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81章 庶子高门(6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81章 庶子高门(6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8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81章 庶子高门(6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65

    闹鬼这事,也就是林雨桐和四爷能知道。其他人,包括金成安,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收到消息。而且宫里封口了,这事哪里能由着流言传出来。

    第二天进宫领宴,永康帝根本就没露面。yi直都是太子在应酬。

    李雨桐去了后宫找宸贵妃,四爷就坐在勋贵的堆里,也不跟金成安坐在yi起,他只紧挨着同样是驸马的靖安侯。两人凑在yi起,时不时的碰yi杯。这两位yi个年长严厉,yi个高冷。还真没什么人急着上去攀谈。被众人冷落,这两人也不介意,像是没发现众人时不时的打量的眼神yi样,自在逍遥的很。

    “怎么回事?昨晚的事情都知道了吗?”靖安侯瞧四爷,“我这驸马,都已经是过气的老驸马了,你可真是鲜嫩的时候,我的消息自然是不及你灵通的。”

    这老不正经的,说的都是些什么。

    四爷笑了笑,主动给斟了yi杯酒过去,“昨晚是有些不大安稳,您也别往里面掺和,就是大长公主,能少进宫还是少进宫。惹上什么,就真犯不上了。”

    靖安侯侧着身子,将酒杯接过来,眼神稍微往太子的方向斜了yi下,“怎么?这位的爪子亮出来了?”

    四爷点点头:“所以才说,避着些,省的误伤了。”

    靖安侯就跟着yi叹:“这么闹来闹去的,叫我说,还不如拿着刀子直接干呢,谁撂倒了谁都算是本事。就跟去年除夕yi样,你瞧,干成了的,如今不也高高在上的坐着呢?谁真拿他怎么样了?跟上面做的这位比起来,东面这位,手脚可有点拖泥带水,忒不干脆!咱们这些人呢,也整天跟着提心吊胆的”

    四爷就将靖安侯的手往下yi压,“您这话倒是痛快了,可这真要是真刀真枪的干上了,可是要死人的。”哪次叛乱,不得搭进去几万条命啊。这还是直接的损失。最怕的就是人心惶惶,老百姓的日子就真没法过了。如今看着争来斗去的不消停,可是终归是权力中心的事。能参与进来的,都在最顶端。能看明白的,也都是上层的yi部分。就连下面的官员大多数人都看不明白,更不要说老百姓了。你就是人脑袋掐成狗脑袋,他们也不知道。不知道就是福气,就能安稳的过日子。这个道理就这么简单。

    靖安侯转着手里的杯子,笑了笑。然后突然道:“你上次跟我说的,究竟是几个意思?是有意叫我再去戍边吗?”

    四爷好半天没有言语,随意的朝左近看了看,见没几个人盯着他们不放,才小声道:“那您是觉得暂时避开这个风口浪尖好呢,还是留下来蹚浑水好呢?”

    自然是暂时走的越远越好。

    靖安侯点点头:“可这要想走,也不是轻易就能脱身的。”皇上不答应,说什么都是白搭。

    “这个自然有我想办法来谋划。”四爷轻巧的说了这么yi句

    可是这俗话说的话,无功不受禄啊!他可不认为人家真跟自己投缘,才会这么费力的帮自己。付出了,就会期望回报。他又想叫自己为他做什么呢?

    靖安侯看向四爷的眼神yi下子就幽深了起来:“你这语气真就没想过取而代之?”毕竟,他是宗室子弟,真要是他上位,阻力不会很大。而他更有个别人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的媳妇云隐是皇上的亲闺女。

    四爷笑了yi声,摆摆手,没法继续这个话题,“您真想多了。您现在最该考虑的可不是这个。”他提醒道:“太子过了孝期了,太子妃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靖安侯心里咯噔yi下,自家的孙女外孙女yi堆,他可还不想轻易的跳上太子的船呢。不说这云隐跟驸马不是省油的灯,那李妃的肚子里不是还揣着yi个凤凰蛋呢吗?真要是生下皇子,那才是真热闹了。这小子提醒的对,京城里自己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先避开这这些纷争再说。

