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72.民国旧影(5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72.民国旧影(5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7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72.民国旧影(5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t;strong民国旧影59

    天yi天天的凉起来,白天晚上忙着的都是庄稼。地里的红薯土豆收了, yi半都是要交上去了。红薯土豆, 交上去的都得是完好无损的, 要不然不耐储藏, 更别说运出去支援前线。所以自己剩下的就是多少都带着点伤的,晒成干的晒成干,磨成粉的磨成粉,等都颗粒归仓了,天就真的冷了。

    秦北就是这样的,春天来的晚, 冬天来的早。可这冬天来了,不意味着不用生产了,最起码纺线还是要做的。四爷在天冷之前忙完了纺织机的改造, 剩下的就是木工上手了, 多做几架了。这天他回来拿了yi块yi丈长,yi米二宽的布,说是纺织厂出的成品,“你上手摸摸, 看看怎么样?”

    林雨桐拿着布细细打量,“我怎么瞧着这经纬线有点不yi样。”

    “经线是洋人的十六支纱,纬线就是咱们自己纺出来的土纱。”四爷指了指这个,“上了市的话, 价钱能便宜上三分之yi。”

    可这窄幅yi看就是小又土的织布机出的布。yi天累死累活的, 也就能织出yi丈来。够谁穿的?而且这颜色吧, 不是那种白,有点发黄发硬,像是孝布。这种布上身前必须洗,不光是洗,还得锤洗,多走几遍,穿到身上才不磨人。“可这染布怎么办?洋纱能进来,肯定是对方不知道咱们会弄纺织厂,就将这洋纱给放进来了。我估计这也是暂时的。可这洋纱能进来,这染料怎么弄?弄上yi罐两桶的,也不顶事。”

    “瞎操心。穷日子有穷日子的过法,富日子又富日子的计较,你能想到人家就想不到?能人多着呢。”四爷将被子给常胜捂严实,“草木灰,染出来就是灰色布料。这玩意要多少就有多少,还怕没得用?”

    草木灰,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些土方用它治病;大部分农家院都用它给牲畜圈消毒,撒上跟石灰的作用是yi样的;冬天的时候还有人用它当洗衣粉在用,洗衣服离不了它。更别提积肥这么重要的作用了。没想到现在又开发出新功能,居然是染布。

    当然了,也是林雨桐少见多怪,用草木灰染布算是古法了,时代的进步差不多就要叫大家忘了它的这项功能的时候,人逼得的没办法了,又把这办法给想起来了。

    四爷还有些得意,“我以前也不知道竟然能用黄泥水,红土这些东西染布,这次我算是长了见识了。”

    这是又get到新技能了。

    “你不是又跑出看人家木匠做活了吧?”林雨桐看他裤腿上的木屑,不确定的问道。

    四爷眉眼都能飞起来:“我跟你说,咱俩要是去了原始社会,我都能叫你过上舒坦的日子。”没有我不会的。

    呸呸呸!乌鸦嘴!

    林雨桐将布放在,叫四爷先睡,她拿了两件军大衣出来想着从什么地方改。

    “这是干什么?”四爷见她把军大衣的下面都剪开了,就拎起来问她,“短了?”

    “警卫班每天晚上都站岗呢。你没看他们的棉衣,里面的棉花都成了疙瘩了。被子都成了。”林雨桐估摸着衣服的长短,“这在屋里还罢了,有热炕呢。大晚上的yi人哪怕是值班yi个小时,也冻的够戗。等再过两月,夜里零下二十多度,谁扛得住?今年没有新棉衣棉被,弄两件厚点的大衣,叫他们夜里轮着穿。弄长点,得把腿都遮住才行。我看他们把兔子皮绑在脚上执勤的时候取暖,还想着哪天赶紧弄张羊皮给他们。”

    其实叫林雨桐说晚上根本就不用站岗,但是自己说了没用。

    四爷伸手揉了揉林雨桐的头,啥时候都是这样,对身边的人从来没有亏待过,能想到的比谁都仔细。

    这天林雨桐正把该好的大衣交给钟山:“宽宽大大的,估计都能穿。晚上套在你们的衣服上面,估计能抗yi抗。还有你们那屋子,二十四小时的火都等点着,今年院子里的生姜也丰收了,都在地窖里,每天那锅里姜汤不能断了”

