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53.民国旧影(4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53.民国旧影(4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5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53.民国旧影(4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40

    按照之前跟郑东说好的, 四爷带着人yi副正常上班的样子,到了厂子,由郑东出面, 给全厂职工开会, 以原材料紧缺为由, 暂时停工。厂子发给基本的生活费。在这yi点上,郑东做的还是漂亮的。

    开完会, 四爷跟郑东去了办公室。白元到处溜达, 但注意力从来没有从朱海身上移开过。学生们还在厂里给机器做维护, 朱海先是上厕所, 从厕所出来就去陶桃的办公室附近晃悠。直到吃午饭的时候,陶桃才拿着饭盒出来, 见到朱海明显愣了yi下。

    “你怎么来了?”陶桃迎上去,眉头微微皱了皱。

    朱海从怀里掏出帕子包着的镯子,塞到陶桃手里, “这是给你的。”

    陶桃面色yi变,警惕的四下打量:“谁叫你来找我的。我不是说过吗?有事我会找你的。”

    朱海笑了笑:“我都看了, 大家都吃饭去了,没人注意咱们。再说了, 碰上了说两句话怎么了?”

    陶桃将东西往衣服兜里yi揣:“行了,我收下了。你赶紧走吧。”

    朱海yi把拉住陶桃:“别着急啊!今天这yi停产,以后我估计就不来厂子里了。想跟你见面就难了。要不然, 我还是回我原来的专业吧。我是学哲学的, 现在回去上课还来得及。我以前认识的yi个朋友在晶报做记者, 我想以我的条件,想去晶报也容易。我有了正式的工作,咱们就结婚,你说好不好。”

    真是脑子有坑吧?

    晶报能跟留在金思烨身边比吗?那晶报报道的全都是娼门的消息。收入肯定是差不了的,哪家的堂子想叫姑娘出头,不得花点真金白银叫记者们吹捧yi番。去这地方的,有几个干净的。跟自己说跑去那里上班,脑子是怎么长的?

    陶桃耐着性子:“你是想成为受人尊敬的人?还是想成为有钱却被人鄙夷的人?”

    受人最近固然好,但是没钱的日子又有什么趣味。至少没钱就不能安家,不能娶自己心仪的姑娘。

    朱海脸上的表情太直接,陶桃yi眼就看明白了。她拿出极大的耐心,强忍着没有破口大骂,反而安抚道:“钱最容易赚。你之前帮我画的那些图,都卖了个好价钱。你在晶报十年也赚不了那么多。”

    啊!

    朱海愕然的看向陶桃:“当真?”

    “给你存在银行里,改天给你。”陶桃说着,就笑道:“不来厂里上班,你就有了周末了。周末时间自由,咱们再见面也是yi样。”

    朱海马上笑道:“好!下个周末我请你看话剧,据说雷雨不错。”

    陶桃笑了笑应了yi声,这才左右看看,急匆匆的往食堂去,“再不走没有好菜了。”

    办公楼的楼上,四爷和郑东连人隐在窗帘后,将楼下两人之间的拉扯看了个清楚明白。

    郑东恨得牙痒痒:“这个女人果然不安好心。”可要是想将人拿下来,也得知道她背后是怎么yi种情况。是她私自做出这样的事情,将图纸卖给倭方呢,还是她只给她背后的上司服务,而真正卖了图纸的是她的上司。要是她自己,这是好解决。要是她的上司,这里面的事情就不简单了。不是他郑东能随便动的。

    “查查看吧。查清楚了,也就知道以后怎么防范了。”四爷提醒郑东,“以后yi旦批量生产,中间任何yi个环节被人破坏了,损失都是无可估量的。”

    郑东请了四爷坐下:“我会查的。在京城,我想查的事情,少有查不到的。”

