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92章 庶子高门(7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92章 庶子高门(7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9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92章 庶子高门(7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76

    怕?

    这话听在寇准的耳朵里,想笑又实在是笑不出来。到现在为止,他才发现,从yi开始,自己就根本不了解这位公主。尽管她频繁的进宫,自己作为禁卫军副统领,跟她也算是总有照面的机会。可谁也不知道她会隐藏的这么深。不过,如今细想,却觉得自己虽然没有想到,但太子大概心里是有数的。要不然不会这么大动干戈,调用了这么多人过来对付yi个女流之辈。可即便如此,到头来还是栽了。冯源带着人yi路追过来,这就证明当时她就看破了自己。她是有准备的。可这中间,自己yi直全程陪同,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将消息传递给冯源的。

    这么想着,他的嘴角就抿了抿,不无感慨的道:“殿下,是叫人看不透。”

    林雨桐看着他拿着刀的手半点都没放松,就笑了笑,她向来都不敢小瞧任何人,意味深长的道:“寇将军的家人在左家庄可还好?”

    寇准握着刀的手yi下子就紧了,将刀也微微抬起yi点。她这是将死士的嘴都撬开了,连左家庄都知道了。这才多长时间?她就能做到这yi步。可见其手段如何。这叫他的心变得不安稳起来。自己怎么死都行,但是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女。他们没做过yi件恶事,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死,实在是太冤枉了。

    林雨桐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惧怕,她的声音就愈发的平淡起来,“你yi直是陛下的心腹。这就叫我有些奇怪,本来前程无量的你,是从什么时候起跟端亲王走的近的?即便你原来是端亲王的人,可你隐藏的这么好,谁都没有发现。不是该识时务些,不露头吗?怎么反倒是你跳了出来。这叫我想不通。也许还有另yi种可能,那就是你yi直都不是端亲王的人,而是新近才投到太子门下的。”

    “殿下说这些做什么?”寇准朝后看看,不见姜中追上来,“您是在拖延时间吗?”

    “我需要拖延时间吗?”林雨桐手里提着枪,驱马又走进了yi些,“我觉得,你现在该为你的家人担心才对。真跟太子这么混下去,也许太子不会有事,但是你和你的家人呢?”

    “殿下想劝降我?”寇准的语气有些嘲讽,“只要今儿在这里杀了公主,我的家人在哪,yi样没人能知道。只要没人知道,就yi样安全。”

    林雨桐就摇摇头:“你还真是执迷不悟。也不知道太子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但在我看来,臣子选择站队,怎么也该选yi位明智之人。太子如今根本就是进退失据,昏招迭出。你既然是禁卫军副统领,那么林侯爷作为上司,其才能你应该知道,他就是个庸才。我想,你避开他的视线,安排太子进宫,想来并不艰难。有你这么yi个看守皇宫大内的人在,只要太子安然回宫,只要将朝廷重臣宗室勋贵都召进宫里,将太子回宫的事闹的人尽皆知。他就站住脚了。谁也不敢轻易的将先帝册封的太子如何?即便是陛下也得掂量。他本就是名正言顺的身份,放着这么好的先天条件不去利用,非得作死的往反贼的堆里混。这不是作死是什么?简直失心疯了。他糊涂,可笑的是你这样追随他的人也跟着糊涂。但凡你们能劝谏yi二,也不至于看着太子走到如今这步田地。”

    冬夜里的寒风叫人浑身止不住哆嗦。可林雨桐的话,叫他心里升起寒意。

    是的!事情是可以这么操作的。可是为什么没有按照这条路走呢?是太子想不到吗?不是的!是太子从心里对皇宫,对陛下,甚至是宸贵妃都产生了畏惧。他是没有胆子和魄力直接站在陛下的对立面上。想明白了这yi点,他闭了闭眼睛,以前在他心里犹如神邸yi般的形象就这么轰然倒塌了。

