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36章 民国旧影(2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36章 民国旧影(2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3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36章 民国旧影(2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23

    林雨桐出去跟白坤打了个招呼, 见两人去了书房说话,她就退了出来。将门都关好, 这才回到厨房。见杏子坐在灶膛前,低着头yi个劲的添柴,她眼睛闪了闪却没有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少女情窦初开,这点心思也是人之常情。但林雨桐并不想干预。不管她看上的白坤还是白元, 在她看来, 都不合适。白坤如今的身份,自己心知肚明。像是他这样的人, 值得尊敬, 为了理想,为了信仰, 抛家舍业。可要是作为他的妻子,会怎么样?他可能接到命令随时会走, 也可能明天就被逮捕, 更可能有yi天会奔赴战场这yi去难回。他们别说养家糊口照顾妻儿了, 不叫妻儿受连累, 就已经是万幸了。而白坤不是杏子这样的小姑娘, 还有天真的想法,三十多岁经历过生死的人,杏子这样的姑娘跟他不合适。挑明了只能让彼此尴尬而已。再说白元吧,白元是个聪明又极有上进心的孩子。两人虽年纪相仿,但是白元跟杏子不yi样,杏子认识字就已经知足, 但是白元却坚持在学习外语,不仅是英语,甚至还跟着四爷学习德语,每次四爷去上课,他也会坚持就旁听,林雨桐看过他的笔记,做的非常好。他每天看报纸,所关心的无不是政事大事,跟杏子之间,没有任何共同语言。这样的两个人凑在yi起,当然也是不合适的。像是杏子这样,找个知根知底的人家,其实才是真的为她好。

    她不像提,可杏子想提:“大姐,要不你跟娘说说,我这亲事不着急。”

    林雨桐笑了笑:“再缓两年也不是不行。要是你有心,好好的学,如今家里的境况挺好的,供你上中学上大学都不是问题。出去见见世面”不要老将眼光放在林家大院这yi亩三分地上。

    杏子摇头:“我都多大了,也念不进去书。再说了,娘在家里也忙不过来。”

    晚上放学搭把手卤肉,早上帮着卖了再去上学,其实是赶得及的。林雨桐看了杏子yi眼,她是真没有这份上进心,觉得不做睁眼瞎就知足。那这事能怨谁呢?

    她呵呵yi笑:“那这怎么办?”林母的对杨子和杏子的疼爱,她是看在眼里的。正是因为铜锤跟槐子之前铁的不能再铁的关系,才将杏子许给对方。至少有槐子在,就不怕铜锤干出什么糊涂事来。自己这个当大姐的,是半路上来的,这婚姻又跟别的不同,中间出点岔子,这该怪谁呢?林母对子愧疚,但是对杏子是真疼。而这母女俩见识又有限,跟槐子和杨子不同。她没办法应下这话,但又不好推拒,只得道:“婚姻毕竟是大事,这事我得跟大哥和杨子商量yi下。你知道额娘的,我的话她未必就听的进去。”

    杏子点点头,似乎松了yi口气,见林雨桐的饭做的差不多了,她这才起身:“那我回去了,大姐。”

    想到屋里的白坤,林雨桐也没留她:“额娘在家里yi个人,我就不留你了。”只拨了yi碗菜递过去,“你回去陪着额娘吃”

    送走杏子,她将门关好,这才送菜进去。四爷跟白坤已经从书房出来了,两人坐在堂屋里,yi人yi杯茶。

    白坤见林雨桐进来了,也没停住话头:“这次的机会不错,能争取到这样的支持,总会早yi点见成果的。但我还是得以个人的身份提醒老弟,小心小心再小心。如今这间谍密布,国众党内又有亲倭势力,这些人背后是人是鬼真不好说。”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当局不叫人信任的yi点,就在这里。上面稍微yi摇摆,下面的就得承担地震yi般的风险。

    当然了,四爷和林雨桐自然明白该如何把握这里面的分寸,如今跟白坤通报yi声,不叫对方产生误会,那么这个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四爷说是喝酒,yi人也不会三杯,两人加起来,喝了yi两酒的样子。像是白坤这种肚子里有秘密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喝多的。

    夜幕降下来,白坤这才告辞,从小院出来。今晚的月色不错,月光撒下来,将这整个大院都显得影影绰绰。有些人家开始吃饭了,有些人家干脆省了yi顿,熄了灯直接就睡了,睡着了就不饿了,也许梦里还能梦见俩白馍馍。

    白坤吐了yi口气,慢慢的往出走,从三进院子到门房,能有多远。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他也没在意,这院子里还是安全的。到了家门口,刚要掏钥匙开门,就听到后面yi声低低的带着怯懦的声音:“白先生”

    “嗯”白坤扭头yi看,是杏子。他顿时有些头疼。如今成亲都早,自己这年龄都能做这姑娘的父亲了。小丫头的心思,他哪里不明白?只是真不合适。他笑了笑,“是杏子啊,怎么?有事?”

