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09章 庶子高门(9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09章 庶子高门(9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1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09章 庶子高门(9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93

    登基大典的礼乐奏响了,浑厚庄重。

    甘氏从御辇上下来,脚踩在红毯上。yi步yi步的朝前走去。周围旌旗飘扬,眼里所见,全都是匍匐在她脚下的人。她yi步yi步的朝前走,脚边的人,接受这些人带着各种感彩的若有若无的打量。她知道,他们不服。但那又怎样?不管服不服,此刻都屈膝了。

    林雨桐跪在九龙玉璧之下,众人之上。身上穿着的,是甘氏特意叫人给送过来的杏黄色的衣衫。她看着甘氏站在九龙壁下,就不再动了。她知道,按照流程,该是百官劝进了。

    郭常和抿了抿嘴,此时他恨不能不是丞相。要不然也不会碰上这般的尴尬事。他起身,然后拱手道:“请陛下即位!”

    这话说完,全场没有yi个跟随应答的。

    林雨桐眉头皱了皱,这劝进本就是yi场戏。要求百官三劝,皇帝三拒之后,皇帝才在百官久跪不起中,无奈的即位。

    而如今,郭常和这个百官之首统领百官劝进的角色,说出话,却无人应和不仅郭常和尴尬了,关键是甘氏尴尬了。到了这份上了,这礼仪还怎么往下走。这些人也是胆肥了,打着法不责众的幌子。

    林雨桐无法,只得站起身来,重新行大礼:“郭丞相代百官劝进”

    众人脸上闪过yi丝愕然,云隐公主竟然亲自当起了司礼。本该是郭丞相领百官劝进,被直接给改成了郭丞相代百官劝进。yi字的差别,意思截然不同。

    甘氏朝林雨桐点点头,那边郭常和认命喊道:“请陛下即位!”

    林雨桐松了yi口气,戏总算能演下去了。可谁知她刚松了yi口气,甘氏却不按照套路往下走了。她展开双臂,看着下面跪着的大臣,没有说谦让的话,更没有继续什么三劝三拒的戏码,而是直接道:“朕受命于天!即皇帝位,乃当仁不让。”说着,衣袖yi甩,转过身,抬脚就顺着九龙壁往上走。

    这个反应实在是众人没有想到的。林雨桐却觉得,这种做法,十分的甘氏。肆无忌惮,又霸气无双。什么狗屁的礼仪规程,没人配合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不劝,不劝我该即位还是即位了。有本事咬我啊!yi个个的跪在下面无言的反抗算什么本事,还是没种!

    却不想,此时异变突生。本来春和日丽的天气,yi股子风猛地席卷而来。林雨桐被吹的先抬起衣袖捂住眼睛,整个人似乎都被吹的打晃。她急忙朝甘氏看去,却见甘氏才上了三个台阶,这九九八十yi的台阶怎么上?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迈不开腿。她自己心里都发毛了。这股风来的时间太巧,吹的太邪性。就见高台上的祭告天地用的灯烛先是忽明忽暗,然后猛得救灭了。两侧为天子所执的明黄色的幡麾,也是在风中摇动。

    这是要坏事啊!

    林雨桐的心都跟着提起来了。

    可就这还不算完,真是只有更糟的,没有最糟的。这风本来就吹的叫人睁不开眼,可紧跟着,yi股子浓烟混着焦灼的味道,就冲到人的鼻子里。

    哪里来的焦灼的烟味?哪里起火了吗?林雨桐奋力的睁眼看去,这yi看心都凉了。祭祀天地要准备yi种燔柴。什么是燔柴?就是大典上的赞官在祭台上将玉帛、牺牲等物,放置在积柴上而焚烧,这称为燔柴。燔柴是做什么用的?它的用处就是焚烧后的烟,这烟气要直上九霄。意思是将新帝登基的消息直达于天。yi般情况下,是不会出错的。钦天监选的日子yi定是个无风的日子。以期望达到最佳的效果。而且为了不影响效果,赞官都是极为有眼色的。趁着无风赶紧烧,yi点有风了,就立马将盖子盖住。这yi项议程就算是完了。

    可这才就是邪了门了,风yi吹起来,烛火先灭了。原本捧着牺牲玉帛等物的赞者,吓了yi跳,不知道哪个就因为这yi吓,将手里的东西给掉下去了。直接给烧着了。本该直达九霄的烟,此时顺着甘氏和下面的群臣给吹了过去。

    这代表什么意思?岂不是说上天根本就不承认?

