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05章 庶子高门(8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05章 庶子高门(8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0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05章 庶子高门(8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89

    瑜亲王府书房。

    瑜亲王靠在榻上,脸上还带着青白之气。他眼皮耷拉着,时不时的看yi眼说的口沫横飞的英亲王。

    英亲王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胖子,这家伙也是从水里捞上来的,因为体重过于肥胖,跳下水就飘着,是呛水最少的人。他在宗室里,yi向是随大溜的人,属于那种没自己主张的人。大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怎么着都成。所以了虚逼迫这些王爷就范的时候,唯yi疏漏的就是他。他没中了虚的毒,在水里又没怎么泡水,救上来暖热了,yi大碗驱寒的姜汤下去,人又开始活蹦乱跳了。而像是瑜亲王这样,府上守着太医,下床都得要人搀扶的,就是心里再怎么想折腾,其实是没有那个心力的。如今这京城闹的欢快,就是英亲王来回串联的结果。

    “这天下,只能是咱们金家的。”英亲王将胳膊yi挥,声音铿锵有力,好似只有靠如此的动作才能叫他的话更有说服力,“甘氏那个女人,太有野心。咱们都被这娘们涮的滴溜溜转。他妈的yi大帮老爷们绑在yi起算计不过yi个女人,这都叫什么事。叫我说,咱们就是不能太软。女人都yi个德行,蹬鼻子上脸。给她点好看的,也叫她知道知道咱们爷们的厉害。还就不信了?之前说什么叫孩子们进宫念书,将咱们的嘴给封上了,什么都听她的。狗屁!什么时候女人在朝堂上能吆五喝六了。这是没有妇德!在百姓家里,这样的女人都该被休了。您看看,如今竟然敢将潜邸赐给云隐那丫头住!这是什么意思?想叫她女儿当皇太女?休想!打我这就不能同意。咱们金家的爷们还没死绝呢。再说了,那云隐可不在宗谱上。不在宗谱上的公主,跟义女是yi样的。谁也没承认那是咱金家的人!可就这样的身份,你再看看她如今,手里攥着多少势力!这母女俩是想翻天了!”说着,就猛地yi拍桌子,将桌上的茶碗震的直响。

    这动静大了,瑜亲王眼皮子总算是又撩了yi下,鼻子里发出yi声轻哼声,也不知道是对宸贵妃和林雨桐这母女嗤之以鼻,还是对英亲王的话不屑yi顾。

    英亲王见说了半天,这边终于有点回应了。他不由的精神yi震,立马就凑了过去,“皇上在世的时候,不管有多宠爱宸贵妃。但自来妻妾有别。在祖宗面前,真正被承认的,还得是皇后。那孩子您也见过了,我想着,还是先叫皇后看看。皇后如今都被打发到行宫去了,心里能没有怨气?这孩子皇后yi旦认下来,我看宸贵妃还有什么话说?还有议事阁的那几个大臣,都他妈是什么东西。说什么为了江山社稷,还不是甘氏给他们放权更多?想起来就来气,说了归齐,他们都是咱们金家的家臣。如今这是奴大欺主yi个个的都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这些人说什么都不能留。咱们家的江山,还得是咱们说了算。等将来,您老可得出山,叫郭常和这些人都他妈卷铺盖滚蛋。什么能臣贤吏,离了张屠户,咱还能吃带毛猪?”

    堂堂王爷,听听这说话的水平。

    瑜亲王心里鄙夷,又不明白这位也不知道是假精明还是真糊涂。话里话外的,先是对甘氏母女不忿,但说这些话有个屁用。别管人家那公主是什么样的公主,她手里的权力可是真的。有本事你到她跟前去叫嚣去。看她会不会直接剁了你。到了这个份上了,说这个不咸不淡的话顶个什么用。自己虽然也赞成皇上的亲子登基为新帝,可是这光是自己愿意、这些宗室们愿意还不行,还得臣武将跟着赞成。可这臣武将听谁的?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人家认识你是谁。面上对你客气,那是人家不想留下把柄,背后还不定怎么不屑呢。人啊,就得认清自己的身份。还说什么找皇后?皇后能顶什么用?皇后连她自己个都保不住,宫里都没有立足之地了,还能指望着她扶持新君?那是找死呢。他心里这么想着,就抬头看了yi眼英亲王,跟着就摇了摇头。说什么金家的江山还得金家人做主。说到底,不就是眼红议事阁的权力吗?辅佐新帝,他恐怕也是想谋求yi个摄政的机会。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几斤几两都掂量不清楚了。那孩子想登基,只有yi个办法,那就是寻求云隐公主的支持。甚至可以将摄政的权力给驸马嘛。如此,可以说是最没有争议的做法了。皇上的皇子登基,由年长的公主及其驸马摄政,不管是从礼法上,还是从利益上,都是说的通的。可是这主意,自己说了,竟是没人赞同。yi个个的非得把甘氏母女给掀翻了。看来,真是被权力给迷了眼了。他叹了yi声,就摆摆手:“我这身体是真的不中用了。”这话倒也不是假话,真是力不从心了。“不管将来会怎样,反正我也看不见了。如今,就更不想管了。你要是真听我的劝,就去见见云隐吧”

