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47章 民国旧影(3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47章 民国旧影(3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47章 民国旧影(3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34

    乔汉东这次约郑东, 并不是通过电话。所以,郑东接到仙乐楼打发人送来的绣花拖鞋还很纳闷:“画眉姑娘叫你送来的?”

    时下妓院的姐儿要是想请相好的上门, 少不得要那些手帕鞋垫拖鞋之类的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东西叫人送来。上面或是绣花,或是题诗,再熏染的香喷喷的,务必叫人想起在那么的神仙日子。可他跟画眉相交也不是yi年两年了, 当时自己没发达的时候, 就看中画眉,那时候轮不到自己沾身, 不过这女人对自己也是有意, 时不时的背着老鸨子给自己写甜头,两人跟偷情似得偷摸的弄上两回。交情就是这么来的。但是以他对着女人的了解, 她可不是yi个不识相的女人。她如今虽不及以前光线了,但还不至于到了没客人的时候。送来这个东西?是叫自己务必过去yi趟?他将拖鞋拿在手里翻看着, 这也不是画眉的手艺, 画眉亲自做的东西她见过, 既然相请, 就不可能拿这成堆批发来的的玩意糊弄事。

    站在下面的跑腿的笑呵呵的, 点头哈腰的笑:“可不是画眉姑娘叫送来的吗?您这么长时间没去瞧她,她是茶不思饭不想的,瞧着小脸都瘦成锥子了。”

    郑东嘴角抽了抽,这套说辞简直就是范yi般,见了谁都有用,他不由的打趣了yi句, “等你们本家那大饼脸瘦成锥子的时候,我就真信了你们的生意砸了,不得不请人去照顾生意。行了,你也别跟我这里杵着了,晚上我会过去yi趟。你回去交差吧。”说着,顺手扔了yi块钱过去。

    那跑腿的接过钱,都差不多要九十度鞠腰了:“成,候着您呢。”

    雨下的这么大,什么生意都受影响,就是妓院不受影响。都说是下雨天留客天,这话放在妓院也应景。好些人趁着清闲,就直接泡在了这里,住个十天半月的那也是经常的事。虽说不及往常那般进进出出的瞧着热闹,但里面也是红红火火声乐齐鸣。

    老鸨子殷勤的将人迎进门,笑呵呵的将人送到了画眉的房间。

    这yi进去,画眉就将门给关严实了,然后不自在的笑笑,“不是我想叫你来。是有人偷着来我这里想见你。”

    “谁?”郑东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刚问了yi句,就见床上的帐子撩起来,乔汉东坐在床沿上,“老弟,不得不出此下策。”

    郑东眼睛yi眯,看了画眉yi眼,这才拱手:“老兄这么大费周折,定是有要事。”说着,就又看了yi眼画眉。

    画眉知道,此时她是进也不能,退也不能,谁也不想知道不该知道的事。可现在呢,偏偏的将自己给牵扯进来了。

    乔汉东看了画眉yi眼,沉声道:“你最好管住你自己的嘴。之前你给郑署长牵线搭桥介绍的人,有些可都不干净。如果不是郑署长确实不知情,而你也就是收了点好处费,你以为你还能安然的坐在这里?”

    这话不仅叫画眉吓了yi跳,也叫郑东心里yi惊。

    画眉脸都白了,“我不敢,绝对不会说出去。”

    郑东拱手:“还要谢谢老兄帮着遮掩。你放心,兄弟以后会长心的。”

    乔汉东说这话,yi方面是为了吓唬住画眉,yi方面也是为了跟郑东合作的时候,站在主导的位置上。见郑东这么识趣,他连忙摆手:“你我兄弟,本就是应该的。”

    说着,就拉着郑东到跟前,这般那般的耳语了yi番。郑东眼睛眯了眯,这个姓郭的老匹夫,“太不知道轻重了。”

    乔汉东点头:“你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

    郑东伸出手跟乔汉东握了yi下:“合作愉快!”弄死这老东西yi了百了。

    而曲桂芳,早已经yi身性感的晃悠到了歌舞厅,在这里留下紧急联络的信号,相信马上会有人来联络自己的。

    她yi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坐在卡台上,很快就有侍者上前端来了酒,“那位先生请小姐您喝yi杯。”他指了指yi边笑的叫人觉得恶心的秃头男,解释了yi句。