    她这边絮絮叨叨的没完,方云进来她都没发觉,还是钟山不好意思的对方云笑,林雨桐这才打住话头回头去看,见是方云来了,摆手叫钟山去忙,请她到屋里坐。屋里四爷正在摆弄纺车,学着用羊毛防线呢。常胜在yi边跟着捣乱,yi会就揪着线不放,然后就断了。他倒是乐了,四爷的活确实干不下去了。

    方云摸了摸常胜的头:“在家里养着的孩子看着就是活泼。安安像是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这么淘气。”

    林雨桐笑了笑:“改天你也请两天假,去安保看看孩子。”

    “结巴去了几回了。跟我说孩子挺好的。”方云随后答了yi句,林雨桐就没办法接话了。她也yi直不知道方云跟这位巴哥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看起来特别亲,但又不像是男女那点事。好奇心不是什么时候都适合的,林雨桐果断的转移了话题,递了yi碗姜枣茶过去,“尝尝看。姜是自家种的,枣是老乡家买的。你尝尝!”

    算是极为奢侈的饮品了。

    方云接了连声说好,这才说到了正事了,“委培班你看看能不能提前结业。上面下了通知了,倭寇对边区开始大扫荡了,斗争形势越发的严峻。前方缺人!”

    “当然。”林雨桐接过话题,“不光委培班的人可以提前上岗,就是学生,也可以动员,要是愿意去的,可以报名”

    这正合自己的想法吻合,方云心里点头,却又跟林雨桐提了安来的事,“她倒是想去前线”

    林雨桐知道她想说什么,直接拒绝,“我这里离不开她。你刚才也说了,大扫荡,前线的危重病人就更多了。我这里忙不开,医院离不开我,给学生上课的任务就得她来完成,我抽空做讲义。要不然我真是分身乏术。所以,千万请你帮我露留住她。咱们有咱们的人物,源源不断的向前线输送人才,这不是小事。”

    方云点了点林雨桐,“我要能说通,还跟你说什么。”

    “她是军人,执行命令就是了。”林雨桐在这事上半点都不妥协,“她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就是我的态度!要是还要申辩,就叫她找我来。我是她的直接领导,我说了算。”宁愿叫她埋怨自己yi辈子,觉得自己阻拦了她追求幸福和爱情的权力,也不能叫槐子和于晓曼之间有不和谐的因素。他们太难了。

    年轻的小姑娘总是把情爱想的那么简单。这种想法很幼稚。

    方云看了林雨桐yi眼:“其实安来也是个好姑娘,你大哥那边就真的不考虑?”

    “我哥结婚了。”林雨桐再出重申,然后认真的看向方云。

    方云这才有些恍然,结婚了却没人见过新娘子,只有yi种可能,那就这位女同志的工作性质极为特殊。她脸上的神色就端凝了起来,“我知道了。这事你别掺和,我去处理。”说着,从大衣的兜里掏出yi张纸来,“你看看这个。”

    林雨桐接过来,“结婚申请?”落款是林杏。

    方云见林雨桐的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就苦笑道:“我将林杏安排到学校食堂,之前她常往低头给大家送饭,之前要求跟她结婚的那个宣传科的科长又碰上她了。”

    宣传科也会组织人员在地头表演,最常见的就是快板,连常胜都听会好些个。他还小,说话说不了长句子,大人就爱逗他。人家说头,他马上说低。人家说要用,他就补充说力。

    原话是:头低,要用力。慢慢挖,莫着急。挖的深,挖的细。要求并不高,yi天yi亩yi。

    孩子的好记性完全放在了这朗朗上口的快板上了。没有儿歌,孩子们记得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快板了。

    因为不管做什么工作的,都得下地头,两人遇上了就不算是奇怪。

    不等林雨桐说话,方云就道:“这位科长叫陈实,四十二了。”

    比杏子大了二十岁!

    林雨桐皱眉,“她的事情不用跟我说,我不管。”

    方云就笑:“作为姐姐,你不管。但作为领导,这结婚申请不得有你的签字?这了解对方的情况,也是你的工作内容。”

    可以前都是你觉得可以了,直接签了字再叫自己签字,最多只告诉自己yi声谁跟谁结婚了就完事了。

    “行了,谁叫你遇上了呢。”方云低声道,“你看她的面子,你还不看着你哥哥弟弟的面子。多少都得问yi问的。要是她坚持,那你也尽心了。”

    林雨桐这才看那满纸犹如小学生写的字迹,“四十二了,年纪也不小了。以前没结过婚?”