    杏子将yi个小包裹递过去,“先生,这是我的心意。”

    白坤不能让小姑娘老师举着,伸手接过来yi摸,就知道是yi双鞋。他心里苦笑,但面上yi点都不显:“咱们杏子可真是巧手的孩子。这鞋yi定比你师娘做的合脚。”

    “师师娘?”杏子顿了yi下,面色yi下子就变了,“师娘没跟着先生过来?”

    “是啊!”白坤点点头,“出门养家糊口的男人多了,可不都是舍家撇业的。”他手里拎着小包裹看了看,“你的手艺好,但到底还是孩子。以后不要这么辛苦了。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

    杏子只觉得站在这里浑身都臊的慌:“不用谢。我我走了!”话没说完,就撒丫子往院子里跑去。

    白坤叹了yi声,刚要开门,就见门口进来个人,可不正是槐子。

    不用问,刚才的事槐子yi定都看见了。这就叫人比较尴尬了。要是遇上不讲道理的,还以为自己勾引人家小姑娘呢。

    不过显然,槐子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他先朝白坤拱手:“刚才谢谢先生了。”这也得亏是人家心眼正,要是碰上个混账,这送上门来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反正是你上赶着的。

    白坤佯装yi副不解的样子:“谢什么,我说的是实话。”

    “先生成亲了?”槐子有些不信。

    白坤嘴角动了动:“有过yi个要好的女同学。不过这事也是yi言难尽”

    那就是心有所属了。以白先生的学识,能跟他做同学的女人,该是向桐桐那样的女子,所以,以人家的眼光是看不上杏子的吧。

    他心里有些复杂,“那就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两人都没有挑破,大家面子上都算是过的去。槐子直接往院子里去,为了怕杏子尴尬,他在外面耽搁yi会子,这才进了屋子。

    yi进去,却见杏子跪在东屋的地方,额娘坐在炕上对杏子怒目而视。

    槐子佯作不知,伸手扶起杏子:“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好好的说,这地方多潮啊,快起来。”

    林母的手拍在炕桌上,“你也不问问她都干了什么。”

    杏子的身子不由的抖了yi下,低着头不敢言语。

    槐子忙坐过去朝林母道:“您吓着她了。姑娘家大了,脸面多要紧啊。”

    “她还要什么脸面,跟男人私相授受还要什么脸面?”林母瞪着眼睛,手都跟着颤抖。

    私相授受这是多大的罪过?杏子猛的抬起头,“我就是给先生做了yi双鞋,怎么就是私相授受了?我就是私相授受,可也没干出跟男人私奔的事。”

    “杏子!”槐子赶紧呵斥,“胡说什么呢?”

    跟男人私奔过,这是林母yi身都洗不掉的污点。如今被女儿yi下子戳到了痛处,可真是要了命了。她的脸刷yi下子就白了,颤抖着手指着杏子:“对!我是跟男人私奔过。可就是因为我犯过错,我才不能看着你再犯同样的错。你给我听好了,铜锤就很好!嫁过去,你上面没有公婆要伺候,他又是跟兄弟分了家的。以后你们的日子关起门来自己过。你有卤肉的手艺,你们的小日子就能过的红火。那佟家也是yi大家子人,真有事,又能有帮手。上哪找这么好的亲事去。只看着你哥的面子,他也不会对你不好。他如今的在铁路局的差事,还是你大哥给他找的。那孩子向来重情重义,我还能害了你。以后,你不许去学堂,老实的在家给我待着。嫁妆也该装备起来了。”

    “凭什么?”杏子又害怕,又不想认命,“婚姻是自由的,谁也无权干涉。”

    “你听听,你听听!”林母指着杏子,对槐子道:“找那姓白的去,找他去,他这都教的是什么?按的是什么心思?”然后瞪着杏子,“你给我听好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要再敢靠近那姓白的yi步,我打断你的腿。”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杏子喘着粗气,“我父亲在哪呢?谁不知道我是野种!照这个道理,我打生下来就没名正言顺过。”

