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91章 庶子高门(7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91章 庶子高门(7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9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91章 庶子高门(7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75

    的马,是难得的良驹。林雨桐骑在马上出了御林军的驻地。驻地外不远处,是yi片的黑影。不用说也知道是寇怀带来的人。这么黑灯瞎火的,对方没有点火把。只那么静悄悄的矗立着。远远的看着,根本瞧不出来到底带来了多少人。但不管多少人,能这么站着,不发出任何的声响,yi动不动,就知道他们yi定是训练有素的军中好手。

    林雨桐看了看,也没多问,只打马从这些人面前过去。

    随后,就听见整齐的上马的声音。紧跟着,身后的马蹄声就更加的响亮了起来

    林雨桐看向跟她并马齐驱的姜中,高声问道:“姜将军,你也是军中宿将了。考考你,光听马蹄声,不许回头看,你能听出来,这是多少匹吗?”

    寇准比林雨桐和姜中落后半个马头,听着这像是调笑的话,就不由的往林雨桐身上又看了看。这会子他实在看不出来,这位到底是察觉了什么了,还是只是巧合的随便的yi问?可这夜色里根本就看不清林雨桐脸上的神色,他也就无从判断。

    姜中被林雨桐yi问,心里美的很。难得的有机会在美人公主面前显摆自己的本事,他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声音响亮的很,透着几分昂扬的自信,“这还能难住我老姜。殿下你也太小瞧人了。您去御林军去打听打听,老姜我最初是干什么的。这军中的战马都是我养的。不用去听这么马跑起来的声音,就刚才它们没动,只从边上看了yi眼,我都知道,这战马的数量在五十上下。”

    五十马,自然是配备了五十人。还个个都是禁卫军的好手。这还不算是前面很可能出现的截杀和埋伏的人手。

    林雨桐的心里算计着,嘴上却笑道:“真这么肯定?要是说的不准,我看你就该干回你的老本行,回去养马算了。”

    姜中yi听马上就急了:“殿下!这事绝对不容置疑,老姜我的招牌可是金子做的。”说着,就扭头看寇准,“寇将军,您给句话,俺老姜说的对不对?”

    寇准咬咬牙,干脆的答了yi个字:“对!”谁知道半路会杀出这么yi个程咬金来。今儿要坏事就坏事在此人身上了。

    姜中立马嘚瑟开来:“您听见了吗?这可是寇准将军亲口承认的。”

    林雨桐哈哈yi笑:“人家不愿意叫你下不来台,你怎么还当真了。”说着,就扬鞭道,“你别忘里你的正事,叫你来是带路的。你走前面,我跟寇将军跟在你后面。”

    姜中yi手提着马缰,yi手拎着,率先就跑到了前面,“殿下,您可得跟紧了。”

    林雨桐故意稍微慢了yi步,寇准想落后yi步这事绝对不行。自己可不敢将后背交给这个家伙。如此走了大概有小半个时辰,就见姜中猛地向路边拐了过去。要不是他先走,自己绝对不会想到那里也有yi条小道。她稍微滞后yi步,对寇准道:“这路太窄,你走前面。我瞧着这路怎么瘆得慌。”

    寇准觉得林雨桐好似有点防备自己,于是道:“要不咱们还是走官道?”

    林雨桐扬起鞭子打在寇准的马屁股上:“宫里不是着急吗?走吧,你走前面,你们两个开路,我心里能安稳yi些。”

    寇准的马在林雨桐的鞭打下嘶鸣yi声,到底是冲着小道奔了出去。林雨桐眼睛眯了眯,才打马跟在了寇准身后。至于紧跟在身后的那些人马,没有寇准的命令是不敢随意的出手的。

    这小道的的yi边是yi片林子,另yi边是小河。而河上结了yi层不厚的冰。

    姜中喊道:“不能并驾,小心掉到河里去。”那河上的冰,可承受不住yi人yi马的重量,这个时节掉下去,还真是挺麻烦。

    林雨桐朝后看了看,这五十个人马整个成了yi条线了。如此yi来,所形成的威慑力根本就不足为虑。她朝前看了看,不知道这姜中到底是看出了什么,他是故意将人引到这条路上的,还是真的只是巧巧合?林雨桐也来不及分辨。

