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30章 民国旧影(1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30章 民国旧影(1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3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30章 民国旧影(1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yi7

    见林德海跟着掺和, 林雨槐就直接道:“您就别跟着裹乱了。”

    林德海呵了yi声,好似自己多爱管这闲事yi样。他也不言语, 只埋头将那卤的入味的猪头肉往碗里扒拉了,然后端着酒杯滋溜的吸yi口。

    林雨槐不去看自家老子那倒霉样,只扭脸问杨子:“什么时候起了这念头的?”

    四爷没有说话,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念头, yi定是跟着白坤念了几天说才动了心思的。

    杨子吸吸鼻子, 只盯着眼前的yi盘子东洋鱼夹了两口,好似那咸味叫他略微有些不适, 于是只皱皱眉, 却低头没有言语。可不是往常的样子。

    林雨桐给他夹了菜,缓和气氛的道:“别老盯着那鱼干, 这肘子味道好,尝尝。”那鱼干大家都叫它东洋鱼, 是yi种红色的海产鱼干, 是从倭国运来的, 价格低廉, 两个铜板就能买yi大碟子, 而且味道咸,特别耐吃。贫寒人家吃不起肉,只这鱼三不五时的还买得起。连盐都省下了。杨子手里拿着馒头,却不夹菜,只盯着鱼干。自是吃到这待客的菜吃不完还要留下来的,下次热上yi热还能招待其他的客人。

    这会子, 见林雨桐见肘子皮揭下来,蘸了醋汁子给他放在面前的碟子了,他嘴角动了动,这才抬头,“我听说倭国在辽东办学校,叫孩子们都学习倭。如果人人都只想坐在学堂里上学,那将来,我的孩子该上学的时候,是不是也只能在学校了学倭了?”

    林雨槐的手yi顿,好半天才道:“杨子比我有出息。这么着,你现在去当兵,实在是不行。”见杨子还要说话,他就摆摆手,“你看看你自己,瘦瘦小小的,跟十二三岁的孩子似得。就算想去,人家也不要你。还以为你是去混饭吃的。所以,你先得把自己养壮实,然后再说。以后每天跟着我习武。学校还是要去的。不识字的兵那就武夫!你看行不行?”

    行!只要松口叫自己去就行。

    杨子忙不迭的应了。

    林母以为槐子这是缓兵之计,只要能将孩子留下,什么都好说。如今日子好过了,他在家里好吃好喝的,过两年估摸着也不想往外跑了。这么想着,脸上就带了笑模样。夹了yi筷子大肥肉过去,“你哥说的对,听你哥的。先把身体养壮实了。”

    林德海嘴角yi撇,伸筷子也夹了yi筷子肥肉给林雨槐,又给林雨桐也夹了yi筷子,“吃吧!你们俩有娘跟没娘是yi样的。”

    娘的!当老子是死的。这些年我儿子养着你们娘三,你什么时候心疼过了。倒是对那小崽子,比对林家的根苗好了太多。弄弄清楚,这到底是谁的家?

    林母手里拿着筷子,都有些颤抖。没这么给亲母子之间下蛆的。她有些惊慌的看了yi眼大儿子,又转头句看林雨桐。

    林雨桐面对盘子里的肥肉,心里只哆嗦。四爷趁着那边yi家子大眼瞪小眼的机会,赶紧将肥肉给夹走了。

    林母没注意,作为补偿,又给林雨桐夹了yi块。杏子赶紧拦了:“我大姐不吃肥肉。”

    “”林母拿着筷子愣在了当场,“肥肉是好东西,怎么不吃?”

    当然是日子过的好,不惜的吃。

    林德海对四爷很满意,马上道:“以前,咱们家那也是牛肉羊肉鸡肉,猪肉根本就上不得台面。如今呢,这猪肉倒成了最香的了。我闺女跟着你,可是过了好日子了。”

    四爷客套的两句,就将话题转到杨子的学业上:“民立中学离家里稍微远yi些,但学校办的还不错。听说有yi千多个学生”

    “那学费也不便宜。”林德海有些肉疼。

    “yi学期十六块钱。”林雨桐接话道:“如今家里的收入,这点钱也不算什么。算不上是负担吧。”之前也不知道听谁也说了yi嘴,说是香江那边的中学,yi学期的学费最便宜的也在三百以上,贵的yi学期得yi千五左右。对很多人家来说这都是天数字。

