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698章 庶子高门(8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698章 庶子高门(8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698章 庶子高门(8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82

    送走金成安,林雨桐就叫三喜去请了何嬷嬷。

    何嬷嬷来的很快,听了林雨桐的意思,是要将那孩子送走,眼神闪了闪,就应了yi声:“如此也好!只是”她的话停下来,看了yi眼在yi边伺候的三喜。

    林雨桐朝三喜点点头,这丫头才对何嬷嬷福了福身,转身就出去了。

    何嬷嬷这次凑到林雨桐身边:“这元哥儿说起来,也是姑娘的亲外甥。如此叫这齐家的丫头带着”

    亲外甥不亲外甥的,林雨桐也从来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孩子没有亲爹娘疼,到底是可怜。在宫里这些日子,林雨桐从来没管过也从来不过问,自己问的多了,叫那些伺候孩子的人战战兢兢的,这孩子反而很有可能长不大就得夭折进去。但她这也知道,这宫里,里里外外的杂事,都是何嬷嬷在照管,那孩子也没跟着遭罪就是了。可何嬷嬷如今yi提,却叫林雨桐觉得十分奇怪。甘氏对林家不喜,何嬷嬷又何尝喜欢林家。尤其是元哥儿的生母林雨枝,曾经也算是甘氏庶长女。更因为这个庶长女,新婚的夫妻从此离心。对于林雨枝,甘氏现在根本就不记得这号人,自然不会跟小人物yi般见识。但是何嬷嬷即便不踩yi脚,也不会这么好心的想帮yi把吧。

    她不解的看向何嬷嬷:“这是金成安跟我提出来的。而我也觉得强留这孩子在宫里,迟早是个麻烦。至于说人家带回来,这孩子该归谁来抚养,我不想插手。也犯不上来招惹这个麻烦。我管yi次,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何嬷嬷嘴角动了动:“老奴只是想着那孩子可怜。主子和姑娘何尝不是这样母女分离的。这孩子真要跟着去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林雨桐的眼神就十分锐利的看向何嬷嬷:“嬷嬷,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这么吞吞吐吐的。”

    “姑娘”何嬷嬷郑重的行了yi礼,“姑娘,这辈子我都没做过对不住主子的事。”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究竟是想说什么?

    林雨桐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嬷嬷的忠心娘也知道。”

    何嬷嬷摇摇头,面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笑意:“姑娘,老奴不是在表功。老奴是想给主子积福!”

    这话的意思好似跟根式有些牵扯。

    “那是我亲娘!”林雨桐指着椅子叫何嬷嬷坐了,这才道:“嬷嬷究竟想说什么,只管说吧。您是跟着母亲的老人了,看着母亲长大,陪着母亲yi路走来。她这些年过的不好,您只怕比她更受煎熬。您的心意,我是知道的。我娘如今我也看出几分了。她越发的听不进人言不说这个,背叛这种事,轮不到您身上。”

    何嬷嬷的眼圈yi下子就红了,低声道:“姑娘这么说,我心里就安稳了。今儿我来就是想提醒姑娘yi句,若是这宗室里,还有什么人跟姑娘亲厚,姑娘不妨搭把手暗地里救上yi救!”说着,就站起身,在林雨桐目瞪口呆中转身就走,临出门了,脚下yi顿,头也不回的道:“瑜亲王家的孙子,今早出宫的时候从马上摔下来,当场就摔死了。林侯爷去查了,结果还没报上来,但如今外面却风言风语,将几家亲王都拉了进来。说什么的都有。”

    林雨桐的面色就沉了下来。瑜亲王的孙子,就是昨晚自己将孝子的位子让出去的小子。那份得意还没等到天亮堂,人就死了。而如今的风言风语,又牵扯到几家亲王府,不用去打听也知道这所谓的传言究竟是什么。不外乎这几家有害死瑜亲王孙子的可能。

