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95章 庶子高门(7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95章 庶子高门(7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9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95章 庶子高门(7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79

    实木的桌子,发出轰然倒地的声音。静站在原地,身体却前倾着,让她整个人在yi瞬间充满了攻击性。

    “你很会蛊惑人心。”静似乎对自己的失态有些懊恼。她站直了身体,看着林雨桐的眼神有些阴冷,“你的话没说完,还有什么要说的?”

    林雨桐摇摇头:“没有了。跟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我觉得,你能将自己的势力yi点yi点经营起来,就绝对不是yi个简单的人。真的将你跟我娘放在yi起比较,说实话,论起心智手段,你yi点也不差。而你跟我娘的差别只有两点,第yi,你生的没有我娘美貌。第二,你心里还有情。”

    没有情敌长的美,这绝对是yi块谁也不能碰触的伤口。更何况这伤口现在正新鲜,鲜血淋漓,被人这么yi碰触哪有不疼的道理。

    静的面色yi下子就不好了起来,“长的美又如何,还不是yi样人尽可夫”

    这话可就带了刺了!连自己也yi并骂进去了。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就行了,她爱骂就骂吧。

    静看着林雨桐神色不动的脸,眼睛眯了眯,“还真是小看你了。被人指着鼻子骂娘,你还能无动于衷,看来我还真是走眼了。”

    “我不生气你失望了?”林雨桐将被桌子砸倒的椅子扶起来,往身后拉了拉,椅子跟地面摩擦,这不大的密室里,顿时就是yi阵刺耳的噪音。她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yi坐,“不就是骂两句吗?我何必生气。谁人背后不骂人,谁人背后无人骂。唯yi的区别就是人前人后,生前死后。我看的开!你想骂就骂,只要高兴就好。”

    静轻笑yi声,“我再骂下去,不是显得连你也比不上了?”说着,也学者林雨桐的样子,将椅子扶起来,重重的拉扯,发出巨大的声音,然后将椅子提起来,猛地放下,直到椅子重重的落地,她才道,“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总得有目的吧。看样子,你们母女也不像是亲密无间。怎么?挑拨了我,就是用我去对付你母亲?”

    “我还没那么龌龊。”林雨桐轻笑yi声,“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用说给你听。至于说对付谁,那就更谈不上了。你进来了,难道还想着出去?”

    静眯着眼睛看林雨桐:“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意思。”林雨桐说着,闲闲的拨弄着自己的指甲。

    静的脸色yi变,看着林雨桐道:“你你不是yi个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人,那么,你不会贸然的跟你自己的母亲过不去。叫她不高兴了,这对你来说,没什么好处。以你的聪明,不会走这yi步!那么,对我下手,也应该不是你的意思。你们母女联手,想致我们以死地?”

    这可是你自己猜的!跟我没关系!

    林雨桐眼睑垂着,yi点也没叫对方看到她的眼神。好半天她才站起身,“你真的想多了。我还真就是个为所欲为的人。你待着吧!天荒地老的,但愿明空能想起你来。”

    静见林雨桐要走,也跟着站起来:“你既然是奉了宸贵妃的命令拿下我们。却又不肯下杀手,还连夜的审问了起来。云隐公主,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是啊!人不管干什么,都得有个动机吧。”林雨桐停下脚步,扭头问道,“我跟你说了这么多,总得有原因吧。你猜猜,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静轻笑yi声,“为什么?能为了什么?你不会跟你自己的母亲翻脸,那是不智!所以,唯yi对你有威胁的,就是明空。你怕明空真的到了宸贵妃的身边,你怕宸贵妃为了明空手里的势力,为明空生下孩子。这才真是威胁到你的地位了。”

    你这脑补真的是很好很强大!

    林雨桐看向静,“我早说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跟我说说明空,如何?”她重新回去,坐下,看着静,“你如今想出去,是不可能了。放虎归山的事,没人会做。你是想看着明空跟心上人双宿双飞呢,还是想借yi双折断了他的翅膀再将他带到你的面前?”她的声音低沉,眼里闪过yi丝奇异的光。

    静知道她这是蛊惑,但是还是不由的心动了。是啊!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汲汲营营了这么多年,却为她人做了嫁衣裳。凭什么自己信任的男人会为了别的女人背叛自己,欺骗自己?

    林雨桐凑到静的跟前,声音更低了起来,“折断了翅膀,就再了飞不走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都得跟你在yi起,哪怕是yi起走上断头台。至少,黄泉路上,跟你作伴的人是他!”

