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12章 庶子高门(9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12章 庶子高门(9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1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12章 庶子高门(9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子高门96

    越是要乱的时候,越是要稳的住。宫里没有宣召,两人就不往宫里去。这天,刚吃了早饭,采就拿了yi张帖子过来,“殿下,您看看这个帖子。”

    林雨桐奇怪的接过来,没打开就先问:“将这个送过来了,这人有什么特别?”

    “他说是您和驸马的故人。”采看了yi眼四爷才道。

    故人?

    林雨桐想不出自己和四爷能有什么故人,将帖子打开,大概的扫了yi眼,就递给四爷:“这人叫赵寻有印象吗?”

    四爷应了yi声:“今科的探花好似叫赵寻。”说着,看向采,好似要求证yi般。

    采点头应是:“只是不知道此人是不是就是探花郎?”

    探花郎?故人?

    三喜猛地啊了yi声:“您还记不记得当时在慈恩寺里帮过的那个书生?好似就叫赵寻来着。”

    这么yi说,林雨还真就记起了这么yi号人来,“还真是没想到,这人还真是有几分本事。竟然中了前三甲。难得!难得!”只是这科举过去都半年了,他肯定也在翰林院任职了,之前也没找来,怎么现在找来了。

    四爷摆手:“请人去花厅坐吧。”

    原来这这么个渊源。采忙应了yi声,出去招待了。这位也算是新贵了。

    林雨桐和四爷到花厅的时候,见yi个青布袍子的年轻人站在厅堂里,却没有坐。四爷对这位的谦逊和谨慎心里有些满意。等见了礼,四爷叫他坐下,林雨桐才去打量他,比之之前见到的时候,精神了很多。

    “原本早就该来拜会的。”赵寻坐在椅子上,微微搭了yi边的椅子沿,“只是之前府门外门庭若市,臣猜想殿下繁忙,不敢贸然上门打扰。”yi个探花,在翰林院也就是从七品的小官。要不是以前的渊源,只怕也进不了公主府。

    林雨桐理解的点点头:“如今在翰林院当差,感觉如何?”

    赵寻知道,这就是间接的问自己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他心里升起几分感激,赶紧道:“微臣此次来,却不敢为了自己的私事。实在是发现了yi件大事,不敢不告诉殿下yi声。”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yi眼,才道:“但说无妨。既然是故交,就当是朋友闲谈,不要有什么顾虑。”

    赵寻这才低声道:“殿下可还记得李石柱?”

    即便不记得,但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显然是他认识的,也是自己知道的。林雨桐脑子里马上想起yi个人,“可是当时诬陷你的那个书生?”

    “殿下好记性。”赵寻点点头,“正是此人。”

    “他怎么了?”林雨桐问了yi身,“应该没考中才对吧。”

    “是!”赵寻脸上的神色奇怪了起来,“他没有考中,却也yi直滞留京城没有回乡。”别人没有回乡,是因为想要参加明年的恩科,他却是因为在云隐公主这里排了号了,只要云隐公主在yi天,他即便是侥幸考中了,这辈子也就那样了,仕途就更别想了。要是按照yi般的逻辑,他尽快的从京城消失,期望这位公主早点忘了这个小人物才对。不要因为他而影响整个家族才是聪明的做法。所以,他滞留京城,本就叫人十分不解。

    林雨桐听出几分意思来了。因李石柱的反常,才叫他注意了此人。

    赵寻见林雨桐和四爷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们没将自己当做是yi个小肚鸡肠的人。自己还真是没费心思盯着李石柱,可这世上从来就不缺乏落井下石,踩着人往上爬的人。自己能得到消息,完全是跟李石柱关系较好的yi个落榜的举子前来告密的,“据说李石柱正在联滞留京城的举子,准备撞宫门。这事臣没有能力查证,但不管这消息真不真,臣都得先告诉殿下yi声。”

    书生撞宫门,这可不是小事。因为朝廷向来都有布衣不言政的规矩,所以,书生们想要谏言朝廷,唯有以死撞宫门。这种惨烈的方式,yi般都只会出现在国有昏君奸臣的时候,读书人用这样的方式,舍生取义,给朝廷敲响警钟。

    可如今呢?朝廷是有昏君呢?还是有奸臣?

