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04章 庶子高门(8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04章 庶子高门(8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0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04章 庶子高门(8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88

    进了京城,四爷没有跟着林雨桐进宫,此时他若是进宫,时机太敏感。难保别人不会多想。因而,在府门前,四爷从马车上下来,叮嘱了林雨桐几句,才放她自己朝宫里去。

    才短短几天时间,这皇宫给人的感觉,就是透着yi股子萧瑟。

    皇宫里如今还有什么人?yi个皇后,虽说回来了,但却称病不出。甚至不少人都已经忘记了还有皇后这yi码事。再剩下的就是宸贵妃了。永康帝没有妃嫔,先帝的妃嫔,也因为宫里闹鬼的事,被宸贵妃打着这个旗号,将这些人全都送到了感业寺。

    偌大的皇宫,独留yi个主子守着。宫女太监,若是没有主子,近不得主子的身,不能到主子跟前露脸,那就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失了奋斗的目标,要么憋着,要么就要生事。

    林雨桐yi进宫,哪怕身边跟着何嬷嬷,这些太监还是yi个劲的往前凑。进宫所走的青石板路,是有人用水yi遍yi遍洗过的。没个拐角,都站着低头含胸的太监,等着主子随时传唤。尽管这种情况下,被主子用到的机会不多,但还是有人坚持不懈。为了这个可能出现并落在他们身上的虚无缥缈的前程,花了不少银子打点,收集这位公主喜好,打探她进宫的时辰等等。

    见到这种情况,何嬷嬷对林雨桐笑了笑,“这些人也都不容易。要是被宫里裁撤出去,才真的是没有活路了。在这里,好歹能有口饭吃。你争着往上,就只能被人踩到泥里。”

    这是话里有话了。何嬷嬷心里还是希望自己能帮甘氏yi把的。

    林雨桐轻笑了yi声,回了yi句,“谁都不容易。”然后,就当了yi路的散财童子。金豆子银豆子的往外赏,好歹给这些人yi个念想。

    何嬷嬷见众人高喊着谢恩,好似宫里yi下子有了鲜活气了yi样,就笑道:“姑娘以后多生几个小主子,那这宫里可才是真热闹呢。”

    林雨桐拍了拍何嬷嬷的手:“您说的意思我都明白。我娘好,我才能好。我好了,将来的孩子才能好。yi旦宗室赢了,那我娘什么也不是,我这个连宗谱都没上的公主又算是什么呢?更遑论到了孩子身上了。”她这yi句紧着yi句的暗示,自己看着都有些不忍心了。干脆直接露两句,叫她心里也安稳些。

    何嬷嬷眼圈就红了,嘴角动了动,半天才道:“主子这辈子有姑娘,才是最大的福气。”

    御书房外,来福远远的看见林雨桐yi身戎装而来,就高声喊道:“公主殿下驾到”

    林雨桐挑眉,要是没有特殊情况,来福都是在大殿里伺候的。他如今站在外面,还高声唱名通传,只能是大殿里还有外人。甘氏在见谁呢?

    她上了台阶,来福躬身行礼,里面就传来甘氏的声音,“进来!”

    听起来也中气十足。不像是有什么病症。

    林雨桐更确定的yi分,脚下倒是没有停顿,直接进了大殿。但出乎意料的是,大殿里除了甘氏,再没有其他人。她的表情不变,但心里却知道,甘氏见的这个人,应该是不想叫自己见到。自己撞上了,人家就躲了。可自己进宫,连宫里的太监宫女都知道了,来福会不知道?来福知道了,甘氏没有道理不知道的。为什么不提前打发了,偏叫自己给撞上了。甘氏这是不想瞒着自己,有不想自己的告诉自己。这个别扭劲。自己还真就不耐烦查了!

    甘氏见林雨桐穿着铠甲,像是换了yi个人似得,浑身上下都透着yi股子英气,“快过来,叫我瞧瞧。”

    林雨桐也笑了笑,走了过去,“甲胄在身,我也就不行全礼了。”

    甘氏摆摆手:“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快过来。”

    等林雨桐到了跟前,她就越发的笑开了:“我是真没想到,你也能指挥千军万马了。”

    “哪里就能指挥了?”林雨桐往边上yi坐,“不过是坐镇看着别人打仗罢了。”她转移话题,朝甘氏的脸上看去,“何嬷嬷说娘病了,哪不舒服?”说着,就不由分说,拉过甘氏的手腕把脉。“这是上火了吧。”她说着,就放开甘氏的手腕,“也别吃什么药了,就百合莲子粥,每天晚上睡前喝yi盏。再放些枸杞和红枣,就更好了。”后面的话是对何嬷嬷说的,这些小事,都是何嬷嬷在操持。

    何嬷嬷有些尴尬,走的时候主子还躺在床上浑身无力的样子,这yi回来,瞧着主子也还好。就是普通的上火而已,这算是病了吗?

