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17.民国旧影(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17.民国旧影(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2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17.民国旧影(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4

    将伤员留在这里, 相对来说是安全的。yi是因为这里是租界, 不会有人搜查到这里来。二是这夫妻二人现在看来还是可信的。

    邱成指了指楼下,请两人下面说话,省的打扰伤员。

    等下了楼,林雨桐指了指厨房, “厨房说话吧。估计这个点了,你也还没吃饭吧。”

    四爷就率先朝厨房走去, “不管吃没吃,从晚饭到现在也都好几个小时了,只当是宵夜了。”

    将晚饭剩下的饺子放在锅里煎了两大盘, 又顺手打了yi个蛋汤端了过去, 为了怕客人不好意思, 林雨桐拿了三幅碗筷过去。

    邱成倒也不是个矫情的人, 只尝了两个, 就笑道:“好长时间没吃到这么香的饺子了。”

    林雨桐在yi边淘米,打算在砂锅里给伤员熬点粥,“喜欢吃就多吃点。不用客气。”

    邱成笑了笑, 突然问道:“贤伉俪都是留学生吧?”

    林雨桐不是。

    四爷摇摇头:“我是, 但是内子不是。”这事想查还是很容易查出来的。出入境的人员名单查起来并不复杂。对别人不用解释, 但是对这个人,还是坦诚相告的好。再说了, yi无所有的穷苦出身, 对他们自己并没有坏处。这样的世道, 走江湖的孤儿很多。

    邱成愣了yi下, 就扭头看向林雨桐:“哦?”这跟他的调查可有些出入。

    林雨桐笑了yi下:“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主要是现在这世道上有些人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因此我们也没多解释。您特意问了,我也不瞒您。我是个孤儿,父母亲人家乡yi概都不知道。被个走街串巷的郎中收养了。是师傅将我养大的。”

    “那你们两位”邱成看向四爷,好似在说,差别这么大,怎么走到yi起的。

    四爷就玩笑yi般将两人阴差阳错的被土匪绑了的事说了yi遍,“再说了,内子虽不是名门大户出身,也没正经上学。但并不是没有化,也不是没有见识。相反,五湖四号这么飘着,她什么都学会yi些。医术这个自不用说了,就是英算学也跟着神父学的很好。”

    “有共同语言,又算是共同患难,我懂。”邱成看着林雨桐笑道:“小林虽然自小就吃苦了,但如今婚姻美满,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说着,又问起四爷家里的事。

    四爷笑道:“我如今?也算是个无产者。家里也没多少东西,都归了我哥哥。出来之后也才没几天”说着,他语气yi顿,“邱先生,您如今这样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可不大合适了。”

    已经被盯上了,这样对于他的安全并没有好处。

    邱成点点头,“是啊,很多场合都不适合我出面了。小邵在你们这里,我没什么不放心的。但我要是总过来,对你们的安全就是不负责任了。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们二位”

    四爷摆摆手:“但说无妨。”

    “我是这么想的,你们这家里我瞧着也就只有你们夫妻二人。”邱成指了指房子,“你们要是觉得方便,我打发两个人来,负责照顾小邵当然了,两位要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我主要是觉得,我不能常来,有个中间人来回的沟通”

    林雨桐不等他说完就笑道:“那正好添了帮手。没什么不方便的。”

    只有相互接触了,才能更多的彼此信任。

    邱成没有多呆,吃完饭,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再不走天就亮了。四爷将他送出门,两人又去了阁楼看邵关山的情况。手术刚过去,林雨桐不敢大意,她叫四爷歇着,“我先守着,你明儿说不定还得出门,你先去睡。等明儿来人了,有人在这里换着照看,白天再补觉是yi样的。”

    第二天yi早,还真有两个人上门了。yi个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穿着蓝色的褂子,yi手提着包袱,yi手挎着篮子站在门外。跟在她身后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皮肤黝黑,yi笑yi口白牙。

    “是桂嫂和憨崽吧。快进来。”林雨桐笑着就将门口给让开了。

    “太太好。”两人对着林雨桐叫了yi声。

    “可别。”林雨桐摆摆手,“有人的时候叫我yi声太太,没人的时候叫我小林就行。关起门来yi家人,别分的这么清楚。还没吃饭吧,yi起吃。”

    相互扯了半天,才都在饭桌上坐了。早上鸡蛋烙饼,小咸菜,小米粥,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吃这样的饭菜,算是极为简朴的。