    这事提过了,两人就没有再谈。郑东倒是跟四爷说起另yi件事,“不光是京城间谍开始兴风作浪,其他地方也yi样。我听说沪上那边更荒唐。据说是沪上市长俞鸿军,每天出出入入总感到yi股子说不清楚的威胁。沪上市政府有yi个情报处,前不久,俞市长下手谕把历年情报档案运出中心区,这事能有多难?却不想所有档案早已全部失踪,打开档案室的仓库,以为是档案的却成了代替档案的白纸。这些东西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都不清楚。听说前几天刚查出来,是市政府的秘书王常春早已受倭部的利诱,勾结部分职员,干了这件“盗宗卷”的事情。如此yi来,沪上市府的yi切情报,倭国人早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市政府的情报处,早已变为倭国人的情报处了。前两天,沪上市政府由俞鸿军带了十六名亲信和八个卫士,在法租界白赛仲路某办理yi切公务,当然,这个也就是情报部门知道,yi般老百姓是不得而知的。据说是白赛仲路的办公处,上午开始办公,下午就有倭国同盟社送去yi份油印的新闻稿,俞鸿军yi见了这个新闻稿,就吓了yi跳。因为在他在看来,新的办公地点是极端秘密的,那么为什么当天就被倭国方面知道了呢倭国同盟社送去的稿件分为两种,yi种是报纸用的新闻稿,yi种是不公开的参考资料,在参考资料中就提到沪上市政府已秘密迁移,且将全部人员名单调查得yi清二楚。到现在还没查出这个出卖情报的人是谁。反正倭国同盟社每天送去的参考资料,竟然把金陵最高当局每天给俞鸿军私人的密码公都译了出来,可见倭国间谍不仅沪上市政府有,连政府最高机关都有。京城里,要不是前年咱们干了yi票大的,如今想想陈宏的位置,市政府只怕也跟现在的沪上差不多,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言?再返回来想想,咱们这个厂里,出了这样的事,也该是正常的才对。”

    可猖獗到了这个份上,咱们还不能排倭反倭,何等憋屈。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坐了坐就散了,四爷告辞,直接回了园子。

    郑东说的事,四爷也没听过,回来就说给林雨桐听。林雨桐愣了半晌:“你是怀疑,陶桃将图纸给了她的上级,可她的上级不知道是不谨慎还是背叛,然后图纸才落到倭国间谍的手里。”

    四爷点头:“我想郑东也是这么想的。在京城这地界上,陶桃想避开郑东的耳目也不容易。她自己主动跟倭人搭关系的可能性不高。”

    可消息从上层泄露出去,这yi点才更叫人觉得可怕。

    “这些消息郑东都知道了,凡是党政者估计心里也都清楚。这间谍密布政府机关上下,全国莫不如此。这就跟果子从核心开始烂了yi样”四爷喃喃自语。

    林雨桐摇头:“所以,正是因为知道这yi点,所以才主张不到最后关头,不作最后牺牲。”

    四爷点头:“是这个意思。毒瘤渗入骨髓,想动手都不知道从哪里着手了。”

    最近的事情实在叫人心情愉快不起来,对外界的事情,林雨桐也甚少关注。这天,铜锤急着找林雨桐:“我想进城yi趟。”

    “进城做什么?”林雨桐莫名其妙。见他急切,就忙道:“怎么了?有什么为难的事。”

    “不是!”铜锤有些不好意思,但脸色却没有多好看,他低声道:“萧红您也认识,她自杀了。”

    啊?

    “自杀了?”林雨桐看向铜锤,“为什么啊?”这个女人yi直都零碎的送yi些消息过来,林雨桐虽然没见她,但因为这包养的关系在,所以对她还是关注的。yi个月三十,在仙乐楼里过的可以身舒服的。怎么就想不开自杀了?被人骗钱骗色了?不至于吧。那女人其实心里挺明白的。

    铜锤看了林雨桐yi眼,那表情难以言喻:“因为阮玲玉自杀了。”

    因为阮玲玉自杀了,所以萧红自杀了。

    她脑子有点不好使,这两者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吗?

    铜锤摇头:“萧红喜欢阮玲玉。”

    追星啊!

    林雨桐有点想爆粗口:“脑子有毛病。”她很少去看这个时代的电影,因此也不会关注这个年代的明星。她脑子里的追星,yi直是几十年之后了。而且专属于那些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孩子的。谁知道现在这追求的人这么疯狂。“是在医院,还是已经”

    “已经去了。”铜锤叹了yi声,“后事我找人料理吧。”

    也只能这样了。

    后来林雨桐看报纸上的相关报道,才发现萧红不是唯yi的。还有不少喜爱她的观众也追随这位明星的香魂逝去了。沪上戏剧电影研究所的项福真女士,听到噩耗,随即就吞服了鸦片自杀;绍星影迷夏陈氏当天吞服毒药自杀;杭洲联华影院女招待员张美莹也因痛悼阮玲玉服毒自尽。京城没有统计,但光是沪上,在阮玲玉死的当天,就有五名影迷跟随其脚步自杀了。听说其他地方的也有好多位。留下遗书说什么阮玲玉死了,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真叫林雨桐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也没想到萧红这么死了?真是讽刺!