    她赶紧应了yi声,将主子面前的茶端走了,换了yi盏荷叶茶。回来的时候,见这母女俩谁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她就赶紧避了出去。

    等大殿里没有外人了,甘氏才往身后的椅背上yi靠,露出几分疲惫来,随即有几分自嘲的道:“我是没想到你回来的这么利索。”

    林雨桐就笑了:“我不回来,又能去哪?您是我娘,亲的!”

    “是啊!我是你娘。”甘氏的眼圈yi下子就红了,“所以,不管怎么吵,怎么闹,你还是会回来。但有些人失去了,可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林雨桐心说,这是说谁呢?她心里跳出yi个人明空。

    看来甘氏跟明空之间,也不是全然没有yi点感情的。但明空没有忘记初心,他报仇了,也就放下了。再不掺和其他了。

    她没有回避这个话题,问道:“您说的是明空大师。”

    甘氏眨了眨眼睛,好似害怕眼里的眼泪掉下来yi样,“当年说好了的。只要大仇报了,我们就隐姓埋名,去yi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日子。哪怕是去琉球,去吕宋,哪里都好。现在他是真的要遁入空门了。”

    “您可是觉得他背弃了你。”林雨桐见甘氏眼里的那yi抹痛色不是假的,就出声问了yi句。

    甘氏摇摇头:“不是!不是他背弃了我。是我背弃了他。yi直都是我对不住他。不过你也别误会,当年离开林家并不是以为他。”

    “这个我信。”林雨桐其实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时候互生了情愫的。但显然,这不是她该问的问题。

    甘氏深吸yi口气,收起那点感性,又跟林雨桐说起了另yi件事,“你说皇后该怎么安置?”

    李湘君这个人,yi辈子就是个悲剧。林雨桐嘴角抿了抿,“那得看她乐意过什么样的日子。要是愿意在宫里,那她就是皇后。谁不敢怠慢了她。只是深宫寂寞,她如今没有丈夫,没有子女,甚至连最亲近的嬷嬷都死了。就是娘家,这次跟着宗室南迁,也折损了大半。这样的日子换做我,我是过不下去的。问问她,看她想怎么过?要是愿意,她愿意出宫,换个身份成亲生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甘氏好似被林雨桐的话吓了yi跳:“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雨桐点点头,“这有什么?yi个没有过男人,没有做过母亲的女人,都算不上是完整的女人。您去问问吧。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yi样。对于她来说,或许儿女绕膝更有吸引力。”

    甘氏嘴角动了动,“你其实比我大胆。这事我从来就没想过。不过,估计也难,她都三十多了,上哪找合适的人去?”

    林雨桐就不言语了,怎么安置又无关大局,她不知道甘氏突然提出这事了。

    “在宫里确实太闷了。”甘氏叹了yi声,“你觉得行宫怎么样?她自己出去住,自己的日子自己过。”

    把皇后打发去行宫?

    这好像才是甘氏的目的!林雨桐在心里转了yi圈,还是想不明白,这行宫有什么特殊的,甘氏到底想用行宫做什么。

    虽然想不明白,但她也没拦着的意思,“您看着办吧。行宫有山有水,确实是比闷在宫里强。”

    林雨桐的认同,好似叫甘氏特别高兴,“晚上我就去找她说。要是她真的想换个身份也行!我会叫人给她安排。”

    你还是别安排的好。真是随便找个男人,估计李湘君能yi头撞死。人跟人的观念是不yi样的。想到她还要用皇后,想来不会真的对皇后再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就不再言语。

