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14.民国旧影(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14.民国旧影(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1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14.民国旧影(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yi

    冷!特别冷!

    林雨桐觉得感觉越来越清晰。冷意叫人打了yi个寒颤,她整个人也清醒了起来。

    嘶!

    还没睁开眼,先倒吸yi口气。这不光是冷的, 还是疼的。她想伸手摸了摸隐隐作疼的额头,却发现手根本不能动。她挣扎了yi下,才发现这是被人绑着双手。怎么会被人绑了?她心里不解,急忙微微的睁开眼,想看看自己的处境。可四下扫了yi眼, 她就有些愣住了。要是没看错,那正堂摆着的, 好似yi座关公像。这关公像应该是泥胎的,没什么彩绘的颜色, 灰扑扑的好似吹口气都能吹掉yi层皮似得,隔得三五米的距离,都能看清那关公像身上的几处裂纹。虽然破落至此, 可那供奉用的长条案几上,倒是还有yi把香发出明明灭灭的光来。证明这里还有人供奉。那案几缺了yi条腿, 是用yi根粗树桩子立在地上代替那条腿支应着。再往两下里yi瞧, 就见那墙上固定着的,是两个火把。应该是照明用的。她这才反应过来,此时不是白天。于是不由的扭头朝外看了yi眼,门大开着,外面黑漆漆yi片。风顺着洞开的门吹进来,带着湿气。想来外面不是刚下完雨,就是还飘着雨丝呢。

    认出这是关公像,就不难猜出这是关公庙。再看这破败的景象,此地应该不常有人来。但那火把香烛,还有自己被绑着的手,都证明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难道是被绑架了?

    林雨桐低头朝身上看了yi眼。灰扑扑的带着补丁的对襟褂子,下身穿着yi条大约是黑色的裤子,裤子的脚腕处绑着绑腿,脚上yi双已经看不出什么样子的圆口老布鞋。这yi身装束,她马上就明白了个大概。

    民国!这绝对是民国!

    心里惊诧了yi瞬,她就收起了继续琢磨的心思。因为她突然发现,刚才她对现在处境的推测是错误的。这身上的yi身装束,明显不像是出自有钱人家。这样的人值得人家绑架吗?这个猜测瞬间就被推翻,随即她心里有了另yi个猜测,难道是被人贩子拐卖?好似也说不过去,这长手长脚的,怎么着也该是个大人的样子。要说是拐卖妇女,这倒有可能,尽管此刻身上穿的是yi套男装,可当刚才挣扎的抬起手的时候,胳膊蹭到胸前,很明显,这个身子还是女人。

    心里有了这样的猜测,她就不再犹豫,手心yi翻,就出现了yi把小匕首,轻轻yi划,绑着双手的绳子就解开了。将绳子拿开,她活动着手腕,就站起身来,她现在得知道如今自己在哪?四爷又在什么地方?

    她抬起手想摸摸额头上的伤,可手yi举起来,她瞄了yi眼就愣住了,这双手意外的纤长。长的十分好看。

    这又不对了。穷人家的孩子,手能保养成这样?

    不管心里有多少疑问,她都得先处理自己的伤。摸了摸伤口,就疼的更加剧烈起来。但紧跟着,yi幕幕过往就从眼前闪过。她靠在墙上,闭着眼睛,等了好yi会子,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林雨桐就知道这个身子的身份了,心里的疑惑也就跟着解开了。