    “姥姥!”英亲王蹭yi下就站起来,脸上的肥肉跟着yi抖yi抖的,“我的心可没您的心大,您的孙子叫她给砍了,您不往心里去。可我这心里过不去,跟她的仇结大了,我的亲儿子死了,亲侄子也死了。凭什么我还得捧着她?”

    瑜亲王嘴角yi哆嗦,心都跟着抽的疼。自己的嫡孙要不是林雨桐主动让了那个位子,也不会莫名其妙的骑马给摔死。自己的庶孙虽然不成器,但何至于就是死罪?要说这俩孩子死的冤不冤?冤!真是太冤了!可是再冤枉,他也得为这府里的人想想。死人要紧,但是活人更要紧。而另yi方面,抛开这私人的好恶不谈,他还是欣赏林雨桐的做法的。要是她是yi个皇子,这天下说不得真是会有yi个明君也未可知。“行了,你也别在我这里发牢骚了。你想做什么那是你的事,我管不了了。你要是不听我的劝,那你就随意。还是那句话,多为后人想想。别被挂在树梢上的红果子迷了眼。它看着再好吃,可就是太高了。伸手够不着,就吃不到。你要非得爬树去摘,以你的体格,半路上树杈断开将你摔下来的可能性更大。言尽于此,慢走不送。下回见面,我希望是在我的丧礼上。你能看得见我,而我看不见你。所以,还是别说再见了。我不想再见你”再见你时,你躺着,闭着眼,而我则站着,睁着眼。那也是yi种悲哀。

    英亲王愣了愣,顿时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接。说好吧,好似也不对,这不是盼着人家死嘛。说不好吧,这也不对,这成了咒自己死了。他嘴角抽抽了几下,从来不知道这位老王叔说话这么绝。将自己堵在这里,话都接不下去了。他站了半天,瞪着眼睛,到底只是行了礼,甩了袖子从屋里退了出来。

    等英亲王出去,瑜亲王才咳嗽了yi声,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帕子上就又沾了几丝血丝。他往下yi躺,睁着眼睛看着顶上的帐子。好半天才叹了yi声,慢慢的闭上眼睛。眼前这个局面,他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未来的走向的。

    “王爷。”外面传来通报声:“谨国公来了。”

    金成安?这位也该来了。

    瑜亲王又是yi叹:“那就叫进来吧。”

    金成安进来笑呵呵的对着瑜亲王行礼:“您老人家的身子可还好?”

    瑜亲王摆手:“好不好的,活yi天算yi天了。老而不死是为贼,还是别活着碍眼了。你坐吧,坐下说话。”

    金成安顺势就坐在离瑜亲王最近的位子上:“侄儿这次来,yi则,是为了探望您老人家。二则,是关于新君的事。”

    瑜亲王眼皮子yi撩,“你还真是坦诚。你能来看我,我心里记着你这份情谊。但是关于新君的事,你还真跟我这个老朽说不着。老了,管不了了。什么也不操心了。走的也能清净些。”

    金成安轻轻yi笑,不接这个话题,只道:“您老人家心里明镜似得,由着这些人这么作下去,那孩子可就真未必保得住了。这孩子真要是有闪失,您老到了那边,怎么跟陛下交代?再说了,这江山还是金家的,您真的认为将这天下交给yi个毛孩子是妥当的。国赖长君,这里面的道理,您比我清楚才是。”

    好yi个国赖长君!

    “那你的意思呢?”瑜亲王哼笑yi声,“扶持你们家老四?”

    “要么说您圣明呢!”金成安呵呵yi笑,“只要宗室点头,这上上下下,就都通了。真要为了江山天下,您该明白做什么选择才是正确的。”

    上上下下都通了?

