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35章 民国旧影(2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35章 民国旧影(2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3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35章 民国旧影(2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22

    这是什么?

    “黑乎乎的, 什么东西?”林雨桐伸手摸了摸,是yi层油纸, “包的还挺严实。”

    “你让开,我再挖开yi点。”这些玩意埋的并不深,好似yi点也不怕有人会把地面给挖开yi样。也是,这天井本就不大, 两边又是房间又是游廊, 光照时间短的很,既不能种花也不能种树的, 谁没事挖院子做什么。

    三两下将这yi口缸给扒拉开, 油纸也拆开,结果林雨桐伸手yi摸, “铁的?”

    四爷接过手电照进去,只见里面竖着放着yi个个细圆筒yi样的东西。

    “什么?”林雨桐还真不认识这玩意。

    四爷轻笑yi声:“这西林觉罗家想干什么, 怎么还私藏着无缝钢管?”

    无缝钢管如今国内根本就没有生产能力, 都是依靠进口的。按照口径的大小, 可以做枪管和炮管。

    这玩意也不知道埋了多少年, 竟是半点也没见生锈的痕迹, 用放在水缸里,用油纸包裹里几层,外面又用胶泥封口,可以说存放的很仔细。

    林雨桐呵呵笑笑:“这林家的想法确实挺多。”祖上应该是出过管这方面事务的官员吧,要不然怎么会给自家藏这么多这玩意呢。哪朝哪代,私藏兵器都是要掉脑袋的。管不得埋的这么深呢, “要我收到里面吗?”

    “不用,叫杨子槐子过来。”四爷将铁锨放下,低声叮嘱,“悄悄的!”

    不是想昧下林家的东西,而是走漏yi点消息都是要有大麻烦的。这虽不是银子,可比银子的价值也不低什么。到哪都是紧俏货。但这私下里买卖,yi旦叫人抓住了就坏菜了。充公是必然的,还不知道便宜哪个王八蛋呢。这林家的老祖宗也是够可以的,就不怕子孙里出几个二百五,将yi下子的命都给搭进去。

    林雨桐悄悄的出去,叫了杨子和刚进门还没喘气的槐子过来。

    两人见林雨桐小心,也没敢声张。悄莫声息的进了门关死了。接过yi看那东西,后脊梁的冷汗都下来了。

    四爷指着天井这yi片,“闹不好,整个下面都埋着这玩意。”

    槐子蹲下去看钢管,好半天才道:“这玩意放在这里yi动肯定是最安全的。可是如今这东西正合用。你不是要实验吗?也不知道这下面除了钢管还有什么?要不然挖出来看看,都是什么东西咱们心里有数。然后我想办法把这东西运到城外去。”

    这正合四爷的心思。“还是那句话,安全第yi!”

    “放心,离京城不过yi个小时的路程,那块有yi片槐树林,周围都是坟地,运出去堵上yi个坟包,立个墓碑做记号”槐子心思转的很快,马上就安排了妥当的去处,“将来用多少从里面取多少”

    杨子低声道:“要是万yi遇上挖坟掘墓的?”

    槐子瞪眼:“那yi片就是原来的乱葬岗子,只要是没人收尸的都往那yi片扔,随便填点土连个坟都没有,还盗墓?下葬的时候连个芦席都没有,你当人家傻!还有那连着几百亩的槐树林子,即便是槐花开的好的时候,也只有个别的实在活不下去的人才过去弄点槐花。平时那块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都说那里的槐花透着鬼气,你忘了那yi年你弄了槐花回来,额娘不仅扔了出去,还烧纸送菩萨的。当然了,小心点总是没错,实在要是不放心,晚上叫人点上绿纱的灯笼在周围晃悠晃悠,只怕就更不敢有人靠近了。”

    听他说的头头是道,林雨桐十分怀疑,他将之前从牢里救出来的那个人,大概都已经转移到那里了。人们畏惧鬼神,这种心理倒是可以yi用。

    于是几个人也不说话,将地上的地皮都给铲了,这下可真是壮观了,十二大缸里装着钢管,还有五大缸转着铜帽yi类的零件。另外还有三大缸全都是银元,yi照进去,就亮的晃眼睛。

    杨子咕咚yi声咽下口水,“还是大姐有福气,这院子住过多少人,没yi个人能装上这好运。”

    那谁知道呢。反正挺邪性的,刚好院子里就窜出yi颗野生的槐树来。

    槐子指着yi边的槐树苗子,“这不是院子里的老根,是墙外面的大槐树跟长进来了。也巧了,你们刚住进来头yi春,它就发芽窜上来了。也可以说是运道。”

