她的手轻轻的抚在肚子上。

    甘氏为什么着急,自己当然清楚。皇上的身子看上去真的算不上康健。如果皇上出事,最不占便宜的就是甘氏母女。她是急切的想叫她的女儿赶紧怀孕,还得赶紧生出个健康的外孙才行。

    可自己哪里能叫她如愿。

    林芳华的手在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好半天时间才道:“来人”

    来福看着李才人过来,就皱眉起身道:“陛下正忙着呢,才人有什么事,容小的先去禀报yi声。”

    “法不传六耳,这事,得我亲自跟陛下说。”李才人斜眼看了yi眼来福,“你进去只管通报,就说本宫要见陛下,是大事。”

    来福心说,yi个才人是不能自称本宫的。这话在嘴里转了yi圈,还是咽下去,犯不上跟这么yi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计较。要不是皇上要用她,她早死几百回了。“您稍等”他说着,就推门进了大殿。

    大殿里,永康帝跟明空相对盘腿而坐。

    “朕最近总是噩梦连连,这恐怕并非吉兆。”来福进来,就听见永康帝说了这么yi句,“这恐怕是朕这个皇帝没有做好”

    明空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里却充满悲悯:“贫僧倒不这么认为。之前,宸贵妃召见了贫僧,却是替陛下询问江南这yi年各地的收成及其水涝灾害的。贫僧以为,不问神佛问苍生,才是帝王的根本。陛下做的很好。”

    来福瞧见皇上脸上的神色缓和了许多,这才上前,将李才人求见的事说了。

    永康帝皱眉道:“朕为先帝祈福,就连民生大事,都是宸贵妃代为询问的,并不曾有任何打扰。她能有什么事?什么事是比苍生疾苦还大的事?你叫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不要再来打搅。”

    来福应了yi声,就慢慢的退了下去。临出门,还听见这位明空大师的声音:“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除了苍生无大事!陛下真乃明君典范!只这yi句,便可名垂千古。”

    真是会拍马屁!来福叹了yi声。

    林芳华看着来福进去,然后眨眼的功夫,就又出来了。她得意的yi笑,刚要抬步上里面去,就被来福挡住了,“陛下口谕,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不要再来打搅。”

    林芳华听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抿着嘴狠狠的瞪了来福yi眼,到底不敢真跟来福叫板,转身忿忿的走了。

    是啊,自己只是个才人,即便抱了元哥儿在宫里,可是没记在宗谱上,就是没过明路。如今,yi个太监都敢给自己脸色看,她心里只觉得憋闷的慌。

    跟着前面带路的小太监yi路的走,等林芳华觉得脚下绊了yi下,回过神来,已经停在观音殿的门口了。

    这寺庙里,大大小小这么多的殿堂,怎么就偏偏停在这里了。

    她皱眉朝领路的小太监看去:“回去的路不知道怎么走吗?这是走到哪了?”

    这小太监yi副要哭的样子,好似还带着几分迷糊,“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儿了!脚就跟不听使唤似得”说着,就露出几分畏惧的神色来。

    不听使唤?

    林芳华伸出手,就想给这小太监yi个巴掌。突听的耳边yi声响亮的佛号声:“阿弥陀佛”

    从观音殿里,走出yi个三四十岁的大和尚来,“贵人何必动怒!世人皆问缘,为何缘到了却总是不知呢。”

    林芳华yi愣,“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请大师指点。”

    就见那和尚摇摇头,转身又进了大殿。

    林芳华抬头朝上yi看,心里马上yi跳,原来里面供奉的是送子观音。

    大和尚说这是缘分,难不成

    林芳华再次将手放在肚子上,眼神闪了闪,这才道:“走!先去求见皇后。”

    李湘君对林芳华的求见很反感,但这在宫外,她还真怕这泼皮破落户不顾脸面的闹,叫人看了笑话,她有些烦躁的吩咐张嬷嬷:“叫进来吧。”

