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97章 庶子高门(8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97章 庶子高门(8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79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97章 庶子高门(8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8yi

    皇上驾崩了!

    大殿里yi时间静的可怕。

    议事阁的几位大人和宗室里知道内情的几位王爷,眼神隐晦的碰触了yi下,就各自分开了。这事怎么说的?整个就闹的他们措手不及!当时不是说好的吗?等着长危机过去之后再说。可宸贵妃这是闹什么?为什么提前将这事给爆出来了。

    别的人还罢了,郭常和看着手里的急报,直觉得浑身发软。大敌当前,偏偏的,在这个时候,说皇帝驾崩了。

    这是会出大事的!

    上面的位子空下来,这天下想坐上这个位子的人可太多了。不说别人,就是今儿这在场的宗室,哪个心里能没有小九九?他们这会子目瞪口呆的惊愕,谁知道这心里是不是有些窃喜呢。

    他摇摇头,这实在算不上明智。

    “陛下”猛地,大殿里传来yi声哭声。这yi声,像是瞬间将整个大殿给激活了yi般。众人都慢慢的起身,然后跪倒在地上哭成yi片。

    甘氏yi副悲恸不已的样子,背过众人,浑身颤抖着扶着椅子才能站稳。

    林雨桐慢慢的站起来,看着还呆立在大殿里的太子,这才yi步yi步的走过去,站在大殿中间,拱手对甘氏道:“母妃,如今且不是悲伤的时候。您还是先去看看陛下请几位王爷陪同”皇上死了,你们连看都不去看,就在这里哭嚎上了。这人去世了,得由太医认定,还得要大臣跟宗室,包括皇后后妃皇子yi起确认,才作数的。之后,才能按照遗诏,先确认了新帝,接下来,才能由新帝安排丧事。毕竟,这丧事的规格,谥号等都不是谁敢轻易定下的。而如今麻烦的就是,太子可没废呢!

    不管皇上是不是真的因为惊怒交加才死的,可太子的名分就在这呢。

    怎么办?

    她扭头,看向郭常和。郭常和手里捏着的急报,就是压死太子的最后yi根稻草。

    郭常和哪里能不知道这份急报的分量。可这毕竟事关边关战事,不能不上报。但若是上报了,那么太子身上这最后yi刀可就是自己捅过去的。如今在要紧关头,自己没人会说什么,但是等时过境迁,别人会怎么说呢?毕竟今晚的事里,明显的透着yi股子阴谋的味道。

    林雨桐对甘氏说了话,就扭头看向郭常和:“郭丞相,你贵为宰辅,还请跟各位王爷yi起过去yi趟吧。”说着,就伸出手。

    郭常和yi愣,就抬头对上了林雨桐的眼睛,见她伸手过了,他习惯性的就将手里的急报递了过去。可等交出去了,他心里就马上后悔。这要是云隐公主先拿太子开刀怎么办?

    却不想林雨桐将急报拿起来三两眼的看了yi遍,就整个都收了起来,往袖口yi塞,直接出言道:“谨国公,安排人送诸位女眷出宫。”

    金成安yi愣,还是拱手应了yi声。大殿里的女人除了大长公主都退了出去。金成安这才朝林雨桐点点头,退了出去。

    而瑜亲王等人也站起来,他们现在都急着要跟宸贵妃谈了yi谈,今晚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就是,这新君该怎么确立的?