    这是个十六岁的姑娘的身子。但这十六年,知道她是姑娘的人,几乎没有。她的记忆里没有父母,只有师傅。她的师傅,是个老贼!她的yi双手之所以保养的好,也就有了答案。贼嘛,靠的就是这双手的功夫吃饭。她没有姓氏,师傅叫她丑丑。丑丑就是她的名字。从小跟着他师父四处游走,老人家手艺不错,她也不算是吃过苦的。半年前,师傅得了痢疾,求医问药,将身上最后yi个铜板都花了,也没把老贼的命给救下来。留下这姑娘yi个人,到处讨生活。这老贼对亲手养大的徒弟,很有感情。将本事传给了徒弟,却从不叫徒弟亲自上手。用他的话说,他的手脏了,就不想叫徒弟也脏了手。临走拉着徒弟的手,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叫徒弟走他的老路。又十分后悔,没叫徒弟学其他的谋生手段。这姑娘到底没听师傅的话,第yi次偷东西,是需要钱给师傅买yi个棺材下葬。在街上晃悠了yi天,最后找了yi个要去大烟馆子的大烟鬼,从他身上偷了yi个银元,这才将师傅给安葬了。随后,她就盯上了大户。在她的意识里,这叫劫富济贫。那些茶馆的说书先生都是这么说的。但是大户也不是好偷的,这半年,她靠着偶尔偷yi回老烟鬼买大烟的钱糊弄着过日子。直到前天,她盯着的大户人家终于有动静了,这家的姨太太要出远门,还要搭了yi个司令太太的顺风车。那叫yi个威风!前面是yi辆小吉普,坐人的。后面跟着yi辆大卡车,这是用来装货的。后来她发现,这整个货车的车厢,根本就没有人看着。她这才动了心眼,提前跑出镇子,给车辆出镇子以后要走的必经路上摆上了石块。等车停下来清理路障的时候,她偷摸着爬上了卡车。等车开起来,她正急着找值钱轻便的玩意呢,车猛地就刹住了,她的额头撞在了行李里的木箱角上,给撞破了。而如今之所以被绑着仍在这里,是因为这yi队人被土匪给拦下了。东西没偷到,她却跟着yi队人yi起,被土匪给绑到了山上。因为这些人里,就她身上炸不出油来,所以,就被单独仍在这里,没人管她的死活。

    弄明白了来龙去脉,林雨桐心里就有谱了。她得先找找,四爷在哪。

    要是变成了刀疤脸的土匪头子林雨桐抖了抖,这个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躲在背光的角落,先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然后吃了点药。这头上的伤口现在还不能处理。叫人看见了难免要怀疑。

    等收拾好了,这才悄悄的从正堂里摸出去。外面黑漆漆yi片,刮着风,还真下着小雨。衣服根本就不挡风,她缩了缩肩膀,将衣服紧了紧,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这里真没人。难不成就扔下自己yi个人,其他人都走了?

    不应该啊!

    她又绕到正堂的后面,果然,后堂连同两侧的厢房,都有亮光透出来。

    想不到这个关公庙配备的还挺齐全,想来,曾经的这里,香火也是极为鼎盛的。

    可能是外面冷,屋里的人都没有出来的。可即便这样,她也不敢大意。多绕了几步,从厢房背后绕过去,绕到后堂的后面,这才从破旧的窗户纸里,往里面看。

    相比起正堂的清冷,后堂却热闹多了。屋里十几个男人,手举着火把。这些人大都穿着黑色的对襟褂子,光线太暗,看不清楚是什么布料的。但即便是土布洋布,没有补丁,穿的还这么齐整,就知道这伙子土匪绝不是乌合之众。再细看,见每个人的腰里都缠着腰带,腰带上被衣襟遮住的位置鼓囊囊的。林雨桐心里yi提,那应该是枪吧。

    屋子中央,凳子上坐着三个人。而yi个大胡子中年汉子正坐在他们对面。这三个人是两女yi男,都没有被绑。两个女人,yi个长的十分纤细,身上穿着yi件颜色十分绚烂的旗袍,肩膀上搭着yi个披肩,脚上yi双单根浅口皮鞋。林雨桐在记忆里见过这个女人,这就是被原身盯着的大户人家的姨太太,好像姓卢。下人不叫她姨太太,只称呼为卢小姐。而另yi个女人就富态多了。胖胖的脸,两三层的下巴。黑色的旗袍裹在身上,叫人有点不忍直视。

    还没来得及打量另yi边穿着西装的男人,就见这位富态的太太将挂在脖子上的yi串珍珠项链给取下来,对对面的土匪头子道:“都给您了!都给您了!请您抬抬手,之后定有厚报。”

    “郭夫人,您这是哪里话?”大胡子呵呵yi笑,“今日实在是误会!咱们兄弟都是粗人,请夫人您来做客虽然是粗鲁了yi些,但绝对没有半点不敬之心。”他推拒了那项链,这才道:“我柳三河是万万不敢动夫人的体己的。您这是把我柳三河,柳子帮当成什么了?”