    槐子yi巴掌拍在桌子上,“都住口。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将那些陈年的伤疤揭开来,鲜血淋漓,疼的还是自己。

    杏子被这yi呵斥才有些恍然,脸上的血色yi点yi点退下去,噗通yi声跪下,就不敢再言语了。

    槐子这才对林母道:“您别小题大做,学生送老师点东西,这都是心意。照你这么说,妹妹妹夫在学校,不得惹来多少是非。再说了,人家白先生成家了,夫妻感情和睦。这个杏子也是知道的。您说您都想哪去了。这要是嚷嚷出去,莫须有的事都变得有鼻子有眼了,这不是自己毁自己的名声呢吗?”

    林母带着几分不信:“真的?”

    “我妹妹妹妹夫介绍的人,别的不说,人品是过关的。”槐子将林雨桐和四爷往出yi推,林母就不说话了。对别人的话她不信,但是对大女儿两口子,她是信服的。为什么?因为人家有化,在大学里当教授的,那说的都是真理。没什么可怀疑的。

    槐子见安抚住了这yi个,就又去看另yi个,这个妹子yi直怯懦,没想到今儿就个刺猬似得,真敢扎人。他叹了yi声,“你要是不想这么早嫁人,那这婚事倒是不急。咱们也就暂且压住这事,只当是从来没提过。今儿我才听人说,咱这附近开了yi个护士学校,要不你去试试,也省的在家里”

    “不!”杏子整个人都开始摇晃了起来,“不了!我嫁人我嫁人就是”说着,就起身,yi步yi步朝外走去。

    林母的眼泪yi下子就下来了,“孩子,你别恨娘。娘这真是为你好。正是娘吃过大亏,才不敢看着你行差踏错yi步啊。”

    杏子坐在堂屋的灶膛前,蜷缩成yi个疙瘩。她不明白,娘当初跟着亲爹走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她肯定是心里喜欢亲爹的。她知道心里喜欢yi个人是啥滋味,为啥还要逼迫自己呢。

    里面大哥的声音传来:“额娘,杏子的婚事不用着急,叫她去年两年书”

    “念啥书?”林母带着几分强硬的道:“杏子再念书,也变不成桐桐。也没有桐桐那样的好命。这人就得认命,不认命又能咋办呢?折腾来折腾去,结果日子是啥样还是啥样。你三爷家的外孙女,你是念了好些年书吗?结果咋样,还是被她那混账老子嫁给人家做个姨太太,连个正头娘子都不是。如今看着,这念书不念书的到底有什么差别,还不是yi样的嫁人生孩子操持家务。”

    你怎么就盯着那yi个不成的看呢?

    林母好似知道槐子要说什么似得,“别跟我提那些洋派的小姐,这个追求那个追求,你不信试着看看,这些婚前张扬的,婚后有几个得了好了?我不懂如今外面那些自由啊,思想啊,我就知道男女之间就是那么点事。跟懂多少学问没关系。”

    槐子竟然觉得跟林母说不通,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道:“您这会子说的再多,那也得人家铜锤答应吧。人家又没上门提亲,你这自己在家里计划,有啥意思?铜锤常到家里来,他对杏子有没有意思,您看不出来?”

    林母yi愣:“你去透个话的事再说,咱家杏子配他绰绰有余,他有啥看不上的。”

    “您真是”槐子有些烦躁,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男女之间的事难说的很。杏子好,但就非得看上?这事我能探探,但别指望我拿着兄弟的情分,给人家身上硬套。再说了,杏子又不是嫁不出去,不至于这么上赶着。女方还是得矜持些。”

    林母这才不说话了,等槐子要出门的时候这才叮嘱道:“你抓紧探探,要是不行,也好找别家。”

    还是没死心。

    槐子出来,低头看了看缩在yi边的杏子,yi时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只转身出去了,还是找自己嫡亲的妹子说说话吧。好歹心里舒服些。

    进了门,林雨桐给槐子热了饭,“还没吃吧。”

    可不是,家里糟心的不行,也没人问他饿不饿。

    槐子边吃边跟四爷说运了多少东西,“我还找人在那边盖了点房子,槐树林中间,有yi条沟,房子就盖在沟里,等闲发现不了。完了叫人给周围栽种点藤蔓”他最近yi直忙着这事呢。对着自家妹子,他也没瞒着,把家里的事情yi股脑的都倒出来,“这世道,女人比男人更不容易。我看杏子心里是真有人,不愿意逼她”

    “等过了这yi段就好了。”林雨桐把菜碟子往前推了推,“杏子只怕是从小缺少父爱,白先生呢,不管是从年龄上还是别的方面,都填补了她感情上的yi个空缺。横竖年龄还小,再过两年也不迟。”说着又问了yi句,“哥,你这年龄也不小了,这婚事也得上心了。额娘没逼着你相亲?”

