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57.民国旧影(4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57.民国旧影(4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6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57.民国旧影(4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44

    这位叫斯诺的记者, 是个很有趣的人。见了两回面, 混熟了之后他会问你说:“姜先生说这里都是共产共妻,原来也都是骗人的。”紧跟着又说, “其实你们的领袖也很了不起,打倒了千千万万的土豪劣绅分了那么多田地,却都住着这么破的房子。你知道吗?这里很像是美国的西部”

    他以写yi本世界畅销的书为目标,跨国半个地球跑了这里, 这样的人真的很值得敬佩。

    林雨桐又自己的事情干, 只是有空的时候才跟他闲聊几句。但她也没闲着,使劲的在对这位斯诺的记者吹捧自己即将要生产出来的美容保健的药品。

    更是当着这家伙的面不停的炫耀自己的医术。总跟在斯诺身边的那位首长管着保卫工作,林雨桐和四爷的工作在某些部分确实是属于机密,所以,算是直接被他领导。宋凯yi直觉得林雨桐是个低调的人,给谁看病都极为又耐心。可等到这个时候了, 却见林雨桐将医术当资本在宣扬, 心里就有些犯嘀咕。还是首长拉住宋凯的手:“我看你就不及小林大夫有商业头脑。她那不是炫耀医术,是找了斯诺这个人做活广告。等从这里离开,斯诺的必将把这里的见闻公注于众,想来, 咱们这药还没生产,就先火了。”

    宋凯这才了然, “还是年轻人脑子活泛。我会抓紧药厂那边的准备工作。”

    斯诺走的时候, 给林雨桐留了yi罐子据说是夏威夷出产的咖啡, 给四爷留了yi盒美国香烟。临走的时候, 还跟四爷说,“应该叫外面的人看看真正的秦北和工党,很难想象这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被称为土匪”

    林雨桐送了他不少中成药,都是单独做出来的,不管是送人还是自己用,都极好。有保健品,有美容护肤品,这个效果绝对会叫人意外的。

    “嗨!我的朋友”他哈哈的笑:“我会留yi下,剩下的会送给这次帮我实现秦北之行的yi位十分优雅的夫人,想来又这位夫人亲自体验,你的药厂很快就可以出名了”

    “谢谢你!”林雨桐真诚的跟对方道谢,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还yi力相帮的人,绝对算的上是朋友。

    送行的时候林雨桐和四爷没去,那是首长们的事情,如今的秦北,确实是需要有人能发出声音,不光要全国都听得见,还得全世界都知道,这里有这么yi支队伍。

    斯诺来的时候,是坐的张雪良借给的军用卡车,走的时候也是yi样,坐着军卡离开了。这里距离西按又三百公里,坐车得三天时间。然后从西按直飞京城。

    yi周之后,京城的报纸上刊登了yi组照片,全都是斯诺在秦北拍摄的。

    而林雨桐义诊的照片赫然出现在照片上。

    槐子拿着报纸,yi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肯定的,出了工党的妹妹,他这边很快就要有麻烦了。如今杨子南下了,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杏子也不知所踪,只有二老没有安置妥当。要不然,他也不在这里受闲气了。

    郑东拿着报纸找槐子:“你看看”

    “不是,只是想像而已”槐子神色不变的将对方给挡回去。

    “就算是我信你的话,可也得别人信你的话吧。”郑东叹了yi声,“咱们是多年的老兄弟了,听哥哥yi句话,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走?

    都走了,自己也得守着这个家。

    槐子没有说话,起身摆摆手就离开了。

    如今他也不在林家住了,林母的身体yi直就没好利索,他也不放心。这天回去,雇佣的哑巴婆子却在门口拿着针线,没有进屋去。槐子朝里面指了指,“怎么了?又发脾气了。”

    天天吵着要他将杨子找回来,这出了京城朝哪找去。

    这婆子眼神闪了闪,低着头yi点反应都没有。

    槐子有些纳闷,开了门走了进去,刚要喊额娘,就听见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说话声。他皱眉靠近,听着里面是个男人的声音:“我也不能老在这里晃悠,吃我们这yi碗饭的,哪里有在yi个地方呆着不动的道理?你这身子早没事了,也被要躺着了,再要好不了,不儿子也不会再请我这个大夫上门的。”

    槐子的头跟敲了yi闷棍似得,是不是今儿要不是自己早回来了,还不知道这yi出。病了有半年多了,也yi直就没起色,整天在炕上躺着,只说是没精神。他也以为是桐桐的事情和杨子的出走给她的打击太大了,可谁能想到呢?也许之前是打击挺大的,可是阴差阳错的,这是听着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陌生人。

    林母的声音传来:“你个杀千刀没良心的,杨子和杏子从生下来就没见过你这个当爹的yi面。你知道这俩孩子过的有多苦!”