    要搁在yi案,林雨桐自然也是会不由自主的往这方面想,但是这yi番话,出自何嬷嬷之口,又恰好是在说了叫自己救yi救该救之人之后,这就耐人寻味了。

    宗室要南迁,又不是要寻死,为什么需要自己救yi救?何嬷嬷这是笃定,此去之人,只怕是凶多吉少!她为什么这么笃定?那是因为她知道有人要出手。而这出手的人,不用问也知道,是甘氏!甘氏这事想将宗室yi。

    何嬷嬷之所以透露消息给自己,大概是觉得杀孽太重了!比如元哥儿,还是个襁褓之中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他甚至是个苦命的孩子,遇上个糊涂的娘,心大的爹,生生将他本该平安yi生的命运,推到了坎坷多桀的轨道上。光是在宫中抚养这yi条,就叫他以后的路变得比别人跟艰难。这样的孩子丧命,谁能忍心?更何况这里面还有许多是不能出事的人比如慧大长公主这yi脉。她是关心则乱,办下了糊涂事,可这不看僧面看佛面,靖安侯的面子却不能不顾。别忘了,靖安侯临危受命,正在边关督战呢。这个时候,叫人家的家人意外死亡,这个后果简直就不敢想。更有打算跟宗室yi起南迁的皇后,此次的事情能成,没有皇后的配合是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如果皇后也发生意外,这真是要叫人寒心的!这世上没几个真正的傻子,同样也没有那么多巧合的意外,叫宗室全都死于非命。等真出事了,第yi个被怀疑的就是甘氏和自己。

    林雨桐yi叹,母女yi体,甘氏做的所有的事情,在别人的眼里,她这个做女儿的不可能不知情。所以,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都成了知情者甚至是同谋者。

    这叫人上哪说理去!

    她不是圣母,这世上又该死的人,也有不该死的人。这宗室之人也是yi样的,真正该死的又有几个。再加上这里面有yi些是坚决不能死的人。所以,自己还真得救yi救。

    “来人!”林雨桐朝外面叫了yi声。

    三喜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主子,有事?”

    林雨桐叫三喜到跟前来,低声细细的嘱咐了yi番。

    三喜yi愣:“您说叫采去办?”

    林雨桐看了三喜yi眼:“去吧。按我说的去办。”

    三喜点点头,匆忙从大殿里出来。半上午的时候,就亲自带了元哥儿连同他的奶嬷嬷,yi去出宫,回了谨国公府。yi行非常低调,谁也没惊动。

    而此刻,甘氏看着乱糟糟的灵堂,跪在那里yi动都不动。何嬷嬷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跪在甘氏的身边。

    甘氏低声道:“说了吗?”

    何嬷嬷眼里闪过yi丝愧疚:“是!说了!”她的手紧紧攥着,“您有什么想法,跟姑娘详细的说说,母女俩商量着来。您叫我透露消息给姑娘,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些人既然不该死,您放他们yi条生路不就完了。何苦又刻意的安排姑娘就救。主子的心思,老奴如今已经看不透了。”

    甘氏轻笑yi声:“这世上哪有什么不该死的人。不该死的人多了去了,我爹娘哥嫂就该死了?只看各自的时运和造化吧。”

    何嬷嬷却越发的不懂了。她这到底是想救还是想杀?

    甘氏却不跟何嬷嬷多做解释:“安排人动手的地点和时间,我会提前告诉你。你偷偷的告诉云隐,叫她去救人吧。”

    何嬷嬷皱眉,但还是应了yi声。从灵堂里出来,她猛地眼前yi亮,难道主子是想做恶人,叫姑娘去做这个好人?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她越琢磨越觉得真是这么回事。顿时,心里的那点不自在就消失了。嘴角沁出几分笑意来。

    半夜的时候,灵堂里还是灯火通明。但是除了正在打瞌睡的宫人,连个守灵的都没有。

    宗室这些人,都忙着各自的事,谁有功夫搭理yi个死人。既然是避难,时间当然紧张。这yi大家子出门,吃穿用度,什么不得带着。可船只到底有限,能带走的自然也不多。所以,家家户户都忙的什么似得。yi点都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即将是什么。

    甘氏yi个人站在灵堂外面,看着暗夜的天空,即便天阴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她也固执的那么站着。

    了虚道长过来的时候,甘氏并没有回头,只问了yi句:“来了?”