    林雨桐勉强睁开眼,朝甘氏看过去。这yi看可不得了,之间yi侧手持明黄幡麾之人,不知眼是被烟迷了眼睛,还是风吹的手把持不住,竟是突的撒手。这yi撒手,那幡麾左右摇晃,可那人可已经愣住了,傻傻的不知道动弹,就那么看着幡麾倒下砸向了甘氏。幡麾整个都是木制的,好木料可都不轻。这yi下砸到人身上还了得?这yi番变故,可是将林雨桐惊得心都要跳了出来,她什么也顾不得了,份例的扑过去,挡在甘氏的前面。那幡麾狠狠的砸在林雨桐背上。这yi疼她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甘氏愣了yi下,眼里甚至闪过yi丝慌乱。即便再如何,她心里对未知的东西都是惧怕的。林雨桐听她喃喃的道:“厉风震荡,众官辟易,祭礼不成莫非真是天所不容?”

    这是天人感应的说法。从前朝起,这天人感应yi说,就大肆盛行。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认为天能影响人事、预示灾祥,人的行为也能感应上天。这叫天意与人事的交感。所以,这天下要是经常出现大旱饥荒等天灾,皇帝要写罪己诏诏告天下,向臣民,上天自省和检讨自己过失。而眼下这阵大风,早不吹晚不吹,偏偏这时吹来,甘氏心里怎么会不反思。毕竟她确实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可这如今,只能进不能退!退了,可就真是死路yi条了。

    林雨桐yi把抓住甘氏的手,扬声问道:“陛下可知武王伐纣,渡孟津之事?”

    武王伐纣,渡孟津之事?

    这个典故大家耳熟能详。

    林雨桐的声音更加的清越:“武王伐纣,渡于孟津,其时阳侯之波,逆流而击,疾风大浪晦冥,人马不相见。时武王左操黄钺,右秉白旄,瞋目而撝之道。余任天下,谁敢害吾意者!于是风济而波罢。”

    甘氏眼里的亮光yi闪而过:“是啊!余任天下,谁敢害吾意者!”说完,yi把推开林雨桐的搀扶,迎风而立,随即扭头看向下面跪着的以袖遮面朗声大臣,朗声道:“朕谨于事天,雍容成礼,无愧于苍天!即便遇到些许风霾,但那又如何?疾风骤烈,可遇风而折,亦可乘风而起!朕以女子之身登基为帝,乃是古来第yi人。上天既然要考验,那便考验便是!区区风霾怎能阻挡朕的脚步。让风吹的更猛烈些!朕证明给上天看!证明给天下人看!朕当的起yi国之君。”

    说着,扭过头,顺着台阶,在狂风中yi步yi步艰难的朝上而行。九九八十yi步,走的何其艰难。

    等终于走到了顶端,稳稳的坐在龙椅上。说来也怪,风真的止住了。来的快,走的也快。林雨桐这会子是真不知道,这是天意呢,还是巧合。

    但此时,风住了,烟也散了。那青烟直直的直冲云霄而去。

    下面的大臣都懵了。尤其是那些宗室众人,若果说,当日在奉先殿遇到的异象,还可能是人为的话,那么眼前,自己看到的,就绝对不是人为的。风雨雷电谁能掌控?谁都不能!可眼下这情况怎么解释?难不成真是老天的考验?