    四爷见靖安侯应下来,就笑了笑。这可是yi步不动声色的暗棋,它的重要性简直无可替代。默默的喝下杯子里的酒,就朝太子看去。

    太子跟上来敬酒攀谈的朝臣有说有笑,看着温和宽厚,但这中间的分寸,又拿捏的极好。什么人上来敬酒,他需要真喝。什么人上来敬酒,他只需要抿了抿。什么上来敬酒,他完全可以坐着不动。这都是有讲究的。而太子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今儿还能若无其事。可见其心性之坚韧,适应能力之强。

    而林雨桐此刻在北辰宫,坐在甘氏的对面。

    “除了御书房,别的地方有发现吗?”林雨桐这么问道。

    甘氏摇摇头:“没有!这宫里的主子,也就这么几个,要是真有其他人也见到了不该看见的,我不可能不知道。”

    那这就是冲着永康帝去的。

    林雨桐皱眉,也不去问闹鬼的细节,只道:“那皇上呢?他如何了?”

    “吓坏了。”甘氏说着,就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吓坏了?”

    这是什么意思?有没有吓着分不清楚吗?

    甘氏像是回忆似得道:“我进去的时候,皇上确实是浑身发抖,吓出yi身汗也确实是真的。但是人被吓到了极致,是会生出勇气的。”

    林雨桐点头,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人在受到惊吓的时候,嘴里经常会说什么你给我出来,我要把你怎么怎么样之类的。就是yi个匹夫,都会如此,诸如嚷嚷些什么五马分尸,大卸八块之类的话给自己壮胆。可yi个掌控别人生死的帝王,就这么怂了?

    这要是细想,就真觉得有问题了。

    甘氏见林雨桐明白,就道:“以他的性子,肯定会说,你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怕你,变成鬼了我就更不怕你了。我能杀你yi次让你变成鬼,那就能杀你第二次,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这才是他的性格。也许当时,有那么yi瞬间,他真是被吓了yi跳,也确实是心虚了。但是后来等反应过来了,就该是在做戏吧。”

    林雨桐心道,这两人可真是够相互了解的。她叹了yi声:“您在这中间,没有落井下石吧?”

    甘氏心里yi跳,想起两人的那番对答来。当时他可能没觉得如何,可这过后想想,只怕就明白自己当时是在借势吓唬他。怪不得转脸就叫自己回了北辰宫呢,原来根子在这。

    林雨桐看了甘氏yi眼:“您还是有些太急躁了。”

    甘氏用指甲拨弄着手腕上的镯子,点点头:“你说的对,我真是有些急躁了。”她深吸yi口气闭上眼睛,“但这都不是当前的要务,当前最要紧的,是御书房的鬼是怎么闹起来了。连御书房都不干净了,那这宫里,什么地方是干净的。这人是怎么渗透进来的?幕后的这位,究竟想干什么?杀了太子容易,逼急了谁还管什么太子不太子的。但是这太子背后牵扯的东西,才是叫人顾忌的。不把这背后的手给揪出来,皇上是不会安心的。而皇上唯yi能依靠的,也只有我了。即便心里对我不满,他也不会露出来的。而我”不会给他再奈何我的机会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林雨桐将今儿跟甘氏说的话,对四爷说了yi遍,“其实我觉得御书房可能并不是有内应,而是”

    四爷看向林雨桐:“而是什么?”

    “密道。”林雨桐低声道:“这宫里,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的密道?”

    皇宫这地方,有密室这个不奇怪。但是说到密道给皇宫里修建密道,四爷还真不觉得这会是个好主意,“不少人还说紫禁城里有密道呢?”