    寇准前后看了看,嘴唇紧紧的抿了抿。如今的形势,对自己并不利。自己夹在姜中和林雨桐中间,跟后面的人马整个脱离了开来。这叫他有些焦心,心里的不安更加的强烈起来。

    夜里的风呼啸着,吹到人的脸上生疼。拐过两道弯,风扑面而来。林雨桐心里yi喜,如今虽是顶风而行,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她的手攥着yi把药粉,微微的张来yi点,风就吹着粉末,向后吹去。虽然这并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吸到这药粉,但只有有人吸到,就肯定能除掉yi下。如今,只能是除掉yi个算yi个。

    这般想着,她的心就放下yi点。此时,就听到yi边的林子里,传来鸟雀扑棱着翅膀飞起来的声音。紧跟着是老鸹的叫声,yi声比yi声凄厉起来。

    “吁”

    “吁”

    前面姜中和寇准同时勒住马,左右的看起来。

    林中鸟雀无端的受惊,这情况明显不对。

    林雨桐安抚了的马,才问道:“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寇准扭头道:“殿下,您听这叫声实在是大不吉!”

    民间自来有yi句俗话:老鸹头顶过,无灾必有祸。所以,听见乌鸦叫,这是不吉利的征兆。寇准是想拦住自己,不想叫自己继续走这yi条路。

    林雨桐扬声朝前面问了yi句:“姜将军,你以为如何?”

    姜中呵呵yi笑:“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咱们这上过战场的,对这些,其实是没那么忌讳的。这鸟雀惊起,倒像是林子里有人yi般。咱们从路边过,这么多人,马蹄声也不小,怎么就刚才就没把鸟雀惊起呢?”

    这也是林雨桐心里所想的。这老鸹的叫声,实在出现的太过的巧合了。

    至于说吉利不吉利的,她从来没在意过。

    见寇准还要说话,林雨桐就笑道:“寇将军有所不知,这老鸹在别人眼里,是不吉利的报丧鸟。可在我看来,它却是难得的有情有义。乌鸦反哺,这个你肯定是知道的。但乌鸦的yi生,只有yi个伴侣。这个你知道吗?这是yi种极有灵性的鸟,智慧不比七岁的孩子低。什么不吉利?全都是扯淡!走吧!寇大统领。”

    姜中看了寇准yi眼,插话道:“照殿下这么说,以后这闺阁的姑娘该在家里绣乌鸦,而不是绣鸳鸯了。”

    这话yi出,不光林雨桐觉得好笑,就是后面跟着的五十个人,也不由的发出噗嗤的笑声。

    林雨桐也不以为忤,还耐心的解释道:“是该这样。那鸳鸯瞧着喜庆,出现的时候永远都是成双成对的,可这正好说明它们凉薄。配偶死了,立马另结新欢。这玩意才真不是东西。可是无奈的很,这人啊,都是只喜欢好看的。谁叫乌鸦没人家鸳鸯长的讨喜呢。”

    众人yi听,好似这话还真有道理。人尚且都是祸福难料,丧妻丧夫的可不少,没道理鸳鸯这鸟,就不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这意外只怕是更多。这么说来,总是成双成对,确实是不对。

    气氛yi下子没有刚才那么紧绷,变得活跃了起来。

    林雨桐朝姜中喊道:“只管往前走吧。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有我承担。”

    “得嘞!”姜中应了yi声,就听见他打马向前的声音。

    寇准看了远去的姜中yi眼,就回头看林雨桐。尽管看不清楚林雨桐的表情,但还是能从林雨桐闪亮的眸子里看出她的决心。他朝边上的林子看了yi眼,打马就继续跟着姜中走。

    林雨桐听了听已经安静下来的林子,就不由yi笑,这是把自己当成傻子了吧。做戏都不会做全套的。这老鸹飞的可真是够快的。这会子说不叫就不叫了。不过这藏起来的人口技还不错。学老鸹的叫声学的挺像的。

    这条小路往前走了大半个时辰,姜中就停了下来。

    寇准停在姜中边上,凉凉的问道:“姜将军,怎么不走了?”

    姜中往两边看看,yi边的路得从好几个村子里穿行而过,另yi边,则是荒山密林里穿行。应该何去何从,他拿不定主意。见林雨桐也停下来了,他将两条路都说了yi遍,“殿下,从村子里穿行吧。那边的路好走。”

    林雨桐深吸yi口气,突然问了姜中yi句:“咱们选了好走的路,这路就真的好走了?”

    姜中诧异的看向林雨桐,这是话里有话。他深吸yi口气,刚才在林子边上听到老鸹叫声,他就有了不祥的预感。这倒不是因为老鸹的缘故,而是终于隐约的感觉到了危机。要真是有人算计的成分在里面,那么,人家哪里会轻易放弃。走哪条路,其实都差不多。要是真要出事,远离人口聚集的地方,还能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他觉得,他听懂了对方的潜台词。可另yi边是靠着云山的密林!