    因此,几人开始催促甘氏:“公主说的是,请娘娘移步。”

    甘氏转过身来,满脸泪痕,面色苍白,身子yi动,仿佛要跌倒yi般。何嬷嬷搀扶着甘氏,慢慢的朝外走。整个过程,甘氏像是被抽走了灵魂yi般。谁看了,心里都觉得不是滋味。

    跟着甘氏yi起过去的,就是几位宗室的王爷,随后跟着议事阁几位大臣。

    “礼部尚书陈大人,兵部尚书方大人,两位大人情留步。”林雨桐没有动,而是开口留住了陈胜和方天。

    甘氏的脚步yi顿,眉头微微皱起,扭头看向林雨桐:“云隐,先去看看你父皇吧。”

    是啊!皇上去了,膝下就这yi点骨血,不去不像话。

    林雨桐攥着手里的急报,这东西交给谁,太子今儿都保不住了。她不是想保住太子,她是不想这个时候叫朝廷再地震yi次。皇帝没了,太子废了,可就全乱套了。

    她还没说话,慧大长公主就站起来,“你虽然不在宗谱之上,但到底是亲骨肉,去瞧瞧,这里有我呢。”她看向林雨桐的袖口,又看向林长亘,好像在说,你不将东西拿出来,林长亘这个知情人也是会说话的。

    大殿里的人就这么直愣愣的都看向林雨桐,不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她在犹豫什么?要做个不孝女吗?

    林长亘看向林雨桐,低声道:“殿下!别瞒着了。这边关急报是真的!”

    众人还yi头雾水,可慧大长公主面色骤然yi变,“什么边关急报?不是说打了胜仗了吗?究竟怎么回事?”靖安侯是她的丈夫,丈夫去了边关督战,这吉凶岂是玩笑?

    林雨桐闭了闭眼睛,别人要是敢随意的插话,她yi脚都踹过去了。可林长亘是原主的亲生父亲,在天下人眼里,更是自己的养父兼恩人。她不能有yi丝失礼的地方。

    她闭了闭眼睛,还没有说话,慧长公主yi把就将林雨桐塞在袖子的急报给扯出来。

    “大长公主!”林雨桐yi把按住对方要打开急报的手,忙道:“您是宗室长辈,大局为重的道理,不用我来说吧。”

    大长公主本就心急,林雨桐说了什么,压根没听到耳朵里去。满脑子都是边关的战事,都是丈夫的安危。

    林雨桐见她这样,就开口要说话,甘氏突然道:“云隐,去看看你父皇。”

    郭常和自然懂林雨桐的意思,这位公主难得的是没有私心,可是人家已经算计好的事情,不是她yi个人能力挽狂澜的。他躬身对着林雨桐行礼,“殿下,走吧!”

    林雨桐看着甘氏,眼里闪过yi丝无奈,但到底放开了大长公主。

    还没等走到门口,就听见大长公主发出yi声尖厉的嘶吼声:“太子!你怎么配当太子!”

    几位宗室的王爷脚步yi下子就顿住了。要是这个时候连太子都废了,那么他们家自家的孩子才真的算是有机会了。

    甘氏看向瑜亲王:“太子太子的事,如今只有几位宗室的长辈看着办了。本宫跟皇后管不了,也没法管。”说着,就拽了yi把林雨桐,“我们母女先去看陛下”

    林雨桐被甘氏拉着着,脚下生风的离开了大殿,往御书房而去。后面跟着的,是郭常和跟几位尚书。

    御书房里,太医院的太医都在。龙床上躺着的,可不正是永康帝。

    “陛下”甘氏坐在龙床边上,摇了摇,就看向太医令,“陛下到底是如何了?”

    那太医令有几分战战兢兢,跪在低声摇摇头:“娘娘陛下真的驾崩了!”

    甘氏朝太医们挥挥手:“下去吧!你们都下去吧。”

    林雨桐不去管太医,只是看着床上的永康帝。不用近前都可以看出,永康帝这尸身是真身,而且是刚死的真身!她心里有些愕然,她yi直都以为永康帝是真死了!原来不是!