    都没有!只有yi个不被接受的女帝。

    李石柱肯定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操,唯yi的目的就是只要拉下皇帝,那么自己这个公主就什么也不是了。自己倒了,他这个因为自己而斩断仕途的人,就能重新起来了。

    道理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

    赵寻的脸上带着歉意:“若不是因为微臣,殿下也不会被yi个小人惦记。此次的事端,全由臣而起,但凡有用的上臣的地方,万死不辞。”

    四爷这才接话:“你能得到消息,就证明他联络的人只怕已经不少了。这样你拜访几个在举子中有威望的,叫他们控制好大家的情绪。尽量避免流血冲突”

    这边话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脚步声,贵武急冲冲的跑了进来,“主子,殿下,不好了!好几百书生陆陆续续的聚集到宫门口,眼看要出事了。”

    赵寻面色yi变:“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都是微臣的过错,微臣这就过去”

    林雨桐摆摆手:“你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这事已经不是你能掺和的了。”

    贵武接话道:“传话回来说,有yi半的人都是国子监的学生。”

    国子监的学生,可基本都是官宦家庭出身。另外还有极个别的,是花了银子捐的名额。当然了,只有银子没有门路这事也办不成。因此,能进国子监的,身后都站着yi个家族呢。所以,这事才显得尤为敏感。

    四爷当机立断:“我马上去给温云山传消息。”该调的兵,得马上调到位。谨防京城的事态不可控制。“你先进宫,自己当心些。我还要再见几个人,随后进宫跟你汇合。”

    林雨桐看了四爷yi眼,见他神色极为郑重,就知道今儿这是,善了不了。她应了yi声,转身吩咐采和赵寻:“你们如果能拦着继续往宫门口赶的举子,也算是大功yi件。”

    两人连胜应诺。林雨桐换了yi身软甲,就直接往宫里去了。

    宫门口,数百读书人就那么静静的跪坐着,不是举人就是国子监的监生。不看他们身后所牵扯的势力,单就他们自己身上的功名,就不能等闲处置。

    林长亘给禁卫军下了严令:“只要不靠近宫门,就不用去管他们。不许发生冲突,更不许主动挑衅!今儿,若是这些人损伤yi个,咱们禁卫军就得赔进去十个。都给我记住,将这话传下去。”说着,他自己急匆匆的进了宫里,得先禀报yi声才行。

    甘氏此时已经收到消息,连着的坏消息,让她马上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些事情发生的时机都太巧了!这背后要是没有人操纵,都不可能。

    吴恒被灭门,其他军中的将领yi定以为是自己对他们刺杀巡查御史的报复。那么,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这边还没来及处理,就有人撞宫门了。

    臣武将yi起发力,这里面牵扯的叫她yi瞬间想了很多。

    来福垂着头等着甘氏的吩咐,外面就传来通传声,说是林长亘来了。

    甘氏朝来福点点头,来福这才转身出去,亲自迎了林长亘进来。

    林长亘脸上带着几分急迫,结果进来yi看,甘氏正在慢条斯理的吃早饭,见了他进来,还笑了笑:“你吃过了吗?要不要陪着我吃点。我记得你爱吃翡翠卷,今儿刚好有。过来yi起”

    就是天真塌下来了,自己也得稳住。谁乱自己都不能乱,谁慌自己都不能慌。

    林长亘见甘氏端着碗吃的几位香甜,就深吸了yi口气站过去:“柔陛下,外面出了乱子。”

    “天塌不下来!”甘氏示意林长亘坐下,“先吃饭。”

    林长亘又看了yi眼甘氏,这才坐在她的对面,低声道:“要不叫二丫头有备无患。”

    甘氏叹了yi声,喃喃的道:“要紧时候还是你们父女最靠的住。”

    林长亘看了yi眼在yi边的何嬷嬷,忙道:“麻烦嬷嬷去请二公主殿下进宫。”

    何嬷嬷见甘氏没有阻止,就朝林长亘点点头,急急地退了出去。

    甘氏放下碗,看了yi眼来福,“你去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来福掩下眼里的异色,又多看了两人yi眼,才退了出去。

    甘氏放下碗,yi把拉住林长亘的手:“我要你帮我办件事”

    林长亘yi愣,看着覆在他手上的那只莹白如玉的手,嘴角动了动,露出几分苦笑:“你不用如此,该帮你的,我都会帮你。这是我欠你的。”

    甘氏垂下眼睑,手却没有拿回来:“刚成亲的时候,我也想着要跟你好好过日子。你说你会对我好,我信了你的话。那时候我就想,也许咱们能多生孩子,要有儿有女。儿子yi定要教他习习武,女儿就随她的心意,喜欢怎样就怎样。要是找不到叫人放心的人家,咱们就给闺女招赘女婿,永远的放在眼皮子底下。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会有几天,真的!我就想相夫教子,yi辈子陪着你走完”她说着,眼泪瞬间就从脸上滑下来了。这是久远的都不想想的yi段过往。

    林长亘只觉得心跟着她的眼泪颤了颤,他蹭yi下站起来,“你说吧,叫我做什么?”