    他心里止不住的想,若是云隐公主跟太子易地而处,只怕云隐公主的选择跟太子也会截然不同。

    说到这里,看着寇准的反应,就连林雨桐自己也止不住yi叹。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这话放在这里也很适用。太子笨吗?不笨!非但不笨,往往处事还极为妥当。但是他的性格里,有懦弱和胆怯,因此,他选择的路就截然不同。

    “放下你的刀!”林雨桐看着寇准的眼睛,“放下你的刀,我对杀人没什么特殊的癖好。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寇准却猛地睁开眼,将刀横起,林雨桐刚戒备的向后yi闪,却见他将刀放在他自己的脖子下面:“殿下!你说的或许都对!”他又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的摇摇头,“但是我不能做卖主求荣之事!我本不是端亲王的人,之所以投靠太子,是因为太子仁善,又对我娘有救命之恩。今日,殿下对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但是请恕臣不识抬举。背主之事,臣不能做。但陷亲于死地,也不是臣的本意。臣愿意以自己的性命换取家人不被牵连”说着,就yi脸哀求的看着林雨桐,然后,刀划过脖子,鲜血冒了出来。

    林雨桐狠狠的闭上眼睛,直到听到倒地声,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你这是何苦呢?”林雨桐看着倒在地上,还在抽搐的人,轻轻的叹了yi声。

    姜中累的跟条狗似得,跑着追过来。远远的,就看见yi个人落马了。他吓了yi跳,这落马的人,横竖不能是寇准吧。这家伙要是没本事,也做不到禁卫军副统领的位子上去。想到那张叫人移不开眼睛的脸,他猛地大喊yi声:“寇准,老子cao你十八代祖宗。”呼喊着,身上猛地就提起yi股子劲来。

    他发狂似得跑到跟前,却见坐在马上皱眉看着自己的是云隐公主,而倒在地上的,才是寇准。他的脖子冒血,浑身抽搐。姜中愣了愣,然后附身,几乎是惊诧的道:“这是自杀?”伤口很明显的。还没等到林雨桐说话,就听寇准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道:“不是公主是替身”

    林雨桐心里yi下子就明白了。寇准知道自己的实力,更知道自己想隐藏实力。于是,他用最后的力量,替自己掩盖了yi番。好叫自己对他的家人手下留情。她看着寇准,微微的点头,算是接受他的好意。

    寇准这才大口喘息着,慢慢的咽了气。

    姜中猛地站起身,哈哈大笑起来。林雨桐又想抽他yi鞭子,人家死了,你笑个毛线。

    转脸yi看,姜中的yi双眼睛闪闪发光,就跟饿狼yi样。

    “哈哈原来你不是公主殿下,是替身啊!”姜中恨不能手舞足蹈起来,“我就说,公主是什么样的人,哪里能是你这样泼辣的娘们?也是我老姜时来运转,你放心,回头我就去求公主去。咱老姜好歹也是四品的将军,求公主将你赐给我做个老婆还是能的。我保证明媒正娶,十八台大轿迎你过门”

    林雨桐抬起脚,就踹在他的胸口,“你最好老实的给我闭上嘴。”

    姜中被踹的yi屁股坐在地上,却还嘻嘻哈哈的站起来。林雨桐却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吩咐道:“你在这里等着冯源,今儿这些人,不用留活口。这些事,你能办妥当吗?”

    “这还叫事?”姜中拍着胸脯保证,“你放心,我yi定做得叫公主满意。只要公主满意了,我才有机会朝公主开口说要你吧。”

    林雨桐夹着马肚子,调转马头,“那这善后的事,就交给你办了。我要先回京城。”

    说着,打马就走。后面还能听见姜中的喊声:“要不要我送送你?你yi个人认识路吗?”

    林雨桐根本没搭理这浑人,只骑着马飞奔而去。

    冯源过来的时候,就见姜中将寇准的尸体往马上搬,他急急地问:“公主呢?”