    瑜亲王心里摇头,金成安精明了yi辈子,没想到在这事上还是没看透。或者说不是没看透,而是不敢想。谁能想到yi个女人有这样的野心呢?自己之前不也不敢那么想吗?他也是在这两天里,知道了甘氏跟云隐母女的yi场交锋之后才想明白的。云隐先组军,圣旨之后才下。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甘氏的想法与做法,已经越发的趋近yi个帝王了。

    他将心里的想法在嘴里滚了两遍,但就是没说出口。只道:“如今宗室中,你是唯yiyi个手里还有实权的人。想来,愿意卖你面子的人不少,你又何苦来找我?”

    金成安脸上的笑意就淡了:“您是知道的,王婆卖瓜,有时候未必就遭人待见。”

    瑜亲王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他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道:“你出来四处走动,你们家老四知道吗?”

    这个当然。金成安脸上的神色,yi瞬间就将真实情况表露无疑。尽管他遮掩了,但是瑜亲王还是看了个分明。金成安却不知道瑜亲王为什么这么问,只接话道:“老四他知道不知道,重要吗?”

    重要!当然重要!要是他知道,还放你出来,那么不是证明他傻,就是证明他是赞同甘氏母女的作为的。不管是哪种,对金家宗室来说,都算不上是好消息。

    “本王知道了。”瑜亲王有些意兴阑珊的点点头,打发金成安,“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容我好好的想想,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事不能鲁莽!要动,就得yi举定乾坤。”

    这话要这么说的话,也有道理。

    金成安只得起身:“那侄儿就等着老王爷的好消息。”

    瑜亲王摆摆手,闭上眼睛就不再说话了。金成安默默的退了出去,脸上的神色却yi点也不轻松。

    而距离王府不远的yi顶小轿子里,坐着英亲王,他将帘子稍微挑起,盯着外面。

    “主子,您这是要等谁?”随从在轿子边问了yi句,这没头没脑的,等到什么时候去。

    “蠢材!”英亲王呵斥了yi句,“咱们从瑜亲王府出来的时候,你说远远的看见了谁?”

    “谨国公。”随从应了yi声,才恍然,“您是等他?那您早说啊!您去茶楼里坐着,小的们等着就是。回头请谨国公去茶楼见您。”

    “越发蠢了!”英国公恨声道:“看着他出来就告诉本王yi声。别叫人家认出咱们来。”

    感情您不愿意跟人家打照面啊。

    说着话,远远的就看见动静了。随从眼睛yi亮,赶紧道:“王爷,出来了!出来了!”

    这么快就出来了?

    “起轿!起轿!”英国公将轿子拍了的啪啪响,“别跟人家走个对面。”

    随从赶紧招呼轿夫,轿子随即就被抬起,远走越远。

    金成安瞥了yi眼,嘴角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不说这京城兵马司归自己掌管,这京城里的大事小情都瞒不过自己的眼睛,就是英亲王的轿子,这京城谁认不出来。把五大三粗的轿夫累的吭吭哧哧,轿子咯吱咯吱响的最厉害的,除了英亲王没别人。就这盯梢的智商,还能干成什么?

    英亲王却不知道自己被金成安发现了,还兀自抬手抹了yi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还好走的快!”

    四个轿夫在外面暗骂yi声:快个p!重成这个德行,我们也得快的了吧。体格这么重,不坐马车,非爱坐轿子,真他妈累死个人。

    随从跟着轿子,在边上溜溜达达的,小声问里面:“王爷,咱们去哪?”

    “行宫。”英亲王马上回了yi声,觉得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还是自己先去跟皇后通通气的好。

    正想着,轿子yi晃,险些将他从轿子里颠出来。能不颠吗?四个轿夫yi听要去行宫,都被吓着了。出了城还得走几十里呢?靠他们抬着去?干脆杀了他们算了。反正是死,与其累死,还不如死的利索点。

    英亲王yi把扶住轿子,才险险的稳住,没从轿子里滚出来。他心有余悸的道:“怎么走路的?还能不能干了?”

    随从瞪着轿夫yi眼,赶紧道:“青石板不平整了,绊了yi跤。这几个不顶事,要去行宫,换了马车再去。您也好在车上躺着,能歇歇。”

    英亲王哼了yi声,算是应了。半晌午的时候,到底出了京城。

    “还挺急切。”接到消息的林雨桐轻笑了yi声,“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蹦出来了。”实在是她之前都没关注过英亲王这号人。

    四爷嗯了yi声,“这样的人才好蛊惑。”

    蛊惑?

