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90章 庶子高门(7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90章 庶子高门(7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9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90章 庶子高门(7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74

    “主子,到了。”三喜指着远处两个高高的瞭望塔,有些兴奋的对林雨桐道。

    林雨桐眯着眼睛看了看,嘴里唔了yi声,就不再言语。

    冯源朝后面跑的快断气的老姜看了yi眼,讪讪的道:“殿下,老姜这样您看,到了军营跟前了叫人看见了,老姜以后还怎么带兵?”

    林雨桐早就知道这两人在军中的职位应该不低。从冯源能认出自己是谁开始就知道。毕竟自己yi个女人出任监军,这么短的时间,这两人在京城都能知道消息,可见耳目有多灵敏。这会子听了冯源的话,林雨桐就笑了笑,“放人肯定是不行的。要是偷偷摸摸的放了,我当初何必绑他?”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不就出气了?

    冯源咯噔yi下,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人家这是yi上来就来yi顿杀威棒,要立威啊!

    他狠狠的瞪了老姜yi眼,这丢人现眼的玩意。要不是他自己撞在人家的刀口上,人家怎么会顺手揪住他不放呢?

    事实上,也就真是这么回事。林雨桐要立威,却也未必yi定是他。是他自己不长眼撞上来的,能怪谁?

    林雨桐正要跟冯源说话,耳朵就动了yi下,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路的两边猛地就有了动静。座下的马不安的扬起前蹄嘶鸣了起来。

    “主子”三喜从马上滚了下去,这yi下摔的可不轻。

    老姜顿时往地上yi坐,指着三喜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这个怂玩意!

    林雨桐拍拍马,将马给安抚下来。这才扭头去看三喜:“没事吧?”两边都是厚厚的积蓄,应该没事。她yi边关注着三喜,yi边却看向冯源和老姜的马。这才是真正的属于战场的马。刚才周围有点异动,自己听见了,马自然也感受到了。但自己和三喜的马差点惊了。人家的马却淡定的该干嘛干嘛。

    她这yi分神,等反应过来看三喜时,却见她正从地上起来。yi个大姑娘当着男人的面摔了,本来脸上就有些下不来,如今被老姜这么yi笑,只觉得脸更没地方搁了。她这边朝林雨桐摇摇头,“主子,没事。”那边却扬起马鞭,甩在老姜身上,“叫你笑!”

    老姜见这姑娘yi张脸通红,眼里水汪汪的要哭不哭的,这马鞭打在身上也轻飘飘的,跟那位公主打在身上只觉的皮开肉绽的感觉完全不yi样。他也不闪躲,倒是yi脸正色的道:“你这丫头舍不得打我,那我也看不上你!别看我老姜人粗,可这心”

    “还不住嘴!”三喜扬起鞭子恨不能抽到他嘴上。

    鞭子刚打出去,周围发出yi声哨声,紧跟着,雪地里yi下子冒出来几十个身影来。yi个个都都披着白色的斗篷,从雪地里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转眼之间就将林雨桐几人给围起来。

    三喜的马在原地不安的转着,林雨桐用腿夹紧自己的马却根本不管用,这些人带给它们的不安很强烈。三喜不安的左右转着的看着。林雨桐就瞥见冯源低着头,而老姜坐在地上,脸上也带着几分似笑非笑。

    林雨桐哼笑yi声,这两人也是想给自己yi个杀威棒吧。

    她脸上的神色不变,猛地从马上跳下来,紧跟着,袖子里的匕首就扬了出去,围着的人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见两匹马发出悲鸣,yi股子鲜红的血喷涌而出。就在众人的眼前,两匹马哄然倒地,抽搐了两下,马上就yi动不动了。

    三喜愕然的看着主子,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坐骑,而且连主子自己的也杀了。这马是受了惊吓才不听使唤的,其实这是好马!怎么就杀了呢?

    林雨桐却扬声道:“不能驾驭的畜生,要它何用?”

    冯源的眼睛yi眯,脊背上的汗都出来了。这哪里是杀马呢?这分明就是杀给自己等人看呢。也是杀给大统领温云山看的。

    这些围在周围的人,都是上过战场的人。哪个都是见过血的。别说是杀马了,就是杀人他们的眼睛也不会眨yi下。可yi个明显就是年轻姑娘的人,抬手就杀了两匹马。鲜血流出来,又因为在雪地里,蔓延渗透的很快,这周围的每个人的脚下,都暗红yi片。

    “将军”人群中yi个小伙子,走到愣住的老姜身边,就要给他松绑。

    老姜哪里敢?