    “有过三任妻子。”方云看在林雨桐的面子上,将对方了解的很仔细,“在老家有原配,据说是已经断了联系二十多年了。参加革命之前,娶过yi个同班同学,后来因为政治理念不同,导致分手了。到了言安以后,跟当地的yi个妇联上发展的女同志结了婚,可惜,这女同志生产时难产,去世了。当时他们在下部队,没来得及送医院。这也就是去年的事。”

    “子女呢?”这三任妻子,不可能没生下yi个孩子吧。

    “原配生了yi子yi女,要是顺利长大,也都跟杏子差不多大了。第二任妻子生了yi个儿子,当时分手后孩子跟着妻子。第三任难产去了,孩子倒是活了,是个女儿。因为孩子的母亲是当地人,所以孩子在外祖家寄养,比常胜能小两个月大小。”方云无奈的道,“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孩子肯定还是跟着外祖家的。”

    林雨桐倒也不是担心这个。而是担心这陈实的第二任妻子。什么叫做政治理念不合?说白了,就是夫妻两人走入了不同的阵营罢了。这才是真正的麻烦。

    “我在原则上保留意见。”林雨桐将申请书递给方云,“你主管人事,大主意还是你来拿。”

    还是不想管呗。

    方云无奈的叹了yi声,“行!我苦命。我再做做工作去。”

    送走方云,林雨桐才将锅里的水蒸蛋拿出来,取了勺子喂常胜,“你说,这杏子以前看着还罢了。怎么遇到事就跟老太太似得,就没明白的时候。”

    “喜欢年纪大点的,自有她的道理。”四爷笑了笑,“你得承认,宣传队的工作要更轻松yi些。”

    这倒也是。食堂的工作可不轻省,十个人负责几百人的伙食,天天如此。再加上如今这做饭,大头是水,水都走好几里的山路去运,真是累死个牛。但是宣传队就不yi样了。能写的写标语,能唱能说的都去表演了。要是杏子去了,最多就是熬浆糊贴标语,生产对于女同志而言就是菜地纺线纳鞋底。虽然也不得闲,但确实是轻省多了。

    “她倒是越发的长出息了。”这谋划的清清楚楚,也不能说人家真糊涂。

    方云走后两天,第yi个找来的不是杏子,而是安来。

    “林院长,我”安来低下头,脚不停的搓着地面,“我不去辽东,也不去找林连长,我是真想上前线的。我想去晋西北”

    “你是军人,你请战的决心和勇气值得赞赏,但是还请你执行命令。”林雨桐头都没抬就这么回了yi句。不管是因为什么,至少自己现在真的离不来这么个人,她顺手将讲义推过去,“这是接下来yi周的课程讲义,我抽空会过去,但大部分还需要你讲。重点我都标上去了,你多注意。”

    “林院长。”安来的手按在桌子上,“我觉得你这是对我有意见。”

    “我是将你放在更合适的工作岗位上,仅此而已。”她说着就看了安来yi眼,“别叫我为难,或者我应该再找安院长亲自谈谈?”

    严肃的表情,没有什么感彩的眼神,叫安来有些不适应。她的嘴角动了哦东,最终只道,“那什么我先回去了。”

    安来才说要去晋西,进入十二月,局势骤然紧张。晋地的阎老西在突然枪口朝内,对晋地的工党部队开火,紧跟着胡综南所部将边区围了个水泄不通,枪炮声几乎昼夜不歇。前线的伤员已经不能运回来了,根本就运不及。林雨桐连同医院的其他几位医生,各自组建医疗队,奔赴前线。

    临走的时候,连个四爷交代yi声的时间都没有。骑上马马上就要出发。

    如今的医疗箱是新设计的,叫马鞍箱,就是能放在马背上直接就走的。yi个箱子就是yi个医生救人的全部家当。

    四爷站在门口抱着常胜,跟林雨桐摆手:“家里不用你操心,自己照顾好自己。”

    常胜嘴yi瘪yi瘪的,挣扎着要林雨桐抱,哭的撕心裂肺。

    四爷将身上的大衣扔给林雨桐,“带着!”连被褥都没带,这大衣好歹能当被子盖。

    林雨桐叫他们回去,“小心孩子脸皴了。”

    钱妮骑在马上已经催了:“赶紧的!都已经走了。”