    但不管为什么,众人心里那点不服也稍微的收了起来。大殿在三呼万岁的声中,结束了。

    晚上还有宫宴,林雨桐却在宫里,何嬷嬷拿着药,正给她的后背敷药。她生的白,皮肤又嫩,被几十斤的东西猛地砸在脊背上,形成yi条青紫色的伤痕。边沿几处还隐隐的渗出血,看着几位吓人。

    “阿弥陀佛!”何嬷嬷边上药边道,“这可是佛祖显灵了。再偏两寸,就打到头上了。这还了得?”可不得当场要了性命去。“要么说,这还得是亲的才顶用呢。周围那么多人,都傻愣愣的,没yi个想着伸手救驾。还是殿下跟主子母女连心,当时隔的也挺远吧,若不是殿下真是急眼了,怎么可能那么快的都扑了过去。”

    林雨桐笑了笑,嘴里嘶了yi声:“是啊!老天保佑。”差点出了大的差错。

    药涂在伤处,带着几分灼人的痛感。

    何嬷嬷将药涂好,用拿了白棉布细细的包扎,将上身齐齐的裹了yi遍,“刚开始有点疼,过后就好多了。刚才来的时候,主子叫问殿下,今晚的晚宴能参加吗?要不请驸马也进宫?”

    林雨桐摇摇头:“不用请驸马了。今儿日子特殊,这禁卫军还是叫驸马看着吧。别人咱也不放心。至于晚宴”她说着,就问何嬷嬷,“我娘的意思,是想叫我参加,还是不想叫我参加。”

    何嬷嬷yi愣,看了林雨桐身上的伤yi眼,才道:“要是不疼了,去露个面也好。”

    那就是还是希望自己去的。

    林雨桐点点头:“那嬷嬷去忙吧。差不多到点的时候,你打发个人来叫我yi声。我歇会儿。”

    “怎么样?”甘氏见何嬷嬷回来了,就边由丫头们服侍着换衣服,边问她:“云隐晚上能参加吗?”

    “能!”何嬷嬷低声道:“殿下说晚上会参加。”

    甘氏满意的点点头:“今儿的日子特殊,叫她坚持坚持。”说着,扭脸问何嬷嬷,“伤的怎么样了?”

    何嬷嬷眼圈红了yi下,用手比划着:“这么长这么宽青紫的都有些发黑了,有这么长yi道血口子伤的不轻!”

    甘氏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叫太医院多派几个人守着。要是有个不好,都别想要头上的脑袋了。今儿失手的那个执事,先送去慎刑司。明儿就砍了!”

    可是不管杀几个人,伤了还是伤了。何嬷嬷抿着嘴,退后两步,应了yi声:“回头老奴就告诉殿下yi声。”

    甘氏这才叹了yi声:“伤在儿身疼在娘心。何况她是为了护我你说的对,这孩子还得是亲生的!关键的时候,就她靠的住。”

    何嬷嬷笑了笑:“母女天性,本就是如此的。”

    “嬷嬷”甘氏脸上的神色有些怅然,“她今儿可不止是救了我的命了,更是”没有她那番激励,自己或许就真的没有勇气往前走了。

    不管怎么样,登基大典都算是办成了。甘氏就是民正言顺的皇帝了。作为登基后的第yi场大宴,御膳房那真是准备的十分尽心。自打宫里的主子越来越少以后,连御膳房的大厨也都没有用武之地了。如今又是新朝了,换了皇帝就要有新气象。所以,大宴准备的跟以往又都不同。以前都是yi家yi户yi几。这次却是按照身份的高低设置的。分上桌,上中桌,中桌,下桌。大宴是设在御殿仪的,凡四品官以上在殿内享宴,四品官以下就在殿外的丹墀外。宴席桌上的菜色,也是相当不错,每桌上有宝妆茶食,云子麻叶二碟,甘露饼四个,大银锭油酥八个,煠鱼二块,小银锭笑靥二碟,果子、酒各五样,菜四色。花头二个。汤三品。鸳鸯饭二块。大馒头四分,每人酒五钟。不仅如此,还给每个座位上都贴上了姓名官职。这是对号入座。众人陆陆续续的来了,yi看这个架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谁要是第yi天不给陛下面子,那这位陛下也会不给他面子。说了没有差事的都得参加,那就yi定得参加。这yi对号入座,想趁乱躲过去的人,都躲不过去了。满场太监,有的拿着小本子,有的捧着墨盒毛笔的,这是准备记录名册吧。许多人都不由的变了脸色,有至交好友或是姻亲故交没到的,都赶紧掏银子,打发人出宫递话,叫他们无论如何都得到。这些递话的人,自然没有人拦着。不光是没有人拦着,更是大开方便之门。说到底,记录名字这事手段,目的嘛,还是希望不要闹的太难看。

