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73.民国旧影(6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73.民国旧影(6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7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73.民国旧影(6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t;strong民国旧影60

    林雨桐对这位方云提到的老耿叔, 是知道yi些的。他是老同志了,已经也是背着铁锅走过草地的。只是在战场上伤了yi条腿,瘸了, 这才没有上yi线部队去, 留在了后方。他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 没有成家, 就算了yi天拿yi把米,能贪污给谁去?他自己在宿舍住, 吃的都是大锅饭,还能自己开火不成?不用说,这必然是有难处。

    方云叹了yi声,“老耿叔是老补贴yi老yi小。老的呢,是附近的yi个乡亲,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他儿子跟咱们部队当挑夫的时候,被流弹给打伤了,没救过来,牺牲了。媳妇带着孩子改嫁了。只留下这yi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 哭儿子哭的眼睛瞎了。那yi批挑夫是给咱们部队挑粮食的, 老耿叔当时在场, 结果这人不行了, 抓住老耿叔交代了家里的事, 希望能看顾他的老娘。等安顿下来了, 老耿叔终于找到这位老人家了, 谁知道老人家眼睛不行了, 还还收养着咱们部队牺牲了的烈士遗孤,是个女婴。老耿叔找去的时候,说是老太太看不见,只能出去乞讨。孩子在炕上放着,铺炕的是草席,孩子没鞋袜没衣衫,那小脚小手被烂席子蹭烂了化脓都招苍蝇了。炕边的碗里放着半碗米汤上面趴着苍蝇都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讨要来的。他是分了他的yi半口粮给老太太,但是孩子吃的跟大人吃的还不能yi样,他就悄悄的拿yi把米回去给孩子熬点米汤,在糊弄点土豆泥红薯泥,就能打孩子糊弄大了。这事食堂的同志基本都知道。我想这事不大,也不必要弄的人尽皆知。大家也都默许了。很多女同志还拿旧衣服给孩子改衣服穿,好歹叫孩子活了下来了。林杏才来没多久,对这事估计是不怎么清楚。当然了,这事本身就不对”

    “没什么不对!”林雨桐用手遮了遮眼睛,“这怎么会是不对呢?要是这样的人咱们看见了都不管,那闹的哪门子革命。这样吧,你估摸yi下老耿叔这么长时间大概能拿多少粮食出去,回头从我的粮食配额了扣了,全额补给学校。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另外老人家眼睛不好,回头你带我去瞧瞧,看能不能治。至于孩子,将我的配给粮食分yi半给这孩子吧。”

    这yi半差不多能保证老太太跟孩子饿不死了。再随便弄点瓜菜,也能哄个水饱了。

    方云看林雨桐:“你这是?常胜也还小你这边估计也不宽裕。”

    “但我们俩津贴多。有津贴多少都能买来yi些。就这样吧。”林雨桐朝外指了指,“至于林杏,学校不适合她,尽早的打发了吧。”

    方云挑眉:“那我可就给她的结婚申请上签字了。”之前托词说她刚来学校的时间不长,这还没干出点什么成绩呢,就马上要结婚,作为领导对她不了解,所以不能轻易的批准离婚。这也是看在林雨桐的面子上挡yi挡,说不得她什么时候就回心转意改主意了。现在看林雨桐这样子,是真的对这的妹妹不往心里去了。那就请走吧。也是,有这么yi根搅屎棍在,管理也是个麻烦。

    林雨桐扬声叫了钱妮,等钱妮进来才低声吩咐了yi句,叫她装上yi袋子粮食借着上课的功夫悄悄的给老耿叔送过去,叫他补上之前的挪用的。

    钱妮应了yi声,出门看见等在yi边的林杏就撇了撇嘴,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她倒是积极了,可如今呢?却叫林姐收拾这个烂摊子。常胜都没有细粮吃呢,有这yi袋子粗粮能给常胜换多少细粮?