    姜中嘴里嘟囔的骂了yi句,就知道这天下没有这么美的事。还以为能跟美人公主稍微亲近yi点呢,如今想来,从头到尾都是yi个坑。

    “走吧。”林雨桐指了指路,“咱们几十匹马从人家大门口过,非要整的人家鸡犬不宁不可。还是远着些吧。”

    姜中暗暗的瞪了林雨桐yi眼,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这跟着的可是五十个好手,而自己只有两个人。真当自己有万夫之勇啊!

    “走!”他心里抱怨,但哪里肯认怂。yi个女人都有这个胆子,自己怕个球!

    寇准仿佛没听见二人说话yi般,紧跟在姜中身后。马飞驰而过,向前行了yi刻钟左右,就听见后面噗通yi声,林雨桐的嘴角就微微的翘起。

    这是刚才的药起作用了,有人坠马了。

    紧跟着,后面就骚乱了起来。寇准打马反身往回走,他警惕的四下看看,问道:“怎么回事?”

    林雨桐隐约的听见有人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摔下来了。”

    姜中朝后看了yi眼,问林雨桐:“这是怎么了?有人在这里伏击?”可这里显然不是个伏击的好地方。

    林雨桐这次再不啰嗦,猛地甩了几鞭子:“快走!还在这里耽搁什么?”

    姜中yi愣,边走边朝后看去,yi眨眼,后面的人就变成了远远的黑影。这是要撇开对方吧。“再往前可就是密林了。”他提醒了yi句。

    林雨桐打马往前走了几步,“这里可还有别的路?”

    姜中四下看看:“有!但是其他的路,马却过不去。”

    林雨桐朝后看了看,就跳下马:“将马放了,咱们走小路。”

    啊?

    姜中跳下马,摸了摸马头:“这马认识路,这么放了,只怕只会找回去,不会往前跑。”

    那这还真是麻烦了。

    林雨桐看向姜中:“两匹马都交给我,你现在就回去,跟冯源汇合。他此刻,只怕已经带着人出来了。”

    姜中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殿下,您是想自己yi个人往前闯?”

    要不然呢?

    叫姜中去,他怎么对付伏击?不过是送死罢了。但自己则不然,不说自己身上的装备,就是真到了危急的时刻,自己有躲的地方,总不至于丧命。

    林雨桐翻身上马,踹了姜中yi脚道:“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再啰嗦下去,后面的人就追上来了。”

    姜中突然道:“刚才偷袭寇准人马的,是殿下安排的人?”

    这个林雨桐就更不会告诉他实话了。只催马就走,回头给了姜中yi鞭子:“叫你快走!还敢耽搁?”

    姜中捂着胳膊,就看着林雨桐骑着yi匹马,牵着yi匹马,迅速的消失在眼前。他闪身进了林子,“真是邪性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辣的娘们。真他妈对味!”

    他藏在林子里的大树后面,不大功夫,就听见马蹄声,这次数量明显是少了。只有三十多匹马的样子。

    姜中挑眉:“这埋伏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动手的都不知道,就叫寇准损失了接近三分之yi的人手。可真是了不得了!”

    直到寇准带着人追着林雨桐而去,姜中才从林子里出来,嘟囔道:“老子为什么非要走小路,老子就按照原路返回,寇准的部下还有十几个在原地呢,那些马应该还能用吧。怎么着也比两条腿强些。”

    于是,原地休养的十六个人算是倒了霉了。姜中根本就没留手,yi杆枪直取心脏,将这些人都料理干净了,才挑了yi匹最精神的马,往回赶。就怕冯源找不到这yi行人所走的路。

    事实上,冯源带足了人马,可是每到yi个路口,就发现马蹄痕迹混杂,根本就分辨不出来走到什么地方了。

    侯三举着火把来回的看:“不行啊!冯将军。这要是白天还好处,别的马蹄形状小的看不出来,但是我们将军骑得黄骠马,那马蹄,属下yi定认得出来。可这黑灯瞎火的,根本看不清楚。”

    冯源左右看看,咬牙问道:“按照你们将军的习惯,你觉得他会走哪条路?”

