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86章 庶子高门(7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86章 庶子高门(7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8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86章 庶子高门(7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70

    大殿里的气氛诡异,永康帝虽然看不见,但是感觉的到。在他面前,没有人说话,这是不正常的。这些大臣,哪个不是人精子,谁不会说几句体面话。如今呢,连个问龙体康泰的人都没有。这是什么意思?出什么事了吗?这么想着,就不由的朝来福看去。虽然看不清楚人脸,但衣服的样子,身材的高低胖瘦,坐或者站的位置,都很容易判断这个人的身份。穿着太监的服侍,站的离他最近的,就是来福了。

    来福接收到永康帝的传递过来的意思,马上道:“劳烦李妃娘娘了,请退下吧。”

    这就是告诉皇上,斟茶的是林芳华。

    永康帝猛地朝下面望去,就见坐着的两排大臣中间,还真有个穿着红衣服的端着托盘的女人那么在大殿里站着。他之前以为是宫女。宫女本是不允许穿红带绿的,但谁叫最近闹鬼呢?下面的宫女为了辟邪,也会给身上带着红色的配饰和衣饰。这个穿红衣服的,永康帝之前就看见了,还以为又是下面的人自己折腾着辟邪呢,也没太往心里去。如果这样能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那就都穿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宫女是林芳华。

    他心里有些不悦,这女人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但这当面教子背后教妻的道理,他还明白。不管心里有多不待见,但对外,这还是自己的女人,是自己的嫔妃。不能这么当着大臣的面教训。这倒不是为了林芳华的脸面,而是他不想叫大臣知道这是林芳华自己不听招呼私自跑出来的,这岂不是说自己在病榻上已经病的连后宫的女人也管不了了。

    他只得压着脾气,摆手道:“下去吧。昨晚服侍了yi晚上,也累了。下去歇着吧。”

    好似林芳华真的在御书房服侍了yi晚上,上茶只是顺手的事。

    来福有点心急,这才想起永康帝是看不见林芳华脸上的伤的。要不然说的也不会这么轻描淡写了。他只得再次不动声色的提醒皇上了。于是笑着对林芳华道:“李妃娘娘请吧。您身子还虚弱,这脸上还是回去歇着吧。”

    身子还虚弱是说刚刚小产。而脸上之后没说完的话,永康帝马上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来福向来不是个多话的人,尤其是当着朝臣的面更不会随意的开口。如今却猛的说了这话,就必然是有不妥当。想起昨晚林芳华说是挨打了话,他的心yi下子就跳起来了,这不会是脸上挂了伤了吧。他只觉的额头上的青筋都开始蹦跶了。

    可林芳华能这时候出来,就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怎么会因为这三两句言语放弃。眼前摆着的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因此,她不等永康帝说话,就马上跪下,“陛下!臣妾知道您心里难受可在座的都是陛下的肱骨之臣,不要再为皇后和太子做下的丑事瞒着了”

    “住口!”永康帝呵斥了yi声,本来靠在软垫上的身子yi下子坐起来,他手拍在榻上砰砰做响,“拉下去!拉下去!给朕拉下去!”

    坐在大殿的众人心里yi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光是这yi句话,就知道事情这事到底有多大。又是皇后又是太子,这是要翻天啊!

    靖安侯和郭常和对视yi眼,又迅速各自的分开。

    来福招手叫了两个太监,上前就要将林芳华给拉下去。

    可林芳华自来都是个为达到目的豁得出去的人,她立马拔下簪子,用簪子指在喉咙上,“陛下!您不叫臣妾说完,臣妾就死在这大殿上,宁愿血溅三尺,也要揭露皇后和太子的丑事,省的将来他们玷污了列祖列宗传下来的江山社稷。”

    这是以死相逼啊!

    下面的人不敢不管不顾的上前拉扯主子,大臣们就更不敢动手去碰皇上的女人。还真叫林芳华给压制住了气势。唯yi能奈何林芳华的永康帝,此时想说话,直觉得气都喘不上来了。他的手颤抖着指向林芳华,偏偏又看不清楚林芳华的动作,“你你你”想说什么,就是气倒腾不匀。

    几位大臣心里咯噔yi下,皇上都病到这份上了,那这可真是坏事了。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林芳华yi口咬住了太子。为的什么,大家也都知道。李妃的膝下有抱养过来的嗣孙呗。

    金成安心里yi跳,这不管怎么说,太子确实是阻力。皇上成了这个样子了,不把太子趁机先拉下去,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只有废了名正言顺的太子,那么接下来,不管是林芳华技高yi筹,还是宸贵妃力压后宫,对他都是有益处的。

    于是,他蹭yi下站起身:“陛下!李妃娘娘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皇后太子岂能由着人随意的编排辱骂。”说着,就看向林芳华:“如果李妃娘娘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这罪责您可担待的起?如今这大殿上,可不是外面的泼妇骂街,由着你胡言乱语。”

    混账!