    桂嫂尝了yi口这饭菜,就有些不好意思,“我这手艺,可没太太好。”

    “家常便饭就行。”林雨桐无所谓的道:“咱们不挑。再说了,谁有空谁做。再说了,桂嫂还要看顾伤员呢。”

    那边四爷已经跟憨崽说上话了:“以后家里的采买,就你来跑了。常进常出的,慢慢的大家也就都习惯了。就是偶尔出去传个话,或是回来的晚点,也没人会太在意。”

    憨崽应了yi声。能有这么个掩护身份在租界活动,可不容易。怎么安排怎么做吧。

    四爷吃了饭就出门了,今儿他还得去趟纺织厂,这yi个月五百个大洋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吃了饭,桂嫂收拾厨房。林雨桐上去看韶关山的情况。又给伤口换了药,等桂嫂上来了,她将注意事项都交代了yi遍,就回房间补觉去了。

    却不想半下午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林雨桐蹭yi下坐起来,抓起电话,只喂了yi声,就听那边的声音道:“是尹夫人吗?您定做的旗袍做好了。您要是急着要,现在就能来取了。”

    自己根本就没定做旗袍!这个声音虽然陌生,但是能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不是陈向东夫妇,就只能是邱成透露的。陈向东夫妇不会莫名其妙的说这些话,所以,这只能是跟邱成关系密切的人。什么情况下,邱成会将自己这边的消息告诉别人?只能是他自己可能出事了。

    这念头在心里yi转,只yi瞬间就想明白了。对方提示自己说您要是要的急,现在就来取。这其实还是叫自己赶紧过去yi趟。

    救人如救火!

    林雨桐没有丝毫的犹豫,“只怕叫人去取还不行,这衣服不试试我怎么知道合身不合身?还是我亲自试过了,要是不合适,要好马上改。我这就过去吧。”

    对方好似松了yi口气:“我叫伙计在门口等着夫人。您家的伙计我们都认识。”

    这就是提示自己叫憨崽带路了。

    “知道了。”林雨桐说完,就挂了电话。起身干脆换了利索的裤装,拿起衣服就往外走。正碰见桂嫂从阁楼上下来。

    “太太醒了。”桂嫂急道,“正要叫您呢。小邵醒了。”

    林雨桐愣了yi下,就进去看了yi眼刚醒,还有些半迷糊的邵关山,把了脉,就回头对桂嫂道:“药在厨房,你yi会就熬了。给喂下去,能喂多少是多少。刚才接到电话,邱先生大概出事了。我要跟憨崽出去yi趟。你在家里守着。”

    桂嫂面色yi变,骂了yi声:“这个叛徒。”

    林雨桐脑子里yi下子炸开了,好似以前读历史,是有这么yi件事。顾员牺牲。难不成如今就是

    她再不敢耽搁,快步往下跑。怪不得邱成这么莽撞的将人给带到家里来了,连对自己和四爷做甄别都不用。原来心里也打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主意。

    从路边直接叫了yi辆黄包车,给了但对方点押金,只要车不要人。憨崽拉着林雨桐就跑。穿街走巷,在弄堂里穿梭,林雨桐早被绕晕了。这才到了yi处紧挨着裁缝铺的茶馆门前。

    茶馆门口站着yi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满脸的焦急。憨崽满头大汗,喘着粗气,叫了对方yi声宋叔。

    这人点点头,马上看向林雨桐:“尹夫人,可等到您了。”

    林雨桐摆摆手:“快!人在哪?”

    “跟我来。”这人看着yi眼憨崽,示意他示意点外面,这才带着林雨桐进了茶馆,接跟着,就从楼梯下进了地下室。

    里面只有yi盏油灯,昏暗潮湿。邱成浑身是血的躺在床板上。

    林雨桐过去查看了yi下,“三处枪伤,能活到现在算是奇迹。”林雨桐下针先叫人吊住yi口气,这才道:“这里不行。必须转移。”

    这人摇摇头:“我们的组织被破坏了,许多同志被捕了。老邱是为了掩护我,所以才如今,想转移也没地方敢收,所以,我才冒昧的给您打了电话。”

    林雨桐急的头上直冒汗:“送我家吧。只有我家暂时是安全的。”可这浑身是血,身负重伤的人怎么送。各处都是要检查的。

    在地下室里赚了两圈,她才道:“我们搬了新家,我还没买家具呢。能不能将人藏在家具的箱子里,先给运过去再说。他这伤势,宜早不宜迟。”

    这人马上道:“旁边是有几家卖古董的”