    阮玲玉的葬礼,林雨桐也在报纸上关注了。看着那么多人送葬,然后还有大汉穿着龙袍送葬,意思是说要是有皇帝,皇帝也会亲自为阮玲玉送葬的。

    呃

    林雨桐果断的将报纸塞到厨房的灶膛里,还是别叫四爷看见了吧。

    铜锤比较有心,选了个阮玲玉下葬的日子给萧红下葬,也算是全了最后yi点心愿。

    可佟婶的表情就有点不好了,回头悄声说,“还是要尽快给成个家。”怕铜锤对萧红这样的女人动了心吧。

    心里都是些大风大浪的事情,萧红的事恍若石子溅起的涟漪,在这浪头里,并没有给林雨桐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影响。只是仙乐楼那边少了yi个消息来源,铜锤也说他另有安排,林雨桐也就没再多的插手。

    她现在焦头烂额的是,曲桂芳送来了yi个消息,乔汉东不知道受了谁的点拨,打算上门来做说客,邀请四爷和林雨桐加入民众党特别党员。

    这个东西yi旦沾上,就清洗不掉了。

    四爷皱眉:“关门谢客,就说我闭关了,研究有了新方向,谁都不叫打搅。”

    可yi味的躲也不是办法。

    四爷给学生布置了新课题,然后直接闪人,谁也不见。

    两天后乔汉东来访,是林雨桐接待的。还是那套说辞:“谁也不见。”

    乔汉东笑眯眯的:“跟林先生说也是yi样的。”

    林雨桐连忙摆手:“男主外女主内,我yi个妇道人家,对外面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拿不了主意。”

    yi推三二五,就是不接茬。

    乔汉东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深意:“林先生可是新女性,这yi套说辞这事想打发我?”

    林雨桐沉吟了半晌,“我连您想说什么都不知道,这糊弄您做什么?”

    乔汉东yi噎,这还真是。自己的想法从来没对外面的人说过,这消息不可能露出来。紧跟着他就哈哈大笑:“说笑了说笑了。等金先生出关了,我再来。”

    林雨桐客气的将人送出去,脸上的笑意就收了。没这么逼迫人的!

    晚上的时候,四爷才道:“这个于晓曼或许能用yi用。”

    于晓曼吗?

    或许可以试试。

    于晓曼对于林雨桐的直言不讳有些惊讶:“你们不想加入民众党我要是没理解错你的意思,要是乔汉东还有进yi步的举动,你们将放弃在这里的所有的研究和工作”

    林雨桐点头:“你没理解错。如果没有丝毫的人权保障和自由,我想,我们会去美国。在美国我们有朋友,也有产业,我不想在这里劳心劳力还得过被人逼迫的日子。另外我和我先生受邀,也许会离开京城yi段时间”

    “受邀?”于晓曼眼里有了几分了然。滇系、皖系、奉系、粤系等等,想必他们都是欢迎的。只要能帮助他们制造武器,想来他们不介意给这夫妻最大的自由。什么党派,什么出身,在他们眼里全都是浮云,他们信奉的是实力。有了枪有了炮,至于是谁造,他们不在乎。“你先不要冲动,如今到处都乱,还是京城里安稳yi些。这只是乔汉东自己的意思,绝对不是上面的吩咐。当初黄参谋可都上报了,说是你们不热衷于政治。这yi点作为前提,政府和党国的信誉还是要的。答应的事情都做不到,以后谁敢信任。你放心,你的意思和金先生的意思,我会代为传达。”

    林雨桐笑了笑,没再言语。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这就是要看最后的效果了。如果不能满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抬腿就能走的事。

    乔汉东接到戴老板的电话的时候,yi下子就站起来了。听着对方在电话里斥责了几句,说他没有大局观,急功近利等等。然后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就扔下了电话。只有yi个要求,就是把那对夫妻留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送到别人的手里。

    他放下电话的时候面色铁青,yi脚将茶几踹开。这三十八号哪里还有秘密,自己在办公室说的话,怎么连戴老板都知道了。

    岂有此理!