    这是在座的几位大臣对金成安的评价。这家伙转的也太快了。这话看似是为皇后和太子鸣不平,但实际上呢?这不是给李妃递话吗?如今就是李妃不想说,都不能不顺着往下说了。

    林芳华心里yi喜,这谨国公到底是谨国公,就是不yi样。她脸上露出几分傲然和决绝来:“本宫自然会对自己说出的话负责。”

    来福看了金成安yi眼,心里骂了yi声。可到了如今,他能怎么办呢?悄悄的给林芳华身后的两个太监使了yi个眼色,叫两人出去赶紧给宸贵妃报信。别的他就实在没办法了。在他看来,许是只有宸贵妃能控制住如今的局面。他看着二人出去,就转身为永康帝抚胸,轻声道:“陛下,已经打发人去请宸贵妃了。”

    永康帝眼睛瞪的恨不能眼珠子脱眶而出,谁叫你去找甘氏了?你以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是谁算计的?这么yi气yi急,嗓子里好像被堵住了痰似得,呼哧呼哧的就是说不出yi个字来。

    金成安跟几位大人自然看见来福的眼色,也看见出去报信的人了。他心里焦急,心道林芳华你倒是赶紧说啊!这会子你倒是拿乔拿上瘾了。yi着急就开口道:“陛下,您别急!听李妃慢慢的说。”

    这混账东西,到底谁着急了?

    林芳华这才恍然,此刻可不是做戏的时候,忙道:“皇后与太子在宫里淫乱,被本宫发现,皇后便将本宫打成这么模样”

    大殿里坐着的,谁不是人精啊!这要真是皇后和太子有什么,人家不会将你打成猪头,而是会直接杀人灭口的。

    这罪名确实是吓人,但是可信度实在不高。

    可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实在又不能不叫人多想。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长yi双慧眼来分辨是非真相呢?

    yi旦传出yi星半点,皇后和太子可就都毁了。

    金成安眼里闪过yi丝失望,林芳华还真不是聪明人。她今儿要是将这事说的含糊其词,似是而非,许是大家还会相信yi两分。但如今她说的这般斩钉截铁,yi听就知道这话是假的。这么私密的事,当谁是二百五啊,这都能叫你给撞个正着。

    林芳华却没有发现大家的异样,见yi个个的都静静的听着,就道:“这样的皇后,哪里配做yi国之母。这样的太子,哪里担负的起江山之重?今日,各位大人们都在,你们来评评理,皇后和太子该不该被废!”

    废立之事,怎么轻言?

    不管是废皇后和废太子,都不是上嘴唇和下嘴唇yi碰的事。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大了,哪里能容得下yi个后妃在这里叫嚣。

    靖安侯还没有说话,外面响起通传声:“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怎么来了?来福心里骂娘,叫他们给宸贵妃送信,去叫皇后做什么。

    其实,他不知道,给皇后送信,正是甘氏的意思。

    甘氏将两个送信的太监打发了,就轻笑yi声,“去吧,去跟张嬷嬷好好说说。她是个聪明人,对皇后又忠心耿耿,自然是知道怎么做对皇后好。”

    因此,才有了皇后先来的事。

    “皇后驾到”

    这yi声yi出,大殿里的人都朝榻上的永康帝看去。就见永康帝靠在来福的身上,大口的喘着气,叫郭常和不由的想起离了水的鱼,就是这么翻腾着,喘着。他本来要说的话,开口便成了:“陛下,叫太医来瞧瞧”

    来福心里叫苦,皇上现在哪个太医都不信。连了虚道长,都不信了。

    永康帝摆摆手,只说了yi声:“不”就再说不出了。

    可这态度这么明显,谁也不敢跟皇上硬犟着来。yi个个的也就闭嘴了,心里都琢磨着,这事接下来该怎么办?皇上病重,皇后与太子又出事了。这样的丑事要只在内宫嚷嚷还罢了,也出不了事。其实就是现在封口也不是不行,可人心复杂,再坐的这些人谁心里没点小九九。不说这些宗室的王爷们,心里是不是盼着太子倒了,他们家的孩子或许有过继的希望这样的心思。就只金成安这个害群之马在,谁也不敢保证这事不露出去。就怕金成安面上答应了,背后放冷箭。到时候消息蔓延,就真成了丑闻了。谁能担得起这样的风险。除非将金成安拿下!可拿下金成安也不行!他还是禁军统领,给皇上守门的人。这个时候将给皇上看门护院的拿下了,宫里万yi出事了,这算谁的?再说了,就算拿下了金成安,谁知道这些人力,是不是隐藏着第二个金成安。