    姜中撇撇嘴:“这老子上哪知道去?你说这皇家的人怎么这么多的心眼呢?出门还带着替身。弄的我现在都犯迷糊,都不知道见到的公主在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假的。”

    “什么意思?”冯源被姜中的话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姜中呲牙道:“老子他妈的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寇准说那公主不是公主,是替身!”

    冯源皱眉:“这替身就是身形像yi些,哪里找长的yi模yi样的人去?咱们在军营里看到的公主yi定是真的!可这替身到底是在哪里换了?”

    姜中才想起,刚才只看着衣服是公主,声音是公主,但这个公主的脸她确实是没看见。他心里热情的火yi下子给熄灭了,烦躁的挠挠头,“要是这样的话,当初在半路上伏击寇准的人的就是公主的替身,后来我回去找你们,只剩下公主yi个人,应该是那个时候,公主就躲了,再出来的就是这个替身。”

    这么说,倒是前后都连接上了。

    冯源点点头:“天家之事,天家之人,本就不可按常理揣度。不过要是这样,似乎这yi切才合理。要不然,殿下yi个人带两匹马往人家的圈套里去,却将你给打发回来带路,本身就不合理吗?咱们这些人的命,说金贵也金贵,说贱也贱。本就是为了天家出生入死的。没道理公主为了维护你小子的命,自己孤身犯险。”

    姜中苦笑yi下,这话也对。这更像是不想叫自己知道她的秘密,将自己打发了,好换替身上场。他叹了yi声,跑了yi晚上嗓子都冒烟了,回身从路边抓了yi把干净的雪往嘴里yi塞,“走吧!该干的还得干完!”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依然有疑惑。之前有太多的事叫他分神了没有细想,如今细想起来,好似又有哪里不对。都说闻香识女人。自己从遇见这位公主殿下,闻到的香味都是yi样的。他从来没有在别的女人身上闻到过这种香味。即便是替身,想来也不会做到这么细致吧。连身上的味道都没有差别。

    他将这事压在心里,就起身上了自己的黄骠马。然后朝林雨桐离开的方向看了看,到底回过头,跟着冯源yi起,去打扫刚才的战场。还得想yi想,回去该怎么跟老帅说。

    却说林雨桐骑马赶了yi夜的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到了城门外。此时城门还没开。

    没有令牌在这个时候是进不了京城的。

    她从马上下来,抬头往上看了看,还是没有贸然去叫城门。她手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令牌能用。不远的地方,有卖茶的小买卖人,已经起来生火,准备yi天的买卖了。林雨桐牵了马过去,坐在刚刚支起来的摊子上。

    yi个五十开外的老汉看了看林雨桐,“客官,这炉子刚升起来,水都没热呢。要不,先给您来点糕点,这是自家吃的,昨晚yi直在炉子边热着的。您要是不嫌弃粗鄙”他说着,就小心的打量林雨桐,见这姑娘长得就不是yi般人家能有的,那身上的衣裳,再加上yi边拴着的马包括那马鞍,都是富贵人家才有的。尽管这姑娘身上还沾着血,但能这么坦然的坐在这里,他就不敢不小心伺候着。

    林雨桐自然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她没换衣服,又偏偏等着城门开了以后再进城,为的不就是叫人看看自己如今的样子吗?见老人家小心谨慎的样子,她塞了二两银子过去,“有什么吃的尽管拿上来。”她是真饿了。

    端上来的点心,咬了yi口,倒是松软的很。不过是用红薯做的,带着点红薯特有的甜味。不大功夫,又上来yi壶热茶,喝到嘴里,正是菊花茶。她yi个人干掉了yi盘子点心,yi壶茶,就听见远远的传来马蹄声。

    本来以后是急着赶路的人,她也没太在意,却不想那店家面色yi正,喃喃的道:“只怕要出事了。这是八百里急报!”

    林雨桐眯着眼朝远处看去,就见那马上的人身上背着杏黄色的小旗子。可不是正是八百里急报吗?

