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55.民国旧影(4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55.民国旧影(4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5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55.民国旧影(4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42

    今儿林雨桐有点尴尬, 真的, 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尴尬过了。

    看着坐在这里的隔壁的小脚老太太,林雨桐对人家的话竟然真是是无言以对了。

    “我儿子在警察署混口饭吃,但这消息肯定是没问题。”老太太拉着林雨桐的手,“我这么说是为了我们家,为了我们这yi片,但也是为了你们好。如今说是要划分保甲, 这就是要连坐的。像是你们这样的闺女,你们这yi看就是私奔出来的吧”

    并不!我们是有结婚证的!谢谢。

    “你们这样的人我见过, 不就是yi言不合就说什么封建,要出来闹革命吗?要是铁了心的闹革命, 那就尽快走。千万别在这里呆着了。等这连坐开始了,那就坏了。yi家有匪, 家家连坐。到时候你们走了,咱们就是窝藏罪。闺女,听我yi句, 城里别呆了,找个村镇,弄个小铺面,这个地方不行换个地方照样过”

    她连办法都给想好了。不得不说人家说的对。这周围住着的,都是熟悉的街坊邻居。突然来了这么yi对夫妻,也不跟谁交往。yi听说话, 又不是本地的人。那这肯定是要叫人怀疑的。提前给你们漏个风声, 总比到时候悄莫声息的举报你强。

    老太太又继续啰嗦:“这私奔出来, 名声到底不好听。找男人还是得找可靠的,老实的,光是长的好看,也不出去挣饭钱的男人,终究是好看不好用”

    长的好看貌似被怀疑吃软饭不好用的男人四爷:“”

    老太太您太耿直,当着人家的面这么说不好。

    人家老太太心挺好的,“要是我误会了你们,你们也别跟我见怪。要是真打算在这里常驻,那也好。咱们这城里找建纱厂,我认识熟人,到时候叫小伙子去。好歹能养家糊口。你这闺女心别太实诚,男人就该好好使唤,老是惯着他伺候的跟个爷似得,不行”

    被林雨桐惯坏了的爷将报纸抖的直响:“”

    好容易趁着空挡,林雨桐塞了两张戏票过去,本来买了是为了跟四爷yi起去听秦腔的,现在还是给老太太吧,“您拿着,听说是个角儿,我也不太懂。”

    “哎呦!这可是yi票难求。”老太太yi拍大腿,又絮叨了两句,高高兴兴的走了。

    但人家说的也确实是事实,要真是保甲了,就算是又被人盯上了。

    林雨桐看着小院子还觉得挺可惜的:“走了yi路,置办了yi路的产业。光是房产咱们手里都有多少了。”

    四爷看了看,“留着吧。两间房的院子,也没花多少钱。”

    可接下来去哪?

    “草滩,咱们上岸的地方。”四爷叫林雨桐把能收的都收了,“明儿我先去看看。那里交通便利,即便现在不及以往繁华了,但却是外地人最多的地方。”

    草滩这地方从得命就很容易看出来,就是长满荒草的滩涂,最初的形成也都是外地人逃难到这里讨生活,只能选择草滩这样的无人住的地方落脚,这才发展起来的。又因为靠着水路南来北往的买卖人多,所以人员混杂。

    暂时租住在这样的地方,倒也行。

    第二天林雨桐在家里收拾东西,四爷去租房子。等到了天擦黑的时候才回来,“那边条件可不如小院子,还是得委屈你。”

    到了地方林雨桐却觉得挺好的。这是yi处紧靠着码头的小屋子,是给照看码头的更夫夜里用的。拢共也就十几平大小,里面盘着个小炕,能睡两个人勉强。昨儿四爷找人给炕边砌了yi个灶台,今儿过去的时候还没干呢。炕的另yi边放着个旧桌子yi把旧椅子,炕上放着个炕桌能当饭桌。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边上就是渭河,冬天的风从河上吹过来,那滋味

    林雨桐心想,我的爷,您是怎么想的,怎么找个这么个别墅呢。

    这个时候天冷了,河水都结冰了,码头上根本就没有人。离他们最近的yi排屋子,也在yi二百米之外呢。

    林雨桐围着围巾,正站在门口四处看呢,就听到远处有人喊:“金画家,这里还行?”

    怎么成画家了?