    英亲王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所有看看,这yi桌都是亲王。大家彼此面面相觑,但谁都没主动说话。他轻哼yi声,将视线投在单独的yi个小几上,那上面写着云隐的名讳。嘴角又凉凉的笑了笑。谁也没想到甘氏用这样的手段,逼着人给她面子。不过,要是她自己的闺女都没来,看她有什么脸面罚人。他今儿也算是见识了云隐的本事!在那种场合敢说那样的话,这母女俩果然都没有省油的灯。

    林雨桐到的时候,远远的,就闻见菜肉的香味。如今的天气,晚上还是有些冷的,这饭菜端上来,再美味的东西,凉了也不好吃了。坐在大殿外的都是四品的小官,进不了里面。yi个个正襟危坐的也不敢说话。今儿日子特殊,这些大人估计从半夜就起来了,又在外面站了大半天。大典结束也没几个敢当即散了回家的,都在衙门里等着呢。晚上又得提前过来,圈在路上折腾了。肯定是饿的狠了。如今面对满桌子的饭菜,只能看,不能吃。这种感觉简直不能更cao蛋。

    她路过的地方,众人看见她都起身行礼。她紧了紧披风,感觉到夜风的寒意。见边上yi桌几个老翰林白着胡子了还在瑟瑟发抖,林雨桐招手叫了伺候在yi边的太监,“去传我的话,外面大桌上的酒都得给热了。”好歹去去寒。

    “谢殿恤。”听见林雨桐发话的人心里都有些感激。

    林雨点点头,不能再说多的话了,要不然真成了邀买人心了。不在外面耽搁,直接进了里面。有对着她行礼的,也有她需要行礼的人。比如宗室的yi些老王爷,爵位跟林雨桐是yi样的,但人家是长辈。林雨桐过去行礼,大多数换来的都是轻哼声,她也不以为意。不失礼人前就行了。她直接去了进靠着御座的位子,坦然的坐了。然后就闭上眼,屏蔽所有打量的视线。

    大约等了yi刻钟,甘氏才姗姗来迟。

    啪啪啪随着远远的三下静鞭声响起,众人就都知道,这是皇帝来了。本来就极为安静的大殿内外,更是肃静了起来。林雨桐随着众人yi起,从座位上起身。然后再面向甘氏来的方向而立。

    皇帝的依仗在殿外停下。

    众人就都弯腰,口中喊着:“圣躬万福!”

    甘氏嘴角翘起,扬声道:“百官免礼!”

    司礼官跟着高声道:“陛下有旨百官免礼”

    林雨桐想,甘氏此刻yi定很享受这个过程。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应该十分的叫人沉醉。

    等甘氏进了大殿升座,外周依旧yi片寂静。

    林雨桐不知道接下来甘氏会怎么做。要是yi般情况下,这时候远远还不是开宴的时候,按照流程,皇帝与百官还有yi番奏对呢。这情况林雨桐见的多了,每次大宴的时候,在开宴之前,四爷都会跟yi些大臣说说话。四爷称赞大臣们实心任事,功勋卓著。大臣们就yi番歌颂君德,说些四海升平的话。反正是君臣之间厚着脸皮互相吹捧。四爷听着,表现的很高兴。那些大臣们虽说战战兢兢的,但也觉得十分体面荣宠。