    她赶紧起来,三两步出了茶寮子,牵了马就翻身跃上去。心里止不住揣度,这怕是边关的消息到了。

    那马从她身边飞驰而过,直奔城门,在下面呼喊着开门:“快八百里急报”

    林雨桐催马跟着这驿马身后,yi声不响。

    那驿卒看了林雨桐yi眼,有些惊艳,但yi闪神之后,更多的是警惕。

    “都到了城门口了,你不用这么紧张。”林雨桐说着,举了举手里的玉牌,这是公主府的。

    驿卒看了yi眼,点点头,却半点都没有放松。

    林雨桐见他这幅样子,又看看驿卒的靴子上还有些暗红的印记,不由的问道:“你在半路上可是遇袭了?”

    这驿卒皱眉看了林雨桐yi眼,只不言语。

    林雨桐还要问,此时城门却已经打开了。

    那驿卒驱马就进了城。林雨桐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她急着知道边关的事。因此紧跟着驿卒,就闯进了城门。

    “站住!”身后传来呵斥声。这城门可不是什么人想混就能混进来的。如果再强行走,只怕就得鸣锣示警了。

    林雨桐将公主府的腰牌扔过去:“拿着这个去交差吧。出了差错,公主府承担。”

    身后追着的人马上清醒了过来。本来值了yi晚上的班,天亮的这会子就是最困的。过来yi个急报,他就被惊了yi下,如今紧跟着来了个公主府的,他可不yi下子被吓的全醒了。

    跟他搭伴的,是个四十岁的汉子,守城门守了二十多年了。他见这小子还愣着呢,就道:“还不赶紧去回禀上官,愣着做什么?这只怕又是出大事了。”

    这年轻人yi愣,忙不迭的应了,转身连手里的刀也不要了,撒腿就跑。

    这中年的汉子就叹气:“看来得提前告老了。这差事再干下去,只怕是脑袋就得丢了。”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

    却说林雨桐直追着驿卒到了宫门口。守门接过驿卒手里密封的细筒子,就看到林雨桐已经到了跟前。他惊慌的道:“殿下您”

    林雨桐见他拿着急报左右为难,知道他这是想多了,以为自己跟着驿卒过来就是急着要看急报的。她摆摆手:“你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这是巧了,刚好碰上了”

    守门的这才赶紧往里面跑。林雨桐却不急着进去。而是转脸问这个驿卒,“你叫什么?”

    这驿卒这才知道这位是公主殿下,这次不敢推诿,直接道:“小的黄山。之前殿下问小的是不是遇袭了,这事小的不敢逢人就说,因此”

    林雨桐摆摆手:“知道,不用解释,只说说当时的情形便罢了。”

    黄山抿了抿嘴唇,这才强打起精神道:“是!昨晚小的遇到袭击了。”

    “可知道是什么人?”林雨桐看着黄山的眼睛,似乎是要判断他所说内容的真假。

    黄山被林雨桐看的有些脸红,不敢看林雨桐的眼睛,只道:“是两个山民打扮的人。想抢小的坐下这马,其中yi个被小的踢了yi脚,踢在脸上,鼻血沾在了靴子上。”

    山民不知道深浅去抢驿卒的马?这行为看似合理,其实根本就经不住推敲。其他地方或许有这种常年钻在山里的山民,但天子脚下,这种可能性却是微乎其微的。这京畿之地,就是山林,也基本都是有主的。哪里能容得下山民在他们的地盘上。而他昨晚遇袭,从时间推算距离,不难知道他当时已经进入京畿。这事怎么就这么巧,在京畿重地还遇上抢马的山民了。再说了,快马从路边过去,yi般人根本就拦不住。这两个山民是怎么拦住这驿马,不仅没伤着马,还没伤着送急报的驿卒?这怎么想,似乎都不太合理。

    林雨桐又打量了这驿卒黄山yi眼:“你可从马上摔下来过?或是有人靠近过你,接触过你?”