    杏子见钱妮利索的走了,但里面却始终都没有叫自己的声音。yi时之间就有些着急。林雨桐和方云在办公室里说话,直到估摸着差不多钱妮该把粮食送过去,挪用的粮食也给补上了之后,方云这才叫杏子进来。

    杏子拽了拽袖子,将衣服重新整理了yi遍,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方政委,大姐不是,是林校长。”杏子尴尬了yi瞬,还是在林雨桐的眼神下,订正了称呼。

    方云笑了笑:“坐吧。咱们坐下来说。”

    杏子见对方没恼,不像是大姐yi眼急赤白脸的,就安稳的坐过去,“方政委,我反应的情况应该都是真实的,这个我可以保证。对待工作,我从来不会马虎。而且,我还认为耿司务长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应该换yi个更有责任心的人来担任。”

    这是想当司务长了?还是个官迷!

    林雨桐连气都气不起来了,她不动生死的拿起笔,开始准备自己要用的讲义。

    方云没看林雨桐,都知道她现在的表情。她跟林雨桐搭班子这么长时间,对她这个人可谓是了解很深。她最不迷恋的就是权力。结果呢?偏偏妹子是个官迷。这两姐妹根本就不是yi类人,真的很难想象,她们是yi个妈生的。“林杏同志”方云的手朝下压了压,先不叫她说话,“你反应的情况呢,是真实的。我口头对你提出表扬。但是呢,你只知其yi不知其二。我想问,你说的是耿大叔每天抓yi把小米的事吗?”

    杏子点点头:“是!是这件事。虽然每次的量不大,但是积少成多”

    方云笑了笑:“所以我才说你只知其yi呢。这每天拿yi把米,不是偷,是有人捐出来给烈士遗孤吃的。委托耿大叔每天按量给孩子送去”

    “捐出来?”杏子像是听到了笑话,“这事我怎么没听说?”

    “这位同志身份有点特殊,不愿意张扬的人人都知道。”方云说着就看了林雨桐yi眼,“当然了,你也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无妨。这个捐赠的人就是你大姐,咱们的林校长。作为校长,她每个月拿出yi半的粮食配给,这个你大姐不想叫别人知道,所以,还请你理解。”

    “大姐?”杏子愕然的看向林雨桐,“大姐!你这是”

    林雨桐抬起头,“我还以为你说的贪污,是贪污到他自己的肚子里去了。如今跟方大姐求证过了,根本就不是那么yi码事。你误会了。事情就是这样,我也希望到此为止。”

    杏子yi下子就尴尬了起来,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手足无措,“我真不知道”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没关系。”方云的语调很和蔼,“你这种工作态度很好,值得肯定和表扬。之前你申请结婚的时候,我还说你这个同志才来,对你的不了解,不知道该不该批这个报告,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你是个立场很鲜明,十分坚持原则的好同志,你的结婚申请,yi会儿我就批。所以说嘛,这件事其实也不是yi件坏事,叫我们知道了你这位同志身上的闪光点。”

    这话叫杏子有些惊喜:“方政委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这都是我该做的。以后我还会继续努力。”

    方云yi副欣慰的样子连连点头,“去吧!回去工作吧。yi个小时之后去我办公室等我,我把你的结婚申请给你。”

    杏子起身对着方云连着鞠躬,十分的恭敬,然后才退了出去。

    林雨桐白了方云yi眼,这做思想工作的,说话真是很有艺术性。“你这么夸她,她以后非把这当成成例。打小报告,盯着人整yi些黑材料,这可是yi条不归路。”

    不能这么傻吧?

    方云不以为然,起身准备往外走,到门口了才想起什么似得,停住脚步,“我说你这把粮食往外拿,跟你们家那位商量过没有?这两口子过日子向你这样可不行。”

    妇女工作做出毛病了都!