    靖安侯看向皇上,希望皇上能开口。

    永康帝倒是想,心里急的恨不能将金成安活刮了,可手抬起来,指了指,指向的却是别人。来福心里yi跳,赶紧道:“陛下可是要叫瑜亲王前来说话?”

    瑜亲王上前,坐在皇上的榻边。谁也不知道这老人家心里怎么想的,反正坐过去眼泪就下来了,嘴里也呜呜有声,好似哭的有多伤心似得。

    金成安往后yi缩,再不敢言语。

    此时,皇后在张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见到皇后的样子,众人yi愣,但还是赶紧就对皇后行礼。

    皇后胆怯的往后yi缩,十分惧怕的样子。几位大人面面相觑,这皇后看着怎么也像是不对劲了。

    张嬷嬷满脸悲愤的替皇后说了yi声:“众位大人请起。娘娘身体有恙,失礼了。”

    众人站起身,心里琢磨着这话怎么说的?

    皇上病的像是不好了,皇后怎么也病了?

    郭常和心里yi叹,他是丞相,百官之首,不说话都不行了,“陛下!您龙体有恙,皇后娘娘也精神不济。还是请太子监国吧。如今,京城谣言四起,实在不是吉兆。”

    永康帝的眼里冷光yi闪,这谣言不就是端亲王府闹起来了的。如果没有这么个事挑头,局势会到了如今这份上吗?叫自己辛苦谋划来的江山,让给对手的儿子,那自己这些年汲汲营营,岂不是成了笑话?

    郭常和看见永康帝的眼神,yi瞬间就明白了。皇上对太子心里还是有猜疑。不劝几句吧,这不是为臣子的本分。可要真是劝几句,自己还真有些不敢捋虎须。这时候的帝王就是没有丝毫理智的老虎,yi句话不对,都是要吃人的。

    正在为难的时候,皇后身边的嬷嬷突然说话了:“太子哪里还有太子?太子早就被这个奸妃逼出宫了”

    什么?

    几位大人yi下子就站了yi起来:“你说什么?”

    “什么?”

    “太子出宫了?”

    “去哪了?”

    不怪大家着急,能不着急吗?皇上成了这个样子,要是连太子都没了,可就真要出大乱子了。

    靖安侯看向瑜亲王:“老王爷,到了这个时候,您不能不出来说句话了。”

    瑜亲王看了yi眼已经闭上眼睛的皇上,才又对yi边跟李妃互相仇视的张嬷嬷:“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张嬷嬷将皇后安置在椅子上坐好,才跪下身:“请王爷做主啊!”她指向林芳华,“都是李妃害的。皇后娘娘身子不适,各位王爷大人都看见了。这是受了yi些惊吓才成了这个样子的。娘娘白天黑夜的闭不上眼睛,太子殿下至纯至孝,跟着忧心不已。晚上的时候,就希望多留yi会子,给娘娘壮胆。这是母子的情分。”

    众人点头,这话也在理。

    林芳华却耻笑yi声:“这作伴作到榻上去了?”

    张嬷嬷yi下子就蹦起来:“你血口喷人!当时外面yi声野猫的叫声,将皇后吓了yi跳,太子就过去扶住皇后娘娘。而你就在这个时候闯进来了。可真是巧的很,这朝凤宫怎么恰好就在那个时候来了yi只野猫,还叫的那般凄厉。如今可还不是春天!而朝凤宫的人都知道娘娘被猫吓住了,yi时之间,自然是找这只猫,赶紧撵出去,怕再吓着了娘娘。你就趁着这个空档钻了进来,刚好看到皇后吓的抓住太子的袖子,太子正在给皇后拍后背的样子。这就是你嘴里说的奸情!”

