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29章 民国旧影(1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29章 民国旧影(1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3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29章 民国旧影(1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yi6

    见过这个女人穿和服说倭语, 那么她的身份就不难猜。即便不是倭国人,也是早就投靠了倭人的汉奸。跟这样的牵扯上, 还真不是好事。

    因此,林雨槐看了yi眼这女人递过来的支票,就yi副莫名其妙的道:“给我yi张纸做什么?”

    “先生,这是支票。可以在银行”这女人笑了yi下, 就解释了开来, 周围知道的也不由的发出善意的笑声。

    “不认识。没见过!”林雨槐摇摇头,抱着林德海大踏步的离开了现场。

    “嗳”这女人在后面喊了yi声, 见林雨槐似乎没听到yi般, 转眼就转进了yi边的胡同没有了踪迹。

    车上的男人出声道:“好了,芳子。将你的善心收起来吧。”

    这女人含着笑意左右看看, 这才颇为无奈的回到车上,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收了个赶紧, “你不懂就不要说话。刚才那个男人跟咱们说话的时候, 周围至少有三个力巴表现的跟他相熟。有些事情, 不靠这些力巴是不行的。这点钱能解决的事, 为什么非得用鞭子。跟咱们得到的利益比起来, 这点付出算什么呢?”

    那男人轻哼了yi声,倒是没有继续言语。

    这个被称为芳子的女人朝外看了yi眼,这才冷声道:“开车。”

    林雨槐没有把林德海带去医院,yi是身上确实没带那么多钱,二是在他看来,别的医术跟自家妹子比起来, 简直不能看。能把剩yi口气的人从鬼门关拉回来,这样的医术还用怀疑?林德海昏昏沉沉的,但睁眼看着是回家的路,心里也同样是放下了。比起医院里那些拿着刀子锯子动不动就要开刀的西医大夫,他还是更相信中医。

    不等父子俩回来,在门口玩耍的孩子就赶紧跑回去通知了他们的林先生。因此林雨槐yi进门,就见林雨桐等着了。

    “这是”林雨桐yi号脉,“出车祸了?”要不然不是这么个伤法。

    可怎么就出车祸了呢?如今出车祸的几率比被驴踢了脑袋还低。

    林雨槐yi边将人往炕上放,yi边道:“都是他自己作的。不是车撞了他,是他撞了车!”

    “赔”林德海挣扎着念叨,“赔钱”

    “还赔呢?”林雨槐哼了yi声,“人家不让你赔车咱们就该烧高香了。还想要人家赔偿,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啊!再说了,那车上的人你以为是什么人,能被人你讹了?要是心甘情愿的被你讹,那咱们可得小心了,谁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算计?我求您老了,您就在家歇着,没事爱去刘寡妇家咱们也没人拦着,您能消停点吗?”

    这句话可把林德海臊的不行:“老子帮忙”

    去寡妇家帮忙?帮的什么忙?

    林雨槐不去搭理他,转而看着捏着针忙碌的林雨桐:“怎么样?没大碍吧。”

    林雨桐虎着脸:“差yi点就得瘫在炕上了。能恢复个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说着,就背着林德海朝林雨槐眨眨眼睛。

    林雨槐会意,脸上的表情却带上了几分释然:“瘫了好!瘫了好!省的又出去给我惹祸。”他yi副没耐心在屋里呆着的样子转身就往出走,“你在这里照看吧,我去跟妹夫说句话。”

    林德海指着林雨槐的背影直喘粗气,眼里带着委屈好似盼着林雨桐给他做主,林雨桐手上的劲头不轻,林德海嘶了yi声,眼泪都快下来了,嘴里直呜呜。这次差点把命搭上,还有那两百块的债务没着落呢。

    林雨桐没搭理他,见杏子进来,就叮嘱道:“别叫下炕,我回去开了方子,抓了药就叫给送来。”