    甘氏就跟林雨桐絮絮叨叨的说行宫的情况,又说是不是该翻新的话,末了才又道:“其实这行宫我也没去过。都是听下面的人来说的。当年太祖晚年就在行宫过的,又是在那里驾崩的,所以,这么些年下来,那地方尽管没主子去住,可是内务府拨给的银子可从来没短过。屋舍建筑每隔上十来年都要重新翻修yi次。如今距离上yi次翻修也都过了十年了,现在不修,过不了多久,礼部的折子也会上来的。”

    这话好似在跟林雨桐解释什么。可林雨桐除了觉得这行宫大概跟自家的圆明园属于同yi类,其他的有什么暗含的意思,她还真没听明白。说了这么多,让她完全抓不住重点。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别的,她拿不准。她想起四爷为了揣测康熙的想法,辗转反侧的样子、他当时的心境,应该跟自己眼下是yi样的。随便拉几句家常,都得想想这是不是在暗示什么,有什么目的。林雨桐自嘲了yi瞬,但愿是自己想多了吧。

    这yi分神,等回过神来,就听到甘氏说:“宗室这两天的动静不小,你怎么想的?”

    这才到了正菜上。

    林雨桐坐正了身子,看向甘氏:“您想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甘氏对林雨桐的回答有些意外,她眉头扬起:“你确定?”

    林雨桐微微沉吟的yi瞬,“但同时我也想做几个调整。”说着,就将在回来的马车上跟四爷说的人事安排重新给甘氏提了出来。如今不提条件,过后可就作废了。

    甘氏认真的看了林雨桐两眼,“你是长进了。”不光是安排的人合适,而提出的时机也恰好合适。

    “您都手把手教我了,吃了许多亏,我还能再不长进点。”林雨桐这话带着几分嘲讽,继而又正色道:“yi码事归yi码事。您心里怎么谋划的,我也不知道的。但有需要我的,尽管实话相告便是。我会配合的。”

    实话相告?

    甘氏心说,这还是对上次瞒着她的事耿耿于怀吧。她叹了yi声,“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你也看到了,活下来这些人,都是怎么对咱们母女的。斩草除根,这是最简单的道理。我以为你知道了采他们的身份,就该明白我要说的意思。你看,前朝留下了yi点根苗,在过了这么多年以后,就掀起了翻天巨浪。那么以后呢,你的祖孙后代,是不是也会被这些宗室的后代算计呢?不用问,这是必然的!这世上能抵挡的住权力诱惑的人不多。你的所谓善心,不仅给眼下带来麻烦,给以后也带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依然不认为是我错了。”

    林雨桐没有说话,只抿着嘴等甘氏接下来的话。

    甘氏猛地将语重心长的话yi收,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严厉:“接下来我要你做的,就是等候我的命令,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打折扣的执行。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不能有yi丝yi毫的闪失。yi旦败了,丢的可就是咱们母女的性命了。”

    果然!甘氏这是要动了。

    她没有打听,打听了她也不会说。因此只站起身来,郑重的应了yi声。

    甘氏这才疲惫的摆摆手:“你先出宫吧。最近别瞎跑,就在府里等着。”

    下了逐客令,林雨桐更不多留,行了yi礼,转身就走。

    “等等!”甘氏在林雨桐要踏出大殿的那yi刻,又叫住了她,“你在谨国公府住着,到底是不方便。堂堂的公主,没有公主府不行。yi会我就礼部去传旨,恒亲王府,算是潜邸了。你也去过yi回!那府里不错,改为公主府吧。”

    林雨桐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潜邸是有特殊意义的。不说跟东宫yi样,但也差不多!如今叫自己住到永康帝的潜邸去,这是要干什么?

    她深吸yi口气,觉得这最后这件事,才是她今天要说的重点。这是要用自己去点这个炮啊!相信,今儿这旨意yi下来,宗室那些人就得疯了。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知道了。等下了旨意,我就叫人去收拾yi个,择个好日子就搬。”

    “我已经叫人收拾好了。”甘氏的声音从后面悠悠的传过来,“不必有什么忌讳,只管住就是了。明天就是好日子,人先住过去,东西慢慢来。反正你们也没多少家当。再说了,潜邸的库里还留下许多东西,那是我给你准备的嫁妆,yi直也没给你。留在库里,就是等着你住进去的。”

    林雨桐还能说什么?她只得应了yi声,这才抬步走了出去。

    到了府里,yi进屋子,就见四爷的面前全都是帖子。

    “都是什么人送的?”林雨桐边跟着三喜进里面梳洗更衣,边扬声问了yi句。

    四爷笑了yi声,“什么人的都有。大部分的还是宗室的。”

    “他们如今是什么意思?”林雨桐在里面闷声问了yi句,“是想举荐你,还是另有想头?”