    甘氏拽着林长亘的手没有丢开:“这件事,会叫你为难,不过你放心,我有分寸。”

    林长亘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甘氏这才凑到林长亘的耳边,低声说了yi句。

    林长亘的脸色瞬间就变的苍白:“她非要如此吗?”

    甘氏没有说话,但眼里却透着坚决:“你放心,我不会害人性命。”

    林长亘身子晃了晃,眼睛闭着,直觉得手脚都是麻痹的,仿佛过了百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过,不会害了性命。”

    甘氏看着林长亘的眼睛:“当年你不信我,现在还不信我?”

    “我信!”林长亘露出yi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信你!”然后看了yi眼甘氏,从她的手里将手抽出来,深深的看了yi眼甘氏,就大踏步的离开了。

    甘氏看着林长亘的背影,站在当地久久没有回神。

    林雨桐进宫,远远的就看见林长亘从御书房出来,脸色却不好看。她也没多想,宫外跪坐着那么多的人,他的脸色能好才怪了。她迎上去行了礼:“父亲。”

    林长亘明显吓了yi跳,显然刚才他并没有看到林雨桐近前来。等回过神来看见是她,神情明显缓和了yi下,“你来了。快进去吧。你娘正等着你呢。”

    林雨桐应了yi声,本想想说说宫外的事,却见他脚步匆匆已经离开了。想来甘氏是有事交代他去办吧。她也就收住了话头。

    何嬷嬷在yi边提醒:“姑娘,主子还等着呢。”

    林雨桐这才回过神了,抬脚往御书房而去。却见来福站在外面,她马上就明白,只怕甘氏和林长亘刚才在里面单独说话了。她眼神闪了闪,进去的时候,见甘氏还在吃饭。

    “来了?”甘氏抬头看了林雨桐yi眼,解释道:“昨晚没睡着,天亮的时候才迷瞪了yi会。起的晚了,现在才吃饭。”

    半句也不提宫门口的事。

    “最近事多,我猜您也睡不着觉了。”林雨桐坐过去,“您赶紧吃吧,多吃点,只怕大臣们都该进宫了。”

    “你怎么想的?”甘氏将碗放下,手里捏着枣糕,yi点yi点的往嘴里塞。

    林雨桐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如今,不是咱们想怎么办?而是那些朝臣想怎么办?外面跪着的那些读书人,不是他们家里的子弟,就是他们的学生,则里面的关系盘根错节。要说这些读书人聚在yi起闹出这么大的事没人事先察觉,那么除非他们yi个个都是聋子瞎子。咱们被瞒的严严实实,这就不是yi个两个能办成的事。”而那个所谓的李石柱,只怕就是这些人推出来的替罪羊。

    甘氏眼里的寒意越来越盛,“秀才造反,什么时候能成事了?朕忌惮的从来就不是他们。”说着,就看向林雨桐,“驸马去哪了?”

    林雨桐的眼神闪过yi丝愕然,这两种话题连着问,是几个意思?“您怀疑驸马?”

    “还不至于。”甘氏轻笑yi声,“你说,在驸马心里,是你重要,还是他的父兄重要?”

    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在这世上,谁也没有自己对四爷来的重要。

    可自己坚信这yi点,别人不信啊!

    林雨桐看向甘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您是怀疑金成安?”

    “还有金成全。”甘氏冷笑了yi声,“吴恒yi家不是我下令杀的。我派金成全出京,正是因为知道吴恒跟其他几人不yi样。我希望能说服他。从他这里开个好头。金成全身上是带着旨意的,封吴恒yi个侯爵,世袭三代始降。这样的条件想来足够动吴恒的心了。可是消息传回来,却是吴恒全家被灭门。你说这事有意思吧。”

    林雨桐没有言语,金成全未必无辜,但若是yi定是金成全动手的,却也牵强。金成全有野心,但是他这人的性子,是善于处处给自己留后路的。他要真违逆了甘氏的旨意,可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所以,这事“金成全将消息故意漏给了别人,由着别人动手。而他是不会将他自己的路给堵死的。”

    “也对!”甘氏撇嘴,“两头卖好,这个人啊”

    母女俩说着话,话还没说完,来福就进来了:“陛下,郭丞相求见。”

    甘氏眉头yi皱:“这些个大臣,别的事情磨磨唧唧,只这事,却利索的劲”她轻哼yi声,眼里的寒意yi点点绽放,“叫他进来。”

    语气十分的不客气!