    杏子应了yi声,就起身送林雨桐出门。林母从对面的屋子出来,低声道:“伺候他的事我去,别叫杏子往前凑了。”

    林雨桐愣了yi下,心里就有几分明白。杏子毕竟不是林德海的亲闺女,这近身伺候吃喝拉撒,确实是不方便。可要让自己这亲闺女去伺候自己宁愿花钱雇个人。这所谓的父女关系,真没亲近到这个份上。

    杏子还没反应过来,里面的林德海在用了针之后又能说话了,应该是听到了林母的话,里面就炸毛了,“不用你伺候,你要真有心,就把刘寡妇接来。”

    林母倚在门边,冷哼yi声,“要不要我送你去刘寡妇家,叫他伺候你吃喝。”

    “行!”林德海马上就应了,“你叫槐子回来,现在就送我过去。老子早就不惜的在这家里呆着了。看见你老子这心里就犯膈应。”

    杏子面子变的苍白,林雨桐却认真思考起这事的可能性。夫妻两人早就貌合神离,硬是这么凑做yi堆,吵吵嚷嚷的,这日子也过不下去。虽说时下不兴离婚那yi套,纳妾这yi说也没退出历史舞台。但像是林母和林德海这样的,恨对方不死,却又不得不隐忍这在同yi个屋檐下生活的,实在也是难为人。

    因此她回家后,见四爷和林雨槐在堂屋里说话告yi段落,就直接跟林雨槐提了出来,“人年纪大了,日子就求个舒心。叫额娘去伺候阿玛,那真是不打起来不算完。那刘寡妇是个什么情况”

    林雨槐被林雨桐的想法惊的张嘴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可叫林雨桐说,“这个家这个吵法,谁敢把闺女嫁到咱们家?杏子yi天天也是大姑娘了,姑娘家的脸面多金贵,整天被阿玛这么呼来喝去的骂着,也不是个事。杨子也大了,大了这就要脸面了。与其这么相看两相厌,不如隔开。”

    林雨槐露出yi副yi言难尽的表情来:“这刘寡妇倒也不是什么坏人。额娘走了那yi年,这刘寡妇的男人在火车站扛活,生生给累死了。她yi个女人也没个孩子,就被夫家给撵出来了。五婶子就给做媒,说的就是阿玛。本来亲事都说好了,结果额娘回来了。这事被我给拦了。这些年,阿玛也不是yi个子都不挣,只是挣了钱都填给刘寡妇了,还给买了个小院子,虽是偏僻破败,但好歹也是个窝。刘寡妇呢,这些年也没找人,yi个给人浆洗缝补衣服,好歹算是能把肚子给混饱了。谁也没想到,这两人糊里糊涂的,就这么混了这么些年。这周围的人也都知道,我心里也明镜似得,但谁也没挑破。”

    林雨桐看向林雨槐,“既然这样,还犹豫什么呢?yi个月给刘寡妇三块钱,她要是乐意,就把老爷给送过去吧。头疼脑热的,看病吃药咱们也照管不误。只要她将老爷子伺候的消消停停的,她也轻松了,老爷子也自在了。额娘在家里也舒心了,杏子和杨子呢,腰板也直起来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有什么不能办的。”

    林雨槐直搓牙花子,“把亲爹仍出门去?”这事不地道。

    “不是将他扔出门去,是这家里”林雨桐正说着,外面就传来脚步声,紧跟着是杏子的呼喊声:“大哥,姐,赶紧看看去,爹娘打起来了。”

    林雨槐面色yi变,“这两人还真是王不见王。”

    四爷看着林雨槐出去了,也催促林雨桐:“你再去看看,病的病,伤的伤,这都能打起来,被出事了。”他是女婿,还是不要去见人家出丑的好。

    林雨桐应了yi声就追了出去,屋门口已经围着yi圈的人了。林家对面的厢房就住着五婶子yi家,正屋住着林三叔。这都围拢了过来。

    林母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血印子,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林德海你个王八犊子,你就知道坑孩子。欠了那么些债,你对得起谁啊!这些年yi个子都不往家拿,我养了你几年,槐子养了你这些年,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回头我就把刘寡妇那小院子卖了”

    “你敢!”林德海半爬在炕沿上,将炕拍的啪啪响,“她比你这人尽可夫的强多了。那是老子买给她的,老子乐意,你管不着!老子就是把命卖了换钱,也绝不叫你动她yi根汗毛。要不信你试试,你要是弄不死老子,老子也得掐死你。”

    这丢人现眼的劲!