    郭夫人面色yi下子就白了,从来没听说过土匪不求财的。她小心的朝yi边坐着的卢小姐看了yi眼,才对柳三河道:“敢问柳三爷,您这是为的什么。”她将项链往前yi送,“这这是给兄弟们的辛苦钱。只当是请兄弟们喝茶了。还请柳三爷收下。外面车上的东西,也都奉上,都是慰劳兄弟们的。”

    柳三河的面色当即就变的喜气盈盈:“你看夫人这么客气叫人多不好意思。”说着,yi个眼色过去,从他身后站出yi个瘦高的汉子来,将那项链接过去。不过并没有退下去,反而看着卢小姐。卢小姐抬起头,又飞快的低下,将耳朵上的金耳坠和手腕上的镯子都递了过去。

    此时,柳三河才yi脚踹向瘦高的属下:“丢人现眼的玩意,没出息的东西。看叫夫人看了笑话”

    那瘦高个yi副贪财的样子,往怀里yi揣,yi点都不顾被踹的yi个踉跄,站直了朝两个女人yi拱手,撒丫子就往出跑。

    “夫人见笑了。”柳三河好似有些不好意思的客套了这么yi句。

    林雨桐心道:这土匪头子惺惺作态的样子还挺明。

    郭夫人好似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僵硬的笑了笑。却听柳三河话音yi转,突然问道:“听说郭司令荣升城防司令了,在这里先恭贺夫人了。”

    林雨桐这才恍然,这柳三河该不是有求于人家吧。这这求人的手段,当真是别具yi格。

    郭夫人好像也有点明白了,腰板yi下子就直溜了起来道:“都是乡里乡亲的,有用得着的地方,柳三爷请直言。”

    “夫人真是个痛快人。”柳三河马上站起身,“有夫人这句话在,在下就知道怎么跟郭司令说了。”

    说着,就直接起身,朝外走去。

    林雨桐刚要起身,想看看柳三河去做什么。就见yi直坐在两个女人身边的男人抬起了头,刚开始,他那眼里还带着几分迷茫,紧跟着,就朝身边的两个女人看去,眼神带着几分打量。

    恰好,郭夫人此时眼神放空,估计在琢磨柳三河的态度。

    林雨桐yi看,马上就明白了。这个男人yi定是四爷。他之所以盯着郭夫人,yi定是怀疑郭夫人是自己。看看郭夫人的年龄,四十好几了。站起来估计不足yi米六的样子,感觉体重接近两百斤。她心里有些想笑,也不知道四爷心里此时作何感想。

    四爷确实是有点懵。盯着眼前的女人看了半天,见她还是yi副两眼放空的样子,他就有点不能确定,这是桐桐正在接收记忆还是怎的?

    可等对方回过神来,他从眼神里很容易就判别出来,这女人不是。紧挨着他坐着的女人yi直在颤抖,是吓的。桐桐的胆子没这么小,所以也不是。

    此时,外面传来yi声鸟叫声,特别的突兀。只那yi声,婉转异常。里面的黑衣人朝四下看看,还有人嘟囔了yi句,“这什么鸟,他娘的叫的还怪好听的。”

    四爷眼里却闪过yi丝亮色,那是画眉鸟的叫声。这荒郊野外,哪里有什么画眉?分明是人为的嘛。桐桐见识了口技,就心痒的想学,后来闲着没事,还真专门找人学过。虽然学的不尽如人意,但这简单的鸟叫声,还是能模仿的。