    杏子赶紧接话:“不是负担,我跟娘就供得起。”

    杨子见三言两语的,大家把这事就定下来,他这才道:“只要国和算数两科过了九十分就能跳级,我想最多两年我就能毕业。”学校只开设六门课,国、修身、算数、英、地理、历史,再没有其他了。而又尤其看中国和数学,只要成绩达标,就能跳级。除了学费这yi项开支,剩下的课本费用真不用多少,yi册书八分钱。yi个学期也不到五毛钱。再加上笔墨纸砚,两块钱就顶天了。所以供yi个中学生的yi年的费用大概在四十块钱左右。

    林母见真要叫小儿子去读书,心里欢喜,看了林德海的脸色,这才道:“不要跟你五婶的侄子似得,上个学还不穿什么布袜子,要穿洋袜子,还要穿皮鞋,咱们家可不惯你这毛病。”

    林雨桐有些哭笑不得,yi双男式的洋袜子yi双不过五个铜板,只不过不耐穿,半个月是极限。就是皮鞋,三五块钱也能买来。杨子这样的小子,穿儿童皮鞋的大号估计都行,也才yi块多钱yi双。

    她将这事记下了,出了正月初五,商场开门以后,她特意出去给杨子买了yi打的洋袜子,买了yi双还算不错的皮鞋。又挑了纸笔,算是给他考上中学的贺礼。

    到家的时候,四爷也才回来。

    “干嘛去了?”林雨桐没听说他要出去。怎么自己出去了yi圈,他也出去办事去了?

    四爷朝外看了看,才低声道:“去看看了,物今晚起运,如今那yi边都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到底还是要运了。

    紫禁城里面被搬空了。

    原以为城里要发生点什么,但是没想到,城里面安静的很,倒是后半夜,城外的枪声响了半晚上。天亮的时候,还零星能听到几声。

    院子里聚集着不少人,都没有出去。林家宅子这高门大户的,只要不是用炮轰,子弹还是飞不进来的。枪声把这过年的气氛都给搅和了。闹的人心惶惶不得安稳。

    猫冬的人更有理由不出门了。过了正月初十,这走亲戚的人就越发的少了起来。林雨桐这边是没有什么客人的,原以为这个年节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想正月十yi这天,家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林雨桐将门打开,就见站在门外的两个穿着棉袍,戴着礼帽,围着黑色的毛线围巾,脸上架着黑色眼镜框的老式眼镜的人上门,这人不过四十来岁的样子,身上透着yi股子儒雅之气,“请问金四爷先生在家吗?”

    金四爷后面加个先生,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林雨桐没顾上别扭,知道是来找四爷的,就点点头:“在的。不知道您是?”

    “您好,鄙人是师院的教育长,苏英杰,特来拜会金先生。”说着,就将礼帽摘下来往胸前扣了扣,微微欠身道。

    师院?应该是师范学院吧。

    大学的教育长,相当于主管教育的副校长,大概是这么区分的吧。她也闹不明白,反正登门就是客。不管为什么来的,先把人让进去再说。“里面请。”

    说着,就让出路来,叫人先进来。这人十分有礼,进了门并不在院子里走动,而是等着林雨桐将门给关好了,才跟在林雨桐的身后,并没有左顾右盼。

    院子本身不大,几米都到了堂屋门口,四爷在堂屋里俩两人在门口说的话听了个不离十。他站在堂屋的门口迎接:“原来是苏先生,久仰久仰。”

    久仰当然是客气话。之前真是没听过这么yi号人。

    苏英杰好似也没想到四爷这般年轻yi样,愣了yi下才拱手道:“看金先生的章,还以为是为老儒,没想到是这么yi位青年俊才。实在是太意外了。”刚才还以为开门的姑娘是金先生的闺女,如今看来,这分明就是yi对小夫妻嘛。

    四爷忙将人请到里面:“您真是过奖了。”

    林雨桐去yi边给两人泡了茶,就送了上去。

    苏英杰掀开茶盖,连声说好茶。放下茶碗的时候,往方桌的里面看了yi眼,好似是稿,再yi看,竟是膳食搭配方面的理论。这也是林雨桐没事的时候整理出来的。只当是换脑子了。

    “这也是金先生的大作。”苏英杰指着稿,忙问四爷。

    四爷摆摆手:“那是内子整理的,我在这方面是yi窍不通。”

    苏英杰诧异的看向林雨桐:“这次真是来对了。没想到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四爷看向苏英杰:“还未请教苏先生,您贵脚踏贱地,所谓何事?”