    漂亮女人在哪里都有这样的特权。

    曲桂芳举起酒杯,朝对方遥遥的举了举,心里再厌恶,眼里也是柔情百种。

    男人就是个撩拨不得的生物,这边刚给了点好颜色,那边马上屁颠屁颠的就跑过来了,坐在对面:“小姐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想占便宜的臭男人都是这么说的。她眨巴着眼睛,娇笑连连,可眼睛却也没歇着,在这歌舞厅来回的扫视着。

    好像对面那男人说他会看手相,她懒得废话,直接将手递过去,不就是拉手吗?只要不打搅自己找人就好。

    那端着酒来回晃悠的侍者不是,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要不是,坐在卡座上的客人yi个个都人模狗样的,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再往吧台那边看yi眼,调酒的小哥儿的手法也算是赏心悦目。

    正看着呢,就听耳边有人低声道:“太太,先生请您回家。”

    她这yi扭头,就见上次那个精瘦的男人已经站在他的边上了,可她自己却完全没有察觉。段位还是太低了。

    正摸着女人的手的家伙yi听这话,yi下子就顿住了。这谁家的女人不好好管着,跑到这地方来了。别人的老婆他当然不介意,他现在害怕的是人家上来暴揍他yi顿。所以,这边曲桂芳还没反应过来,那边人家已经松手,撒丫子就走。转眼汇入人群,不见踪影了。

    饶是见多了男人的嘴脸,也被这人的无耻劲气的骂了yi声孬种。

    坐在车上,感觉这次走的方向跟上yi次又有yi些不同。还真是狡兔三窟。

    等被带着眼罩带进大厅,身上的暖意传来,她伸手扯掉眼罩,眼睛眯了眯,要不是自己的方向感强,差点被骗了。这个大厅的每个细节跟上次见到的都是yi样的。可她知道,这绝对不是同yi个。

    看着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男人,她要不戳破,只笑着走上前去:“阁下真是好耐性。”

    那男人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怎么?东西到手了?”

    曲桂芳呵呵yi笑:“您还真是对我有信心。田芳那妮子守在韩春林身边到现在都没进展,指望我隔空取物啊?”

    男人挑眉:“那你急着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曲桂芳低声道:“想要东西,我yi个人不成。韩春林被三十八号围了个水泄不通,林家也被警察局看着,我根本就接近不了。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办法是有,但是还是那句话,我yi个人肯定是不成的。”

    这男人身子yi下子给直起来了:“什么办法?只要管用,佣金不会少了你的。”自己过手当然比通过别人的手来的安全。

    曲桂芳明白他的意思,直接道:“你再预付yi半的款项”

    这是怕过河拆桥。

    再怎么聪明终归是女人,眼界太小,自己会在乎这点钱吗?

    他利索的签了支票递过去,“可以说了吧。”

    曲桂芳yi看见钱马上就换了yi副嘴脸,半点也不避讳的将支票小心的塞到丝袜里,露出白皙的大腿根部也没半点羞赧的样子。

    男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才转移视线。曲桂芳收拾好之后就起身坐在男人的身边,挂在男人身上yi样的细语:“郭楷范想趁机除掉郑东,所以围着林家的这边肯定是有空子可以钻的。”

    “你是说直接从金思烨这边下手?”男人皱眉道。

    曲桂芳低声道:“您觉得,是金思烨重要,还是韩春林重要?”

    这不是废话吗?韩春林算个什么东西。

    曲桂芳这才接着道:“我觉得,林家这边暗地里yi定有重重保护,华夏人可不傻,难道真分不清轻重。看似更看重韩春林,甚至动用了三十八号,可这暗地里呢?大约八成是陷阱。要真冲着林家使劲,只怕咱们的人都得折进去。林家的老宅你也知道,咱们就这点人,想冲进去,那是难上加难。更何况就是进去了,就能顺利的找到人吗?yi个五进的宅子,有数百间的房舍。这有钱人的宅子,又有密室菜窖等等,上哪找去,不等找到人,只怕就被人家给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了。”

    这个词用的不好听,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话也确实是有些道理。

    “说下去。”男人眼睛眯了眯,yi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声东击西。”曲桂芳说了三个字,“做出要对林家下手的样子,真正的目标却是韩春林。有田芳里应外合,想来应该不是难事。”

    “便宜了那位金先生了。”男人眼里闪过yi丝莫名的情绪,“这样的人不能留。”

    “是不能留!但不是非得现在就动手。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了,他们都松懈了,那时候,你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曲桂芳边笑边说,心里却想着,这次时候,你们到底还能剩下几个人。

    男人伸出手,捏住曲桂芳的下巴,“你这主意不错,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我来安排。”

    曲桂芳佛开他的手,直接起身:“那我就走了。咱们这是最后yi次合作了,撒有哪啦!”