    对!选旧家具。

    “就这么办!”林雨桐朝床上的人看了yi眼,“用被子将人裹住,用绳子捆起来,别叫血腥味散出去。我这就去买家具。”

    从茶馆出来,林雨桐朝憨崽点点头,这才悠然的朝不远处的古董铺子走去。里面摆件字画都有,就是家具,圈椅案几也都还算齐全,但就是能放在人的,真不多。

    “小姐,有哪件能入眼的,您说话。”伙计很热情,“咱们这里的,绝对都是真品。”

    林雨桐眼睛扫了yi圈,除了两三件算是几十年的,如今算着,也算是前朝吧。其他的都是做旧的。她在店里看了两三遍,最后落到这家点的柜台上。这柜台还真不是普通的柜台,而是yi个收纳粮食的柜子。长有yi米六七,宽有yi米yi二,高足有yi米。yi个人进去虽然躺不下,但靠着还是能行的。

    她的手指在柜台上点了点:“这个怎么卖?”

    小伙计几乎本能的想说那玩意不卖。那东西完全是自家老板抠门,不知道花了几分钱淘换来的,木头都被虫蛀了。

    那边yi直打瞌睡的老板穿着马褂长衫,戴着黑皮帽,脖子上还挂着眼镜,就急忙咳嗽了yi声,“小姐果然好眼力,这可是前朝的好玩意了。不贵,二十块大洋,这就叫人给您抬过去送家里去。”

    二十块?小伙计吓了yi跳,真是黑啊!

    林雨桐从手提袋里摸出二十个大洋,“你叫人,马上给我送。”

    这老板将大洋拿在手里吹了吹气,马上喜笑颜开,“这就叫人,这就叫人。”

    林雨桐从店里出来,等四个大汉将柜子抬过来,她又马上想起什么似得,打发四个人,“你们去店里问问老板,他那四个圈椅还卖不卖?要是卖,再给二十块。你们也顺便给我带出来。”

    说着,yi人给了yi毛钱的辛苦钱。

    等四个人都走了。憨崽才扛着yi个被子卷出来,林雨桐将柜子门从顶上掀开,让憨崽将人给放进去,这才将盖子盖上。

    姓宋的人从茶馆里出来拿了两条粗绳子,将柜子给捆了个结实。两头插上胳膊粗的木棒子,叫人抬着走刚好。

    刚收拾好,这四个人走yi人yi把圈椅扛着出来了。后面跟着老板屁颠屁颠的等着收钱。

    林雨桐递了yi块钱过去,“这是定金。这椅子我要了。等着几个工人送完这yi趟,再替我跑yi趟吧。回头把钱结算给你。”

    只买yi个大柜子会叫人觉得奇怪,但陆续的买其他的家具,就不奇怪了。

    “好的!好的!”老板忙不迭的应了。这个姑娘人傻钱多,她说咋样就咋样。其实叫这些工人yi人多扛个椅子,只yi趟就行,她非得讨两回钱,想去提醒吧,他觉得犯不上。这不是显得人家没水平吗?

    人傻钱多的林雨桐不用想也知道自己今儿充当的是什么角色,她没功夫在这里磨叽。直接上了黄包车,看了憨崽yi眼,就朝姓宋的这人道:“如果有空,去我家玩。”

    这是暗示他,要是没地方可去,就请直接去自己家。

    姓宋的摆摆手,催促林雨桐赶紧走,“有空我yi定去。”

    yi路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变故,进法租界更是没怎么查。陈家在这yi带还是很有面子的。知道房子是陈家买的,那么如今住着的人自然跟陈家的关系亲密。于是,赶到天黑的时候,家具就被抬进了家门。

    刚进家门,却见陈向东也在。

    看见被抬进来的箱子,他愣了愣,“嫂子这是?”

    林雨桐张嘴就来:“想学壁画,又不能在墙上画。找了个箱子,尺寸大小都合适,用油漆重新漆yi遍,用起来顺手。”

    陈向东马上就笑:“嫂子这样也好,省的跟我家那位yi样,整天在家里呆着闷。”

    林雨桐指挥着人将箱子往楼上的书房搬,回头对陈向东客气的道:“改天我去找琉璃姐说话。”

    四爷见林雨桐上去了,这才接话跟陈向东道:“有点事情做,也省的她们在家里胡思乱想的。这yi胡思乱想没关系,唯独受罪的就只有咱们。”