    了虚点点头:“是!来了。”

    “太子的事你办的不错。”甘氏轻笑yi声,“你履行了你的诺言,我也该履行我的诺言了。”

    了虚的神情就复杂了起来:“金家夺了我们的江山,将整个皇族杀了个七七八八。这不仅是国仇也是家恨。不管你帮不帮忙,这个仇我都是要报的。”

    甘氏点点头:“我理解。”

    了虚叹了yi声:“当初只想着要报仇,也确实是想着想从你这里得到帮助,但是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办法。如今我才越来越觉得你这个女人的可怕了。我将这事情前三后五的想了yi遍,自己都闹不明白,到底是你帮着我报仇呢,还是我帮着你将碍眼的人处理了。”

    “本就是互惠互利的事。”甘氏眼里带着几分嘲讽,“你别管我得到几分好处,你只管看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如果是,你还纠结什么呢?”

    虽说,事情确实就是这么个道理。但就是又yi种给人家卖命,偏还得承人家的人情的感觉。

    了虚不跟甘氏磨嘴皮子,只低声道:“时间?地点?”

    甘氏扭头看向了虚:“后日亥时,梅陇镇。”

    了虚微微沉吟之后,还是点点头:“好!知道了。”说完,就看着甘氏,“还有什么要叮嘱的?比如,想保下什么人的命?”

    甘氏轻轻摇头:“我连自己爹娘的命都没保下,还能保下谁的命?那些人不过是yi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罢了。随你处置吧。”

    了虚嘴角轻轻勾了勾,就默默的退了下去。

    甘氏这才反身回了北辰宫,吩咐何嬷嬷道:“你去给云隐透个信”

    何嬷嬷忙恭敬的应了:“您说,老奴听着呢。”

    “时间”甘氏顿了yi下,拨弄着手上的指甲,“后天晚上子时!至于地点梅南村。”

    “后天夜里子时,梅南村。”何嬷嬷又念叨了yi遍,就看向甘氏,似乎再问询甘氏,有没有听差了。

    甘氏点点头:“没错!是后天夜里子时,梅南村。去吧。”

    何嬷嬷嘴里念叨着,好似怕忘了yi般。直到她走了出去,甘氏才提起笔,拿了小纸条出来,迅速的写了几行字,然后将窗户外面挂着的笼子拿出来,将纸条放好,才将鸽子朝空里yi扔,看着它扑棱着翅膀,隐入了夜色里。

    “刚才是什么声音?”林雨桐端着茶,问三喜道。

    三喜朝外面看了yi眼,脸上闪过yi丝疑惑,“像是谁惊飞了夜鸟”话音还没落在,外面就想起脚步声,外面就通传,说是何嬷嬷来了。三喜就笑:“应该是嬷嬷惊飞了屋檐下的雀儿。”

    这个时间,宫里的屋檐下有什么雀儿。燕子还没从南边回来呢。

    这个念头就在脑海中闪了yi下,就被进来的何嬷嬷给转移了注意力,跟着就丢到yi边去了。“嬷嬷怎么这个点来?娘还没歇着?”说着,就朝三喜摆手,叫她去门口守着。

    何嬷嬷笑了笑,想到主子的良苦用心,自然不能先叫姑娘知道自己是奉命来透露消息的。于是就道:“主子这几个累的狠了。挨着枕头就睡着了。”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今儿跟姑娘说的事,姑娘千万往心里去。我今儿听了yi耳朵,说是后天晚上子时,梅南村。”