    林雨桐还没说话呢,外面就有护士喊了:“林院长,快点,佐藤医生请你去救急。”

    方云赶紧让到yi边,这是紧急手术出了岔子。林雨桐急忙赶到手术室才知道,这是给yi个小姑娘做摘除扁桃体的手术。但是如今医院没有耳鼻喉手术器械,只有yi个开口器。这本身不是yi个什么大手术。林雨桐上手也就五分钟就了事了。可这小小yi个手术差点出了差错,还是叫这位佐藤医生惊出yi身冷汗来。林雨桐还得安慰他,但这也确实不是医生的过错。这医疗器械就像是剑客手里的剑yi样,连剑都没有,这能说明人家的剑术水平低吗?

    之前都弄不到完整的手术器械,更何况封锁以后的今天。

    边区最先进的检查设备就是手提的x光机,这玩意林雨桐都没机会见识过。安抚好差点出了医疗事故的佐藤医生,都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了。她yi边往后走,yi边不由的想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将日语学了个七七八八,基本对话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了。这医院以后要是再来几个洋大夫,这俄语德语,估计也能学个八九不离十。

    到家后只有钱妮在做饭,四爷和孩子都不在。“是吃了饭走了,还是没回来吃饭?”她yi边洗手yi边问道。

    钱妮给灶膛下添柴,“钟山说是还没回来。要是咱们等等再开饭吧。”

    “也行。”林雨桐洗了手掀开锅盖,锅里炖着土豆,边上贴着玉米面伴着红薯叶子干的饼子,她顺手用铲子翻了个面,“粮食都送去了?”

    “嗯!”钱妮对杏子有点意见,但却不能对着林雨桐说,“我送去以后,大家都在。也都心照不宣的知道是怎么yi回事。”杏子回去日子只怕不会太好过。“耿大叔说,他应该做检讨的。我说不用,叫他找方大姐谈谈之后再说。”

    “办得好!”林雨桐点头,钱妮也不是刚跟着自己的傻大妞了,如今办事说话很靠谱,“我说,你如今这年纪也不算小了,也别挑花眼。有看上的没?有看上的跟我说,我跟你牵线搭桥去。别总这么单着。”

    “不急。”钱妮半点没有不好意思,“这yi结婚可就不能跟在您身边了吧。倒不如再缓两年。”

    姑娘家的青春就这么两年,还缓什么?林雨桐就笑:“不能跟在我身边工作,自然还有更多更好的工作交给你。留你在身边,我用着是顺手了。可这耽搁你yi辈子的大事可不成。”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钱妮直接跳过话题,“我去山坡上看看尹大哥和常胜回来没有?这白元也真是的,不回来也不说留个口信。”

    四爷带着孩子回来已经在半个小时以后了,“我们吃过饭回来的。”

    “吃过了?”林雨桐接过常胜给他擦了擦嘴,“在哪吃的?”搁谁家混饭了,大家都不宽裕。

    “馆子!”常胜先他爸答了yi声,说完还yi拍手咯咯咯直笑,“明去!”

    明儿还想去!

    美得你!

    林雨桐逗他:“都吃什么了?”

    “肉肉肉肉吃肉肉”常胜说着,还冲着门外指yi指,告诉林雨桐在外面能吃到肉肉。

    林雨桐看四爷,四爷的手在常胜的头上拍了两下,“在大众合作社。今儿邵关山来了,说是上次给的图纸这yi回厂子那边有了大进展了。过来要请我吃饭。再加上宋凯、铜锤还有白坤白元,yi块去了。”

    “听说那里的饭菜可不便宜。”林雨桐将常胜往地上yi放,自己去盛饭了,“没少叫人家破费吧?”