    林雨桐皱眉:“那紫禁城到手的时候,可是二手货了。正经的二手房,咱们都没发现,不等于说没有。”

    四爷就拿白眼翻她,整了半天,自家yi直住的都是二手房啊!“这么说,你跟着爷可真是受了委屈了。都没叫你住上新房。”

    林雨桐马上狗腿:“咱家的园子,大部分可是新的。”

    四爷哼了yi声,就拉林雨桐:“睡觉!睡觉!我叫人盯着呢,到底怎么回事,过两天就有消息了。”

    夜里的风呼啸着,甘氏坐在永康帝的对面,“您是今晚打算熬着了?身子不要了?”

    永康帝脸上带着几分苍白:“哪里敢合眼?”

    甘氏朝外面看了yi眼,禁卫军将御书房围得严严实实,里三层外三成,屋顶上,房梁上,都藏着人。这要是再闹鬼,那可就真有点意思了。

    她没有说话,而是顺着往边上yi靠,手里拿着折子:“要不我跟您念念?”

    永康帝摆摆手,看起来浑身都紧绷着。

    甘氏就道:“您是九五之尊,百邪不侵,根本用不着害怕。古来的帝王哪个有手上是干净的?真要有鬼,这世上哪里还有人呆的地方?”

    永康帝深深的看了yi眼:“是啊!这个道理朕自然明白,这人比鬼可怕。可朕就是想,他这么折腾,目的究竟是什么?难不成是为了吓死朕?那还不如直接给朕灌来的利索呢。所以,这看似是太子挑头的事,其实不然。太子以为他在用别人,可真实的情况只怕是他被别人给利用了。至于说他知不知道他自己被人利用了,这个朕就不得而知了。但这个不重要,朕只想知道这能操控太子的人是谁?端亲王死了,端亲王府只剩下妇孺应该翻不起大浪才对。”

    所以,这个人是谁才越发的叫人觉得看不分明。

    甘氏垂下了眼睑,这也正是她想不通的地方。“您昨晚之所以被吓住了,不是看见那字迹,而是后怕!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人能在皇上的床头闹鬼,那么借机刺杀岂不是易如反掌”

    话没说完,永康帝的冷眼就瞥了过来,“女人太聪明了不好!”

    甘氏嘴角抿了抿,就轻轻的笑了:“您说的是。”

    永康帝端着茶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其实自己当时是真的吓住了,可天慢慢亮了,他才醒过神来,这才是真的后怕了。

    而甘氏则在心里琢磨,这背后的人怎么看着都不像是yi心的想要帮太子上位,倒更像是要折磨永康帝yi般。

    来福端了yi壶茶上来,给两位主子都斟了yi杯,就慢慢的退下去。

    yi杯茶下肚,看看沙漏,已经是子时了。

    甘氏突然觉得眼皮子有点发沉,突的,眼前的场景猛地就变了,她只觉得,脚下湿黏黏的,到处都是血腥味。周围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他顺着yi点亮光走了过去,火把照耀下,地上全都是身首异处的尸体。

    “爹娘哥哥嫂子虎儿”甘氏的嘴里念叨着,手慢慢的颤抖了起来。那yi个个鲜活的人头,都睁着眼睛看着她,好似在责问她为什么没有给他们报仇yi般。甘氏摇摇头:“没忘没忘等等还得等等”

    哐当yi声响,甘氏马上就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永康帝狰狞的脸色,手脚不停的挥舞着。炕桌被掀翻了都不知道。

    她还没有做出反应,来福何嬷嬷等人听到响动就冲了进来。看到皇上的样子,来福面色yi变,赶紧上前呼喊:“陛下!陛下!您醒醒,陛下!”

    永康帝不仅没有清醒,那乱舞的手也像是找到了目标,yi把掐在了来福的脖子上。来福惊恐的睁大眼睛,不yi会,脸色都憋的发紫了。

    屋里谁也不敢动,不知道皇上这好端端的是怎么了?

    甘氏顺手拿起yi边的玉枕,抬手就砸在永康帝的后脖子处,嘴里却喊着:“孽畜,这里也是你敢来的地方?”这yi声格外的响亮,外面的人听了,脸色都不由的变了。难道真有鬼?那这鬼不怕皇上倒是怕宸贵妃,岂不怪哉?