    林雨桐yi愣,四爷的这意思,莫不是说这英亲王背后推波助澜的人是甘氏。

    甘氏此刻在御花园里,这宫里如今就剩她yi个人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她问yi遍伺候的何嬷嬷:“你说,这天地之间唯余yi人的感觉,是不是就是我现在这样。”

    何嬷嬷左右看看,才低声道:“天地之间只余yi人,该多孤单啊。”

    孤单?

    “不!不是!”甘氏缓缓的走上观星台,这里是整个京城最高的地方。yi台yi台的往上走,何嬷嬷都没懂主子说的不是是什么意思。直到甘氏站在观星台的最顶端,风吹的衣裙烈烈作响,她伸开双臂,俯瞰着脚下的京城,“天地之间只余yi人,就是唯我独尊的感觉。”怎么会是孤单呢。她曾经孤单过,曾经也渴望有人陪伴。但此刻站在这里,看着脚下的城阙,放眼望去,那便是万里江山。唯我独尊,主宰天下的感觉,何等美妙。

    何嬷嬷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又看了yi眼甘氏的背影,无奈的道:“主子说什么便是什么,只是上面风大,冷的很。咱们还是先下去吧。”

    甘氏yi下子就笑了:“嬷嬷可真是说了yi句颇有哲理的话,高处不胜寒,可不就是这个道理。”她说着,就慢慢的往下走,楼梯发出咚咚咚的响声,颇有韵律。“英亲王出京了?”

    何嬷嬷点点头:“是!刚送来的消息。”

    甘氏长长的舒了yi口气:“好戏开场了!这次看看谁能阻挡我的脚步。”

    行宫是依山而建的。规模恢弘,景色优美,环境清幽。

    皇后没有选什么大的宫殿,只选了yi处邻水的小筑住了。在卧室里的窗户边上垂根线,都能钓鱼。

    她这么说,伺候的宫女就撇嘴道:“娘娘,您想的也太美了。您瞧瞧,这湖里哪里还有什么大鱼。”说着,就撒了yi把点心的碎屑下去,结果水面毫无反应。

    皇后yi愣,继而就明白了。宫里的湖水里养的都是观赏的鱼,有专门的人喂养,锦鲤yi个个肥到游不动。但这里的水是活水,虽然里面也有野生的鱼。但这些鱼只怕是年年都被行宫里的人捞出来卖了。又不能及时的补充鱼苗,更不曾喂养,可不就成了如今这样了。好半天看见水面上有鱼吐泡泡,细看之下也不过是指头大小的小鱼儿罢了。

    她叹了yi声,兴趣缺缺的道:“咱们不用多管闲事。”横竖也住不了多久。所以,多yi事不如少yi事。“只要没缺了咱们的用度便好。”

    “他们敢?”这宫女脸上带上了几分煞气,“借他们几个胆子试试。”

    正说着话,管着行宫的总管太监就来了,脸上带着讪笑,腰弯的很低,“回禀娘娘,英亲王来了,正在外求见。您看这是见还是不见?”

    皇后愣了yi下,来的还真快。“见!大老远来了,怎么能不见?去吧,将人请进来。”早点完事,早点脱身吧。

    她起身往外走:“去园子里见见吧。”孤男寡女在屋里也不妥当。在外面还能顺便看看这景致。但愿走之前,能将这里的景致看上yi遍,也不枉来了这yi遭。

    英亲王过来的时候,就见到皇后yi身素服坐在湖边的亭子里。他赶紧过去行了礼,“真是没想到宸贵妃做的这么决绝,竟是将yi国之母,赶出了皇宫”

    决绝?这才哪到哪?更绝的还在后面呢。

    皇后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不认同,于是连连摆手:“什么赶出皇宫,是本宫自己在宫里觉得太闷了,才想着出来的。这里多好,看着就透亮。”挑拨的话说的这么明显,连林芳华那个女人也不如。

    英亲王心说,这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他抬眼yi眼,见皇后面色青白,瘦的弱不禁风,不由的将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下去了,对着yi个死了丈夫的寡妇,说话还是和缓些的好。省的她受不住,再有个三长两短,还得自己兜着。于是,他脸上带着几分凄然,似是感叹yi般的道:“陛下驾崩,最后还落的连个尸骨都无存。想起来就叫人觉得心头难安。臣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娘娘。”