    林雨桐回头看了看还站在门口的父子俩,狠了狠心,还是打马就走。

    骑马yi天两夜才算到了战场后方,前面炮火连天,临时的医院就设在yi座破庙里。大冷天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动手术,不管是对病人还是对医生都是极大的挑战。没有合适的病床,就是砖瓦支着的破门板。没有什么所谓的无菌环境,着急了连消毒都做不到。炮弹时而打过来,这破庙的破房子被震的扑嗽嗽的往下掉尘土。正遇上这情况,大夫首先得趴在伤员身上,给伤员身上的伤口挡yi挡。要是运气不好,砸下来yi块瓦片,都得先砸在大夫身上。她以为她会想四爷和孩子想的睡不着,谁知道根本就没时间想。yi台接着yi台的手术,站累了,就将伤员放在地上,她得跪着,得趴着完成手术。等仗也不是yi直就不停的打,三五天的也会歇上那么几天的功夫。战士都在战壕里睡,作为大夫却也歇不下来,只有等到将危重的病人都处理完了,这才能喘口气。

    钱妮端着菜干糊糊,林雨桐顺手 接过来往嘴里yi灌,倒在地上就睡死过去。钱妮也不敢叫醒她,只将大衣往她身上yi盖,就在yi边守着。再次醒来肯定不是自然醒的,是被炮火声惊醒的。不到yi周时间,林雨桐的双手就生了冻疮。零下十几度的气温,yi天二十四小时的将手就这么晾在外面,冻了很正常。不是没带治疗冻伤的药,可她要做手术能带擦其他药吗?这样的环境下,可是没有医生用的手套的。

    她的生活里只有两件事,醒了就救人,救完人立马睡。她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完全没有了时间的观念。

    等彻底停火了,钱妮说已经过了阳历年了。四零年就这么来了。

    回到言安,已经是小年了。林雨桐是最后撤回来的yi支医疗队,被放假十天作为修整。林雨桐自己是看不见自己,方云远远的看见,眼泪都下来了。平时多爱干净的人,现在整个人乱七八糟的,头发揪成yi团yi团的,脸上都生了冻疮,两个青紫的脸蛋,看着瘆人的很。

    马停在门口,四爷站在门口笑着,然后伸手将林雨桐抱下来,往屋里去。白元带着常胜在灶前玩耍,孩子见了林雨桐愣了半天,都不敢认这人是谁。

    到了卧室,四爷才掂了掂林雨桐:“你现在有六十斤没?”

    yi米七的个子,瘦成了yi把骨头。

    他伸手将她乱七八糟的头发顺了顺,“我去打热水来。”

    两盆的热水其实就是做个样子,林雨桐去了空间里梳洗,脸手和脚都生了冻疮,而且确实也太瘦了。在yi面换了衣服才出来,顺便上了药。

    四爷将被窝已经摊开了,“躺进去。最近就这么养着。”

    林雨桐抱着他的腰:“我不在孩子闹了没?”

    自己在,还能给孩子添点辅食,自己不在,想来也就是红薯土豆了。

    四爷用新毛巾给她将湿头发包起来,“你躺着,我去带孩子进来。”

    跟着孩子进来的还有yi碗小米红枣粥。

    她吃yi口喂常胜yi口,这孩子马上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直往林雨桐怀里钻。“不过瞧着也没瘦。”林雨桐摸了摸常胜的双下巴,挑眉问四爷,他yi个人将孩子带的还挺好。

    四爷将碗都推给林雨桐:“你自己吃,他yi会要喝羊奶。”

    “又给孩子弄了yi只羊妈妈?”林雨桐靠在身后的被子上,“难怪呢!”

    “我不光能把孩子养的白胖,也能把你养的白胖。”四爷白了她yi眼,“我跟你说过,你自己悠着点,你看看你,折腾成什么样了。”

    林雨桐将粥喝了,把常胜揽在怀里,神色却有些怅然,“前线的条件比想象的还要艰苦。没穿的,没吃的,没喝的,还得扛着枪硬干。yi天yi人yi碗混着菜干的稀饭”

    这却是暂时没办法的事情了。

    打这天开始,林雨桐就彻底的歇下了。手肿的跟萝卜似得,也确实不太适合工作了。再不修养,也害怕真的将这yi双手给废了。她每天就是在炕上yi边看着常胜玩,yi边给学生整理讲义。四爷yi天在瓦罐了炖着yi只母鸡,林雨桐每天的任务就是将整只鸡给倒进肚子去。他很孩子最多就是偷摸的用鸡汤下点挂面吃。

    等到过了正月十五,冻疮还没好利索,但是人却真的是胖了yi圈,至少叫人看上去是有肉了。

    这天四爷出门,带着警卫班,因此,白元就留在了家里,帮着照看常胜。

    林雨桐也算是能下炕出来透透气了。白元把柴火劈好了,左右瞧瞧,这才偷摸的跟林雨桐道:“林姐,你这两个月不在,就有人朝咱们院子里凑。”

    什么意思?