    这位可是狠角色!

    他抬起腿踹了属下yi脚:“侯三,闹什么?无法无天了你!还不向公主殿下请罪。惊扰殿下的尊驾,你的有几个脑袋砍?”说着,就嬉皮笑脸的看林雨桐,“殿下,回去就赏这怂货五十军棍。这小子实在是不像样,要不是他大大小小的,立了不少战功,末将肯定将他的脑袋摘了给您当马球踢。”

    那侯三看看老姜,见他眼睛yi抽yi抽的给自己使眼色,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不知道是殿下驾到,惊扰尊驾,还请殿下降罪。”

    “请殿下降罪。”周围围着的人呼啦啦的跪了yi地。

    林雨桐倒是诧异的看了这老姜两眼,这倒是个内里精明的人。这是怕自己罚他的属下,才这般作态,又是打军棍,又是说这侯三有战功在身。这还叫人怎么罚?

    她轻哼yi声,yi手夺过冯源牵着的老姜的马,骑了上来。

    “使不得!”冯源和老姜同时喊了yi声。这马可不是轻易谁都能骑的。这战马性子野的好,曾经有人想骑它,它将人给颠下来,还踩了几下,几乎要了那小子的命。如今见林雨桐毫不犹豫的跳上去,两人是真怕了。要是叫这位出了事,这里有yi个算yi个,把脑袋赔上都不够。

    林雨桐骑在马上,由着他在原地不停的尥蹶子的折腾,不大功夫,就静下来了。她这才伸出手给三喜。三喜吓的腿都软了,见主子伸手,她不自觉的就将手伸过去搭在林雨桐的手上,紧跟着身子yi轻,她就落在了马背上。

    “抱紧我。”林雨桐低声道。这马真是好马,驮自己跟三喜yi点问题都没有。老姜那身板,再加上他上战场所穿的铠甲与武器,可比两个人的体重重多了。

    三喜伸出胳膊环在林雨桐的腰上,心里却惊疑yi定。这主子到底是在哪练的这么好的伸手?之前伺候她的丫头都是傻的吧。怎么从来就没有人发现异样呢?

    林雨桐没搭理三喜的心思,而是看着侯三等人:“起来吧!不知者不罪!再说了,姜将军不是都说了吗?你们都是功臣!”

    老姜呵呵干笑两声,自己的小心思被人挑破了他也不恼。只是看着林雨桐座下的战马,心疼的紧,这马如今到底是算谁的?

    围着的人都起身了,不由的都瞥向林雨桐,林雨桐也不废话,骑马正要往前走,就见对面,几个黑影飞快的移动。最前面的人,头上的红缨子格外显眼。

    冯源叹了yi声,赶紧从马上下来了。

    林雨桐yi看周围这些人的样子,老姜耷拉着脑袋,冯源规矩的站着,心里就有数了。这边的冲突,想必温云山已经知道了。那么,这个头盔上带着红缨子的人,只怕就是温云山了。

    她坐在马上没动,马蹄声近了。

    林雨桐抬眼打量温云山,温云山也打量林雨桐。

    温云山从马上下来,yi身铠甲让这员老将更显得威武不凡。他眼睛yi扫,眼前的yi切就都尽收眼底。两匹马从脖子上被人割断了动脉,这绝对不是自己这些属下干的。他们战场上练就的本事,可不是这样的。这手法根本就是杀手才有的。他抬眼,瞥见那个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女扮男装的女子,见她的袖口有点血迹,就明白出手的是谁了。

    “老臣温云山见过殿下。”他对着林雨桐拱手道:“臣甲胄在身,不便行全礼,还请殿下见谅。”

    “免礼!”林雨桐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劳老将军远迎,咱们这就回营吧。”

    温云山诧异的看向林雨桐,这位还真是会顺杆爬。谁是来迎接她的?军营什么时候允许女人进出了?他之前都想好了,在驻地边上给这位公主安排yi个暂时的营地,从家里将夫人那些舞刀弄枪的丫头们先给暂借过来,护卫这位公主的安全。可如今呢?张嘴就是回营。那营地真心跟您没关系。

    林雨桐见他犹豫,就笑道:“这两匹马,今儿就给大家伙加餐了。算是我的心意。这马啊,其实不管好坏,能驾驭才是最要紧的。”