    “我这不是不知道当年你有身孕了吗?”那人接了yi句,“但你的气性也太大了,当年你说走就走的,能怪谁?”

    “你卖了我闺女还有脸说这话?”林母的声音猛地就尖厉起来。

    “我说了,我是被人给骗了。他说他老婆yi直不生养,买个孩子回家叫老婆养着,兴许来年就有孕了呢。买个闺女,就是怕养子长大了夺家产。我yi听这话有道理。人家的日子过的好,有安稳。省的跟着咱们饥yi顿饱yi顿的落不着好。又怕你舍不得,这才瞒着你的。这事是我不对,但我绝对没坏心。你那大丫头身体不好,跟着咱们风餐露宿的,迟早都得把命给搭上,那时候挣口饭多难啊,只要孩子过的好,在身边不在身边有什么差别?就跟你跟我说给我生了儿子女儿yi样,我知道你是个好的,当年那么舍不得你的大丫头,肯定也会对两孩子尽心的。我这当爹的不在身边,知道孩子过的好,我心里也没多少记挂,真的。”那人的声音不高,胡乱扯了yi通,但却奇迹的安抚了林母,没再听见她歇斯底里。

    “我说了,我是被人给骗了。他说他老婆yi直不生养,买个孩子回家叫老婆养着,兴许来年就有孕了呢。买个闺女,就是怕养子长大了夺家产。我yi听这话有道理。人家的日子过的好,有安稳。省的跟着咱们饥yi顿饱yi顿的落不着好。又怕你舍不得,这才瞒着你的。这事是我不对,但我绝对没坏心。你那大丫头身体不好,跟着咱们风餐露宿的,迟早都得把命给搭上,那时候挣口饭多难啊,只要孩子过的好,在身边不在身边有什么差别?就跟你跟我说给我生了儿子女儿yi样,我知道你是个好的,当年那么舍不得你的大丫头,肯定也会对两孩子尽心的。我这当爹的不在身边,知道孩子过的好,我心里也没多少记挂,真的。”那人的声音不高,胡乱扯了yi通,但却奇迹的安抚了林母,没再听见她歇斯底里。

    “那你想去哪?”里面静了很长时间,才听到林母的说话声,“以后俩孩子回来,我叫孩子上哪里找你去。隔壁那死鬼整天骂孩子是野种,总得叫孩子们知道祖宗在哪?是哪yi家的根苗吧?”

    槐子将拳头握起来,生恩不及养恩大,杏子和杨子是他yi手养大的,虽说受了点气,但自家阿玛没将俩孩子扔出去叫饿死了。他实在想不明白,这男人有什么魅力,能叫她这么多年了,心里还放不下。

    里面那个男人叹了yi声,“我yi个人漂泊,这些年也yi直在找你,我是实在没想到你真的会回京城。来京城以前,我还去咱们住过的旅店看过,还去咱们租过的屋子看过,想着说不定你在那里等我。没想到物是人非,早没人记得咱们曾经在那里落脚的事了。我就想到京城碰运气,谁知道你还真在。”

    林母哽咽难言:“还知道找我,算你还有点良心。”

    那男人低声又哄了几句,“你瞧你,这些年yi点都没变,动不动就哭yi鼻子。”

    “哪里没变?都老了。”林母的声音软了下来,显然很吃对方那yi套。

    “谁说老了?”那男人的声音轻柔的很,“跟当年yi样,我倒是见老了,风吹日晒,也是我没本事,yi大把年纪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你问我去哪,我哪里知道。走到哪里算哪里。等老了,病了,不能动了,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yi辈子就算是完了,这辈子只对不住你,辜负了你。等来生,我yi定加倍的对你好,把你护在手心里”

    “别说了”林母的声音大了yi些,“说的那么可怜做什么?什么挖坑埋了怪瘆人的。这院子是咱儿子的,你要是实在没地方去,就住这里吧。我回林家去。”

    “要是你儿子问你你怎么说?”那男人急忙追问了yi句。

    “就说院子不吉利,住进来就没好过。便宜处理了。我还有几个体己钱,就说是卖了院子得的。”林母叹了yi声,“给杨子找到亲爹,不叫孩子当野种,我也算是对得起孩子了。”

    槐子靠在墙上,讽刺的yi笑,那你觉得对的起我吗?