    她抬眼朝看过去,就见是个穿着警察制服的汉子。四爷接话道:“挺好!这地方正是我要找的。”

    “你们这些艺术家就是不yi样。”这人嘴里叼着烟,“住着好就住,这地方我说了算。什么保甲不保甲的,你两人yi户就是yi保yi甲。出了事有我呢。谁胡乱说话就找我,让他滚逑。”

    等人走了,四爷才道:“这里好,少有人过来打搅。等到码头忙起来的时候,白坤也该到了。”

    如今就算想往北走也不成。北边封锁的严密,没有人接应都不好过去。而且没有引荐,那边又算是刚落脚,屁股都没坐热呢,这猛地来两人,谁知道你们的底细?谁能证明咱的身份。

    说来说去还是得等白坤。

    四爷看着满滩地的枯草,竟然还很又兴致,又专门找人在下风口建了厕所,说是当公共厕所用。又在门口搭了草棚子,“等天暖和了,坐在棚子下面看着河水流淌”想到兴致处,还真拿了纸笔开始挥毫泼墨,画起了画。“画家嘛,就是要这么浪漫”

    您是浪漫了,我得先看看怎么把灶膛烘干,咱们还得做饭呢。

    火yi升起来,屋里就暖和了,炕也跟着暖和了。四爷又托了yi个每天都得去城里的商家给他捎报纸,所以对于外面的事情也不是yi无所知。

    比如,十二月九号,反对桦北自治理,要求坚决抗倭,京城的学生数千人走了街头,紧跟着,各地的学生积极响应,送报纸的伙子就道:“城里都乱了,到处都是学生。说是要在革命公园集会声援什么反正就是抗倭”

    林雨桐谢他,给了塞了几个肉包子,“拿回去趁热吃。”

    从这天起,小伙子几乎天天来,送报纸,也送街上派发的宣传单。

    “反对桦北成立防共自治委员会及其类似组织反对yi切中倭间的秘密交涉,立即公布应付目前危机的外交政策保障人民言论、集会、出版自由停止内战,立刻准备对外的自卫战争不得任意逮捕人民立即释放被捕学生”

    “誓死反对分割我国领土主权的傀儡组织反对投降外交要求动员全国抗日争取救国自由呼吁全国各界立即响应,yi致行动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被捕学生,撤回封锁各校的军警。”

    京城打了头阵,但各地紧随其后,声浪yi浪高过yi浪。先是学生罢课,可这股子浪潮还没过去,工人又开始响应学生。新的浪潮又掀了起来,民众的怒火yi时锐不可当。

    “沪上市总工会通电声援京城学生,呼吁全国同胞yi致兴起,集合民族整个的力量,反对任何伪组织之存在,以维护主权而保国土。”

    “广洲铁路工人沪上邮务、铁路工人举行集会,发通电,要求对倭宣战。”

    “鲁x先生、宋q等爱国知名人士赞扬爱国学生的英勇奋斗精神,捐款支持学生抗倭救国运动。”

    “海外华侨以各种方式支援爱国学生”

    三六年就这这样的声音中来到了,新年头yi天的报纸,就是京城津市的学生组织了南下抗倭宣传队

    外面的风吹的呼呼的,雪纷纷扬扬的,门口的草棚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锅里熬的玉米岔子红薯粥咕嘟嘟的响着,林雨桐用勺子不停的在锅里搅动着,热气蒸腾的不大的屋子都暖了起来。林雨桐入乡随俗,穿起了棉袄棉裤,正有几分乡下媳妇的样子。

    报纸上的消息就如同屋里的温度,叫人觉得暖意融融心里不免有些激昂和亢奋。

    粥熬好了,林雨桐刚盛了饭摆上炕桌,门就被人敲响了。

    四爷摆手,不叫林雨桐去开门,他自己下来,将门打开,风yi下子就灌了进来。

    门口站着个穿着棉袍带着棉帽的人,“是金先生吗?”

    四爷点头:“进来说话。”

    “是我周平,西铭小学的校长。”这人进来,将帽子yi摘,露出和善的笑意。

    四爷将门关好,“周校长,失敬。”

    林雨桐请人上桌:“粗茶淡饭,别嫌弃才好。”

    这人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过去:“那我就叨扰了。”然后就说起了来意,“听说您是画家,所以想聘请您做学校的美术教员。”

    这无缘无故的,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

    四爷没急着答应,反倒道:“我可能在这里呆不长,所以”

    “没关系!没关系。”对方倒是不介意,“代课嘛,能代多长时间都行。”

    送走了人,林雨桐还纳闷,“这是什么意思?”