    陈向东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他见人家家里乱糟糟的,也不是待客的时候,就知机的起身告辞,“嫂子刚来,对上海还生的很。最近厂里也没事,你正好带着嫂子四处转转,晚上去看看电影,听听戏,都不错。”

    四爷笑着应了,客气的将人送出门。刚转身,就见憨崽送送货的人下楼,他又打赏了yi次,才叫憨崽将人给送出去。

    到楼上yi看,林雨桐跟桂嫂正吃力的从箱子里扒拉人呢。

    四爷搭把手将人给弄出来,送到上面的阁楼上。

    等将子弹取出来,已经是半夜了。

    匆匆的吃了饭,四爷和林雨桐回屋后,这才道:“老是往家里带人也不妥当。我看,咱们还得想办法,建yi个安全屋。”

    林雨桐疲惫的躺在床上:“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她说着,就把之前想起的事告诉四爷,“出了这么个叛徒,难怪接二连三的出事。”

    四爷叹了yi声:“你跟这些人在外面接触过,最近还是不要出租界了。至于房子的事,急也急不了来,如今急着打听,难免就露了行迹。”

    林雨桐应了yi声,眼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如此,林雨桐算是彻底的宅在了家里。只照顾这两个伤员。四爷隔三差五的去yi趟厂子,然后就回来,在书房里忙活。

    这天,桂嫂打扫完书房,从纸篓子里将揉成yi团的稿纸收了起来。邵关山此时躺在阁楼的床上,看着在yi边还昏睡不醒的邱成,门yi响,他马上就戒备起来了。等见到进来的认识桂嫂,他才松了yi口气。

    桂嫂朝外面看了看,就将纸张递过去,“小邵,你也是太多心了。我瞧着尹先生和小林挺好的。为了救你和老邱同志,可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我这么做,都觉得对不住人家。”

    邵关山将图纸打开,紧跟着面色就变了,yi股子说不出来是兴奋还是别的神色,他恨不能马上就坐起来,“桂嫂,我接受你的批评。可我这次,也算是错有错着的。你知道我要是不让你这么做,咱们会错失什么吗?”

    桂嫂朝纸上yi看,就摇摇头:“这东西我也看不懂。”

    “yi个枪械专家,yi个医术顶尖的大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邵关山拿着手里的图纸摇了摇,“帮我去请尹先生,我要亲自向他道歉。”

    四爷和林雨桐坐在书房里,两人都看向已经空了的纸篓子,笑了笑。邵关山这个人很谨慎,这是自从他醒来之后,林雨桐和四爷都感觉得到的。不过这也难怪,被人出卖过yi次就够了。

    桂嫂来请四爷,林雨桐没跟着过去,而是直接下楼,招呼憨崽:“出去买两只老母鸡,伤号喝汤,咱们吃肉。”

    憨崽被家里的伙食养的,好像是有点养熟了的样子。利利索索的接过钱,转脸就没影了。回来杀鸡拔毛,都是他的活。

    桂嫂自己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这不光是救命了,还搭上了不少银子,他们几个,如今都是人家在养着呢。

    林雨桐将汤送上去的时候,就听见四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设计还不到位,到投产跟是需要不短的路要走。关键是,得现有yi块属于自己的地方”

    “如果有,你可愿意跟我走?”这是邵关山的声音。

    四爷还没有说话,林雨桐端着托盘就进来了,见邵关山靠在床头,就直接递了yi碗鸡汤细面去,“赶紧趁热吃。”

    汤上面是黄黄的鸡油,面条纤细筋斗,绿绿的菜叶子露出来yi点,再yi搅动,碗底是连个荷包蛋。他叹了yi声:“麻烦小林了。”yi闻就知道不是桂嫂的手艺。

    邱成还迷糊着,话也说不成。桂嫂进来,坐在yi边细心的给喂了yi碗鸡汤。

    四爷这才起身下楼去吃饭。

    他和邵关山之间的谈话,那天之后,邵关山暂时也没有再谈起。这样的日子yi直持续到十yi月底,两人的伤势稳定,都能移动之后。

    这天,憨崽回来将菜直接送到了厨房,就直接去了阁楼。

    当天晚上,邱成和邵关山下来吃饭的时候,就说起了要告辞的事。

    “已经给你们添了太多的麻烦了。”邱成举起杯子,“今儿以水代酒,为我得谢谢小林。咱们算是萍水相逢,却没想到受了你这么大的恩情。咱们山高水长,总还有再相见的机会。”

    邵关山心思谨慎,其实身上却带着几分匪气,直接道:“咱们欠的情还不清,但是欠债可得还钱。咱们是真穷,钱也还不起了。我看这样,钱没有,拿人抵债。咱们将桂嫂和憨崽先押在这里,等有钱了,咱们再来赎人。”

    这就是要将两人给捆绑死了,你不跟着我干都不行。

    邱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指着邵关山就呵斥:“你这个小邵改不了你那土匪习气。”

    邵关山则笑眯眯的看向四爷:“尹先生,您看呢?”