    他没有停留,直接就走了出去,再说什么他没兴趣听了。门口的哑巴婆子抓住他的胳膊,轻轻的拍了拍,好似在安慰他。

    槐子笑了:“我尽心了。我对得住良心就行。那句话怎么说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的了谁。”

    也好!无牵无挂了。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那男人才从院子里出来,哼着小曲,yi路往八大胡同而去,找了间门帘不大的门子进去,槐子就靠在外面等着,两个小时后,这人yi边整理衣服,yi边哼着曲子,浑身是酒味的出来了。离的近了,身上还带着点脂粉香。

    要是以前,他肯定揍的这家伙生活不能自理,但是现在,槐子yi把揪住他,朝yi边的胡同里去。

    “你是谁?你要干嘛?”他胆子不大,“要钱是吧,钱给你,你放我走,别打我。”

    “我不打你。”槐子呵呵yi笑:“你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你自己不知道?”

    “我我”他想了想,除了骗了yi个傻老娘们也没干别的,“我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槐子yi把拽下他的钱袋子,“这钱从哪来的?”

    这人猛地意识到什么,“你是娇娘的儿子?”

    槐子根本不知道自家老娘的闺名是什么,但这男人这么叫,大概就是了。

    他还没说话,这男人就赶紧道:“你手下留情,看在你弟弟妹妹的面上,千万手下留情,我以后再不敢了。我马上就滚出京城,这yi辈子都不来了。”

    “不!”槐子低声道,“我娘也这么大岁数了,也活不了多少年了。yi辈子没什么念想,心心念念的都是你。我是个孝顺的儿子,这些年谁不这么夸我。孝顺是什么,孝顺孝顺,想要孝,首先要做的就是顺。顺着她由着她,这就是孝顺了。既然她想跟你yi起,那就yi起吧。我不拦着。你记住,你心里放不下她,所以想跟她在yi起,但是害怕我阻拦,就想带着她去乡下住。你们卖了那个院子,去乡下再买个小院子住。为了避开人,你们不会轻易的回京城。你记住了吗?”

    “记住记住了。”这人头点的跟个拨浪鼓似得,虽然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槐子松开他,给他整理衣服,“记住了,来这里yi次,就打断你的腿。”

    槐子根本不知道自家老娘的闺名是什么,但这男人这么叫,大概就是了。

    他还没说话,这男人就赶紧道:“你手下留情,看在你弟弟妹妹的面上,千万手下留情,我以后再不敢了。我马上就滚出京城,这yi辈子都不来了。”

    “不!”槐子低声道,“我娘也这么大岁数了,也活不了多少年了。yi辈子没什么念想,心心念念的都是你。我是个孝顺的儿子,这些年谁不这么夸我。孝顺是什么,孝顺孝顺,想要孝,首先要做的就是顺。顺着她由着她,这就是孝顺了。既然她想跟你yi起,那就yi起吧。我不拦着。你记住,你心里放不下她,所以想跟她在yi起,但是害怕我阻拦,就想带着她去乡下住。你们卖了那个院子,去乡下再买个小院子住。为了避开人,你们不会轻易的回京城。你记住了吗?”

    “记住记住了。”这人头点的跟个拨浪鼓似得,虽然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槐子松开他,给他整理衣服,“记住了,来这里yi次,就打断你的腿。”

    那人赶紧点头,然后撒丫子就跑。

    等人走远了,边上才闪出两个人来,“大哥,就这么放了这孙子?”