    静几乎脱口就要答应了,但随即就清醒了过来,差yi点就着了这位的道。她转瞬清醒了过来,“谁说我只有死路yi条,宸贵妃还真就不敢将我如何。我死了,她也别想活!”

    林雨桐站直了,眉头挑了挑,“我想,我明白了!”

    她挥了挥衣袖,耻笑yi声:“说你聪明,你还当真了。你也不想想,现在太子还在,我有什么理由对我娘的人出手。你的人马如今都归明空调度。是明空的人,就是我娘的人。这些人可是助力!我至于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吗?绕来绕去的,我就是为了要你最后yi句话,你刚才说,你死了,我娘也别想活。我心里这才明白你的依仗是什么。谁有本事叫宫里的贵妃给你陪葬?我想到了yi个人了虚!了虚的医术不错,但毒术更佳!想要杀人于无形,简直易如反掌。是这么回事吧?”

    静面色骤然yi变,牙关紧要,恨不能yi口吃了林雨桐。原来她在声东击西,在自己以为她的目标是明空的时候,口风稍微松了yi点,就她察觉到了端倪。宸贵妃奸诈,她的女人果然也不是好东西。手段比之宸贵妃更恶!更狠!

    林雨桐长叹yi声,对静倒是难得的同情起来,“其实宸贵妃的话是对的!女人yi旦陷入了情爱之中,双眼就被迷住了。你不是第yi个,也不是最后yi个。遇人不淑,这样的女人多了去了。我同情你,但是真不能放了你。”

    她没看静,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面色就沉凝了起来。了虚yi直跟在甘氏身边,满朝上下谁不知道他是永康帝极为信任的人。而他手里,yi定有静根本就没接触过的势力。而这势力既是甘氏想要利用的,但也极为忌惮的。再加上了虚的用毒手段

    她第三个想要见的人,是采。

    她相信,yi个蠢货是不值得了虚为他苦心谋划的。这采必然有他过人的地方。

    当门打开,采就坐在床沿上,看见林雨桐进来了,十分大方的站了起来,微微笑了笑,朝林雨桐拱手问安。yi点也不想是阶下囚,反而像是老友重逢。这跟他在酒楼里的表现可是有出入的。酒楼里,他想用宸贵妃压自己,显得年轻浮躁。而如今,却如yi块盈盈璞玉,自有光华。

    林雨桐朝采点点头,就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你也坐吧。”

    采苦笑yi声,但还是坐了下来,“殿下这是见过姑姑和雅了吧?”

    yi猜就中!

    林雨桐赞赏的看了yi眼采:“我如今更想听听你怎么说?”

    采抿着嘴,闻言站起身来,朝林雨桐yi礼,“殿下,说句心里话,我也是身不由己。从小到大,他们都说什么使命,可这世上哪里有什么使命。复国这些话,也不过是yi些野心家为了自己的私欲骗人骗己的罢了。我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史书杂记更是多有涉。他们要复国,可他们的国最初不也是从别人的手里夺来的!这天下的兴衰,朝代的更迭,本就是常事。为这个执迷那才真是误了!可我能做的又实在是有限的很。十二岁那年,那时候年少无知,将这些大道理讲给大人听,结果却是惹怒了众人。我被姑姑用鞭子打了yi段,关在水牢里正正yi个月,要不是雅偷偷给京城的长辈送信,我这条命当时就搭进去了。所以,从那次的事之后,我不能叫自己思考,不能叫自己有自己的见解。我强迫自己,yi起都听命行事。姑姑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她的心里想什么,我就强迫自己接受她的想法。只有如此,我的日子才好过yi些。你见过雅的话,就该知道,我跟她的血缘关系其实隔着远的很。跟静的关系,说是姑侄,但其实血脉早就淡了。像我这样的,生活是没有自由的。要是不能讨好大人,走出去的可能性都不大。我有时候想,要是没有他们说的,所谓的高贵血统该多好,我哪怕去做种田的庄稼汉,哪怕去酒楼里当个随传随到的小二哥,也比那样的生活好。”说着,他不好意的笑笑,这yi笑,让人在yi瞬间只觉得心酸,“跟殿下说这些,就是想告诉殿下,我早就对自己这身份厌烦了。我愿意将我知道的yi切都说出来。我不要别的,您也可以杀了我,关着我,但是我想求您的是,放了雅。那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给她在殿下的庄子上,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叫她平平安安的过这yi辈子就行了。我就只这yi点要求。我信得过殿下的人品,您绝对不会食言的。”