    四爷看向憨崽:“那我可是赚了,如今上哪找憨崽这么机灵的伙计去?”

    “小林呢?”邵关山又看向林雨桐。

    林雨桐将拌面的臊子往对面推了推,“yi家人搁在yi个锅里搅呗。挺好的!”

    “嗳!”邵关山yi拍大腿:“小林这话说的对嘛,yi家人!yi家人!不分彼此你我嘛。”

    林雨桐对邵关山的印象有多了yi个,这个人很无赖!

    对于两人的去向,四爷和林雨桐也不问。但送走两人,看着家里的桂嫂和憨崽,心里却安稳了起来。

    这两人刚走,四爷就忙了起来。

    林雨桐送他出门:“怎么了?那厂里有事?”

    “不是!”四爷摆摆手,“你最近忙着给那两人治伤,我也没跟你说。洪水过了,如今这灾民”

    林雨桐yi拍额头,是啊!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正要说话,电话响了。林雨桐摆手,叫四爷去忙,他大概是联络商家筹措钱款去了。

    林雨桐接起电话,是李琉璃打来的,“妹子,你今儿有时间吗?有个妇女救援会给我发了帖子,我也给你要了yi张。yi起去看看。”

    “好!”林雨桐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她也想通过这些人脉,将明年防止灾后瘟疫的事情给提出来。要是可以,她明年想去yi次灾区。

    妇女救援会,是个半官方的组织。林雨桐和李琉璃汇合之后,就yi起赶往yi家会所。

    林雨桐也问起了此次聚会的原因:“可是为了救灾事宜?”

    李琉璃点点头:“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像是我这样的家庭背景的,是yi定在邀请之列的。不过是叫大家捐款捐物。大家都讲究个面子,人家邀请了咱们,是给了咱们面子。出点银子,也是给了人家面子。相互都有了面子,以后才好说话。”

    林雨桐心里了然,即便有人积极倡导,但很多人都是抱着不yi样的目的来的。

    到了地方,林雨桐就觉得主办方还是用了心思的。整个大厅不小,却都是由沙发围成了圆形,没有主次之分,叫人觉得很舒服。抬头见墙上的横幅写着妇女救援会心系灾民。她到的时候,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跟着李琉璃上前去认识了yi下人,就坐到比较外围的位子上。林雨桐yi看就明白,这里面的座位应该是yi些官家夫人,而这外围,大都是出自富商之家。在更外围的地方,还要不少记者,举着相机,随时准备拍照的样子。

    坐着等人是有些枯燥的。正无聊呢,身边又坐下yi个人,扭头yi看,是个十分摩登的女人。她坐下就朝林雨桐打了yi个招呼:“嗨”

    林雨桐觉得她说的应该是英,就扭头笑了笑,“你好!”她十分谨慎的打招呼。

    对方看向林雨桐,又看向李琉璃,“我听陈夫人说起过你。你也是从国外回来?”

    呃?

    林雨桐笑了笑,转移话题:“还未请教”

    “珍妮李。”对方说着,就带着几分骄傲。

    “原来是珍妮小姐。”林雨桐客气的点点头,心道,有个洋名字,把姓搁在名字后面你就洋气了?肤浅!浅薄!

    紧跟着,这位珍妮李小姐开始在林雨桐耳边叨咕,林雨桐是yi只耳朵进yi只耳朵出,她的心思全在那记者拿的相机上呢。她正想着,要不要抽空去买yi台老式的相机收藏起来,就听珍妮李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约稿的事情上了:“尹夫人,你也是从美国回来的。你应该知道美国女性的权力,那种自由。”她说着,就不由的看了林雨桐的胸部yi眼,“yi看你的身形,就知道你里面穿了义乳。可见你是走线时代的前沿的。如今还有许多人用裹胸布,政府早就下令,不准束胸,但是女子自己倒是把自己给裹起来了。如今天冷了,就算了,明年春天,我准备再着急大家yi起,提倡女性游泳,穿着泳衣怎么了?男人完全就是莫名其妙。我觉得应该请进步的女性执笔,咱们出yi期单刊”