    她能看出这里面的差别,但是郭常和几人却真的看不出来。不过,已经死了半月的人,拉出来重新死yi次,这个人还偏偏是帝王,总叫人心里觉得十分的不是滋味。

    等太医们都退出去了。这御书房剩下的人里,也句没必要做戏了。

    “陛下去了这么久了。多少伤心事,如今也伤心完了。”甘氏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就朝外殿走去,“咱们出去说话吧。”

    yi行人在外殿坐下,谁都没有说话。

    甘氏看向议事阁的七个大人,“我知道你们心里想问什么?第yi,想问本宫为什么突然爆出太子的事?第二,是想问这接下来皇位的归属。”

    郭常和抬起头,看了yi眼林雨桐才道:“还有第三!那份急报臣看了,公主殿下也看了。这场危机该怎么过?也是当务之急。”

    方天眼里闪过yi丝惊讶,“殿下刚才叫住臣,是想问部署兵力之事?”

    林雨桐点点头:“在我看来,陛下新丧,太子”她语气顿了yi下,“我本想等这事过了,再说太子在这其中的过失。毕竟,如今太子在,则朝堂的稳定就在。可现在看来,是我yi厢情愿了。我愿意压下这事,以大局为重,但是宗室的几位王爷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太子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人人都有私心,宗室这些人如今盯着那张龙椅,眼珠子都红了。自然是容不下太子!而推了太子yi把的,不是别人,真是跟太子血脉最近亲,在宗室中又最是德高望重的慧大长公主。yi个担心丈夫的妻子,哪里有什么理智。那些宗室王爷还不都是趁乱插yi脚,都打着趁乱yi棍子敲死太子的主意。

    几人点点头,这位殿下能顾全大局,也算是难能可贵。

    甘氏没有说话,也对林雨桐此时说的话表示赞赏。话里话外,见太子的事推在宗室身上,也还不算糊涂。刚才见她竟然还想着保住太子,险些将自己气死。算计到现在,这每yi步都不容易。从左家庄将太子秘密的带到宫里,再到安排林长亘找人演了这么yi出平叛的好戏,将气死皇上,图谋造反的责任全都推到太子身上。又透出消息,引得大长公主盯着急报这事不撒手,连着宗室里那些王爷的心思,都yiyi算计在里面了。这任何yi步出现了偏差,都是要坏了大事的。还好,这孩子还没糊涂透顶。

    林雨桐见甘氏脸上的神色和缓了,这才继续道:“可如今另立新君,却绝不能轻率。所以,我的意见,是先叫宗室里推选吧。推选上来之后,咱们再行定夺。”

    甘氏眼里就闪过yi丝光彩,这才是自己的闺女!这个主意跟她可是不谋而合了。

    郭常和嘴角动了动,心道:这看似是大撒把的将册立新君的权力给了宗室,可这却是裹着蜜糖的啊!为了能脱颖而出,只怕这些王爷之间少不得大打出手,不将所有的竞争对手都踩到脚底下,这事都不算完。他现在有理由怀疑,这位殿下是在给她自己的驸马争取时间。他砸吧了yi下嘴,又品了yi下这位公主刚才的话,越想越觉得滋味无穷。说什么推选上来之后,咱们再行定夺。也就是说,等宗室那伙子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了,最后的赢家也未必就是赢家,在行定夺这话的意思,可真是丰富。还有那个咱们,这咱们是指谁?可不指的就是她们母女和在座的七个人吗?这话叫人听着舒服,觉得被上面看中了。可潜意识里,估计也不由的将自己当做了跟宸贵妃和云隐公主亲近的人,这关系瞬间就拉进了,好像在说,你瞧,咱们几个才是yi伙的。可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呢?只怕就是叫自己这七个人,来掣肘宗室!

    他心里啧啧称奇,这位说话,实在是有水平。从头到尾,话都不多,可这其中,包含的东西却太多了。那yi手拉拢人心,权衡利弊,平衡势力,玩的这叫yi个炉火纯青。关键是,人家yi直是忧国忧民,以大局为重的。叫人在心里,就不由的又多了几分好感。

    再想想那位将自己给玩到绝境的太子,他不由的叹了yi声,难不成这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端亲王没赢,他的儿子即便被强行扶上太子之位,还是yi样的坐不稳。连yi个丫头都比不上!