    “都不是!”四爷跟着进了里面,打发三喜下去,自己给林雨桐舀水洗头,“这伙子人估计是钻到人家的套子里去了。他们不知道通过谁的手,找到了yi对母子。那孩子也才不到三岁大,而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是以前在恒亲王府伺候书房伺候的丫头。偏巧,这个丫头出府后七个月就生了个儿子。”

    “所以”林雨桐抹了yi把脸,“所以,他们认定这孩子是永康帝的亲生儿子,如今要这孩子认祖归宗?继承皇位?”

    四爷点点头,递了帕子叫林雨桐擦脸,“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也不知道这yi个个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这个孩子出现的可真是巧,就跟人家专门送到他们眼跟前来似得。”

    不错!就是这个话!

    “可要想认下这个孩子”林雨桐yi边擦脸,yi边无意识的念叨了yi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光是宗室承认还不行,还得”说着,她的手yi下子就顿住了,她猛地想起甘氏今儿跟自己说的话,尤其是关于皇后的。要真是出现了这么个孩子,光是宗室认下来还不成,最好宫里能认下来。他们知道宸贵妃不会认,但这事不是非得宸贵妃,皇后也行。但是想在宸贵妃的眼皮底下接触皇后,他们还办不到。可要是皇后出宫了呢?“她今儿跟我说,要将皇后安置在行宫,我yi直猜不透她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是明白了,她知道宗室这些人急着想见皇后,所以就不动声色的价格皇后送出宫。叫他们去蹦跶!由此可见,这对母子八成还就是她安排好的。引着宗室这些人往里面跳。她这手段可真是yi环套着yi环,这要不是咱们有暗卫,消息灵通又全面。还真就未必能看透这里面的事。”她越想越是这样,将这些事情单独的拆开,看起来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嘛。

    “想来皇后出宫也就这么两天了。”四爷扶着林雨桐从浴缸里走出来,“应该消息已经散步出来了。”皇后离宫可不是小事,礼部和内务府都得提前安排的。估计到晚上就都收到消息了。“只看他们什么时候跟皇后联络了。总要先探yi探皇后的口风吧。”

    林雨桐看向四爷:“不会!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顾虑,去犹豫。因为礼部yi会子就来宣旨,她将潜邸赐给我了。”

    四爷恍然!先放上yi个诱饵,在对方叼在嘴里犹豫着会不会有毒,要不要吃下去的时候,她在后面yi堵。对方马上就会有危机感,会觉得再犹豫下去,连这点都吃不上了。所以,他们会急切!会迫不及待。可不就正好跳进了人家的套里。

    林雨桐将袍子往身上yi裹,摇头道:“这还真跟打是yi个道理。其实人跟动物,有时候真是惊人的相似。”

    甘氏的手脚很麻利,林雨桐洗了澡,头发都没晾干了,圣旨就下来了。刚接完圣旨,将人送出去。金成安就打发人来叫四爷过去。

    林雨桐朝外面看了yi眼:“这都到饭点了。”天擦黑了,屋里也掌灯了。之前都不叫,如今圣旨下来了,金成安却叫了。什么意思?

    四爷也没换衣服,起身就走:“估计他想歪了。”

    想歪了?怎么歪了?

    金成安yi见四爷就笑了:“这段时间总算没百忙。宸贵妃肯松口,助你住进潜邸,这可不容易。潜邸的意义非同yi般,你心里要有数。”

    四爷心道:果然。他以为宸贵妃支持的是自己。现在,估计不光是金成安以为宸贵妃支持的是自己,就是满京城的人都是这么以为的。他心里转了yi圈,自然不会将这事给挑破,他含糊的应了yi声,却道:“住进潜邸也未必就能如何?听说瑜亲王等人拖着病体,找到了了皇上的亲子。这事如今还真不好说。”

    金成安却冷笑yi声:“他们是宗室,咱们也是宗室。你爹我这些年,还是笼络了不少人的。就算公主这次得罪了人,那也不要紧。再说了,大长公主的分量比起那些小喽啰,又不可同日而语。”

    四爷对他说的话,有些不以为然。皱眉道:“我这正要打发人盯着那边”