    黄山脸上闪过yi丝尴尬:“是!当时小的踢了那贼人yi脚,却不想身子没稳住,从马上跌落了下来。不过,另yi个山民看见小的背后的旗子,知道小的是干什么的。倒是拉了小的yi把,才没跌的太重。要不然可就耽搁事了。小的见这两人也不是害命之人,再加上小的身上有急报,就没跟他们纠缠,赶紧就上了路了。”

    林雨桐心里就有数了。她吩咐yi边守门的人:“好好安置他!吃喝别亏待了,先叫他歇着。说不定yi会子还传召他呢。”说着,扔了二十两银子给驿卒,“拿着吧!赏你的。”

    黄山愣愣的抱着银子,直到林雨桐走远了,才回过神来。

    “还不谢恩?”那守门的呵斥了yi声,哪里来的小子,倒是得了贵人的青眼了。

    黄山这才回过神来,跪下就磕头。又拿着银子往守宫门的人面前送,见yi面分yi半,这是规矩。

    可守门的这些哪里看得上这二十两银子。家里没点背景的,根本就谋划不到守宫门这差事。

    林雨桐不管身后这些人怎么想的,而是急急地去了北辰宫。刚进北辰宫,就被告之,宸贵妃在御书房。她也不歇着,转脸就要过去。

    “您是不是要洗漱yi下,换身衣裳。”伺候的宫人赶紧问道。

    林雨桐摆摆手:“不用!正急着呢。”说着,扭头就走。

    何嬷嬷远远看见林雨桐过来,就迎了过去。可yi见林雨桐的样子,眉头就皱起来了,“殿下这是”

    “带我去见母亲。”林雨桐拦下何嬷嬷要说出口的话,急道。

    何嬷嬷犹豫了yi下,低声道:“主子请了议事阁的诸位大人,正在议事。”

    林雨桐yi愣,她总觉得时间还早,城门都没开,想来宫里的人也该才起来。却忘了,早朝的时间是凌晨五点。这些大人只怕凌晨三四点就进宫里。如今虽没有早朝,但该理的朝事不少,哪里容得下他们懈怠。所以,急报yi进宫,这些大臣们就聚在了yi起。

    林雨桐的眉头yi挑,“你只管去禀报就是。就说是十万火急之事。”

    何嬷嬷看林雨桐的样子,就信了这说话。她脚步匆匆的掀帘子进去。正听见甘氏道:“本宫也没想到边关打了这么yi个大胜仗之前还有些担忧,如今这心才算是放在了肚子里!”她说着,看见何嬷嬷进来了,语气就yi顿,示意何嬷嬷有话就说。

    何嬷嬷左右看看,见几位议事阁大臣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就道:“公主殿下在殿外求见。十万火急!”

    甘氏yi愣,看向何嬷嬷。就见何嬷嬷点头,知道这是真有事。她就笑道:“刚来了yi个八百里加急的,如今又来了yi个十万火急的。还真是yi个比yi个急。事多咱们也不怕,就怕这种突如其来的急事,打的人措手不及。”

    郭常和点点头,只道:“娘娘说的事。”

    甘氏就对何嬷嬷摆手:“请公主进来吧。这yi大早进宫,也是难为她了。”

    林雨桐yi掀开帘子进来,御书房yi下子就静了下来。她yi身月牙白的男装长袍上,点点血迹显得特别醒目。身上又披着yi个黑色的貂皮大氅,那本来柔顺的毛也变的yi撮yi撮的。头发更是松松垮垮的随意拢在头顶上,细碎的头发贴在脸上脖子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狼狈。

    甘氏手里的茶盏yi下子掉在地上,她豁然而起,“你不是去了御林军驻地了吗?怎么这么狼狈?温云山反了不成?”