    温云山心里yi哂,这是话里有话。他都多大年纪了,不会跟小姑娘yi般见识,“那殿下就请吧。”说着,他扭头,淡淡的看了冯源和老姜yi眼,这两人的脑袋都快埋到肚子里了。丢人丢到这份上了,yi开始气势就弱了yi份。

    骑马进了军营,林雨桐先放三喜下去,才跳下马。温云山指了指中军帐,“殿下请随老臣来。”

    对军营林雨桐yi点都不好奇。见过的多了。因此,她抬脚当然不让的就往里面走。

    中军帐光是外面议事的地方,就有yi百来坪。宽敞极了。这后账中,自然有卧室,书房。是属于这位大统领的私人的地方。

    温云山指了指最上首的位子,“殿下请坐。”

    林雨桐往那椅子上看了yi眼,看着温云山就笑了:“老将军,我想你误会了。监军是什么?你比我清楚。我只做监管之事,却不敢越俎代庖。这御林军您是大统领,这个位子,只有您能坐。”

    温云山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他yi时还真听不出来这话的真假。

    林雨桐却挑了yi个下首的位子坐了,“老将军也坐吧。咱们坐下说话。”

    温云山也不去做上面的椅子,如今他还真不敢小看这位。他跟兵部尚书方天的关系不错,皇上下旨叫云隐公主监军,他yi时之间根本就摸不着头脑。写信去问,结果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给自己也回信,反而只传了口信来,说是要慎重对待。

    可慎重是怎么个慎重呢?

    他心里根本就拿不准。再想到京城里的风云变幻,又是闹鬼,又是皇上龙体欠安,今儿又传出太子跟端亲王余党有瓜葛。这yi天yi变,叫人听着都胆颤心惊。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位殿下来了。

    虽说是位公主吧,但这位又是陛下唯yi的亲骨血。只要陛下活着yi天,就是太子也得让着五分。可陛下毕竟病了,太子却已经长成。

    这所谓的慎重对待,他就更得慎重。闹不好就是有了站队的嫌疑。

    两人相对坐着,却都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直到屋外进来yi个亲兵打扮的小伙子,将茶碗放在桌上,发出了声响,才打破了这样的沉默。

    “殿下喝茶。”温云山客气的道,“军中没什么好茶,都是解渴的粗物。”

    林雨桐端起来就喝,“茶本来就是解渴的。老将军客气!”

    温云山朝林雨桐又看了看,他yi辈子都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这辈子唯yi熟悉的女人就是自家那位夫人。这真是没办法,谁叫自己的亲娘早丧,他根本就没印象。等成了亲了,有了孩子了,生了五个孩子,五个都是儿子。等儿子们长大了成亲了,到现在为止连个孙女都没生下来。这yi辈子注定是没有女人缘的。所以,他不会跟女人打交道。这要是对面坐着的是个皇子,自己也不会这么无从下手了。

    他把茶都灌进去,脸上的神色越发的严肃,“殿下,天色也晚了。您赶了yi天的路,想必也累了。要不,先去歇着,咱们明儿再说。”

    林雨桐奇怪的看了yi眼温云山:“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温云山直接站起身,扬声道:“来人,带公主去准备好的营帐。”

    态度十分的坚决。

    林雨桐有些纳罕,这什么都还没说呢,叫自己走是什么意思。真是莫名其妙!

    她的眉头皱了皱,既然人家现在不愿意谈,自己也没有强逼着人的道理,她站起身,拱手道:“那明早再来拜见老将军。”

    温云山矜持的点点头,起身从林雨桐到大帐外,由亲兵带着走远,他才回了中军帐,吩咐道:“叫冯源和姜中那两个混球给老子滚过来!”

    冯源跟姜中来的很快,他们就躲在中军帐的边上,等着传唤呢。

    温云山见这两人,yi个在前面故作镇定,yi个还浑身鞭痕的被绑着,别扭的走进来。他面色就更难看了,“说!给老子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yi五yi十的给老子交代清楚,有yi个字的差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冯源看了姜中yi眼,给了对方yi个对不住的眼神,这才将来龙去脉交代了yi遍。

    温云山嘴角直抽抽,拿起挂在yi边的马鞭就朝姜中抽过去,“妈的,你什么时候才能长进点,少给老子惹事!你这回等着,老子不给你找个夜叉的老婆都不算完。看收拾不住你!他娘的,谁你都敢撩拨去。这回看明白了?!早告诉过你,在御林军里,迟早要跟皇家人直接打交道的,叫你收敛点,你死活记不住。”

    那不是以为皇家的男人才是吃人不吐骨头吗?谁知道这皇家的女人不光吃人,看那样子吃了人也是不吐骨头的。

    冯源看着老姜,都觉得疼。他赶紧低声插话道:“大帅,末将瞧着,这位真是个厉害的角色。东宫未必就能赢。”

    温云山手yi顿,“可东宫要是输了,她yi个女人又能如何?”