    但甘氏和大臣的关系,远没到这个份上。所以,这怎么问,yi问准出事。

    夜色越发的浓重了。甘氏从大殿里众人的脸上yiyi看过去,林雨桐还以为她是想选合适的人来也奏对yi番。却不想甘氏直接举起杯子,紧跟着传旨太监就喊道:“陛下举饮”

    顿时,各席上众官员们都纷纷起身。林雨桐也跟着站起来,端起酒杯。不过这酒杯端起来,可不是要喝的。因为此时的酒杯里都是空的,根本就没酒。宫廷里大宴九爵,中宴七爵。酒可饮,但不可过度,否则就是滥饮。所以大宴之中,讲究饮酒有数。而这将杯中举起,为什么不能喝呢?是因为大宴为九爵酒。而唯有天子可满饮九爵,但身为臣子第yi爵和第四爵是不可饮。这yi条规矩,谁也不能例外。所以,众人都举起酒杯,看着甘氏喝下去。

    “陛下饮毕”

    众人这才躬身又将酒杯放下。叫林雨桐说,这古礼其特别坑人,要是不精通礼,大场合千万不能去。那真是yi不小心就闹笑话。

    她这边想的挺多,等坐下了,耳边就传来乐曲声。这是教坊司的乐工奏宫乐。紧跟着,yi个清亮的雌雄莫辩的嗓子唱道:“炎精开运,笃生圣皇。大周御极,远绍虞唐。河清海宴,物阜民康。威加夷僚,德被戎羌。八珍有荐,九鼎馨香。鼓钟鐄鐄,宫徵洋洋”她正听的出神,就见从殿外进来三队舞士,开始舞起了平定天下之舞。yi个个身穿铠甲,手里拿着盾牌长矛,看起来颇有气势。

    林雨桐正想的出神,席侧的宫役端着酒壶给她斟了yi杯酒。她这才回神往下yi看,见百官们已经都在倒酒。

    等甘氏饮第二爵酒时,乐工奏皇风之曲,这次百官就不用起身,而是举杯同饮。这就是礼法。自从周公定下礼乐之制以来,礼乐代表天子法统,若是法统失位,则意味礼坏乐崩。所以,宴席上的舞乐并非拿来单纯的只是为了欣赏的,它还有教化之用。

    林雨桐随着众人yi面饮酒,yi面看舞。这平天下之武,则是武舞。代表以武功定祸乱。而车书会同舞,为舞,意为车同轨书同,天下yi统,以德致太平。如今只见武舞,却不见舞。叫林雨桐多少有些皱眉。

    三队舞士们在大殿里激昂的飞舞,不过林雨桐从席位看去,却只能看到人头yi上yi下涌动,速度极快,根本难以窥得全貌。慢慢的,她也失去了兴趣。她对音乐没什么造诣,也学不来古人审声以知音,审音以知乐的方法。只觉得杯子里的酒下肚,胸口升起yi股子热意。酒是好酒,听着雅乐,她不由的叩着食指,在大腿轻轻打着节拍,半闭上眼睛。

    正听的得劲,就听司礼官又喊:“陛下举箸”

    听到这yi声,才算是能吃饭了。众人提起筷子,动起宴席上的酒菜来。这酒菜上来到现在,足有yi个时辰了,过了这么久,酒菜自然早就凉了。可即便是凉了,谁还能讲究?再加上大家都饿了许久,吃到嘴里也觉得香甜。又有林雨桐嘱咐过的,上的都是温酒。倒也驱赶了寒意。

    也许有乐曲的声音在吧,众人隐藏在乐曲的声音里,开始说起了话。窃窃私语yi样,嗡嗡声传来。这是难免的,哪里都有规矩。跟上司同僚坐在yi起,敬yi杯就总是应该的。此时,才显出几分大宴的气氛。有些觥筹交错的意思。

    甘氏将杯中的酒喝完,脸上就多了几丝晕红。心里也无端的升起了几分豪气!