    “后天晚上子时梅南村。”林雨桐嘴里念叨了yi遍,这梅南村的位置在哪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是紧挨着运河的yi个村子。除了京,从通州上船,yi路南下。旱路上下手的可能性不大。这说的只能是水路。“我知道了。嬷嬷跟着操心了。”

    “后天晚上亥时梅陇镇。”大慈恩寺后山的yi个静室里,明空放了手里的鸽子,将纸条取出来打开yi眼,就微微皱眉。这未免显得太急躁了。刚出京城就动手,连点掩饰都没有。

    奉茶的弟子不由的问了yi句,“不是有老道的人动手吗?咱们去做什么?”

    明空看了yi眼弟子,这弟子是他的心腹,跟静的人不搭嘎。这么些年了,这上上下下不跟他yi心的,已经没几个了。见弟子出声问了,他就将纸条递过去,“她是不信了虚的!”

    那弟子凑在灯下,将纸条上的内容看了yi遍,就不由的惊叫yi声:“这这是什么意思?”

    明空将纸条接过来,又把灯罩去下来,拿着纸条凑近灯火,火苗窜起来,那纸条瞬间就化为灰烬,“什么意思?就是你看到的意思。她对了虚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了虚若是按照之前的吩咐行事,确实朝宗室的人出手了,那么咱们就静静的等着,等到了虚的人疲惫的时候,再上去将他们干掉。若是了虚生了旁的心思,比如挟持了宗室的人要将她拉下来,那么咱们就要出手,将宗室的人连同了虚的人yi起干掉。多简单的事,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弟子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我明白这意思就是心里突然觉得怕的慌。”

    明空的将灯罩盖上,看着火焰,心也跟着跳跃了起来,“所以说,没脑子的人就得安分点。你看,面上合作的挺好,但这背后是怎样的尔虞我诈,yi般人就猜不透。她要是不多长几个心眼,早就了虚吃了。再说了,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别看了虚嘴上恨不能将现在的皇室杀了片甲不留。但要是能挟天子,这样的事他能放弃吗?毕竟,了虚如今也知道他不好惹了。跟这样yi个攥不住的人谈合作,能获得多少利益呢?另起炉灶说不得就海阔天空了。”

    “您说的都对。”弟子深吸yi口气,“反正不管老道能不能杀了宗室所有人,这被杀的和杀人的都得死,是吗?”这就是这次的任务。

    明空听了弟子的话,嘴里泛起了yi阵苦涩:“你明儿先去打探yi下此次南迁的人员”这里面有许多是现在不能出事的人,这部分人该怎么办?她没有说。没有说的意思,就是不用想太多,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他长长的叹了yi声,这些年,他从没违背过她的话。可这次,这个决心,怎么就那么难下呢?

    第二天yi早,林雨桐就被甘氏叫了过去。

    “宗室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甘氏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林雨桐坐着说话,“他们今儿晚上动身,敢在明天早上就到了通州的码头。在码头并不停留,舟船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登船就能走。毕竟有陛下的灵柩在,所以我的意思,你能亲自去送yi程。别叫人说出诟病的话来。”

    林雨桐将这时间在心里yi算,今儿晚上动身,明早上船,那么明晚的子时前后,按照船速来算,还真就刚好是过了梅陇镇,到了镇子南边的yi个叫梅南村后的河段附近。看来何嬷嬷听到的事情应该是真的。本来还想着该怎么去跟甘氏说出宫的事,不想她就这么给提出来了。于是忙道:“既然走了九十九步,也不差最后yi步。送先帝的灵柩,我在沿着旱路,再往前送yi段。”

    她的语气带着试探,也没指着甘氏就真的能答应。可是没想到的是,甘氏还真就答应了,就见她沉吟了yi会,微微的点点头,“也行吧。走旱路,多跟点人。不用跟着他们坐船,千万记着”说着,像是解释yi般的道:“省的叫留守的百官以为你要跟他们yi起南迁。”

    林雨桐挑眉应了yi声,“那我先歇着去了,晚上还要赶路。”

    甘氏还没说话,外面就禀报议事阁的几位大人到了。

    林雨桐不解的看向甘氏:“这个时候,他们不安排灵柩出宫的事,怎么过来了?”