    四爷看看桌上的yi沓报纸,“咱们过分的关心时事,本就很惹眼。另外,你可能看史书从来不关注细节。草滩这个地方,是渭北进西按的yi条捷径。说其他的你可能也不知道,你知道西按事变,周从言安出发,从哪里进的西按?”

    “这里?”林雨桐指了指外面。

    “嗯!”四爷肯定的点头,“从渭河涉水上岸,上岸的地点就是草滩。然后从草滩坐车入城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这yi带地下党活动频繁。当初西按解放,这里就是最先被解放的地方。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难怪呢?

    我就说你怎么选在这里。照这么说,这里是相对安全的。

    四爷应下这差事,但要上课也是过年之后的事了。美术课yi周也上不了几次,只当出去透风了。国画这玩意,四爷还是拿手的。

    今年是的春节是林雨桐这么多年的经历中最不可思议的春节,狭窄的空间,没有亲戚没有朋友,两人相对而坐,碰个杯,抿yi口老酒。

    “你跟着我,真是什么日子都过了。”四爷四下里看看,“纪念yi下逃亡的日子吧。”

    林雨桐就笑:“千篇yi律的日子多没趣,这就挺好。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好。”

    yi大把子年纪了,两人还矫情了yi把。

    到了正月十五,两人在镇上还看了yi场社火,反正不管日子怎么艰难,还是得红红火火的往前过。

    开学以后,四爷每天下去出去两小时,去学校上课。偶尔也带着周平回来蹭饭。周平也时不时的好似无意的说yi些消息。比如秦北工军朝山熙开拔,要东征之类的消息。

    四爷和林雨桐每每都认真听着,很少说话。

    等到天气和暖了,冰雪消融了,河上多了摆渡的,码头yi下子就热闹了起来。草棚子扛过了冬雪,四爷就弄了yi张旧方桌放在棚子下面,偶尔会有像是周平这样的学校的同事过来坐yi坐。屋里闭塞,这里面对河景,倒也别有意趣。

    今儿桌子空着,林雨桐把棚子下新盖的灶台烧起来,怕的是天热了还用屋里的灶人热的受不了。谁知道码头上有人上岸来直接往方桌边yi坐,“老板娘,来壶茶!”

    林雨桐:“”把自己当卖茶的了?

    好吧,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不就是讨碗水喝吗?她特别好脾气的砌了yi壶粗茶给送过去,就接着忙她的去了。结果等过去看的时候,人家喝完茶,桌子上还放了三个铜板。

    林雨桐往桌上的陶罐里yi扔,就不再管了。可是有yi就有二,自家的生意居然莫名其妙的极好。还有没地方坐,站在空地上端着碗喝茶的。然后等四爷回来,看着桌子上半罐子的铜子,好容易憋出yi句话:“以后不用为换铜子发愁了。”

    估计四爷是真没想到搭了yi个草棚子在这里不是风雅,不是返璞归真,而成了卖茶水的。

    林雨桐被生意了,yi开火就有客人来。这生意也就这么被迫的做下去了。直到大半个月后,yi艘小船从码头靠岸。

    年轻的小子指了指边上的茶寮子:“忍了yi路了,先喝口水,再找车去城里。”

    紧跟着yi个粗大的嗓门吆喝:“老板,上碗茶。”

    林雨桐正坐在灶前烧水,这个声音叫她yi愣,太熟悉了!她愕然的回头,正跟铜锤的视线对上。

    两人愣了半晌,林雨桐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到了,铜锤以为是看见yi个跟林雨桐长的相似的人。这yi身土里土气的打扮,还有这地方,谁能想到这是曾经在京城很多人都邀请不到的林先生。

    白元带着哭腔的叫了yi声:“林先生”

    林雨桐就笑:“快进屋。可是把你们等来了。”

    三个人yi进去,屋里就觉得挤了。

    白坤忙问:“金先生呢?”

    “马上回来。”林雨桐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又给三人倒水,又拿了吃的出来叫他们先垫肚子。

    白坤看看这环境:“这是怎么说的,怎么住在这里?还卖上茶了?”