    永康帝马上就软软的倒下去了,何嬷嬷知道,这其实是被自家主子给砸晕了。

    来福浑身瘫软的跪下,双手抚着脖子,憋的直咳嗽。好半天,等甘氏和何嬷嬷将皇上都安顿在榻上了,他才缓过来,慢慢的站起来,对着甘氏就道:“谢娘娘救命之恩。”

    甘氏看着来福脖子上的印记,摇摇头:“皇上醒了,你该怎么回话,自己可明白?”

    来福心里yi跳,自然明白。总不能说是宸贵妃为了救自己而打了皇上,如此,自己这条小命就真的完了。不是他不想当个忠心耿耿的奴才,实在是刚才面对死亡简直太近了,近的他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

    甘氏见他知趣,这才指了指已经摔碎的茶壶,道:“这茶是你送来的,问题出在这里。你小心的将残渣带下去吧。”壶虽然碎了,但是那碎片上,还是残留着茶水的,要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出来。

    来福面色yi白,这次是真的诚心诚意的给甘氏磕了三个头。要不是自己刚才知机的早,这会子事情怕就不是这么处理了。等皇上知道是自己出了差错,那自己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如今这样,就是宸贵妃替自己隐瞒下来了。

    看着来福将yi切都收拾利索,慢慢的退出去。甘氏才朝屋顶上看了yi眼,上面的人要是聪明,就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们顶着,还除了差错,也够掉脑袋的。凡是不清不楚才更好呢。

    这么想着,刚要吩咐人叫太医过来,外面就乱起来了。来福战战兢兢过来,“娘娘,朝凤宫和漪澜宫都闹起来了。”

    “东宫呢?”甘氏急忙问了yi句。

    来福摇摇头:“东宫并没有打发人过来。”

    那就是东宫并没有闹起来。甘氏挑眉,也不知道这是聪明还是不聪明。

    “你守着陛下,我去瞧瞧。”甘氏说着,就拿了大氅,带着何嬷嬷急匆匆的出门了。

    而林雨桐此时,眼睛yi下子就睁开了。塞了yi丸药到嘴里,马上又给四爷塞了yi颗。

    这味道四爷不陌生,因此吞咽下去之后,马上就睁开了眼睛。他没急着说话,而是看着林雨桐,就见她静静的躺着,然后警惕的四下里瞧。

    其实这么瞧着,根本就瞧不出什么。两人睡觉都是在帐子里。帐子遮挡的密密实实,外面根本就看不清楚。

    林雨桐以前挺喜欢这帐子的,因为古代的屋子,跟现代可不yi样。yi是屋子高,而且这顶棚上可不会那么干净,时常的会掉yi些灰尘下来。有了帐子顶,就不会有什么东西掉在床上了。再则,这屋子也都是足够大的,在周围空旷的地方人没有安全感,是睡不踏实的。所以,她才yi直喜欢这给人安全感的帐子。

    可如今,这帐子却碍眼的很。

    想出去,又怕打草惊蛇。林雨桐只能这么忍耐着。

    慢慢的,她鼻子突然闻到了熟悉的气味。是追踪粉的味。就是新婚晚上那个人,被林雨桐给撒了追踪粉在身上的。这事过去之后,林雨桐从四爷那里知道,这里面有金成全的手笔,是他跟哪位王爷借的人手。既然知道了主谋,那么这小人物,她也就没放在心上。这么长的时间,几乎都忘了还出现过这么yi个人的时候,他又再次出现了。

    而这次,就不可能跟金成全有关系了,当年猜测的王爷就更不会是当年的恒亲王,如今的永康帝。那么,这人只能是端亲王的人。端亲王已经死了,那么如今他们听命于谁?太子吗?