    林雨桐挑眉,或许也不是偶然,自家有时候喝不完的隔夜茶,总是往院子里yi泼。而那茶又是泉水泡的,这玩意都植物的诱惑相当大。这算不算是无意识之下用的yi次金手指。这么想着,就利索的去里面拿了yi个布袋子出来递给样子:“先去装yi袋子钱出来,剩下的都得盖上,再把土填上压平。”这东西得yi点yi点的往城外搬,也不能冒失。

    杨子嘻嘻笑着就将捞了yi袋子银元上来,有这些钱在,日子根本就不用愁。

    林雨桐yi边脚下不停的踩着地面,将松散的土要重现踩的结实yi些。yi边想着林家藏银元的事。其实,地下埋藏银元这样的事,几乎家家都是如此,不过数目和方式不同而已。认真算起来,钞票早就开始流行了,但是人的骨子里,总是更重视银元,对钞票是不信任的,认为钞票只是yi张“纸”,而银元是真正的银子。尤其是外国银行的钞票,华夏人吃过两次大亏,yi次是第yi次世界大战德国的“马克票”,yi次是帝俄末代的“卢布票”,这些心理阴影直接导致了国人对外国钞票绝不重视,很多人连对美钞也没有些儿兴趣。再加上连年的兵荒马乱,票号这东西,很多人都不信任了,包括新兴的什么银行。所以,不管是大户还是小户,只要家里稍有富裕,必然都密藏yi些的,少的yi两百元,多的上千上万,在乡下地方十几二十块的也往炕洞下面塞,这都不是什么稀奇事。很多人把藏银的地方叫做“地窖”,这些地窖往往连子女都不知道在哪里。那藏的真叫yi个严实。如今想发财的人,不是说:“希望你中马票”,而是说:“希望你掘到藏。”她想起后世很多地方都有习俗,就是逢到新正初五财神日,要把猪的脏肠作为供品,因为“脏”字与“藏”字同音,讨yi个好口彩。毕竟银元的价值,是经久不变的,而且藏在地下,可以防止抢劫、火灾、水灾。如今这救火的设备简陋的很,火yi旦烧起来,yi烧就是几百间屋,贮藏钞票并不保险,而窖藏银元就没有这种顾虑。

    还没踩踏多大yi会子,四爷就道:“你去弄点吃的,多你yi个也不多。”

    关键是外面起风了,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四爷怕她冷。

    林雨桐也没犟着,直接就去了厨房。

    等大雨下来,院子里恢复了原样,也得亏这是大户人家的院子,排水做的非常好,要不然这么些年,这东西即便密封的好,也不可能光亮如新。

    林雨桐给烫了yi壶酒驱寒,吃着饭,四爷才跟槐子说了警察局的人事安排。知道什么人管什么事,知道什么人嘴紧拿钱就肯定会办事。然后才道:“仙乐楼的事你什么也别打听,别人说到你跟前你也绕着,别听别问别说。”

    槐子应了:“我忙着运这些东西出去,其他的就不管了。”

    想要知道哪个警察去仙乐楼做过笔录,要不动声色打探出来,林雨桐想到了yi个人萧红。

    林雨桐跟四爷说了想法,“我去找萧红,扮成那天晚上的样子。想来也不会有人怀疑。”

    可那天晚上她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又是以小舅子的身份,如此去还是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四爷摇摇头:“我记的那个马祥”

    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

    林雨桐眼睛yi亮:“我知道了。”

    马祥真算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平时也在报社上发表yi些酸不酸咸不咸的诗句,还给yi个什么女性报纸写yi些章,很是得女人的喜欢。其实,很有几分风流浪子的作态。也就是家境平常,在京城也没有房子,只租住在yi处小院子里。本来是有宿舍的,像是他这样的,住单身宿舍其实挺好。但是呢,宿舍里不方便,总不能带着女人回宿舍胡天海地吧。

    这天晚上下了班,在学校外面的小馆子吃饭,就见上次跟着金思烨的小子yi个人坐着,面前放着yi碟子花生豆,边上还放着小酒壶,不时的垫着手里的老式荷包,里面传来yi阵银元响亮的碰撞声。只看那样子,估计里面装着好几十块钱。

    马祥的工资不低,yi个月五十,绝对算是高收入了。但是他的日子过的却很紧巴。房租yi交,伙食费预留出来,再给家里每月寄出去两块钱,剩下的二三十撑不到月底就花完了。哄女人是要有代价的,比如追求雷洋洋和欧阳yiyi,yi束鲜花是少不了的。可这鲜花的价钱真他娘的贵。还有吃西餐,喝洋酒,都是烧钱的活。可得到的呢?这些女人都是逗闷子约会可以,但是想进yi步也没那么容易。

    如今看着跟力巴yi样的小子,好似过的也比自己滋润。他笑呵呵的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怎么yi个人喝上了?小孩子家家的,我赶明告诉你姐跟姐夫了?”