    甘氏苦笑yi声:“不过是不同意宗室南迁,跟我这里磨牙呢。你先下去吧。我来应付就好。”

    林雨桐出去的时候,跟几位大人走了个面对面,相互见了礼,林雨桐退到yi边让几位大人先进去。她这次抬腿往台阶下去,隐隐约约的还能听见甘氏的声音:“什么叫朝廷不在了?皇室不在了?只有本宫在,只要云隐在,只要各位在,这朝廷就在,这天下就在”

    很慷慨!很激昂!听了就叫人觉得热血,恨不能大干yi场,成为支撑这江山的国之柱石!

    林雨桐朝后看了yi眼,甘氏确实也有许多她要学的东西。

    睡了整整yi天,傍晚的时候,林雨桐才起来。美美的吃了yi顿,就拾掇拾掇准备出门了。这yi次,是不带三喜的。宫门口,采牵着马等在yi边。

    “殿下!”采低声道:“人都已经到齐了,在城门外候着呢。”

    林雨桐点点头,翻身上马:“那就走吧!”

    宗室中好些人,为了不耽搁上船,白天的时候就陆陆续续的出了城了。想早yi步在船上安置。毕竟狼多肉少,船少人少,想上船想有好位子,可不就得占个先吗?

    而今儿晚上,主要是重要的宗室带着永康帝的灵柩,该有的礼仪总得走个过场。

    骑着马,朝拉着灵柩的马车行了过去,瑜亲王这次对林雨桐没有好脸色。亲孙子死了,连个好好安葬都不能。要不是林雨桐将那位子让给孙子,他何至于就这么去了。

    因此见林雨桐过来,劈头盖脸的就道:“看来当初没叫你记在宗谱上,算是对了!对陛下没有yi点孝心”

    “是啊!”林雨桐打断他的话,言语难免刻薄了些:“陛下喜欢有孝心的,那想当孝子,又有孝心的,不是被先帝召唤了去了吗?瑜亲王府的家教果然是好,要不是您将孙子教导的如此纯孝,陛下怎么看得上呢?”

    瑜亲王几乎气的yi个倒仰。这不是新伤口上撒盐吗?

    林雨桐心里有事,没时间跟他磨叽,下马就坐在载着灵柩的马车的车辕上,只等着启程。

    采跟在她边上,低声道:“后面紧跟着的是皇后的凤辇,再往后是大长公主府的马车”

    “嗯!”林雨桐朝后看了yi眼,“分出yi只眼睛盯着他们。”

    采不明白这位的意思,但还是应了yi声,她叫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林雨桐坐在车辕上,也不懂这些礼仪程序,只静静的等着。看着前后打着白幡,又是纸扎,整个车队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孝服的人,灯笼用白纱糊的,上面贴着白纸,白纸上写着大大的奠字。夜色深了,这在风中摇曳的白灯笼,瞧着总叫人觉得心里发寒。

    白天是不敢走的,就怕扰乱人心。可这事哪里能掩盖的住,京城里只怕也都传遍了。林雨桐拍了拍棺椁,永康帝这个皇帝做的,真是有些悲哀,就连死了,都不得消停。如今的人,都讲究个死后哀荣,可他yi个帝王,活着也就那样了,死了也当了yi回弃城而逃的糊涂君王。他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不该招惹甘氏。也不知道,他那些日子躺在棺材里死不了也出不来的时候,心里都在想着什么。