    “如今都保甲了,住在这里好,省的将来麻烦。”林雨桐还没解释完,四爷就回来了,看见白坤和铜锤,脸上不由就漏出笑模样。

    林雨桐带着白元去外面守着,他们在里面说话。

    白元帮着烧水,又跟林雨桐说了京城里的事:“乔汉东抓了陶桃,可紧跟着金陵就来人将陶桃提走了,至于后来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倒是那个朱海可惜了,把命给搭进去了。老爷子老太太那边也不好说实情,都当您已经两人都病了yi场,我们出门的时候老爷子算是能下炕了,看着也不打紧。老太太那边,因为杨子跟着抗倭宣传队南下了,老太太心里记挂,这病就三天好两天不好的,yi直也没好利索。如今家里就剩下槐子哥。郑东说是走关系叫槐子哥继续去警察署,槐子哥没去,后来学生游行,抓了不少人,槐子哥又上下疏通,想救学生。即便救不出来,但有人关照,到底少受了yi些罪。于晓曼来过家里几次,还是想打探yi些消息,她好像不相信您真的出事了,不过最后槐子哥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将人给打发回去,再没来过。不过那些人也精明,心里大概也怀疑,盯了咱们不短的时间。幸亏当时没yi起离开。后来学生工人都闹起来了,他们没精力顾及咱们,这才找了个机会赶紧撤了。就这yi耽搁,都到了现在了。”

    林雨桐细细的听了,晚上给三人安排在yi家客栈里,yi个大通铺的炕,好歹能凑活。

    第二天,四爷叫林雨桐将门锁了,“去警察署去。”

    原来是去办身份证。没有这东西,出入都很不方便。

    yi月三日,政府公布户籍法,规定制发国民身份证,发证对象年满十八岁以上的中华民国国民,不分男女。未满十八岁,自动请求者也可准予发给,现役军人暂不填发。上有手指箕斗记号,钢印,指纹特征,国民身份证载有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住址、教育程度、号码,化,候选人,职业,亲属和公民资格,由乡镇公所登记呈县政府审核统筹制证,再由乡镇公所统yi发放。

    而之前租给四爷房子的警察,就发挥了作用了。不仅给四爷和林雨桐办了身份证,还顺带着给四爷的亲属,表哥白坤,表侄白元,表弟佟锤办了身份证。这可是合法的身份证,出了根据地行动也会很方便。

    回来后四爷跟白坤在屋里说话,铜锤在河边挑水,林雨桐问她:“家里怎么样了?”她娘yi个人也不是办法。

    铜锤倒是心大,“没事!我娘有我堂姐照看呢。”他堂姐父母早没了,是跟着婶子长大了,跟亲娘也不差什么。

    林雨桐也就没多问,抛家舍业出来革命的人多了。

    原以为白坤来了,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可林雨桐犯了yi个错误,之前读史,那就是读个大概,时间地点这些细枝末叶,她很少去考究。再加上现在的信息渠道相对滞后,对秦北更是少有报道。所以,她几乎忘了,如今的言安还不叫言安,而是叫肤施县,而且如今驻扎在那里的,还不是赤军,而是张雪良的辽东军。

    也就是说想从西按去秦北,得过渭楠,再越过辽东军的防线,才能够到瓦窑保。

    即便张雪良正和工党积极谈判中,那么想要过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在分析了这yi大串之后,林雨桐甚至觉得还得在这河边的小屋子里龟缩yi年,白坤对于能不能顺利取得联系,心里都是没谱的。

    可就在白坤将紧急联络讯号递出去第三天,yi个意想不到的人在夜里敲响了小屋的门。

    林雨桐将油灯点亮,起身穿好衣服。四爷yi边系扣子yi边去开门,等门打开了,门外的人道:“尹老弟,沪上yi别,别来无恙吧。”

    邵关山!

    这个在遥远的记忆力出现在老旧的照片上的人,又在沪上的别墅里将人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人。因为印长天的关系,总叫人不由的要信任几分的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

    将人让进来,林雨桐给端了茶,“真是想不到”

    “我可是特意来接二位的。”邵关山将头上的礼帽拿下来,看了看这小屋子,就又笑道,“沪上的别墅和这渭水河边的别墅比起来,如何啊?”

    四爷就笑:“我还想着要等个yi年半载的,没想到你的速度可真快。”

    “老弟啊!”邵关山指了指眼睛,“接到消息,马不停蹄的就过来了。三天三夜都长在马背上了。接你过去,这任务比什么任务都要紧。这可是首长批示的。我也是被特意抽调出来的,为的就是叫你们心里踏实。你放心,你的身份是最高的保密级别。这是刻农首长亲自指示的。”

    四爷没有多话,只问道:“什么时候走?”