    郭常和进来,yi直半低着头,给甘氏和林雨桐见了礼,他才道:“殿下,京城里得到消息的官员都进宫了,如今都在大殿里候着。您看”

    “知道了。”甘氏直接打断郭常和的话,“你过去等着吧。朕马上就到。”

    郭常和应了yi声,朝林雨桐点点头,马上又退了出去。

    甘氏和郭常和这个丞相的关系,什么时候已经冷淡到这种程度了。林雨桐这么想着,看着郭常和的背影不由的深思起来。

    甘氏说是马上就过去,可如今却坐在那里yi动都不动。

    林雨桐起身:“要不,我先过去?”

    甘氏摆摆手:“今天,你不要走出我的视线。这宫里,也未必都安全。”

    又磨蹭了差不多yi个时辰,林雨桐才跟着甘氏的轿辇,yi路往宣和殿里去。她站在甘氏的身后,听着那yi声高呼万岁的声音,心里翻不起yi丝波澜。

    甘氏坐在龙椅上,微微抬起下巴,像是查看领地yi般的将大臣都扫了yi遍,才扬声道:“众位爱卿平身。”

    “谢陛下!”随着声音落下,整个大殿里的人陆陆续续的站起身来。

    甘氏手搭在龙椅上,看着下面:“众卿家以为,宫外的乱局,当如何收拾?”

    这话yi出口,林雨桐就盯着下面看,看谁这个时候往出跳。

    国子监祭酒先占了出来,“臣无能!臣有罪!请陛下降罪!”

    外面有yi半都是国子监的学生,他当然有罪。可这光喊有罪没用,你得说怎么解决吧。

    甘氏的手指点着龙椅,嗯了yi声:“谁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这罪也是yi样的道理。既然出了纰漏,那朕给你机会,去将功折罪吧。”

    国子监祭酒年龄不小了,眼看七十岁的人了。他似乎有些无奈的四下看看,然后才颤颤巍巍的对着上面行礼:“老臣老臣领命。”

    看他yi步三晃的样子,林雨桐十分怀疑他这么走出去之后还能剩几口气说话。

    可谁知道这老大人还没出大殿的门,从殿外就急匆匆的跑来yi人,身穿禁卫军服侍,他喘着粗气,跪倒在大殿上:“陛下,外面的举子俭省骚乱了起来,喊着要见陛下。”

    大殿里嗡的yi声,就喧闹了开了。

    甘氏的脸十分难看,装什么象呢?没有你们在座的默许,能闹起来?她闭了闭眼睛,“谁家的子弟,谁带回去?要不然,真出了事,别管朕不念君臣yi场的情分。”

    这是要动武了吗?

    林雨桐站出来,“陛下,还是儿臣去吧。能劝服最好,若是不能劝服,只诛首恶。”

    甘氏看向林雨桐,才说了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她又冒头。她怎么不明白,根子不在外面的那些举子监生,而在这满朝的大臣身上。“你去吧。速战速决!真是冥顽不灵杀无赦!”

    最后这三个字yi出,整个大殿仿佛yi下子冷凝了起来。

    林雨桐抿嘴应了yi声,才要起身往外走,突的,郭常和走到了大殿中央,往地上yi跪,“启禀陛下,臣有办法处理此次的事端。”

    甘氏眼睛yi眯,声音却越加的平淡:“你有办法?”她轻笑yi声,“是啊!你该有办法的。”

    这话说的就有些意味深长了。林雨桐看看甘氏,又看看郭常和,心里升起了yi股子不祥的预感。

    甘氏看了yi眼林雨桐,这才对郭常和道:“既然有办法,那就说说看。”

    郭常和端正的行了yi礼,然后看向甘氏,“请陛下禅位!”说着,就又磕了yi个头,将额头贴在地上,朗声道:“只要陛下禅位,此次的祸乱便可不攻自破!”

    这话音yi落下,林雨桐当即就变了脸色,“郭常和!你这是在逼宫!”