    林雨桐笑了笑,也给自己斟了yi杯。甘氏忙道:“身上有伤,不可贪饮。”

    但进来该自己喝的七爵酒还是得喝完的。她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伤,无碍!”说着,就端起来yi口喝了。

    “你这孩子真是实诚。”甘氏笑了笑,“回头得叫太医好好看着你了。”

    话音才落下,就听yi个声音道:“陛下,臣敬您yi杯。”

    林雨桐顺着声音看过去,没想到是英亲王。她眉头皱了皱,这位可不像是个随便能认输的人。她的心yi下子就提起来了。

    甘氏似笑非笑的端起酒杯:“既然英亲王敬的酒,那自然是要喝的。”说着,酒杯就送到了唇边。

    英亲王躬身:“臣先干为敬!”抬起手以袖子遮面,就杯中的酒喝了。然后将酒杯倒过来,显示yi滴不剩。

    林雨桐盯着英亲王的动作,就见他正那着杯子示意呢,猛地,杯子就往下落了。她心里yi惊,难道手滑了?想起刚才的yi幕,显然不是!他那肥胖的手指明明是瞬间松开的。要是失手,人潜意识里都会做yi个捞yi下的动作。但是英亲王没有!

    他是故意的!

    林雨桐心里yi寒,转脸就见正在大殿里歌舞的那些舞士,动作都像是停滞了yi般,朝那正在下落的酒杯看过去。

    这不正常!

    林雨桐蹭yi下站起来,喊了yi声:“护驾!”

    同时,那酒杯掉在了地上,那原本的舞士瞬间就成了武士,都将手里的盾牌丢掉,将长矛的前段拔开,顿时,每个人手里都有了yi把短剑。

    林雨桐yi脚将前面的桌几踹了出去,挡住这些人要扑过来的动作。三两步窜到甘氏身边,要拉着甘氏走。甘氏轻轻的拍了拍林雨桐:“我儿勿忧虑!”嘴里有yi股子酒气。应该是饮了九爵酒,已经有了些醉意。可这个时候,可不是装英雄的时候。她才要说话,就见场中异变又生。原本要冲上来的人,被身后他们的同伴yi剑给捅死了。紧跟着,这些手持短剑的人,就冲着宗室而去。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宗室里有七桌人,已经血溅当场。

    如果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林雨桐就是真傻了。英亲王谋算着刺驾,这消息被甘氏知道了。甘氏干脆yi不做二不休,叫自己的人假意投靠了英亲王,在关键的时候发难。所以,真正的杀手已经死了,此刻手里短剑翻飞,收割性命的,都是甘氏的死士吧。

    礼乐停了,大殿里陷入死寂。许多臣吓晕了过去。好些人战战兢兢,估计真是吓尿了。还有些捂着嘴,强忍着不敢吐出来。到处都是鲜血的场景,这些人根本就没见过。

    林雨桐能感觉到甘氏的颤抖。她应该也没这么直接的见识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吧。

    甘氏深吸yi口气,出声道:“安郡王”

    安郡王所坐的那yi桌,离上位并不远。此时,那yi桌十二个人,只余下他yi个了。他手里拿着酒杯,木木的坐在位子上。酒杯里早就被血所污,喝不成了。他脑子里yi片空白,肩头上还靠着平郡王的脑袋。而平郡王此时,早已经没有生息了。那脖子上的鲜血流出来,将安郡王身上都染红了。此时他听到yi个女声叫了yi声:“安郡王”这声音犹如毒蛇吐出来的信子,叫他觉得从心里畏惧了起来。

    他yi下子站起来,平亲王的尸体失去了依仗瞬间就摔了下来,将他吓了yi跳。他颤抖着,心脏像是被人攥住了yi般,颤声道:“陛下”畏惧与恭敬,在这yi刻已经分不清楚了。

    甘氏先是扫了yi下大殿里的众人,然后才道:“知道为什么那yi桌都死了,唯独你活着吗?”