    林芳华敷衍的对着皇后行了礼,“臣妾知道皇后并不想见臣妾,但臣妾此来,是真的有事。”

    皇后指了椅子:“有事就坐下说吧。”

    林芳华眼珠子yi转,笑道:“臣妾今儿小睡了yi会,却不想做了yi个奇怪的梦。”

    皇后端着茶,并不往下问。

    但林芳华的嘴却半点不停顿:“梦里,yi片大雾,臣妾着急,但始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此时,臣妾眼前突然就看见远处有点点金光闪烁,就不由的大着胆子往寻了过去。到了近前,这才发现,那金光闪烁的,不就是送子娘娘的金身吗?臣妾想到陛下至今没有子嗣,不由的悲从中来,当即就跪下,许愿说臣妾要是能为陛下生下龙子,愿意减寿十年。这话才yi落下,就见yi条金龙呼啸着朝臣妾扑了过来,臣妾被这么yi吓,猛地就从梦里醒来了。”她说着,就做出yi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娘娘见多识广,臣妾就想来问问,这梦是吉还是凶?”

    皇后端着茶的手都有些颤抖,这梦里的意思还不明显吗?金龙投怀,这可是大吉!她不由的朝林芳华的肚子看去,心里不由的变得惶惶的。

    林芳华也不等皇后说话,就道:“臣妾想着,既然在寺里做了这么yi个梦,明儿不管怎么说,也该去观音殿上柱香。但这事关皇上的子嗣,臣妾yi个小小的才人,哪里敢僭越。这才请皇后娘娘yi起,您看可行。”

    皇后深吸yi口气,才道:“知道了。你先回吧。”

    林芳华的眼里闪过yi丝得意,起身行礼,慢慢的退了出去。

    晚上的时候,张嬷嬷才来回话,“李才人先去求见了皇上,之后又去了观音殿。不过并没有进去,就来求见娘娘了。”

    皇后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看来她这个梦只怕是真的!”先去找皇上,自是想告诉皇上那个梦。皇上没顾得上,她就又去了观音殿。想去上香,又觉得身份不够,这才求上门来。这么yi想,前前后后的,都对上了。

    张嬷嬷低声道:“不管真假,娘娘都得去。要不然她嚷嚷出去,外人不得以为娘娘您不想叫陛下有自己的皇子?”要是这样,这才是真正的坏了事了。

    皇后慢慢的闭上眼:“知道了!先不要告诉太子。省的他想多了。”

    张嬷嬷应了yi声,又问道:“要不要跟宸贵妃和云隐公主说yi声。”

    “应该的。”皇后睁开眼睛,“求子嘛!云隐成婚也yi年了,甘泉只怕也着急了。”

    “求子?”林雨桐看着站在眼前的张嬷嬷,眨巴了yi下眼睛。今儿甘氏才说,什么求神拜服求子都是愚蠢的行径。晚上,张嬷嬷就叫自己明儿去上香。为的还是求子。

    这事要是跟甘氏没关系才见鬼了。

    林雨桐脸上的诧异之色yi闪而过,就笑道:“好!知道了。明儿跟皇后娘娘yi道过去。”

    三喜送走张嬷嬷,林雨桐朝四爷看去:“这场大戏已经开始了吧?”

    “是啊!都粉墨登场了。”四爷伸了yi个懒腰,“明儿就是个风信,狂风巨浪很快就要掀起来了。”

    第二天,跟在甘氏的身后,站在观音殿外。林雨桐抱着手炉看着满脸都是兴奋之色的林芳华。

    她这会子心里犯嘀咕呢。男人不顶用,求菩萨就更不顶用了。

    进了大殿,给菩萨上了香,yi边的大和尚就走了过来,对着皇后道:“娘娘yi片赤诚之心,yi定会心想事成的。”他指了指yi边的侧殿,“咱们佛家也有秘法,求子的妇人进去yi刻钟便可。不知道哪位娘娘?”