    “看着他在哪里买的院子,以后,你们替我盯着点,要是老太太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你们伸手帮yi把。我在银行会存笔钱,她要是实在你在想办法贴补她。看着就行,什么样的日子都是她自己选的,这般年纪了还折腾,我自认倒霉。”

    这俩跟着的人yi叹,往常常见那不孝的儿孙,如今是真真的见了这么作死的娘。有儿子不依靠,却总想着依靠男人。这男人能靠得住吗?想想都替槐子憋屈。

    “那你去哪?”侯三问道。

    槐子摇头:“我也不知道,走哪算哪吧。”无牵无挂的,哪里都能去。

    “找咱妹子去?”侯三又问了yi句。

    槐子还是没有回答,只不过反过来又叮嘱这两人,“以后少干点糊涂事,手上别沾自己人的血,否则将来总有算总账的时候。”

    这天晚上,槐子回了林家住。第二天故意起的晚了,在外面悠哉悠哉的吃了饭,这才起身去看林母的情况。

    到的时候,就见林德海正在门口破口大骂,“谁说着房子卖了,这房子姓林,是林家的。没有我这个户主答应,你那买卖就不算数。”

    原来院子已经卖了,卖给yi对在小学做教员的老师。两人看起来都有些尴尬。

    槐子过去忙道歉,“卖了就卖了,这房子就是二位的。我父亲年纪大了,有些糊涂了,对不住了。”

    这才扶着林德海去了隔壁。

    林德海眼里满是阴鸷:“说!你母亲去哪了?”

    槐子朝刘寡妇看了yi眼,就见她马上低下头,他心里yi叹,这事刘寡妇估计没少掺和,怎么这么巧,找了个大夫就是十几年前的老相好呢。她往常可是不出院子的,谁把人引来的,来了这半年,进进出出的,刘寡妇跟着院子yi墙之隔,大声说话彼此都能听见,怎么她反而yi点都没察觉。这根本就不正常,自己老子住在隔壁,也没有发现,只能说明刘寡妇把老子瞒的死紧。

    他笑了yi声,“你不是都听说了吗?”

    这么yi说,林德海就朝林寡妇看去,心里yi下子就明白了。年幼的时候,自家老子就是三妻四妾的,女人之间那点猫腻,他早就看明白了。只是没想到,自己从不跟那边说话,也招了这女人的嫉妒。他长叹了yi声:“你刘婶子也不容易”

    “你们都是长情的人!”槐子接了yi句话。听在人耳朵里极为讽刺。他没兴趣在这里留下去,起身往外走,“我可能出京yi趟,有事你找猴子。”

    “那钱呢?”刘寡妇急忙问了yi声。

    槐子嘴角yi撇,“钱我会叫人按月送来,直到我爹”

    臭小子!咒谁呢?

    “你出去小心点,如今世道乱”到底还是叮咛了yi句。

    林家的屋子锁起来了,槐子只带了两身衣服,坐着夜里的火车,离开了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乔汉东找到郑东,再yi起找槐子的时候,就再也找不见人了。

    “你看!你看!我怎么说的,yi家子都是赤匪!”乔汉东深吸yi口子,“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我要问问,他们都去哪了,天涯海角的都给我找回来。你知道吗?戴老板给我打电话了,震怒啊!我要是不抓两人回去我没法交差”

    “就剩下yi个抽大烟的爹,你要是需要你去抓。”郑东挑眉凉凉的说了yi句,“其实,这事你往后拖yi拖,或许还有转机。你看最近的报纸上,这个反姜不是反对委员长,那个也反对委员长,都在要求yi致对外,yi致抗倭,我看着形势马上就要变了”

    “跟工党要往yi个壶里尿?”乔汉东摇头,“不能够吧。”

    “你看着吧。”郑东低声道,“咱这么说也不是对领袖不尊重,咱们就说点实在的,你说叫人家张雪良的辽东军调到最远的西北去了,这按的什么心呢?这是在借刀杀人。又叫中央军十万直接进了山熙,阎老西的地盘。为的什么,可不就是为了把秦北给挤死。可是你想,要是自家地盘上有十万人马虎视眈眈,你防备不防备。谁还没点私心。阎老西指定不去对付工党,而是留着家底子防止中央军在背后捅刀子。咱们这委员长想的都是美式。叫张雪良和阎老西跟工党斗的两败俱伤,然后中央军捡现成的便宜。那你也得看看那位少帅和阎老西是不是愿意被算计的人,谁都不是傻子。看着吧,工党剿灭不了的,光是咱们这自家勾心斗角的,就够人家钻空子了。”

    乔汉东指着郑东:“你你简直简直就大胆!”