    这话九成九都是真话。

    但林雨桐知道,这里面至少又yi些违心的话。比如说他的要求。他想安排好雅应该是真的,但是在说到对他的处置时,他说了假话。没有谁愿意死,也没有说愿意失去自由。所以,他说杀了他关着他的话,都是假话。他在自己的面前,展现了坦诚的yi面,展现了仁义的yi面,展现了无奈的yi面,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自己看在他坦诚,仁义,又无可奈何的份上,对他面。

    这个采,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聪明。

    林雨桐放松的往椅背上yi靠:“你在我面前别玩心眼。”像你这种小鬼头我见的多了。“你知道我不会杀你,现在更不能这么yi直关着你。在不知道了虚的深浅的时候,我不能冒险。所以,摊开了说吧。你坦诚的还不够彻底!”

    采眼里的诧异yi闪而过,“殿下真是智多近乎妖。”他摇摇头,“之前我就觉得他们安排我接近殿下这事不妥当,现在更是觉得,这计划简直就是愚蠢。连殿下你的根底都没摸清楚,就yi厢情愿。这样要是都能成事,那才是见鬼了。”

    “所以呢?”林雨桐好整以暇的看向采,“你准备怎么做呢?”

    “我当然想要活着,但是我的口yi旦松了,只要从这里出去,我的命大概也交代了。”采面色yi正,“所以,我想投靠您,却只有yi种办法”

    “哦?”林雨桐嘴角翘起,“说说看。”

    采咬牙道:“暗地里我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但是明面上,我得跟着您。只有在您的身边,我的命才算保住了。”

    林雨桐这次真笑了:“反正你的任务是接近我,至于中间的过程,当然不重要。只要您在我身边,你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静会怎么样,对了虚来说也变的不重要了。想要得到,总是要舍得付出的。你得到了接近我的机会,而付出的仅仅是静而已。这点付出,了虚还真未必往心里去。所以,你的命算是保住了。了虚不知道你的背叛,但我同样也不知道你投靠过来是带着几分真心的,不是吗?”

    采苦笑道:“殿下不信任我,这个也算是情理之中。但我说什么都没办法证明我的心意到底是怎样。如今只看殿下是不是有勇气叫我留在您的身边了。都说日久见人心,我想,时间总是能证明yi切的。”

    “你这激将法不错。”林雨桐起身,“行了!跟我出去吧。你说的对,我现在还真是需要你在我身边的。但是你也要记住,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关你yi次,就能再关你第二次。下次,你的运气可就未必那么好了。”

    采拱手低头:“是!在下争取不叫殿下动手吧。”

    林雨桐又上下打量了采yi眼,“那就走吧。”

    “殿下!”采忙道,“静被关着,我也不说什么了。雅和武,我希望殿下也放了,要不然话可不好圆。”

    “武是怎么回事?”林雨桐扭头问道,“其实这次,要是只有你跟静接近我,我yi时之间还真就未必能摸到你们的底细。”

    采叹了yi声:“武的伸手不错,是负责保护我的安全的。至于说叫雅跟着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丫头有股子痴念头。除了静谁也压制不住她。要是我走了,她闹起来,偷偷跟着追出来,就坏了事。要是yi般人敢这么闹,早被静给收拾了,但是雅到底是静亲手带大的。”

    原来如此。

    林雨桐的手微微扬起,yi股子粉末就洒在采的脸上。看着采缓缓的倒下,她才拍拍手,走了出去。

    这密室的位置可不能露出去。所以,怎么可能叫他们清醒的从这里走出去。

    她从里面出来,黑玫就问,“还有yi个,您还要见见吗?”

    林雨桐摇摇头,“不见了。”她说着,就给三喜塞了瓶子,“除了年龄大的女人,剩下的都悄悄的带出去吧。”

    从密室里走了出来,冷风yi吹,她打了yi个冷颤。回到屋里,吃了饭,早早的歇了,直到晚上过了子时,林雨桐才又起身。

    “主子”三喜迷迷糊糊的起来,“您这是”

    “别声张”林雨桐不叫三喜掌灯,“我出去yi趟,天亮之前回来。你在屋里守着。”

    三喜yi下子就醒了:“主子,这大半夜的,您这是上哪去?”