    这人可不真是林雨桐。她yi副醉醺醺的样子站起来:“是马先生啊?您这样的人怎么也到这地方吃饭?”

    要是有钱谁乐意来?

    马祥摆摆手:“yi日三餐,填饱肚子即可。你也是yi样,不可耽于富贵。”

    林雨桐呵呵的笑,有几分醉意:“你们这样的就是假清高。你还当我不知道呢?那仙乐楼可都传遍了”

    说的是马祥跟萧红的事。

    马祥有些恼怒:“胡说什么”

    “我可没胡说。”林雨桐yi把拉住他,“我现在有钱了,要不然我请马先生,咱们也去澄清澄清”

    马祥看着醉醺醺的人:“还是算了,你有钱没有?”

    “笑话!”林雨桐将钱袋子摇的直响,“这还不够?什么样的姐儿请不来?”

    马祥心头就热了yi下,比起看得见摸不着的女人,还是仙乐楼更实在些。他没有言语,林雨桐就装醉汉的拉扯着他走。

    yi路进了仙乐楼,这次也算是熟门熟路了。两个不算有钱的人,没有得到矮胖的本家亲自招待,只有个小伙计,在yi边支应着。

    林雨桐问马祥:“还找萧红小姐?”

    马祥有些犹豫:“我还是找画眉吧。”这个女人没得着,心里就老是惦记着。要不是心里老是念着她,那天晚上也不会随便拉着yi个女人就办事。

    画眉可比萧红贵多了。

    那小伙计白眼yi翻,自是认出马祥了:“规矩您是知道的”他伸出yi只手,“五十!过夜。”

    你怎么不去抢?

    林雨桐心里那个抽啊!四爷辛苦yi个月,工资才三十。完蛋玩意,yi晚上要五十!这世道啊!

    看着马祥愕然的神情,那小伙子嘴yi撇,“没钱就别来装大爷。”

    “你怎么说话呢?粗俗!”马祥整了整领带,还要说话,林雨桐已经将钱袋子扔出去了,“你数数,够不够?”

    那小伙计数了半天,“五十二,多了两块。”说着,就捏着两块钱递过来。

    林雨桐豪气的摆手:“不用给了,就叫上次跟我说话的萧大姐陪我说说话。”

    这伙计马上应了,yi看就是喝高了,他待会还得盯着,省的这家伙醒来不认账再闹腾开了。

    马祥被人带走了,林雨桐被人引着,直接去找了萧红。

    萧红最近基本是不接客的,整天被妈妈追着骂三遍,好容易有个找说话的人能捞几块钱,也不算是白养着这么yi个大活人。

    “怎么又是小兄弟你?”萧红将人接进来,“快坐。”

    林雨桐跟说醉话似得问:“那天我听说有个王八蛋欺负姐姐了。我带那王八蛋来道歉,结果他去找什么画眉喜鹊了”

    “yi个小姐不做yi个客人,yi个客人也不做yi个小姐。这都是规矩。”萧红笑了笑,“客人来了想找谁就找谁,哪里能争风吃醋呢?”

    林雨桐眯了眯眼睛:“姐姐想的开就好,听说你们这里出事了,我还担心姐姐被吓着。”

    “哪里就吓着了?”萧红递了yi杯茶过来,“这里哪个房间是没死过人的?大烟鬼,七老八十壮心不已结果死在女人肚皮上的,还有那疾病发作,yi兴奋就喘不上气了结果送了命的。更有不少姐妹,得了脏病死的,想不开上吊死的,多了去了。要为这个害怕,那早就吓死不知道多少回了。”

    林雨桐心里yi叹:“就没想过从良?”

    “从良?”萧红摆弄着手里的杯子,然后仰起头,“不瞒你说,我这样的女人要说相信情爱,那真是哄人玩呢。本身就在风月场中周旋,哪里还有什么真情。”

    那之前纠缠槐子又是为什么?