    对于曲桂芳提供的情况,他还得在做最后的确认才行。等见到铜锤等人拿着通行证在林家进进出出的时候,他就确信了,曲桂芳提供的情报确实是真实的。

    这天晚上,铜锤yi个人从赌坊出来,手里掂着钱袋,摇晃着手里的钱发出悦耳的声音。猛地,yi个小伙子跑着撞了过来,他差点被撞翻了了,他yi副庆幸钱被被撞掉的样子,朝那人喊道:“急着投胎呢。”而眼睛却眯了眯,因为在那yi瞬间,他身上的通行证被人摸去了。他刚才费了老大的劲才没动声色,否则,就那两下子,自己早就将他的手给废了。

    东西丢了,第二天他就去找了陶桃:“再给咱办的通行证。”

    “你的那个呢?”陶桃有些狐疑。

    “昨儿在赌坊上茅房没带草纸,yi着急给用了。”铜锤呵呵就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出息!”陶桃皱眉,“恶心劲的。”她倒是没有怀疑,像是铜锤这样不讲究的玩意,真干的出这样没谱的事,“等着。”

    不大功夫,陶桃又拿出来yi个:“你给我拿好了,再要是弄没了,我可告诉你,等槐子回来,我yi定告诉他。叫他知道你这兄弟有多不靠谱。”

    铜锤嘿嘿笑着,转眼就跑了,浑不在意的样子。

    等拿着通行证到了林家,跟四爷将事情说了yi遍:“我感觉是成了。今天晚上,我就叫兄弟们带着家伙,陆陆续续的进来吧。”

    四爷点头:“就这么办。”

    而林家的人早就从外面的情形看出了问题,知道有人冲着林家来,老少爷们在白坤的组织下,足足有七八十人。这些人分成五组,没yi进院子都有十多个人守着,夜里有分成三班执勤。本来还有些怨言的,在四爷直接给没人发了三十块钱的情况下,任何不和谐的声音都消失了。

    白天小了的雨势,到了晚上又大了起来。

    铜锤带着人在小院子的杂物房里呆着,林雨桐热汤热饭大盆的红烧肉伺候着。吃饱了喝足了就都先歇着了。要真出事,也得在凌晨以后。

    四爷和林雨桐这两天的作息也变了,白天歇着晚上耗着,静等着鱼饵上钩。

    果然,凌晨yi过,外面猛地就传来木仓声。铜锤等人起身,将院子守的严严实实。

    “好家伙,十几个人呢。”说话的是站在郑东身边的孟畅,“你真是狠得下心啊,你这些兄弟,估计该有些损伤的。”

    郑东看了孟畅yi眼:“孟爷,咱们之前可说好了,该你的人上了。咱们两边夹击,灭了这帮孙子。”

    孟畅哈哈yi下,“就这点人,不值什么。”他yi摆手,早就埋伏在林家边上的宅子里的人就冲了出去。

    三方人马交火,木仓声惊的人心惊胆颤。

    而另yi边,小毛却接到乔汉东的命令,“赶往林家支援,不得延误。”

    小毛二话不说,招呼人手就走,李华yi把拽住小毛,“怎么回事?这边不管了?”

    “管?”小毛本想呛声,但想到李华之前的嘴脸,连提醒的话都不想说了,直接道:“你要是在这里守着也行。”

    李华想起那yi根金条,犹豫了片刻,却不想这yi犹豫,大部分人都走了,只有几个平日里跟他关系好的,紧跟在他身后,问道:“华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李华朝韩家看了yi眼,咬牙道:“他们走他们的,咱们留下来,说不得也能发yi笔小财。”

    几人面面相觑,yi听有油水,就都不动了,只看着李华。

    李华回身,看了看韩家的大门,“走!咱们进去领赏去。”

    门被拍的啪啪直响,韩春林yi下子就睁开了眼睛,边上的田芳身上穿着真丝的睡裙,起身直接披了披肩,然后打开窗户往楼下看,“不好了”她回头喊了yi声,“守着的人都走了,只有五个人在外面敲门楼下的路灯太暗,我也看不清楚那是谁”

    话还没说完,就被韩春林yi把给推开,就见他慌张的在楼下张望,嘴里骂了yi句,然后才冷冷的道:“这个乔汉东到底想干什么?”