    “yi盘子炒肉丝两毛,yi大盆豆腐蛋花汤两毛,yi盘子红烧肉八毛,yi盘子狮子头yi块钱,yi盘子馒头十个两毛,yi共吃了五盘子。另外给常胜要了yi碗肉末蛋羹,花了三毛钱。yi共花了不到四块钱!”四爷算了算,“可也是不少了。”

    大部分人yi个月才yi块钱,这四块钱绝对算是巨款。

    白元抱了yi捆柴进来,“我瞧着吃饭的人也不少,大部分都是学生。我看着他们那样三个人搭伙还是挺划算的。yi人两毛三个人就是六毛,六毛能吃yi个肉菜,yi个好汤,还加yi大盘子馒头。即便吃不饱,到也能解馋。两三个月省出来两毛钱还是能的吧。”下回也找钟山他们搭伙改善生活去。

    林雨桐yi算还真是,“都是些精打细算会过日子的。”

    当然了,日子不精打细算实在不行啊。等到天暖和的时候,很多人的单衣已经穿不到身上了。可就算是想要缝补,以前还能yi人分yi尺布做补丁,现在却真的没有了。怎么办呢?大家将衣服上的衣兜拆下来,打补丁用。

    这点艰苦扛yi扛也就过去了,等到秋收了,棉花下来了,纺织厂能大量生产了,也就好了。期盼这秋收,可这春种刚过,趁着冰块融化湿润了的土地将种子种下去了。可这yi个月不见雨,两个月不见雨,水渠修到的地方,还能灌溉缓解yi二,大部分是水渠修不到的地方,就这能挑水。靠着挑水,苗倒是出来了,虽然出来的零零散散的,但有苗应该不愁长,俗话都是这么说的。可是事实上呢?都到五月份了,yi滴雨都不见。从去年夏天之后算起,这可都有差不多十个月不见yi滴雨了。

    四爷抽空都会去挑几担水,然后用水瓢yi点yi点的往庄稼苗的根部浇,仔细的跟浇花似得,可不敢拿着桶直接yi泼,这样倒是干脆了,可就算是类似,挑的水也不够缓解旱情的。那庄稼苗叶子都卷起来了,枯黄枯黄的,再这样下去,只怕真的就旱死了。

    晚上回去,四爷就跟林雨桐念叨:“这大旱之后,只怕有大涝。几年庄稼地里种的那些东西,是指望不上了。”

    林雨桐被这话弄的胆战心惊,要真是如此,今年的冬天就难捱了。

    这见鬼的天气还真没四爷说着了。到了七月,像是棉花yi类的作物好容易进入了收获季节,可该死的盼了差不多yi年的雨就这么突如其来的下了起来。

    白元正带着人收拾水窖,趁着这大雨能多积攒点水。正披着塑料布忙活呢,只觉得头上被什么砸中了,往地上yi看,全都是鸽子蛋大小的冰雹。等他反应过来,钟山已经拉着他往屋里躲了。林雨桐抱着常胜坐在门里面,四爷拿了笑褥子出来给常胜裹上,这才蹲下身伸手从外面的地上捡了yi个冰雹来。冰雹越来越大,个个都像是小孩的拳头大。

    林雨桐看着菜园子里种着的土豆和红薯,心疼的直抽抽。上面覆盖了这么yi层冰疙瘩,这些还没长熟的庄稼全都得冻死了。这见鬼的冰雹yi下就是半个多小时。冻的人直接都将大衣取出来穿上。不管大人心里多愁,常胜还不到犯愁的年纪,下冰雹叫他觉得非常好奇,伸着手恨不能抱那些雪白雪白的冰球回家来,扑腾着要下地出去看看。

    四爷拿着他的小手摸了摸那冰疙瘩,这小子yi感觉到冷,跐溜yi下就把手缩回来了,再看那玩意的眼神就跟洪水猛兽似得。孩子的可爱惹的两人的嘴角刚刚翘起,就听到上面警卫班的小伙子不知道是哪yi个,嗷yi嗓子给哭了出来,“这狗x的老天爷!”种这点庄稼容易吗?从去年冬天到今年春天,在河里凿冰,yi点yi点的运到了半山腰的地里。好容易种子发芽了,又yi点yi点的挑水灌溉,有些人甚至是半夜加班加点,抹黑挑水,就怕庄稼苗活不成。现在好了,盼着雨下来,雨倒是来了,可夹着这么大的冰雹算是怎么yi回事?诚心不给大家饭吃了。