    “我来!”金成安看着四爷有些欣慰,“你身边能有什么人?用公主的人也未免太打眼。这事你放心,交给我来办。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咱们也是退无可退。我跟你祖父两代人的没办成的事,眼看希望就在眼前了。我不出力谁出力!放心,咱们家还是有几分家底的。”

    “有家底也要给大哥留着,您还是悠着点。”四爷接了这么yi句。

    金成安的脸上神色却愈发的坚决:“这次你大哥险些也折在里面,还有元哥儿。这都是公主救回来的。要么说是yi家人呢。公主能有这份心,咱们家把家底全都搭上也是应该的。”

    四爷这才满意了,端着茶抿了yi口没再说话。要是不主动提起金守仁,只怕这对父子已经将这救命之恩给忘了个yi干二净了。你要出力,是你愿意的,也是你主动的。想过后因为这个自恃有功,那还真对不住。提起金守仁,就是要把救命之恩摆在明面上。你这么做,顶多算是偿还了恩情,仅此而已。

    又说了几句闲话,四爷摸了摸肚子:“都忘了时辰了,您大概也没用饭。我就不耽搁您了。”

    金成安笑呵呵的叫四爷下去了。等四爷走了,他脸上的笑意也才收了。这个儿子可比自己想的城府深的多。跟他说话,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他的话不多,每每听起来都是闲话,可过后回过味,却又觉得句句都是深意。他是怎么将话说的应时应景,又大有深意的?他还真猜不出来。这样yi个人,真上去了谁能拿捏?他叹了yi声,既然拿捏不了,就得好好的跟他处着。心里这般思量着,人却已经起来,“来人,准备出门。”

    四爷回了屋子,饭菜已经摆上等着他了。最近没吃什么正经的饭菜,早想的慌了。最普通的炸酱面,都叫人觉得滋味无穷。

    正吃着呢,贵喜走了进啦,低声道:“主子,国公爷出门了。”

    四爷点点头:“知道了。下去吃饭吧。”

    “盯着他干嘛?他出门有事?”林雨桐将黄瓜丝往四爷碗里挑了yi些,剩下的全扒拉到自己碗里,才问道。

    四爷将面又拌了拌,伸手将林雨桐嘴角的酱擦了,这才道:“他自是维护咱们的利益,拜访宗室去了。”

    啊?!

    “那这接下来,可不就是宗室自己狗咬狗。”林雨桐之前还真没想到这yi层。

    四爷点点头:“话随难听,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宸贵妃肯定是算到这yi点了。总不能叫宗室上下yi个声音吧。”

    这话也对!

    到了这个时候,林雨桐才深信甘氏的安排是对的。她说你就在府里待着吧,听候命令。实际上,如今的形势,她不动确实是最正确的选择。自有人上蹿下跳的来谋划。

    因此四爷和林雨桐算是暂时歇下来了,两人第二天yi早,就率先坐着马车,去了恒亲王府。如今王府的匾额已经换了,换成了公主府。

    “这时不时有些不合适。”林雨桐站在府门外,看着匾额上公主府邸四个字,有些皱眉。潜邸的东西是随便能换的?

    四爷招来门子,问他道:“原来的匾额呢?”

    那门子知道这才是以后的主子,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今儿天不亮,宗人府就打发人来,将匾额给摘了。给换成了这块。原来的匾额也被带走了。”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也是怕主子给治罪。

    宗人府给摘了的?

    这还真是出乎意料了!四爷对那门子摆摆手:“中门打开吧。”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这门子松了yi口气,利索的去开门。王府伺候的都是原来留下的太监,内院伺候的人yi下子就充盈了起来。

    两人也不要肩舆,就yi路走着,yi边看王府,yi边说着匾额的事。

    “这事要上折子吗?”林雨桐yi时之间拿不准,有些犹豫。说完,见四爷不说话,她这才道:“既然叫我来点这个炮仗,那还是要上折子的。将事情吵的越大越好。”

    四爷就笑了:“对了!既然退无可退,那么进的时候就不要顾虑。”他说着,就皱起眉头,“这王府实在是”

    不符合四爷的审美!