    田芳不去管韩春林,她打开房门,赶紧往下跑,她刚才好似看见不远处有手电筒的光闪了几下,两长yi短,这是叫自己负责配合吧。

    等韩春林回过神来,田芳已经出了屋子了。他从保险箱里拿出手木仓,这才走出房门,到了楼下,却见田芳已经将门打开了,大厅里正站着李华等人还有自己的随从和司机,另外有两个老妈子跟俩鹌鹑似得吓的战战兢兢。

    韩春林没管李华,却先看向田芳,她率先开门,不知道有没有猫腻。

    他朝随从示意,“重新将门关好。”

    随从上前,将门yi开yi拉,重新锁好,甚至还反锁了yi下。

    田芳垂下眼睑,门肯定是关好了,但是钥匙刚才已经趁乱插在了门上。

    韩春林见田芳老实的站着,就看了随从yi眼,见对方点头,他眼睛眯了眯,招手叫田芳到跟前来,“过来跟我yi块坐吧。站着做什么?”又对两个老妈子道:“给客人上茶,给小姐取了毯子来,夜里冷。”然后才招呼李华坐下,问道:“这大半夜的,怎么了?”

    李华呵呵的笑:“您还不知道吧,接到调令,都走了。如今就只有兄弟带着人给你您看家护院了。说起来,您也是我的贵人,我可是冒着违抗军令的危险留下来的。我知道,韩厂长您是个体面人,定是不会叫咱们兄弟们白白辛苦的。”

    果然是这幅嘴脸,“你想要多少?”

    李华朝身后站着的四个兄弟看了看,“我们我个人,怎么着也得有这个数吧”他伸出两只手搓了搓脸,虽然没说数字,但两只手都出来了,意思还不明白吗?这是要十根金条。

    他妈的!你怎么不去抢?

    韩春林心里恶了对方,眼神却和善:“兄弟,之前取了十根金条,咱们都是去的银行。家里要是放着这么多钱,你说我上次就直接用了,干嘛去银行啊。这么着,家里还有两根连带yi些钞票都给你取来,咱们来日方长。”

    李华心里yi晒,知道过了今天以后想拿可就难了。“咱也是大老粗,也不懂这些,但是咱也是见过世面的。不是又支票吗?这玩意也好使吧。”

    韩春林心里yi笑:“那行,既然你们不嫌弃麻烦,就用支票。”

    朝随从招手,对方就拿了支票本过来递上去。他直接签了五张,然后都递过去,“这下行了吧。”

    这家银行在京城就没有分行,除非他们上沪上去。今晚要是安然了,这些孙子还想要钱,不扒层皮下来都是好的。要是今晚实在抗不过去,自己的账户马上就会冻结,还想要钱?太贪心的结果就是什么也别想得到。

    李华等人看着上面的数字心里yi喜,“讲究!韩厂长真是个讲究的人。”他们将支票折叠起来,有的还卷成筒,藏进烟盒里。

    连yi边看着的田芳眼角都直抽抽,这就是见过世面?yi群智障。

    “那咱们就出去守着了”李华拱手,还鞠了个躬。

    只是刚转身,大门就被打开了,yi闪神,十几个黑衣人就冲了进来,打头的正是那个神秘的男人。

    韩春林yi愣,“陈秘书,你这是什么意思?”

    眼前这人他在市政府见过,是市长身边管着后勤处的秘书,叫陈宏。此人为人木讷,但据说对市长极为忠心,曾经救过市长的命。不过能力实在堪忧,为人也极为低调,从不与人为难,见了谁都乐呵呵的,要不是跟市长的关系实在是亲厚,后勤那种肥差,哪里轮的到他来。如今yi见这个人,他第yi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到底哪里惹了这位市长了。这半夜三更的,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也觊觎自己手里的东西。那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yi些。

    田芳眼里闪过yi丝诧异,他竟然有这样的身份!这得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潜伏到现在,并且节节高升。她第yi次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怀疑,要是自己不犯蠢,是不是如今已经取得了林玉彤的信任了。要不丁帆不犯蠢,是不是来日回事另外yi个阁下。

    陈宏呵呵yi笑:“韩厂长,明人不说暗话,还是把东西拿出来吧。”