    林雨桐将林母给扶回去,看她的身体没有大碍,就又去看了林德海,“这肋骨骨折了,你可别瞎折腾了。”

    林雨槐冲林雨桐摆摆手:“你先回去吧,家里的事情我料理。”说着,又对杏子道,“跟你姐先去她那边,开方子以后你去抓药。”

    这是打发她们,不想叫她们姐妹听。

    回屋的时候,四爷已经去书房了。杏子拉着林雨桐低声道:“大姐,我不想读中学了,我想做点事。”

    “做事?”林雨桐指了yi边的凳子叫她坐下,“做什么事?”

    “上次我吃大家做的卤肉,那味道真好。”杏子忙抬头,“大姐,我用你的方子卤肉,给你分成。扣除成本,咱们对半分怎么样?我都算了,这卤肉做好了,也不要铺子,只提着篮子走街串巷,都能卖出来。也不去其他的地方,就在这附近yi片。这里不管是什么人,都得给大哥几分面子,不敢欺负到我头上。yi天卖上二十来斤的卤猪下水,怎么也能挣两三毛钱,这yi个月下来,也十好几块,都赶上大哥的工资了。有这些钱,家里就宽松了。”

    这还真是个好法子。

    “就是累的很。”林雨桐看着杏子有些怜惜,“我也不要你的什么份子。今儿晚上就在这里吧,我教你卤肉。”他们这是不想老靠着自己补贴他们。

    这边说着话,林雨桐已经将药方子给写好了,“你先去抓药,晚上过来。”又塞了yi把钱给她。

    等打发了杏子出门,四爷才从里面出来,“今儿槐子跟我说,在琉璃厂碰见倭人了。”

    碰见倭人不奇怪,林雨桐问四爷:“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就怕他们是冲着物去的。”四爷说着话,将用废的草稿纸就塞到炉子里烧了,这才道:“槐子说,今儿那倭人是从董藩的铺子里出来的。”

    “你是说董藩跟倭人?”林雨桐的看着炉子上冒起的火苗,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吧?”

    “难说!”四爷哼了yi声,“这个董藩是个标准的利己主义,就看现在究竟知道不知道这些人是倭人。而且他见过槐子,今儿槐子又在琉璃厂来了这么yi手。我是怕琉璃厂有人认识岳父,想打听出槐子也不难,只要找到槐子,那么找到咱们也不难。这个人还是得盯紧的。”

    想过点安生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半下午的时候,不光是杏子来了,就是林母也出了屋子跟着过来了。

    “家里安顿好了?”林雨桐问这母女二人。

    杏子看了林母yi眼,才低声道:“大哥叫了车,将爹送到刘婶子那边去了。yi个月两块钱,米面油爹的吃喝得咱们家按月给送去。”

    林母yi撇嘴:“这个女人yi向是精明。这是摸透了你哥的脾气,知道他不会委屈亲老子。送吃的嘛,哪里有刚合适的?只会多不会少。多出来的,就够她的嚼用了。这两块钱可不就落在她自己个的口袋里了。能哄着你阿玛给她买房子,三不五时的哄着买些小首饰,十几年下来,可是攒了不少。如今,靠着你阿玛,把养老的钱也挣下了”

    “娘!”杏子小心的看了林雨桐的脸色,这才道:“她yi个女人没儿没女没夫家,要是连这点私心都没有这就成了傻子了。您跟她不yi样,没什么好比的。”

    林母这才不再言语。

    林雨桐笑着拉杏子去厨房,告诉她怎么卤肉,林母在yi边看着也上心的学,还低声的问林雨桐:“这事你跟姑爷说了没有?”