    众人心里就有了定论,张嬷嬷这话才是最合理的解释。前后都衔接的上。要不然,这李妃大晚上的能独自闯进中宫,就没法解释的通嘛。

    永康帝只觉得睚眦欲裂,yi个个的都是蠢货!都被甘氏的障眼法给迷了眼了。说来说去,这些事里,竟是没有半分甘氏的影子。

    张嬷嬷心里苦,但是看着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的皇后,心里的想法就更加坚定起来了,“皇后娘娘本来精神就不济,昨晚上李妃的话叫娘娘又气又怕,痰迷了心窍,老奴觉得,娘娘竟是疯了!”

    疯了?

    众人再朝皇后看去,就见皇后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缩着肩膀,嘴里兀自咕囔着什么。

    皇后竟然真的疯了吗?

    张嬷嬷看向林芳华:“皇后疯了,太子因为这事被逼出了宫,如今生死不知。而宸贵妃因为为皇后和太子求情,辩解了几句,如今被圈在了北辰宫里。”

    宸贵妃为了保皇后和太子,竟然这样被打入冷宫了!

    那这宫里还剩下谁?只有李妃和襁褓中的元哥儿了。

    几位大臣看向林芳华的眼神就有些莫测。这事听起来匪夷所思,细想起来,好似也觉得这样的事不是林芳华这个蠢人能干成得。可结果却是,在皇上病重的时候,皇后因为她疯了;太子因为她离宫出走生死不知;宸贵妃因为她被打入了冷宫。

    而恰恰李妃有动机做这样的事,因为她是最大的受益者。

    皇上yi旦出事,就只有元哥儿继承皇位了!

    林芳华顶着众人打量的视线,到底有些不安,她指着皇后冷哼:“咱们到底谁污蔑人?太子明明就是畏罪潜逃,你非说是被我逼走的。我何德何能,能逼走堂堂的太子?还有皇后,昨晚上明明还跟太子亲亲我我,你侬我侬,这会子却说疯了!啊呸!什么疯了?我看就是装疯卖傻!yi晚上的时间,就能叫人疯的这么彻底?哄谁呢?你就是害怕这yi身的脏水洗不干净,才不得不疯罢了。”

    张嬷嬷的心不由的yi紧,手也握了起来。“你你你这个奸妃,害娘娘至此”她浑身颤抖着,“老奴在此发毒誓,皇后娘娘何太子,若有她所说的腌臜之事,就叫老奴的子孙,男子世代为奴,女子代代为娼!老奴敢拿自己的命发下血誓”说着,叫朝大殿里的柱子上猛地撞了过去,顿时,人就倒了下去,那头上的鲜血也冒了出来。

    “嬷嬷”皇后凄厉的叫了yi声,瞬间就扑了过去,yi把将张嬷嬷给扶起来,抱着张嬷嬷的头,用手捂住头上的血窟窿,像是受伤的小兽yi般的呜咽了起来。

    张嬷嬷贴着皇后的耳朵:“姑娘老奴不能陪你了”

    “为什么?”皇后的嘴角动了动,脑子里不断的闪过各种的念头。

    “老奴不如此娘娘的身上就不得干净”张嬷嬷的声音更小了起来,“娘娘听老奴的好疯吧疯了好这乱子不断疯了就把您摘出来了李家也就保住了太子是不行了即便没有李妃冤枉太子也成不了事到那时娘娘和李家就摘不出来了听话疯吧甘氏会保娘娘无忧听话”

    皇后将头埋在张嬷嬷的脖子里,慢慢的,这怀里的人就没有了生机。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大殿里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yi时回不过身来。

    林芳华也没想到张嬷嬷会这么死了,她心里害怕,但却不能因为yi个婆子的死,来定自己污蔑之罪。她看着皇后脸上混着血的泪痕,嚷道:“你不是疯了吗?怎么?这会子不疯了?知道亲近的人死了会难受”

    皇后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但嘴里却发出个咯咯咯的笑声。十分的诡异!

    叫大殿里的众人后脊背都觉得发凉。

    正不知道眼前的情况该怎么处置,外面又响起通禀声:“宸贵妃驾到”

    外面脚步轻盈叫紧凑,转眼,yi个身影就闯进了大殿。可不正是宸贵妃甘氏!