    “太子跟陛下那关系,咱们心里都清楚。”冯源斟酌道,“陛下估计是不甘心的。要不然为什么这么频繁的给云隐公主差事。您想想,之前楚源楚丞相,这是多大的事,都说这里面有这位公主的手笔,属下之前是不信的。如今见了真人了,反倒觉得那大概是真的。紧接着,又是什么在大慈恩寺为书生断官司,又是想办法弄什么藏,关于这位的消息,今年开始,在坊间就没断过。相反,倒是太子出了京城yi趟回来,跟那些读书人走的近了yi点呢,紧跟着,麻烦就来了。如今,这京城里,关于太子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都不是好话。您说,这要是没有上面的意思,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拿太子说事。再说了,太子昨晚上的事是谁捅破的?陶然居是谁查抄的?是谨国公!谨国公可是这位公主的公公。您说,这里面真没有这位殿下的影子?不管您信不信,属下是不信的。您想想,太子的事被谨国公挑开了,这位公主就直接奔咱们这里来了。早不来晚不来,太子那边刚出点事她马上就出京城了。为什么?这明显就是在躲啊!就是怕人联系到她身上。虽然这看起来叫人觉得有点欲盖弥彰。老帅,咱们自来都是只忠于陛下,这位既然是奉了圣旨才来的。那咱们就按照正常的走。咱们御林军从来都没有过监军,yi直都是陛下亲自统领。如今,却来了为监军,这意思大概陛下也是想告诉老帅,谁才是他属意的人选。”

    温云山往上首yi坐,“要照你这么说,陛下的龙体该是无碍才是。”要不然,不能这么打压太子扶持云隐公主。

    冯源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您算算,陛下才刚过而立之年,正是壮年。又不是体弱之辈”

    温云山想起皇上登基的时候的样子,龙行虎步,哪里有yi点病弱的样子。算算日子,到现在也不足yi年。只要不是出了意外,那身体真是yi点问题都没有的。要是如此,太子的境况可能还真就不好了。李妃能怀孕,其他的妃嫔也能怀孕,皇上未必就不会有自己的皇子。再说了,即便没有皇子,这位公主殿下总能生下个儿子

    心里有了主意,但叫他跟女子打交道,还是觉得别扭。有些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雨桐在这崭新的,刚搭建起来的帐篷里坐着。帐篷里的地面中间yi个坑,坑里的火烧的正旺,倒也不觉得冷了。

    三喜端了两大碗羊杂汤来,“主子,这是刚送来的。”还有几个烧饼,yi个个的比人的脸都大。哪里吃的了那么些,她叫人拿回去切成小块再拿来。

    林雨桐端着汤碗,被那膻味给冲的,yi点胃口也没有了。

    三喜去外面将烧饼拿进来,用筷子银筷子串起来,放在火上烤着,“要不,您yi会儿吃点这个。”

    林雨桐应了yi声,心思却yi点也不在吃的上面。

    她有点拿不准这位温云山的意思。之前他觉得温云山的兵带的不好,如今,她却不这么看。温云山带兵的办法,用现在的标准来看,是带的极好的。别看平时散漫,但只要他在,军心就在,谁也不敢在他面前呲牙。是他给如今的御林军注入了灵魂。可以说,这御林军,如今不是皇家的御林军,而是他温云山的御林军。如果没有温云山,随便换个人上来,这御林军都不可能拧成yi股绳。

    但这也正是他如此带兵的弊端。这些兵将,只认人,而不认规矩军法。这是要出乱子的。

    yi支真正好的军队,不应该是这样的。

    林雨桐拿过三喜烤好的烧饼,慢慢的嚼着。可这个问题,却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

    就着茶,吃了半个烧饼,林雨桐就靠在榻上打盹。刚迷瞪了yi会,就听见外面传来通传声:“殿下,老臣温云山求见。”

    林雨桐的眼睛yi下子就睁开了。转脸yi看,三喜正趴在yi边睡的流口水。她摇醒三喜之后,才扬声道:“请进来吧。”

    三喜去沏茶,林雨桐却坐在榻上没有动弹。

    帐篷帘子被撩起,但进来的,却不是温云山yi个人,还有yi个穿着黑斗篷的人。

    林雨桐yi看那身高和身形,就知道这来人是个女人。

    “这是”林雨桐指了指,又见温云山小心的扶着这人,就笑道,“这不会是温夫人吧?”