    “什么事?”林雨桐有些莫名其妙。

    林母小心的往书房看了yi眼,“这方子可是祖祖辈辈往下传的东西,你就这么交给杏子,姑爷能答应。你可想好了,这方子留在自家,凭着这手艺,yi辈辈的就受不了穷。”

    自家的孩子要是老者卤肉才能活下去,自己和四爷就该yi头碰死了。

    她摆摆手:“这事我就能做主。没事!”

    杏子这才知道自己的今儿开着口提的要求有多不靠谱。本想着不要大姐补贴,谁直接直接抱走了人家传家的金娃娃:“大姐我不知道。”

    林雨桐不在意这个:“有这个手艺,你以后嫁到哪家都能直起腰杆子。”什么陪嫁也没有手艺要紧。

    晚上的时候,满院子都飘着卤肉的香味。林雨桐捞出来yi些,切成块,叫杏子给相好的人家都送去了yi些。林雨槐和杨子回来,也直接过来,饭是在林雨桐这边吃的。

    饭桌上,林雨槐也四爷喝了两杯,林雨桐听见两人低声说董藩的事。

    “他倒是常倒腾yi些古玩字画卖给外国人,也不都是真的。大部分都是城外的野窑烧做旧出来的货。”林雨槐转着手里的酒杯,又拿了yi摞子钱往四爷面前yi放,“这是那两百块,没用上,你收起来吧。”

    四爷就笑了:“你把那瓷片给卖出去了?”

    林雨槐就笑:“嗯!瓷片凑起来倒是卖了两百五。还了老爷欠下的债,还富裕了几十块钱。”说着,又把剩下的钱都给了杏子,“这事给你做买卖的本钱。”

    杏子又在衣襟上抹了yi把手,这才将钱攥起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林雨桐给四爷添了汤,就听林雨槐压低了声音跟四爷道:“我今儿顺便就见了董藩,这家伙机灵的很,跟我保证,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说。”

    “可信吗?”四爷问道。

    “他老婆yi直没生,前几年他养了个女学生,如今给他生了两儿子,都在外宅养着呢。他是谁也不乐意得罪,就怕将人逼急了,朝孩子下手。”林雨槐哼了yi声,“咱自是干不出这事,但他心里虚啊。他跟我说,今儿去他店里的女人,yi直在打听却琉璃厂学古玩包装的人。”

    “他说了?”四爷笃定的道。

    林雨槐点点头:“那女人在他店里买了三千大洋的假玩意,他就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

    四爷皱眉:“这个人还真是不可信。这么着你明儿抽空再去见他,告诉他,这或许是他往上进yi步的契机。只要把倭人打物的主意这事往他想巴结的主子那里yi报,他就是大功yi件。比送什么宝贝都管用。”

    林雨槐恍然:“这家伙原来还是个官迷。要是这样,那就好办了。我保管叫他闭紧嘴巴,不敢多说半个字。”

    有了戒备,就出不了事。随后听说,铁路沿线剿匪动了真家伙。这不用说都知道,这是给物南下清扫障碍呢。

    这年的新年,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来临了。

    有钱的人家,过年那是各种讲究。没钱的人过年,那真是过难呢。

    杏子的卤肉生意,在年前尤为红火。有好些吃着好的,都要提前预定的。林家的院子里天天都是卤肉的味道。连着好些天,yi天的收入都在yi块钱上下。有些吃不起肉的,拿着yi两分钱来,买上yi罐子卤汁,回去用这汁子,炖上yi锅的白菜土豆,那也香的很。就是林家本家人,好些也过来。林雨槐也不要钱,每天都送出好些去。其实卤肉就得用老汤底,汤底越是老,味道越是好。如今都不讲究这些了。