    皇后心说,他死了我才真的解脱了。难受什么?但面上又不得不露出几分伤感来。

    英亲王yi看有门,就继续道:“听闻娘娘跟前太子那真是母子情深,如今却又落得膝下荒凉。臣实在是不忍心。”

    “有什么办法呢?”皇后嘴角抿了抿,“前太子也是辜负了本宫和陛下的心意。也不知道从哪听说陛下还有个亲生子,他心里就慌了起来。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他是先帝亲口册封的太孙,谁还能替代他?本宫和陛下还没如何呢,他倒是先往绝路上走了。想起来真是叫人”她说着,就有些哽咽难言,跟着摆摆手,不想再说的样子。

    可英亲王却被皇后的话说的yi愣,继而心中大喜,“娘娘的意思,您是知道陛下还有亲生儿子的?”

    皇后就露出失言的样子,急忙摇头,矢口否认道:“没有!没有!那都是太子多疑”

    “娘娘,碧珠您还记得吗?”英亲王见皇后又不承认了,干脆直接叫出了那孩子生母的名字。

    “什么?”皇后蹭yi下站起来,手都有些颤抖,“你说谁?”

    “碧珠。”英亲王眉头yi挑,更近了yi步,“娘娘对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吧。”

    皇后的面色有些不自然,手里的帕子来回的绞着,“王爷怎么会知道这丫头的名字?”

    英亲王低声道:“娘娘还不知道吧,她带着yi个三岁的孩子回京了。”

    “啊?”皇后yi下子失神的坐下,嘴里喃喃的道:“糊涂!真是糊涂啊!”

    英亲王却更加的不解了,他疑惑的看着皇后,“娘娘,如今这个孩子回来,正是好时机,您怎么反倒说碧珠糊涂呢?她不糊涂,臣却听的糊涂了。”

    皇后看着湖水,眼里似乎没有焦距yi般,好半天才道:“事到如今,本宫也没办法瞒着了。这事说起来,那可就话长了。”

    “没事!”英亲王坐在皇后的对面,“娘娘慢慢说,臣听着。”

    皇后叹了yi声:“这得从几年前说起了。那yi年,甘氏有孕了,却突然小产。这事京城都传遍了。那时候,陛下还不是皇上,还是恒亲王。甘氏小产,是因为端亲王府,这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

    英亲王点点头,有些讪讪的。这还真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甘氏小产没多久,在书房伺候的碧珠就有了身孕。你想啊,连甘氏有孕,我们府里都保不住,更何况是yi个丫头。为了能留个子嗣,我就做主,将碧珠给放了出去。这事连甘氏都瞒着。yi个丫头,谁会注意?没人害她,孩子也能生下来。我们越是当做不知道这回事,这母子就越是安全。你想,是不是这个道理。”皇后说着,就问了英亲王yi句。

    英亲王点点头,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皇后知道有这么个人,这几年却没有过问的原因。“那之后呢,孩子生下来了,怎么没接回来?”

    皇后脸上的神色就更苦了,“孩子生下来了,正准备过了百日就接回来呢。刚好就是先太后的除服礼,就又往后推了推。可谁知道,甘氏又小产了。我们严防死守的,你说,这还是保不住甘氏肚子里的胎儿。我们敢把孩子往回带吗?”

    这还真不行。英亲王也觉得皇上当年,这日子过的是他妈的憋屈。这边在心里叹了yi声,那边就问道:“那后来呢?为什么不接回来?陛下登基,谁敢对小皇子不利?”

    皇后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陛下还没登基,皇太孙的名分就定下来了。你们叫陛下怎么办?将孩子接回来,这就是逼的太子跟我们离心啊。既然认了这个太子,那为了这个孩子平安,他最好yi辈子就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没人知道他什么身份,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如此才能平安康泰的长大。这个孩子得的艰难,为了留下yi条血脉,我们也难。”

    这就对了!这才说的通嘛!皇后的话有八成都是真的,只有对太子的问题上,应该是说了假话了。皇上肯定是想找机会废了太子之后,才会将小皇子接回皇宫的。在这yi点上,皇后给皇上做了遮掩。就说嘛,太子跟失心疯yi样跟端王余孽牵扯不清,原来根子在这里。知道对方有亲子,那么他自己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与其等死,不如奋力yi搏。道理上是说的通的。同样的,要是皇上废不了太子,那么小皇子yi辈子都不能认。皇家就是这么残酷,潜在的威胁yi定要除掉的。所以,为了保住血脉,这孩子还是不能带回来。甚至都不能让任何yi个人知道有个皇子存在。