    林雨桐将衣服穿好,才道:“我去yi趟御林军,这事不想叫别人知道,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三喜抿着嘴点点头:“我懂!谁也不会知道的。”

    林雨桐yi身紧身衣,从温家的别院里跃强出来。刚落地,yi边的林子里就传来yi声蛐蛐叫声。她yi叹,心说,你用什么声音不行啊,这大冬天有蛐蛐叫,这不是摆明了有鬼吗?

    “出来吧。是我!”她朝林子里叫了yi声。

    果然yi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yi个大汉牵着两匹马走了出来,“殿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藏在大慈恩寺那支人马统领徐茂才。

    “来的时间不短了吧。”林雨桐接过yi匹马的缰绳,小声的问道。

    “看到您传召的暗号,就赶过来了。也才等了半个时辰而已。”徐茂才说着,就问道,“殿下,可是有什么急事?”

    林雨桐嗯了yi声,“上马!”

    徐茂才应了yi声,林雨桐不说他也不问。翻身上马。跟在林雨桐身后就走。

    马蹄上包着棉花包,静悄悄的,谁也没惊动。

    走了十多里路,徐茂才就知道这是哪了。他实在没想打公主会带他到御林军的驻地。

    离营地还有二里路的距离,林雨桐就翻身下马,“前面就进入了防区了。咱们自己摸过去还行,带着马,却绝对不行。”

    摸过去?

    这是不打算光明正大的进营地,到底是避讳着谁?

    他不敢问,只利索的将两匹马牵到林子里安置好,才又出来,“这就走吧。”

    两人避开岗哨,慢慢的摸过去。到了外围,这里的巡逻就更加密集了。周围都是繁茂的荆棘丛,yi看就是特意栽种的,已经好多年了。长的又密又粗,yi人半高,想从这里面钻进去可不是容易的。而且也不可能不发出动静。这叫人yi时就给难住了。

    徐茂才将腰里的佩刀拿出来,“要不”

    话没没说完,就被林雨桐抬手制止了,“你听!”

    不远处的荆棘丛发出yi阵响动。这是有人想从里面出来。

    这还真是巧了。犯到公主的手里了。

    徐茂才想,这是哪个倒霉蛋想半夜出来去附近的村里幽会相好的?怎么这么不长眼,被公主给逮住了。

    林雨桐眯着眼,蹲在原地没动,yi大功夫,就从荆棘丛里钻出yi个人来。就见这人拍着身上的土,嘴里念叨着:“赶明老子将这鬼玩意yi把火烧了。可扎死老子了。”

    这声音还真是熟悉!

    老姜姜中!

    他怎么跑出来了?

    姜中往前走了两步,林雨桐抬脚yi拌,姜中还以为是巡逻的小子呢,开口就骂道:“长眼睛了没?看看老子是谁?”还好,他顾虑着私自出营地到底是影响不好,也不敢高声,否则非得把人给招来不少。

    “老子?”林雨桐轻哼yi声,“给谁当老子呢?”

    姜中yi听这声音,浑身都yi哆嗦,只觉得浑身都往外冒泡泡。他蹲下身,凑近林雨桐yi瞧,顿时有些惊喜,“殿下?真是您啊!您不是在温家的别院里住着呢吗?怎么大半夜的跑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温家别院?”林雨桐警惕的问了yi声,“你这大半夜私自出营又是为了什么?”

    姜中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yi声,眼珠子左右的乱转,就是不敢看林雨桐,“那个温夫人回京了,打发人来跟我们老帅说了yi声。我这不是刚好在老帅的账外,就给听了yi耳朵嘛!”要不是实在想见她,自己何必半晚上往出跑。不就是为了溜过去看她yi眼。哪怕在她窗外站站也好啊。这事自然是不能说的,他丢不起这个人。正想怎么转移话题呢,就看到yi边的徐茂才,“这是谁?”

    林雨桐也不愿意跟这个浑人掰扯,吩咐道:“带我去见老帅,我不想叫人知道我来过。”

    姜中脸色的神色就郑重起来了,yi个公主大半夜不睡觉跑来要见老帅,肯定不是小事。他马上朝左右看看,伸手拽了yi根枯草在嘴里嚼了嚼,才道:“您等着,在这里哪也别去。我带老帅出来。”

    这办法也行!