    等冰雹停了,四爷叫林雨桐带着孩子去炕上,“这两天肯定冷的很,别出来了。在炕上吧。我yi会回来给你们烧炕。”他往上指了指,“我先去看看警卫班的这些小子,这情绪可不行。总不至于叫他们饿着。”

    林雨桐还真就到炕上裹着被子带着孩子玩了。她自我安慰,好歹冰雹这种自然灾害局地性强,每次冰雹的影响范围yi般宽约几十米到数千米,长约数百米到十多千米。受这样严重的灾害的,也就是这yi溜,应该影响不了大局。等过几天,将地收拾yi下,再种上yi茬秋粮。

    可这老天爷就偏要跟人作对,大风yi天接着yi天的刮,雨yi点都没有变小的趋势。第二天yi早,地上的冰雹都化了,但是气温却低的很。菜园子早就被打的七零八落,四爷直接叫人,连着雨,将地里的土豆跟红薯收了。因为不到成熟的日子,个头都不算大。尤其是土豆,大的跟鸡蛋差不多,小的跟鸽子蛋yi样大小。等地里的也收回来,比这个还小,有的简直就跟豆子yi般大小。

    钱妮洗了yi碗蚕豆大小的土豆,放在锅里蒸,想看看这能不能吃,“这不能菜地里的比,本身之前就受旱了,没长起来。”

    常胜却将这玩意当成了新鲜的吃食,林雨桐不敢给他尝。

    大雨倾盆,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林雨桐倒是清闲下来了,因为医院基本没有什么新的病患了。道路可能都不通畅了。而学校的学生们,正抓紧抢收地里遭灾了的庄稼。没有病患,清闲了不等于没有发愁的事情。医院最大的愁事就是用水。接的雨水肯定是不够医院用,但是河水更不能用,大雨将周围山上的土都冲刷着往河里流去,河里的泥沙量骤然增加。挑yi桶水得有四分之yi的泥。对于医院这种卫生条件要求相对严苛的地方,用这样的水清洗纱布绷带能行吗?再说了,即便煮yi煮烘干,可没有日头暴晒也不行。

    她在医院发愁这个,四爷却隔两个小时就走出院子,朝山上看yi眼。林雨桐被他这不安也闹的心神不宁:“你担心什么?”

    “泥石流。”四爷皱眉,“早知道就该前两天回城里。现在也晚了,路估计都不通了。”

    吓的林雨桐睡觉都不敢脱衣服。还专门找了方云和安泰老爷子商量,多派人巡逻,尤其是在晚上,yi看情况不对,就要赶紧预警。也正式的给医院和学校开会,叫大家都提高警惕。

    不过好在老天还不算是太残忍,这雨断断续续的下了yi个多月,八月下旬的时候,终于见了日头了。林雨桐yi边感念,终于不用担心被泥石流给埋在下面了,yi边又暗骂yi声,如今都八月了,种什么都晚了。秦北的秋天短的很,再有yi个月,估计都该下霜了。种的不管是什么,不等出苗就冻死了。

    今年也就这样了!

    这受灾的面积不小,几乎包括了边区的每个县镇。

    而紧跟着的,就是疫病。这么长时间不见太阳,喝的不是带着泥沙的水,就是接的雨水。部队机关还罢了,大家都将卫生这yi关把的比较严。但是辖区的百姓呢?

    可偏偏的,药厂的yi些药材出现了紧缺。林雨桐只能再另外想办法,整天在病患堆里,为了不把病菌带给四爷和孩子,林雨桐又开始了不归家的日子。跟四爷玩起了鸿雁传书。林雨桐偶尔会写个纸条,告诉他今天都吃了什么,休息的怎么样,见了什么人。四爷呢,差不多将信写成了育儿日常。由钱妮和白元yi天几趟的送。

    不管什么样的疫病,天气yi冷,基本就算是控制住了。林雨桐给自己消毒了yi遍,才再yi次走进了家门。孩子是yi天yi个样,之前说话还不利索,如今跟蹦豆子似得,说的挺溜的。锅里炖着羊肉,那香味直往人鼻子里钻。“谁这么早就杀羊了?真舍得!”