    “来人!”乔汉东对外喊了yi声。小毛缩着肩膀进来,“来了,来了,您吩咐。”说着话,就掏出小本子和钢笔,打算记录。

    这态度叫乔汉东的火气稍微消了yi点:“查!三十八号开始自查自纠。把隐藏在咱们内部的吃里扒外的都给揪出来。”

    “您是指倭国还是工党?”小毛谨慎的问了yi句。

    乔汉东yi愣,突然想到什么似得,“你将之前那份左懿人员名单给我拿来。”

    小毛应了yi声,拿了钥匙就出去了,不大yi会子功夫拿出yi张名单来,递了过去,“都在这里了。”

    乔汉东又翻了两遍,在四爷和林雨桐的名字下点了点,“原来如此!隐藏的可真是够深的。”他想到了什么,吩咐小毛,“去!把署名为四爷和异客的章都给我收集上来。”这yi顿骂自己可不能白挨了。

    等小毛将章整理成册子,乔汉东就有底气了。他亲自给戴老板打了电话:“卑职也没有真的想吸纳他们的意思,只是名单有了之后,就想着上门试探yi二,谁知道他们不光是反应激烈,更是消息灵通。局长,我害怕他们是工党份子。如今借着咱们的手又是实验又是研究的,可是只有实验品没有成品,这怎么行呢?而且您可能还不知道,暗处的那个厂子,除了他谁也不知道在哪?可倭国那边的间谍只怕把京城附近都翻遍了,也没有这厂子的任何蛛丝马迹。局长,卑职是怕他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怕设备早就已经去了工党那边了。”

    “这都是你的猜测。”对方好似是耐着性子听完了,“我要的是证据。你要知道,你将他逼迫的狠了,他们就可能去找另yi家。军阀时期留下的烂摊子,现在影响还在。中央要是拿不出军饷和武器,你以为能指挥的动谁?这要是将懂武器的送到这些人手里,到时候他们会听中央的调遣吗?大局为重这四个字,你要给我牢记。”

    “可万yi是工党”乔汉东擦了头上的冷汗,又问了yi遍。

    对方沉默了良久:“我交代你两点,第yi,要有证据。要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工党。第二,将人留住。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倾向。你都给我把人留住。同样的,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办法,他只能为我们服务。这是底线!”

    说完,电话就挂了。乔汉东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心里若有所悟。重点还是那句话,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办法,将人留住。

    “有了这个指使就好办了。”乔汉东低声沉吟了yi句。

    而林雨桐得到于晓曼的回复之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事情不对了。这园子附近被人监视了。这种监视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前门后门,总有蓝衫黄裤的人不远不近的守着。

    虽然并不干涉人身自由,但是却记录着这园子里的每个人每天的进出的情况。什么人进去了,进去了多长时间,都干了些什么。

    槐子yi接到消息就过来了,“要是能走,还是走吧。趁着他们现在还只是刚开始,没做太多的估量。等将来只怕想走就更困难了。”

    四爷摇摇头:“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林家那yi大家子怎么办?要走也不是现在走。至少走的得没有后遗症才行。”

    槐子失笑:“你也太操心了。你们只管走你们的。我要是连这个关卡都过不再去,还能干什么?”

    等槐子走了,四爷和林雨桐相对而坐。何去何从,这真的成了yi个问题。

    间谍密布,很多东西都不敢露出来。要不然,转眼就成了倭国的。可偏偏的,如今连间谍也不抓了,也抓不过来了。形势yi下子变的微妙起来。谁也不能预测,对方要是找不到暗处的厂子,会不会对他们下手。而他们本来的优势,如今在三十八号的严密监控下,变的不再是优势了。有点束手束脚。

    乔汉东如今的作为,要是没有人暗示,他是不敢这么做的。

    “走吗?”林雨桐问道。

    四爷看了林雨桐yi眼,“这yi走,之后的生活会很艰苦。”

    “艰苦就艰苦。”林雨桐叹了yi声,“总比现在的日子舒坦吧。现在真是心累!”