    侯三毫不犹豫的指了yi条:“我们将军又不傻,殿下叫带路,他心里肯定是有些想法的。知道心里得提防着。肯定是走窄道。那条道,只能过yi匹马。正好用来试探”

    冯源点点头,这跟自己的判断差不多。“走!就按着这条道往前走。”

    却说寇准,这会子的面色也不好看。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就叫对方察觉到了呢。自己的人被算计,而云隐公主毫不犹豫的撇下自己就走。就证明,她从yi开始,就没信任自己。

    夜里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两排马蹄印散落在被雪覆盖的小路上,还是能辨认的出来的。只要他们确实是往前去了,自己此次的任务就不算失败。

    这位公主还是有点自以为是,以为yi个姜中就能改变什么。双拳难敌四手,他yi个人又能如何呢?

    林雨桐沿着密林里的小路,策马奔了有半个时辰,远远的,看见路上yi道银光yi闪而过。她的心yi下子就提起来了,这是yi种纤细而锐利的绊马索。别说将马扳倒,就是在马高速奔跑的过程中,削掉马蹄子也是有可能的。她心里升起了yi股子寒意,也有些庆幸和后怕。这要是高度再高点,将绳索的颜色伪装的再好yi点,自己不能及时发现,就这么直直的冲过来,这脑袋只怕都能被削掉。

    “吁”她勒住马缰绳,知道自己这是走不了了。

    马停下来,在原地转圈,林雨桐稍微安抚了yi二,马就稳稳的停下来了。她朝两侧看了yi眼,就扬声道:“出来吧。都出来吧。费尽心机yi路跟着我到这里设伏,也别装神弄鬼了。现身吧!”

    话音才落,林子里陆陆续续的亮起了火把。火把下,yi个个蒙面的黑衣人就这么出现在林雨桐的视线里。她将两边的人看了yi遍,心里就有数了。这人马得有六七十吧。在加上紧追在自己身后的寇准,这也有yi百人了。

    那么活捉自己,这些人足够了。

    林雨桐轻笑yi声:“你们主子这是打算活捉吧?”

    从黑衣人群里就走出yi个身材不高的人出来,“公主殿下,您虽然有些自不量力。但这份勇气,在下还真是钦佩的。”

    “我谢谢你的钦佩。”林雨桐好整以暇的骑在马上,“你也不要在这里跟我废话了。我只问你,太子呢?”

    那黑衣人呵呵yi笑:“殿下这话小的不明白。太子那样的尊贵人,哪里是小的们能知道的?”

    林雨桐呵了yi声,还真是够谨慎的。她也不以为忤,现在要紧的是,尽量拖延时间,等着冯源带人过来。

    她这边不说话了,可走过来的黑衣人却面色yi变:“这马上的人呢?”

    终于发现林雨桐yi个人却带着两匹马的事了。

    林雨桐看向黑衣人:“你们不觉得你们的办法太粗糙了吗?派寇准就想叫我上钩?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有句话叫做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你们做了螳螂,却没发现这身后还有黄雀吗?”

    黑衣人心里yi惊,马上朝四下里看去。回头就看见林雨桐似笑非笑的脸,yi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眼睛眯了眯,“真有黄雀又如何?只要蝉在我的手中。yi切都得我说了算!”说着,就猛地朝林雨桐的脚踝抓了过去。

    林雨桐眼睛yi闪,身子就yi副失重的模样朝下跌去。黑衣人轻笑yi声,也觉得太子有点小题大做,抓yi个女人罢了,如此的兴师动众。可这念头还没落下,就只觉得脖子上yi疼,跟着就觉得手上抓着的女人的脚腕,跟灵巧的蛇yi样yi扭yi躲,就弹开了自己的手。

    众人就看着林雨桐先是跌落了下来,yi只脚被头领扯着。她只能抓住马鞍才能不至于往下摔。就见她yi手抓住马鞍,另yi只手胡乱挥舞着。原以为会失去平衡狠狠摔下来的女人,不知道怎么的,就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而统领的脖子下面,被匕首抵在喉咙。那鲜血已经顺着喉咙往下滑了。

    “你可别动”林雨桐笑道,“再动yi下,我这手yi抖,刀子可就难保不往深了滑yi分了”

    周围的黑衣人yi下子就涌了出来,yi手举着火把,yi手拿着刀剑。仿佛只要统领yi声令下,他们就会马上扑上来。

    这黑衣人的身子有些颤抖,林雨桐感觉的到。她心里顿时就安稳了几分。这也就是说,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死士。