    “是谁给你们下了这样的命令。对着图纸的归属,金陵那边是有了结论的。”韩春林见是陈宏,心里就先松了yi口气,好歹是yi样的人,不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陈宏神色不动:“林家那边出事了,人手不够,我们是借调过来的。如今东西放在你这里,你就是个靶子。将东西交出来,这靶子就转移了。你还不相信市政府吗?我们这会子趁乱将东西转移,才是最安全的。”

    这么说好似也对。

    韩春林眼睛闪了闪,这才道:“好!你等着。”他起身,直接朝楼上走去,到了楼上不由的朝楼下yi看,就见田芳和陈宏身边的yi个小伙子默默的对视了yi眼。他心里骇然,是陈宏有问题呢?还是只有他身边的人有问题。但不管是那种情况,自己的处境好似都不怎么美妙。

    他将保险箱打开,将之前的匣子取出来,然后将木仓上膛,这才转身出去了,他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翻脸,不能翻脸,只要这么拖着,对方暂时就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陈宏看着那匣子,嘴角露出几分讽刺的笑意:“韩厂长,你这是将咱们当傻子了?yi个空匣子而已,真东西你早就放在银行保险柜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钥匙在哪?马上交出来。”

    韩春林笑了笑,好似有点不好意思,“我这点手段还真是瞒不过陈秘书。不过,你现在想要钥匙,也实在是不行。因为钥匙根本就不在我身上。”

    “钥匙在哪?”陈宏进yi步逼迫道,“韩厂长,真没必要在这里耍滑头。”

    韩春林笑了笑:“我姓韩的能混到现在,虽说确实没什么本事吧,但是笨人肯定是做不到的。既然我知道要紧,知道这玩意放在我手里是靶子,那你说,我会放心的将这放在怀里抱着吗?况且”他猛的yi动,用木仓指着田芳,“身边还有这么个间谍在!”

    田芳唬了yi跳,韩春林竟然早就看穿了自己。她面色yi变,却不能承认,“你你怎么会这么说呢?我是感激你”

    韩春林哈哈yi笑:“不要再做戏了,从你上了我的汽车开始,我就知道了。”

    “王八蛋!”田芳气的浑身颤抖,“我对你yi心yi意,你却这么怀疑我。我跟你的时候还是黄花大闺女,你却说出这样没良心的话。”嘴上这么骂着,心里却恨他,你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却还是要了我的身子

    “送上门的肉哪里有推出去的道理。”韩春林指着田芳,对陈宏道,“陈秘书,这个人你逮住了,就算是交差了。”

    陈宏眯着眼睛,还真就掏出木仓,对准了田芳,她已经失去存在的价值了。

    “不!”丁帆yi把撞开陈宏,可陈宏已经扣动了扳机,这yi木仓被撞的对准了韩春林,韩春林愣在了当场。可谁都知道,韩春林要是死了,什么就都没有了。

    田芳疯了yi样扑过去,挡在韩春林的身前,那yi枪打在胸口上,鲜血喷溅而出,然后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变故叫人看的糊里糊涂。

    丁帆扑向田芳,yi把将人抱在怀里,低声呢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了那么yi个男人挡木仓”

    “不是不是不是为他”田芳的声音很小,只有两个人能听见,“不是为了他是为了你我是为了你”

    丁帆愣了yi下,这才明白过来。要是韩春林死了,任务就失败了,自己就成了罪魁祸首,除了以死谢罪,没有别的。保住了韩春林,就是保住了他。原来如此!

    他的眼泪下来了,抱起田芳就要往出走,“我带你去医院,我带你去医院。”

    陈宏本来是瞄准丁帆的,可是此时,他却收起了木仓,转而看向韩春林:“韩厂长,你这人的疑心病也太大了吧。yi个肯为你死的女人,你却说她是间谍!就跟我现在是为了你好,你却怀疑我是yi个道理。太伤人了。”他看向丁帆,“这两人年纪相当,少年人相互有点好感很正常。但这女人既然已经跟了你了,过往的那些事情再揪着就没意思了。”

    说着,就叫住丁帆:“身上有任务,你瞎跑什么?”他指了指李华等人,“将这姑娘交给他们送到医院吧。”

    丁帆yi愣,确实只有这个办法最妥当。自己这张脸根本就没法露面,倒是李华等人有官方的身份。而对方目睹了田芳为韩春林挡木仓,应该不会坏你田芳的身份才对。他们又将自己等人当成是市政府的,会听从命令不说,也能更好的安置田芳。

    他没言语,直接将人往李华怀里yi松:“麻烦你们了。”

    陈宏又掏出yi沓美钞,“去吧。好好将人安置了。”

    李华觉得今晚留下来真是太对了,瞧这财发的,挡都挡不住。

    等李华带着人走了,韩春林还没回过神来,难道自己从yi开始的猜测都是错的。这个叫方田的姑娘不是间谍,刚才跟那个小伙子对视,只是因为两人之间又某种情愫。这么yi想,好似又严丝合缝了。

    能为自己挡子弹,这不是本能都做不到的。

    因此,他颓然的坐在沙发上:“难道我真是多心了?”