    靖安侯眼睛yi闪,就默默的退回去坐着了。他才不信这位会是阳春白雪呢。

    甘氏yi进来,就看到皇后抱着张嬷嬷的尸体,边哭边笑。“这是怎么了?”显然是吓了yi跳的样子。

    “阿柔你来了。”皇后突然不笑了,转脸看向甘氏,就又呜呜的哭了起来,“你看看,嬷嬷死了”像个无助的孩子。

    被人不知道这阿柔叫的是谁,但甘氏和永康帝却知道,这阿柔是甘泉的乳名。

    甘氏有yi瞬间的恍惚,像是回到了家里的后花园,狗洞里钻过来yi个五六岁的女娃儿手心里捧着个小鸡仔,哭着说:“阿柔你看看,它死了”

    她突然觉得脚步有点沉重,慢慢的走过去,跪在皇后的边上,像是当年yi年,抱着她道:“不怕!不怕!死了是去天上了,改明我跟你yi起,将她给埋了。咱们找个好地方给她。”

    “阿柔你最好了。”皇后嘴里含糊着说了这么yi句。

    过去与如今重叠,甘氏的脸yi瞬间煞白。可当眼神落在皇后的紧握在yi起的拳头上的时候,她yi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皇后这是做戏呢。她yi紧张就会双手攥起来。

    甘氏收敛心神,面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轻轻的扶着皇后坐在yi边:“乖乖坐着,我yi会就来陪你。”

    任谁看了,都知道这两人交情匪浅,感情至深。

    “陛下!”甘氏走了两步,到了皇上的榻前,直直的跪下去,“请陛下惩治李妃,为皇后和太子正名。臣妾昨晚就说过,皇后是您的结发妻子,她的脸面就是您的脸面,就是朝廷的脸面,就是我大周的脸面。这个脸面我们丢不起!皇家也不能沦为百姓嘴里的笑柄。臣妾被关了yi晚上,今儿闯出来,还是这么yi句话。皇后必须是天下女子的典范,不管谁说了什么,这yi点都不能改变。请您即可下旨,晋封李家。李家因为皇后娘娘的恩泽而被晋封,这消息传出去,太子马上就会明白圣意究竟如何了。明白了您的态度,他便再没有顾虑。太子此次私自出宫虽然不妥当,但是他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人谁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将这事就这么揭过去吧。如今内忧频频,臣妾担心外患将至。年前边关就传来消息,北辽yi场大雪,死了牛羊牲畜无数。这天稍yi和暖,只怕少不了南下。这个时候,朝廷经不起yi点动荡。想办法让太子回来监国,才是当下最紧迫的事。”说着,就对着永康帝连连磕头,整个大殿上都是咚咚咚的声音。不yi时,再抬起头,就见甘氏额上青紫yi片,眉心有鲜血渗出来,可见伤的有多重。女人向来注重容貌,这位本就是绝色之人,如今为了给皇后和太子求情,竟然磕头磕的毁了容貌,这份诚意,不能不叫人动容。

    别人还罢了,金成安是知道四爷和林雨桐yi直没闲着的事的,既然这夫妻俩都有野心,那这甘氏绝对就不是个等闲之辈。如今看她说的慷慨激昂,事做的也漂亮。先是有些没看懂,继而脑子里就闪出三个字苦肉计!

    这苦肉计yi出,甘氏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了。

    可靠在来福身上的永康帝却知道,这不仅是苦肉计,这也是甘氏在逼迫自己这皇帝呢。要是自己再不废了太子,她就真敢扶持太子上位。她是知道自己打死也不愿意将位子传给端亲王的儿子的。于是,他睁开眼睛,看向甘氏的眼神就有些阴冷。

    甘氏只眼观鼻鼻观心的跪着,额头上的血流下来,她也不去擦。那鲜红的血液顺着鼻梁往下流,绝美的容颜显得妖艳无比。好半天,才又道:“李妃小产失了皇子,yi时想不开,遍自缢身亡了。”说着,她看向永康帝,“陛下,您觉得这样可好。李妃是后妃,皇后如今精神不好,臣妾代为管理后宫。嫔妃的处置,要是陛下下不了手,就由臣妾来吧。”

    林芳华脸色yi下子给白了,“放肆!你不在你的北辰宫里待着,出来做什么?谁给你的胆子敢违抗圣明?抗旨可是死罪,你莫不是忘了。想要叫太子回宫好翻盘,你可真是处心积虑。”想叫我死,我就拉你垫背。你死了,我却未必死的了。

    来福心说,人家明明就是自请禁足。怎么三说两说的,就成了皇上下旨了。这话说的,好似宸贵妃yi心保太子触怒陛下的事,yi下子就成了真的了。宸贵妃好似没那么好心,皇上也不至于那么昏聩。

    何嬷嬷鄙夷的瞥了林芳华yi眼,这位这次真是帮了主子的大忙了。基本所有的活都叫她出头为主子干了。就连昨晚主子的以退为进,自请禁足的这点漏洞,也被她三言两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堵上了。成了真的被皇帝打入冷宫了。

    听了林芳华的这话,几位大人看向甘氏的眼神,就更加的和善了起来。别看甘氏说了那yi通,又是磕头磕出血,可都没有来自死对头的话叫人信服。林芳华都说甘氏yi心为太子,那这谁有理由不信!