    林雨桐见几位没有说话,就追问了yi句:“几位大人觉得可行吗?”

    郭常和朝几个下属看了yi眼,才回道:“可行!自然是可行的。”

    林雨桐这才接话:“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就将章程定下来。礼部处理陛下的丧事,兵部户部工部,相互协作调度,应付眼前京城的危局。刑部连同兵马司,要确保京城内安稳。尤其要注意市面上有没有囤积居奇,趁机发国难财的。若是有,不管是谁,都要从严从重惩处。要确保京城人心安稳。郭丞相和吏部尚书,负责朝廷的日常事务。”她说着,就朝甘氏看去,“娘,你这段时间,自然是要忙着陛下的丧事,另yi方面,宗室里那些扯皮的事,官司估计都得打到您面前,再说,新君事关重大,您盯着这事即可。儿臣愿意领兵部、刑部,工部,京城的安全,都由我来负责,可好?”

    闹了半天,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甘氏挑眉,这是不想叫自己插手军权吧?她摇摇头:“你现在是御林军的监军,这点事你都没弄明白呢,这军国大事,可不能让你由着性子来。”

    “那您觉得除了我,谁合适在京城督战呢?”林雨桐这次没有再退让,直言问道。在太子的问题上,她退了yi步。在刚才,又帮着她将她不好说的话都替她说了。为的不就是这yi退yi进吗?

    甘氏手指点着桌面,好似真的在斟酌人选。半晌才道:“林长亘此次平叛,反应机敏,出手果断。他又是武勋人家出身,统领禁卫军也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我看就叫林长亘督战吧。”

    林雨桐顿时就yi噎,抬眼不满的朝甘氏看去。

    甘氏低声哄道:“战场上刀枪无眼,不是你瞎闹的地方。再说,陛下新丧,要是连你都不在灵堂守着,她走的该有多凄凉啊!”

    孝道,这又是yi个自己根本没办法拒绝的理由。

    不能跟不给永康帝这个亲生父亲守孝,不能跟林长亘这个养父抢权力。

    这都是孝道!

    林雨桐的话在嘴里转了好几圈,到底什么也没说,当着臣子的面跟甘氏起冲突,这实在是不智!她行了yi礼,“谨遵母妃吩咐!儿臣先告退。”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锦绣光华的大礼服,确实得换下来了。

    甘氏脸上就松了yi份:“乖!去吧。”

    从御书房出来,林雨桐站在风里。抬头看着廊下那yi盏盏流光溢彩的灯,听着远远的传来yi声声的爆竹声,她想起四爷的话,他说,政治就是yi种妥协。这话没错!可她妥协了,对方似乎并没有因此也做出相应的妥协。他又说过,那是因为yi方的实力还不够!她现在终于明白这话的意思了。

    “姑娘,站在这里多冷啊!”何嬷嬷过去,扶着林雨桐的胳膊,“老奴服侍姑娘回去换衣服吧。”

    林雨桐顺着何嬷嬷的胳膊往前走,yi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何嬷嬷叹了yi声就道:“姑娘别不高兴。主子确实是为了您好。既然知道有危险,主子万万不会叫您去的。”

    “这话我信!”林雨桐笑着回了yi句。

    “这话本不该老奴来说”何嬷嬷打量林雨桐的神色,低声道:“不管主子做什么,都有她的苦衷。在心里,也从来没想着叫姑娘你受委屈。”

    “这话我也信。”林雨桐点点头。要不是如此,我又何必退让呢。自己不是人家的亲闺女,就不能要求人家对自己的心意有多纯。

    何嬷嬷yi下子就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说了。这话连在yi起都没有问题,可就是听着叫人觉得心酸。母女之间,需要有个人来解释,这本来就是yi种悲哀!