    那么此刻,她应该就在外面。

    而林雨桐此时却对眼下的处境犯了难,因为她不知道眼下的四爷,跟那两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卢小姐肯定不认识四爷的原身,因为记忆里原身盯着卢小姐半年,也没见两人有过交集。那么就是跟郭太太有关系?看四爷如今的年纪,也不过二十上下。难道是郭太太的子侄?要不然怎么解释他们俩在yi辆车上的事。

    要是这样,就麻烦了。自己和四爷,想法子总能跑出去。可要是带上两个女人,这就不容易了。那怎么办?等着柳三河跟那位郭司令谈判?林雨桐摇摇头,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在别人身上,这可不是她和四爷的风格。

    正想的出神,就听见脚步声传来,有人朝后面来了。她缩着躲在暗影里,就见有个模糊的身影,往更远的地方走,边走还边骂着。因为这后院子杂草丛生,从里面过,难免牵牵绊绊的。就见这人好似险些被绊倒好几次,颇为不耐烦的勉强朝前又走了几步,这才停在yi棵树边上,解了腰带搭在肩膀上,往下退着裤子,不停的前后抖着

    这是出来解手的。

    林雨桐心里yi动,悄悄的摸过去,等到这人解手完了,边走边提裤子系腰带的时候,她瞅准时机拉扯了yi把藤蔓,这yi下牵yi发而动全身,整片的藤蔓都动了起来。这人也闹不清楚是他踢了藤蔓,还是藤蔓绊住了他。只不过yi瞬间的时间,哪里来得及细想。晃悠了两下,什么也没抓住,身子yi歪,就被绊倒了。林雨桐捡起yi根枯枝,直接戳在这人腰上的穴位上。yi得手,就撒手趁着他爬起的功夫迅速的躲在树后。

    那人起身,捡起腰上的枯枝,“他娘的,差点戳死老子。”他以为是混在藤蔓里的枯枝刚好不巧的给扎到了。随即就愤愤的的将枯枝折成两断,仍在地上,这才yi瘸yi拐的走远了。

    林雨桐利索的从树后闪身出来,赶紧跑到正堂,靠在角落,用刚才的绳子,将自己的手又给绑起来,静静的等着。

    才缓过气来,就听见外面乱了起来。有人杀猪yi般的哭嚎着:“疼!疼死老子了!”

    正抱着肚子疼的打滚的可不就是刚才出去解手的人。

    四爷看着这人出去了yi圈,回来就又哭又喊,直嚷着肚子疼。他就猜到,应该是林雨桐动的手脚。

    屋里的其他人都吓了yi跳,看着疼的要死要活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撞邪了?”

    “肯定是三魁这狗东西又背着咱们偷吃什么了?”

    “吃坏了肚子也不是这样?”

    “快去叫三当家的。”

    众人你yi言我yi语的,乱了起来。柳三河来的时候,就见到这样的场景。

    “这是怎么了?”他看着三魁大汗淋漓,直喊疼之后,忙问道。

    三魁疼的要死要活,yi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三河皱眉道:“找大夫也得等明天,这现在去哪找大夫”

    “这可拖不得!”四爷适时的说了这么yi句,“我瞧着这位兄弟这样子竟像是绞肠痧。”

    绞肠痧?

    柳三河就朝四爷看过来,yi看四爷身上的西装,就先信了八成。对四爷也客气起来了,“小兄弟,你既然知道是绞肠痧,可有办法医治?你放心,只要治好了我兄弟,你以后就是咱们柳子帮的恩人,是咱们的兄弟。柳三河别的没有,义气还有几分。绝不为难兄弟你。”

    四爷摆摆手:“柳三爷客气。”他起身拱手,朝四下了看了看,“我虽不能医治,但我知道有人能治。她此时就在这里。”

    “谁?”柳三河忙问了yi声。

    “今儿跟我们yi起上山的还有谁?”四爷反问了yi句。他没时间翻看记忆,只能由着眼前的事情推断。林雨桐东躲西藏不露面,yi定不是这土匪yi伙子的。那么能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土匪,就只能是人质了。

    郭太太忙道:“你是说的那个小伙子?”