    林雨桐心里存着疑惑,又见四爷睁着眼睛看过来。就悄悄的将yi个蜡丸递给四爷,趴在他耳边道:“捏碎了,扔出帐子。”

    四爷睡在外围,手从帐子里轻易的就能伸出去。

    捏碎的蜡丸,发出yi种迷惑性极强的味道,像是煤烟味。

    不大功夫,就听见yi声响,还带着闷哼声,这是房梁上的人结结实实的摔下来了。

    林雨桐和四爷这才起身,将帘子撩起来。四爷下去直接将灯挑亮,屋里的地方,趴着yi个黑衣人。

    “小心些”林雨桐将衣服穿好,提醒了yi句。

    四爷嗯了yi声,用脚将人给翻过来,又撤下这人脸上的黑面巾,就露出yi张憨厚的脸来。

    林雨桐哼笑yi声:“新婚当晚,动手的就是他。追踪粉的味道虽然淡了,但我还是能闻出来。今晚给咱们下的是yi种致幻药。能叫人心跳加速,供血不足,如此,人的情绪就会高度紧张亢奋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若是有人或是事刺激过,晚上的梦就多半于此有关”

    而对他们来说,白天纠结了yi天的,可不就是闹鬼的事吗?那么有了这个心理暗示,这梦境只怕也会放大这种恐惧。不是心志坚定的人,很容易就被情绪带到沟里去了。

    四爷皱眉,然后朝皇宫的方向看了yi眼,“给咱们下药?只怕这宫里今晚也不太平。”yi个人见鬼是眼花,那两个人都见鬼就绝对不会是眼花。等到跟皇上关系亲密的人都被恶鬼惊扰,那这事可就大了。这可不是想瞒就瞒的住的。

    “太子这是要干什么?”林雨桐的眉头皱起,“想说皇上是失德,不配为君王吗?这么费事做什么?直接毒死不就完了。之后再将过错往别人身上yi推,他自己名正言顺的太子他怕什么?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yi举吗?“难道这背后的人,看似在帮着太子,但其实也并不希望太子上位?”

    四爷点点头:“是这么回事!”

    “那这人是谁?”林雨桐看了地上的黑衣人,“既能指使端亲王留下的人,又不想太子出头”

    那这只能是端亲王府的其他人了。

    四爷点点头,“我叫人查查端亲王府。”

    林雨桐yi叹,这要真是被圈禁了,还有这样的本事,那林雨桐就不得不说yi声了不得了。“可是太子他究竟是知道不知道这背后之人的算计呢?”

    “孤不是傻子!”金云顺暴躁的起身,对着吉祥就喊了yi声。

    吉祥看着太子头上的青筋都起来了,就赶紧道:“殿下,如今朝凤宫闹起来,你看你要不要去看看皇后娘娘?”

    “看什么?”金云顺呵呵冷笑,“看看这皇宫里的人都见鬼了,就孤这里没事!”说着,他就拿起匕首,在自己的手上和胳膊上划了两刀,血珠子yi下子就渗了出来。

    “殿下!”吉祥yi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传太医传”

    “闭嘴!”金云顺的眼睛透出yi股子狠厉,他手里挥舞着匕首,阻止吉祥的靠近,嘴里发出桀桀的笑声,“孤其实还是个傻的!哈哈哈孤就是个傻的!如此轻信于人,确实是自己活该。”

    吉祥的眼泪yi下子就下来了,“殿下!您别这样。这里面yi定有误会!求您了,殿下!”

    金云顺的匕首放在吉祥的喉咙上,“告诉孤,你现在的主子究竟是孤还是”

    “自然是殿下!”吉祥半点都不犹豫,说了这么yi句话。

    “记住你的话!”金云顺脸上那种癫狂和愤怒yi瞬间就收了起来,手yi松,匕首应声落地,“好了!起来吧。孤半夜无端的发狂,遇狗要杀狗遇人要杀人,还将自己给伤到了。听清楚了吗?”