    大年三十,有些人早早的吃过了午饭,就简单的祭扫,然后赶紧把对联贴起来。

    林雨桐和四爷出去贴对联的时候,院子里站着yi个穿着皮袄戴着皮帽的人,搓着手这家门口yi看,那家门口yi看。他身后跟着的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像是个小伙计。这主仆二人也不说林家的人,不知道在院子里徘徊着要干什么。

    那两人也看见了四爷和林雨桐,就凑上前来,脸上带着笑意:“是金四爷和林先生吧?”

    四爷点点头:“不知道您这是要找谁?”

    “哎呦!”这人yi肚子苦水的样子,“您是不知道,如今这生意有多难做。咱们也干的是yi手托两家的买卖,可这到了年底了款子收不上来,你说着叫我跟人家债主怎么交差?你看看,家家户户的都贴上对联关上大门开始过年了。这是什么意思啊?按照规矩,这年尾要债,年头是不能要债的。进了腊月门,我是天天来催,我说着债还不了,好歹把利钱给结了吧。这些人都答应的好好的,可就是yi天yi天的往后推,跟我说着年底之前肯定还。你看看,这才晌午,他们对联yi贴开始过年了。我这上哪要债去。他们倒是过年了,我这年是没法过了。怎么跟人家交代?明年他们再想借钱,我上哪给他们淘换钱去?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是不是这个道理?”他的声音响亮,好似怕借了钱没还的人听不见yi般。然后又低声道,“金四爷,咱知道你是有钱的主。这么着,您手里要是有闲钱,您交给在下,在下绝对不叫您吃亏就是了。”

    “哎呦!我当是谁呢?”林雨槐从屋里出来,站在台阶上靠在墙上冷笑yi声,“原来是你驴粪啊!这么大小声的在我家门口吆喝,是个什么意思?”

    “是槐爷啊!”吕奋最是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对于这号敢亡命的,他yi直都是敬而远之的。忙抱拳道:“您过年好啊!我这不是差事还没完吗?有什么办法呢?苦命的人。您要是有闲钱,您也交给我,我yi准被您办明白了。是放空仓、加五制、籽利、过目利、照价,那种都行啊!”

    “放空仓”、“加五制”、“籽利”、“过目利”、“照价”都是时下高利贷的形式。加五制的利率是yi年加十分之五,还不起就滚算,就是大家说的堆利滚算。“照价”就更残酷,照价即照涨不照跌,三月照价五月归还,五月不还再照价。比如说,yi地主上年借给农民二石五斗芝麻,当即折成五石苞谷,第二年夏收苞谷价高,食盐价低,又按苞谷折成六百斤盐,同年秋盐价低,苞谷价高涨,又把盐折成二十四石苞谷,yi年利息是债本的四倍。时下流行着的“yi年成”和“ yi年光”的俗语,就是说的这个照价的高利贷。因为这个高利贷,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

    林雨槐哼笑yi声:“我说驴粪,这些年你干的那些脏事还少了。收敛着点吧,别真生个儿子没屁眼。”

    吕奋脸上的恼色yi闪而过,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四爷yi拱手就利索的走了。

    林雨槐这次啊跟四爷和林雨桐道:“这王八蛋心黑着呢。在咱们这yi带放的利都是跟斗利。这玩意谁招架的住?”

    跟斗利,就是还的时候要翻yi番。

    “yi年翻yi番?”林雨桐问道。

    林雨槐摇摇头:“得看你借多少,借的少了,他yi个月翻yi番。”

    也就是说这个月借yi块钱,还的时候要还两块。要是还不上,第三个月就是四块,第四个月就是八块,以此类推。

    这也太狠了!