    林雨桐上前给甘氏见礼,郭常和带着六部尚书又对林雨桐行礼。

    繁琐的礼仪之后,林雨桐才道:“昨晚寇准带人,说是奉旨宣我回京”

    “什么?”甘氏的脸色yi下子就白了,这事根本没有的事!“这个逆贼!”这么长的时间,都不知道寇准心有二意。若是宫里的事情被他察觉,宣扬了出去,可就坏了大事了。她yi把拉住林雨桐,“他人呢?”

    林雨桐眼睛闪了闪,就道:“死了!”

    甘氏这才松了yi口气,上下打量林雨桐:“你身上有没有哪里伤着了?”

    “没有。”林雨桐深吸yi口气,笑道:“多赖御林军两位副将姜中和冯源护送,才不至于被伏击”

    “伏击?”甘氏敏锐的抓住了这话,“你是说,半路还有截杀的?”

    “是!”林雨桐长叹yi声,“先是由寇准假传圣旨宣我出军营,紧跟着,半路就有七八十黑衣人截杀,甚是包括死士”

    “还有死士?”甘氏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真是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他这是为什么?他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在坐的几位都有些不安了。宸贵妃嘴里的他,他们自然知道这说的是谁。可这话叫他们怎么接。谁知道这是不是这母女二人在这里演双簧呢。

    林雨桐看了几人yi眼,自然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于是也没按着甘氏的话往下说。甘氏此时显得太着急了。林雨桐皱眉道:“只怕是寇准对林侯爷接任统领yi职不满吧。不过,京畿之地,出现宵小之辈却也不应该。御林军也不该只龟缩在营地了,也该出来布防清缴yi番了。”

    这话叫众人更不知道说什么了?难道说这实在是小题大做?

    可这yi旦进入备战状态,就不是轻易yi句话就能解决的事。都说是大炮yi响,黄金万两。这动辄都是要银子的。户部需要准备战事所需的粮草,以及战后的抚恤银子。工部得准备武器,这耗损向来都不是小数目。还有兵部,上下的调动调停,哪里是yi两句能说清楚的。

    甘氏朝下看了看,又看了看林雨桐,就道:“你觉得真有这个必要?”

    林雨桐这才看向甘氏手边的急报:“不是必要,是非常必要。因为我怀疑,您手里的这份急报,被人动了手脚。”

    这话真是叫屋里的人全都愣住了。

    甘氏的脸色yi下子就凝重起来,“你坐下说。我知道,你向来不是个信口开河之人。”

    林雨桐就将京城时碰见驿卒黄山之后的事都详细的说给甘氏和几位大臣听,“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所以,我有理由怀疑,当时跟黄山接触的那个所谓的山民,动手换走了里面的急报。”

    这个怀疑当然是十分有道理的。

    甘氏yi把拿起这急报,上下的看了看,还是看不出yi丝造假的痕迹。她摆摆手,对林雨桐道:“你先下去洗漱休息,这边的事不用你管。我跟几位大人会斟酌着办的。”

    等林雨桐退出去了,甘氏才叫何嬷嬷,“去叫了虚道长给瞧瞧,身上可有不好。要不是如今时局困顿,哪里要她去受这份罪。”

    何嬷嬷这才急急地追着林雨桐的脚步而去。

    甘氏的眼泪yi下子就下来了,对这几位大臣,声音带着哽咽:“如今这宫里,就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你们也都是有女儿的人,咱们将心比心,你们舍得自家的闺女受这样的苦楚。昨儿yi早就出京,去了宛平。到了地方,大概连口热水都没喝上,就又是被人诱杀,yi路逃亡。进了京城,心里还惦记着急报的事。我心疼,但我心里好歹能好受些。云隐虽不是皇子,但这yi件事yi件事办下来,有几个男儿能比得过她。”

    男人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如今,在他们面前流泪的偏偏还是个美人,又是个上位者的女人。作为男人,心里那点保护欲,瞬间就膨胀了起来。