    英亲王在心里将这事的前因后果,又捋了yi遍。很容易就能判断这话的真实性。

    皇后隐晦的瞥了yi眼英亲王,才继续道:“你要是真为了皇上好,就不能将这事公布出去。不能叫人知道皇上还有yi个皇子在。yi个三岁大的孩子抱着金元宝上街都守不住,何况是叫他坐拥着天下呢。这是害了他!碧珠这丫头,真是猪油蒙了心了。到底是上不得台面,根本就不知道轻重。”十分痛心疾首的样子。

    是这么个道理。

    英亲王嘴角抿了抿,低声道:“娘娘来不及了!宗室们都知道了。京城里知道的人只怕也不少。要是能将小皇子扶持上皇位,他活着的几率倒是比叫他继续隐姓埋名流落民间的几率更大些。”

    皇后愕然的看着英亲王:“你说什么?都知道了?”

    英亲王yi副后悔的样子,有些痛心疾首:“娘娘,您看眼下该如何是好?”

    皇后立马就无措了起来,“如何是好?本宫怎么知道如何是好?要是这孩子有个万yi,叫本宫怎么跟陛下交代?”

    英亲王脸上的肥肉yi抖,劝解yi般的道:“您也不用这么悲观。如今就是得想办法将小皇子先认回来。要不然,被那别有用心的人给害了,连追究都不能。”

    皇后的脸似乎都白了,“认回来?要认回来吗?终于走到这yi步了吗?”

    英亲王有些不解,什么叫终于走到这yi步了?他不好问,只得继续道:“只要娘娘出面,宗室证明,身份就不是问题。只要是陛下的皇子,继承皇位就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谋害yi个身份不明的孩子,跟谋害皇帝,风险可不yi样。如此,才是保住小皇子的唯yi办法。”

    皇后摇摇头:“只有我的话不行,还得宸贵妃点头。你们看着宸贵妃厉害,但其实她跟陛下的情分比我深。”这话说的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

    英亲王心里咯噔yi下,“您是皇后,谁能越过您去?妻妾自来就是天壤之别,娘娘千万别妄自菲薄。”

    皇后就不说话了。英亲王顿时觉得自己算是摸准了皇后的意思,她刚才提宸贵妃,大约只是试探自己是不是对方的人罢了。于是赶紧道:“宗室里只认娘娘,这点您放心。”

    果然,就见皇后嘴角的弧度柔和了几分,“宗室有几成人是这个意思?”

    “娘娘放心。”英亲王语气十分肯定,“之前不好说,现在嘛,得有七八成。谁叫云隐公主得罪的人太多了呢。yi口气杀了十八个。臣的儿子就在其中娘娘啊,您说,我这心里能不恨吗?能看着她们母女得意吗?人同此心!那些家里失了亲人的,哪里不是巴不得她们不得好死。咱们也没想如何,就是只想对金家的天下负责,对社稷江山负责。小皇子登基,这才是天下人乐意看到的。父传子家天下么!有咱们拥护小皇子,不会出差错的。”

    皇后叹了yi声,“看来还是陛下英明啊!他早在病榻上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他说,只怕总有人会将那孩子给找出来,过不其然。”

    英亲王有些讪讪的。之前他说碧珠是自己跑进京城的。其实不是,是他的yi个幕僚,从之前的端亲王的yi个幕僚家人那里得到的yi点消息,他这才将这母子给找到。看来皇后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有些尴尬,但随即就愣住了,“陛下之前就想到了?”

    皇后点点头,“雁过留痕。这世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陛下当时是这么说的。”

    英亲王暗道yi声厉害,这位陛下的手段是不错。这既然想到了,那自然就会想办法保住这个孩子才是,应该留有后手吧?他这么想的,也就这么直接的给问出来了。

    皇后叹了yi声,好似在权衡什么,好半天才道:“罢了!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既然王爷这么有心,那么以后,本宫就将孩子托付给王爷了。你好好的辅佐幼君”

    幼君?这么肯定的叫法?

    英亲王看向皇后:“娘娘,您得给臣交个底吧。要不然,臣这心里没谱,这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臣得思量思量”

    “那本宫就给你交个底。”皇后左右看看,又挥手叫伺候的退远yi些,这才压低声音,“陛下想到了这种情况,当时就写了yi份圣旨。如今,这份圣旨该当是遗旨了!”

    遗旨?

    竟然又遗旨!

    英亲王yi下子站起来,“皇上真留下遗旨?”这可真是太好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05章 庶子高门(8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