    槐子抓着筷子手yi顿,“没有”

    “呃”她不是成亲挑拨人家母子感情的,真的!

    槐子也不在意,“如今这世道,拖儿带女的,反倒是牵绊。”

    不这么自我安慰又该怎么说呢?

    第二天yi早,两人六点起床,七点准时起床。刘福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坐在车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混合着各种小吃的香味,林雨桐低声对四爷道:“有空的时候,咱们连出来照相吧。”

    “好。”四爷嘴上应着,眼睛却看向前面人多的地方。

    林雨桐顺着四爷的视线看过去,“那是卖什么呢,店铺还没开门,就这么多人。”

    “你看那是不是岳父?”四爷指着人群中的人道。

    还真是!

    两人没打算停留,越过去就算了。可林德海的眼睛多贼啊,yi眼就看到坐着钢丝包车的闺女女婿,连忙招手:“大闺女,阿玛在这呢。”

    四爷对刘福提醒了yi声:“停下吧。”

    见两人下来,林德海就从人群中挤出来,四爷客气道:“岳父想买什么,尽管打发人给大哥或是我们说yi声,哪里能叫您老在这里挤着?”

    这外人面前,女婿这么给面子,林德海分外得意,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你们懂事,我这当老人也得懂事了。槐子年纪不小了,连个媳妇都没娶呢。我这最近总是睡不踏实。想着吧,我给你们能做点什么呢?后来又想,不给你们添负担,就是帮忙了。”

    这话还真是!难得你还能琢磨的这么明白。

    林德海见闺女yi脸的认同,马上就道:“我有yi个老朋友,进了yi种倭国戒烟药,叫做哑支那!我想着药好啊!吃了这药只要能戒烟,那就是不给你们添麻烦我老早就想戒了,槐子还专门送我戒过,可是不顶用啊!现在好了,能戒了”

    这人到哪都不忘了吹牛,要真是朋友,还用在人去里挤着?

    林雨桐皱眉指着人群:“这些人都是买这戒烟药的?”

    “嗯哪!”林德海十分感慨的样子,“戒烟苦啊!”他说着,就压低了声音,十分神秘的道:“其实我早听跟我yi样的瘾君子说过“哑支那”这类药,这东西原来是秘密出售,现在换了yi个新名字,专销中国。”

    那这能是好东西?

    到了后世,也没听说又特效药治疗毒瘾的。除了硬抗还是硬抗,即便暂时扛过去了,复吸的却又占了成。更别说如今了。

    不用问林雨桐也知道,这药有问题。她抬手看了看时间,就转脸对四爷道:“你还有课呢,你先走。我在这里陪着老爷子。”

    四爷递了五块钱给林德海:“拿着买点爱吃的。小婿先告辞了。”

    林德海yi边嚷着不用,却又yi遍将钱接了过去。跟他相熟的看见了,都笑骂:“这老家伙走了狗屎运了!”

    四爷朝这些人拱手,就叫了yi辆黄包车,将刘福和车都给林雨桐留下了。

    又等了不大yi会子功夫,这门市的铺子打开了。只见人头涌涌,yi股脑的往里面冲,这才是真正的门庭若市。林雨桐在后面看着,就见yi个个拿着yi块钱或两块钱递进去,伙计们把银元掷在台上yi验,听着声音不错,就立刻丢到后面很大的藤制“笆斗”中。等林德海买药出来,林雨桐再往内部瞧,就见已经有四个笆斗都装满了银元,这玩意可真是够挣钱的。从林德海手里接过yi包,往鼻子下yi放,她的面色就yi变。果然!这玩意的名目虽是戒烟药,其实是鸦片的代瘾剂。这yi包yi块钱,每包可服用五天。也就是每天得用两毛钱。其实,这所谓的“哑支那”是用吗啡制的,还有yi股子杏仁香味,吃了之后,人会觉得十分顶瘾。这种感觉,只能说明,这玩意是比鸦片更高等的毒品。

    林德海从林雨桐手里拿过这东西,跟着就打了yi个哈欠,“你说,我这闻着这东西,怎么就想抽呢。”

    林雨桐皱眉道:“这玩意是催命的,您要是听我的,就将这东西给我。”

    “催命的?”林德海哈欠连天,眼泪鼻涕都跟着下来了,“这毒受不了了,我认了!”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为儿子考虑,这瘾yi上来,谁也不记得了。

    看着他急匆匆的离开,林雨桐直接去了警察署。

    “我找林雨槐!”林雨桐在门口通报了,这才走了进去。

    林雨槐对于林雨桐的到来吓了yi跳,“怎么了?家里出事了?”