    白元在下面添柴火,“冰雹砸伤了不少羊,有的能治好,有的治好了,看起来像是受惊了,也不怎么长了,可不就杀了吗?这段时间羊肉的价钱都降下来了,生生便宜了两分钱。”

    四爷直接掏了十块钱给白元,“看谁家有羊皮,买几张。给你们yi人弄yi双羊皮靴子。”从去年到今年,没发过yi双鞋。白元这么大的小伙子,脚趾头都是在外面露着的。

    可这十块边区币给白元,转脸这孩子苦着脸就回来了,如今这十块钱能买的东西实在是有限,“我问了,就能买几盒火柴的。”

    林雨桐和四爷傻眼,那自家这钱算是贬值了?

    四爷就笑:“我心里还说,这钱不能留,能花的赶紧花。”肉啊,蛋啊,只要有卖的,就yi定去买,为的就是将手里的钱给花了。物价飞涨,钱留着越来越不值钱了。没想到这贬值的这么快。

    但紧跟着,四爷和林雨桐涨工资了。原先是yi份差事津贴五元,现在票面大了,改成五百了。林雨桐yi个人兼着三份差事,所以yi个月津贴yi千五,四爷那边不知道都兼职些什么,反正yi个月是三千五百,两人的收入,那绝对算是高的了。但这依旧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粮食供给,机会都减半了。蔬菜没有,油也没有。不是不给配给,是因为真的没有。大家都没有。林雨桐这次是说什么也不攒钱了,发了津贴遇到周末,就抱着孩子和四爷yi起,将钱赶紧花了了事。换成吃的,不管是什么吃的,都比拿着这几张票票踏实。

    不管再艰难,这街上该做买卖的还做买卖,常胜指着人家卖油糕的摊子,然后抱着四爷的脖子就耍赖,闻见那味道哈喇子直接都蹭到四爷的肩膀上了。这丢人又可怜的小模样,叫四爷鼻子都酸了,“吃!咱们常胜想吃什么爸爸就给你买什么。”

    于是yi家三口连带这钱妮和白元占了yi张方桌,要是五十个油糕。

    林雨桐瞪眼看四爷,四个大人加yi个孩子,要五十个油糕,有没有搞错,这玩意能吃完吗?

    结果yi端上来,林雨桐觉得自己肯定会腻烦的感觉全然没有来,她yi口气就干掉了五个,居然还不足兴。四爷似笑非笑的看她:“觉得好吃了吧?”

    林雨桐呵呵直笑,这玩意即便是普通人的日子曾经也是yi年想不起吃yi次的。四爷将盘子往白元和钱妮面前推:“趁热吃,不够再要。”

    白元才不跟四爷客气,跟着的时间太长了,跟yi家人也没差什么,四爷才yi说,他立马就招呼老板:“再加五十个!”

    这个吃货!

    林雨桐都不好意扭脸朝四周看,四爷就笑:“你看吧。周围没人笑话。”

    路过的人,听到的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但舍得过来吃yi个的还真是少有。

    等着下yi锅油糕的时间,林雨桐yi边给孩子擦手上的油渍和嘴角的糖稀,yi边四下里打量。这个小摊子是临时支起来的,也就放着这三张椅子。紧挨着自己这yi桌的,坐着两个人,yi看打扮就知道是附近的老乡,羊皮袄早早的上了身。这两人面前什么吃的也没放,看那连脚也搁在凳子上的做派,怎么看怎么像是二流子。见林雨桐看过去,这两人本来声音不大的说话声,这次还越发的大了起来,好似在专门吸引人的注意力。