    专养的死士,此刻就该咬破毒囊自尽。

    换而言之,这些人很可能平日里,还有另yi层身份,就更普通人yi样正常的生活着。

    林雨桐yi把拉下这黑衣人的面罩,看了过来,“我可得好好的看清楚你这张脸,以后照这模样画下来,好好查查,你究竟是何人?家里还有什么人?就算是我今儿要死在这里,你说,我会不会先拉你做垫背的。我死了,身边有你的尸体。你这些属下倒是逃了!他们没罪责,但是你,你的家人,跟你相关的所有人,只怕都得跟着陪葬。”她的声音低低的,只有被挟持的黑衣人统领能听得见。

    这话yi说完,这人的身子yi下子就僵住了。他的眼睛闪了闪,突然高声呵斥道:“你究竟是谁?公主殿下呢?”

    林雨桐暗道yi声聪明。她轻笑yi声:“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公主。”

    “公主养在深闺之中,而你这身手,不是死士就是杀手。”黑衣人越说越是理直气壮起来,“你放了我,我也放了你。咱们各位其主。他日再见高下。”

    这是既不想丧命,又不敢投降,想出来这么yi着来。

    可这还真就中了林雨桐的下怀。

    她呵呵yi笑,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道:“咱们俩的交易能达成。我跟你也真的无冤无仇。可是你想放我走,只怕有些人不乐意呢。你做得了主吗?”

    话音才落下,马蹄声就近了。yi眨眼的功夫,人就到了跟前。

    寇准被眼前的场景弄的yi愣,“老七,怎么失手了?”说着,就将弓箭取了下来。

    这个被叫做老七的男人,咬牙道:“寇老大,没你这么坑人的!这人根本就不是公主,你他娘的连人都认不清楚,杀个鸟啊!你要是敢放箭,老子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你别以为你的家眷都去了临川”

    正说着呢,林雨桐就见林子里银光yi闪,yi把带着劲风的飞刀朝自己这边而来。她迅速的yi闪,就见那匕首直接插在了老七的脖子上,鲜血直往下流。他噗通yi声栽到在地上,抽搐两下,就没了生息。

    林雨桐朝两边看了yi眼,这林子里隐藏的才是真正的高手。

    老七被射死,自己的手里可就失去了谈判的筹码了。

    林雨桐将斗篷的帽子给戴起来,将头脸都护住了。这暗器只要不是射到自己的眼睛里,yi般是伤不了自己的。

    寇准看着林雨桐的作态,还以为是怕自己看见她的长相。老七说这人不是公主,这话他不能不信。因为在来的路上,自己的人马莫名其妙的被人偷袭了,但是自己却没有发现偷袭者的踪迹。而现在自己的眼前,是两匹马,但却只有yi个人。这个人还能轻而易举的将老七给制服了。这就肯定不是yi般的身手。此时,他觉得,老七的说法应该是正确的。应该就在自己被公主撇下的那段时间里,姜中带着公主弃马而走,却换来了这个女人。她应该是公主的替身或者是暗卫。

    “告诉我们,公主到底在哪?”寇准看着只露出yi双眼睛的林雨桐呵斥道,“不说清楚了,只怕你就走不了了。”

    林雨桐心里yi晒,顺手将倒在地上的老七的yi杆枪拿起来,紧跟着另yi只手yi挥,那纤细的绊马索就从中间给断开了。她毫不停留,动作yi气呵成的翻身上了马,“究竟是谁走不了,如今还真不yi定呢。”

    说着,手里的yi杆枪横扫而过,离马最近的两个黑衣人瞬间就被yi杆枪挑破了肚子。

    寇准抽出腰里的刀,就要迎过去,就听yi声呼哨响,林子里传来yi个人的声音:“笨蛋,返回去找公主,这里交给我了。”

    寇准深深的看了yi眼林雨桐,调转马头,对黑衣人和自己的属下都呵斥了yi声:“跟我走!快!”

    这群人的消失,仿佛只在yi瞬间。看着远远的,举着火把的人远去,林雨桐才警惕的朝两边看去。

    闪着银光的飞刀yi把连着yi把的朝自己飞了过来。根本就躲不过。林雨桐也不躲了,伸出手,手上的手套根本就不惧这锋利的飞刀。那隐藏在树上的人,就看见林雨桐的手跟变戏法似得,接住的飞刀转瞬就不见了。不知道是藏到袖子里去了,还是去了哪里?他yi共就只有六十四把飞刀,转眼就被这女人全都吞了。他虽然丧气,但心里却更好奇。自己要是能有这样藏暗器的手法,那可就太好了。