    “金先生过谦了。”苏英杰看向四爷的眼神有些热烈:“我此次前来,是想请苏先生出山,去我们师院任教的。”

    任教?

    这完全不在四爷和林雨桐的意料之内。

    “怎么就找到我这里了?”四爷有些诧异。

    苏英杰也有些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隔着两条胡同。以前在报纸上看过先生的章,却从没想到先生离我这么近。过年在家,听周围的孩子都叫金先生为金大善人,我这才打听了yi二,知道您是给报社写稿子的金先生。所以,冒昧登门,想请您去任教。”

    林雨桐和四爷就懂了,时下有句话,叫做“北大老,师大穷,青华燕京可通融”。这话后来被很多人误解,以为它是说北大这个学校太老了,师大太穷了,燕京和青华考学容易,可以通融通融。其实压根就不是这么yi码子事。这完全就是在京城的知识女性的yi个择偶标准。这北大老,是说在北大上学的人年龄比较大了,大多数都是结了婚的;师大穷是因为上师大的学生当时基本上是寒门子弟,因为师大不要学费,所以是师大穷;青华燕京可通融,那是说上青华和燕京的是不错的择偶对象,家世比较好,学校也好,可以考虑。

    这师院估计跟师大其实是yi码事,招收的都是寒门学子,就学免费。那么如此yi来,学校老师的薪酬,就是个问题了。金四爷这个金大善人,明显是个不看重钱财的,那么在苏英杰的心里,这薪酬就好说了。

    四爷明白了是怎么yi回事,就先问道:“不知道想聘我做哪yi科的老师?”

    “国历史,您这功底在章中都看的出来,是及其深厚的。”苏英杰见有门,忙送上yi顶高帽子。

    可这却不是四爷想教授的,想到以后要做的事,最缺的还是人才,因此就道:“这个聘用我可以答应,只是不知道贵校有没有理工科,我想教授的事物理,机械这些学科。”

    苏英杰大惊,“金先生懂这个?”

    “在美国留学,学的是这个。”四爷只能这么应付。要是有yi匹稍微有点专业知识的学生做助手,才真是事半功倍。

    苏英杰只觉得挖到宝了,“自然学校有物理专业,没有机械专业不要劲,只要金先生能授课,想来不少学生愿意报这个机械班。国难当头,这个专业的意义,不可估量。”十分激动的样子。

    “那我就没有问题了。”四爷朝苏英杰点点头,“什么时候开学,我需要什么时候过去,您给句话就行。”

    半句都没提薪水的事。

    苏英杰心里感慨,面上也有些不好意思:“先生,学校的经费有限,每月只能给三十块钱的薪水”还不yi定每次都能按时足额发放。

    四爷摆摆手:“没关系。这都不是要紧的。”

    三十实在是不多。大学教授最高的能拿到五百,当然了,最低的办事员,也在二十以上。yi个代课的老师,yi个月三十,真心不算多。但咱们去大学也不是为了谋生的。

    苏英杰忙起身跟四爷握手:“太感谢!太感谢了!”说着,又看向林雨桐,“我厚颜叫yi声弟妹,不知道能不能聘请弟妹也去任教。”

    林雨桐愣了yi瞬,“我?我去教什么?”自己可没有留洋美国做借口,不能凭空就说精通数学,直接能去大学做教员。这不现实。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学校,学校虽是男女混校,但其他专业的女学生相对较少,只有家政系清yi色的都是女学生,家政系毕业以后,出路有两个:yi个是做太太,能够治家、教育子女;另yi个出路就是营养师。虽说咱们国家才有了营养师这个叫法,但在西方,这些专业却都已经很成熟了。”苏英杰笑道,“咱们也算开了个先例吧。”

    原来是聘请自己讲授营养学啊。这个倒是可以。

    林雨桐看了看四爷,见他点头,这才对苏英杰道:“既然苏先生觉得我合适,那我就去试试。”

    苏英杰马上就伸出手:“还未请教女夫子高姓大名。”

    “不敢,林玉彤。”这是她现在在警察局留下的档案上的姓名。

    “林先生。”苏英杰握着林雨桐的手摇了摇,“以后就拜托了。”

    这位在家里没有多呆,就兴冲冲的回去了。结果傍晚的时候,又急匆匆的来了,这次过来,送了两张聘书。“我们院长特意让我过来,请两位明天务必过去做客。”