    甘氏勉强擦了脸上的泪,起身对着议事阁的几人福了福身:“诸位大人,我如今能拜托的也只有各位了。”

    郭常和还没有说话,其他几位尚书,就连连表示,yi定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

    甘氏这才不好意思的起身坐下,“瞧我!到底是女人家,心里搁不住事。那咱们现在就叫那个黄山的驿卒过来问问。也不能说就听云隐的yi面之词。你们听听,若是真是这急报被换了,那该怎么做,还请各位好好的斟酌斟酌。”

    郭常和心里yi凛,这所谓的斟酌,可不是光只急报被调换的事。还有这急报被调换背后的事情。谁调换了急报?调换急报所谓何事?

    隐隐的,这矛头直指至今都没有回宫的太子。

    林雨桐此刻却泡在浴桶里,浑身上下洗了个透彻。等从浴桶里出来,甚是浑身都发酸了。谁在马上颠簸了yi天yi夜,都不会好受。

    洗漱完,穿了里衣,躺在榻上有些昏昏欲睡。尤其是将头发放下熏笼上,被热气熏着,更容易犯困。

    何嬷嬷走了进来,林雨桐就睁开眼:“嬷嬷怎么来了?”

    “殿下不吃点东西?”何嬷嬷身后跟着的几个宫女手里提着食盒。

    林雨桐从善如流的道:“给yi碗热汤就行。在城门外吃了yi碟子红薯馅的包谷面点心。”

    何嬷嬷的脸色就露出不忍来:“怎么吃那样的粗物?真是受苦了。”

    林雨桐哭笑不得,其实粗粮挺好吃的。她这会子也不辩驳,只接过yi边的yi个宫女递过来的汤碗才要说话,就觉得手里的感觉不对。这汤碗底下,倒像是黏着什么东西似得。她朝递给自己碗的宫女看去,就见她低着头,跟别的宫女并无两样。

    何嬷嬷见林雨桐瞅着yi个宫女瞧,就皱眉问道:“可是伺候的不妥当?”

    林雨桐就端起碗抿了yi小口,“怎么会?伺候的挺好的。汤只有小半碗,凉的快!是个有眼力见的。”

    何嬷嬷就笑:“小主子就是心善。”对yi个伺候的小丫头,也是能维护尽量的在维护。这样的心性,真是叫她又是喜欢,又是有些不放心。

    林雨桐的心思却全然不在何嬷嬷身上,手里拖着的碗,叫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谁这个时候给自己递送消息?见何嬷嬷还陪坐在yi边,就笑道:“嬷嬷去伺候母亲吧。她那里yi时半刻也离不得您。”

    何嬷嬷看着林雨桐喝汤,就笑道:“不急,主子叫了虚过来为您把脉。看看身上可有不妥当。”

    林雨桐没有拒绝:“那就他在侧殿等着。我吃完了,就叫他进来。又不是不肯吃药的小娃娃,还非得叫嬷嬷陪着。您去看着母亲吧。那些大臣也不是好相与的。”

    何嬷嬷这才叹了yi声,“也好。”yi会嘱咐了虚把完脉过去回话也是yi样。

    看着何嬷嬷走了出去,林雨桐才不急不缓的喝了汤,小心的将小竹筒从碗底上扣下来,将碗递回去,“不用了,撤下去分了吧。”

    看着鱼贯而出的侍膳宫女,林雨桐吩咐身边伺候的:“将帐子放下来,再请了虚道长进来把脉吧。”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里衣,“懒得再穿大衣服。”

    随着帐子放下,林雨桐将左手伸出帐子,却用右手倒出竹筒里的纸条。先不看纸条上的内容,第yi眼吸引她的,是纸条上盖着的yi个印章。这个印章是四爷的yi方小印。那么这传递消息的人,应该是奉了四爷的命令,给自己传递消息的暗卫吧。

    她不由的轻笑yi声,心里yi下子变得安稳踏实了起来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92章 庶子高门(7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