    林雨桐诡异的yi笑,总算是摸准你的位置了。她慢慢的抬起手,那黑衣人还以为能看清对方藏刀的地方呢。却不想猛地,大腿上yi疼,紧跟着,浑身似乎都僵住了yi般,身子不由自主的朝树下倒去。这是什么暗器?他根本就没听见暗器带来的风声,那就说明这个暗器非常的细小。可是这么细小,又是怎么射的这么远,还没有因为风速而改变方向,又能穿透自己身上的皮质护甲的?而且,这暗器上的毒药到底是什么毒,怎么会这么厉害,才这么yi点点东西,就叫人瞬间失去了战斗力。还没有想明白,身体就跟地面发生了亲密接触,发出了剧烈的声响。他似乎都听见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慢慢的,只觉得呼吸变的急促起来。生命在yi点yi点的流逝当中。

    yi个悦耳的,仿若是从天边传来的声音道:“告诉我,太子在哪?”

    这个真不能说。

    可是眼前,恍惚的看见了yi张叫人觉得美的窒息的脸:“仙子,你是接我的吗?”

    “不是”那声音柔柔的道,“你是凡夫俗子罢了”

    “你是来接太子的?”他点点头,“是啊!只有太子才有这样的资格。即便死了,也是要成仙的”

    “可我找不见他”仙子的声音里带着懊恼,又甜又糯,叫他想起小时候娘亲做的蜜果糕。

    “临川左家庄”他笑了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出来了,还是没说出来。他只觉得浑身没有力气,眼皮睁不开,嘴巴更是张不开了。

    这声音虽然微小,但林雨桐还是听见了。

    临川,左家庄。

    这次将自己逼的这么狼狈,要是不能将他们连根拔起,那可真是后患无穷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咽气。林雨桐才翻身上马,按着原路返回。不知道寇准和冯源他们对上了没有。

    事实上,两队人马,在进入密林小路的交界口,还真就遇上了。

    冯源带着人,按着姜中yi惯的性子,选了yi条路,带着人就往前赶。果然在半路上,跟姜中碰上了。两人二话不说,就直接奔着林雨桐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刚拐到密林小道,远远的,就看见yi队人马举着火把迎面而来。

    姜中yi件是寇准,心里就咯噔yi下。到了近前,见这里面并没有林雨桐,心里就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而寇准看着姜中在冯源的身边,yi眼没有看见应该是跟姜中yi起离开的林雨桐,眼里就闪过yi丝阴霾。

    “公主呢?”

    “公主呢?”

    两人都指着对方,同时大喝yi声。而后两人都愣住了。

    姜中心道:这寇准要是真只道公主的下落,就不会再反身回来找。尤其是还带着几十个黑衣人来找。这可就是将他彻底的暴露了。如今,就是在这里杀了他,都不需要证据的。这就是逆贼了。

    寇准此时心里却知道姜中是个什么德行的人。要真是知道公主的下落,他恨不能在公主面前好好表现,怎么会跟着楚源来这里。

    这两方都不见林雨桐,那她去了哪里?

    他的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想起那个是替身的女人,他的心里闪过yi种可怕的念头。他马上调转马头,对身边的人道:“我知道公主去哪了。现在就去追,你带人给我将他们拦住,能拦多久拦多久。”

    说着,手里的匕首往马屁股上yi扎,那马儿吃疼不过,嘶鸣yi声,如离弦的箭yi般,就冲了出去。

    姜中yi愣,第yi反应就是这家伙想跑。冯源在边上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追。他是冲着公主去的。”

    姜中这才反应过来,效仿寇准,yi扎马屁股就往前冲。

    可这马本就是半路上得来的中了药的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被这yi折腾,往前跑了半盏茶的时候,前蹄就跪倒在地,将姜中狠狠的摔了出去。

    “他娘的。”姜中抱住头脸,身子yi圈,往雪堆里滚去。倒也没受什么伤。他yi骨碌爬起来,又骂了yi声,“他娘的!英雄救美怎么就这么难!”

    说着,撒丫子就跑。公主要是落到寇准的手里,自己可真就是罪责难逃了。

    而此时,林雨桐和寇准骑在马上,相互看着对方。

    “公主殿下,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寇准说不清此时是什么心情。刚才还担心她被藏在树上的死士给当成替身杀了,回去不好交代。现在她出现在这里,他就知道了,这位公主的身手,竟然不比专门培养的死士差。

    “怕了吗?”林雨桐问了yi声。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91章 庶子高门(7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