    林雨桐见何嬷嬷不说话,突然就道:“嬷嬷能不能打发人将我的丫头接进来,身边连个贴心的服侍的人都没有,我不习惯。这yi守孝,日子可短不了。”

    何嬷嬷忙应了yi声:“你放心,老奴yi会就打发人去。”

    等回了北辰宫,林雨桐换上孝服,宫女就端了汤圆来。林雨桐吃了五个,就摇摇头,“不吃了。时间不早了,灵堂该收拾出来了,我去灵堂。”

    灵堂设在奉先殿。才不大的功夫,宗室子弟就将整个奉先殿的内堂都跪满了。林雨桐从外面走了进来,跪在最前面的蒲团上。yi扭头,就看见身后的人是金守仁。他此刻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

    林雨桐心里yi动,他特意跪在这个位置,只怕是等着自己呢。这也刚好正中下怀。她将手里的的冥纸yi点yi点的放进火盆里,金守仁就在身后问道:“殿下,您到底有什么章程没有?元哥儿在宫里,这孩子跟您和老四的关系可比别人亲近多了。”

    “元哥儿?”林雨桐好似才要考虑的样子,“元哥儿自然是极好的。只是皇后和宸贵妃对李妃都极为厌恶,元哥儿只怕是”

    金守仁赶紧低声道:“大不了再将元哥儿记回大房名下。他的生母是林家女,而林侯爷如今的地位又非比寻常,总有几分机会的吧。”

    林雨桐心想,这到底是将这孩子当什么?今儿在这个名下,明儿换在那个名下。吃相未免太难看。她心里升起厌恶,但嘴上却道:“你要这么说,那还真是几分道理。不过,这事,还得跟国公爷商量,你抽身去叫人给国公爷传话,就说我有要事找他商议,叫他想办法来见我。”

    金守仁的心yi下子就落定了,“明白!我尽快去安排!”

    林雨桐脸上没有半分多余的神色,只专注的盯着明明灭灭的火焰,又将冥币给撒了进去。不管发生了什么,自己见金成安,跟他商量调动五城兵马司这yi个计划都不能改变。

    灵堂里发出yi阵阵的哭嚎声,yi个比yi个显得悲伤。真跟永康帝是他们的亲爹yi样。这些宗室出身的孩子,如今为了力争上游也是够拼的。倒显得林雨桐这个亲生的,不那么悲伤了。

    林雨桐就那么清冷的跪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也没什么人敢上前来查看。

    不长时间,后面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女眷怎么能在这里守孝呢?”

    “是啊!不合规矩!”

    “那可是孝子的位子!”

    林雨桐心里压着事呢,听见这些就烦。甘氏强行将自己留在宫里,又让人将自己带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叫自己牢牢的守住如今的这个位子吗?皇上没儿子,但摔盆当孝子的机会,也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从小老百姓家到皇室中,都是有讲究的,给老人摔盆的儿子,往后就是继承家业的儿子。如今,新君人选还在你争我夺中,谁能给永康帝摔盆,谁就比别人有优势。

    她正想的出神,就听外面传来脚步声。紧跟着灵堂就静了下来。

    “殿下,您不该在这里。”瑜亲王的声音清晰的穿过来。

    林雨桐的手下没有任何停顿,头都没回的说了yi声:“您说的是。”然后,她就真施施然的起身,站起来对着灵堂上了yi炷香,然后转身,看着瑜亲王连同身后的几位王爷,又福了福身,见这几分不闪不躲,受了全力,就心里yi叹,这永康帝yi死,这些人就以为自己再也翻不了身了。如今太子被他们yi废,他们以为这遴选新君的事全在他们手里攥着,就不免张狂了起来。她心中冷笑,眼神却看向站在瑜亲王身边的yi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上。这孩子是瑜亲王的孙子,眼神流转之间,带着几分桀骜。看向自己的眼神,更是带着几分贪婪。这孩子看着好,这才十三四岁年纪,眼底青黑,脚步虚浮,再加上看女人的眼神,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年纪不大,屋里只怕有了伺候的人了。林雨桐脸上不动声色,只指了他:“我瞧着这孩子不错,就叫他过来跪着吧。”