    小伙子?

    四爷梗了yi下,朝柳三河看去。

    柳三河yi拍脑门子,“还以为是个贼偷,没想到是个小大夫。”说着,就朝yi边的属下吩咐:“快去正堂将人请来。”

    这会子也没人追究四爷为什么跟那个莫名其妙搭车的人认识了,顾不上!

    林雨桐听着急匆匆的脚步声,赶紧将眼睛闭上。觉得有人进来,就睁开眼睛。

    “小子,会医术不?”来人粗声粗气的问了yi句。

    林雨桐点点头:“会!怎么了?”

    这人二话不说,就将绳子给林雨桐解开了,“快走,快去救人。”

    林雨桐不动声色的将那绳子收起来,这绳子只有当初的yi半,yi头还带着整齐的切面,可不敢叫这些人发现了。还是收起来妥当。

    她应了yi声,跟着这人就往后堂跑。

    四爷打量了眼前的少年yi眼,就收回视线。这些人的眼睛都是瞎的?这明明就是个姑娘嘛!这心里yi下子就松快了下来。对于桐桐如果是男人这事,他从来没想过。

    “这是”林雨桐看了四爷yi眼,就去诊脉,说话的时候,却留了yi个活扣。

    四爷马上接话道:“小兄弟看看那是不是绞肠痧?”

    林雨桐yi副认真的样子把脉,听了四爷的话,就知道怎么接了。她认同的点头:“还真是绞肠痧!”说着,就对yi边的柳三河道,“拿把刀子来,在火上烤了拿过来。”

    绞肠痧传统的治疗办法是先放血,林雨桐依照这个办法给放了血,这才在几个穴位上按压了yi遍。五分钟都不到,疼的死去活来的人就不喊疼,反而躺着打起了呼噜。

    “这这就好了?”柳三河看向林雨桐问了yi声。

    本来就是yi针的事。为了掩盖真相,可放着这人不少血。

    林雨桐这么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好了!养几天就没事。”

    柳三河yi巴掌就拍在了林雨桐的肩膀上,拍的林雨桐yi个踉跄险些摔倒,这个手劲哟!“哈哈”他朝四周的属下看了看,“你们他娘的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请上来做客的可都是能人。我柳三河最佩服有本事的人,请教小兄弟高姓大名啊。”

    “不敢当。”林雨桐也拱拱手,“在下林雨桐。”

    柳三河竖起大拇指:“兄弟,你的医术是这个。救了咱们兄弟的命,你就是咱们自己人。”说着,就看向四爷,“yi看您这派头,就是留洋回来的。若是看的起咱们,咱们就交下您这个朋友”

    四爷还真不知道这原身是怎么回事呢。

    那边郭夫人却接话了:“柳三爷好眼力。这孩子是咱们十里八村的头yi份,留洋去过什么美利坚他族叔跟我娘家有点瓜葛,这才搭了我家的顺风车。”说着,就对四爷使眼色,“尹震,柳三爷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你自小离家,不知道柳三爷的威名就罢了,如今见到了,赶紧见礼吧。”

    四爷这才朝柳三河拱手:“不识金面,还请见谅。”

    柳三河马上回礼,请四爷和林雨桐,“走走走,咱们厢房说话。”

    四爷这才朝郭夫人点点头,跟着柳三河走了出去。

    郭夫人松了yi口气,结点善缘还是有好处的。这会子总不担心这些土匪yi不高兴,真来要了她的命了。

    远远的还能听见几个人的说话声。

    “尹兄弟和林兄弟之前就认识?”这是柳三河的声音。想来他也奇怪两人既然任何,为什么yi个明着搭车,另yi个却暗着扒车。

    “我是在街上见过他给yi个乞儿治病。”四爷含糊的应了yi声,“却算不上认识。只能说是见过。”

    原来如此。

    “今儿实在是对林兄弟失礼了。”柳三河说的是捆绑林雨桐的事。

    林雨桐摆摆手:“瓜田李下的,难怪。是我没告诉主人家,就想借别人的光,怨不得别人。”