    “你们收拾收拾,明天晚上就能动身。”邵关山说着,就起身,“明天晚上十二点,我准时来接你们。我还有事,你们先歇着吧。”

    yi点也不拖泥带水,说走就走。

    等人走了,林雨桐反倒是睡不着了,“真要去?”

    “只当是去陕北插队了。”四爷这么说了yi句,“好在如今的氛围yi定比那个时候更自由。”

    这么说好似也有道理。

    四爷跟林雨桐憧憬,“你不用去做无所谓的应酬,倒是能做的事实不少。中成药长,主要对麻醉类药物,外伤类药物,抗生素之类的药物的研究和生产。真叫你做成了,这少死多少人。还有医院,完备的医院体系”

    林雨桐叫他说的心yi下子激荡了起来,“药厂既可以做研究生产,附带的医院可以做临床试验和研究,重伤患者转移到大后方进行医疗,还可以附带yi所医学院,培养医生护士,可以源源不断的往战区输送医护人员和药品,同时接受重伤患。”

    四爷摸了摸林雨桐:“真做成了,你才是功德无量。”

    林雨桐就抿嘴笑,“那你呢?如今那边要什么没什么”

    “我心里有打算”四爷没有要多说的意思,只转移话题,“咱们可以自己开垦几块菜地,哪怕还是只种白菜和萝卜呢。你想想以前那日子,是不是还是有点怀念的。”

    叫他这么yi说,好似还真不错。

    四爷心说,还是这么好忽悠,就怕到那时,忙的就连种菜都成了yi种奢侈。

    第二天两人早早的就将屋里收拾了yi遍,被褥锅碗这些东西,都放在屋子里。白坤将这里转给了yi个周平带来的小伙子,这里很快就成了yi个联络点了。

    林雨桐和四爷手里就yi人yi个藤木箱子,然后在十二点的时候,顺利的登上了小船,船划到对岸,这边有二十多个人接应着。十几匹马,好几辆骡车,车上的几个箱子装的都是唱戏杂耍用的东西。

    邵关山指挥着人,将几个人的行礼捆在驴车的下面,然后招呼几人上车,yi行直接上了大路,往北边而去。

    在路上邵关山给四爷低声絮叨,“现在都好多了,之前在苏区的时候,那才真是要什么没什么。就说盐和油吧,老姜设立了个什么设立油盐公卖处,实行计口售盐、售油,每人每天,只许购3钱。就像是那客栈,要是住了外来旅客,这些旅客要在客栈吃饭,那就需食盐,但你老板想替旅客买盐,那对不住,不行!必须由旅客到公卖处购买,给的那yi勺两勺用纸包了,yi点不敢浪费才勉强够yi顿饭用的。那饭馆子的生意就更难做了,家家门口贴着小账可免,盐钱照加的红纸条子。当时那盐价贵成什么样了?yi块光洋在别的地方可以买七斤盐,而在苏区,yi块钱只买十二两。十六两是yi斤,也就是四分之三斤盐。但也也算是好的,有时候只能买几两,甚至有价无市。当时在苏区流传这样两句话:有人拿走yi粒盐,店主赶过三家店。最后怎么办呢?没盐不行啊!发动群众,有的群众把棉衣、棉裤浸泡子在盐水里,晒干穿在身上,带进苏区,然后用水将衣服yi洗变成盐水,再蒸干;有的拿大毛竹,把竹节都给打通了打通,再往里面灌食盐,之后密封好,把毛竹做成竹筏,撑进苏区;有的把盐、药品装入棺材,后面跟yi群披麻带孝的女人孩子,扮成送葬队伍,越过封锁线;还有妇女把盐包捆在腹部,假扮怀孕;更有些主意更绝,把粪桶做成双层,下层放盐,上层装粪,yi挑就挑回来了,这玩意他没人检查。”

    可秦北却并不缺盐,言安往北的榆淋,在后世被称为华夏的科威特,蕴藏着煤、气、油、盐等八大类四十多种矿藏。也是陕熙唯yi的盐产区,除没有海盐外,岩、湖、井、土硝盐均有,储量相当惊人。即便很多都不好开采,但湖盐却并不难。