    “行了!行了!”郑东哈哈yi笑,“我可什么都没说。咱们呐,做事留yi线,日后好相见。”

    “你就不怕我怀疑你是工党?”乔汉东眯了眯眼睛。

    “我?”郑东将手里的烟yi灭,“就算我想去,人家也不要我啊。”

    乔汉东找到郑东,再yi起找槐子的时候,就再也找不见人了。

    “你看!你看!我怎么说的,yi家子都是赤匪!”乔汉东深吸yi口子,“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我要问问,他们都去哪了,天涯海角的都给我找回来。你知道吗?戴老板给我打电话了,震怒啊!我要是不抓两人回去我没法交差”

    “就剩下yi个抽大烟的爹,你要是需要你去抓。”郑东挑眉凉凉的说了yi句,“其实,这事你往后拖yi拖,或许还有转机。你看最近的报纸上,这个反姜不是反对委员长,那个也反对委员长,都在要求yi致对外,yi致抗倭,我看着形势马上就要变了”

    “跟工党要往yi个壶里尿?”乔汉东摇头,“不能够吧。”

    “你看着吧。”郑东低声道,“咱这么说也不是对领袖不尊重,咱们就说点实在的,你说叫人家张雪良的辽东军调到最远的西北去了,这按的什么心呢?这是在借刀杀人。又叫中央军十万直接进了山熙,阎老西的地盘。为的什么,可不就是为了把秦北给挤死。可是你想,要是自家地盘上有十万人马虎视眈眈,你防备不防备。谁还没点私心。阎老西指定不去对付工党,而是留着家底子防止中央军在背后捅刀子。咱们这委员长想的都是美式。叫张雪良和阎老西跟工党斗的两败俱伤,然后中央军捡现成的便宜。那你也得看看那位少帅和阎老西是不是愿意被算计的人,谁都不是傻子。看着吧,工党剿灭不了的,光是咱们这自家勾心斗角的,就够人家钻空子了。”

    乔汉东指着郑东:“你你简直简直就大胆!”

    “行了!行了!”郑东哈哈yi笑,“我可什么都没说。咱们呐,做事留yi线,日后好相见。”

    “你就不怕我怀疑你是工党?”乔汉东眯了眯眼睛。

    “我?”郑东将手里的烟yi灭,“就算我想去,人家也不要我啊。”

    乔汉东笑了yi声,“这倒也是。”然后转移话,“那就按照你说的,再看看情况”

    郑东倒了yi杯红酒给递过去,“就是这个话,横竖不妨碍咱们升官发财就行了。这报纸上的照片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自己也搞不明白嘛,这而不都是倭国人干的,大概事败了,人家逃了,你这边认错了而已,多大点事。”

    乔汉东指了指郑东,“你啊!万yi给工党研究出什么来”

    “研究什么?”郑东白了他yi眼,“没设备没电力,他还能手工打磨?”

    “那套设备不是还没找到吗?”乔汉东的手猛的顿住了。

    郑东跟他碰了yi下杯子,“你说你。整天忧国忧民的,就算运出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从yi开始就不知道那设备在什么地方,这个决定又不是你下的。要是万yi运进去了,那是封锁线除了问题,找张雪良,找阎西山去?跟乔老哥你,有什么干系?”

    乔汉东呵呵yi笑:“看来我还真得跟老弟学者点了,难怪这么些年来,你yi直不倒呢。确实有些独到的地方。”

    郑东哈哈就笑:“老哥哥,说句心里话,现在什么是真的?只有钱是真的!什么理想抱负,全都是假的,糊弄人的。咱也不是那年轻的学生娃,yi腔的热血,好似离了他们,这地球都不转了,这个国家就要灭亡了。老哥哥嗳,咱们早过了这个只谈理想的年纪了。你说,趁着现在不弄点钱,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整天装孙子?去求的!我跟你说,现在好些人,都托人在南洋置办产业呢。什么橡胶园,酒厂,都在那边置办。真金白银的拿出去,给子孙后代置办yi份偌大的产业,到时候摇身yi变,你再回归头来看看,以前你干的活傻不傻。”

    这些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乔汉东低声问道:“你有发财的门路。”

    郑东指了指报纸:“这个怎么样?”正是林雨桐的照片。

    “你找不自在呢吧。”乔汉东yi巴掌将报纸拍下去。郑东也不恼,只呵呵的笑,好似真的只开了yi个玩笑似得,“这么着,老兄,你别管我做什么买卖,炒股票也好,卖烟土也罢,我yi年给你这个数”他伸出yi个巴掌,“怎么样?”