    四爷欣然允诺。

    师院的校长姓宋,叫宋怀民。是了老派的留学生,曾在德国求学数年,又在欧洲游学。他的夫人姚华女士,就是他在法国游学时认识的。据说那时候也是追求的热烈,相当的罗曼蒂克。

    两人住在yi栋小别墅里,膝下只有yi个女儿,也才十八岁。听说是在教会大学读书,今儿并没有在家。

    说了yi会子闲话,各自了解了yi下家庭和经历,宋校长这才知道四爷会德语。他显得非常惊喜,两人呜哩哇啦的说了半天,看起来十分的投契。姚华女士很优雅,也很洋派。可能跟她的成长环境有关。在家里,她穿着带着蕾丝边的西洋礼服,待客用的不是茶,而是咖啡。留下用餐,也都是yi水的法国菜。见四爷和林雨桐用餐礼仪浑然天成,这叫姚华心里对两人的好感马上上升,在她看来,算是遇到了同类。

    却不知道这两人回到家,林雨桐将外出的大衣服脱了,就问四爷:“没吃饱吧?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下碗面,剥两瓣蒜就行。不早了,别折腾了。”四爷说着,就去了书房,得把讲义赶紧整理出来。如今有些学科,都是刚开始。没有合用的课本,就是老师整理讲义,然后交给学校,学校再刻印。所以,像是不要学费的这类大学,而已不完全是yi点钱都不花。比如这讲义费用,yi学期就得好几块。这是必须要缴纳的钱。正月十八开学,四爷要在这三天内,先整理出yi个月的讲义来,然后再交给学校,得在开学前给学生刻印出来。

    因此没过完年,两人就都忙起来了。

    正月十五之前,来了两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是过来取讲义的。他们过年没有回家,而是在学校勤工俭学,做yi些杂事。四爷将两份讲义交给他们,也就不再管了。只等着开学。

    重新埋进大学校门,这种体验很神奇。这些校舍很新,都带着yi些欧洲建筑的风格。四爷要去的物理系跟林雨桐要去的家政希不在yi个教学楼上。从外观上看,还是家政系所在的楼更新yi些,yi进去,里面暖意融融。暖气烧的很旺。四爷低声解释:“来这里上学的女学生都是小有家资的。可能化课不yi定好,家里也不是太富有,但是几十块钱yi年还是拿的出来的。她们是这学校唯yi收费的yi个专业。”

    林雨桐秒懂。这些女孩子只看成绩怕是考不上其他专业或是其他学校,但是家里又希望给自家的孩子镀金之后找个不错的人家。也就是说,大部分都是冲着做好太太去的。

    大概也是因此,林雨桐的工资比四爷高了很多,yi个月可以拿五十。

    这其实是个非常讽刺的事情。

    四爷将林雨桐送到办公室门口,这才转身去物理系。

    此时,家政系的办公室里已经坐了两个老师了。而这两个人,还都是男性。当然了,想到家政系开设的课程,有男老师也不奇怪。

    这些女学生涉哲学、历史、学、数学、体育、英语、社会学等基础课程。另外专业课程有女性学、中西礼仪、生活哲学、居家设计、家庭营养学、家庭婚姻学等。当然也要进行家政实务的培训,4年大学时间是满满当当的。务必要学生毕业的时候拥有哲学的高度、历史的厚度、生活的深度、管理的力度、数学的精度和学的温度。

    而林雨桐所教授的,就是相对重要的yi个课程,家庭营养学。

    基础学科有其他专业的老师兼任,这个办公室里的,都是本系的老师。眼前这两位男士,都西装革履的。

    “马祥,生活哲学。”

    “高寒,女性学。”

    林雨桐记下两个人,又自保了家门。被分配了yi张靠着暖气也靠着窗户的办公桌。这位子不错,夏天通风,冬天暖和。

    林雨桐将外面的大衣脱了搭在椅子背上,又陆陆续续的进来两个女人,三十岁上下的样子。yi个穿着格子棉旗袍,黑色的丝袜黑色的旗袍,剪成了齐耳短发,显得有些严肃。另yi个人大衣长裤,烫着大波浪的卷发,十分的摩登,见人就有三分笑意。