    林雨桐伸懒腰伸到yi半了,yi下子就顿住了,“谁往咱们这里凑了?”

    “说是医科学校的学生,来了好几次了,说是您不在,要帮忙照看常胜。”白元低声道:“是个叫包美美的姑娘。钟山吩咐警卫班的人将人挡住了。”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林雨桐想来想去也没想起这所谓包美美是谁。但不管是谁,这样的行为都太恶劣了,“告诉钟山yi声,下次再有往院子里凑的,也不用告诉我们,直接通知保卫处。不惯她们这些毛病。”

    明知道自己是去前线了,还来挖墙脚,这人什么品行啊?别说挖到了自己身上,就是其他人身上也不行啊。

    为这个,她叫白元跑yi趟,叫方云没事的时候过来yi趟。

    方云怎么想也没想到林雨桐叫自己来是为了这事。

    “这事还小吗?”林雨桐皱眉,“这是基本的道德底线。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遵守的底线。你试想yi下,若是男人在战场上拼命,家里的女人被别人诱惑,这种事情何其可悲。对的起那些在战场上流血牺牲的人吗?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但要是咱们的学生身上有了这样的问题,那么,我这yi关她们就过不去。在操守评语和最终的成绩上,我有发言权!”

    还给上纲上线了。

    方云失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先消消气。先冷静下来,咱们以后再详谈。”

    谁不冷静了?

    方云压了压林雨桐的手:“你别急,这婚姻条例是有规定的。战士的妻子若是要离婚,没有丈夫的许可是不可以的。”

    但同样也没有明细的规定,比如yi方出轨,这追责该怎么处理吧。

    没有法律的约束,只靠着那道德约束的力度,肯定是不行的。

    林雨桐叹了叹,到底没继续这个话题。方云就道:“如今暂且顾不到这些方面,从去年秋天到现在,整整半年yi滴雨都没见。旱成这个样子,今年开春要是再不下雨,我跟你说,咱们今年就等着饿肚子吧。大家都忙着背冰块到田里堆着,好歹等t天暖和了,能把种子种下去。”

    再说什么就是不懂事了。林雨桐点头,“行!那你忙吧。”

    四爷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背篓里也背着yi筐子的冰块,全都倒到了yi边的菜地里。

    “真旱成这样了?”林雨桐yi边接他的箩筐,yi边低声问道。

    “今年还是种红薯土豆,看能收几成。”四爷揉了揉肩膀,“yi铁锹下去,翻出来的全都是干土,yi点湿气都没有。”

    其实院子里的菜地还算是好的,至少大家的生活废水都是往菜地上泼,看起来也还行。“那今年就不种菜了,全都重红薯。这大半亩地收的好了,也能顶yi个人yi年的口粮。”今年这年景眼看是不行了。

    四爷抹了yi把脸,“刚成立了水利合作社,部队带着群众修水渠呢。再过两三个月看看,要是能成,或许还能缓解yi些旱情。”

    接下来的日子,盼着下雨都能将人盼出毛病来。附近的百姓开始求雨了。yi村yi寨的跪在龙王庙的门口,yi跪就是yi天。

    可到底就是不见yi滴雨下来。很多人洗脸都舍不得用水,yi个宿舍十多个人,也就是yi个盆子底的水随便yi抹就完事了。洗澡,洗头那绝对是奢望。

    但哪里都能节约,就是医院用水不能节约。这用过的绷带这些东西都是要清洗的。所以,医院专门得成立yi个运水队。最后没办法,从学校里抽调yi部分学生专门来回的运水。

    杏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找上门,这次直接到医院的办公室,“姐!我找你有点事。”

    林雨桐将手里的笔合上,好整以暇的坐着,“我早说过,你的事情我再不会过问。”

    “不是私事!”杏子坐在林雨桐对面,“姐!你是医院的院长也是学校的校长,我现在还是学校的职工,我找领导反映问题,你总不能将我赶出去吧。”

    “反映问题?”林雨桐皱眉,“有什么问题?你才在学校多长时间,又能了解多少,说的这么郑重其事的。行吧!说吧!我听着。既然是来反映问题的,那么就别叫什么姐了。叫倭林校长,或者是林大夫,再或者叫我林雨桐同志都可以。公事公办嘛!”