    两人有了意向,才说要找白坤商量呢。不想第二天,家里来了两个客人。

    yi对倭国的夫妻,见面非常客气,“我们知道林女士在营养学上的造诣,所以,特地前来请林女士去我们医院就职。”说着,拿出yi张大红的聘书来,“这是聘书,还请收下。”

    如今大部分的城市都有倭国人建立的医院,里面大多数是从倭国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即便是华夏人,也都是在倭国有过求学经历的。如今这么堂而皇之的求上门来,林雨桐眉头能夹死蚊子。他们在用这种办法企图跟自己拉进关系。

    林雨桐直接将聘书推过去:“抱歉。恕我不能答应。我在师院的工作我也打算辞掉,我怀孕了,不能再出去工作了。”

    她找了这么yi个理由,直接推辞了。

    对方倒是彬彬有礼,yi副不为难的样子,只表示遗憾,希望以后又yi起共事的机会。

    林雨桐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能想到隔了两天,市政府教育厅那边下了指示,要求师院委培yi批营养师。而委培人员,全都出自于倭国医院的护士科。并且指定了授课老师的人选,就是林雨桐!

    “王八蛋!”林雨桐气的眼前yi黑,险些栽倒。

    四爷扶住她,“不气!不气!咱们不气!不去,肯定不去!”

    白坤在yi边叹气,“天津倭租界国权报社长胡恩福和振报社长白于桓相继被刺杀的事我跟你们提过yi次。这胡白两人是著名亲倭分子,倭国驻屯军参谋长酒井隆与驻华使馆武官高桥坦因为这两人被刺杀的事,会见了何应秦,说此案系华夏排外之举动,若华夏政府不加以注意改善,则倭方将采取自卫行动。然后就指挥驻津市倭军在合北省政府门前连日武装示威,并举行巷战演习,进行威胁。随后,何应秦在京城居仁堂约见倭国代表高桥,面告说政府已全面承诺倭国要求,并说明合北省党部即日起结束,五十yi军和中央军也已决定调离河北省境,预定在yi个月后输送完毕。”他说着,就拿出报纸,指着上面的内容,“政府重申明令禁止排外排日。另外,倭国华北驻屯军司令梅津派人赴京城会见何应秦,抗议国府援助辽东义勇军孙勇勤部,并称津市两报人被杀是“对倭国的挑衅”,提出yi系列要求。何应秦经汪同意,复电接受倭方全部要求”

    说着,他的话yi顿,“我说这些,就是想说,合北这么yi个大省,已经没有政府了,也撤军了。而且yi些对倭有抵触情绪的将领,在倭的要求下,也都撤换掉了。在军中尚且如此,更何况如今他们提出的只是要yi个女教师配合委培的计划。政府答应是必然的。”

    林雨桐手都开始颤抖了,气的!知道这段历史是yi码事,可真的经历他是另外yi码事。

    第二天,四爷什么也没做,帮林雨桐选了衣服,“走,我带你出去走走。”

    林雨桐不知道四爷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却没想到车直接停在了电影院门口。电影院门口没有海报,四爷却去买了票,等坐在里面,电影没开演的时候,里面的人头攒动,黑压压yi片。什么电影,这么叫座!

    等电影yi开,片头的音乐yi响起,林雨桐yi下子就站起来了。电影是风云儿女,主题曲是义勇军进行曲。

    别人听的热血,而林雨桐却热泪盈眶。

    这电影yi上映,主题曲就彻底唱响了。走在大街小巷,不管是背着书包的小学生,还是觉着小旗子主张抗倭的中学生大学生,哪里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林雨桐整个人瞬间就跟充电yi样,她看向四爷:“即便走,也不能就这么走了。”

    “当然!”四爷笑了笑,“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

    回到家,四爷确定了要去的地方,他跟白坤商量:“西北!你觉得西北怎么样?”

    “好!我会准备。”白坤没有犹豫,随即就点头答应下来了。

    四爷现在最遗憾的就是这些学生:“之后怎么选择,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紧跟着,就提前yi个月,给这些学生放了暑假。

    园子里的气氛,这些学生感觉的到,外面有人守着,他们也都知道什么意思。有几个学生不愿意离开,说是不放心先生。四爷也将他们打发了,“能回乡的尽量都先回乡吧。小心有人将目标放在你们身上。保全自己才能希图来日。”

    这假yi放,园子里就彻底的冷清了。宋怀民替她扛着上面的指示,只说是有孕初期,身体不适,将授课的事情yi推再推。于晓曼为这事三番两次的往上面汇报,大都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复。这意思就已经很明确了。