    “我吃不得苦,出去了要是没有依靠,那日子我还真过不下去。想找个有本事的男人,能供养我衣食住行可这何其艰难。”萧红看着林雨桐,“兄弟,你也别费心。你自己顾好你自己的日子就好,我跟你出去,就是受罪。之前觉得找到了个合适的人,人家也许不喜欢我,但是至少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我想着靠着他没想到差点弄巧成拙。我再看看吧,许是就叫我碰见了下yi个呢?”

    原来不是非得爱槐子爱的死去活来,而是想通过那办法叫槐子不得不接受他。yi旦槐子表明态度,她倒是十分明智的半点也不纠缠。

    萧红看了林雨桐yi眼,话语yi转,声音也低下来了:“小兄弟,我也不问你叫什么,也不问你的来历。但是我打小就在这堂子里长大,形形的人和事见的多了。你不是来找我说话的,你是来打听事的吧。”

    林雨桐这才认真的看向萧红:“姐姐倒是个明白人。”说着,语气就认真下来了:“你帮我的忙,我给你赎身,出去给你找个营生自立,你要觉得信得过我,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萧红yi笑,摇摇头:“赎身容易求存难。这个不劳小兄弟费心。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没低眼看我的人。帮你的忙,我心里愿意。你放心,规矩咱们懂,yi个字都不会露出去的。”

    这倒是省了自己很多事。

    “那天晚上来给你们做笔录的警察你认识吗?”林雨桐问道。

    “认识!”萧红坐下,“说起来,管着这事的那位程处长,也是咱们这里的常客。不光是常客,每月妈妈还会送点红利给这位。他倒也不是个太留恋这地界的人,来了也只找画眉。”

    那天晚上画眉跟陈挺眉目交流可不少,如今她还跟这个程处长有瓜葛。那么,这些倭国人是不是通过画眉跟这个程处长牵线的呢?

    “这个画眉还有什么客人没有?”林雨桐问道。

    萧红笑道:“你不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前两年,这位画眉可是咱们这花国大总统,最红的时候,出堂子都是有专门的汽车接送的。只是如今不比以前鲜嫩了,但是这花名毕竟再外,如今yi晚上五十,以前五百都未必能见她yi面。这样的人物,见的人的档次可就不yi样了。”

    “不好打听?”林雨桐问道。

    “我会留意的。要是有了消息,怎么找你?”萧红急忙问道。

    “逢五逢十,我来找你。”林雨桐说起就起身,“多留意些消息,不管是哪yi方面的,我都需要。”说着,就拿出十块钱来,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萧红将钱收起来藏好,就见本家慢慢走了上来,满脸的笑意:“我就知道你这丫头不是个蠢的。刚才那位小爷,包下你了。以后你不接客,我也不说什么了。妈妈我也不是个冷心冷情的,要是你能哄的人家给你赎身,妈妈我肯定放手。”

    包下自己?yi个月可得三十块呢。

    萧红嘴上应着,心里却想将林雨桐的差事干好。至少如今,能叫自己避过接客的命运。毕竟自己年纪慢慢大了,以前yi个月接上五六回,会会都在二三十。现在呢,yi两块钱能掏得起钱的人多了,客人就多了。客人yi多,这身子也就快毁了。

    她难得的低下头,又拿出两块钱来:“那就多谢妈妈了。客人赏了五块,给您两块,剩下的钱我想添两件衣服。”

    “应该的,应该的。”将钱接过来,这位脸上的笑意就越发的浓了。又絮叨里两句,这才离开。

    四爷听说林雨桐包了个姐儿,就笑的不行,这事他都没干过,结果她倒是做的毫无心理压力,还逢五逢十就过去他顺手拍了她的屁股,“我看你真是能上天了。”

    林雨桐自己想起来也觉得荒唐,但有时候不得不说,那地方真是个消息集散地。

    这些事再怎么着急,也不是yi朝yi夕就能办成的事。林雨桐继续跟田芳周旋,只是欧阳yiyi却始终跟李雨桐不亲不近,也没有丝毫要亲近的意思。

    这天,宋校长找了四爷,这么重的教学任务,是学校里任何yi个老师都没有的。学校准备给四爷配备两个助手,另外还有yi辆钢丝包车和车夫。

    另外还为这两个注助手连带车夫分配了yiyi间宿舍,就在林雨桐和四爷对面。

    这两个助手里,yi个是白元,是他凭借自己的本事应聘考进来的,有yi定的英底子占了绝对的优势。但薪水yi个月只有六块钱。包住的情况下,这薪水也不算低了。反倒是车夫的工资是八块。比助力的还高些。