    林雨桐将那药品的事情说了:“这东西yi旦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兄妹俩正在办公楼下说话,就听后面有人道,“槐子,来客人了就往里面请,在门口站着不是待客之道吧。”

    林雨槐扭脸笑道:“是程处长啊!您早!这是家妹,过来说点事。您先上楼,yi会给您汇报。”

    程处长?

    林雨桐将这个人的脸记住,只是不知道此程处长是不是彼程处长,看来还得问问萧红去。

    这位程处长朝林雨桐点头示意,眼里闪过yi丝惊诧,显然没想到林雨槐的妹子跟他完全就不是yi类人。

    等人走了,林雨槐才道:“这事明面上上面是会严查的。也会把危害广而告之,这就是极限了。至于以后,私底下的买卖,可就真管不了了。”

    原本也没想到能有多大的效果。不过能有官方广而告之,就算是收获了。要是明知道这玩意的危害还偷摸着买,那谁也怨不得了。

    警察署办事,这次还算是雷厉风行,当天就嫁给铺子给查收了,但赶过去的时候,四十箱的药物基本已经销售完了。铺子的老板花了yi千块钱,然后警察署抓了yi个伙计顶罪,这事到这里就算是了结了。第二天在报纸上,大肆宣扬警察署如何办案,如何破获,如何的了不得,槐子因此升了yi级,好歹是个科长了。而程处长如今也边长程副署长了。

    槐子将后续告诉林雨桐的时候,她倒是不意外,如今这世道,压根就不存在所谓的法制。那所谓的法制就是yi根松紧带,钱多就松点,钱少就紧点。

    兄妹俩相顾无言,门却被敲响了。林雨桐将门打开,见是田芳,她笑了笑:“怎么有功夫过来?”

    田芳晃悠了yi下手里的点下匣子:“八大件,您尝尝?”

    林雨桐接过来,田芳才看了槐子yi眼,就吐吐舌头,“有客人啊。那我就不打扰了先生了。”说着,也不等林雨桐说话,就yi下子窜了出去。

    槐子yi直看着门的方向,脸上却若有所思。

    林雨桐将点心放下:“你yi会子带回去给同事分了吧。”

    槐子的心思却没在点心上,而是问林雨桐:“那是你的学生?我见过她,就在昨天,在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

    林雨桐皱眉:“发现了什么?她看见你了吗?”

    槐子摇头:“她肯定没看见我。我是跟着程东去的,我靠着柱子,看见她从电梯上下来。她跟在yi个倭国女人身后那个倭国女人就是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阿玛碰瓷遇到的女人。我为了避开这个女人,马上绕到柱子背后了。这个倭国女人很神秘,我之前见过她出现在yi家商社的门口,后来我找人打听这家商社,发现他们搬家了。”

    那么,如此yi个神秘的女人,将自己的行踪保护的很好的女人,却大模大样的出现在六国饭店,还带着yi只潜伏在自己身边的田芳。

    这里面yi定有猫腻。

    林雨桐低声问道:“能弄到六国饭店的入住客人名单吗?”那里yi定住着yi个十分紧要的人物。

    槐子点头:“明天我亲自给你送过来。还有,小心那个学生,只怕这姑娘不简单。”

    “我知道!”林雨桐深吸yi口气,“她倒是不足为虑,我就是想知道,能叫他们不惜暴露也要见的人是谁。”

    等拿到名单的时候,四爷翻开了两遍,就摇摇头:“想从这些信息上看出谁有问题肯定不成。连这点都隐藏不好,也就不用混了。想知道谁有问题,就得亲自去看看才成。”

    去可以,但怎么才能不叫人怀疑自己突然出现在那里呢?

    于是这天上班,yi办公室的人都能感觉到林雨桐的好心情。

    雷洋洋将小镜子拿出来,重新补妆,不时的看yi眼林雨桐:“怎么高兴成这样子了?有喜了?”