    “对不起!”于晓曼有些难为情,她今儿还是打着旧日同事的幌子,以看望孕妇为由,前来见林雨桐的,“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事,我帮不上忙。”十分抱歉的样子。“外面那些人我为这个也找过乔汉东,但是对方很坚持,说是老板下的命令。我不知道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但是想来他也没胆子假传圣旨。如今,你们的处境可不怎么好”

    是啊!很艰难。

    被三十八号,自己的同胞监视着。被倭国觊觎着,被政府施压强迫着。

    这种感觉,简直不能更操蛋。

    于晓曼低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要去香江,我可以想办法。”

    林雨桐奇怪的看向于晓曼:“你这是为什么?”跟你的任务可不相符。

    于晓曼yi笑:“只当咱们投缘吧。等将来时局变了,政府对倭的政策变了,你们再回来。”

    林雨桐笑了笑:“谢谢你的好意了。在自己的国土上,难道真能被逼的走投无路?”

    于晓曼没有说话,人在历史的进程中渺小又伟大。接下来会遭遇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既然要走,这园子里的设备,就要相办法藏起来。本来林雨桐可以收起来,但这东西白坤已经见了,就不能再弄的神秘,这太容易露馅。只能把这东西由白坤带人运到安全的地方暂时掩埋。

    林雨桐和四爷住在园子里,外面的人就不会撤,想干什么都有人盯着。这当然不行。于是,两人以学生放假,园子里空旷为由,搬进了城里,回到了林家的小院。

    白元跟着回来了,白坤却留下处理后续的事情。

    那些监视的,也马上进行了迁移,都目标就是林家大院。可这林家进出的人就多了,二三百人进进出出的,多少双眼睛也盯不过来。至少晚上的时候,林雨桐yi身男装跟着四儿乔装打扮,很容易就混了出来。谁也没注意是他们俩。

    这天,郑东请四爷出门。四爷想了想,还是跟着出去了。

    这段时间的事情,郑东肯定是知道了消息,“但兄弟我无能为力啊!”

    两人坐在车上,郑东跟四爷并排坐在后座上,他有些感慨,“说实话,咱们兄弟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我真是觉得跟你投脾气。我估摸着你最近心里也不舒服,就找你出来放松放松。”

    四爷摆手:“不正经的地方我可不去。家里还有孕妇呢。”怀孕是假的,但做就要做成真的。对谁都不能吐口。

    郑东哈哈就笑:“知道!我懂!弟妹见不得这个。但我这回带你去的地方,还真不是不正经的地方,见见世面去。”

    等到了地方,四爷才知道她说的这个见世面是什么地方澡堂子。是倭国人开的澡堂子。

    四爷皱眉:“怎么来这里?”

    郑东yi笑:“很多倭国人谈事情,都喜欢到这里来。”这话有点意味深长。

    四爷深深的看了郑东yi眼,原来来这里的目的并不单纯。他到时要看看他想叫自己看什么。

    这种名为洗浴的地方,进去之后才发现可以兼顾各种用途。到了门口,就有主人家击掌两下,然后就出来yi个年轻的下女招待,领着人往屋里去。屋子不大,没有床,铺着榻榻米。墙上挂着仕女图,有个像是梳妆台yi样的茶几。然后下女从角落里拿出被子,铺在榻榻米上。郑东见四爷盯着被子瞧,就笑道:“看不习惯吧?”

    是不习惯。

    被子目测也就五尺的正方向,谁家盖这样的被子?根本就盖不住脚。

    郑东就笑:“小鬼子小鬼子,个子高的少。”

    四爷笑了yi下,如今见到的倭国人也不多,但确实没见高个。也不知道是后世营养跟得上还是其他因素,反正隔上几代好似平均人高长了yi些,不像是现在这样短小。

    那下女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两人的对话,转身出去又搬了yi个木桶,紧跟着,又来了yi个搬着浴桶的年轻女人。

    四爷看郑东:“在yi个屋子泡澡?”这有什么可见识的?

    谁知这俩女子将浴桶的水盛满,就都开始脱衣服。四爷yi瞧这架势,转脸就出门了。

    郑东哈哈就笑:“跑什么,人家这是跟咱们yi起泡,准备搓澡的。”

    四爷没搭理郑东,眼神却朝另yi边看去,那个背影好似有些熟悉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53.民国旧影(4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