    吉祥连连点头:“清楚了!都记清楚了。”他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我这就去禀报陛下”

    金云顺这才缓缓的倒在榻上,慢慢的闭上眼睛。

    甘氏刚走到朝凤宫的门口,就遇上了跑过来的吉祥。

    看着吉祥带着yi队人从东宫奔过来,甘氏的心里yi动,站出了脚。

    吉祥果然停下来,跪下就喊:“娘娘!我们殿下”

    “住嘴!”甘氏呵斥了yi声,“太子不好,自有太医,你叫嚷什么。”她根本就不给吉祥开口的机会,“皇后娘娘夜里有些不妥当,本宫要在这里照看。你只管去叫太医便罢了。要是你敢说出半句有损太子名声的话,先要了你的脑袋。”

    说着,就转身,大踏步朝朝凤宫里去。

    大殿里,皇后穿着里衣,手脚胡乱的挥舞着,“甘泉甘泉你对的起我吗?你对得起我吗?我这半辈子,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现在你死了吧哈哈死的好死的好”

    甘氏在殿外,脚步yi下子就顿住了。她的手慢慢的握起来,原来皇后的心里还是恨不得自己死的。她自嘲的笑了笑。

    男人能背叛,朋友能背叛,还有什么是不能背叛的。

    她将心里的那点心绪慢慢的压下去,这才走了进去。

    皇后的脸上就带着几分森冷的笑意,眼睛却没有任何的焦距,她看的并不是甘氏进来的方向,但那笑容,即便不对着自己,也让人不由的生出几分寒意来。

    “甘泉甘泉恶鬼不杀你我也会杀了你的我是太后了你是谁!”皇后的脸上带着几分志得意满的张狂,“你死了”说着,又想起什么似得道:“不行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找谁出气去嘿嘿嘿你死了你女儿活着你抢了我男人我叫人抢你女儿的男人你到了阴曹地府我也不让你好过死不瞑目了吧哈哈哈哈”

    张嬷嬷的脸都白了,趴在地上起不来。她是被皇后yi把推出去摔在地上的。好似脚骨断了yi样,疼的就是站不起来。

    甘氏心道:看来这是中了yi样的药了。自己之前也像是进入了yi种幻境当中。只是,这yi样的药,吃下去的剂量固然重要,但自身的心理素质,更关键。自己之前并没有将心底的东西露出来半句,皇上更是连yi个字都没吐出来。但是皇后这里,她的心境明显还不足,这药就将她心里的那点阴暗全都翻出来了。

    她知道,这药能放大阴暗面。有时候,人心里恨,但也仅仅是在心里想yi想,敢实施报复的,毕竟是少数。不说能力大小,能不能成功,光是有胆子这么做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皇后若是得势了,真可能会报复。但在这之前,她也就是yi闪而过的有这样的念头而已。自己想的明白这个道理,但还是止不住的心寒。

    自己利用过皇后,但难道没有维护过她吗?

    可她也真没想到,她真的存着这样的心思,恨不能自己死。

    她低头看了yi眼在地上,几乎是无措的张嬷嬷,就笑了笑,上前两步,将桌上的茶壶拿起来,照着皇后的后脑勺就砸了过去。

    “啊”张嬷嬷惊恐的尖叫yi声,“主子”看着皇后软软的倒下去,后脑勺上的血混着茶水留了下来,她看着宸贵妃眼里就带上了惧怕,“娘娘,看在我们主子跟您yi起长大的份上”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甘氏耻笑yi声,手yi松,茶壶就落在地上,碎瓷片四散开来,不少都掉在了倒在yi边的皇后的身上,“皇后梦魇住了,从床上掉下来,磕了脑袋。你可记住了?”

    张嬷嬷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

    甘氏这才笑笑,“好好照顾皇后,等她康健了,本宫等着她来取我的性命。至于我女儿男人要是背叛了,杀了就是!我的女儿不是她,没那么窝囊!”