    其实林雨桐和四爷不常出门,这车也是多余的。那所谓的钢丝包车,就是黄包车的yi种,只不过是黑漆胶轮,走动时钢丝闪闪发光。说是有点身份的人坐的吧,其实堂子里的姐儿出堂子就坐的是这种车。

    林雨桐有时候觉得,将大学的教授和窑姐搁在yi个档次上比较,真是够扭曲的。但事实上就是这样。不比不知道,yi比吓yi跳。

    跟白元之间,在外面面前,两人没表现的多热闹。跟其他两人的态度是yi样的。跟白元yi样做助理的,是个刚从中学毕业的孩子,叫丁帆,家里的境况不好,供他到中学已经是极限了。来做助理,同时也能在大学旁听,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至于车夫,是个憨憨的傻大个,说是宋校长家里帮佣的yi个老妈子的远房侄子,叫刘福。算是走了后门来的。

    对面的宿舍放着两架架子床,足够他们住了。

    叫丁帆去刻印讲义,又打发刘福去买菜买面,四爷这才将白元叫到屋里。低声叮嘱道:“小心的。谁也不要轻易相信,就是跟你住在yi起的丁帆和刘福,你也多长几个心眼。”

    这个助理来的时间太过巧合,叫人不提防都不行。

    白元应了yi声:“您放心,我叔叔交代过了。我明白重要性。”

    是狐狸总是要露出尾巴的。

    两人都不着急。

    这天,接到了宋家的帖子,是邀请四爷和林雨桐去参加宋校长千金的亲婚宴的。

    林雨桐找了yi条水晶帘子收好,当礼物不寒酸就足够了。知道宋家做派偏西方,两人就都换上了洋装。如今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林雨桐选了衬衫长裙,第yi次跟四爷yi起坐上了自己的钢丝包车,朝宋家而去。

    宋怀民将四爷请进去,就笑道:“今儿没打算办的多热闹,请的也都是亲近的人,做个见证就好。”

    林雨桐也跟着宋夫人姚华女人,见到了宋家的千金宋芝兰。

    “这是芝兰。”姚华替林雨桐引荐。

    宋芝兰好似不喜欢这个名字:“还是叫我爱丽丝吧。”主动伸出手跟林雨桐握了握。

    这个姑娘挺好相处的,大大咧咧的不像是有多少心眼的样子,交往起来挺轻松的。

    林雨桐觉得这边挺顺利的,但四爷那边却遇到了点麻烦。

    宋芝兰的未婚夫yi身军装,长的十分精神。说话举止又温尔雅,很容易叫人有好感。他刚从黄浦毕业,不用问,都在知道从黄浦毕业意味着什么。受重用是yi定的。

    “我听岳父说起过金先生。”黄涛飞看着四爷的眼神十分严肃,“我觉得,先生这样的大才,正应该为国效力才是。我们国家,该有自己生产武器的能力。如果金先生有意向,我可以将这个情况向上反映,我觉得争取经费,用于研究实验,是值得的。”

    他能当众说出这个话,就证明他确实有能力将这事上达天听。上面坐着的再糊涂,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即便不会大张旗鼓的支持,暗地里也会十分重视。但是,他对当局的执行力是信不过的。如果接受,那么再往后,想脱身就难上加难。但同样的,要是不接受也不现实,yi方面是大义所趋,二yi方面是有国家暗地里支持,意味着会得到很多的便利。比如机械包括零件都不再是问题。要在这中间做好yi个平衡,就很难了。

    四爷沉默了良久,才看向宋怀民:“校长,能不能借个地方,我想单独跟黄兄谈谈。”

    宋怀民起身,“跟我来。”这外面闹哄哄的,却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楼上有书房,宋怀民直接叫两人去了里间,“我就外面守着,你们尽管说话。”

    黄涛飞见四爷这么谨慎,不由的问道:“金兄,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如果我说,我被倭国人盯上了,你信吗?”四爷直言道。

    “什么?”黄涛飞果然有些发愣:“倭国的特务?”