    “年初的时候,就逼死了yi家。”林雨槐朝外yi指,“胡同口老赵家,男人病了借了三块,结果半年时间就成了yi笔天大的数字。这玩意逼着人家媳妇去窑子里赚钱抵债,还要卖人家的闺女儿子。那媳妇当天答应了,结果去药店买了yi包耗子药,给男人孩子喂了,她自己撞死在驴粪家门口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警察局去了两个人看了看,这事就这里了了。回头驴粪屁事没有。yi年yi年的,钱也没少挣。”

    杨子从槐子身后闪出来,问四爷道:“这就是白先生说的剥削?”

    白先生,是说白坤。

    四爷点点头,如果这都不算剥削,什么才算是剥削。不是工党善于煽动人心,要不是他们的理念引起了共鸣,谁说什么也没用。没受其害,不知其苦啊!

    如今,这林家的学堂,俨然成了白坤的yi个宣传阵地。像杨子这样的孩子,心里恨明显的就有些倾向。

    林雨槐笑了笑,拍了拍杨子,“给阿玛的饺子送过去了?”

    杨子点点头:“送去了。那边的日子也挺好的,我去的时候,瞧见刘婶子正包饺子呢,还是羊肉馅的。”只是看见他进来了,赶紧用盖子盖上了。

    林雨槐对四爷和林雨桐道:“你们也赶紧回去吧。外面怪冷的。这看着,又像是要下雪了。”

    别看两家挨着呢,大年三十也是各过各的。老规矩不能坏了。林家是林家,尹家是尹家。后世那些女婿在丈母娘家过年的事,绝对不会有。

    林雨桐回屋,这才将早就包好的饺子,还有切好的肉,做好的菜都分了yi份,叫四爷给白坤和白元叔侄送去了。

    等到了晚上,天上飘起雪了。各家各户都在家里过年。只是鲜少听见鞭炮声。偶尔传来的,好似离这里远的很。如今这过年,有顿饺子就算是把年过了。好些人家都是没有年夜饭这yi说的。留点好的,还要等大年初yi吃呢。

    林雨桐倒是不是委屈自己和四爷,最近老是闻卤肉味了,腻味的很。她给自家只包了韭菜馅和酸菜馅的。

    两人相对坐着,偶尔抿yi口小酒。屋里炉火旺盛,炕上暖意融融。

    “这么过日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寂寞了。”四爷喝了两口酒,心绪有点发飘,“你说要是有孩子多好,这会子屋里该多热闹。”

    人过日子,就是过的希望。要是没有了为孩子奔忙的心,人也看不到指望了。

    林雨桐看看自己的肚子:“要孩子?这世道,我真是胆战心惊。”

    “我也就是随口说说。”四爷摆摆手,“有没有孩子的,也没什么要紧。”

    林雨桐掐着手指算,这要是等和平了再要孩子,那时候,自己和四爷也才三十多岁,也不算晚了。完全来得及。

    她这么说了,四爷就笑,“你怎么还当真了?”

    这也不过是yi时的感慨罢了,转眼就被抛到脑后。

    外面喧闹起来的时候,林雨桐看了看表,才凌晨三点。外面已经有孩子的笑闹声了。这时候拜年可真是够早的。

    起床梳洗过后吃了早饭,四爷才去将门给打开。此时,外面已经等了yi群孩子。他们也不嫌风大雪大,全都缩在回廊下,等着这边开门。

    “金先生过年好。”参差不齐的喊声,叫四爷觉得心酸,“进去吧。赶紧进去吧。”

    这些孩子守在这里拜年,只是因为知道这边的日子过的好,过来能混点好吃的。如今出去拜年,可不像是后世那样,家里再不济,也有瓜子糖果什么的。只要来人,就尽管吃。现在这可不yi样,即便是日子过的去的人家,也不会将东西摆在外面。都是遇到亲近的人带着孩子上门来,才将柜子打开,抓上yi点给孩子,算是个意思。至于给左邻右舍孩子压岁钱,那就更没有了。自家肚子都填不饱呢,哪里有那些讲究。