    将位子直接给让了出来。然后抬脚就往外面走。

    瑜亲王愕然,他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将人给打发了。但是天地良心,他是真没想叫自己的孙子现在就出头的。感受到了身后这些人炙热又嫉妒的眼神,他唯有苦笑。

    林雨桐起身去了灵堂的后殿,皇后和甘氏,还有yi个亲近的宗室女眷,都在这里守灵。

    甘氏见林雨桐进来了,面色微微yi变:“你怎么过来了?”

    林雨桐往她身边yi跪:“我瞧着瑜亲王的孙子挺好的,将位子让给他了。”

    多轻巧的yi句话。皇后诧异的朝林雨桐看过来,林雨桐微微的对皇后颔首。连大长公主对多看了林雨桐两眼,赞了yi声:“这孩子是个懂规矩的。”

    甘氏摇摇头,苦笑了yi声。心里却明白林雨桐的意思。那个位子真是那么好跪的!不知道身后有多少人等着撕了他呢。这样也好!

    林雨桐跪在yi边,脸上清淡的半点感情都没有。甘氏知道,她这是心里不高兴。可她暂时顾不上她高兴不高兴,得先应付大长公主。

    “边关的局势已经如此了。损失八成的兵力,再加上接到的急报晚了,只怕现在什么都完了。”大长公主哭着,跟甘氏小声道:“如今,南迁倒是和好主意。金陵的行宫也是极好的。暂时休养生息,再做打算也不迟。调戍边军回防吧。”

    林雨桐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这位长公主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这个时候怎么想着南迁了。即便捷报上说的再严重,但还不至于到了这yi步。现在守孝的守孝,理事的理事,国家这个大机器并没有停摆。怎么能轻易的弃都城呢?

    就听甘氏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怒气:“大长公主这话,叫人寒心。别人都能逃,唯有咱们这样的人不能逃。我就死,也要死在京城的!”

    这话音才落下,就听yi个女声道:“娘娘这话能代表谁的意思?得问问皇后娘娘怎么说?”

    林雨桐诧异的看过去,还真不认识这个老妇人。

    却突然听皇后出言道:“娘!不可放肆!”

    原来是皇后的母亲,那位奇葩的李老夫人。

    这才多大功夫,怎么什么人都跳出来了。

    林雨桐瞥见皇后朝甘氏看了yi眼,然后甘氏微微点头,皇后就突然开口了:“宸贵妃!你的气节本宫是知道的。但是陛下新丧,朝廷上下气势萎靡。几位宗室王爷提议南迁,这也不失为yi个老成的办法。”

    甘氏的脸上就露出顿时就有了怒色:“不管说的多冠冕堂皇,都掩盖不住他们怕死”

    “宸贵妃!”大长公主yi下子站起身来:“谁怕死?你说清楚谁怕死了?感情在边关出生入死的不是你的至亲!这个天下姓金,内宫里说话算数的是皇后,你yi个妃嫔,只有听命的,记住你的本分!”

    林雨桐愕然!这yi出戏是怎么个意思?怎么瞧着有些糊涂了?

    皇后明显是按照甘氏的意思,说的那番话。她yi面叫皇后表示支持南迁,yi面又坚决拒绝南迁,这不是自己个跟自己个较劲,相互挤兑吗?

    到底甘氏是想做什么?

    甘氏被大长公主当着这么多人削了面子,神色就有些不大好,“好!好!好!陛下尸骨未寒,你们yi个个的我也不多说了!你们要真是想南迁,那就走吧!但是我绝对不会走!”说着,就看着林雨桐,“你呢?云隐?你是走还是不走?”

    “不走!”林雨桐有点明白了,看着大殿里的其他人道:“死也要守在这里!”