    这些话断断续续的传到郭太太耳朵里。她心里就有些释然了。刚才还以为是尹震伙同别人盯上了她们携带的行李了。

    这边三人进了厢房,里面只有yi张八仙桌。却不想八仙桌旁还坐着yi个人。穿着长衫,带着黑框的眼睛,看起来很斯。对方好似也没想到柳三河会带人进来,脸上还带着几分尴尬。此时桌上放着yi个油纸包,散发出肉香味。林雨桐瞥了yi眼,瞧见那是卤好的猪头肉。边上还放着花生,花生和剥剩下的壳都散落在桌子上,边上还有yi个粗陶碗,里面半碗应该是酒。

    叫林雨桐奇怪的是,这两人对坐,可桌上的碗筷却只有yi副。可见,这两人的关系并不亲密。

    见柳三河没介绍,林雨桐和四爷自然就不多问。

    “再拿两个碗来。”柳三河吆喝了yi声,就有人端着两碗酒过来,放在四爷和林雨桐面前。

    林雨桐端起来就喝了yi口,正好驱寒。

    那边四爷已经跟柳三河天南地北的说了起来。

    “柳三爷我说的事,您看”对面那斯人好似坐不住了,提醒了yi句。

    柳三河哼笑yi声:“绑票是绑票,撕票是撕票,这两个可不是yi样的价钱。你给咱们绑票的钱,却叫咱们干撕票的活。当咱们傻啊!你他娘的知道咱们干这yi票把谁给绑来了不?那是同城城防司令的老婆!大老婆!可不是那什么小妇。”

    林雨桐和四爷隐晦的对yi眼,就明白了,柳三河还真不是有求于那位郭司令,而是绑错了。他们的目的大概是另yi个女人,那个卢小姐!如今,柳三河当着他们的面说话,这就是叫他们给郭夫人捎话呢。

    四爷看了林雨桐yi眼,就朝柳三河道:“三当家的,我去去就来。”

    柳三河瞬间就觉得这书生看着还不错。不是那读书读傻了的。“尽管去!尽管去!哥哥等着你喝酒。”

    四爷出门就去见了郭夫人,招手将她叫到门边,将事情低声说了yi遍,最后才问道:“你可知道那女人是什么来路?”

    郭夫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是新搬到咱们镇上的。平时没事yi起玩牌,她要搭车我也顺道就同意了。这当yi回好人怎么就遭了这报应了?她男人是做药材买卖的,出手倒是阔绰。”

    四爷点点头,朝不住的往这边看的卢小姐看了yi眼,才低声道:“两辆车上的司机,人家都没往山上带,为的就是放人回去给送信的。柳三河既然没想着为难您,您不妨卖他yi个面子。这里离镇上太近了,家里的其他人”

    郭夫人的娘家离这里不是二三十里地。要真是真叫这些人记恨上了,犯不上的。强龙压不过这地头蛇!她心里掂量着,马上就道:“卡车上的东西,咱们都不要了。只当是见面礼了。只要放咱们囫囵个的回去就行。最好能现在就走。只当是从来就没有这yi码子事。”

    如此最好!

    四爷回来对柳三河低声说了yi句什么,就见柳三河朝四爷拱手道:“谢了!兄弟。”语气诚恳许多。

    “你还是亲自去郭司令的老家yi趟,这个面子得给足了。”四爷说着,就示意林雨桐起身,“那么咱们后会有期。”

    yi行人带着郭夫人下了山,山下就停着两辆车。火把照耀下,林雨桐看了个大概,这小吉普是没有车棚的,这会子座位上都落了雨了。

    林雨桐和郭太太坐在后座,yi坐上去,裤子就湿了,屁股凉飕飕的。四爷低头研究了了半天车,到底将这大家伙给发动了。

    “兄弟,后会有期。”柳三河对四爷和林雨桐拱手。四爷点点头,发动机轰鸣了yi声,车就动了。

    边上的郭夫人松了yi口气,可算是出了狼窝了。“那卢小姐”她有些不忍心。

    林雨桐被车晃悠的坐不稳,只得死死的扶住边上的扶手,这才解释道:“那柳三河可不傻。请土匪绑票撕票的,是那位小姐夫家的当家主母。yi个女人能掏出多少钱来?可卢小姐那丈夫却是富商,出的起赎金。所以,卢小姐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花点钱罢了。”

    “那就好!那就好。”郭夫人叹了yi声,“好好的姑娘,做什么给人做二房?”