    杏子的脸上就闪过yi丝难堪,“大姐!你这是何必呢?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这么多人都能理解我,都同情我的遭遇,怎么到了大姐这里,我就十恶不赦了呢?是!我不及大姐!我也不是大哥和杨子。但是我尽力了。我也想进步,但我能力有限。我做我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难道就不是贡献了?”

    说的还真是yi套yi套的。

    林雨桐扭了扭脖子,放松了yi下肩膀:“要说公事,你就说公事。要说私事,对不起,我没时间。”

    杏子的眼泪就下来了,这段时间她也确实是瘦了,干瘦干瘦的,脸也被风吹的皴了,伸出来的手上都是裂开的口子。她伸手抹了yi把眼泪,这才道:“好!那就说公事。我是来举报的。”

    “举报?”林雨桐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发现特务分子了?”

    “不是!”杏子干咳了yi声,“是贪污分子。”

    “贪污!”林雨桐愕然,这个词在现在绝对算的上是个极为新鲜的词。因为太少见了。“你说谁贪污?贪污了什么?”

    这两个字yi出来,在边区可代表着重罪。规定所有工作人员,贪污五百以上,要判五年以上甚至死刑。贪污三百以上五百以下,要判五年以下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贪污yi百以上三百以下,判三年以下yi年以上有期徒刑。贪污yi百以下,判yi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是苦役。

    别看只有都是几百的数额,可也不是什么单位都有钱给人贪污的。比如学校,从来就没有什么经费。自己这个当校长的手里都没有经手过yi毛钱,谁还能贪污?贪污什么?想贪污也没钱贪吧。学校的吃的用的,yi切的东西都是定额给配给的。又不是发钱给学校,由学校采买,所以,在林雨桐看来,这根本不存在贪污的土壤嘛。

    “林杏同志!”林雨桐的神情严肃了起来,“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要随便怀疑自己的同志。”而且你初来乍到,周围的人都是什么来路都没摸清楚,你就擅自来打小报告,是想干什么?这会子林雨桐也想明白了,她在学校接触的最多的也就是厨房。在厨房做饭,那难免就会比别人吃的稍微稠yi点,或者扣扣索索的弄yi把米回去也都是有可能的。但为了这个来告状,叫人怎么说。厨房的贪污最是难以界定。多摘了烂菜叶子捡回家算不算贪污?将土豆烂的地方多削了yi点下去算不算是贪污。这能有定论吗?而且,厨房那么多人,十多个人呢,就她yi个人眼尖?肯定不是!这里面多少肯定是会有yi些问题,这个自己知道,方云也知道。但还是那句话,不聋不哑不做家翁。治理小家是这样,在这样yi个集体中也是这样。因此她再次提醒杏子,“要是没有证据,你的工作就要被调整了。”

    杏子站起来,“怎么会没有证据呢。只要带着人搜查司务长的衣服口袋,肯定能搜出东西来。这天天如此,这么长时间,偷的东西积少成多,可不是yi个小数目。”

    林雨桐闭了闭眼睛,真想yi巴掌呼过去,yi个人的衣服口袋能装多少东西,这还不能被别人看见,yi把米这真不是夸张。谁要不是实在有难处,至于这样吗?

    杏子见林雨桐半天没说话,就起身道:“您这校长要是不管,我就要向其他领导反映了。”

    看吧你能的!反映了能怎样?

    林雨桐喊钱妮:“请方大姐来yi趟。”

    方云火急火燎的过来,林雨桐低声将事情给说了。方云眼里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朝杏子笑道:“林杏同志觉悟很高,大家都应该向你学习。这事我们知道了,会尽快处理。你回去先不要声张。好吗?我还要跟你”本来想说你姐,但看林雨桐那yi脸不爽的神情,就马上改口道:“要跟校长商量yi下,才能处理。我们本着不冤枉yi个好人,不放过yi个坏人的原则。在对待同志的时候,应该慎之又慎,这点,我希望林杏同志能理解。”

    “理解!”杏子马上站起来,“那你们商量,我在外面等着。”

    方云笑了笑,没说让她离开医院的话,这丫头听倔的,愿意在外面等就等吧。等她出去了,这才扭头对林雨桐道:“耿大叔做的这个事,我知道。他有难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72.民国旧影(5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