    皇后就看了yi眼林芳华,又看了yi眼林雨桐,似乎有些为难。

    林雨桐心里yi跳,看着这大和尚,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什么狗屁秘法,不过是男盗女娼罢了。没有男人,哪里能有孕?

    她终于明白甘氏昨儿为什么专门叫自己过去,说了那些话了。她是怕自己脑子yi热,跟着也想用秘法求子。

    见大和尚朝这边看过来,林雨桐的眼神跟刀子yi样刮过去,“佛家讲究随缘。我也是个yi切随缘的人。不做强求之事。”其他的她没说,她怕坏了甘氏的事。

    那大和尚眼睑往下yi垂,也不强求,就朝林芳华做了yi个请的姿势。

    林芳华给了林雨桐yi个算你识相的眼神,然后趾高气昂的跟着大和尚走了进去。

    侧殿的门开着,那大和尚带着几个徒弟就坐在蒲团上,念着经。大殿的中央,是yi个用屏风围着的不大的空间,林芳华走了进去。

    隔着屏风,林雨桐能看见林芳华跪坐下去的身影。

    甘氏看了林雨桐yi眼,淡淡的道:“在这里念两卷经,不要总盯着里面看。既然是秘法,就有不想叫人看的地方。”

    皇后点点头:“是这个道理。我以前也听说过大慈恩寺的秘法极为灵验,只是皇家最忌讳这些要不是李才人自己梦的机缘巧合,我再是想不到这个的。”哪个皇子的出生要是过分的渲染上神奇的色彩,那么这孩子大概就活不到成年了。

    林雨桐笑了yi下,再回头看了侧殿yi眼,紧跟着,她的眼神就眯起来了。屏风上的影子如今并不是林芳华的。林芳华头上带着的流苏之前是垂到了肩膀前面的,而如今的影子,流苏是悬在肩膀后侧,还不挨着肩膀的。

    再回归头看看向甘氏,甘氏就轻轻的摇头。

    林雨桐只得yi言不发的沉默着。甘氏心里苦笑,这孩子也太精明了,yi眼就看出了里面的门道。

    本来,这些脏事,她是不想叫她知道的。

    林雨桐心里确实有些不高兴。什么办法什么手段都行,只这个办法实在是太龌龊了。

    这yi刻钟,对林雨桐来说,简直就像是煎熬。但对林芳华来说,就像是做梦。耳边细细的念经的声音,她马上就迷糊了起来。等再次清醒过来,只觉得身上汗黏黏的,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从屏风里绕出来,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

    林雨桐看见她脸上的红晕,又上下打量了她yi眼,腰上挂着的荷包和玉佩的位置都不对。头上那个蝴蝶的钿子原本是在偏右yi点的地方,如今,在正中间。

    她紧紧的握住拳头,这藏污纳垢的地方,迟早都得yi锅端了。但是这事,却半点都不能声张。谁知道来这里求子的女人有多少,都是什么人。yi旦露出半点风声,有多少女人要死?有多少家庭得支离破碎。

    林雨桐跟在甘氏身后,yi路上却没有说话。甘氏拉住林雨桐:“你这是做什么样子?”

    “我没办法说服你,但请允许我保留我的底线。”林雨桐低声对甘氏回了这么yi句。

    母女俩第yi次有了分歧。

    “你知道要是没有危机意识,太子是不会轻易冒头的。”甘氏解释了yi句。

    林雨桐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深吸yi口气,“先让我回去静yi静。”

    甘氏这才放手,回头对何嬷嬷道:“她这心性还不行!”

    林雨桐心里只觉得恶心。等回了屋子,她才伸出双手,问四爷道:“是不是等将来,我这yi双手也会变得污秽不堪!”

    四爷知道林雨桐受了刺激,就yi把攥住她的手放在嘴上亲了亲,“不会!永远不会!”所有的脏活都不会叫你沾手的!“有我呢,你永远不用做你不想做的事”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79章 庶子高门(6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