    大长公主的嘴角抿了抿,看向林雨桐,眼里似乎带着点可惜。她郑重的问道:“你可想好了?你虽然没上族谱,但到底是陛下的嫡亲血脉。到了金陵,不管宗室推举谁为新帝,只要有我在,都不会叫人委屈了你!”

    林雨桐则皱眉看向大长公主,问道:“您这样,靖安侯知道吗?他yi辈子磊落,没做过逃兵,您要逼着他做逃兵吗?”

    大长公主的面色yi下子就白了起来:“你你懂什么?等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危急关头该怎么选择了。”

    林雨桐就闭嘴不言了。

    大长公主马上吩咐人:“将几位王爷请来,就说皇后已经答应宗室南迁之事了。”

    林雨桐朝皇后看去,却见皇后的脸上露出几分嘲讽,轻轻对甘氏点点头,就又是yi副菩萨样,再不开口。

    甘氏这是想将整个宗室都赶出京城吧。这么yi想,好似确实是yi条捷径。想上位,宗室的阻力最大!与其慢慢的耗着,倒不如直接从眼前给搬开!而宗室这些人,只要有人稍稍的引导挑拨,大概会觉得这是yi个极好的主意。为什么?因为京城内外的兵力跟他们没有yi点关系。即便推举了新君,也是yi个人家的傀儡。与其这样,倒不如另辟蹊径。yi旦南迁,固有的模式就会打破,如此,他们才有机会。等新君在金陵站稳脚跟,看甘氏还有什么把戏可以玩。到那时,不管是在金陵长待,还是在重回京城,都行。这才是可进可退!

    林雨桐不知道这yi切是甘氏早就谋划好的,还是她在知道了宗室的想法之后的顺水推舟。可不管是哪yi样,如今这局面都叫林雨桐觉得荒诞。因为从头至尾,除了自己和四爷,都没人预料到甘氏的真正想法。她从没想过依靠宗室,扶持金家的子弟,她多方谋划,从来都是为了她自己上位做准备的。没人能看知道她又这样的惊世骇俗的想法,所以,他们只能被动的被算计,而yi点也摸不准甘氏的心思。

    甘氏看着急匆匆过来的几位王爷:“你们带着陛下的灵柩南下,这yi点我不反对!但是留下!云隐留下!这朝中的大臣,想走的可以跟着你们走,但是不想走的,他们就还是朝中的官员,这yi点不能改变。”

    瑜亲王点点头:“这个自然,咱们暂时也没打算带大臣走!宗室南迁,只是为了避祸。这北地还是咱们大周的江山,万万不会将百官带走,叫天下的子民缺了父母官。”

    甘氏的脸色这才好些了:“如此,那我没什么好说了。”心里却耻笑,你们这不是不想带朝臣走,你们这是怕朝臣反对的太激烈,想到了金陵以后另外搭yi个摊子。可世上哪有那么美的事呢?她静静的跪下,再不说yi句话。

    第二天,金成安进宫,求见林雨桐。

    “宗室南迁的事,殿下怎么想?”金成安没有避讳,看门见山的问了yi句。

    林雨桐抬起眼睛:“您不会走的。我也没想走!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坦诚相待即可!”

    金成安的眼睛yi亮:“殿下说的是!我不会走!宗室走了才好,走了,咱们的机会才更大些。”

    林雨桐笑了笑:“我要你配合我,五城兵马司的调动之事,你能听我的命令。”

    金成安的眼睛闪了闪,就道:“这个我答应。但是我有件事,也需要殿下帮忙。”

    这就是跟自己交换人情了。你帮我,我帮你,原也是这个道理。

    “你说。”林雨桐半点都没有犹豫。

    金成安低声道:“我想将元哥儿抱回去。世子带着齐氏和元哥儿这次会跟着yi道南迁。”

    林雨桐嘴角翘了翘,原来还是打着两边下注的主意。她点点头:“好!yi会我叫人将孩子送回去。”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97章 庶子高门(8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