    甘氏看了永康帝yi眼,转脸对林芳华道:“保太子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而是国家大义!”

    永康帝听着甘氏yi句句大义凛然,偏偏却又是逼迫自己而寸步不让的话,喉咙里涌出yi股子腥甜来。

    甘氏接着道:“陛下,您不能理事,不若叫几位大人先”

    话没说完,永康帝已经知道甘氏的打算了。她是想叫几个大臣共同辅政。这手段真是高明,这些大人会拒绝吗?到手的权力,谁会往外推?她根本就是用权力在邀买人心。她这是在逼自己,再不废太子,接下来就等着由臣子辅政,权力被架空吧。

    永康帝看着甘氏,可如今,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甘氏的容颜。只觉得那模糊yi片的影子里,再也没有他记忆里,那个穿着鹅黄的衣裙,在芍药丛里扑蝶的少女的影子了。

    “噗”永康帝看着甘氏,胸口的那yi口血,就这么的毫无征兆的喷了出来。直喷到跪在下面的甘氏的脸上。甘氏闭上眼睛,鼻子里全都是腥臭的味道。

    “陛下!”

    “陛下!”

    “传太医”

    大殿里yi下子给乱了起来。

    永康帝喊了yi声:“不传”

    大殿里瞬间就静了下来。甘氏心里嘲讽,到了现在了,还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怕人家看出他不能人道的事。其实,他要是多在民间找几个大夫收在身边,自己也没那么轻易的得手。谁叫他只信了虚呢。可了虚却是自己的人。

    众人不明白永康帝这是为什么不请太医,想要上前劝劝,却见永康朝宸贵妃伸出手了。

    甘氏膝行两步,就到了永康帝跟前,“陛下”她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

    永康帝嘴角动了动,不对着这个女人妥协,还能怎么办呢?好半天,他才像是攒足了力气yi般,“太太太子废”说到这里,只觉得手心猛的yi疼,他愕然的看向握着他的手的甘氏,眼前yi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甘氏yi下子扑到永康帝身上:“陛下!陛下传太医!快传太医”

    几位大臣yi下子就围到了床边,甘氏的手颤抖着,慢慢的放在永康帝的鼻子下面,然后猛地就跟受了惊吓似得,yi下子就收了回来。声音了带着哽咽的道:“陛下他”

    来福扶着永康帝躺下,就哭了出来:“陛下”

    却见甘氏蹭yi下子站起来,yi把抹了脸上的血,想起什么似得,呵斥道:“住嘴!”

    来福yi下子就噎住了。刚才看宸贵妃的样子,八成是皇上已经驾崩了,怎么还不叫人哭呢。

    甘氏的视线在大殿里扫视yi遍,吩咐道:“刚才是我考虑不周,不能叫太医,得叫了虚道长来。等会子,太医来了,叫在外面候着,就说是皇后身子不好,叫他们来是给皇后诊脉的。了虚道长混在里面,叫他顺便给皇上诊脉看是不是已经”

    为什么闹的这么麻烦?

    有人不解的看向甘氏,也有人陷入沉思。

    甘氏却看向几位大臣,然后对来福和何嬷嬷道:“去!守在大殿之外,三十米之内,不许有任何人靠近。”

    来福看了yi眼躺在榻上的永康帝,却被何嬷嬷给拉了出去。

    甘氏这才低声道:“皇上他是不成了。但是太子不在。怎么办?这时候,yi旦露出yi点消息,这天下可就大乱了。”

    是啊!皇上驾崩,偏太子不在朝堂。怎么办?

    甘氏看向几人,“诸位大人能否听我yi言。陛下龙御归天,大家心里都难受。可陛下曾说过,除了苍生无大事。咱们不能眼看这朝廷动荡,搅得人心惶惶。内忧外患之际,我也顾不得其他了。”

    “娘娘有话尽管说。”郭常和第yi个表态。

    太子不在,另yi个嗣孙还在襁褓,这样的幼君当不得事。

    甘氏深吸yi口气,看着躺在榻上yi动不动的永康帝,眼睑慢慢的垂下,不叫人看见眼里的神色,面上却沉吟半晌才道:“我的意思,就是秘不发丧!”

    秘不发丧?

    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86章 庶子高门(7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