    “哎呦!可是憋死我了。”声音透着yi股子爽利,跟着,帽子被揭开,是个四五十岁的夫人,长的浓眉大眼,跟清秀纤弱完全没有关系。她先是笑着看了林雨桐两眼,“这位就是殿下吧。臣妇这里给您见礼了。”

    林雨桐赶紧起身,“不用多礼了。这么晚了,夫人怎么来了?”说着,就携了温夫人的手坐在榻上,“快请坐。坐下慢慢说。”

    温夫人指了指温云山:“还不是我们家这位老货。实话跟您说吧,他那是不好意思跟女人说话,更不会跟小姑娘打交道。我就说他了,我说,您只把殿下当君上敬着,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可他呢到老了,还是这么没出息。”

    林雨桐呵呵yi笑,这话她也只信了yi半。有些人可能是有这种障碍,不管是因为根深蒂固的礼法还是因为自身的因素,这世上都确实是存在这种人的。但这绝对不是他们大晚上拜见的唯yi原因。只能说,在这中间,应该是还出了什么状况,让这位老将改变了主意。要不然,温夫人不会说出叫他将自己当成君上敬着的话。如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人家明确的抛过来橄榄枝了,甚至不惜将夫人给接过来,那这个善意她就得接着,“夫人真是会说笑话。老将军的忠心,陛下是知道的。”

    只说陛下,却不说她自己。温夫人就瞟向自家老爷,这位公主的应对,可yi点也不像是十几岁的小姑娘。

    温云山接话道:“还没问过殿下,陛下圣体可安康?”

    林雨桐朝京城的方向,面无异色的拱手道:“圣躬安!”

    温云山这才道:“御林军向来只听圣命,因此,殿下这突然前来,叫老臣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话说的很诚恳,林雨桐也知道这话绝对是真话。永康帝到底怎么回事,知道的人很少,也绝对不会走漏消息。那么,温云山肯定是不知道的。在京城消息纷扰的时候,他有这种顾虑也在情理之中。她不想解释京城里的事,只马上抓住机会,转移话题道:“老将军心里这么想,也无可厚非。我也跟老将军说句实话,我之所以过来,也是迫不得已。”说着,从袖子里拿出yi封信来,“你看看这封信,就什么都明白了。”

    温云山上前将信拿过来,将信纸打开,里面的内容让他的面色瞬间就变了,“这这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跟北辽勾结若是边关失守,那么京城”

    林雨桐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御林军事关京畿之地的安全大事,我不得不亲自跑yi趟。至于你心里那么疑虑我也不妨实话跟老将军交底。这封信是端王妃跟北辽来往的信件”

    啊?

    啊!

    温云山的面色慢慢的凝重了起来,这要是端王妃在背后搞鬼,那么这yi切都解释的通了。为什么来的不是太子,而是云隐公主。因为皇上不信太子,也就是说,太子在这件事里,应该不是无辜的。

    皇上叫云隐公主来,其实就是给自己提个醒,告诉自己屁股应该坐在哪边。

    这甚至都不是只给自己提醒,这是给天下人提醒,告诉大家,他对太子的态度。

    到了这份上,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温云山起身拱手:“老臣yi定不负陛下重托,京畿之地,若是有半分闪失,温家上下,任凭殿下处置。”

    温夫人跟着起身:“殿下,您什么时候回京城,臣妇跟你yi起走。此次出京,是为了回乡祭祖的。如今,我们yi家都住在宛平的庄子上。也是因为过年了,想跟老爷团聚的。此次,就跟殿下yi起回京。”

    这是说,要回京做人质的。

    戍守边关,在外领兵的人,家眷是必须留在京城的。

    温夫人这话,就是表忠心了。叫林雨桐放心,我们yi家老小都跟你回去,我们老爷是不敢有什么异动的。

    林雨桐却笑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温夫人不必如此。城外天开地阔,我看着都觉得舒心。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两夫妻没有多留,就转身出了帐篷。

    林雨桐长叹了yi声,不管心里怎么打算的,这御林军现在是不能动的。

    三喜在yi边低声问:“温家的人不回去真的行吗?”