    她这么乱七八糟的想着,车队就动了。

    官府清道净街之后,是没有百姓随意走动的。两旁只有五城兵马司的人,三步yi岗五步yi哨的站着,就怕发生个意外。

    出了城,采跟林雨桐打了yi声招呼,就脱离了队伍。

    林雨桐则毫不避讳的靠在棺椁上,裹着大氅,将自己给包严实了,后半夜的时候扛不住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虽是睡的不踏实,但也比硬挨着强些。天微微还不亮的时候,就到了码头了。请灵柩上船,就有人摆上供桌。林雨桐跪在yi边,看着灵柩被安置在船上,这才起身。

    随后,就是站在yi边,看着众人上船。皇后和大长公主yi家,都上了载着灵柩的船。其余的人,就乱糟糟的,也看不出什么。猛地yi扭头,就见人群里,金守仁正指挥着人往船上搬行李,而他的边上,是齐朵儿。有个抱着孩子的,林雨桐还以为是元哥儿的奶嬷嬷,却不想等看到正面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有些发福的抱着孩子的,yi身下人打扮的,是林雨枝。

    见林雨桐看过去,林雨枝眼睛亮了yi下,想过来,似乎又在忌讳什么。

    林雨桐就将头扭过去不看,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她自己看不破,谁说也没用。

    场面乱糟糟的,钦天监算出来的吉时马上就要到了。时辰yi到,上不去的就走不了了。

    等太阳跃出来的时候,几十艘乱糟糟的船就动了。

    “殿下!”采牵着马站在身后,“咱们的人都已经动了。”

    林雨桐翻身上马,打马从码头离开,顺着跟运河平行的路,追着船而去,“咱们得利索点,得赶在子时之前到梅南村。”

    “时间上来得及。”采跟林雨桐并驾齐驱,“冯源和姜中两位将军带着的都是精锐,温家的女将伸手也不凡,他们昨晚就绕路赶去梅南村了,今儿天黑前,yi定能赶到。”

    可是旱路毕竟不如水路快。水路走的是直线,旱路七拐八绕的,时间很紧迫。

    路上没来得及吃东西,都是随手买点干粮,抽空往嘴里yi塞就完事。即便是这样,等天黑下来,才赶到梅陇镇。

    “那个梅南村估计不大,咱们的人估计也买不到吃的。”采指了指yi边的馒头铺子,“要不属下去买点馒头包子烙饼什么的”

    林雨桐搓了搓脸,扔了yi荷包金豆子过来:“有多少咱们要多少。快去快回。”她这会子倒是真的不是很着急了。按照时间算,船队还有yi个时辰左右,大概是亥时前后才能到达梅陇镇。而那个时候,自己怎么也该赶到梅南村了。

    正想着,采就过来了。马上的褡裢本就不小,他就整整买了两个褡裢的吃的。得有yi百多斤的样子。

    林雨桐接过yi个,放在马背上,“行了,差不多够吃了。”

    采将自己手里的褡裢放置好,就赶紧上马,远远的听见yi个粗粝的声音在问馒头店的掌柜:“买馒头,有多少要多少。”

    又听那掌柜的道:“对不住客官,刚卖完。”

    “卖完了?”那人明显的愣了yi下,“yi点都没了?”

    “那个买馒头的客官还没走,要不你去问问,看能不能匀点出来。”那掌柜的说着,就伸手朝这边指过来。

    那买馒头的汉子也跟着看过来,林雨桐就道:“赶紧走吧,省的纠缠。”

    采应了yi声,打马就走。

    林雨桐朝后看了看,却见那汉子已经不见人影了。她有些奇怪的问采:“这个点了,谁跟咱们似得,买这么多馒头做什么?”

    采愣了愣,“总不至于跟咱们yi样,半夜干活吧?”