    林雨桐来过yi回,虽然走马观花的看了看,但也有了个基本的印象。四爷喜欢的东西是低调的、内敛的奢华。可这王府宏大是宏大了,可就是风格,不说也罢。前院简朴到完全没有特色。可后院的亭台楼阁,整个yi个混搭。什么特色都有,叫人瞧着乱的很。

    “人家的园子那叫错落有致”四爷指了指假山亭子湖水,“你瞧那叫什么,那叫置又落错。”

    林雨桐就笑了,“咱们其实是客人,随便住住就好了。”说着,就低声跟四爷道,“其实,端亲王府不错。至少看起来比这里好不少。”

    实在没什么可看的,两人溜溜达达的去了花房。如今的屋子他们没法待,下面的人急着拾掇呢,他们回去也是添乱。花房倒是没糟践了,花开的正好,知道没有主子来,还见缝插针种着些鲜菜。伺候花菜的婆子吓的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老奴马上将那粗物拔了”要知道主子来的这么快,她早收拾利索了。

    林雨桐却觉得挺好,“不用,挺实用的。”又伤了几两银子,才将人打发下去。

    两人在花房里消遣,贵武急匆匆的就进来了:“主子,宫里有动静了。皇后娘娘出宫了。”

    这么快!

    林雨桐的面色微微变了变,随即又坐下了,“皇后跟甘氏,这两人真是yi言难尽。”

    “同情了?”四爷将yi朵开的正好的玫瑰摘下来,给林雨桐簪上,才道:“你是怕宸贵妃对皇后什么交代都没有,而皇后认下那个孩子,可能就站到了宸贵妃的对立面上。”

    林雨桐摇头:“也不是同情。上次皇后帮了宸贵妃,但是宸贵妃呢?皇后差点死在船上。如今捡了yi条命,以皇后的性子,怕是对宸贵妃也有些恨意了。宸贵妃自然不会再找皇后合作。她是算准了皇后的性子了。从皇后对太子的态度上就知道,她希望有个孩子。这个三岁的孩子,只怕皇后会动心的。反正她也没什么可失去了,博yi次又如何?这两人好了恼了,恼了好了的,yi对姐妹相处成这样,谁对谁错?分不清了!”说着,她yi下子就顿住了,“这也不对啊!皇后是知道永康帝的真实情况的,自然不信这个皇子是真的而她又偏偏知道我不是”

    话没说完,四爷已经知道了林雨桐的意思了。皇后不信这个皇子是真的,又偏偏知道林雨桐这个公主是假的。按说,甘氏不该将这个yi个人放心的放出去才对。“只怕是甘氏跟皇后做了什么交易吧。”

    林雨桐这才想起自己跟甘氏说起的,对皇后的安置的事。难道甘氏是以皇后的自由为条件?

    皇后坐在马车上,随着马车的颠簸,身子yi摇yi晃的,眼皮也耷拉下来,好似睡着了yi般。她脑子里不停的想着甘泉昨晚上说的话。

    “你在这宫里,往后就很尴尬了。之前,我打算趁着送你去南边的机会,叫你顺便脱身。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自由自在的过日子。可谁想云隐这孩子对你倒是有几分爱护之意。别的先不管,先把你给救上来了。还急急地送回宫了。这叫我实在没办法。我不管你信我不信我,我保证跟你说的都是实话。你如今怨我也好,恨我也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要是你想嫁人,生几个孩子,过儿女绕膝的日子,咱们俩可以再商量!你帮我把事情办了,我放你自由。你放心,我不会食言的。云隐的性格品行你看在眼里的,我真要是做的过分了,我们这母女可就离心了。”

    这话在脑子里过了yi遍又yi遍,还是抵不住yi句儿女绕膝。她想有个孩子,这些年,想生个孩子都成了魔障了。可她心里又何尝不知道,甘氏说的很诱人,可真的就能实现吗?难啊!哪怕是找到合心意的男人,这个年纪想怀孕生子都是可真是难上加难了。那么自己为什么会答应的那么利索呢。

    说起来,也不过是自由二字。

    她想,这件事之后,她要去江南。在yi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住下来。不yi定非要找个男人,也不yi定非要自己生个孩子。她可以,yi个也好,三五个也罢,男女都无所谓,只要养的起,那就养着。这些孩子里,就算有白眼狼,想来总会有几个有良心的。二十年,三十年之后,自己未必就不如甘泉过的顺心。儿孙绕膝的日子,自己过得,她甘泉却未必过得!皇家啊不说也罢!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04章 庶子高门(8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