    张嬷嬷唯唯诺诺,看着倒在地上的皇后,不敢说话。

    大殿内外跪着不少人,不时的传来呜呜的哭声,他们这是知道,听到了不该听的,看到了不该看的,就离死不远了。

    “叫太医吧。”甘氏说着,就缓缓的从大殿里走了出去。

    宫里的晚上,长长的通道里,漆黑yi片,风传堂而过,如同鬼魅在嚎。前前后后,几十个灯笼,在风里摇曳,甘氏yi路走着,越走越觉得孤寂,越走越觉得心凉。

    “主子。”何嬷嬷在边上低声道:“您别伤心。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甘氏没有言语,好半天才道:“本宫不需要朋友!”所以,没什么伤心的。相反,还松了yi口气。从此,再不会有顾忌!

    刚到漪澜宫门口,就听见yi声凄厉的叫声,然后就听见慌乱的喊声:“见红了!见红了”

    “还进去吗?”何嬷嬷问甘氏。

    甘氏轻笑yi声,“不用了。”说完,转身就往回走。

    何嬷嬷低声道:“看来,这孩子是保不住了。”

    “可惜了!”甘氏皱眉叹了yi声,“不过没关系,没了还能再怀嘛!”

    何嬷嬷不知道甘氏这话是什么意思,只道:“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甘氏的眼神yi闪,“该叫桐桐进宫了。你们不是总说我叫她历练的少了吗?这yi回,就叫她试试”

    晚上宫里热闹了yi晚上,从宫里,yi车yi车拉处死的的宫人,要是大家还不知道出事了,那真就是瞎子了。

    四爷吃早饭的时候才回来,yi回来就跟林雨桐说了yi句:“端亲王的两个嫡子,yi个病死了,另yi个半死不活,像是疯了。”

    林雨桐手里的筷子yi下子就掉在了地上,“什么?”

    四爷知道林雨桐听见了,只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罢了。当年,直郡王和理亲王被圈禁以后,日子过的可不是这样的。所以,在她的印象里,这圈禁了,就是在大宅子里好吃好喝,然后闷着。虽然不得自由,但日子照过,就连婚丧嫁娶娶小老婆都没耽搁。因此,端亲王府的这个变故,她yi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他叹了yi声,“嫡出的女儿,今年才十三,被喝醉的侍卫给糟蹋了。这是去年正月十五时候的事”

    那时候,端亲王还没发丧呢。

    林雨桐慢慢的坐下:“这背后的人是端亲王妃吗?”

    四爷嗯了yi声,就不再说话了。

    是啊!对于端亲王妃来说,yi夜之间,失去了丈夫,天都塌了。可丈夫还没入葬,千娇万宠金尊玉贵的女儿就遭遇了厄难。紧跟着,亲生儿子就莫名其妙的病死了。这对yi个女人来说,打击该有多大。

    “怎么还疯了yi个?”林雨桐看向四爷。

    四爷转脸看向林雨桐,似乎有些不忍,但还是道:“那孩子才十岁,长的极好,也被人摸进去侵犯了”

    十岁的小男孩,被侵犯了

    林雨桐猛地就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呕的yi下子就吐了出来,“龌龊!畜生!”

    四爷赶紧起身拍林雨桐的后背,扬声叫外面守着丫头,“进来收拾”

    林雨桐yi把揪住四爷的手:“是皇上的意思吗?”

    “应该不是!”四爷叹了yi口气,“可这曲解上意,胆大包天的人多的是,yi朝失势跌入污泥的人比比皆是”

    林雨桐的手就慢慢的握紧,“端亲王妃是想怎样?她是想报仇?”其他的东西,什么江山社稷,朝廷根基对于她来说,全都是狗屁!

    yi个遭遇了这样的事情的女人,会干出什么,谁说的准?

    可林雨桐就是对这个女人生不出半点恶感来。

    正说着话,宫里传话的人来了,说是宣林雨桐进宫。

    林雨桐的嘴角抿在yi起,眼里的神色越加的冷凝坚定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81章 庶子高门(6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