    甘氏却笑了,越笑声音越大:“猜到了!猜到了!今儿yi乱,朕就猜到了。云隐保了你,你就投桃报李。可真是知恩图报啊!”

    林雨桐闭了闭眼睛,怪不得自己和四爷半点风声都没收到,原来这是郭常和刻意的避开自己呢。可是田地良心,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逼迫甘氏禅位。她脑子此刻乱糟糟的,还没等她说话,就见朝堂上已经跪下了大半,“请陛下禅位!”

    她从心里发起了寒意,郭常和此次虽说是为了帮自己,可是这般自作主张,实在叫人心里恼怒。打了她yi个措手不及,事情yi下子就卡在了这里。

    甘氏看着下面,又看向林雨桐,“这就是你当日救人的目的?”凡是自己要打压的,她都出手相救。这做好人偏从亲娘的身边挖墙脚,是不是做的不太地道。

    林雨桐抿着嘴,连解释都不能。因为事情的起因就是这样的。

    她们母女俩做事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没有谁对谁错。可她们谁也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的。而这个结果,又不是她们其中任何yi个人可以预料到的。

    “怎么不说话?”甘氏看着林雨桐,眼里的神情有些莫测。

    说话?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解释还有用吗?

    今天的局面确实是因为自己力保郭常和而引起的。再辩解,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再说下去,连自己都会觉得虚伪。

    她缓缓的跪下来,“今日实非我所愿。”

    甘氏认真的看着林雨桐,随即就笑了:“起来吧。只凭着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老大人们,就想叫朕退位让贤?真要如此,这天下的得易也未免太简单了些!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清楚,她连你们都不忍心伤害,怎么伤害朕这个亲生母亲?城外再多的兵马,那刀口也不会对准自己的亲娘,朕说的对吗?桐桐!”

    郭常和抬头看着林雨桐,眼里满是希翼,“殿下!为君之道,乃是堂堂正道。陛下虽为女中豪杰,但心胸窄而鬼蜮多。绝非明君!殿下虽亦为女流,却自有铿锵风度。请殿下为天下苍生计!”

    林雨桐站起身来,看着郭常和,“你也说了,为君之道,乃是堂堂正道。既为正道,你怎可叫我弑亲夺位呢?”

    郭常和顿时面色yi变,紧跟着摇头道:“不!谁也没要您弑亲?陛下之事退位而已!”说着,就狠狠的将头磕在地上,“臣自知罪孽深重,也从没想着能活着走出皇宫。但朝廷如今的弊病不除,天下何日能安?人人自危之下,谁还有精力去管什么民生多艰!臣之所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如若能叫天下有yi明君圣主,臣宁死不悔!”

    “臣等宁死不悔!”大殿里充斥着这样的声音,叫甘氏看向林雨桐的眼神有yi瞬间的恍惚。自己上位的时候,算计了多少。在众人的排斥声中勉强登基。可如今,轮到自己的女儿,同是女人,她却是被人逼着要她往皇位上走。自己总觉得她稚嫩,可劲儿她却狠狠的给自己上了yi课!原来皇位还可以这样夺取!真是见识了。

    林雨桐闭了闭眼睛,突然从袖子里抽出yi把匕首来,抵在她自己的脖子上,“诸位大人不要再逼我了。你们宁死不悔,我同样也可宁死不悔!”

    众人不由的朝林雨桐看过去,却见那匕首抵在脖子上,yi丝丝血丝顺着匕首滑下来,瞬间,就在肩膀上染出朵朵鲜艳的梅花出来。

    “不可!”郭常和起身,伸着手仿若要夺林雨桐的匕首似得,喊的声嘶力竭。

    大殿了想起了劝阻声,此起彼伏。

    靖安侯缩在角落,yi直都没说话。今儿这还真是yi出好戏!他越看林雨桐眼里的神色就越发的复杂。这位的心性,还真有几分为君的潜质。

    这满朝的大臣逼着她上位,她就是不为所动。他不知道她这有几分是真心,有几分是做戏。但无疑,她这个做法在此刻却是最恰当的。郭常和说,为君之道,是堂堂正道。那么,她的作为就yi定得在这个正字里面。若是做不到这个,可就是自打嘴巴子了。所以,当满朝的大臣以大道理相劝导的时候,她没有反驳这些话,反而以死反逼大臣,为的就是yi个正字。而另yi方面,甘氏之前都说了,凭着这些这些大臣还翻不起浪来,这就是说人家还有底牌没掀开呢。她就更不能着急了。不到万不得已,御林军绝对不能进京逼宫。这是她的底线。可这满朝的大臣,此时又有几个看透了这位的谋划呢。她可真是把正发挥的淋漓尽致。可天下真有这么正的人吗?没有!要有也yi定是假的,装出来的!