    林雨桐瞧着他利索的又钻回去,也就不动了。

    徐茂才的脸色就比较奇怪了,将老帅带出来,怎么带出来,也从荆棘丛里往出钻吗?

    温云山当然不可能跟着姜中这坑货往出钻了。他跟在姜中身后,看着姜中悄无声息的钻进去,才轻哼yi声,转身就走。不大功夫,就到了营门口。巡逻的看见了,他就打个手势,这是要巡查的意思。

    所以,姜中爬出来不见身后的动静,就又钻进去,想瞧瞧老帅到底怎么回去?

    结果头都伸进去了,腿却被人给摁住了。

    林雨桐轻笑yi声,摁住姜中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帅温云山。姜中刚钻进去瞧老帅去哪了,老帅就闪身出来了。

    “抓住个私自出营的,你们两个,给我押着他回去。”温云山提着姜中的腿将人给拉住来,对着林雨桐和徐茂才说了这么yi句。

    姜中幽怨的看了yi眼温云山,明明能光明正大走出来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徐茂才像模像样的押着姜中,林雨桐跟在身后,由温云山带路,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别人还当是老帅亲自巡查揪住了个违反军规的呢。

    等进了大帐,温云山才要行礼,就被林雨桐拦了,“老帅,不要讲虚礼了。咱们的时间不多。”

    温云山看了姜中yi眼,“你私自出营,该受什么处罚自己不清楚吗?去外面站着去。”

    我这不是戴罪立功了吗?没有我私自出营,公主能顺利进来?姜中将这话在嘴里转了yi圈,马上就明白了,这不是要罚自己,这是叫自己出去看着点。

    姜中郑重的应道:“围着大帐跑到您喊停为止。”

    林雨桐暗暗点头,他守在外面,大帐里完全能放心说话。等姜中出去,外面响起脚步声,林雨桐才道:“我给老帅介绍yi下。这是徐茂才徐统领!”

    徐统领?

    哪来的?这满朝上下的武官履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这个人却从来没见过。能内称为统领,手下没有两万人都当不起这个称呼。

    看出温云山的疑惑,林雨桐才简单的将徐茂才的身份说了yi下。

    “原来是先帝布下的奇兵!”温云山还真是没想到。不过既然林雨桐将人带来了,那这人的身份就不容怀疑了。两人相互见了礼,三个人才坐下。

    林雨桐低声道:“你们yi定疑惑,我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悄悄的要见你们。不瞒你们说,能放在太阳下的事,谁愿意晚上偷着做呢?”

    徐茂才拱手道:“请殿下直言,上刀山下火海,咱们不敢犹豫。”

    林雨桐苦笑yi声:“要是我想叫二位抗旨呢?”

    什么?

    温云山和徐茂才对视yi眼,yi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抗旨?又为什么要抗旨?

    温云山看着林雨桐,“殿下,咱们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老臣也知道,您绝对不是yi个信口开河的人。更不是yi个拿属下的性命不当命的人。”

    “多谢老帅的信任。”林雨桐抿嘴道:“我这次回京,京城里刚好收到yi份八百里急报”她低声将发现急报的蹊跷细细的说给两人听,“这急报是假的!可真的上挂面究竟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朝里的几位大人都认为是太子将真急报给换了。所以,太子的处境现在很不妙。yi旦从太子的手里找到那真急报,朝廷必然是按照这急报的内容摆兵布阵的。可是,老帅啊!您是三朝元老了,什么事是您没见过的。这从太子手里找到的急报就yi定会是真的吗?”

    徐茂才面色yi变:“殿下怀疑,太子会将真急报密下,用yi封假的调动各军,然后他好钻空子。”

    林雨桐摇摇头,看向温云山。

    温云山叹了yi声,“殿下是担心太子拿到手里的急报本来就是假的。有人想利用这个机会陷害太子。”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徐茂才将事情在心里重新过了yi遍,这才有点明白了。这意思是说,有人先将急报给截获了,然后制造了两份截然不同的假急报。将打了胜仗的那yi份给了朝廷,而将虚造的有战报的急报给了太子。朝廷发现急报是假的,怀疑到了太子身上。yi旦从太子身上找到急报,里面的内容跟朝廷得到的截然相反,又将战报做的以假乱真,那么,朝廷自然会认为太子身上搜出来的才是真的。那么,接下来,调兵遣将,自然是按照从太子那里来的急报安排的。可如此yi来,却跟真实的战况有了偏差。真要是按照人家的安排走,京城的门户可就真是大开了。

    “这是该禀告陛下的!”他想也不想的这么说了yi句。

    温云山的面色不好看,看了徐茂才yi眼,觉得这人还是太年轻。这事能说公主能不说吗?之所以没说,只怕是有难言之隐吧。他低声问道:“殿下是怀疑,陛下身边的亲信有问题?”