    那个年轻些的,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yi双眼睛不老实,滴溜溜的乱转,跟边上拿着旱烟袋的中年汉子道:“你是巫神,我今儿请您,就是跟您说说家里的蹊跷事。”

    那中年汉子将烟袋锅子往椅子腿上yi磕:“你说嘛!请不请吃饭,这都不打紧。乡里乡亲的。”

    那小伙子就yi副故作神秘的样子:“我跟你说,我们村子最近闹鬼呢。”

    这声音不高不低,正好叫周围的人都能听见。对鬼这东西,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敬畏。

    林雨桐看了四爷yi眼,四爷轻轻的摇头,示意不要说话,慢慢的听。

    这小伙子却越说越邪乎,“我们村子,yi到晚上,听不到半点人声,连狗叫鸡鸣声慢慢的也没有了。我们几个就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大家晚上聚在yi起,想着商量个对策出来,要不然弄的人心惶惶,娃娃们晚上抱着妈睡,都不敢撒手。连小伙子都不敢夜里起夜上厕所。两口子搁在屋里说话,都得悄声的,就怕惊动了什么。这不成个事嘛!我们聚在yi起,给庙里的神位磕头,想着总能保佑yi二。谁知道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那桌子下钻出来yi个两寸大小的小鬼,我只能说是小鬼,因为影影绰绰的,我也没看清楚是个啥长相,就是个小人样子的人,从桌子底下给钻出来,然后上了香案,附在了神龛上。我们当时都吓坏了,这神佛都不顶事了,这鬼连神仙都不拦不住。我是吓怕了,想着这也不是个办法,要不然yi个人在家里都不敢睡觉了。第二天就大着胆子,去隔壁村我老舅家牵了他家的大狼狗来作伴。你猜怎么着,半夜里,我先是听到院里有啥落地的声音,紧跟着就听见狗叫声,我吓的不敢动,我心说这是狗逮住什么了吧。谁知道这狗吱吱吱的叫了两声,夹着尾巴从门缝里的狗洞钻到屋里来了,自己个蜷缩在墙角yi动不动。我这才给吓毛了,盖着被子,连头都蒙起来,好容易挨了yi夜。等到早上起来,您猜咋的了?我家的院子里,有许多女人的小脚印。我顺着脚印往出找,村子里很多人家都发现了这个脚印。脚印从村里的巷子里穿过,yi直到了崖边,才不见了。我就想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小伙子的yi通讲述,周围变的安安静静的。就连林雨桐都觉得浑身的汗毛像是炸起来yi样,想来别人的感触就更深了。

    就听那位被小伙子称为巫神的中年人,沉默了良久才轻飘飘的道:“这个鬼啊,我还真知道。这叫红鞋女鬼!”

    这话yi出,那小伙子还没说话,在yi边旁听的yi个妇女就接过话,她yi拍大腿,“还真有鬼啊。我们村上刘三的媳妇被血腥鬼缠上了,第二天起来,好好的流了yi炕的血,我说是血腥鬼,妇女主任还说我迷信。这哪里是迷信嘛!巫神都这么说了。”

    这话才yi说完,就立马有人接话道:“我们村里也不太平。好些家的祖坟都没动过,还有新坟上的土都是被人动过的。哎呦,我们也都说这是出墓鬼,可就是没人信,还开会说我们搞封建迷信。这横不能我们yi个村封建迷信吧。大家不都是遇上了。今年风不调雨不顺,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不少人都认同的跟着点头。

    四爷见白元和钱妮都吃好了,还剩下几个,用油纸包了给常胜带回去,他起身掏了钱结账,yi手抱起孩子,yi手拉了林雨桐就走。

    “你说,这是闲汉没事折腾事来回闹鬼制造恐慌呢?还是真有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怀着见不得光的目的?”林雨桐借着给孩子擦嘴,凑在四爷耳边低声问了yi句。

    “说不好”四爷回头看了那两人yi眼,似乎要记住他们的长相yi般。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73.民国旧影(6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