    严肃点的只跟林雨桐点头打了招呼,通报了姓名说是叫辛甜,教授家庭婚姻学。

    而爱笑的这个凑到林雨桐跟前,见把林雨桐从头到脚的yi通夸,又问林雨桐这高领羊毛衫是在哪里买的?身上穿着的背带裤怎么这么好看。十分羡慕的样子。侃了半个来小时,接受了辛甜老师的隐晦白眼无数之后,林雨桐才知道这位叫雷洋洋,是教授中西礼仪的。

    马祥和高寒在雷洋洋坐回去之后,就都凑了过去,林雨桐发现辛甜的眉头皱了十几下。没办法,两人的办公桌挨着,不得不面对面坐着,想看不见都难。

    看来这个办公室人不多,但是实在是挺热闹的。

    最后进来的是系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干瘦的老头,大家叫他青云先生,也闹不清他姓甚名谁。如今这人嘛,都讲究个字、号、别称什么的。反正林雨桐也不叫他的官称,只随大溜,叫他青云先生。他本身也代课,教的是居家设计。他进来之后先热情的跟林雨桐打了招呼,欢迎了这个新人。这才发了课表,算是开学了。

    “林先生。”青云老先生说了新学期的安排,就给林雨桐分配任务,“你刚来,不知道咱们这个家政系的情况。别看家政系最是个不”

    正说着,就听辛甜咳嗽了yi声。

    这位老先生才讪讪的收回刚才的话,笑道:“咱们家政专业,学生数量也是相当不少的。学校刚开办第二年,还没有毕业生,但是只有两个年级,就已经有两百多个学生了。之前,教营养学的教授,身体出了问题,不能来了。接下来他的工作就得你来承担。咱们专业也就这几个老师。”他将几个人扫了yi遍,再多也养不起。“每个人都是带班,都是辅导员。这yi年级二班的工作,林先生就肩负起来吧。”

    林雨桐忙应下了,“本职工作,义不容辞。”

    今天是老师开学,明天才是学生报道的日子。匆匆的安排了yi些工作,剩下的时间就随意。

    等青云先生走了,办公室yi下子就松散了起来。马祥冲着雷洋洋喊道:“我有两张戏票,要不要yi起去。”

    雷洋洋眼里刚有了笑意,那边高寒就道:“老戏有什么看头,要看还是看新戏。我这里有话剧票,有好几张”他说着,就yiyi发下去,给林雨桐的时候给了两张:“我知道的,林先生的先生也来咱们学校任教了。有空你们yi起去。”

    林雨桐笑着接了,忙道了谢。

    这么说说笑笑的,雷洋洋到底是跟着高寒yi起先出去了。马祥将两张戏票也给了林雨桐:“全当时请新同事了。”

    人家不要了,你给我。该夸你耿直呢,还是该说你不会做人。

    粗略的认识了yi下同事,林雨桐没有多呆就直接去了物理系坐在的教学楼。这楼里是没有暖气的,猛yi进里面还觉得有些阴寒。结果都没等到上楼,就看见四爷带着十几个小伙子,在搬桌椅。

    “这是干嘛?”林雨桐凑过去,问在yi边指挥的四爷。

    “有些外地的学生来的早,听说新开yi个机械班,都挺有热情原来准备的那个教室有点小。搬到yi楼的大教室授课,挺好。”四爷脸上的表情还挺欣慰。

    可这可这yi个老师练,不得把人给累死了。

    四爷明白林雨桐的意思,“可是怎么办呢?没有得用的人才,靠yi个人能做多少事?”

    结果第二天开学,四爷yi个班收了八十六个跳专业的学生。基本都是国学、历史、哲学、这些专业的学生。在他们看来,学这些东西,于现在的华夏来说,帮助是不大的。尤其是听说讲义里有yi部分内容是关于枪械和炮弹的基本知道以后,这些学生更是热情高涨。

    原来准备的五十份讲义,明显就不够用了。

    八十六个学生,这还是教室实在没座位了,才停止招收的。后来,宋校长翻看了讲义之后,又跟四爷提了yi句,希望能在上课的时候允许学生旁听。这些旁听的学生都是自带板凳坐在过道或者是干脆站在教室后面和窗外的。

    四爷想也想没想就答应了。结果上课的第yi天,教室内外围了个水泄不通。甚至还有不少女学生也跟着挤去听课。

    而林雨桐此时站在讲台上,面对这下面坐着的四十八名学生,开始了自己的第yi堂课。

    “营养学,大家提起来,就会以为这是从西方传来的。可实际上,早在7000多年前,古老的华夏就已经有了实际意义上的营养学。”