    “去!”林雨桐笑呵呵的,“每天看你约会心里羡慕的不行,我家那位又总没时间,今儿算是开恩了,也出去约会去。”

    雷洋洋耻笑:“找人约会还不简单,金先生没时间,自有很多有时间的先生嘛。这约会,先去看场电影,然后再去吃西餐,最后找个好酒店这个你懂的!”

    林雨桐哈哈大笑:“好!接受你的建议。电影西餐酒店”

    “yi定要最贵的哟!”雷洋洋指点林雨桐,“只有叫男人的钱包疼了,他们才能学会疼女人。”

    “受教了!受教了。”林雨桐yi边应着,yi边收拾东西,很是急切的样子。

    欧阳yiyi掀开眼皮看了林雨桐好几眼,却有垂下眼睑。

    等下午的时候,两人yi出学校门,就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四爷指挥着刘福:“先去电影院。”

    如今电影票不算贵,大人的坐票铜板十二个,孩子半价六个。屏幕的背面还设有座位,每个位置是三个铜板。这次怎么这么便宜?yi进去看才知道,上演的是老片子卓别林。

    在里面消磨了yi个来钟头,这才去了yi家餐厅。不过却不是西餐厅。而是yi家出售五旗酒的饭店。五旗酒是京城如今最时髦的名酒,这酒倒出来时是yi杯混浊的酒,沉淀几分钟,就变成红黄蓝白黑五色的酒。林雨桐品了yi口,感觉像是鸡尾酒。那红色黄色带着yi股子果子的清香,而蓝色却有些凉爽,像是是薄荷酒,白色是高粱,味道很醇厚,黑色就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了,口感还不错。要不是四爷带着过来,林雨桐都不不知道如今已经有这鸡尾酒了。

    “既然出来了,也被浪费,这就是约会。”四爷没管跟着身后的监视的人,低声跟林雨桐道。

    林雨桐这会子挺放松的。没把正事全忘了吧,但也没紧张到哪里去。

    吃饱喝足,天色就昏沉下来了。马上启程直奔六国饭店。

    开了房间,两人进了里面,yi路观察进进出出的人,最直观的首先是穿着。衣服只看布料就能知道价格。比如,熟罗长衫大概值个四块多,两块多只能做了yi件黑色的铁线纱马褂,两块多能做yi身方格纺绸短衫裤,头上戴了yi顶小结子瓜皮帽,足上穿了yi双白底缎鞋。即便在六国饭店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穿着都算是时髦的。

    再看这些人的走路姿态,没有发现异样。

    两人站在电梯门口,后面传来喧哗声,之间yi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过来,后面跟着的人推着行礼,林雨桐数了yi下,整整十个箱子,显得非常的阔绰。

    但紧跟着,叫林雨桐吃惊的事,四爷僵硬了yi瞬。这表明四爷不是见过这个人就是见过这个人的照片。

    等回了房间,四爷才低声道:“在yi些史料上见过这个人的照片”

    “谁?”林雨桐问道。

    “郑皆民。”四爷的眼睛眯了眯,“可是个大特务头子,他出现在这里,yi定是出大事了。这里住着的人yi定很危险。”

    “工党?还是倭人?”林雨桐问了yi句,紧跟着摇头,“不会是工党,这个还不至于惊动他。只能是倭人”

    两人没有在房间里多呆,出门想四处看看,顺便观察这个人来这个的目标到底是谁。

    转了yi圈,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郑出手很大方,对饭点的侍者,出手阔绰。这么打赏,自然很容易就能打探到消息。

    很快,四爷拉着林雨桐回房间,“他们要除掉的是谁,我看出来了。走吧!”

    他打赏茶房打赏的最丰厚,为什么?因为这些侍者是最能只管的接触客人的人。如今,客人的容貌特征和所在的房间号就对了起来。而其中yi个侍者,得道了三次打赏,这就更明显了。这个侍者负责的哪几个房间,那么目标就在哪个房间中。

    四爷又将之前会子收集的信息拿出来,点了yi个名字,“要是没错,就是这个人了。”

    林雨桐yi看四爷指的人:“常世谷!”她摇摇头,“没听过。应该是化名。”

    “这个人就是投靠了伪国的张景绕。只怕这次他秘密来京城身上的任务不轻,否则惊动不了郑皆民”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ap;t;dd≈ap;gt;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36章 民国旧影(2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