    林雨桐就有点想呵呵,前几年还有人提倡uo奔,uo睡呢。我也跟着喊几嗓子去。女性的进步也不是在穿不穿泳装上。就跟旗袍yi样。当初,就是因为进步的女性想追求男女平等,可怎么样才算是男女平等呢?那就是穿男人yi样的长袍啊。那个时候,街上走的男女穿着是看不出太大区别的。所以,旗袍最初是板板正正的。后来,慢慢的女性化了。当初那些追求男女平等的前辈们,谁也不会想到她们的运动的直接结果不是男女平等了多少,而是产生了也意想不到的副产品,就是经典的女装旗袍。

    如今叫自己去提倡泳装?谁知道后果是什么呢?

    报纸上的思想就像是隔了yi个世纪。老派的人固守着清朝的遗风,像是活在上个世纪。而新派人的思想,仿佛又在下个世纪。整天你骂我,我批你,从来没有消停的时候。自己有多少大事要忙呢,哪里有功夫搭理这些事。

    而且这位珍妮李所说的义乳就是胸罩吧。这里面穿什么的问题,她真没兴趣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于是只笑了笑,朝她道:“既然珍妮小姐如此崇尚美国,但更该知道,什么是,什么是尊重别人的。我不觉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这个话题是恰当的。”

    珍妮李嘴yi下子就张开了,中国人说话都是含蓄的。即便不满,也不会这么当面掀出来。

    林雨桐看了她yi眼:“珍妮小姐好似更欣赏美国人的处事风格。不愿意就直接的说no,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当然不介意。”珍妮李撇撇嘴,耸耸肩,摊开双手,完全yi副西方人的做派。

    林雨桐怼了人,yi扭头却发现好几个人都十分好奇的看自己,李琉璃看着已经起身离开的珍妮李,对林雨桐低声道:“你可真行,怎么三言两语就将人给打发了。她你大概不知道。算是小有名气的交际花。”

    “交际花?”林雨桐皱眉:“怎么请这样的人?”

    前面坐着的yi位夫人转过身,“你是刚来吧。不知道她。她出身也还不错,只是留洋回来之后,她家里的光景就yi年不如yi年了。她倒是豁得出去,开了yi家寻情馆”

    林雨桐马上就懂了,“原来如此。”

    “追捧的人yi多,她的名气可就起来了。俨然成了女性进步的先驱了。”那夫人摆摆手,“不少社会名流,都以请到她为荣。没想到你倒是yi口就将人堵回去了。明儿你在圈子里只怕就要出名了。放心,女人都喜欢你这样的。”

    林雨桐哭笑不得,靠踩yi个交际花出名,这名声咱们能不要吗?

    救援会说的,也不过是筹集资金,帮助那些流落到上海的灾区妇女。林雨桐随着大家捐了三十个大洋。至于这个救援会是怎么运作的,她完全不清楚。

    但这些在林雨桐看来,虽然能起到yi定的作用,但是能帮助的人还是极为有限的。

    回到家里,四爷还没有回来。林雨桐就在屋里思量起防治瘟疫的事。想通过别人,如今看来,显然是不行的。

    要想实现自己的意图,还是得自己组织力量。

    还有药材!得购置足够多的药材,在明春之前,yi定得筹集够。可如今这世道,这药材确实是最难的yi部分。

    四爷回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怎么这么晚?”林雨桐接过他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问道。

    四爷挠挠头:“找了几个美国人,恰好碰上yi个原在美国时的同学。”

    “找美国人做什么?”林雨桐还以为他是找别人筹款去了。

    四爷看了林雨桐yi眼,“如今最缺的就是粮食。这么多的灾民难免,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粮食去。”

    “找美国商人进口粮食?”林雨桐这下真愣住了,这事可不容易。

    四爷却不以为然:“只要赚钱,他们为什么不做呢。咱们先探探路,只要路探好了,以后或许会用得到。”

    “谈的怎么样?”林雨桐舀了yi碗汤给端过去,“这些人没有足够的利益是不会动心的。”

    “也不是yi次两次能谈成的事,不急。”四爷端着汤碗三两口就灌下去。又问起林雨桐今儿都干什么了。

    林雨桐就不免她思量了半天的事,“我还是觉得自己做更可靠些。只是时间上紧的很!”

    四爷却拍了拍林雨桐,“你该找桂嫂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17.民国旧影(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