    林雨桐yi说话,下面就哄的yi声。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前年政府要取缔中医,全面提倡西医而引起的。

    “7000年前,人类的最初研究是从食物是否有毒开始的。而众所周知的神农尝百草,它的目的也恰恰是分辨食物是否有毒。在3000年前的时候,社会有所安定。黄帝诞生,并把食物的研究推前了,有yi本书叫黄帝内经。记载了食物的核心: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和而服之,以补精益气。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是说在3000年前,咱们华夏人的老祖宗认为谷米必吃,水果配合吃,肉类增加yi下口味就可以了,各种蔬菜就是补充能量的食物,这些都yi起吃,所以就合适人体了。将这话总结了,就是四份素,yi份肉。这就是非常美妙的yi个比例,符 合自然的法则”

    “而在2000年前的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低,则提出了饮食的法则:把你的食物当药物,而不是把你的药物当食物。这就是明确提出了多吃食物少吃药,提前预防疾病为主的医学思想。大约在yi6yi6年笛卡尔创立了解析几何,树立了新的思维观点。他主要的事情是把食物从整体进行分解,确定了思想基础”

    yi堂课,林雨桐可以滔滔不绝。但同样的,相同的内容她得好几遍。有时候觉得要是开大课,只讲yi遍那就太好了。

    教室外面,宋校长连同苏英杰听了半晌,才轻轻的走了。

    苏英杰笑道:“校长,不错吧?”

    宋怀民点头,“这事你办的好。咱们这营养学,说起来,那真是yi片空白。能聘请的老师,不是西医出身,就是中医出身。两方对视恨不能臭了对方。而像是林先生这样,兼容并蓄、不偏不倚,客观实在还真是没有。好!很好!”

    林雨桐的课跟时下老师讲课,肯定还是有区别的。但是学生的反响也极为热烈。

    下了课,林雨桐基本是不能回办公室的,学生围过来yi个问题接yi个问题的问,根本就没有这个空隙。

    “先生,我之前来上学都是想着多交几个朋友,多yi条人脉。因为学的那些东西,除了让我们看起来像个出身良好的名媛之外,好像真是yi点用处都没有的。可如今听先生的课,我才知道我们不是没有用处。我想,我们不是只能做太太,其实还能做很多职业。比如医院,比如照顾不同情况的病人,伤员。”

    林雨桐笑了笑,“我适当的会加入yi些中医知识和急救护理知识给你们。所以,没有谁是没用的。”

    家庭良好的姑娘,家里是不允许去学护士的。但是护士在战争后方医院,又是最紧缺的。她不知道现在洒下的种子能否发芽,但只能尽力yi试。

    林雨桐带着好几个班的课,每天上午四节课都是满的。但是下午就没课了。在学校也好,回家也罢,都行。但是四爷注定得在学校耗着。这么多没有基础的学生想学完基础的理论,时间相当紧张。

    她中午去找四爷吃饭的时候,他还被yi圈学生给围着呢。

    等了大半个小时,四爷才脱身,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嘶哑了。可把林雨桐心疼的不行。

    晌午吃饭肯定是不能回家的。yi来回得yi个多小时,这也犯不上。只能在食堂里凑活了。

    师院的食堂不小,菜色也分价格。大部分学生都是两个窝窝头yi碗萝卜汤算是yi顿饭。也有些家境好些的女学生要馒头米饭炒菜。

    两人在里面转了yi圈,得到许多学生的问好。只在角落里看见几个老师在用饭。吃的也都挺清苦的。看食堂里都剩下清汤寡水了。两人这才转到校外,在yi家小店里要了四菜yi汤,花了yi块钱对付了yi顿饭。

    不到上课的时间四爷又热情高涨的去上课了,林雨桐唯yi能做的就是给他塞了yi个保温杯,喝着自家带的水养嗓子。

    可这连轴转人肯定受不了。林雨桐没去办公室,直接找了宋校长,“能不能给我们yi间宿舍。中午能休息yi会儿”

    宋怀民yi拍脑门,“我就说我把什么事给忘了,可不就是这事。宿舍这是应该的。”

    等林雨桐跟后勤次长来到教工楼的时候,头上真是yi万匹马奔腾而过。走在长长的昏暗的楼道里,这种感觉如此熟悉,像是又回到了曾经的筒子楼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ap;t;dd≈ap;gt;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30章 民国旧影(1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