    徐茂才这才yi愣,对啊!只能是这样。yi定是皇帝对此人的信任大过公主。公主没凭没据,能怎么说呢?

    林雨桐对温云山点点头,他虽没猜到十成,也猜到了八成。

    她此刻怀疑的人就是了虚这个老道!

    无奈,甘氏跟了虚之间的合作关系,又是针对太子的,想叫甘氏罢手这绝对不可能。甘氏手里的所谓的真急报,不也是依靠了虚的人手得到的。真假谁也说不准!她又将这急报给了太子,想要坑太子yi把。却在不知不觉中,大概已经掉到了虚的坑里去了。

    这在她见了采之后才想到的。了虚知道了皇宫里的太多隐秘,又知道甘氏和太子之间的矛盾,偏巧,边关战事不利,北辽的铁蹄可能威胁京师安全。那么在这内外矛盾交困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能趁机干yi票大的。直等京城yi乱,他将皇宫里永康帝被甘氏害死的消息散布出去,而那时的太子应为急报的事已经算是废了。自己的身边又都是他安排的人,那么,想取yi个公主的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了虚自己老了,不能到台前亲自上阵,但是采确实yi个极有天赋的继承人。他是有成功的机会的。

    心里有了这样的怀疑,她就不能不提前做点安排。所以,才有了今晚这yi趟。

    “不管朝廷如何,不管太子如何,这都不是军人该管的事。”林雨桐看向两人,“这江山的安稳,百姓的安全,比这些都重的多。如今,我们要商量的是,咱们这兵该怎么布置?不管来犯之敌从哪个方向来,咱们这条防线都不能被冲破!这是底线!”

    温云山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郑重多了,这才是为君者该有的心胸和气魄。认真比起来,这位比太子更像为君者。他起身,将大帐里的屏风上青布解开,露出地图来。

    林雨桐yi见他这动作,就知道,这位老帅这是应下了。

    这么大的事,yi家子都得跟着担干系。林雨桐有些感慨:“本来这对于老帅来说,就是不情之请,您这样,倒叫我”她起身,恭恭敬敬的朝温云山行了yi礼,“千言万语,就在这yi礼当中了。”

    温云山赶紧避开道:“殿下,这不光是事关江山和百姓,还事关数万将士的性命。马革裹尸,是将军的宿命。我希望他们能英勇的死在战场上,而不愿意他们被胡乱指挥着枉送了性命!”

    徐茂才朝林雨桐点点头,“老帅说的是!谁家里没有父母妻儿?不能叫他们死的这么窝囊。”

    林雨桐又是yi礼:“那就拜托了。说实话,我对于调兵遣将,并不擅长。外行指挥内行的事,坚决不能做。所以,我今儿只旁听。二位统帅拿主意便好。我信得过!”

    温云山和徐茂才对视yi眼,这就更难得了。为君者不懂瞎指挥的时候多了去了,她能做到这yi点,可着实不容易。

    两人见林雨桐不是客气,是真的不言语,只在yi边听着看着,更像是在默默的学着。也就再没有顾忌。在地图上推演了起来。

    算计着人马,算计着地形,不管怎么排布,“兵力都不够!”

    “禁卫军呢?”温云山看向林雨桐,“殿下可能调动禁卫军?”

    林雨桐的手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着,好半天才道:“禁卫军我调动不了。但是五城兵马司可以。”

    “五城兵马司?”徐茂才摇摇头,“战力不行!撑yi两天或许可以,但是”

    林雨桐想到四爷去接手的破弩军,“还有yi支人马,如今不知道走到哪了?先叫五城兵马司的人顶着,他们应该能及时回来。要是实在回不来,禁卫军那里我再去说话”

    “有把握吗?”温云山眼里闪过忧虑。

    林雨桐哼笑yi声,玩笑般的道:“不让调动?我就死给他们看!yi哭二闹三上吊,我也撒yi回泼又怎样?放心,他们不会看着我的死的!”甘氏和林长亘可是亲爹亲妈,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温云山:“”这话叫人听着真是心酸!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95章 庶子高门(7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