    甘氏的手yi下子就握成了拳头,对着林雨桐呵斥道:“放下匕首!你是逼他们退让,还是逼朕退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yi身血肉,都是朕给你的!你凭什么这么糟践!朕要不退,岂不是对骨肉都没有半点慈爱之心?”

    林雨桐的手yi松,匕首yi下子就落在地上,跟大殿里的大理石碰撞出清脆的声响。她跪下来:“是儿臣罪该万死!”

    甘氏放佛脱力yi般的靠在龙椅上:“不是我儿罪该万死!该死的只有这些所谓的忠臣。你们这是做什么?这是离间天家骨肉!非得逼得至亲反目,你们才肯罢休!朕受命于天!这点鬼蜮伎俩,朕还不看在眼里。来人!将郭常和给朕叉出去!”

    话音才落,就见大殿里进来yi个人,这人yi进来,林雨桐和甘氏都眯了眯眼睛。

    金成安?这个时候他怎么进来了?

    金成安yi身铠甲的站在大殿上,没有下跪,反而对着甘氏yi笑:“陛下!这么多人请您退位,您还有坚持下去的必要吗?”说着,又看了yi眼林雨桐:“公主殿下既然不愿意即位,大家何必苦苦相逼呢?这宗室里的人可没有死绝!”

    郭常和猛地变了面色,指着金成安,“你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背信弃义?

    这个词有意思!他们俩之间有什么信和义能背弃的?

    除非,这两人之前有某种默契。

    林雨桐看向郭常和,心里就有了底了。郭常和以为金成安也只是支持自己这个公主的,所以,选择了跟金成安合作。在他看来,叫自己这个公主登基,这帝位还是要给金成安的孙子的。他没道理不合作。可是未来有太多的变数。如果有机会,金成安当然更乐意自己上。要是所料不错,今儿这所谓的撞宫门,就是郭常和设计的。他yi方面想给甘氏施加压力,将退位的事情说道明面上。二yi方面,就是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皇宫布防。大部分的人马抽调去维持这乱局了,那么其他的宫门防守必然空虚。金成安正好可以乘虚而入,带人直抵宫中。只怕这大殿周围,都是他的人马了。

    果然,就听金成安冷笑yi声:“不是在下背信弃义,而是郭丞相你太想当然了。这本来就如同高手过招,你棋差yi招,又怪得了谁呢?”

    郭常和哈哈yi笑:“天意!天意!”说着,就看向林雨桐,“殿下!您不肯逼迫陛下退位,因为不肯发兵直捣京师。可如今不同了!有人要篡位!殿下请速发兵救驾!相信以殿下的手段,不至于困在大殿里发不出消息吧?”

    这话yi出,满座哗然!

    看郭常和眼里那淡淡的得意,很难看出这两人到底是谁算计了谁!靖安侯觉得他利用郭常和才能顺利的进宫逼宫。可郭常和似乎也知道林雨桐是什么样的人,他也正好拿金成安的不臣之心,强使林雨桐发兵平叛。只要大兵压境,谁也不能阻挡林雨桐上位的脚步。

    靖安侯yi叹,这些人的肠子,都是九曲十八弯的。yi般人谁看的透?

    甘氏的视线从金成安脸上移到郭常和的脸上,再看了yi眼沉默不言的林雨桐,突然拍了拍手,“精彩!精彩!真是精彩!朕可算是长见识了!不过,好戏还没完。发兵的事还不急。”说着,就看向郭常和,“朕能走到今天,就不是谁想算计就能算计的。你想叫大军压境呵呵还是先看看朕请来的几个客人再说!”她哼笑了yi声,又看向金成安,“这些人你yi定会感兴趣的。”

    话音yi落,就见从大殿外走来几个人来。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好似被外面围着的兵将挡了yi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又放行了。等进来了,才看清楚这些人都被绑着,每个人都由两个人押解着。林雨桐看了yi眼,就不由的yi惊。

    只见林长亘的怀里抱着个不大的孩子,那是元哥儿。而反手被绑着的,有楚夫人,金守仁,楚怀玉,还有林雨枝。

    这是人质!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12章 庶子高门(9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