    陈宏将木仓收起来,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行了,别琢磨了。你手里有这么要紧的东西,乔汉东还能将人手都调走,为什么能这么放心,还不是知道我们会接手吗?咱们赶紧交接,交接完了你也安心了,我也可以交差了。”

    韩春林长长的叹了yi口气:“见笑了,我实在是太紧张了,有点杯弓蛇影了。不过我真的没骗你,钥匙真不在我身上。我也是怕有所闪失,所以,连钥匙都不敢在身上放。”

    “你放哪了?”陈宏问道,“我现在带人去取。”

    “不行,至少得到天亮吧。”韩春林摇头,“钥匙被我放在”他看向对方,脑子里yi闪,嘴上稍yi迟疑,多留了yi个心眼道:“放在厂房里了。”

    “厂房?”陈宏yi想,好似消息上是说那天韩春林从银行出来以后,就直接去了厂子看进度去了。没想到他的心眼还挺多,这诺达的厂区没有人带着,上哪找那么yi把小钥匙去?“厂房的什么地方?”他追问了yi句。这厂子可在城外呢,这大晚上出城,还真是不是yi般的麻烦。

    韩春林看见对方眼里的懊恼和焦急,心里的疑心就更重了,“进了厂房朝东走,在第三排厂房的第五个屋子外墙上,有yi个指甲盖大小的洞,将上面的泥巴揭开,钥匙用帕子包着就放在里面。”

    听着的人满头黑线。这玩意怎么找?别说不知道具体地址不好找,就是知道具体地址你找找试试。那么大点小东西,塞到指甲盖大小的洞里,还用泥巴给封住。这怎么找?

    陈宏看向韩春林的眼神就有些危险:“你确定你不是在耍我?”

    韩春林呵呵yi笑:“都是场面上混的人,谁还不留yi手?这地方你们听起来头疼,找起来麻烦,但是我这个藏东西的,总不会找不见吧。没有这点把握,我赶这么藏吗?”

    陈宏怀疑陈宏说的话的真实性,他可能就是故意这么拖着等天明,好保住性命不受yi点危害。但自己能怎么办呢?严刑拷打?不行!要是真在城外,自己这个身份加上韩春林的身份,连夜出城也不是不可能。但要是伤了他,估计就不好办了。半路上查起来,能不引人怀疑吗?

    他只得收敛脾气,无奈的道:“韩厂长,我接到的命令是今晚上交接。如今,只怕不得不请你跟我yi起出趟城了。”等到了厂子里,再要推三阻四找不着,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韩春林心里yi紧,这么着急,如今距离天亮也就五六个小时,这点功夫都等不了吗?

    “怎么?”陈宏问道:“请不动您的大驾。”

    对方十几个人,个个都有木仓。而自己呢,只有司机随从连带两个老妈子。

    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马上笑呵呵的道:“不敢推脱,只是这雨大风大,实在是罢了,少不得走yi趟。”他指了指楼上,又指了指自己身上,“我这穿着睡衣也不好出门,等我换个衣服。”

    “请便!”陈宏好整以暇的坐着,把玩着手里的木仓。

    等到了二楼,韩春林又小心的打开窗户朝外面看,正看到有人用刀子直接抹了没门口守着的黑衣人的脖子。

    他赶紧缩回来,心跟着砰砰直跳,这他妈的,究竟谁是人谁是鬼,怎么越看越糊涂呢。

    看起来这等会子得有yi场恶战了。他将衣服换好,将保险箱里的钱拿出来,能装多少装多少,又将yi边茶几上放着水果的搪瓷碟子腾出来,放在胸口的位置。这才找了宽大的大衣出来往身上yi套,能不能逃过这yi劫,真的得看命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ap;t;dd≈ap;gt;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47章 民国旧影(3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