    而孩子们自有他们的智慧,选那些家境好,脾气好,心善的人家,成群结队的去拜年,总能讨点什么。

    林雨桐将瓜子花生都放在堂屋,由着这些孩子抓,然后厨房的锅里,白面大肉馅的包子也快该出锅了。她也没给孩子压岁钱,只yi人发了yi个包子,引起yi阵欢呼。有的孩子迫不及待的咬yi口,有的孩子赶紧捂在袄子里,说是给长辈带的,给弟妹留的。

    等着yi拨孩子去了,四爷就笑:“你这是招狼呢。不信你等着,转眼就又来yi拨。”

    这包子本是林雨桐蒸出来,叫四爷带着去林家各家拜年用的。也不用什么点心酒水,没什么比白面肉包子更好的东西了。结果看见那么些孩子在门口守着,不知道多长时间,就为了yi点吃食,她这心yi软,得!还真叫四爷说着了,yi拨yi拨的孩子接着来。有些都是听了消息跑了挺远的路来的。

    杨子要撵人,林雨桐到底拦住了。叫了杏子和林母过来搭把手,锅里不停的蒸着。没有肉了,就是大白面的馒头。反正大年初yiyi天,就用去六袋子面粉。

    “哎呦!你这是败家!”林母念叨了yi天了。如今的美国面粉yi袋子两块六,六袋子就花去了十五六块钱。还有那些些肉,yi天花了二十都不止。

    从这天起,金四爷又多了yi个雅号,叫金大善人。

    大年初二算是回娘家。yi早起来,四爷和林雨桐提着馒头将林家大杂院走了yi遍,这才回了林家住的厢房。

    没想到除夕夜都没回来的林德海,今儿却回来了。

    “姑爷第yi年过年上门,我怎么能不回来呢?”林德海坐在上首,看着比以前胖了yi些。看来这刘寡妇把他伺候的挺精心。

    也许正是看着姑爷上门这yi点,林母也没跟林德海呛声,只在灶台前忙着,没搭理他罢了。

    四爷又拿了几块钱直接递给林德海:“也不知道岳父喜欢什么,就没买那些不得用的。这些钱您拿着,有喜欢的自己去买。”

    林德海脸上的笑意马上就浓了,竟是还板着脸训了林雨桐几句:“不要总往外面跑,姑爷不计较可你不能太过了。还是要早早的开枝散叶的好。”

    这话林母赞同:“你阿玛这话对。”私底下还低声道:“像姑爷这样的女婿,你上哪还能找见?不赶紧生个孩子把他的心拴住了,以后可怎么办?”

    我怎么什么时候都沦为必须抓住四爷的角色,而不是四爷必须抓住的角色。

    为了姑爷上门,林家确实用心了,光是这yi桌子菜,就花了好几块。饭桌上气氛也不错,喝了两杯酒,也都放开yi些了。槐子问yi些四爷在美国的事,林母和杏子又问林雨桐这些年怎么过的。美国的事四爷挑了yi些说了,林雨桐只捡了江湖见闻,当故事说了起来。说着说着,话题又到了杨子上学的事上了。林雨桐觉得yi杨子现在这进度,考上中学还是不成问题的。正说的热闹,杨子却突然抬头道:“大哥,姐夫,我不想上学,我想去当兵去。”

    当兵?兵荒马乱的最怕的就是这两字!

    林母手里的筷子yi下子就掉了:“当兵?当什么兵?你要是想当差,叫你大哥给你在警察局谋个差事不行吗?当兵这天南海北的,到处乱糟糟的,你这是要我的命。”

    林德海倒是意外的看了yi眼杨子:“哎呦,这真是小看你小子了!yi直以为是个狗崽子,没想到还挺爷们。行!有胆气!你要是真敢去扛枪,老子就认下你这个儿子。记在林家的族谱上,你就是我林家的种!”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ap;t;dd≈ap;gt;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29章 民国旧影(1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