    乔汉东愣了yi瞬,“真的?”

    郑东点头,“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

    “要我做什么?”乔汉东可不相信这位会白送钱,“这天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这道理我懂。”

    “有些手续,比如路条之类的,需要兄台的地方还很多。”郑东直接将话说明白,“但这对于老兄来说,只不过是抬抬手的事罢了。”

    乔汉东点头:“只要不是跟工党交易,怎么都行。”

    “不会!我跟美国人交易。”郑东直接给乔汉东吃了yi颗定心丸。

    乔汉东对郑东竖起大拇指,“老弟你的路子很野嘛。跟美国人做买卖,这个可以有!”

    郑东却想起那场爆炸的第三天他收到的yi封信,信上留了yi个在沪上的美国人的电话和地址。这个美国人叫迈克!

    “迈克?”林雨桐不可思议的看向四爷,“你早就安排好了?”

    “那你以为呢?”四爷笑了笑,“不过还是出现了yi些意外,本来是想叫迈克设法跟聊去联络的,但是斯诺的意外出现,倒是刚好。迈克会拜访斯诺,送斯诺哪里知道你的医术,相信你的药品。于是,迈克会有意跟药厂合作,采购咱们的药品。等药品批量生产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年底了,老姜被逼无奈,也该同意联合抗倭了。等进入了合作期,跟迈克的生意就再没有阻碍。有个这个缓冲期,就足够你做原是积累了。有钱的前提下,可以让迈克在美国代购设备,也可以尽量的囤积药材。”

    时间上刚刚好,yi点也没浪费时间。有迈克和斯诺这个美国旗帜在,相信会买账的人不少,这个生意可以往下做。

    林雨桐yi下子就放松了,问四爷:“你呢?”

    “你得给我收拾东西,我出yi趟门,大概yi两个月吧。”四爷说着,就看林雨桐,“你好好吃饭,回来要是看到你再瘦了,你就要小心了。”

    出门?

    “去哪?”林雨桐问道。

    “去找油田!”

    这次出门,是化妆成考察地质的学生出门的。四爷骑在马上,身后跟着白元还有铜锤,还有二十多个战士。

    汉书记载:“上郡高奴,有水,可燃”。上郡,说的就是秦北。有水可燃,可燃的水,可不就是石油。这话的意思,是秦北言安yi带有石油。

    北宋大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将水命名为“石油”,并大胆预测“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这就是石油yi词的来源。

    这些他读史书的时候,都看到过。当时没往心里去。直到后来见识了后世的科技,印象里,对秦北这yi带石油开采的历史非常清楚。

    华夏大陆第yi口油井就诞生在延常县城西面。

    后来又看了雍正之后的历史,好似记得,延常油矿开采动议是yi903年,这大概是光绪年间。yi905年朝廷创建延常石油厂907年9月yi第yi口油井“延yi井”见油,当日出油yi50公斤。

    到了yi8yi4年2月,袁世开与美国美孚石油公司签订中美合办油矿条约,成立了中美油矿事务所,让美孚石油公司来延长开采60年。结果美油公司三支钻井队铜川、中部、言安、延常钻井7口,虽然都见到了油层,但认为经济价值不大,得出了华夏大陆贫油的结论。

    再后来,我国石油地质学家多次到秦北勘察,形成了独特的理论,并于yi934年成立了陕北油矿勘探处,油井出现了富油。

    而历史上红军到延安后,就派人接受了延常油矿,进行管理复生产。自己如今做的,只是将这个时间提前了而已。

    如果此行顺利,还想继续往北走,看yi看煤矿

    这些东西说给林雨桐,林雨桐也就知道个大概。知道有油田,你要问她在哪里,具体的地方,那对不住,yi准不知道。所以四爷yi说他要出干嘛,她连yi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了自己也是糊里糊涂的。

    最近她除了药厂的事情,还在筹建医院。

    “即便以后咱们撤离了,这个医院对当地来说,也是财富。”林雨桐是这么说服方云的。

    要建医院,首先得有地方吧。安保县城只有这么大,上哪里找几十个窑洞规整的地方去。关键是战时,得有yi定的隐蔽性。

    方云倒是干脆,“没有没关系,咱们自己建!”

    可yi个稍微像模像样的医院,真不是那么容易折腾起来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57.民国旧影(4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