    林雨桐没有说话,轻轻笑了yi声,“这老两口都是聪明人。”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行事了。不管自己怎么说,他们该回京城还是会回京城的。yi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另yi方面,就是主动表忠心。

    这忠心不是在自己面前表态就行的。他得叫天下的人看着,得用实际的行动做出来才算数的。

    三喜没懂林雨桐的话,又转身去铺被子:“主子,先歇歇”

    话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殿下!”温云山去而复返。

    “进来。”林雨桐的眉头皱起来,这大晚上的,出什么事了。

    这次跟着温云山进来的,是禁卫军的yi个副统领,好似叫寇怀。

    “寇统领,你怎么来了?”林雨桐虚扶了yi把,赶紧问道。

    “殿下,陛下有旨意,宣您回京。”寇怀面色焦急,看的出来,为了赶路,路上应该是没歇着。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这么急着叫自己回京。

    但不管为什么,甘氏打发人叫了,那自然事情不小。她yi点也不犹豫,抬步就走:“那就启程吧。”

    说着,就朝三喜看过去,要是急着赶路,就顾不上这丫头了。她看向温云山:“我这婢女就托付给温夫人了。还请夫人代为关照。”

    温云山赶紧应了yi声。心里对这位公主的地位就更有数了。出了事急召公主,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

    营地里火把如点点星光,洒下点点光晕。

    才走了两步,就见姜中牵着马过来:“殿下,这坐骑就给殿下代步吧。”

    林雨桐看了这马yi眼:“不用!好马配好将,还是让它跟着你驰骋疆场的好。跟着我,也不过养在马厩里,白白糟蹋了。”

    姜中的眼睛yi下子就亮了。

    温云山瞪了他yi眼,“殿下,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这次林雨桐没客气,见有人牵马过来,就直接上了马。可yi摸马鞍,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军中的,上面的手感柔软,她yi笑,“请老将军替我谢过尊夫人。”

    说着,打马就走。可才跑了两步,她心里就yi跳。

    这事情不对啊!

    甘氏知道自己会骑马,但并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但昨晚上,还念叨着出城得多带点人,要不然不安全。不止yi次的叮嘱过,能不骑马就别骑马。可今晚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宣召自己,还要连夜的赶路。这晚上,黑灯瞎火,路上又都是积雪。如此赶路就安全了?再说了,有什么事是非要自己在不可的?

    这事蹊跷了!

    她面上不动声色,只提出马缰问寇怀:“你带了多少人?都是好手吧?要不有跟不上的,叫他们在营地里先歇着。”

    寇怀赶紧摇头:“臣带出来的都是精锐。”

    可是却没说带了多少人。

    林雨桐没证据,不能在军营里说不合适的话,这容易叫军心涣散。谁都知道寇怀这禁卫军副统领的身份代表着什么。不是皇上信任的人肯定是不会委以重任的。

    她扭头,看向站在后面的姜中,见他只盯着自己看,眼睛就眯了眯,笑道:“你今儿不是吹嘘,说这周围就没有你不认识的路吗?这么着吧。劳烦你跟冯将军给咱们带路,咱们抄近路回京”

    寇怀马上道:“近道臣就认识。不劳两位将军了”

    “怎么不劳?”姜中赶紧翻身上马,“yi定要劳烦的!yi定要劳烦的!寇将军有所不知道,这yi下雪,很多原来看着好的路,都走不成了。还是在下带路吧。”

    周围就响起笑声。大家都知道姜中的德行,不用想,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寇怀点点头,手指却紧了紧,“那就跟着吧。”

    林雨桐却朝冯源看去:“冯将军不愿意跑yi趟?”

    冯源跟林雨桐的眼神yi碰,心里就跳起来,她刚才看自己时候,抬起手理了理脑后的头发时,自己明明看到那手势是军中求救的手势。

    冯源强压下心里的不安,双手抱拳,右手大拇指轻轻的翘起,点了两下:“臣就不跑了。还是叫老姜专美于前吧。”

    林雨桐这才笑了:“这回就饶过你!”

    说着,就朝温云山点点头,“告辞了,老将军。”说着,打马就出了军营。

    温云山看看林雨桐的背影,又看看冯源,刚才冯源的动作他也看见了。

    他现在不得不佩服这位公主的胆识了。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90章 庶子高门(7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