    “臣臣臣不知。”安郡王头上的汗直往下流,身子抖的控制不住,他此刻的回答,绝对是最真实的答案。因为他现在是真的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

    甘氏的声音不高,但大殿里的人都应该能听见,“五天前的夜里,英亲王派人去找你。要你附逆!当时,那个传信的人在你的手心里写了yi个杀字。你没有答应,而是回了yi个囚字。因为你当日没有对朕起杀心,那么,朕今日就饶你yi死。”

    安郡王愕然的看向甘氏,怎么也没想到这这样的!有人联络自己,这yi点被甘氏知道了也不出奇。可真正叫人害怕的是,她连两个人当时在手心里写的什么字,都知道的yi清二楚。这就不能不叫人觉得惊悚了。

    他缓缓的跪下,对着甘氏叩头:“谢陛下不杀之恩。臣从今日起,再不敢存任何异心!”

    甘氏没有回答,只朝着众人看去。此时大殿里的其他人作何感想?能监控安郡王,自然就会监控他们。

    “臣等不敢有异心!侍陛下yi定忠心耿耿!”大殿里参差不齐的都是这种声音。

    甘氏依然没有说话,而是拍了拍手,紧跟着,外面就进来两人。

    这两人yi进来,林雨桐的面色yi下子就变了。这两人林雨桐认识,yi个是分产后,自己跟四爷重新买的下人,平时在外院伺候,叫耿三。另yi个人她也有印象,那天晚上去林家找林长亘要人的时候,给她带路的就是这个人。

    这两个人如今出现在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臣耿三见过陛下。”

    “臣云五见过陛下。”

    两人不顾地上的血污,跪在了大殿里。

    甘氏看了林雨桐yi眼,扬声道:“说说吧。”

    耿三朝林雨桐瞄了瞄,才朗声道:“臣本是先帝的影卫,奉命潜伏在公主府,监视公主和驸马的yi举yi动。公主和驸马对先帝对陛下皆是忠心耿耿,这点毋庸置疑。”

    云五接着道:“半年前,臣奉命监视林长亘林侯爷。扮作落魄书生被林夫人所救。因为姓云,于夫人同姓。被留在林家伺候。林侯爷白璧无瑕,忠心有嘉。”

    甘氏点点头:“都下去吧。”

    等两人下去了,林雨桐的心才渐渐的稳下来。她的手脚有些冰凉,这股子寒意,是从心里蔓延上来的。

    甘氏伸手,攥住林雨桐的手:“我儿忠心,今加封为镇国公主。林长亘加封为护国公。钦此!”

    林长亘不在,林雨桐机械的下跪:“谢陛下隆恩!”

    大殿里的人是从心里怕了。连亲生女儿都在监控的范围之内,何况是他们。他们府里不定藏着多少眼睛,在暗地里看着呢。

    甘氏将众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才伸手扶起林雨桐,低声道:“别瞎想。今儿就是叫你陪我演yi场戏。那耿三是昨天才叫人收买的。不是什么监视你的人。就是吓吓下面的这群混蛋玩意。知道怕了,就轻易不敢动手了。咱们才能赢得时间。这道理,你该明白。”

    林雨桐顺势站起来,朝甘氏点点头,蓦地绽放了笑意:“是!儿臣明白。”

    宫宴散了。林雨桐没有住在宫里,而是坚持回了公主府。当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热。

    四爷将林雨桐摇醒,轻声道:“拿些水和药出来。”

    林雨桐伸出手,yi个水壶和药瓶就出现了。四爷给林雨桐喂了药,就皱眉:“你这是心里存了气了。药都未必有那么好使了。你说你气什么?咱们府里,那时候难道没有皇阿玛的人?要是爷跟你似得,是不是也得气的在床上起不来?”

    “当时爷从来没有叫人看着弘晖他们!从来没有!”林雨桐歪着,头疼的厉害。

    “但爷在几个兄弟的府里也放人了。不要说十四,就是十三的身边,爷也放人了。”四爷拍着林雨桐,“换位想想,别往牛角尖里钻。”

    林雨桐闭上眼睛:是啊!这就是帝王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09章 庶子高门(9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