    林雨桐心里咯噔yi下:“咱们快走,尽快赶到梅南村。”

    采心道,难道她怀疑刚才那买馒头的也是急着往梅南村去的。难道今晚要伏击的就是这么yi伙子人。

    等到两人到了梅南村,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以后了。

    “几时了?”林雨桐yi下马,就问等在yi边的姜中。

    姜中骚包的从怀里掏出怀表,凑近有火折子照着看了看,才回道:“还差yi刻钟就亥时了。”

    还好!还好!时间还早!过了亥时,才是子时!时间还算充分。

    “还差yi个就是亥时了!”梅陇镇外的河边林子里,明空看着夜色里犹如银子流淌的河水,叮嘱道:“都打起精神,给我盯住了。”

    后面响起应答声。紧跟着,就陷入寂静。

    夜里的风大的很,船顺着水而下,远远的就等看见船头挂着的白灯笼。越来越近了,眼看就到了跟前了,突然,河对面猛地就亮起了火把,紧跟着,船像是受到指挥yi样,全都毫无征兆的就停了下来。

    明空的弟子轻声道:“跟咱们得到的消息yi样,船果然在这个地方停下来了。”

    这是当然!老道费了那么多心思,船上的船夫只怕都是他们的人。

    “仔细看着。”明空yi眨不眨的看着河上的动静。

    不大功夫,河对面出现yi条船,朝大船靠近。船上的人都举着火把,倒也能叫人看个分明。

    “这是没打算杀人吧?”弟子轻声问了yi句。

    明空点点头:“要想杀人,光是船上的船夫放把火,这些人就都跑不了。如今没有动静,那么只能是了虚真的打算挟天子了!”

    话音才落,就见河上亮起了许多的火把,而这些举着火把的人,都坐在小船上。这船不大,yi个小船也就能载四五十人,可这十多艘船,人数就不算少了。yi个个手里拿着刀,顺着大船上抛下来的绳索往上攀爬,转眼,就都弃了小船,登上了大船。

    明空看着站在yi艘大船的船头,yi身黑衣身形有些消瘦的了虚,轻轻的说了两个字:“放箭!”

    箭头上带着火磷,射出去后火光四射,落在船上,yi见风,四处都起火。

    顿时,尖叫声四起!

    而林雨桐跟着众人往肚子里塞了两馒头之后,就藏在河边的梅树林里,静静的等着。她朝河对岸看了看,问冯源道:“对面什么情况?”

    冯源低声解释:“这yi片的地形我看过了。河对面就是yi大片河滩地。人不能靠近,船就更不可能靠近了。所以,那里没有藏人的可能!”

    林雨桐皱眉,扭头问姜中和黑玫:“周围你们确实都好好看过了?”

    姜中似乎觉得林雨桐小看了他,不服气的道:“咱老姜也是沙场上的宿将,连斥候这点差事也做不好?我敢拿脑袋担保,除了咱们,这里没藏什么人?”

    黑玫也道:“我叫两个姐妹去挨家挨户的问过了,村里没什么外人来过。”

    林雨桐掐算着时间,“这都到亥时了,怎么可能还没到?哪里出了意外了?”

    “是不是情报错了?”冯源直接问了yi声。

    “不会!”林雨桐直接道。何嬷嬷在甘氏身边,只要不是她听错了,怎么可能出问题?再说了,以何嬷嬷的性子,要是没听清楚,又怎么会贸然的告诉自己。至于说骗自己,就更谈不上了。没道理嘛!

    正想不明白,就听采喊了yi声:“您看那是什么?”

    林雨桐抬头,就将河面上顺水飘来几个黑点,“是人?还是别的东西?”

    姜中却已经朝上游跑过去看了,不大功夫,就喊道:“奶奶的!哪里来的这么多小船?上面yi个人都没有!”

    林雨桐面色yi变,这还真是情报错了。

    正想不明白,就听黑玫喊道:“那是什么?火!”

    林雨桐抬头,就见yi艘艘火船顺着河道快速的漂了过来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698章 庶子高门(8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