    四爷点点头,将最近遇到的事情说了,但却将里面所含的人名都隐藏了,黄涛飞不是笨人,马上就明白了,人家心里是戒备的。也不能说是不信任自己,即便自己可信,但自己也不能保证消息yi点都不泄露。他说有学生偷拍草稿,说有些老师故意靠近,说曾有人暗示他去辽东。哪怕没有指名道姓,他也知道能做到这yi点,对方的手伸的有多长。不是人家的能耐大,是下面这些办事的只认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没有钱砸不开的门。“我知道金兄在顾虑什么了。”这位早就知道对方是特务,却隐忍不发,与之周旋,为的不就是怕对方狗急跳墙吗?如果他早察觉对方是特务这事从自己这里漏了消息,那么,他将面临的要么是被劫持,要么是杀身之祸。说到底,他是顾虑自己根本不能保证他的安全。

    黄涛飞深吸yi口气,如果连倭国人都盯上了,那这就更说明了这位金先生手里的研究所具有的价值。

    “可愿意跟我去金陵?”他直接开口问道。

    四爷摇头:“我不能抛下学生。不管什么事,yi个人的能力终归是有限的。”

    这话也对。独木不成林。

    黄涛飞点点头:“我不强迫先生,但是我可以跟先生保证,很快,上面就会有动作。先生只要专心研究就好。”

    这场订婚宴,新郎官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宋芝兰脸上不好看,倒是宋怀民知道这里面的事有多大,十分的理解,还为此说了宋芝兰几句。宴席结束,宋怀民拉住四爷:“住在宿舍方便吗?要不要给你们安排yi个稳妥的住所。”

    四爷摆手:“如今挺好的。”按部就班就出不了差错。

    两人从宋家离开,就叫刘福拉着直接回了林家,下了车,四爷打发刘福,“明早七点古来接就好。你先回去吧。”

    刘福应了yi声,两人看着刘福走远了,才进了林家。在门房门口,四爷跟白坤打招呼,“白先生,晚上yi起喝两杯,我等你。”

    白坤应了yi声,知道这是有事。

    回了林家,林雨桐发现地面还被动过。应该是槐子已经开始往城外运东西。她换了衣服,直接去了厨房。白坤还没来,杏子就先来了。兜里提着自家晒好的豆腐干:“才说叫杨子给您送点呢,您就回来了。”

    林雨桐接过来洗好,就将豆腐干从中间剖开,然后切成细细的丝,杏子眼里有活,这会子已经坐在yi边剥葱了。葱丝豆腐丝凉拌着,就是yi道好菜。

    “今儿没出去卖卤肉?”林雨桐yi边忙活着,yi边跟杏子搭话。

    杏子低声接过话,“杨子也小子鬼的很,弄了个什么批发。我和娘在家只管卤肉,每天早上就有小贩子提着篮子过来买了,价格地上yi些,但做的多了,赚的反而比以前更多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

    杏子将葱洗干净给林雨桐放在手边:“卤肉只要卤汁好,每天往里加肉加料就好。yi点都不累。晚上添上柴火闷yi晚上,刚赶上早上卖,方便的很。有几家盯着咱们买料,也跟着学,但是味道都不对。他们不知道怎么加药材。如今林家的卤肉叫的可响了。”

    林雨桐就笑:“守好方子。说不定将来也能做成老字号。”

    杏子马上笑眯了眼,却有想起什么,脸上的笑意yi收,“大姐,那个我不想这么早就嫁人”

    “谁叫你嫁人了?”林雨桐莫名其妙,“你才多大?”

    杏子赶紧点头:“对!我白天有空,还去学校听课呢。如今报纸我都能看懂了。就是写的不好。娘说铜锤哥挺好的,叫我嫁给他。我铜锤哥也不是不好,就是我我”越说连越红。

    “你心里有人了?”林雨桐朝杏子看去,这姑娘其实长的挺清秀的。大概是吃的饱也吃的好,脸上也有肉了,气色也红润了,就是还有点怯懦,这性子确实不容易改的。姑娘家闹死闹活的不想嫁人,这只能说明那人不是她心里的人。当闺女当过娘的都知道,闺女说不想嫁人那是假话。yi旦碰上喜欢的,恨不能马山飞过去,两人厮守着才好。

    林雨桐的话yi出口,杏子的脸上yi下子就燃起来了,“没没有”

    没有你脸红什么。

    “说吧,是谁?”林雨桐就笑:“要是合适,我帮你问问。”

    “我配不上人家。”杏子的声音越来越小,跟蚊子哼哼似得。

    林雨桐还想再外,就听见外面大门响了,是白坤的声音:“金老弟,在吗?”

    四爷在屋里应了yi声。林雨桐刚要出去打招呼,就见杏子跟受惊的兔子似得跑到灶膛前躲了起来。

    这是看上白元了?还是干脆直接看上白坤了?

    不能够吧?白坤的年纪可不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ap;t;dd≈ap;gt;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35章 民国旧影(2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