    林雨桐没搭话,这时候的汽车,她真有点消受不起。

    天快亮的时候,四爷将车停下,转脸看向郭夫人:“前面就是镇子,镇子上有公署。我把您送那去。那里有警员,他们护送您走,比我们送您安全。”他是yi点都不想跟这个郭夫人有过深的来往。

    郭夫人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土匪轻易不敢招惹这些当地的警察。而这些警察,肯定乐意跑这yi趟讨这个人情的。

    到了公署门口,四爷进去不大功夫,就带出来yi个满脸堆笑的矮胖警察来。yi身黑色的制服,白领章,头上帽子上是青天白日的徽章,腰上腰带枪套齐全,腿上真个小腿都帮着白色的绑腿布,黑色的圆口布鞋。

    四爷将副驾驶上的yi个行李箱子拿下来,那是原身的行李,是三个人从土匪窝里除了小吉普意外唯yi带出来的财产。林雨桐不用吩咐就已经从车上下来了。跟郭夫人辞别,四爷又被郭夫人拉着好yi顿絮叨,两人才得以脱身。yi路上所见都非常的陌生,因此,两人都都没顾上说话,顺着街道走了yi个来回,找到了yi家小旅店。

    “有钱吗?”林雨桐扭头问了yi声四爷。自己手里的东西不敢在这里露面,对如今这治安,她可不放心。

    四爷将衣服上的口袋摸了yi遍,找到了yi个yi角的硬币,他摊在手心里,“yi毛钱?”然后松了yi口气的样子,“足够了!”

    住yi晚上的话,是真的够了。如今yi分钱能买两个大烧饼,这yi毛钱真是不少了。

    进了小旅馆,yi身灰色对襟短葛的小二就迎了过来,看见yi身西装的四爷,小二的腰都能弯成九十度。可瞥见yi身狼狈的林雨桐,马上就成了斜眼。

    四爷豪气的将yi毛钱递过去,“yi间房,住yi晚。”

    “上房,住yi晚八分,找您两分钱。”小二将钱接过来,就去柜台。

    “不用了!”四爷有些尴尬的摆摆手,“准备热水就行。”

    “谢爷打赏!”小二吆喝着,就在前面带路。房间很干净,炕上铺着靛蓝中有些发白的床单,放着两床蓝底百花的粗布被子。虽然不是新的,但还算干净整洁。

    等小二走了,门关上了,四爷和林雨桐才相对笑开了。林雨桐笑四爷的yi毛钱的豪气,四爷笑林雨桐那磕碜样。yi头狗咬的头发乱糟糟的,比男人家的头发长,却比留着学生头的女人的头发都短。脸上的血迹yi道yi道的,如今都成了黑色的了。面黄肌瘦,除了yi双眼睛扑闪着还算有点灵气,实在跟之前没法比。他还真没见过林雨桐这么狼狈过。

    正笑着呢,四爷的眼神yi下子就凝住了。他盯着糊在墙上的报纸在看。林雨桐也顾不得身上脏就急着往炕上yi跳,爬过去看报纸上的日期:“民国二十年”

    后面的日子糊住了,看不清楚了。

    林雨桐掰着指头算,“民国二十年是yi九”

    “yi九三yi年。”四爷朝外看了yi眼,“如今是几月了”看样子应该入秋了。

    “八月!”林雨桐面色也凝重起来了,“那位卢小姐就是为了去跟他丈夫yi起过中秋的。这么算来,还不到中秋节”

    可这是阴历的算法!谁知道阳历的今天是九月的几号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14.民国旧影(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