    两人yi路上就这么又yi搭没yi搭的聊着。林雨桐被晃悠的有些迷糊,yi会儿就靠着四爷身上睡着了。初春的晚上还冷的很,四爷将大衣扣子解开,将她抱在怀里睡。

    夜里赶路,路况并不少,颠簸的人浑身骨头都疼。

    yi大早起来,邵关山在yi处镇子上给四爷和林雨桐买了油饼和豆腐脑,他跟其他人则直接掏出绑在马上的干粮啃,从店家讨了yi桶凉水而已。

    这叫自己怎么吃的下。最后四爷硬是掏钱请了大家yi顿,邵关山不乐意,四爷赶紧道:“下次你再这么给我们特殊照顾,我就还请兄弟们yi起吃。”

    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不过几天的路程,这点苦还是能撑下去的。

    唯yi叫林雨桐尴尬的事,每次打尖,四爷得先陪着她去上厕所,有时候就是荒郊野外,找个隐秘的地方,叫四爷看着,然后她才方便。实在是yi言难尽。

    这队人马分两班,在车上轮换着睡觉。反正就是基本不停的往前走。林雨桐都是晚上睡,白天自然就醒着,看着沿路的人,有yi个明显的感觉,尤其是从京城到沪上再到金陵,见识了繁华的都市,才更衬托的内陆贫瘠。三四月间,地里不见草,草根都被吃了。有些地方榆树皮也被剥了下来。

    邵关山见林雨桐眼里的惊愕,就在yi边解释:“这里跟富庶的鱼米之乡不同,也跟那些大城市没法比。这里就是yi个字穷!几乎家家都没有隔夜粮,就是地主家,那也是比温饱好yi些。”

    所以,这贫瘠的土地想养活千军万马,简直是不可能实现的。

    越是往北走,盘查的越严,用戏班子的名义,倒也还好用,yi路基本算是畅通的。穿着蓝色的制服,背着枪,说着东北话,这就是辽东军。

    林雨桐yi路走来,也算见识了这些各种样式的军装了。反正基本没有怎么统yi的。

    yi路上真的就是窝窝头加凉水,林雨桐怕四爷闹肚子,丸药总是偷偷的塞给他。没想到四爷没出岔子,铜锤和白元就先倒了。这两人yi直在京城,可没受过这罪。

    林雨桐也不能凭空拿药出来,只能用针灸,两天才好利索了。

    邵关山再不敢给他们喝凉水,到了吃饭的点,就去老乡家讨要yi点热水,然后总打发几个人给老乡弄上半车的柴火,算是抵了热水的钱。

    等到了沟沟壑壑的黄土高原,林雨桐灰头土脸不说,自己都能感觉到,瘦了好几斤。

    本该在边区的交际处登记个人信息的,但因为情况特殊,由邵关山出面处理了。在这里修整了yi天,住的是窑洞,睡的土炕。提供的饭菜应该是好的,小米粥,白面馒头,还有yi盘子羊肉。吃了饭,两人晚上在屋里偷偷的洗了个澡,因为水匮乏,yi桶热水真不够干什么的。等头发晾干了,林雨桐拿出剪刀,“yi到这里,我这样的马上就成了异类。”她叫四爷拿着镜子,将头发给剪短了,剪成齐耳短发的样子,“丑吗?”她有些不习惯。

    四爷瞧了瞧,这段时间瘦了,这头发yi剪,只露出尖尖的下巴颏,“不丑!好看。”

    这话纯粹是安慰人的。

    第二天yi早,邵关山亲自送来了两身军装,笑的见牙不见眼,“见你们没带什么行礼,这衣服换洗的。”

    四爷看了邵关山yi眼,见他呵呵笑着出去了,才扭头看林雨桐,“他的意思你知道吧?”

    “知道!”林雨桐叹了yi声,“已经来了,人家都暗示的这么明显的,也不能装糊涂。再说了,干的都是极为要紧的事,政治身份游离在外,怎么叫人相信?”、

    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将这军装穿起来。林雨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军装都是统yi的大小吧。反正林雨桐穿着上衣都到屁股下面了。袖子盖住了手。就跟小孩穿着大人的衣服似得。

    裤子肥大的很,不过好在有绑腿。四爷又拿了皮带给林雨桐将腰上给束起来,“这样看着就好多了。”

    林雨桐将袖子长出来的部分往里面折,然后再拿别针暂时别住。这才白眼翻了他yi下,这也叫好看?呵呵

    不过走在大街上就很容易发现,这里没有高跟皮鞋,没有花花绿绿的绸衣服,女子同男子yi样,穿蓝布军装,都yi样打着绑腿。区分男女的办法,就是头发的长短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55.民国旧影(4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